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小猫的小手指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梅小猫的小手指

2007年夏,我和梅小眉坐在麦当劳里喝奶昔,她是草莓,我是巧克力。我一边咬吸管,咬的扁平扁平。要是急,就先走吧。我原本是打算走的,可她这样一说,我就只好和她一样很讲义气地说,不急不急,我也得等林扬。

晚上11点,林杨和顾明明连个影子都没有。我苦笑着说,看吧梅小眉,我们被他们甩了,我送你回寝室吧,总不能在这里过夜啊。梅小眉咬着嘴,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的风真凉啊,她穿着短袖,一路都在用手搓胳膊,我几次想表现的有风度点,把衣服脱下来给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我觉得这是件很暧昧的事,是男朋友对女朋友才能做出来的事,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的衣服不能披在一个陌生女孩身上,尤其是圆脸短鼻子的梅小眉。

结果她们的寝室楼关了门,怎样敲都敲不开,她站在风里,都要哭出来了,我只好陪她找旅店。她真挑剔,要干净,要安全,又要便宜,转来转去腿都软了,我第一次知道陪一个女人是这样麻烦。

后来林扬告诉我,我会觉得麻烦,是因为我不爱梅小眉,如果爱着一个女孩,是甘当牛马的。他这样说的时候,他怀里搂着顾明明,顾明明露着一口细小洁白的牙齿,笑得很明媚。我在心里说,如果梅小眉像顾明明一样漂亮,我也会甘当牛马吧。

我骗了林扬,说那晚我安顿好梅小眉之后,一个人从窗户跳回了寝室。其实我没有。我怕梅小眉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不安全,窝在她房间里的沙发上睡了一夜。那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住在一起,虽然一个在床上一个在沙发上,连外衣都没有脱,可我还是沮丧的半个晚上都睡不着。我想,这次是多难忘的一次经历啊,怎么就偏偏是梅小眉呢。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醒来,分道扬镳的时候,我们一起说,保守秘密啊,然后都笑起来。她笑的时候眼睛眯着,鼻子很小,有点像猫。于是我说,再见啊,梅小猫。

1)她怎么一点也不害臊

事实上,顾明明的笔友是我,并不是林扬,我才是那个收过她99封信的孤狼。林扬看见这个名字那天还笑了我整整一个晚自习。他也笑顾明明,那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她叫顾明明,只知道她叫花杀,他说一个女孩叫什么花杀。最后他还说,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人交笔友,都是QQ、MSN了。

可是看见顾明明那天,他双眼放光,一本正经得说花杀很动听,又神秘又古典。我在一旁一直垂着头,用脚去踢地上的石头,心里懊恼得不得了。早知道就不让林扬冒充我,尴尬就尴尬,紧张就紧张,有什么大不了,总好过把一个喜欢了好几年的女孩子让给别人。

后来他们走了,要我和小眉在麦当劳里面等,我看见林扬出了门就去拉顾明明的手,顾明明没有拒绝。梅小眉问我,你喝什么,我说随便。她就到了点餐台前面,我才回过神去追她,我说,你去吧,我来请。她说,我来吧我来吧。我什么也没说,抓住她的胳膊强硬的拖回去,一把按到座位上,凶巴巴地说,我说我来就我来。

可是我在凶什么呢,梅小眉又没有错,她好心好意的陪顾明明去见笔友,又好心好意陪我坐在这里等。她只是长得奇怪了一点,脸又小又圆,眼睛大得不成比例,又是塌鼻子。可是总是不是她的错,我凭什么拿人家出气呢。于是喝奶昔的时候我说,对不起啊,刚才。她笑嘻嘻的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忽然很认真地问我,是不是男生给漂亮女生付款的时候,会觉得特别有面子?我一口奶昔噎到嗓子里,险些喷出来。

那时我以为梅小眉是在开玩笑,可是后来我知道并不是,她不止一次的提到自己是美女,逛街的时候,试衣的时候,包括去动物园里看到孔雀的时候,她都会蹦蹦跳跳地对孔雀说,开屏啊你,不是见到美女你都会开屏吗。

她每次笑起来都很像猫,我就说,梅小猫,你害不害臊。她也不恼,依然没心没肺地笑。

其实我从来没找过梅小眉,可是林扬和顾明明约会的时候,总是会分别带上我们俩个,看得出他们是最想撮合我们俩。可他们既然没有明说,我就也装着不懂,因为懂了就不能再出来,不出来就不能再见到顾明明。我还是很喜欢顾明明,并不是因为她漂亮,我常常想,如果她不这么漂亮就好,这样林扬就不会喜欢她。我总是在夜里偷偷的看顾明明以前写给我的信,打着电筒,看的眼睛又酸又疼。

