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诺倾心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医诺倾心

文/可口又可乐

“玫”是倒霉的“霉”

陆慕是民航口腔医院最漂亮的女牙医,人送外号“民航玫瑰花”,可自从医院开通患者实时反馈通道后,这“玫”就得换成倒霉的“霉”。

按理说医科大硕士毕业,权威医院见习多年的她,水平已然不输任何老专家,奈何命运总是紧紧掐住她的后脖颈。

比如A患者家庭不和,和老公争吵推搡时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掉了半颗牙。治疗的时候A就一直哭哭啼啼求安慰,陆慕耐着性子叮嘱她不要动来动去,结果她转头给了个差评:该医生态度冰冷,面相凶狠,没有同理心,体验感极差。

天生冰块脸的陆慕想哭又哭不出来。

再比如B患者是个年迈的奶奶,明明治疗过程一切顺利,临走前奶奶却让孙子帮忙打分两星半:该医生太过年轻,总觉得她经验不够,有点不放心。

真是神一般的“有点不放心”。

总是遇到这种奇葩患者,陆慕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劝自己看开一点,要热情迎接悲惨人生。

可当护士把吴轩泽领进来的时候,陆慕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辞职的冲动。

烈日炎炎的六月,吴轩泽墨镜口罩帽子三件套把脸挡得严严实实,时不时还左顾右盼,行动鬼鬼祟祟,在陆慕眼里,他就是个“行走的差评”。

“本人非资深老专家,治疗时不提供情感咨询、不聆听任何诉苦、不接受无理由投诉”,陆慕将条件讲在前面,毕竟她的KPI已经负荷不了任何差评。

吴轩泽摘下三件套乖乖地点了点头,忐忑地询问,“可以轻一点吗?我很怕疼。”

陆慕终于看清吴轩泽的脸,他的眼睛清澈透亮,鼻子挺拔紧俏,虽然满口港普很好笑,但声音软软糯糯,充满了少年气。

陆慕不知为何,突然心生柔软,连语气都下意识变得婉转。

“我尽量温柔一点,现在张开口腔,对,再张大一点,好的,我要开始了哦。”

看到吴轩泽红起来的耳朵,陆慕似乎意识到什么,她无奈地扶额。

这对话怎么听着如此羞耻?

自己怎么这么像个怪阿姨?

有的人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

吴轩泽的口腔,给了陆慕一个感觉,有的人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嘴里满是龋齿。

“很严重吗?”吴轩泽见陆慕紧皱眉头,担忧地询问,“我很仔细刷牙了,为什么还是没办法避免蛀牙?”

“因为有的地方牙刷不一定能清洁到,你要定期洗牙”,陆慕示意他闭嘴,“今天先帮你补左半边的牙齿吧,补完观察两星期,我给你打电话约下一步的治疗……”

“不能给我打电话!”吴轩泽意识到自己反应激烈,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微信,加个微信,有事儿你微信跟我说。”

平时总有男患者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加陆慕微信,让她很是头疼,陆慕只当吴轩泽耍小性子,以为他和那些男患者一样别有用心。

她叉着腰看他,“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不重视,等坏到牙神经,就得做根管治疗,做完根管治疗牙齿就会变脆,你希望满嘴都安上假牙吗?”

吴轩泽突然被凶,有些委屈,他耷拉着眼睛小声说,“我重视的,只是我不能让她知道我来看牙了。”

陆慕对“装可怜”这套无动于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吴轩泽更委屈了。

“看来你真的不认识我”,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是我太不红了。”

原来吴轩泽是少年偶像,六岁就开始拍戏拍广告,到现在已经出道十三年。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还是个老艺术家。”看到吴轩泽忿忿的眼神陆慕赶紧安慰他,“我从小到大都是学霸,生命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学医以后就更忙了,所以不太关注娱乐圈。”

吴轩泽摇摇头,示意没关系,“我很爱吃甜食,但在我经纪人眼里这是大忌,毕竟镜头对艺人的要求太严苛了,我得保持体型”,他望向陆慕,“我从小到大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就剩吃甜食一个爱好,结果还吃坏了牙,这次是我找借口偷偷跑出来的,千万不能让我经纪人知道。”

