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亲爱的质数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想在左心房开扇透明的窗,有些话说出来就不漂亮,在心里却拥有醉人的模样

亲爱的质数

一:他是长宁,多疑又孤独

长宁回答问题时,怅悦正在牛皮纸的线装本上写散文。她抬头,不禁多看了几眼穿着白衬衫的长宁,再低头看见笔尖不自觉地在纸上游移出诡异的图案,怅悦笑了。长宁坐下后,老师继续讲课,怅悦埋头写起来。

课后,孜孜跑过来问怅悦课题报告准备得怎么样了,怅悦摇摇头。“第一节课老师就说需要两个人搭档完成课程作业,你和沈长宁抽到一组,现在你明白要做什么了吧?”怅悦点点头,一时琢磨不透孜孜要说什么。“很好,因为明天就要交作业了。”孜孜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忙忙地走开了。

怅悦着急了,她看到坐在斜前方的长宁正在收拾书包,赶紧叫住他:“明天要交作业了,要不咱俩现在研究一下,回去再开夜工赶出来?”

“不用了,作业我做好了,交的时候填上你的名字就好了。”

怅悦又诧异又尴尬:“这样,不大好吧?”

“无所谓。”长宁拿出笔,说:“你叫……”

“歌怅悦。”

“歌唱,乐?”

怅悦翻到课本扉页写着的名字,说:“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长宁默默地抄下名字,收拾好纸笔,他起身说:“我会写到作业里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再见。”

怅悦看着白色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想起刚在书上看到的话:它们是多疑而又孤独的数字。她想着,倒是适合长宁。

二:开始爱上计算机语言的简单和美丽

C语言课,怅悦已经走神了半节课,回过神来,她开始听老师讲循环函数。很多年后,歌怅悦深夜加班,调试着一个始终通不过的Debug时,忽然想起那堂听了一半的循环函数课。那堂课激起了歌怅悦对计算机语言的兴趣,发现它的简练和美丽。她不禁自问:如果那天继续走神,一切会重写吧?

课后,怅悦找到沈长宁:“长宁,这次的作业我需要做哪一部分?”

长宁背起书包,歪歪头说:“不用了,作业我已经做完了,填上你名字就好了。”怅悦发现他说话前会习惯性地歪头,像在倒掉不打算说出的字词,话就说到最简略。

“作业我也做了,你帮我看看吧。”怅悦红着脸说。她为了自己语气中的急切而不好意思。

长宁接过作业本看得很快,然后说:“除了这里有符号错误以外,都挺好。这个条件语句在第五章才会讲,有错误也难免。我给你讲一下条件语句。”长宁拿出纸笔,坐了下来。怅悦赶紧坐下,长宁没有停顿,翻开书就讲了起来。

三:习惯用单音节表达

怅悦习惯在深夜编程。安静的夜里,一行一行写下代码,编译、修改、运行,直到程序显示0 error,在她看来,这一切像在演奏,充满了韵律感。

长宁的QQ头像总是亮在右下角,怅悦等待系统编译通过时,常常不经意地看着那个皱眉咬指甲的头像,心底里有份莫名的安定。

宿舍的姐妹们已经把完成作业过渡为男朋友或者搭档的任务,怅悦和长宁总是各自完成一份,交作业前互取长处合并到一起。开始,怅悦喜欢以计算的复杂度来证明自己的方法更好,以能够取代长宁为荣,当然没有成功过。后来,也许是两个名字并列出现得太多,他们写作业的代码风格雷同起来。

最后一节C语言课结束后,怅悦有些感慨。

“歌怅悦。”长宁走过来说,“这次作业我们分工合作。”

“嗯。”怅悦点了点头,她也这么想。

“现在去吃饭,晚上去图书馆商量细节。”

“好。”她还是点点头。

熟悉了长宁的脾气,怅悦已经习惯用单音节来表达。

走在路上,怅悦偷瞄了一眼身旁的长宁,想找点话题打破沉默。长宁一脸安之若素的表情,好像下楼梯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兴趣盎然而值得专注的事情。

下楼后,长宁从车棚推出车,拍拍后座说:“上来,我带你。”他自顾自地坐上了车。怅悦伸手摸了摸微微发烫的脸,学长宁的样子歪了歪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跳上了后座。

“长宁同学。”

“嗯?”

“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很奇怪的人吗?”

“……”

“你是技术宅?”

“准确地说,不是……我会唱歌。”

“唱歌?……啊!你干嘛急刹车?”

“到了。”

“我的头!”

