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情切切(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8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我情切切(四)

我情切切 - 目录

第一期:我情切切(一)

第二期:我情切切(二)

第三期:我情切切(三)

第四期:我情切切(四)

————————

我情切切(四)

文/云拿月

7

江也在门口站了站,蓝白色运动装明艳鲜亮,袖子微微挽起,两边各露出一截手腕,纤瘦但有力。

“林禧有事走不开,让我过来。”

从悦想翻白眼:“走不开?他不是跟周嘉起说正好没事做吗?”

江也不急不缓地走进来,随意道:“啊,本来是。可他突然有事情抽不开身,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他淡淡觎了觎四周,视线落到她脸上,“他求我来的,我不来他差点儿就哭了。”

“……”谁信谁傻,从悦默然。

江也道:“你如果觉得过不去心里那关,面对我没办法控制情绪,我也可以走。”

他暗暗激她,说得好像是她放不下过往。

从悦听出他的弦外之音,若换成平时肯定要和他刺上一刺,但这会儿作业优先,横竖画谁不是画,懒得跟他计较。

就当是被他挑衅刺激到,她顺坡下驴认了他这个模特。

“坐吧。”从悦不再看他,在画板前坐下,更换纸张。

一抬头,她却见江也正在拉外套拉链。

“你干什么?”她愕然。

他已经脱了外套,答得理所当然:“脱衣服。”

“……脱衣服干什么?!”

他睨她一眼:“不是画画吗?”

“我画的不用脱!”从悦指着凳子,“你坐下就行,不要做多余的事!”

江也看了她几秒:“哦。”

说完,依言落座。

从悦静心凝神,抛开杂念,提笔开始在纸上作画。轮廓才刚定好,江也悠悠道:“真的不用脱?”

她咬牙:“谢谢,不用!”

从悦打定主意,他要是再开口捣乱,她就把他赶出去,哪怕明天交白纸她也认了。之后,江也却很安静,没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只是,他的视线一直黏在她身上,一开始还能忽略,可他却越盯越起劲儿,一刻都不错眼,就快在她身上盯出个洞来了。

从悦被看得头皮发麻,捏紧了笔:“你看着我干什么?!”

“不然我看哪儿?”江也道,“我直视前方不对吗?”

是没什么不对,但他的眼神灼灼似火,实在太磨人。从悦忍了,加快速度,比预计的提前半个小时完成。

她看了看画板上的人像,松了口气,再看向站起身一边拉着拉链一边低睨她的江也本人,还是觉得纸上的顺眼多了。

从悦收好画笔,对他道了句:“谢谢。”不管怎么样,作业还是完成了。

江也并未对她的致谢表态,一言不发地朝外走,高大的身影转瞬便消失在门外。

从悦看着他走远,心累地用指节揉了揉太阳穴。

周嘉起从导师那儿出来后,得知江也代替林禧去给从悦当模特的事,当即就往篮球馆赶。

林禧一见他来,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话音刚落,下一秒就被周嘉起揍倒在地。

“干什么你……”林禧一脸愣怔。

“你还好意思说!”周嘉起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说突然没空去吗,怎么有时间在这儿打篮球?”

林禧咳了咳:“刚刚有点儿事,只好让江也过去,后来不是忙完了,从悦那边已经用不上我了,我就来打球了呗。”

“我信你的鬼话!”周嘉起说着便又挥来一拳。

林禧这次反应倒快,躲了开来:“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周嘉起狠狠地瞪他:“你懂个屁!”

“我是不懂。”林禧笑说,“江也不就是和从悦见了一面,值得你发这么大火吗?再说,你自己上回不是还让从悦去接江也。”

周嘉起怒道:“要不是你们跑去郊外吃什么农家菜,一个人都找不到,我用得着让从悦去吗?!”