吴轩泽煞有介事地补充道,“我的经纪人,超凶的。”

陆慕被逗笑,“男孩子爱吃甜食的可不多见。”

吴轩泽叹了口气,“我的生活远比你想象得枯燥无味,从我记事起就活在镁光灯和镜头下,虽然没有火成流量,但拍摄工作量很大,蛋糕和冰淇淋算是我苦涩生命里唯一的甜了。”

他的眼睛深不见底,有那么一瞬间,陆慕仿佛读懂了少年的无奈和痛楚。她同意了吴轩泽加微信的请求,看到因少年因为钻牙时的酸胀感难受得握紧了拳头,还主动替他分散注意力。

“你知道吗?我的旅游史真的可以写成一本……悲惨人生。”因为吴轩泽说自己没有时间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陆慕就主动给他分享了自己旅行时的故事。

“我去西藏,全旅游团就我一个人产生了高原反应,甚至严重到住院,去泰国海边乘快艇,结果坠海,幸好救援及时只是呛了水,去斯里兰卡,却遭遇了爆炸袭击事件,只能全程躲在大使馆……”

看到吴轩泽放松下来,陆慕下意识露出了“姨母笑”,把自己吓了一跳。

人人都说陆医生待人冷漠又疏离,怎么遇到吴轩泽后自己会如此“母爱”泛滥?

陆慕对着那一颗颗坏掉的牙齿,愣是没想明白。

恶魔总有张最纯善的脸

那之后吴轩泽时不时就给陆慕发微信,内容无非就是“你在干嘛”“我今天五点有个拍摄”“明天又要熬通宵”,陆慕有时候忙,忘记回复,对方也不介意。

吴轩泽偶尔也会抽个工作间隙偷偷跑来医院复诊,他乖乖挂号,人多了就坐一边等着,帽子口罩一样不少,幸好大家都牙疼脸肿的,所以不在意。

陆慕也开始看吴轩泽的节目,吴轩泽名气不大,戏份最多也就是男三男四,陆慕变成了“显微镜女孩”,一帧一帧地在镜头里找寻吴轩泽,并有意截取夸张丑陋的角度发图片“羞辱”他。两个人就在斗嘴互黑中渐渐熟络了起来。

这天,陆慕治疗完最后一个病人,一出门就看见吴轩泽。不知道等了多久的他已经睡着了,修长的身体蜷在小小的椅子上,胸口微微起伏,即使在梦里,也是眉头紧蹙,显出深深的疲惫。

陆慕有些心疼,她轻轻扶起吴轩泽的脑袋,想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能够舒服一点。

吴轩泽很快惊醒,“是你啊”。

看到眼前的人是陆慕,睡眼惺忪的吴轩泽竟像松了口气般冲她笑了起来。

那个笑容实在是太毫无戒备,可爱到让人束手就擒。

陆慕慌了神,自从两年前和夏之宇分手后,她就再也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悸动。

她将吴轩泽的帽子往下狠狠拉了一把,试图遮住这张让人想入非非的脸。

“不要欺负我了。”吴轩泽的声音仿佛沾染了清晨的露珠,湿湿润润的,“我好不容易争取到半天假,就赶紧跑来医院看你,你好忙哦,我都等睡着了。”

“怎么不提前跟我说?”陆慕佯装训斥。

“想给你惊喜嘛。”吴轩泽小声地嘟囔。

下一秒他保持着坐姿,高兴地扬起头,仿佛是等待表扬般看着陆慕,“走吧慕慕,让我们去做些……床上运动。”

明明说的是污言秽语,却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用了最无辜明媚的表情。

陆慕小小的内心充满了大大的疑问:“……你再说一遍?”

以恶制恶才是惩恶之道

吴轩泽说的床上运动是指蹦床,知道真相的陆慕暴打他的头,“你这样形容很容易让人误解!”

