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你如光(六)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慕你如光(六)

文/苏苏

慕你如光目录

第一章:慕你如光(一)

第二章:慕你如光(二)

第三章:慕你如光(三)

第四章:慕你如光(四)

第五章:慕你如光(五)

慕你如光(六)

周围的人们开始起哄,陆亦瑶羞红了脸,他将她半抱在怀里,将她推出包间。她身上还穿着校服,一出门便盯着他看。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低声和她解释:“没有,我没有碰她,我以为她是你。”

那晚他领着陆亦瑶在街上走了许久,细细地和她说自己未来的计划:“国大离学校不远,你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平时我周一和周三回学校看你,周五和你一起回家,你在学校要好好学习,不会的就打电话或者发短信问我。不要乱跑,学校不许随便外出,你想出去的话也告诉我,知道吗?”

陆亦瑶低着头小声说:“会不会很麻烦?”

他转头看着陆亦瑶的侧脸,橱窗里的暖光打在她脸上,让她看起来更加稚嫩,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里面仿佛装了小星星。他笑起来:“不会。”又问,“想让我每天都回来看你吗?”

陆亦瑶赶紧摇头:“不要,你也不要总是开夜车,危险。”

“不会,我下午五点下课出发便往这边赶,到时候就住在学校附近的酒店……”还没说完便看到陆亦瑶脸红了,他急急地解释,完全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你别来,让同学看到不好,我不在,难免会遇到一些嘴碎的人。”那时候他对陆亦瑶从未有过任何私心,他要拥有她,却从未想过占有她。

陆亦瑶岔开这个话题:“将来我考上你的学校我们也只能一起待两年,我大二的时候你又毕业了。”声音里满是不开心。

两人都没有提起之前那个人前没说出口却带了承诺的拥抱,更没有说一些有仪式感的话,不过谢遂还是说:“到时候我在本校读研究生。”这是他的承诺。

但是后来他没有做到,他本科毕业之后没有继续求学,而是快速接手了父亲的一部分产业,夜以继日地工作,从不停歇,唯恐赶不上时间的脚步。

因为他缺钱,他需要非常非常多的钱,然后去做一件事——

一件和陆亦瑶有关的事。

谢遂刚下车,便已经有人迎了上来,是个一身匪气的男人,但是对谢遂很客气:“谢总,已经打听清楚了,小区外面这条路这几天一直在设备维修,断电好几天了。刚刚门卫说一个半小时前有个业主在这里被抢劫了,根据他的描述,应该就是陆小姐。”说完又小心地说了一遍保安描述的蔡女士一边走一边骂老公的话,大意是让老陆去接人,结果老陆跑去买烟耽误了,那位陆小姐被人跟踪,因为蔡女士去得及时才只被抢了包。

谢遂目光阴沉,黑眸也仿佛和这黑夜融为了一体,他站在这里,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连他都没让她受过委屈,别人凭什么?

空气足足静默了两分钟,谢遂点了一支烟,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能找到人吗?”

男人略一犹豫:“能。”

谢遂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月色并不那么明亮,但男人还是看出了谢遂的意思,他还在等着自己回答,男人这次不再犹豫:“谢总放心,抢劫犯在监狱里也讨不了好。”他说得隐晦,但是找到人,把人送到监狱里,还要在监狱里找人“照顾”一下,并不是耍嘴皮子,这是他给谢遂的承诺。

谢遂微微点头,声音淡漠:“好。”

一个字便有千斤重,B市的人谁都知道谢遂从不欠人人情。

虽然答应的问题并不简单,但是男人莫名地松了一口气:“那我现在就去办,需要我让人送您回去吗?”可能是因为多了一分敬重,他不自觉地用了“您”。

“不必。”谢遂简单地回答。

男人很快招呼着人离开,原本停在路边的一排车很快消失,只余下一辆。

许健下车走到谢遂身边:“谢总,要回去吗?”

谢遂直直地站着,听到他的声音才转头:“你怎么来了?”

许健当初并不是谢遂的司机,而是在老宅里当司机,陆家老宅所有人都可以使唤,比起那些当家人专属的司机,待遇自然差了许多。后来有一年,谢遂忽然换掉了身边所有的人,被换下来的老朱嘴巴很严,无论大家怎么问,他都不肯透露一丁点原因,所以至今也没人知道谢遂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他被派去给谢遂开车,原本以为会从日常中知道一些,但是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直到现在,他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

“我想着陆小姐这边万一有什么事也可以搭把手。”他实话实说,他有私心,但是确实也担心。

谢遂点头,没有说话。

许健引着他上车,上了车之后,还未发动车子,便听他道:“你叫个车先回吧。”言下之意他还要留在这里。

许健几乎是立刻道:“我在这儿等您,天这么黑,万一陆小姐又有事出门,我也能帮她打着车灯。”

