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冷纪事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0日 / 分类:雾里看花 / 35 次围观 /

西冷纪事

文/乌朴梓

楔子

飞驰的地铁正穿梭在城市里的地下世界,姑羌走进末班车的车厢,看见里面只有一位正闭眼假寐的男人,她鬼使神差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姑羌?”

身边忽然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姑羌身形一怔,转首看向身边的男人,只见他面色白皙,一双眼睛深邃得像有一股力量在吸引着她直直地盯着他。

“你?”

此时地铁刚从隧道出来,一抹亮光从他眼眸中一闪而过,似是鎏金,让姑羌不禁看呆。

“到了。”

正当姑羌不明白他的意思时,忽然发现身边的景色完全变了,没有了地铁,没有了现代化的霓虹,抬眼望去前面的路是一片黑暗,顿时,姑羌心慌意乱地抓住眼前男人的手臂,满是疑虑地问道:“你是谁?这是去哪儿?”

话音未落,姑羌便晕了过去。

第一章

当故羌再次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满地梨花曳地,随风而起。她抬眸环顾四周,只觉这里格外的清冷静谧,远处的四角翘檐透着一抹浓厚的神秘,在这一片梨花林中若隐若现。

忽而,一道身影笼罩了姑羌。

“是你?”眼前的人就是那地铁上神秘的男人,她激动地拽着他的衣襟,双眼冒着火光直视着他,“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慕容兮并不在意她无礼粗蛮的举动,说:“这里是西冷族,我是西冷族的族长慕容兮。”

听着他的解释,故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她意识到这是一个架空的时空时,只见慕容兮满是揶揄地望着她:“你想回去?”

故羌用力地点点头:“当然。”

故羌刚说完,慕容兮就拽过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将一枚戒指套在了她的食指上。那戒指朴素无奇,只是镶嵌在戒指上的那颗碧绿的宝石闪着微光。

故羌连忙挣脱他的手想要将戒指摘下,可是纵然她费了好大的力气,也不过是让食指变得红肿而已,她恼羞成怒地看着慕容兮,等着他的解释。

“这是镇魂玉珏的母戒,我要你随我一起寻找这镇魂玉珏中散落在两界里的灵气。”

此时故羌为了能够回去,他说什么条件都会同意。慕容兮见她点头,嘴角弯起一抹清浅的笑意。他再一次牵起故羌的手,嘴里轻念咒语,故羌只觉周围一阵氤氲,再睁开眼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现代。

这是坐落在西子湖畔的一家古董店。

“咚咚咚……”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慕容兮深切地望了一眼故羌,然后对她说道:“去开门吧!”

故羌走去开了门,一位中年男士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到慕容兮的面前打开。姑羌顿觉食指一热,但她毫不在意,眼见慕容兮此时无心顾及她,心里默默谋划着逃走的计划。

她磨蹭到门口,见慕容兮依旧没有阻止她,扭头飞快地逃离了这里。此时,一直低头不语的慕容兮才抬头看向故羌的背影,眼底尽是了然。

“这枚碎玉,我收下了。”慕容兮语气平稳地朝着卖玉的男人说。

待送走了客人,他安稳地坐在黄花梨木椅上,不一会儿,远远地就传来故羌惊慌失措的声音:“慕容兮,快出来救我……”隐隐约约地还能听见她身后传来的犬吠声。

只见故羌狼狈地跑了进来,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脸颊两侧,一张小脸因奔跑而变得格外红润。慕容兮望着向他而来的故羌说道:“我忘了告诉你,西冷族人可观人心,可驭灵兽。”

故羌一个趔趄趴在了慕容兮的脚下,她原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慕容兮的时候,街边的各种动物突然纷纷朝她狂吠,接着就开始无休无止地追逐她,逼着她不得不原路返回。

原来这一切都是慕容兮搞的鬼,难以接受的故羌趴在地上不愿动弹。慕容兮轻笑了一声,将她扶起,然后拿出刚刚买下的那枚碎玉放在故羌的手掌中,只见一抹翠绿的氤氲从那枚碎玉中轉移到她的戒指里。