当时江也手机没电又没带钱,等了他很久,再加上卓书颜因为表白的事激动之下跑没了影,他一时情急乱了分寸,不然打死都不可能让从悦去找江也。

“我觉得你有一点儿搞错了。”林禧说,“你为朋友着想,是很好。我不太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确实没有发言权,但这是他们俩的事,你和我,还有别的人,其实都说了不算。”

周嘉起不爽,警告他:“少废话。这次就算了,下回你再把他们凑一块儿,有一次我揍你一次。”

林禧笑了笑,忽地看向他身后:“哎,卓书颜,你怎么来了?”

周嘉起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

林禧把手里的球一砸,正中周嘉起的后脑勺。

“林禧,我去你的!”

周嘉起捂着头发飙,林禧已经大笑着跑开了。

从悦自然不知道周嘉起和林禧私下闹的那一出,日子照常过。

隔天课上,老师点评着每个同学的作业,一向表现优秀的从悦少见地挨了训。

回到宿舍,有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从悦接通一听声音,顿时勾起了怒火。

“你打我电话干吗?”

大一刚到盛城时,从悦就办了本地的卡,她和江也都没有对方的号码,周嘉起肯定不会给他,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

江也问:“那幅画完成得怎么样?”

“关你什么事?”

他一副正经口吻道:“好歹画的是我,问一句不过分吧。”

从悦气得咬牙:“怎么样?得了个C!要不是你,我不至于被点名批评十多分钟!”

江也稍作沉默,然后说:“我就说要脱,你非不让。”

“跟这个有个鬼的关系!”

从悦气得头疼。因为和他关系弄僵了,昨天画的时候导致她忘了自己抽到的主题是“温情”,再加上他目光如炬,眼里实在找不到半点儿温情的成份,最后的成品,画工上完全没有问题,但就是偏题太远,所以只拿了个C。

以前被爱蒙蔽了眼睛,现在她算是发现了,除了优越的外貌和卓然出众的能力,江也这个人,绝对有毒。

在被气死之前,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果断地将他拉进黑名单。

8

难得没课,从悦打算待在宿舍里看看书、画会儿画,悠哉悠哉地过一天。谁知十点不到,手机铃声就响个不停。

没有备注的陌生本地号码,她接通礼貌地问道:“哪位?”

那边答了两个她最不想听见的字:“江也。”

从悦沉默了两秒:“什么事?”

“没什么。”江也说,“就是告诉你,这是我的新号码。”

“哦。”她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将这个号拉进黑名单,动作一气呵成。

翻开书继续看,五分钟后,手机又响了。

还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也是盛城。

从悦皱眉接听:“哪位?”

“江也。”

“……有事?”

“没有。”江也说,“这个也是我的号码。”

从悦不发一言,“啪”的一下再度终止这段没营养的对话,并重复之前添加黑名单号码的流程。

十分钟后,当江也再一次打来电话时,从悦彻底忍不住了。

“你到底有多少部手机?”

“一部。”他答,“早上刚办了三张卡。”

“换卡好玩儿吗?你也不累!”

“你累吗?”

从悦倒是想直接拉黑电话卡的主人,可惜没这个功能。她道:“别再打了,这是最后一次。”

他的第三个号码,同样被她丢进了黑名单里。

耳根终于清净了。

中午,从悦吃完外卖,短暂地睡了个午觉。

睡醒后继续看书,舍友们都不在,她外放音乐,轻缓舒畅的调子在室内流淌,驱散些许躁意。

这时,林禧突然打来电话。如果不是看见来电显示上备注的名字,从悦差点儿又想骂江也。

她放缓语气:“找我有事?”

“有啊。”林禧爱笑,说话时声音也总像沾染了笑意,“晚上不忙吧?我们聚餐,一起来吃个饭呗?”

“吃饭?”从悦一听就要拒绝,“不了吧,你们……”

“我们昨晚比赛赢了,打算庆祝庆祝。”林禧说。

从悦和林禧的关系说不上熟,因为周嘉起的关系才留了他的号码,私下联系这还是头一回。

她正犹豫,林禧又道:“好歹我们也见过这么多回,周嘉起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你不必跟我们客气。”

从悦想了想,问:“赢了什么比赛?”

