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我的植物吗?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有人说,一段感情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坚持,那么这段感情都还有希望,我想我可以悄悄地坚持下去。

你只是我的植物吗

1)

2010年的夏天,我毕业了,在发了几次简历均石沉大海之后便心安理得地赖在家里,终日在日剧和动漫里打发时光。正当我又宅又腐前途未卜的时候,远在成都的徐大松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最近开了个24小时的便利店,店里缺人问我能不能去帮他。我放下电话忙不迭地开始收拾东西,心里想着是日剧里那种经常发生暧昧瞬间的便利店吗?难怪我最近看着路边各种便利店都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啊。

徐大松是我发小,男,比我大一岁,住在我家隔壁20年。不,不是那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了春心萌动的时候互定终身,然后皆大欢喜的发小。从不会走路开始,我们俩经常在大人闲聊的间隙把对方掐的鼻青脸肿,那一下一下的暗劲不知道是攒了几辈子的仇恨。幼儿园时期他从来不放过我午饭里的肉丸子,我也毫不客气经常撕掉他的小红花。中学那几年我声情并茂地当众宣读他要我转交给某个女生的情书,他同样见缝插针地把我在家穿得乱七八糟顶着鸡窝头发的照片适时给我喜欢的男生看。这样混乱且充满敌意的状况一直到我去上了大学才有所好转,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孤独感,我俩甚至互相发过“要努力活出精彩”这样回想起来都令人无法直视的短信……

徐大松是没有上大学的,高中毕业他就去工地搬砖了,倒不是家庭困难也不是考不上大学,他觉得他想要的知识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学到。也许徐大松是对的,当我四年忙着玩网络游戏,忙着担心某门课不及格,忙着混吃等毕业的时候,徐大松告诉我他这几年做过搬运工、施工员、预算员、安全员、质检员、资料员以及项目经理,并且牛哄哄地说:如果复制100个徐大松,他可以做一个能拿鲁班奖的工程。说这话的时候不忘鄙视我,问我这几年是否比他过得更充实。

面对这种十分犀利的提问,我也只能默默地喝掉手里的奶茶。即便如此徐大松依然不肯放过我,紧接着问了句:听说小单把你甩了?如果当时我手里有一杯滚烫的奶茶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泼过去,可是,奶茶刚才已经喝完了。

怎么说呢,我和徐大松在对方的世界里,基本上等同于一颗植物,相比较于动物,你不会对植物产生多么深厚的感情,同样,植物对于你也不会有多么热烈的回应。

2)

成都此刻正在下雨,黏腻的空气夹杂着一波波热浪猝不及防地向我袭来,这让我有点恍惚,徐大松不出所料地没有接我,只发了一个夹着地址的短信。我一路上无限幻想着会有一个像7-11那样整洁干净充满了温暖气息的24小时便利店在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等待我去经营管理,然后某个晚上或者某几个晚上会进来一个帅哥抛给我一个迷人笑对我说:是你的益达。

当出租车越开越偏僻的时候,我就知道徐大松不会对我那么好的,车停在了一个尚未竣工的小区前面,除了建筑工人看不到任何居民,小区门口的左边是一个全天滚动播放《最炫民族风》的脏兮兮小饭店,右边是白天大门紧闭晚上透着神秘紫色灯光的成人保健,徐大松说的那个24小时便利店就这样被夹在了两个店中间,只有狭窄的10平方米大小。

徐大松请我吃正宗的成都火锅,我问他如何忍心用这样的谎言把从未离家的我骗到这看起来形色可疑的地方,他喝了口啤酒说:“第一,我没骗你,便利店是有的,你没问多大也没问在什么位置,屁颠屁颠的就来了;第二,这店确实以后经营权归你,也算我给你解决工作问题了;第三,你来成都就没有私心吗?你难道不是因为小单在这儿你才来的?”