“这就是镇魂玉珏碎片中的灵气……”

他的声音低淳清凉,如清酒般沁人。故羌诧然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隐隐觉得她已经摆脱不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第二章

后来,故羌就开始跟随慕容兮穿梭于现代和西冷两界收集镇魂玉珏的灵气。

在圣彼得堡夏宫的门口,姑羌抱着胳膊,高纬度的寒冷让她不得不向着慕容兮的身边靠去。

“你的情报对吗?怎么还没有看到拥有镇魂玉珏的人出现?”姑羌侧过脑袋看着慕容兮问道。

“嗯。”慕容兮不假思索地应道,深邃的眸子直视着远处走来的一个华裔男人。姑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那人手指上戴着一枚绿宝石戒指。

见到目标人物出现,姑羌不禁有些激动,攀上慕容兮的手臂低声惊呼道:“是他。”

慕容兮无声地点点头。只见那个男人进入了夏宫,于是慕容兮便带着姑羌尾随进去。宫殿里似乎在举行庆典,人群熙熙攘攘极为热闹,姑羌这般娇小的东方女人在这里显得格外小巧玲珑,她和慕容兮好几次差点被人群冲散。

“慕容兮……”姑羌看着前面慕容兮的身影喊道。

慕容兮闻声回首一眼就望进了姑羌的眼中,他朝她伸出了手,这一刻,他的手似乎带有一种魔力,吸引着姑羌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了上去。

瞬间,慕容兮一个用力将姑羌带入了他的胸前,他的另一只手很是自然地环在了她的身前,帮她挡开人群。

姑羌嗅着鼻尖萦绕着的属于他的清冷气息,偷偷抬眼看着他如雕刻般的下颌,只觉格外性感,顿时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不敢再看过去,只默默感受着心口“怦怦”跳动的声音。

“姑羌?”

姑羌闻声才晃过神来,入眼就见慕容兮一脸揶揄地望着她。

姑羌“唰”地红了脸,低着头躲开他的视线。

两个人追着那个男人走到了观众席,只见他入座了第一排的贵宾席位,慕容兮与姑羌对视一眼后便从后台退了出去。

“我们要怎么才能接近他?”姑羌问道。

话音刚落,后面就传来激烈的言语声。姑羌望了过去,一群人围绕在一起,一个胖老头正在训斥些什么。

“他们有一个演员临时不能上场,一时又找不到人,导演正在发脾气呢!”慕容兮跟姑羌解释道。

姑羌灵机一动,拽着慕容兮走到导演面前毛遂自荐。导演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姑羌,深深地望着她的脸,脸上的神情从不耐烦变成欣喜,顿时就答应下来。

更衣室里,姑羌正费力地穿着一件美人鱼的服装。幸好她扮演的是一条哑巴美人鱼,只需要表情到位就好。此时,为了角色的要求,姑羌长长的卷发遮掩着裸露的美背,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显得格外娇媚可人。

站在一旁的慕容兮眼色如暮,说:“我们可以换一种方法拿到玉珏。”就连声音也不似往日里的清冷,带着一丝别扭,他内心里其实有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样的姑羌。

“这是最快的方法。”姑羌反驳了慕容兮,恰好这时导演在外面催促,于是她朝着慕容兮伸开了双臂。

霎时,慕容兮微怔在原地……

“我穿了鱼尾,走不了路。”姑羌解释道。

慕容兮沉淀着眼神一步一步朝着姑羌走去,直到与她近在咫尺。她踮起脚双手圈住慕容兮的脖子,他弯下身躯,一只手抱住她的腰身,一只手抱起她的双腿,似珍宝一样将她牢牢地抱在怀中。