林禧沉默了几秒,说:“《枪战星球》网游,遨游杯大赛。”

“遨游杯……这个遨游,是我知道的那家开在学生街街尾的遨游网吧吗?”

那边的人尴尬地咳了两声应道:“是。”

抢在从悦开口之前,林禧道:“昨晚我们组队比赛,这不是赢了吗,就庆祝一下。”他强调,“全网吧都坐满了,全是特地来参赛的,战况激烈,非常不容易。”

从悦毫不留情地质疑道:“网吧比赛拿个第一、第二就要吃饭庆祝,你们平时忙得过来吗?”

“没。”林禧解释,“我们是四强。”

“……”

从悦不跟他掰扯,回到主题:“你们自己去庆祝吧,我不懂游戏。”

“先别挂——”林禧喊住她,“其实吧,主要还是为周嘉起庆祝。兴术培育计划是我们系每年都有的,你应该听过。我们跟江也不一样,他大一就被导师看中,我们没那个能耐。周嘉起这回好不容易通过审核,能跟着导师进实验室,你说是不是得庆祝?”

他这话一出,从悦犹豫起来。

“我就明说吧。”林禧下猛料,“你不想来是不想见江也吧?要是顾忌这个,那完全没必要。你也知道,他要干什么没谁拦得住,你就算避过了今天的饭局,总还有明天、后天。”

他又道:“他那三张电话卡……光是看他折腾,我的头都大了。他指不定等会儿怎么找你呢,你要是图清净,反而不避着他更好,反正你又不怕他什么,对不对?”

林禧循循善诱,继续说道:“卓书颜也会来,我等会儿就让周嘉起给她打电话。以前又不是没有一块聚过,上次打保龄球不也好好的,你担心什么?”

他句句在理,说得还挺对。

确实,避着江也干什么?一来她问心无愧;二来,不和他碰面,她也并没有过得很清净——手机都快被他打爆了!

“我知道了。你告诉我时间、地点,我晚点儿过去。”从悦无奈,最终还是应承下来。

从悦和林禧说完吃饭的事,过了半个小时,又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接通后却是江也打来的。

“你怎么还有新号码?”从悦服了。

江也清朗的声线从听筒中传来:“借的别人的手机。”

她也不拖泥带水,干脆地问:“什么事?”

“晚上聚餐……”

“林禧打电话和我说了,我知道,我会去!挂吧,没事的话就这样。”

还没等她挂断,江也问:“你想吃什么?”

“什么?”

“我说,你想吃什么菜,或者想去哪一家店?他们让我定地方。”

让他定地方?他一个目下无尘的大少爷,会懂这些事?只是既然他们宿舍的人这样定了,从悦也懒得多管闲事。

“随你们,我都行。问周嘉起或者林禧,他们肯定清楚。”

江也“哦”了声:“那……你想吃什么?”

她一顿:“我刚刚讲话你没听到?”

“听到了。”

“那你还问?”

“他们想吃什么我不管。”他说,“我问你想吃什么?”

从悦无声地叹气:“随便。随便听不懂?不要再问了,我没空,就这样,别再打电话给我了!”

说着,结束通话。

把手机往旁边一扔,从悦坐到书桌前看书。

之后江也没再打电话来,从悦被这一出又一出闹得提心吊胆,看书都看得不安稳。

其间,周嘉起和卓书颜联系了她,就聚餐的事说了几句。他们不在学校,从悦便不跟他们一起出发,因约好的时间是七点,此刻还早,她便不疾不徐地先忙手里的事。

时间不知不觉拍马走过,从悦揉揉僵硬的脖颈,正要停下休息之际,两个舍友风一般冲进了门。

“从悦!从悦——”

“怎么了?”从悦回头,诧异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两个姑娘都不是闹腾的性子,这般激动的样子十分少见。

她俩道:“你有没有看论坛?学校论坛啊,你看了没?”

从悦不解:“没啊,怎么了?”

