李太黑,还差三个字没对你说

发布时间:2013年9月18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知道吗?那天深夜,我发了微博之后,给你打了你的电话。可是你已经换号了。我觉得,除了对不起,我还有三个字,没有对你说。

李太黑,还差三个字没对你说

文/岑桑

1)不近人情的李太黑

老李,字太黑(我起的,哈!),头顶有终年不散的乌云,嘴巴有“喷”流不息的口水。他是我们宿舍楼的生活老师,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有松软Q弹的大圆脸。每天晚上的查房时间,你就可以听到他犀利的声音,响彻全楼。

“102,你们寝室的卫生太差了。”

“204,衣服不能挂这里。”

“308,你们是不是用电炉子了?”

我和卢其忍不住感叹,“此音只应天上有,凡间听了吓死人”。

而老李最可怕的“魔音”,就发生在每天早晨。他会“挨家挨户”的嚷嚷:“起床啦!晨跑啦!再不起来就扣分了。”

在家里起床,通常都是妈妈和风细语的呼唤我一百次,突然换成他这个大喇叭,我几乎要崩溃了。某一天的清晨,我昏沉沉地实在不想起来,只好使出对付妈妈的最佳手段——装病。

我缩在被子里,病恹恹地说:“李老师,我今天头疼,好像感冒了。”

可老李完全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一把掀开我的被子说:“小同学,你的演技还差点,有空儿找你的师兄们学学去。”

于是被他活活气醒了。

其实提到妈妈,就让我想起她送我来宿舍的第一天。她找到老李说:“您是生活老师吧。我们家小乐就交给你了。平时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做。到这儿就麻烦你多费心照顾了。”

老李却黑着脸说:“这楼里的上百号孩子都像您似的交给我。我有多少心也费不过来啊。你还是和他说说,让他学会照顾自己吧。”

看,老李就是这么不近人情,说句好听的会死啊!

2)二十几年的老顽固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老李视我为全宿舍楼里的头号眼中钉。比如,盯着我早起,盯着我叠被子,比我老妈还要烦。十一大假,爸爸鉴于我辛苦的过了一个月的集体生活,给我买了iPad当作鼓励。只是我刚拿到学校的第一天,它就变身了。上课前,我把它放在了枕头边上,中午回来,它就变成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七个大字,“到办公室找我,李”。

世界上,总有一种人,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在办公室找到老李的时候,他正在整理他的扣分手册。我的iPad,就放在她的桌子上。

我说:“李老师,学校没有明文规定,不许带这个吧。”

老李用他噎死人不偿命的腔调说:“你把它放在床头,是等着有人偷吗?”

我对此深表不屑不一顾。而我之所以提起这个小事。是因为不久之后,我的iPad就不异而飞了。我只好哀嚎数声,硬着头皮向老李报失,结果更离奇的事发生了。只隔了一天,我丢掉的iPad就重新回到了我的枕头旁。

我和卢其经过一番推理,一致认为肯定是老李搞的鬼。他是为了证明他的无上正确性,才会偷偷拿走,又偷偷放回来。真想不到他会是这么无聊的人。于是我们的关系,变得火药味十足。

高一期末,我带头写了封投诉信,找来一群死党,联名送去了校长室。信上写了他的N多罪状。对学生粗暴;私自翻学生东西;欺负新生;不关心学生的身体健康……

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八封消息,老李被叫去了校长室。晚上,我满怀看好戏的心情,回到宿舍楼。没想到老李,正站在水房门口,大呼小叫。

“你洗脸洒这么多水出来是要游泳吗?”

看来投诉计划,全面失败了。老李转过身,刚好看见我。他说:“梁小乐,投诉信是你写的吧?”

我装糊涂地说:“啊?什么啊?”

老李慢悠悠地说:“我做生活老师已经二十多年了,你猜我收到过多少投诉信?你写点新鲜的行不行?”

我赌气地说:“都二十几年了,你也不改一改,你真是……”

我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难听地就要出来了。可是老李却不在意的接下去,仿佛早已习以为常。他说:“真是老顽固,对吧?如果你有什么新比喻,记得通知我。”

3)奇迹发生在平安夜

传说,高中时代是人类最花样的年华。可惜我的花样,遭遇了老李这股超强“寒流”。他时不时就跳出来,对我指指点点,发狠痛批。一次,我把泡了却懒得洗的衣服,塞在了床底下。老李晚上查房的时候发现了。他竟然看着我在水房,把洗衣服洗完才离开。

那可是冷水冻死人的11月欸,晾起衣服之后,我的双手又红又肿。我说:“李老师,你就不能仁慈一点吗?”

老李说:“我对你现在仁慈,就是对你未来残忍,你一件衣服都洗不好,以后还能干什么?”