2)我不是她的王子

一个月之后梅小眉过生日,请了很多人,也有我。那天顾明明穿了一件纯白的棉布的连衣裙,特别漂亮。林扬一直紧紧攥着她的手,很神气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的女朋友。

我躲在角落里喝酒。那时我20年里第一次喝酒,真苦,一点也不好喝,可是我还是强迫自己喝下去。

梅小眉过来请我跳舞。我说我不会,她说没关系,她也不大会,我说我会踩到她的脚,她说没关系,我说人太多了,乱,她说也不是很多呀,不是每个人都在跳。最后我烦起来,脾气很不好地说,我没心情,不想跳总行吧。她这才不说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起身走了,我一直没有抬头看她,只是好像听到她在抽鼻子。

我在抬头时,她已经在与一个高个子男生跳舞,男生小心翼翼的搂着她的腰,脚步很不自然,梅小眉还在笑,只是这次笑容与平常有点不一样,微微的,很恬静。我从来没看见她这样的表情,她一直是疯疯癫癫的野丫头,可现在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顾明明也在跳,背挺得很直,舞步很轻盈,全场的人都在看她。我一边看一边喝酒,不知喝了多少,只感觉头昏昏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在寝室里,林扬说,你可真沉啊,不会喝酒就别逞能,喝那么多干什么呢。他还说,你耍酒疯了你知道吗,把梅小眉推了个大跟头,她的新裙子拉了个大口子,她都哭了。

我摸着自己的头,很疼,裂开了一样。我努力回想后来发生的事情,有一点模糊的印象,却又不那么清晰。好像梅小眉后来又找过我,要我伸出左手的小指,我不肯,她就伸手来抓,我醉醺醺的推了她一下,好像没怎么用力,她就倒了。

后来我就给梅小眉打电话,决心很郑重的道歉,可是她没有接。我打了好几遍,都是她的彩铃在对我唱: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3)红线牵住小指的人一辈子不分开

梅小眉有了男朋友,就是那天陪她跳舞的高个子男生,比我高半个头,很帅。我惊讶地问林扬,那么帅的男生怎么会喜欢梅小眉呢,林扬说,梅小眉可爱死了,那么多人拿她当宝,只有你拿她当草。我更惊讶了,仔细回忆梅小眉的样子,大眼睛,短鼻子,小嘴巴,不知怎么的,竟也觉得她很可爱,为什么以前没这种感觉呢。

没有了梅小眉,林扬和顾明明便没有再找过我,我整个人都闲起来,闲得无所适从,于是买了很多书来看,还有一些杂志。有一天下午,我看到一本书上写,古人说,用红线牵住左手小指的两个人,一辈子都不分开。

我忽然觉得这句话很熟悉,好像在那里看过,想来想去,终于想起来,是顾明明的信。我把她所有的信都找出来,一封一封的找,果然找到了。信里还说,我找到了所喜欢的男孩,一定牵一根红线在小指上。我看着信,不知怎么又想起梅小眉生日的那天晚上,她要我伸出左手的小指,我不肯,她哭得很伤心。

我动了动小手指,又动了动,忽然觉得心里有一点凉。我去找顾明明,她很慌张,最后几乎哭出来,她说其实她不是花杀,梅小眉才是,梅小眉太紧张,才要她来假扮的。她求我不要告诉林扬,怕林扬知道后就不喜欢她了。

我从来没有看过顾明明哭,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哭的时候一点也不好看,还没有梅小眉好看。梅小眉的眼睛很亮,鼻子皱皱得很可爱,总是喜欢活蹦乱跳。她从来都不生气,好像永远都不会发脾气,可是我推她那天她哭了,她一定很伤心吧。

4)像我现在一样。

后来我又见过一次梅小眉,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她穿了一件雪白雪白的羽绒服,和高个子男生一起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过去,我知道她看到了我,可是她没有停留。我站在原地看着她,她小巧巧的,真像一只雪白的小猫。她骑到很远很远的时候,我忽然用力地喊了一声,梅小猫。

我以为她听不见,可是她停了车,缓缓地在雪地里蹲下去,将头埋在手臂里,很久很久也没有站起来。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若,人生是一场梦
下一篇 : 够得着的幸福才是你的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