两个舍友连水都顾不上喝,忙点开手机给她看。

从悦狐疑地凑过去一瞧,傻眼了。

“就刚刚没多久,十几分钟的样子,论坛就变成这样了!”

学校论坛被黑了,所有帖子的标题名,还有点进去之后所有回复楼层里的内容,全都变成了一句话。

——“从悦,你想吃什么?”

这七个字,其中还有她的名字,堂而皇之地挂在学校论坛的各个角落,无比显眼。

两个舍友是在回教学楼的路上,听到别人议论,点开一看吓了一跳,随即跑回来找她的。

“是谁干的啊?你知道吗?”舍友担心地问。

从悦发愣,脑海里当即蹿出一个人影。

“是我们学校的吧?计算机系的谁啊?”舍友知道从悦不爱交际,学校里的同学认识的也不多,更何况校外的。校内的,又能黑了论坛的,那必定是计算机系的那些大佬。

从悦头都大了两圈,想捏眉头,又生生忍住。

她几句话应付完舍友,打消了她们的好奇,然后抓起手机躲进卫生间。

学校论坛是以前的学长学姐们自发创建的,并非官方网站,但学生们有事都喜欢在上面讨论,久而久之聚集起人气,校方偶尔也会上去查看学生们的动态。

江也的电话一打通,从悦沉声质问:“是不是你黑的学校论坛?”

“啊。”他似应非应。

“你黑论坛干什么!你想被老师请去谈话?”

“只是借用一下,等会儿就改回去。”他语气淡漠,顿了顿,略带批评道,“论坛的安全度太低了,很差劲。”

黑了人家还嫌人家脆弱,从悦对他的强盗行径服气:“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知道。”他说,“没办法,你拉黑我,不接我电话。”

“所以你就把论坛黑了?!”要是能顺着电流爬过去,从悦真想一拳砸在他脸上,只是这时候顾不上别的,“马上改回去!”

“哦。”他很平静地应下,“那你想好吃什么了吗?”

“……”从悦无奈,怕他再弄出什么幺蛾子,语气中有几分颓然,“东街口新开了一家东北菜,味道好像不错,就那个吧。”

江也的情绪好似明朗了好几分:“好,我知道了。”

“就这样。”从悦稍作停顿,加上一句,“要是老师找你谈话,千万别带上我。真的怕了你了……”

不等他再说话,这次她真的按下了挂断键。

从悦一语成谶,江也果真被老师叫去训话。那么大一个论坛,被他当成传话板用,闹得学校众人议论不停,挨训是自然的。不过不是官方网站,老师把他叫去训了半个小时的话就放他离开了。

从悦和周嘉起那帮朋友早已在东北菜馆点好菜,上茶水的时候,江也才姗姗来迟。林禧脸上的笑憋都憋不住,起身相迎:“我们江大神回来了!来来来,赶紧喊他们上菜。”

江也没理他,瞥了从悦一眼,在她斜对面坐下。从悦安然端坐,自顾自往杯子里倒热水冲洗餐具,看也没看他。

知道江也把论坛黑了,就为了问一句从悦想吃什么,一帮人心知肚明,绕着他们二人打量的眼神比上回在保龄球馆碰面时玩味多了。只是个个都很识趣,谁都没把调侃摆到台面上来。

在满桌乐见其成的人中,只有周嘉起和卓书颜是最不乐意的。打从江也一来,卓书颜就一直拉着从悦小声说话,生怕被对面的大尾巴狼钻了空子。

一餐饭吃下来倒也愉快,菜品味道不错,气氛还算融洽。

饭局结束,周嘉起被林禧拉去柜台,卓书颜被甜品勾起馋虫,没吃过瘾,找服务员要餐盒重新打包一份。

从悦从洗手间洗脸出来,到门口吹风。那帮男生在说话,她不好过去,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

江也忽然走到她身边。

从悦瞥了他一眼,没理会。

他道:“老师叫我去,问起你,我说你不知情。”

“本来就不知情。”从悦没好气。

他“嗯”了声,没有顶嘴。

高大的身影立在她身边,夜风一吹,她闻到他身上类似薄荷叶的味道,轻浅的一缕,极淡极淡。

想到他近来不寻常的所作所为,从悦有点儿烦躁:“你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她真的搞不懂,进入大学一年多,大一时两人一直相安无事。怎么到了大二,他突然就怪里怪气不按常理出牌,折腾出这些事来?

