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9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2,496 次围观 /

题记:真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带着点牺牲情节的

小武

文/陆小寒

1)煎饼果子一样的朋友

是不是每一个去别的的城市漂过的女孩都有一个小武情节?

小武一定年轻好相貌,这可能是他唯一的优点。没有钱,工作也不体面,但小武一定熟悉这座城市,得意地当过你的导游。你们也一定一起吃过盒饭煮过泡面喝过啤酒。呵,小武就像那种年轻的酒呢,便宜的、可爱的、亲近的。在烟雾缭绕的烧烤摊,泡沫还在唇边,眼泪还在睫毛上,就闭眼探身过去接一个吻。你心里也一定知道,你只能让小武陪一阵。你孤单落寞,刚从别的城市连根拔起,在这里依然兵荒马乱,内心惶惶。你需要小武,可小武心里怎么想你不愿去猜。你假设小武是笨的,轻浮的,比你更想当这是一段露水情缘。

啤酒般的小武,注定也是最适合拿来牺牲的。

小武的生活智慧是惊人的,比如他教导何真真说:“人和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你一个西红柿跟黄瓜比什么呢?但也别瞧不起茄子。”

何真真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彼时,何真真还刚漂到上海,连脚跟都没有站稳就撒丫子去追赶别人了。小武不一样,小武已经在这里混第五个年头了,是个老咖,从一开始开出租老收到假钱到后来学会移花接木把假钱换给外国人,小武的生存竞争与物竞天择,也不是一天练成的。

小武第一次见何真真是在二月,上海进入连绵的雨季,何真真OL打扮走出写字楼伸手招了他的出租车。何真真刚做一家外企的公司财务,成天跑腿,这次是去外高桥保税区。小武看人凭感觉,对讨厌的人装哑巴,对喜欢的人侃大山。何真真小家碧玉,是茉莉花那型的,所以小武对何真真滔滔不绝。小武肚子里装了一箩筐这个城市的故事,尺度拿捏得当,绝不让人生厌。来回车程近两个小时,何真真和小武也熟了,临下车付钱拿发票的时候,小武使了个手脚让何真真可以多报销50块。何真真有些犹豫,小武怂恿:“拿着吧,这事我拿手,有个老客户我都帮他挣了一年小孩奶粉钱。大公司不差你这点,一小姑娘在外头对自己好点。”小武撕了烟盒子的一角把联系方式留给何真真,“下次去那么远的地方还找我。”

姜志武,字刚硬大气,何真真捏在手心里,觉得小武就像自己徐州老家的一种叫煎饼果子的食物,便宜、热乎,填肚子。小武算是何真真在上海的第一个可以说上话的朋友,特别放心。而在这里,无论是去结交一个体面的朋友,还是爱上一个体面的人,都是一件令人惴惴不安的事。他不是令你自卑就是令你害怕失去。

2)一只合格的上海小兽

小武,27岁半,没房没车,三餐不定,高中文凭,当了五年海军,退伍后开出租至今。何真真,25岁半,名校毕业,月薪6000,出入静安区高档写字楼,但还是只吃全家的便当,因为她要省钱买全套香奈儿的化妆品。他们认识一年半,何真真的上海话讲得可以鱼目混珠,小武依然会讲一些让她瞠目结舌的话。比如这次,在静静听完何真真用上海话和信用卡客服吵完架,他说:“不错,变成了一只合格的上海小兽了,没人欺负得了你了。”

这一年半,何真真简直进入第二个青春期,各方面急剧成长。终于不再动辄就像惊弓之鸟,安稳了些,也体面多了,大概小武是她唯一的不体面,一个开出租车的半文盲朋友。估计他一生的故事都逃不了一本皱巴巴页面泛黄的《故事会》,何真真有时候挺为小武感到悲哀的,当然她以为她掩饰的很好。何真真在谈第二场恋爱了,可是都太经济适用,这令她有点泄气。大部分的业余时间,何真真还是和小武厮混在一起,坐在小武的出租车里游游车河,看看虹口的老别墅。小武知道很多这样一些不花钱但挺好的地方,何真真心情低落时小武就带她去溜一圈。上海又进入第二个雨季了,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老梧桐树叶上。何真真想起书上的句子: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何真真扭头看小武的脸,她想她是感激小武的。她想小武如果有钱她一定会爱上他的。或者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出息一些,他们一起在奋斗。可是小武没有大志向,小武只想赚够了钱去崇明建个小房子养老。小武说他有点累了,一直都在漂,很想停下来了。南辕北辙的两个人,何真真一开始就知道,除非有一个天赐的契机,否则她和小武,不会有新的剧情。

3)发了一场春秋大梦

何真真第三段恋情是和公司新调来的副总,从小连彩票都没有中过十块以上的何真真觉得自己这次是走了大运,何真真智商也不低,这次却全心扮演起灰姑娘的角色等待被拯救,被珍爱。真是的,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英雄主义。很快,公司的总经理被解聘,副总顶替上来,何真真的地下恋情还没见光已经被掐死,还丢了助理的工作。这些社会的规则,什么能拿来当武器,什么用来自保,何真真背熟一本厚黑学也没有学会。搬着纸盒从写字楼里出来,痴痴呆呆地立在路灯下淋雨,何真真觉得自己蠢透了,发了一场春秋大梦。