他们来到的这家蹦床公园,店长是吴轩泽的朋友,为了让他可以不受拘束,特地闭了店。两人换上防滑袜就迫不及待投入各种项目中去。

吴轩泽胆小,陆慕就毫不手软地将他从陡峭的滑梯上推下,看他尖叫着弹到充气垫上忍不住在一旁哈哈大笑。

吴轩泽也不甘示弱,趁陆慕不备,猛地将她甩下海绵池,松软的海绵将陆慕完全埋住,吴轩泽见她半天都没动静有些慌了,也顾不上什么恐高,眼睛一闭就跟着跳了进去,陆慕就在此刻突然从海绵堆里冒出来,吓得吴轩泽嗷嗷乱叫。

吴轩泽更加不服了,他和陆慕分别钻进pvc制成的泡泡球,两人横冲直撞,吴轩泽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将陆慕压倒,陆慕动弹不得,只能放话激他,“吴轩泽你欺负女生算什么好汉!”

吴轩泽嘻嘻一笑,“女生?据我所知,姐姐已经成年好久了吧?”

这毫无求生欲的回答让陆慕火气腾一下燃烧,她突然迸发出巨大力量,将吴轩泽这团球球撞倒,翻不过身的吴轩泽只能求饶,“仙女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您青春永驻。”

陆慕吹了吹刘海,摆了个帅气姿势,果然以恶制恶才是惩恶之道。

脱掉笨重的泡泡球,吴轩泽一定要让陆慕平躺在蹦床上,陆慕满脸提防,“你在憋什么坏主意?”

“求你了嘛,快躺下。”

架不住吴轩泽的软磨硬泡,陆慕乖乖按他所说的做了。

吴轩泽在陆慕身旁站直,尔后用力一跳,借蹦床的弹力将陆慕弹起,下一瞬间,他已稳稳当当用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了陆慕。

少年的怀抱格外温暖,身上好闻的味道一股脑钻进陆慕的鼻腔,陆慕的心跳忽然间不受控制。

没想到吴轩泽比自己先红了脸,连耳朵也染上了粉色,他不自在地嗑了两声,故作强硬语气,“在电视上看到这招,想试试来着,没想到你这么重。”

“重你还抱这么久?”陆慕不自觉地伸出手掐掐他的脸。

这下意识的亲昵的举动使得两人之间的空气再一次凝固,陆慕尴尬地把头埋进吴轩泽怀里,像鸵鸟一样一动不动。

两人脸颊晕染上不可控的红,成为这场约会的主打色。

是重蹈覆辙还是重新开始

结束完运动,吴轩泽和陆慕一致决定用食物补充消耗掉的卡路里,于是陆慕就带他来到了医院食堂。

“也太小气了,就带我吃食堂……”

“我一会儿还要值夜班。”陆慕揉揉少年的脑袋,给他顺毛。

吴轩泽一边勉为其难地接受,一边跟打饭阿姨说要这个还有这个那个也要,嘴里还不忘和陆慕喋喋不休——

“明天我就要去泰国拍真人秀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综艺。我得去很久,你会想我吗?”

“你要是有假期,就来找我玩吧。我给你发微信,你尽量及时回我……”

明明一米八三,脸却嫩到出水,眼睛鼻子嘴巴哪里都好看,精致得像被上帝精心雕琢过,偏偏性格还可可爱爱反差萌,也太好骗女生了,陆慕止不住胡思乱想。

“送你个礼物。”坐定的吴轩泽竟然没有着急动筷子,而是神神秘秘地让陆慕闭上眼睛。

他好像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突然发出嘎嘎嘎的鸭叫。

陆慕内心一阵问号。

“当当当当,给你介绍我的女儿吴鸭丽。”

“这不是被王思聪带火的柯尔鸭吗?”陆慕小心翼翼地捧过这个昂贵的小家伙,被它的名字逗笑,“吴鸭丽,绝了。”

吴鸭丽:嘎嘎嘎嘎嘎。

“喜欢吗?我去泰国这段时间,吴鸭丽就代替我陪着你了。”

陆慕揉着吴鸭丽的脑袋,喜欢得不得了。

“这不是陆医生吗?”专注撸鸭的陆慕,被熟悉的声音打断。

是他,夏之宇。

夏之宇是民航医院的另一位主治医生,也是陆慕的,前男友。

陆慕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对面的吴轩泽,心想怎么偏偏今天撞上了夏之宇,她有点恨排班的护士了。

“男朋友?”夏之宇打量着吴轩泽问道。

陆慕瞥了他一眼,“没必要回答你吧。”

夏之宇挑了下眉,“关心一下前女友而已。你不是不喜欢姐弟恋吗?现在是换口味了?你就不怕重蹈覆辙吗?”