耳边尽是姑羌温湿的呼气,慕容兮早已心猿意马……

姑羌的东方面孔果然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那位华裔男子的视线也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站在后台的慕容兮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当美人鱼化出人腿后,需要下台邀请一位男士上台一起谢幕,姑羌的手伸向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握住了姑羌的手,并礼节性地轻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姑羌只觉得戒指中的灵气就要被她手中的母戒吸收,心中便抑制不住地激动,下意识地朝着后台的慕容兮挑了一下眉梢。只是,这时慕容兮的心思都在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上,正强力压抑内心翻涌不止的不爽。

见母戒已经吸收灵气,姑羌从后台出来就朝着慕容兮走过来。慕容兮替她扎起长发,露出大片肌肤。

“小姐……”

不想那个男人竟来到这里找姑羌,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慕容兮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姑羌见他这般,也不敢吱声,只是一脸好奇地看着那个男人。

慕容兮脱下外套披在姑羌的身上后便朝她伸手:“走吧!”

姑羌握上他的手后随他离开,只是当她回首望去,那个男人的神情满是失落。这时,慕容兮用力握了握牵着她的手,她便收回注意力再也没有回头了。

第三章

再一次回到西冷族,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突兀,姑羌仔细观赏了这异界的人文风俗,街道两边皆是白墙红瓦比邻,行人面色和蔼质朴,偶尔会有人带着灵兽从街道旁穿行而过,那灵兽庞大的身躯造成一方阴霾,然而,这街道上的人却都安之若素,看来,这西冷族确实是驭兽一族。

“好舒服哦……”

此时,温煦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光洁的脸颊染上了一层氤氲,在光芒下发着光亮。慕容兮站在一旁看着她,一向冷冽的眸子也被柔情化成了水,一层一层包绕着姑羌的周身。

“慕容兮?”

姑羌被他这般的眼神看得脸红,带着些许诧异,小心翼翼地唤了他的名字。只见,下一秒慕容兮就转移了视线,迈开步子率先离去。姑羌望着他那有些微乱的脚步,心中就如抹了蜜般,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起来,追着他的脚步而去。

这一次,他们的目的地是这城中首富朱老爷家千金小姐的婚礼现场,镇魂残玉就悬挂在朱府大门的高架上。

“大家安静一下,”朱老爷出现在阁楼之上,说,“今日是我家小女的大婚之日,为了助兴,我特地准备了一些小游戏让大家一起高兴高兴。大家面前的这个高架上有一枚玉,谁若是能抢到,可去我家账房领取五十两银子。”朱老爷话音刚落,众人都踊跃起来,纷纷聚集在高架之下,跳跃旋转……一番折腾都无一人拿到玉。

這时一旁的人开始出主意,说是两个人相互协作,然后银两平分。

顿时,姑羌满头黑线:“这西冷族的人都是这么有商业头脑的吗?”不甘示弱的她也拉着慕容兮来到高架之下,抬头道,“要不我们也试一试吧!”说完,她竟不知为何红了脸,可能是因为这毕竟是需要两个人协作,彼此的接触想来都是有些羞人的。

慕容兮低头看着她因为娇羞而低垂的眼帘,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说:“这个游戏倒也有趣。”他点点头示意可以,但他身形依旧未动,似乎是在等着看姑羌怎么拿玉。

见他如此,姑羌无奈之下只能拽着他的衣角,小声嘀咕道:“你蹲下来一点背着我,我一个人够不到。”

“啊?你说什么?”慕容兮假装没有听见。

姑羌恼羞成地怒吼道:“我让你背我。”

姑羌话音刚落,下一秒慕容兮就抱起了她,当她与他平视时,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围观的群众大声起哄,顿时,姑羌在他的怀里挣扎了几下,恼羞成怒地朝着慕容兮说道:“你干吗?”

“你不是说够不着吗?”