倒是之前被冷落好一阵的小武开着那辆黯淡的出租车适时出现担任救苦救难的角色,小武说:“上车吧,带你去吃东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数九寒天里一盆辣油翻滚的火锅,两个人面对面埋头猛吃。何真真原本还羽绒服下面穿着衬衫A字裙,撑得难受索性去街对面的小店里50块买了件抹布一样的T恤罩在身上回来继续吃。大概就是从那个举动开始,何真真其实已经有转变了,从野心勃勃到有些随遇而安,可是何真真自己不知道。小武问:“工作怎么找呢?不然把你简历放我车上吧,我拉到大人物模样的客人就请他们看看。”何真真噗嗤笑了,“那你顺道一起帮我把婚也征了吧,来个爱情事业双丰收。”

小武讪讪地笑,他也觉得这个办法土了点。但是何真真心里暖,小武的话戳了她的心窝子,她想只有小武是真的对她好。虽然没有什么实质作用,但也是一种好。

何真真穿着抹布似的T恤,吃得满嘴辣油,破罐子破摔般捅破窗户纸:“姜志武,你喜欢我吧。你想和我在一起吗?”

4)人生越来越寸步难行

何真真蛰伏了一阵终于找到了更满意的新工作,氛围轻松,同事和睦,周末常常有聚会,新同事说:“何真真,把你家那位也带出来玩啊,他在哪个写字楼上班?”何真真愣一愣,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为小武捏造一份体面的工作。

由此何真真就热衷于改造小武,从头到脚收拾起来。小武自嘲:“我一晃眼,我真要忘了自己是开出租的,真把自己当一个社会小精英了。” 小武陪何真真去参加同事聚会,普通一顿饭唱个K小武惊出一身冷汗,开出租也不踏实,生怕载到何真真的同事。小武认识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路,这个让他曾经如鱼得水的地方如今总令他莫名其妙地紧张,小武沉默而闷闷不乐。何真真要求他不准去公司附近拉客,不准作任何停留,小武点头再点头,说:“都听你的。”如果这也算得上是一场爱情的话,那么小武的背影,远远看去,好像一只狗。

这次何真真令小武落荒而逃。他拉了一个客人在何真真公司附近下车,想着吃一碗泡面就走。有人敲窗玻璃,他以为又是一担生意,抬起头偏偏见到何真真与她的同事。“这个司机长得也太像你们setve了。”“setve闻到泡面味就想吐,setve也不会穿这么没品的衣服。”何真真的语气听着那么镇定,小武愣一愣,连忙猛踩油门逃跑。滚烫的泡面全泼在大腿上,也不觉得疼。小武想逃,逃离刚才那两个人远远的,可是红灯和车流很快就把小武困住了。小武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靠,这天鹅肉老子不吃还不行吗!”刚骂完小武就突然哭了,他知道他陪不了何真真了。以前何真真就一直在伤害他的自尊,他不在乎,他觉得自尊不值钱。但是现在,他知道不一样了,何真真令他陷入越来越深的自卑当中,这些长久的伤害令小武无法面对自己。这个被军队教育了小半生的男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有强健的体魄和还算正直的心,在战争年代甚至可以流血千里,为什么在和平世界里却寸步难行,连一份平凡的爱情都无法守护。

5)像盔甲一样保护自尊

小武就这么消失了,留给何真真一间还有大半年租期的房子和五万块的现金。何真真捏在手里,沉甸甸的。何真真想这应该是小武的大半身家了,她不知道小武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要给她这些钱,但这些粉红色的,透着独特香味的纸,确实给何真真带来了很多安全感。就像昂贵的衣服可以像盔甲一样保护一个人的自尊,何真真的盔甲是这些香味独特的纸。

只是何真真无法心安理得,她甚至常常会梦到小武惨死车轮或是露宿街头,每次见到出租车里一个相似的侧影,都心有余悸。她怕重遇小武又想再见到他。只是你也应该明白,一个城市是很大的,要湮没一个人轻而易举。湮没就是看着他消失与人群,也不再费心去寻找。何真真总觉得欠了小武什么。

只是何真真,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小武心里如明镜一样。他被牺牲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因为他愿意。真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带着点牺牲情节的。小武也许从一开始就只是想陪你一段,目睹你从纯真到张牙舞爪到敛起锋芒在这座城市做一只安静而聪明的小兽,这就是小武的初衷,也是和平年代小武一个人的英雄主义。   (来自青年文摘)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在哪里,我们又或者与谁相逢
下一篇 : 什么都不会结束

评论
仅有一条评论
  1. 石头
    2013年10月09日

    不是不愿意,只是怕轻易把你放到心里后,就不那么容易送出去了。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