陆慕是在大四那年认识的夏之宇,他是陆慕的学弟,每天坚持不懈地追在她屁股后面,追了快一年才将陆慕这块冰山融化。

像陆慕这样的女生,虽然不容易动心,可一旦动心,就比谁都深情。因为比夏之宇大几岁,她把他宠成孩子,他就真如孩子般任性。少年心不定,他搞暧昧成性,脾气怪戾,日积月累下陆慕终于忍不住提了分手。虽然夏之宇再三恳求,但陆慕深知长痛不如短痛,她以自己接受不了姐弟恋为由,将这段爱恨一笔勾销。

所幸夏之宇也识趣,即便后来两人阴差阳错地来了同一家医院,也遵循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互不打扰,再到后来不得不有了多次交集后,也能彼此轻松地调侃两句,虽然一般都是夏之宇在演单口相声。

但今天这位“相声演员”的出现,却是如此不合时宜。

陆慕刚想说些什么,但被吴轩泽抢了先。

“没有重蹈覆辙这回事,她只是重新开始而已。”吴轩泽站了起来,走到夏之宇跟前,看了眼他的工牌,压低声线,“想必夏医生也要值夜班吧,那今天就不留你吃饭了。”

夏之宇看着眼前这个移动小醋瓶,知道自己怕是打翻了对方的陈年老醋了,他还算识趣,冲两人摆了摆手,“行,我就不打扰了”,只是临走前还特别欠揍地冲吴轩泽喊话,“弟弟,加油。”

陆慕只觉得血压升高,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吴轩泽的脸色并不好看,陆慕本想好好陪陪眼前的男孩子,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她捏捏他的脸,又心疼又歉疚,“对不起啊轩泽,他这人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别总用哄孩子的那套对我。”吴轩泽偏头躲开她的手,突如而来的情绪让陆慕不知所措。

吴轩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之前很喜欢这种亲昵,可在听完夏之宇的话后,他就一点儿也不想被当成幼稚的那一个了。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让我们共饮太平洋的海水

吴轩泽去了泰国,陆慕按他说的那样每天悉心照料吴鸭丽,话不多的她却开始经常跟吴鸭丽讲话,说得最多的还是“不知道你爸爸怎么样了”。

自从上次在医院食堂分开之后,他一条消息也没给陆慕发,陆慕也低不下头且不知道该怎么低头去先开这个口,索性任由两人趁这段时间整理整理纷乱的思绪。

自从吴轩泽出现,陆慕波澜不惊的生活激起了一串又一串水花,说没感觉,那是自欺欺人。第一眼见他,她就毫无缘由地关闭了骨子里的冷漠,到后来,自己的情绪会跟随他的喜怒哀乐波动,连陆慕自己都没发觉,原来,吴轩泽已经在她的生活中留下了这么多的痕迹。

这天,陆慕正在给吴鸭丽洗澡,突然接到吴轩泽的电话,“喂?”

“慕慕,还能听到你的声音,真好。”

“怎么了?”陆慕歪头用肩膀夹住手机,腾出手给吴鸭丽擦身体。

“我刚刚,差点淹死了。”

“啊?怎么回事?”陆慕被这突然的消息惊到,扔下吴鸭丽,赶紧挂了电话,拨了视频过去。

原来吴轩泽在拍节目时,需要背上被快艇牵住的降落伞,依靠快艇的速度将他拖拽到空中,当他被拖到空中时快艇却突然减速,导致快艇和降落伞之间牵引的绳子没能被拉直,他就这么坠了海。

“咸咸的海水灌满我的鼻腔,我当时觉得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为什么是我后悔?”

“因为你没跟我说上最后一句话。”吴轩泽埋怨道,“你这几天,怎么都不联系我啊?”