“没有。”

“那你弄这些事到底想干吗?”

江也垂眸看她:“追你呀。”

9

江也那一句“追你呀”,从悦花了一晚上时间也没能消化。她尚未反应过来,江也却已经化语言为行动。

第二天起,他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从悦身边,食堂、图书馆,甚至是她回宿舍的路上,他始终保持着一段让人无法发作的距离刷存在感。

吃饭坐她隔壁桌,看书时在她斜后座,不远不近,让她赶也没法赶。

从悦无奈地接受现状,而这一切也被校友们看在眼里。撞见的人多了,嘀咕的人自然不少,连不甚八卦的舍友都好奇起他们的关系,旁敲侧击地找从悦问过。

从悦被江也“追”的第七天,论坛里出现了一个匿名帖子。

——“美院二年级的某位,有点儿过了吧?”

以颇有内涵的标题开始,楼主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堆酸话针对从悦。

先是说从悦和江也常常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江也去食堂她也去,江也去图书馆她也去,江也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

又提起之前有人在论坛爆料的事,暗指是从悦自己一手导演,怎么看怎么不对。

全篇内容,只有一个意思:从悦厚颜无耻,故意往江也身边凑。

有挑事的,自然有明事理的。有几个校友在帖子里回复说:“那去女生宿舍也是江也想去,从悦跟着去的咯?你们有些人真的挺逗的。”

只是这类话语都被看似有理有据实则胡搅蛮缠的攻击淹没了,几个路人校友被怼得烦了,干脆不再回了。

从悦是在帖子被热议之后,从舍友那里得到消息的。

一层层回复浏览下来,她越看脸色越沉。

手机不合时宜地振动了一下,是江也发来的信息。托林禧做说客的福,从悦怕做得太绝反倒惹江也发疯,所以没再拉黑他。毕竟黑论坛传话的事出现一次就好,再来她真的吃不消。

他发了一张蓝天白云的照片,天湛蓝得像被水洗过一遍,衬得那朵云格外洁白。这样无意义的信息,她收到过不止一次,从悦从没回过。

本来这次也想忽略,突然动作一顿,她对着电脑屏幕拍摄一张,将论坛里的那个帖子拍下发给了他。

从悦就是想让他看看,这都叫什么事儿?

图片发过去,她把手机往旁边一搁,转身忙正事,做老师布置的手工作业去了。

江也这个人,说好听点儿叫无所谓,说难听点儿就是冷心冷肺。

高中的时候,他身边也有过别的女生。高二那年,他们年级里盛名在外的“级花”,在江也身边出现了大概两个星期左右。

她长得甜,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只是成绩不太出众,是作为艺术生特招进他们那所重点高中的。

很多男生对她有意思,她也过得有滋有味,如鱼得水。后来不知是腻味,还是百战百胜觉得无趣,到高二时,她瞧上了从来不正眼看人的江也。

她天天往江也面前凑,江也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没半点儿反应。刚开始其他人都说没戏,她自己估计也要折戟而归。

谁知,半个月后的某天,当江也和一帮男生去打球的时候,她出现在球场边拿着水等他,还抱着他的外套,惊倒了一片吃瓜群众。

那天,从悦也在球场边,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怎么在人群里找江也的身影。看到他就会看到他身边的人,看一次难受一次,所以干脆眼不见为净。

