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一场,呼啸而过

发布时间:2019年8月13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青春一场,呼啸而过

文/谢鹤醒

每个人都有段青春里的隐秘故事。皲们在威长里获得的所有真知灼见,都是在各种貌似不可告人的禁忌和秘密里无师自通。

但凡出远门,在现有的交通方式中,坐火车算得上最为实惠的选择了。四通八达的铁路网,几乎能让你去往国内的任何城市。

小时候,对于火车我是又爱又怕的。我总觉得它能用尽量少的费用带给我尽量久的旅途,可以尽情释放那种“在路上”的文艺情怀。但不能忽略的是,它也意味着要同时面对浑浊的空气、紊乱的内分泌和谈不上隐私保护的尴尬境地。

大二那年,我爱上了学校餐厅的牛肉面,为此翘掉半个学期的“公关社交与礼仪”课,以便能在大队人马拥入前悠闲地享用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味。然而,“饭搭子”室友的一句“为何不去兰州尝尝最正宗的牛肉面”终于点醒了我,于是俩人简单收拾了背包,“安排”好翘课后的相关事宜后,便兴致勃勃地跨越大半个城市奔向火车站。

那个年代还没有网络购票,这给临时起意的出行增添了几分不确定的意味。跟着长长的队伍往前挪动,直到售票员对我问出的目的地回答一声“有票”,心才能真正放下来。对于当时拥有大把空闲的我来说,紧张之余感受最多的,则是一种浪漫的命中注定。

感慨的何止岁月情长,年少时不知疲惫的精力更是令人怀念:我和室友买到了当晚11点多开往兰州的硬座车票,整夜蜷在拥挤的椅子上,心里暗暗祈祷黎明尽快到来。

伴随着晨光,我们踏上金城大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售票厅排队买返程票。为了省钱,我们决定当晚返回学校,也就是说,“牛肉面之旅”只有短短的一个白天。不知疲倦的俩人先去饱餐了一顿“肉蛋双飞”的“豪华版”牛肉面,然后打着饱嗝逛兰大,看了五泉山上的陨石,追了松鼠,又专程去甘肃省博物馆瞻仰了“马踏飞燕”,最后奔向黄河边的“黄河母亲”雕塑。我走在中山桥上望向白塔山公园,觉得这座西北城市最大的魅力,一定就是从早上那顿美味的牛肉面开始的吧。

6月的兰州,夜幕降临后依然需要穿上长袖外套,我和室友在候车厅紧紧依偎在一起,等待那趟把我们拉回现实的列车。又是一夜无眠,辗转到了学校立刻换上衣服彩排,两晚都没怎么休息的我还要参加拉丁舞比赛,最后竟然还得了奖。

年轻真好啊!

20出头的年纪,可以为了热爱的事物不顾辛苦与委屈。“牛肉面之旅”像是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我立志要用有限的金钱和时间,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

大学时期,也是我真正“认识和探索世界”的起点。

曾经拉着闺密去重庆见网友,绿皮车硬座只需53块,外加一个漫长、逼仄的不眠夜,就能抵达600多公里外、属于南方的异乡,怎么看都觉得无比划算;心血来潮去十堰爬武当山,乘坐过唯一一次的双层火车,后来在其他地方再也没有遇到过;临时起意去天水麦积山石窟,和闺密半夜两点下火车,住在30块一晚的脏兮兮的旅店里,只能抱在一起和衣而睡;去北京郊外看薰衣草,也是我出行史上的“滑铁卢”:淋着瓢泼大雨堵在东五环外,毫无悬念地误了去太原的火车,在那个没有手机支付的年代,最终赶到北京西站的我,掏光身上所有零钱总算凑够了一张站票……

后来我在日记中专门写过关于坐火车的桥段:“一个人晃晃悠悠穿过凌晨的车厢,穿越充斥着鼾声和呓语的漫漫长夜。拉开窗帘隐约看到飞逝的风景,偶尔闪过夹杂着地名的广告牌,让人感慨身处的并不是一列火车,而是流淌的祖国……”

飞驰在闪闪发光的铁道上,边疆千年不化的雪山、夕阳下草长莺飞的江南、油菜花盛放的川西平原……难以用画笔描摹的风光都尽收眼底。而车厢内浓烈却真实的人间气息,比窗外的世界更加具体:经久不散的泡面味道,天南海北的吹牛和唠嗑,啤酒瓜子火腿肠,“斗地主”时的叫嚷和婴孩的啼哭……