“我怕你忙。”见吴轩泽还能贫嘴,陆慕放下心来,她一边胡撸着吴鸭丽的头一边笑,明明心里悄然开了花,嘴上却还是硬邦邦的。

“不过我的确后悔了,我不该跟跟你闹脾气,毕竟……惩罚的还是我自己。”吴轩泽沉默了一会儿说,“掉进海里时我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我记得你说医院旁边那家麻辣烫很好吃,可你还没有带我去;你还说你很想去片场看看,我也没来得及安排。我们还没有一起过圣诞节,没有一起堆雪人,我们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没有一起做过……”吴轩泽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仿佛黏黏糊糊的海风,吹得人心软。

“哎,陆慕。你说……连太平洋的海水我们都一起喝过,是不是太有缘分了呀?”他又像小话痨一样开始念念叨叨,陆慕觉得这样的吴轩泽可爱极了,他有时候很别扭,却自愈能力极强,他朝气阳光,整个人都蓬勃向上。

“我还是觉得应该跟你聊聊这件事”,视频那头的吴轩泽犹豫了一会儿,又忽然正经起来,“陆慕,拔阻生智齿的时候你告诉我,这类智齿该拔就得拔,否则就会一直发炎,还有可能肆意生长,顶坏临牙。”

“夏之宇,就是你的阻生智齿,与其放任他,不如彻底拔掉,就永远不会痛。”但是他有句话没有告诉陆慕,夏之宇是他的阻生智齿,他就是那颗临牙。只有将错误的夏之宇从陆慕的世界里彻底拔出,他这颗临牙才能健康生长。

吴轩泽的小情绪,让陆慕的心化成了一摊水,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往事念念不忘,所以才醋意十足地闹脾气。

陆慕冲视频那头的吴轩泽坚定地说,“这颗坏牙我早就拔干净了,因为我要保护好自己的临牙,不让Ta受到任何伤害。”

那晚吴轩泽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慕慕,下一次旅行,我们一起来。”

藏不住的笑意爬上他的眉梢,他的耳朵,他的唇角,让他整个人仿佛发着光般雀跃。

陆慕几乎没有犹豫,她的心早已爬上月梢,飞跃大洋,越过千山万水来到了吴轩泽身边。她冲他粲然一笑,像是许下什么约定般回答——

“好。”

不愿和世界共享的你

吴轩泽回国那天,陆慕早早在他给的地址等候。这里可真偏僻,以至于陆慕看到眼前这个左三层右三层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害怕得拔腿就想跑。

“是我呀!”吴轩泽摘下伪装,他出了些汗,刘海软软地耷拉在额头,大大的葡萄眼湿湿润润地闪着光。

“干吗搞成这样,看着就不像好人。”陆慕嫌弃。

“跟你说过我的经纪人很凶的,我这次又是找借口偷溜出来,可不能被他逮到,更何况,我也是有粉丝的好吧。”陆慕又想捏捏他的脸,却想起之前那晚他的反应,抬起的手又垂了下去。

没想到吴轩泽主动把她的手拎起来,放到自己脸颊上,还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哼。算了,你喜欢,就捏吧。反正你在我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想干吗干吗。”

陆慕望着吴泽轩一阵心疼,他黑了,也瘦了,脸颊都不像以前那样肉嘟嘟,“没好好涂防晒吧,你好歹也是个十八线艺人,晒得跟小黑猴一样一点偶像包袱也没有,本来粉丝就不多,现在怕是要跑光了。”

吴泽轩语塞,想反驳又找不到合适的话。

“好了不逗你了,请你吃大餐,外加红丝绒蛋糕,十寸的。”

“就知道你最好啦。”吴轩泽雀跃起来。

“但明天你得来医院找我挂个号,给你洗牙。”陆慕补充道。

本来很开心的吴轩泽仿佛被迎头泼了盆冷水,想到那讨厌的酸胀感,他摇摇陆慕的胳膊,“要不洗牙就算了吧。”

陆慕不容置疑地摇头。

吴泽轩哀嚎,“慕慕,你职业病吧?!”