不过那姑娘没能在江也身边待很久,也就一个多月的样子,后来就再没看到她和江也在一块儿过。

那时候还闹了一场,有个学姐在贴吧发帖点名辱骂“级花”,两人的一众好友在帖子里吵起来,最后演变成约架。

上晚自习前,她们在巷子里解决矛盾,不少认识两方人的同级学生去凑热闹,说和的有,添油加醋的也有。

而江也,连教室门都没出,他趴在桌上睡得人事不知。被人叫醒听完来龙去脉以后,他皱着眉睡眼惺忪,一脸不耐烦地说了个“哦”字,然后扔给朋友一句:“帮我带个三明治。”

他说完往桌上一趴,继续蒙头大睡。

他这样的脾气,眼里根本没有别人。从悦不指望他能一下子变得善良有爱心,只希望他能看看那个帖子里都在说她什么,看完以后能有点儿给她添了麻烦的自觉,收敛一下自己的行径。

默默叹了口气,从悦低头做手工,将论坛帖子和江也一块儿打包从脑海中剔除,扔进犄角旮旯。

消息发送之后,江也没有半点儿动静,过了十多分钟也没有回复。从悦求之不得,安安静静地做她的手工灯笼。最难的步骤完成,即将进行下一阶段时,舍友在微信群里“@”她,手机在桌上振得嗡嗡作响。

“从悦!”

“看论坛!”

从悦无奈地叹了口气,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那些人骂她还没骂够,难不成还骂出什么新花样来了?

她没问,认命地点开论坛,一进去就见那个嘲讽她的帖子排在第一位,回复数量远超其他帖子数倍。

她点击进去粗略地往下浏览,看着看着,愣住了。

骂她的人没有骂出新花样,在回帖总量三分之一左右的位置,内容全然跑偏。

帖子里,楼主原本洋洋洒洒写了好长一段内容攻击从悦,可还没等附和她的人开始狂欢,一个新注册的一级小号恰好在楼主楼下回复,就从那儿开始彻底歪楼。

那个ID叫“江也本人”的账号回复了一句话:

“并没有,是我在追她。”

于是,之后的内容,就全都在讨论这个“江也本人”到底是不是本人?

从悦拿起手机发信息问江也:“你回帖了?”

那边回过来一个字:“嗯。”

过了一会儿,他又加了一句:“注册太慢,费了点儿时间。”

从悦不知该怎么回复他,视线转到电脑上,点了点刷新,拉到最底下。

被震惊到的楼主大概缓过来了,在一片讨论是与不是的声音中,转载“江也本人”的留言进行回复:

“这是从悦亲自下场来了,还是亲友团啊?你当盛大的都不认识江也是吗?戏精小姐姐,麻烦你搞清楚,谁不知道江也虽然是计算机系的,但是他从来不玩儿论坛这些东西,装也装得像一点儿好吗?!”

有顽强的楼主带头,那些先前欢快嘲讽从悦的人再度复活,跟着附和:

“还江也本人,你怎么不把‘江也’这两个字写脸上?”

“请问你替江也表白,江也知道吗,这位江也本人?”

“为了挽尊真是豁出去了啊,美院的都跟你一样低智商吗?朋友。”

……

从悦纵使脾气再好,这下也很生气了。她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注册个号回复他们,一边按下F5。页面刷新,她揉了揉太阳穴,鼠标拉到最底下,还没看其他的新回复,刚一瞥,目光就顿住了。

两秒前更新的最新一条内容,是个人用户自主选择发布于楼内的系统消息,和版面公告一样字体都是正红色——

【1739楼】ID-江也本人:计算机系501班“江也”,学生证身份认证审核通过。

帖子里静了半分钟。

而后,满楼的“6666”和“天呐,真的是本人”大肆刷屏,占据视线。

吃瓜群众哪儿会错过这个搞事情的机会,一看楼主被打脸,纷纷开启嘲讽模式。谁让楼主先前对从悦的言辞过分刻薄,还怼了不少理性发言的路人校友,这会儿事情反转,个个都不客气,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聊着聊着,帖里众人开始讨论楼主的身份,神通广大地开扒她所在院系。

从悦收到江也发来的消息:“搞定了。”

她想了想,说:“别再回了,到此为止。事情闹大了没意思。”

他问:“你不喜欢?”