谢遂靠着椅背,没有再赶人,他已经许多年没有过这样孤独的感觉,不愿意一个人待着,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工作人员也可以将就。同时他也明白,身边这个人是他最后的理智了,若是无人提醒,他下一刻便会冲到陆亦瑶家里去。

这么多年,他没有恨过陆亦瑶,一个男人说爱恨未免显得太过幼稚。真正对等的爱情,是不会恨的,和陆亦瑶在一起的时候,她给他的从来都是对等的爱,所以他没有恨过她;相反,他经常想到他们之间甜蜜的过去。

只是,他已经不愿意再回去。

他一遍遍地重复给自己听,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记住而已。

陆亦瑶把手机调到了静音,倒是真的睡了一个长觉,梦里一整晚都是谢遂,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打开手机便看到一堆来电和短信,微信里也堆满了未读消息。

陆亦瑶挑了来电最多的许和回了过去,那边挂了电话,很快发了短信过来:我在上课,你没事吧,瑶瑶姐?

陆亦瑶:没事,昨天睡着了。

许和:昨天我爸给你打电话你不接,他非让我打,结果你也没接。人没事就好,晚上见。

陆亦瑶:我今天去不了了,家里有点事,下周见吧。

她膝盖疼得动一下都难受,今天肯定是出不了门的。

许和:那你有事就找我爸帮忙,别和他客气。

陆亦瑶:行。

结束之后陆亦瑶又给许健打了电话,那边许健似乎还在睡觉,说了两句便挂了。挂断之后,陆亦瑶嘀咕,中年人不是都早上五点起吗?是她误会了中年人?

蔡女士端了洗脸水进屋,完全把陆亦瑶当成残障人士,她面色不太好,显然昨天没睡好。陆亦瑶有些心疼,故意逗她:“妈,中午吃什么?有没有油焖虾?”

蔡女士却恹恹的:“你身上还有伤,不能吃海鲜。”

“那吃猪蹄?胖子呢?”

蔡女士拧了毛巾递给陆亦瑶:“你爸带他去报班了,说要学跆拳道。”

陆亦瑶动作滞了一下,还没开口便听蔡女士说:“你这两天在家休息,下周请两天假,让你爸带你去买辆车,买个安全性能高的,贵点也没关系,这次好好选选。”

简直是意外之喜,陆亦瑶搂着蔡女士的脖子:“妈妈妈妈,你怎么这么好呢!”

蔡女士推开她:“去,甜言蜜语可贿赂不了我,下次你哪怕发生个小追尾事故都永远别想再碰车了,知道吗?”

陆亦瑶立正敬礼:“YesSir!”

蔡女士狠狠地点了点陆亦瑶的额头:“还是这么皮!”

隔一周周三的时候,陆亦瑶终于再次出现在了许家,许和从阳台上看到她便跑下楼:“瑶瑶姐,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来啊!”见她没开车,又问:“你不是说买了车吗?怎么不开来?”

“没有现车,要等几天。”陆亦瑶抬腿上楼,膝盖生疼,许和赶紧过去扶住她。

“你腿怎么了?”许和还不知道陆亦瑶受伤的事情。

“摔了一下。”陆亦瑶嘻嘻笑着,低声问,“怎么样?你爸这边这几天有没有谢遂的最新消息?”

许和低头看了看她的腿,她穿了裤子,看不出哪里受伤,不过脚踝处结了薄薄的一层痂,而且有两处,看来摔得不轻:“姐,你可真敬业,都受伤了还不忘追男人。不过我爸那里没任何消息,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谢遂那种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怎么可能主动和我爸说自己的私生活。”

受伤那天晚上陆亦瑶已经决定不再追谢遂了,可是伤还没好她就已经反悔,勇气鼓得足足的,但是听到许和的话又泄气了,以至于今天的课完全是复制课本,没有一点她本人的特色。

许和:“您这课前后质量也差太多了吧?简直是买家秀和卖家秀。”许和合上课本,非常不满意。

“让你爸给我带两个消息,就给你卖家秀。”陆亦瑶有气无力。

吃饭的时候她在许家狠狠地吃了两大碗饭,仿佛要吃回本,谁知刚吃饱,许健就打了电话回来,是许和接的:“谢总今晚提前开放奇异世界,所有员工家属都可以去玩,你要不要去?”

许和一下子跳起来:“真的?!去去去!”挂了电话许和拉着陆亦瑶说,“瑶瑶姐一起一起!还没开园的奇异世界,咱们可是第一批。”

重生前陆亦瑶是没听说过奇异世界的,重生后她却频繁听到。奇异世界类似于重生前的迪士尼,不过据说是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几乎立刻便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不行啊,我住学校,回去晚了有门禁。”陆亦瑶拒绝,她对游乐场没兴趣。

许和并没有在意她的拒绝,已经在打电话给自己的同学们开始邀请对方了。

许健很快便回来了,到家喊了许和,然后对陆亦瑶道:“陆小姐真的不去?”