这么冷酷无情,都被他说成有情有意,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当场气死。

是高二那年的平安夜吧。电台DJ,终日不断的圣诞歌,鼓动着狂欢的欲望。卢其发现,从二楼的厕所窗子爬出去,有一条陈旧的救生梯。我们宿舍计划晚上偷溜出去玩。

那天老李查过房之后,全宿舍6个人,在手电的照耀下,蹑手蹑脚地排着队,爬出窗子。可惜我刚踏上自由的乐土,就看见了老李黑漆漆的脸。

没想到他竟然早就等在楼下了。

我们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会想出怎样的可怕处罚。

但老李却出乎意料地说:“看在耶稣快要出来的面子上,今天我就放过你们,都给我乖乖睡觉去。”

于是这天晚上,老李成了我们睡不着的主要话题。我们先是报怨了一阵他的神出鬼没,破坏了欢乐的狂欢夜,接着又好奇半天,被子叠不好都要扣分的老李,竟然会法外开恩。

我说:“老李该不是信基督吧。”

上铺用鼻子哼着说:“什么啊,他只信监督。”

那一天,宿舍里聊了很久才渐渐安静下来。我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卢其却悄悄地爬上我的床。我向里面挪了挪说:“什么事?”

卢其压声音,低低说:“下学期,我要转校了。”

“啊?”我惊讶地说:“你别逗我。”

卢其是我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他突然要走了,我有点接受不了。而他犹犹豫豫地说:“小乐,有件事,我不告诉你。我就不安心。”

“什么事啊?”

“还记得你丢iPad的事吗?”

“怎么了?”

“拿走的人,不是老李,是我。”

4)我要你们喜欢干嘛?

你相信老李会做出这样的事吗?可是他真的这样做了。他查出卢其拿走了我的iPad,并没有惩罚他。而是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把东西还回来。不久,卢其就离开了。我陪着他去办退宿手续的时候,老李刚好也在。他和我一起,送走了卢其。

那天傍晚,夕阳淡红的光线,渗透在空气里。我站在校门前,忍不住问她,“平时不叠被,你都要扣分。他拿我东西,你为什么不说。”

老李微微笑了笑说:“不叠被只是懒。可偷东西是会跟一辈子的污点。一个人的声誉多重要啊。”

我转头看阳光中的他,忽然觉得,也许那么久,一直是我误解了他。

再开学,就是高三了。我和老李的关系,忽然变得没那么尖锐了。或许,也因为忙。铺天盖地的习题,让我没时间和她斗智斗勇。高三最宝贵的就是时间吧,好像永远不够用。教科书里的公式、单词还没背牢,就已到了初夏五月。渐渐升温的天气,像一条飞溅着火星引捻,滋滋串响的迫近着即将引爆的那一刻。

高考前,学校放了一个月的考前大假,我没有回家。不是我特别爱学校,而是老爸老妈,都要出差。陪着我备考的,只有老李了。那天晚上,我们坐在空空的宿舍里,一起吃晚饭。我忍不住抱怨说:“真过分,有什么工作比我考试还重要啊。”

老李说:“傻瓜,人生有太多事比高考重要了。只有心里不自信的人,才会把高考当成天下第一。”

我没好气地说:“李老师,我也就是抱怨一下。你不用批评我了吧。其实你这个人挺好的,说点好听的,大家都会喜欢你。”

老李却不屑地说:“我要你们喜欢干嘛?我是要你们自立点,等你上了大学就懂了。”

5)不容易的“对不起”

我和老李认识三年,却只在最后一个月里成了朋友。他天天陪着我,背书做题,加油鼓劲儿。高考的那几天,妈妈打来慰问电话。我说:“你记得我这个儿子啊。我都要当别人家孩子了。”

老李坐在一旁边,默默地笑着,好像我真是他的儿子一样。

考完最后一科的那天,老李一直等在外面。我如重释放的走出考场,跑到他身边说:“哈,今天考的最好。我请你大餐,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可老李却揽过我的肩头说:“快去医院吧。你妈妈做手术了。”

“什么?”

“她托我瞒着你,怕你考不好。”

我一把推开他说:“这事你凭什么骗我,那是我妈!”

原来妈妈因为突发性心脏病住了院。他和爸爸怕影响我的学习,才没有说。我在医院见她的时候,她已经好多了。

妈妈说:“你可要好好谢谢李老师,他今年退休本来要走了,知道咱们家的情况,才主动留下来陪着你。”

想起刚才自己的,我内疚地吐了吐舌头。我走到病房外面,拨通了老李的电话。我说:“李老师,对不起。”

老李却在电话里呵呵地笑了。他说:“没事,有生之年,能听到你和我说这三个字,真是不容易啊。”

6)还差三个字没有对你说

人总是在奔跑中路过自己的青春。于是许多人,都会注定成为一掠而过的风景。他们不能陪你走到下一站,但是他们说过的话,做过事,却会影响你的一生。

好吧,老李,我半夜三更发在微博上的,这段肉麻的话,说的就是你。

大学的生活太丰富多彩了。我很少会想起你。直到有一天,网上流传起“诸葛亮,诸葛暗”的段子,我在延生出的“李太白”后面,看见了“李太黑”。

我坐在深夜的宿舍里,傻笑了半天,忽然就想起了你。我想,我总是不常想起你的原因,是因为你馈赠给我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我的床铺,永远是男生宿舍楼里,最整洁的,我的床下,永远不会有堆积如山的脏衣服……

事实上,我的老爸老妈太过慈爱。是你,在我的成长中,扮演了严父的角色。你教给我的,不是渊博的知识,而人生必修的细节与准则。

知道吗?那天深夜,我发了微博之后,给你打了你的电话。可是你已经换号了。我觉得,除了对不起,我还有三个字,没有对你说。

那就是——谢谢你。

是的,谢谢你,老李。谢谢你在我在我青春的路上,以“太黑”的方式,骂过我。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一生中落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下一篇 : 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