吃饭的时候吴泽轩说他要即将参加一个很知名的选秀节目,这一次,时长是四个月。

“刚回来就要走么……”陆慕有些失落。

“这次的赛制是从一百多个男生里选出9个组团出道,你看我像那百分之九吗?如果我能成团,资源就会比现在好很多,到时候我就有能力照顾我喜……”他欲言又止,“到时候我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怀揣着梦想的男生实在是太令人动容,虽然有些不舍,但陆慕还是由衷地为他高兴,“我和吴鸭丽等你王者归来。”

吴泽轩去到北京,开始了为期四个月的全封闭式录制。陆慕只能通过节目组放出的零星资料打听关于他的消息,每次看到吴泽轩的身影,就会挥舞着吴鸭丽的小爪子,“看,是爸爸呀。”

吴鸭丽:嘎嘎嘎嘎嘎。

陆慕有点羡慕吴鸭丽,不会思念,没心没肺,所以也没有痛苦。

节目组不让用手机,只在周末的时候,才会给他们通讯工具让他们与外界联系。所以一到周六,陆慕就早早捧着手机,等吴泽轩发消息过来。

陆慕觉得自己好像越陷越深了,她越来越牵挂吴轩泽,就好像他是自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天的吴泽轩,有些蔫蔫的,可任凭陆慕怎么问,他都说自己很好。

陆慕佯装生气。

吴泽轩绷不住,发了个大哭的表情,“我可能出不了道了。”

“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站C位的机会,可是我跳错了一个动作。我要是出不了道,就不能证明给你看我很强。而且你每天要给那么多人看牙,那么辛苦,我心疼,我想赚很多很多钱……买下医院当你的老板。”吴轩泽越说越没有底气。

陆慕被逗笑,这个男孩怎么这么可爱啊。

她安慰吴泽轩,“不管你能不能出道,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第一。而且我喜欢牙医这份工作,不觉得辛苦。更何况那场直播,我反复看了无数遍,一点都没有发现你跳错了。”你都不知道在舞台上的你,有多么耀眼。

“真的吗?”

“我骗过你吗?”

吴泽轩放下心来,声音软软糯糯,“慕慕,我好想你啊。”

她的男孩总能轻易让她心动。

其实,我也想你了。

遇见你真好

万万没想到,吴轩泽还是没能成功出道。

录制到一半,他却突然患上了流感,因为担心传染给别的学员,只能临时退赛。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明明已经积攒很高的人气了。”吴轩泽在火锅店一边涮鸭肠,一边气鼓鼓地说。

陆慕笑了笑,其实她觉得吴轩泽没能成团,也挺好的。少了条条框框的束缚,他可以继续做他的小艺人,收入可观,工作强度不大,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健康康的。

其实她还藏着些许私心,眼前这个宝藏男孩,她根本舍不得跟世界共享。

那晚下了好大的雨,陆慕和吴轩泽都没带雨具,车也打不着,所幸陆慕家就在这附近,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跑回家。

湿漉漉地回到家中,陆慕发现因为窗户没关,在窗边玩水的吴鸭丽此刻已经变成了落汤鸭。

两个落汤鸡和一只落汤鸭就这么面面相觑,最后共同笑出了声。

怕陆慕着凉,吴泽轩一到家把她推到浴室关上了门。

陆慕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是以前的自己宁愿在餐厅等雨停,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

但是偶尔疯一下,感觉也不赖。

等吴轩泽洗完澡,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他没有可以换的衣服,只将浴巾围成一圈裹住下半身就出来了,陆慕这才发现他的身材有多好。

精致的锁骨,紧实的腹肌……在视线继续下移之际,理智的觉醒让陆慕赶紧将其收了回来。

“你也太夸张了,去把衣服穿起来。”陆慕捂着急速的跳动的心脏,背过身命令吴轩泽。

“衣服都湿了,会感冒的啊”,吴轩泽委委屈屈,他拉过陆慕,想将背对着自己的人转过来,拉扯中陆慕失去平衡,脚下踩空,直接压着吴轩泽一同载进了沙发。

两人靠得很近,湿热的呼吸相互缠绕,陆慕的手撑在吴轩泽的胸肌上,连带自己的皮肤都变得灼热而滚烫。

“慕慕,我……”