看在徐大松说话从来都不招我喜欢并且说得也完全在理的份上,我只能默认。

是的,我是因为小单在成都才会在徐大松打电话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立刻出发,或者说我是在期待随便一个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去成都,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出发,然而我最希望给我打电话的人是小单,但是小单可能永远也不会打这个电话。

小单是我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任性不讲道理,看见他和女同学说话要争吵,晚上他打球不跟我去逛街要冷战,我想吃火锅他想吃面条也要拌嘴,最终小单用一个“累”字结束了所有问题。

徐大松看我默不作声,又呷了一口啤酒说:“说到底咱们也是发小,别说哥们不帮你,小单买的房子就在那个没竣工的小区,当然这是偶然发现的,并不是因为我知道小单在这小区里买了房子我才会买下一个铺面叫你来做便利店。这都是巧合,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惊愕的表情让徐大松好一阵得意。

3)

昨天晚上的火锅让我受尽了折磨,我一边在心理恶毒地问候徐大松一边一趟一趟地折返在马桶与床中间,尽管食物已经消化,可徐大松说的事像块难以消化的糯米糕堵在心里整整一夜。也许等小区竣工,小单就会在便利店方圆几百米内过着日常生活,也许他会出现在我的便利店里,买一瓶水或者一包烟,也许他看到我会惊讶得说不出话,也许,他还爱着我……

我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做便利店的装修计划,既然总有机会碰面,那我多少也得让这个只有10平方米的便利店变得特别起来。要不要做午餐盒饭销售?我唯一的拿得出手的做饭技能,怎么也要让它发扬光大起来吧。我还记得小单每每吃过我做的饭总会说心满意足地搂着我说出一大堆情话,他还说等他娶了我就能每天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了,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有人说,一段感情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坚持,那么这段感情都还有希望,我想我可以悄悄地坚持下去。

我给徐大松打了个电话,问了点装修上的问题,没想到他十分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实在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

“你中500万了?”我很不屑。

“这事跟中500万差不多,最近有个身材高挑长相绝对完美的姑娘主动加了我微信还给我打电话约我今天去吃饭。”

虽然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徐大松吐沫飞溅的激动。

如果徐大松的人生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一定是异性缘太差,和他暧昧过的那屈指可数的姑娘最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别人,所以忽然有个这样主动又漂亮的姑娘找上门来,他自然是喜悦到不能自已。

4)

半个月后,徐大松来到便利店门口,看见我重新装修过的店面,表示十分嫌弃。

“好好一个便利店给你装修得像少女的卧室一样,你这样和隔壁那透着紫色灯光的店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好吗?我们这是正经大户人家的少女。”嘴上这么说,但是我看看这墙上碎花的墙纸和粉红色的货架说话底气都不是很足。

“你赶紧把那货架颜色换了!”徐大松随手从货架上拿了包花生米,十分自觉地坐在收银台前面接着说:“其实想法还是很不错的,确实会让顾客感到温馨,但是你让那些进来的男顾客怎么办呢?他们怎么好意思走进这满是粉红的店里只是买包烟呢?小单会不会远远看到这店以为是卖内衣的,就再也不会进来?”

徐大松你又赢了!我只好把货架拖了出去重新粉刷成抹茶色。

等便利店开始营业的时候,身后的那个小区已经竣工了,每天都有人喜气洋洋地搬进来,我总是伸着脖子朝门外张望,看见和小单相似的人往这边走却又忙不迭地躲到收银台里,可惜每次都不是他(liunianbanxia.com)。

店里的生意慢慢地忙了起来,我又雇了一个送货的小男生24小时不间断送货上门,小男生刚满18岁,性格可是比姑娘还要八卦,每次回来都要跟说他的送货奇遇,比如三单元家里住了五男一女奇怪的组合,比如七单元那户每天中午都要黑椒牛肉饭已经要了一个多月了,再比如二单元那个漂亮的独居姑娘养了至少有20只猫,我总是问他有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小单那样的男人,小男生想了很久每次都告诉我,没有。

我已经开始怀疑徐大松说小单的房子就在这里是个谎言了,我正准备打电话要问个究竟,他的电话就来了。

“我估计我是注定孤独一生了,前阵子跟你说的主动约我的姑娘,其实就是个酒托,她带着我去各处的KTV啊酒吧啊,花了好多好多钱,喝了好多好多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能允许我狂笑三声吗?”

“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你没工作我让你来开店,你想小单我把店买在小单家门口,我都如此遭遇了你就知道落井下石啊?”

“知道了就行了,以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就躲着点,就你这智商还鲁班奖,你顶多也就只能拿个斧头奖。”

挂了电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啊,徐大松刚才说什么?我想小单他就把店买在小单家门口?他不是说这都是巧合吗?

5)

徐大松失恋以后就经常出现在便利店了,并且毫不客气地胡吃海塞,一边嚼着花生喝着啤酒一边问我:“你说,小单怎么能就一次都不出现呢?”