“我是说让你背我,不是让你抱我。”

慕容兮不理睬她的话,只是看着眼前的残玉说道:“拿玉。”

姑羌望了眼残玉,转头又瞪了慕容兮一眼,才伸手摘下残玉。

两人的此番举动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开始打趣地吹着口哨。慕容兮面无异色,淡然地放下姑羌,倒是姑羌双脚一落地就下意识地害羞地躲去慕容兮的身后。

反观他的泰然,姑羌心中生出一丝恼意,忽然伸手掐他腰侧的肉。他也不恼,只牵过她的手轻轻地握在手中,轻声说了一句:“别闹。”

拿了玉后,朱家老爷又告诉他们这是一块姻缘玉,不仅给了银子,还将这玉也一并送给了他们。

姑羌拿着残玉站在慕容兮的面前看着他,灿若骄阳的他已经扎根于她的心中,她欲言又止,想了片刻才侧着脑袋问道:“如果那天我没有上车,我们还会遇见吗?”

慕容兮注视着她,良久后,郑重地回道:“会,你是我的命选之人。”他说得格外深切。姑羌温婉一笑,如星河皎月坠入慕容兮的眼中。摊开手,那枚姻缘玉静卧在她的掌心,慕容兮温煦浅笑着收下了这枚玉。

第四章

八荒山是西冷族的灵兽聚集地,无数未经驯化的灵兽栖息在这莽荒大山之中。八荒山被一个巨大的结界包裹,除非是被西冷族人收走,否则灵兽便不可能走出这大山。

此时朝露暮霭,这八荒山俨然还沉浸在昨夜的静默中,不过,姑羌已经开始新的一天的运动了。

她吭哧吭哧,慌不择路地跑进深山密林之中,而在她身后不远处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灵兽正追赶着她。姑羌跑得满头大汗,目之所及都是“死路”。

“慕容兮,你还不出来救我,你是打算替我收尸吗?”

姑羌一边怒吼一边伸手挥打着一直萦绕在她耳边的引路蜂,这是慕容兮给她的,不仅可以引路,还可以隔空传话。

“别慌,沿着这条路往前跑,很快就有一个出口,我在那儿等你。”慕容兮的声音传来。

姑羌虽然生气,却也无奈,只能听从慕容兮的指示往前跑,边跑边在心里腹诽道:“下一次,我再也不要来八荒山收集灵气了。”后面的灵兽越追越近,就在即将被吞噬的最后一秒,她看到了出口,于是飞身一扑,便出了这八荒山的结界,脱离了危险。

鼻尖满满都是属于慕容兮的清冷气息,姑羌抱着他不肯撒手,只觉在他怀里才是最安全的。慕容兮也紧紧地将她环抱在胸前,眼中满满都是心疼,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让姑羌冒险,可是只有她才能将散落的灵气引入收回。慕容兮看着她手上本是碧绿颜色的戒指隐约变得有些莹白了,安慰道:“快了,这一切就快结束了。”

终于缓过来的姑羌依旧窝在慕容兮的身上,抬首望着他问道:“我们现在就回古董店吗?”

慕容兮摇摇头,垂眸望向怀中的人儿,眸光潋滟,一时情动,低头吻上姑羌的嘴角,辗转片刻后才离去。

姑羌羞红了一张脸。姑羌越是这般娇羞,慕容兮就越不愿就此放过她,只见他眉头轻挑,薄唇轻启:“怎么,你不喜欢吗?”边说还边用指腹轻抚她的唇,惹来阵阵战栗。

哪知姑羌也是一只小妖精,过了害羞的劲头后,先是舔了舔刚被吻过的唇瓣,而后以饿狼扑食的姿态勾住慕容兮的脖子,说:“喜欢,小女子甚是喜欢,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说着就嘟着嘴凑了上去。慕容兮哪里是姑羌的对手,只能任她胡乱啃噬一番。

等到姑羌心满意足,慕容兮已然是红着脸仓皇逃脱了。姑羌在后面不依不饶地追着喊道:“慕容大爷,下次还来玩呀,一起快活呀!”慕容兮闻言,不由得腿软趔趄。

两人一路你追我赶,直至到家门口,慕容兮忽然停下了脚步且面色沉静下来。姑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一道身影由远及近踏雪而来。

“这是?”

