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丸归你,你归我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鱼丸归你,你归我

文/邢襄小七(来自意林

1

人体内细胞有40万亿~60万亿个,如果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想法,那它们吵架的时候,我们应该听谁的?这是18岁少女陆川在日记本上写下的话,一个人类星球上永远不可能发生的问题,成了她踏入成人世界的第一个疑惑。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同时做到既害怕又期待见到另外一个人,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开始讨厌陈乐。尤其是当她看到陈乐站在人群中挥舞着双手喊自己“小绵羊”的时候,陆川恨不能像个女侠一样,一展披风,高高举起手中的利剑对他说:“你,要么闭嘴,要么灭口。”但这样的场景一次都没有发生过,现实中的她只会低头转身,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陆川生来自带“闭嘴”属性,当她的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自动切换沉默模式,像金鱼一样藏进水底,安慰自己快快冷静。“逃避虽然可耻,但是保命有用”是她一向贯彻落实的人生格言。

只不过万物相生相克,有冰就有火。缘分这门玄学,最擅长的就是将两个不同磁场的人吸引到一起。那么大的一个操场,陈乐投空的篮球偏偏就砸在了陆川的脑袋上。对此,两人一个认定是飞来横祸,一个说是喜从天降——一只绵羊自己闯进了虎口。陆川从不承认自己是绵羊,陈乐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掩饰他略带侵略的本性。

他开始频繁地出现在陆川的视线中,上下学的校门口,人来人往的楼梯间,就连年级月考这种随机安排考场座位的事情,两个人都能巧合到命中注定一般坐在一起。

陈乐追着她说:“同学,这就是缘,妙不可言,不如放学一起去吃关东煮?”开始陆川还有一些不习惯,毕竟她这个转校生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身边突然多了一道身影,多少需要点儿时间适应。更何况她和陈乐看上去是那么不相搭的两个人,一高一矮,一动一静,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时常让人产生次元错乱的感觉。

“我们连自己存在的是三维空间还是四维时空都没搞明白呢,现在还要再钻研一下感情这门瞬息万变的课程?”陈乐咬下大口鱼丸,吃得津津有味。也对,很多美好瞬间不都发生在意料之外吗?宇宙迷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永远有未知的事情在发生。那个偏离轨迹的篮球本来只是彼此生活中的一点意外,但往往正因为这一点,就延伸出无数故事画面来。

2

日子久了,陆川发现陈乐这个人除了嘴巴贫一点,臭美一点,自恋一点,其他地方基本完全符合社會主义接班人的条件。他有自己坚持的善良,哪怕这种善良在很多人眼中是傻里傻气。

他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干净的纸币认认真真地递到偶遇的乞讨者手中,也会笑着接过每一张塞来的传单。陆川问他,你知道社会上有一种工作是职业乞丐吗?他们就像上下班一样,白天换上可怜人的装束,晚上就是躺在家里数钱的富人。

陈乐耸耸肩回答,你怎么知道遇到的一定都是假的,万一是真的呢?当我还不能够完全判断一件事的真假时,我希望自己能够听从内心的声音,不后悔就好。

不后悔就好,多简单的人生信条。陆川每每回忆起那天傍晚的阳光时,空气里都会晕染上一层蜂蜜的味道。淡淡的幸福与香甜,是那年冬天最好看的夕阳与少年。可是后来,陆川为什么开始讨厌陈乐呢?好像是一句话,一句大家无意说起随口就忘的玩笑话,落在陆川耳朵里,心中却开始泛起一层层涟漪。

这天陈乐来找陆川还作业,并附上一排酸奶以表对陆川愿意时常提供作业帮助自己进步的感谢。陈乐刚走,陆川便被几个平时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围住。

“喂,陈乐是不是喜欢你呀,或者你是不是喜欢他啊?”这份关心突然到陆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些人总是喜欢围在一起把别人的事情撕开来看,以八卦为己任,真是天真单纯得可笑。

陆川嘴上说着没有,但事实是她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陈乐。人类真是种复杂的生物,发现自己喜欢上别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不能被对方发现。好像实际行动和内心期待反着来,就能够获得演技爆棚的快感一样。

有时候她会站在楼道里左顾右盼,期待看到陈乐像往常一样朝自己挥舞双手,但当陈乐真的活蹦乱跳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她又很想躲。这种感觉太糟糕了,陆川觉得自己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挣扎咆哮,不知道该听谁的好。她说自己讨厌陈乐,其实她知道,自己讨厌的是这捋不明白的拧巴。

更要命的是,陈乐好像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然。一样在门口等她放学,一样孩子气地抢她关东煮里最后一颗鱼丸。他的身体里就像装着一个24小时不打烊的加油站,无论陆川怎么躲闪,他的脸上永远是阳光灿烂。或许生性明朗的人就是这样,像个小太阳,由内而外地生产能量,直到用温暖彻底攻陷对方。

3

两人这种敌退我进,敌跑我追的相处模式一直持续到高考结束,整栋高三教学楼都沉浸在战役结束的欢声笑语中。

陆川则在努力把眼前的画面一帧帧地刻录在脑海里,这是仅属于他们的年少时光。如果唯一有遗憾的话,就是最后一门学业试卷她上交了,但日记本上的疑惑她还没有找到答案。

“他是不是喜欢自己”这个问题要不要去找陈乐要个答案。快刀斩乱麻,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好过现在这样胡思乱想,以前她坚持的逃避法则在感情问题上失效了。

不过最后还是陈乐先开口的。回家路上,他把一本翻到泛黄的《西游记》塞到陆川手里,然后问她:“你说《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中,哪一关最难?”陆川想了想说:“三打白骨精,真假美猴王,被真心对待着的人冤枉误会,最信任亲近的人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这种委屈消化起来最难。”

陈乐点头:“难是难,但这只是一个人的难,还有一关是两个人的难,难上加难。”陆川问哪一关,陈乐看着她说:“女儿国,所有妖魔鬼怪加在一起都难不过情关。更何况,还有一个人总是在闪躲。”

即便陆川是个傻瓜,此时也能听懂陈乐的意思了,只是难为他这么直性子的人为了试探对方的心思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这么一想,陆川竟忍不住想笑,原来所有人在感情面前都会变得谨慎胆怯,好在喜欢足够强大。逃避没用,越逃追得越紧,越躲越会露出小马脚。于是林荫路上的她,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来生太远,不如现在就去来碗关东煮,鱼丸给你,我也给你。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