陆亦瑶有气无力地摇头:“不去,不喜欢玩游乐场。”

“那我顺便送你回家,正好一路。”

“谢啦,许叔。”陆亦瑶盯着许健,意思很明显:您倒是多说点我想听的啊!

许健竟然真的多说了一句:“谢总也去。”

陆亦瑶瞪大眼:“真的?!那我也去。”

许健点头,又说了句:“待会儿我们乘一辆车,陆小姐……”他措辞许久,“稍微注意下言行可以吗?”他怕被连累。

陆亦瑶张大嘴巴,指了指外面:“在车里?”

许健点头:“你……懂的吧?”

“懂,懂,懂。”陆亦瑶连连保证,等了几分钟还不见许和下楼,干脆跑上楼去催她,提起她的包便往外走,边走边抱怨,“你才几岁就开始化妆,小心早衰。”

许和在后面喊:“我才擦了半张脸的粉!”

“上车擦。”陆亦瑶提走了许和的化妆包。

临到车边的时候,陆亦瑶终于有了一些真实感,脚步慢下来,近乡情怯,心里无比忐忑。许和小可爱报复一般大步走到陆亦瑶面前,帮她打开了后排的车门:“瑶瑶姐快上车。”

陆亦瑶一下子便看到了坐在车里的谢遂,因为车门打开,谢遂也往这边看了过来,不过他看的是拉着车门的许和。

许和闹了个乌龙,没想到谢遂是坐在这边的,一脸懊恼地喊了一声:“谢遂哥。”

谢遂微微点头:“许和。”

许和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你记得我的名字啊?”问完又觉得太傻,虽然她经常吐槽谢遂,但是真正到了谢遂面前她就是一只绵羊。

谢遂点头,没有再说话。

许和这才想起陆亦瑶,忙回头看去。谢遂也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陆亦瑶忙乱道:“我……我坐那边。”一溜烟绕到了车子另一面,拉开车门上车,可能是因为太紧张,竟然绊了一下,膝盖触到座位,疼得“咝”了一声。

谢遂伸手扶人,陆亦瑶忘了疼,听到谢遂好听的声音:“没事吧?”

陆亦瑶摸了摸膝盖,朝着他傻笑:“没事。”然后乖乖坐好,谢遂已经绅士地收回了手。陆亦瑶有些失落,想他多牵一会儿。

几个人坐定,许和立刻多事地帮谢遂介绍:“谢遂哥,这是我的辅导老师,叫陆亦瑶,她可喜欢你了。”

陆亦瑶脸色爆红,瞪了许和一眼,却还是转头去看谢遂的反应,见谢遂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她开口:“谢先生,上次在酒店门口,谢谢你让许叔送我回家。”

谢遂点头:“是你。”完全装作不认识,他也并不想再重新认识陆亦瑶。

陆亦瑶点头:“是我,今天又来麻烦你了。”

“没事。”谢遂一如既往的寡言,很快收回了目光。

不大的车厢内一片安静,路边的景色不断地后退,许和都替陆亦瑶着急,干脆帮她问:“谢遂哥,你有女朋友吗?”

谢遂倒是没想到许和这么直接,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在后视镜中看了陆亦瑶一眼,正对上陆亦瑶的目光,黑黑大大的眼睛,眸中带着询问又带着委屈,仿佛他只要给出不对的答案就会让她失望一般。

谢遂很快移开目光:“没有。”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到陆亦瑶腿上,但是她穿了裤子,看不到受伤的地方,倒是脚踝上有两道狰狞的伤疤,他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他担心她,心疼她,那天在她家小区外一直待到过完一个黑夜一个白天,也没有见到她出门。直到今天,他忍不住让许健把人带出来,想亲自看一看她是不是还好。

陆亦瑶的腿不自在地动了动,遮了下脚踝上的伤疤。谢遂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她本想解释的,但是看谢遂没有问,便闭了嘴。

“瑶瑶姐正好也没有男朋友,你们真有缘分。”许和暧昧地说,刚说完,头上便被许健打了一下,她捂着脑袋大叫:“爸!”

“别瞎说。”许健警告她。

许和哼哼着靠在椅背上,噘着嘴不说话了。倒是陆亦瑶觉得尴尬了,她绷着脸看了谢遂一次又一次,不过她身边的某人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没接话也没看她。

陆亦瑶想把许和拖下去打一顿。

丢死人了。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相见迟迟(三)
下一篇 : 玉瓷迷录(三)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