“他是我哥,慕容城。”

青白衣袂在庭院的转角朝着姑羌走来,来人气质绝伦,双眼无神地凝视着远处,然而就在他要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时,忽然停住了脚步:“弟弟?”

“是我,大哥。”

慕容兮转身应道,慕容城微微颔首便离开了。

“我哥他因为消耗大半灵力去救一个女人导致双目失明了。”

看慕容兮此时的神情,姑羌知道下一就在他哥慕容城的身上。慕容兮是相继感知散落灵气的位置,或许连他也不知道,这最后的一块残片怎么会在慕容城的身上。

“需要我做什么呢?”

“找到我哥身上的那块玉珏,吸收灵气。”

第五章

从此,失明的慕容城的身边多了一位贴身伺候的丫鬟。

那时正是一年初春,白雪初化,在日头刚刚升起的时候,整个院子里都萦绕着白色的雾气。慕容城坐在院子里,手里正刻着木雕,一旁的丫鬟在给他沏茶,茶香扑鼻,沁人心脾……

这时,慕容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灵芝茶?”

这一侧,倒茶的人一个晃神,茶水便溅到了手上,一声吃痛的声音引得慕容城侧目过来。

“怎么了?”

“沒什么,烫到了。”姑羌慌张地吹了吹自己的手,对于慕容兮质疑的声音,本就做贼心虚的她根本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慌乱。

“哦……是我从屋里随手拿的。”姑羌解释道。慕容城听闻后,转念一想,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姑羌”。

“哦?以前族里也有一个叫姑羌的姑娘,也如你这般毛糙。”

“呵呵!”姑羌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

夜深,姑羌刚刚熄灯躺在床上,一道黑色的身影便悄然走到她的身边。来人并没有隐瞒脚步声,所以姑羌闻声便侧身过去,入眼的就是慕容兮那带着一丝哀怨的神情。

“你怎么来了?”姑羌半撑起身体好奇地询问道。

“我是怕某人在这儿乐不思蜀,忘了谁才是以后她要以身相许的人。”这话不要太酸气冲天哦……

姑羌好笑又好气,明明是他送她来这儿的,到头来他还不开心,不过,他本是个冷情的人,这般说话定然是爱她不浅。她拍了拍身边的床榻:“上来吧!”

慕容兮和衣躺在姑羌的身边,微微一个侧身便将她揽入怀中。这让姑羌顿时感到心动不已,却又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

姑羌将手覆在他的手上,抚摸着道:“怎么了?”

慕容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说道:“以前,族里也有一个叫姑羌的姑娘……”

“哦,这个慕容城已经告诉我了……”

霎时,慕容兮似乎被什么惹怒了,他啃噬着姑羌的唇瓣,任她百般挣扎也不松口,直到彼此的口中泛出血腥味,他才睁开微红的眼睛松开了姑羌。

“我哥他已经知道了。”慕容兮神色沉重地呢喃道。

“知道什么?”

“知道你就是他舍命相救的姑羌。你的原身就是你手中的这枚镇魂玉珏,是历任西冷族长的信物。你是在我上任之时修炼化为人形的,我们彼此相知相伴然后相爱。直至有一天,我去了外面视察没有带你一起,你在族里见巴黄山有异动立即赶了过去,而我哥正被灵兽反噬,是你挡在我哥的身前救了他一命,你命在旦夕,也是他化去一身灵力保你没有魂飞魄散。随着镇魂玉珏的四分五裂,你的魂魄散离,飘去现代落在了一个初生的婴儿身上,失去了关于西冷族所有的记忆。因为镇魂玉珏因你而碎,自然也要由你一片一片收集。”

姑羌不敢相信慕容兮所说的一切,一时慌神,才发现,白日里慕容城说她和族里姑羌一样时的笃定,原来慕容城从一开始就已经认出她了。

慕容兮见姑羌一脸失神便俯下身去,一口咬在她的脸颊上。

“啊……”姑羌吃痛地惊呼道,她瞪了眼慕容兮,“你干吗?”