“我去给你拿衣服!”吴轩泽刚想开口,就被陆慕打断,她仿佛逃离般跑回卧室。

没想到吴轩泽跟了过来,他不容抗拒地一只手握住陆慕的胳膊,另一只手撑在门上,将陆慕圈在怀里,俯身就是一个缠绵悠长的吻。

陆慕觉得眩晕,吴轩泽身上好闻的味道将她整个包裹,让她无力逃脱,并且也,不想逃脱。

结束了深吻,吴轩泽轻轻将陆慕拥入怀里,用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喃喃自语。

“我喜欢你陆慕,第一眼就好喜欢。我去医院看牙,本来很紧张,但我一眼就看到了你,所以我求护士给我挂到你的诊台。”

“我每天都找你聊天,一有时间就出来黏着你,因为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那晚遇到夏之宇,他说你不喜欢比你年纪小的,我莫名就挺生气的,所以跟你冷战,结果你也不来哄我。”

“直到我坠海,我才知道我输了,那会儿我满脑子都是你,我做不到不想你。”

“本来是打算参加完综艺,拿到出道位了再跟你告白,因为那会儿我就会很强大了,你再也不能小瞧我,可是我失败了。”

“这种节目一年一度,我等不到下一个成团机会了,万一这一年里你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啊。”

“所以我必须给你烙上我的印记,要让别的野男人知道,陆慕这朵小花,是我的了,你们通通都不许打她主意,你也相信我好吗,我一定可以保护好你,照顾好你。”

陆慕透过微薄的衣衫感受着少年的体温,她贴着他的胸口,听到他的心跳,怦怦,怦怦。

喜欢的发生,好像总有些不可控,就像自己第一眼见到吴轩泽,就毫无缘由地关闭了骨子里的冷漠。她会在他受伤的时候心疼,离开的时候想念。他年轻,炽烈,别扭又可爱,就这么潜移默化地填满了她的心。

她想告诉吴泽轩,年龄从来就不是什么问题,重要的是,得遇到对的人。

而吴泽轩,或许就是她的那个“对的人”。

——“慕慕,我们在一起吧。”

因为紧张,吴轩泽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的眼睛里仿佛装着一整片夜空的星辰,每一颗都闪烁着,期盼陆慕能给予他肯定的答案。

——“好。”

陆慕轻轻拥住眼前的少年,在不受控制的心跳声中嘴角扬起,给了少年最最坚定的回答。

我的女朋友全世界最可爱

吴轩泽虽然没能出道,但在节目中积攒的人气让经纪公司看到了他更多的可能性,他所接触的项目也越来越好。

最近吴轩泽在拍摄新戏,一个知名IP改编的青春校园剧,制片人看中了他的少年气,大胆启用新人。

这是吴轩泽首度担纲男一,他压力很大,百般央求陆慕来探班,“求求你了,来看看你老公吧。”

陆慕到的时候吴轩泽正在酒店看剧本,他见来人是她,将她拖了进来,他翻身就将人压在门上,故意凑近她耳边低语,“宝贝儿,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5月20日,520我爱你。”

吴轩泽本以为自己魅力四射,没想到陆慕非但没被撩到,还噗嗤一声笑了。

吴轩泽十分挫败,嘟嘟囔囔,“装也装一下吧,太不给面子了。”

“你的港普也太逗了,说宝贝儿的时候好像在说包贝尔”,陆慕揉揉他的头发,“还有,你知道对牙医来说520代表什么吗?”

吴轩泽摇摇头。

“每天认真仔细刷牙5分钟,早晚共2次,做到0虫牙,简称520。”

吴轩泽:“……”

他好想去豆瓣写个匿名吐槽贴,论有个牙医女友是怎样的体验。

“你在心里骂我了。”陆慕左右打量着吴轩泽。

“傻瓜”,吴轩泽被逗笑,他拦住围着自己绕圈的陆慕,在她的嘴巴上啄了一口,然后将她轻轻拥入怀中。

“我是在想,我的牙医女友为什么总是这么可爱,让我,一刻都不想跟她分开。”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秋意浓浓揽月归
下一篇 : 来自江湖的世子妃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