有时挑了淡季出行,空荡荡的车厢里少了嘈杂的吵闹,可以独占整排座位,用大把的时间戴着耳机听歌,偶尔将一闪而过的灵感和心情涂鸦在日记本上……这时我会觉得自己即将抵达的不是一个确定的地点,而是最为向往的瑰丽远方。

倘若远方有心上人,旅途就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意义。

曾经拥有一段异地单恋经历的我,为了见他一面,独自跨越2000公里的距离,从西北到东北,从内陆到沿海,需要转两次火车、三次汽车……累到趴在火车的小桌板上睡着,到站后又被刺骨的寒风吹得泪眼婆娑,好不容易见到他,却只得到一句“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如果时光有记忆,我想,能搜到的关键词都是唯唯诺诺和分文不值的“初心”吧。

好在对方也知我跋涉不易,勉为其难答应翌日带我去周边逛逛。我永远忘不了那趟短暂的“微旅行”:从他念大学的县城到邻市,有几乎不间断的“公交化”火车车次,又因为不是旺季,甚至没有严格的检票程序,车厢里零星散落着乘客与无所事事的列车员。我和他相对而坐,望着车窗外广袤无际的东北平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不痛不痒的话题——眼前的风景太单调,甚至会让人产生万物静止的错觉。短短一个钟头的车程,我多希望前路永不止息,时间就此定格。

3天后我要返程,因为需要到另一个偏僻的车站乘车,他陪我倒了好几趟公交车,時间紧迫,俩人都没顾上吃晚饭。好不容易赶上最后一辆公交车,气喘吁吁上去坐定,我暗自忽略了肚子的饥饿——看表,忍忍吧,我对自己说。

就在我决定抗住空虚的胃的无尽呻吟时,他突然站起身,问一旁的售票员还有多久发车,得到“大概5分钟”的答复后,他抛下一句“我去买个东西,马上回来”,就向车门跑去。

看见他往车外冲,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于是忙不迭喊道:“别去了!来不及!”可是话音未落,他已跑出好远,我只得胆战心惊地注视着他的身影飞快越过偌大的站前广场、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最终消失在无尽的夜色里。

几分钟后,心一直悬着的我总算又看见了飞奔的他。当我坐在车窗边安静地看着他提了一大兜东西在车流中穿梭,然后又迅速冲过广场直至回到我们的车前,那数秒钟的画面,于我而言仿佛是一场无声的电影,背景是周遭纷杂的一切,唯有他是鲜活的主角。

当他将那兜食品递给我时,我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面包、方便面、饮料……突然说不出话来。一旁是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我给你买了金砖面包,你尝尝,是这边的特产!”

许久,我抬起头,表情僵硬地对他说:“谢谢你……”

他摆摆手一笑而过。他一定没有听出我声音里的哽咽吧。

时过境迁,斯人已化作青春记忆中的故事,曾经傻里傻气的执着腐烂成心底的柔软。偶尔翻到当时的车票、门票、照片,眼前会浮现出20岁的自己——素面朝天、不修边幅,背着大大的双肩包、裹着厚厚的围巾就去了遥远的东北小城……

但小城的破1日火车站应该还记得,多年前那个刮着北风的夜,落拓的男孩曾给予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孩沉默的送别,没有恋恋不舍,也没有把酒话离愁,臆想的眼泪和拥抱也并不存在。生活没有那么多戏剧感,有的只是一句轻轻的“你走吧”,以及列车制动的那一秒,清晰地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绿皮普快列车越来越少,被空调特快逐一取代;动车和高铁的出现,更是将乘火车这件事从“穷酸文艺范儿”提高到了“高端快捷范儿”——火车终究没有忘记它的本职,依然是交通工具而已。

而我再也没有大二那年的激情,能够坐一晚上的硬座,只为了去吃一碗正宗的牛肉面了。哪怕现在从我的城市去往兰州的动车只需3小时,我首先考虑的却是自己的腰肌劳损无法久坐,而非当初那种即刻启程的浪漫情怀。

同样的,也没有第二个远方的牵挂,值得我不顾一切地奔赴。如今谈恋爱,别说相隔干山万水,就是同一座城市的两端,都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推迟见面。微信表情代替了双手的温度,在屏幕上发送两个“拥抱”的表情,权当约会。

这个时代,什么都快。都在忙着追赶、超越,渐行渐远的,是属于记忆深处的怀1日仪式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你又不是佟年,怎么能遇上韩商言?
下一篇 : 一二三,木头人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