我正忙着月终盘点,十分不耐烦地让他闭嘴,紧接着就看见盒饭的销售记录,七单元那一户连着吃黑椒牛肉饭吃了172次了,难道这个人会是小单么?难道是他吃出了这是我做的饭于是不间断地要了172次?想到这儿我居然开始心跳加速了,我把小男生叫过来问他七单元那户人长得什么样,小男生说每次去的时候里面都不开灯,所以他虽然送了这么多次盒饭,但是仍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

这样的答案居然令我更加激动,我跟徐大松说让他明天陪我亲自去给七单元送盒饭,徐大松对我这样的举动表示十分不满,他说你怎么能像一个追随偶像的青春期小女孩一样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呢?

我瞪了他一眼并且警告他如果不想让我再提天上掉美女这件事就乖乖跟我去送饭。

徐大松十分悲壮地吃掉最后一颗花生,幽怨地表示同意。

我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练习,穿什么样的衣服,用什么样的力度说话,甚至我还想着如果对方还是不开灯我是否要自带手电,在假装借着光线找钱的时候努力看清对方的样子。衣橱里的不多的衣服试了一遍又一遍,眼线描了一种又一种,指甲油换了一瓶又一瓶。第二天徐大松如约出现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准备去参加某个慈善晚宴。

我拉着徐大松揣着手电拎着盒饭外顶着烈日往七单元走去。我不知道那扇门后面会不会是小单,摸着兜里已经被汗浸湿的手电我忽然明白,如果真是小单即使他只伸出一只拿盒饭的手我也会认得,我根本不需要手电。我就这样胡思乱想一言不发地走到那扇门前,当我在门前站了五分钟不敢按门铃之后,徐大松问我是不是害怕了。

我是害怕了,我研究了穿着研究了眼妆甚至研究了说话的语气,可是我没有研究如果真是小单我到底该说什么,难道找了钱以后我转身就走么?还是我故作轻松地问一句最欠扁的重逢对白:你还好吗?或者他根本就没有认出我,漠然地关了门,那么我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让自己坚持下去呢?

我最终没有按下门铃,把盒饭交给了徐大松,自己回到店里。

6)

徐大松替我送七单元的盒饭整整送了三个小时以后才回来,期间我好几次要打电话都忍住了,这更加让我确信了住在那扇门里的一定是小单,不然徐大松为什么要这么久才回来。可是回来的徐大松看起来比我更加沮丧。

“你该不会是告诉了他,我在这儿,并且开了便利店,然后他委婉地让你告诉我他已经不爱我了,让我赶紧走,然后你琢磨着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我,是吗?”他半天都不说话,我只好先发问。

“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

“那里住的不是小单。”

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轻松起来,也许我还有机会,也许小单根本就不住在这里……

“不是小单你还聊那么久,该不会又遇到一个主动送上门的美女吧?”我开始恢复了可以嘲笑徐大松的情绪。

“嗯。”徐大松耷拉着脑袋。

徐大松说,他是有一次在便利店里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时被那个美女加上的,这就说明这个美女住在这儿,所以他在失恋以后才会一个劲地往这儿跑。他还说他跟美女聊了,人家是一个好姑娘,只不过因为上夜班,每天晚上收工以后她都得回来睡一个白天,中午随随便便吃点东西继续睡觉。

徐大松很认真地跟我说他想追她,不要让她再那么辛苦地赚钱。

7)

小单出现在店里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了,那天晚上我正蓬头垢面地整理货架,小单就进来了,还有个温柔漂亮的姑娘挽着他,我躲在货架的角落没有出来,小男生给他们结了账。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小单在这里买房子是因为已经结婚了呢?我怎么就能自己一路不管不顾只是因为小单在这儿就冲到这个城市来?小单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这里?

很快,我就说服了自己,包起所有的行李准备回家。徐大松终究还是没有追到吃黑椒牛肉的美女,我走之前的晚上和徐大松又去吃了火锅,徐大松十分抱歉地跟我说他真的完全不知道小单已经结婚了的事,如果知道他一定不会叫我来的。我笑了笑表示这已经不是什么严重的事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当时特意买下这个便利店还告诉我只是巧合。

“我们是对方生命里的植物,虽然我们不会有多么炽热的感情,但是只有植物才能吸收掉对方的二氧化碳,提供给对方新鲜的氧气让对方更好地生活。朋友的感情比任何感情都坚固长久。”徐大松说。我发誓,这是徐大松这辈子最感性最正经的时刻。

那么徐大松,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出自女友)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下一篇 :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