“我会唱歌。走吧。”

四:干嘛删我的程序

敲下F5键后,看着一行行代码在屏幕上飞速滚动,怅悦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身旁的长宁歪头靠在座椅靠背上,一副淡定的样子。终于,屏幕上出现了预想的结果,怅悦跳起来欢呼,在教室里跑圈。怅悦跑累了回到座位上,兴奋地收拾书包。自从她和长宁决定合作完成期末大作业以来,他们每天十几个小时呆在教室里编程,废寝忘食,倒也乐此不疲。

怅悦把散在桌上、堆在地上、塞在抽屉里的东西扔进大背包里。一抬头,她看到长宁正在删掉一大段程序。怅悦跑过去一看,删掉的正是她写的一个功能。怅悦急了,大喊:“沈长宁,你干嘛删我程序!”

正专注看程序的长宁,被吓了一个激灵。趁着长宁发愣的功夫,怅悦扑到键盘上试图补救。

“这个功能用处不大,而且有Bug。”长宁在怅悦身后不紧不慢地说。

“你凭什么说它的用处不大!你知不知道这是我花功夫最多的地方?有Bug不可以改啊?你凭什么删我程序!”

怅悦转身看着坐在一边的长宁,她不禁握紧拳头,她决定只要沈长宁开口说话就给他一拳。

长宁歪了歪头,起身,一言不发地保存了怅悦撤销删除后的程序,然后关电脑、收拾书包。

“沈长宁你别太过分了,你太自以为是了!”怅悦飞快的收拾好书包,离开前重重的摔上了门。

“该死的沈长宁,凭什么删我程序......”走在路上的歌怅悦愤愤不平的自言自语,“哼,算你识趣,没敢跟我废话,要不我肯定打歪你的鼻子” 怅悦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头,给自己打气:“歌怅悦,你赢了,沈长宁没敢删你的程序,还差点被你打,好样的”,她想象着自己指着沈长宁可劲儿的说,知道那张面瘫似的脸融化成她脚下的一滩泥。然而,怅悦的眼里全是泪水,她委屈的蹲在路边痛哭起来。

五:LED屏上的火柴人

整整一个星期,怅悦屏蔽掉了所有与编程有关的事情。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脱离焦躁。她从来没有这样依赖室友,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像很多人一样看肥皂剧、逛淘宝、窄在宿舍叫外卖。

怅悦在期末的班级聚会上简单长宁,他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扑克脸,白衬衣,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长宁看起来有些陌生,也许是他的头发剪短了,她不由自主的拉着孜孜说话,转头又扯着嗓子跟男生斗嘴,拼酒划拳,上窜下跳,她努力不往长宁的地方看。回到宿舍,怅悦躺在床上,她想起离开时看到长宁的座位已经空了,失望的情绪让她感到如此沉重。长宁就是这样,质数一样冷漠,远离人群。

手机突然震动了,怅悦摸到手机,凑近了看,是长宁的电话,怅悦一咕噜坐起来,接了电话。

“喂?” 她突然很害怕听到长宁说,他不小心摁错了电话。

“在宿舍?” 电话那头是长宁淡淡的声音。

“恩。”

“到窗口来。”

怅悦从上铺翻下来,顾不上找拖鞋就奔到了窗口,窗外是一片昏暗,平时翻滚播放通知的LED屏此刻也黑了,只能看到来往的学生模糊的身影。长宁挂断了电话,怅悦傻傻的站在窗口,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也许她该找下拖鞋。

怅悦刚转身,楼下突然响起了一片惊呼,她回过身看向窗外,惊呆了。LED屏亮了,两个大脑袋的火柴人,其中一个是穿着裙子的,他们一摇一晃的相互靠近。当他们相互依偎的时候,中间出现了一颗红心。怅悦愣愣的看着红红的心,下意思的思考这个程序中循环函数的构造,直到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喜欢吗?”

怅悦似乎看到长宁站在窗下。“你不要动”,怅悦飞快的回复。

怅悦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长宁身边,她似乎看到了他的笑容。

“你做的?”

长宁歪歪头

“侵入到学校的服务器?”

长宁还是不说话。

“我觉得......” 怅悦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有人举起手机拍照。“我觉得这样有点傻。”她抬头看着他,感觉到一丝滚烫从额头开始蔓延,一直蔓延到脚底。

长宁若有所思的仰头看了看身后的大屏幕上并肩圈在一颗红心中的两个小人儿,歪了歪头说:“我也觉得。”长宁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那我们假装只是路人甲吧” 他拉着她躲进人群,就像打酱油路过的样子、

“歌怅悦”,“恩”,“我们,在一起吧!”

怅悦屏住呼吸,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长宁自顾自的说:“那个程序,我没有删除你做的功能,其实那个BUG可以不修改,那是你的个人标示,我喜欢,下学期的课我们继续搭档吧,歌怅悦?”

怅悦看着长宁,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才好,长宁认真的说“心摇悦而日幸兮,然怊怅而无冀

“好”她脱口而出。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青年文摘

上一篇 : 拦截
下一篇 : 我保证,年轻的你们不会饿死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