好端端的谁喜欢做人群焦点,况且又不是什么好事情。她回道:“很烦。”

江也说:“我知道了。”

从悦奇怪:“你知道什么?”

他没答,没多久,他又道:“你刷新论坛看看。”

从悦隐隐猜到他会做什么,依言点下刷新标志。

果然……

首页所有帖子都没了,最顶端的一个帖子,发表时间是昨天。今早零点后的帖子,齐齐消失。

从悦瞠目结舌,失言半晌,发消息质问他:“你怎么又黑论坛?!”

他回了两条:

“……”

“一不小心删多了。”

从悦真的很想扶额,何必叫“江也本人”,他分明是“麻烦本烦”!

不管怎样,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关掉论坛之后,从悦点开江也的号码,给他加上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备注——

麻烦!

去食堂的路上,从悦被部分时常混迹论坛的校友们暗暗打量,目光里满是遮掩不住的好奇。

江也等在食堂门口,从悦当作没看到他,打好饭菜径直找位置坐下。

他跟着坐在斜对面,比前两天离得近了些,缩短到一个座位的距离,和她坐到了同一张桌旁。

从悦吃相斯文,半个小时后吃到七分饱就停下。她放下勺子,拧开矿泉水瓶盖喝水,手机突然亮起,上方弹出一条微信消息提示。

上一回在保龄球馆碰见的小男生问她:“在忙吗?方不方便说话。”

互加微信后,从悦和他聊过一次,没说几句,只知道他叫唐耀。

从悦回道:“不忙。怎么?”

唐耀直接发来一个语音通话,铃声乍响,从悦差点儿没拿稳手机。

“有什么事吗?”她问。

唐耀道:“周末你有空吗?一起去打保龄球吧!”

“我……”正想拒绝,余光瞥见斜对面的江也,从悦想说的话到嘴边转了个弯,“周末打保龄球?你们不用上课吗?”

他说:“不用,周日一天没有课。你有空吗?一起去啊!”

自己的事,从悦向来不喜欢拖别人下水,只是不给江也添点儿堵,他是绝对不会往后退的。

知难而退,得先有难。

“有空是有空。”她顿了下,“不然我周日再跟你联系?”

唐耀一听,欢喜应道:“好!我等你!”

从悦暗暗在心里叹气。她没想和唐耀去玩儿,跟刚上大学的小男生吃喝玩乐,总有种在祸害别人的感觉。这会儿应下不过是应给江也听的,等回宿舍,她再回条消息和唐耀说清楚,只说没时间推了就是。

刚收起手机,江也就朝她看了过来:“保龄球馆那个小男生?”

从悦说:“对。”

他睇了她三秒:“你喜欢那样的?”

从悦想起江也对唐耀的评价,他自己也没多大,还一口一个“毛都没长齐的”称呼人家。

虽然腹诽,从悦嘴上毫不犹豫地答道:“对啊,喜欢。我就喜欢年纪小的。乖乖巧巧的弟弟多好,黏人、可爱、有活力,什么都听你的。”

“我知道了。”江也抿了抿唇,不再停留,端起盘子走人。

从悦看着他走出食堂,松了口气。这下总算识趣了?

理好桌面,她把盘子端到餐具归置处,然后回了宿舍。

将明天要带去给老师检查的手工作业装进木盒子里,从悦洗漱完,站在桌前擦晚霜。

这时,江也打来了电话。

她愣了愣,接通:“喂?”

那边声音淡淡的:“睡了吗?”

“……还没。”

“明天晚上有空吗?”

“干吗?”

他默了默,没回答,两秒后“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从悦一脸莫名其妙,微微皱眉,正要放下手机,掌中忽地振了振,屏幕中跳出一条新消息。

江也发来的,只有一句话:

“约会吧,姐姐。”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郑先生,求收留
下一篇 : 我情切切(三)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