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颌,气势凌然道:“你要是敢红杏出墙,我就……”姑羌抬起头在他的嘴角轻吻了一下,说:“你担心什么,即使我就是所谓的姑羌,那我爱的也是你,以前是,现在是,以后……”

“以后什么?”慕容兮等不到姑羌的承诺自然是急不可待,转身压在她的身上,双手固定在她的耳边让她逃脱不得,逼着她说出他想听到的话。

“说什么?”姑羌揶揄道。

慕容兮快要急死,也顾不得什么,说:“说你爱我,一直都是。”

“嗯。我知道,你一直都爱我!”

“你……算了。”慕容兮失落地嘟囔着,想从姑羌身上下去,却不想被她反手抱住。他诧异地凝视着她那含笑的眸子,只见她笑得温和,说道:“我也是呀!一直都爱你!”

一扇门,两个世界,屋里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情意绵绵,屋外,慕容城落魄地立与寒夜之中,他知道姑羌是慕容兮的,可又有哪个男子能够对舍命相救的女子不动心?

第六章

春末,慕容城过生辰的时候,族里请来了城中最知名的说书人,姑羌站在慕容城的身后,被说书人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感动得落下眼泪。细微的啜泣声传到慕容城的耳中,他伸手朝后摸索拽住了姑羌的衣袖,然后将她拉至身侧坐下,随后递上一块洁白的帕子。

“这故事做不得真,你哭什么?”

“我就喜欢,哭怎么了?”姑羌率性地应道。

对于姑羌的无理骄蛮,慕容城不以为意地说道:“好好,你开心就好。”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木簪递给她,“这支木簪是我闲来无事刻的,如今就送给你了。”

姑羌接过木簪,霎时,一股碧绿的灵气涌入姑羌手上的戒指里。下一秒,原本碧绿的戒指变得透明,姑羌站在原地并不知情,然而戏台上的人物渐渐虚化,慢慢地显出另一番场景。那里面有一位风华绝伦的男子,一只手持剑一只手护着一位女子,此时他的脸上满是悲恸和决然:“姑羌,我不会让你死的。”說完,他的周身绽放出阵阵碧绿的光晕,“咔嚓”一声,戴在姑羌手上的玉珏应声而裂,顿时光芒大绽。姑羌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等她再睁开的时候,那场景里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倒在血泊中。

“慕容城……”嘶哑的嗓子让姑羌说不出一句话。

镇魂玉珏里面散落的灵气收集完整,姑羌的记忆也随之恢复,刚刚浮现在她脑海的那一幕应该是慕容城耗费大半灵力救她的画面,对她而言的确颇为震撼。

姑羌手持木簪朝着慕容城温柔一笑,坐在一旁的慕容兮紧紧攥住放在大腿上的手,可是面对此情此景,他又有什么立场可以不顾一切带姑羌离开呢?

姑羌回首去寻慕容兮的时候,发现他的座位早已人去茶凉,只得苦笑且无奈地摇了摇头。

“慕容城,今日是你的生辰,我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姑羌侧身望向依旧热闹的戏台,接着道,“这场戏太悲,不适合生日的时候听,改明儿我让慕容兮给你找个愉快点的戏来。”

慕容城闻言笑得温和且落寞,说:“这戏虽然悲了一些,却道出了些许的心境。你先走吧,不要让慕容兮等久了。”

姑羌并未推辞,转身便离开了。

深夜,西湖畔古董店。

慕容兮此时睡得并不安稳,梦里是那年姑羌险些魂飞魄散时的场景,漫天红染,惊心动魄。

“对不起,当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你的身边。”他在梦中呢喃,惊扰了这夜的寒清。姑羌站在慕容兮的床边含泪而笑,她从没有怪过什么,唯有庆幸,庆幸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傻子,你再不醒来,我就要走了。”姑羌凑到慕容兮的耳边低语道。

慕容兮还未来得及睁眼,下意识就已经将姑羌的手腕牢牢抓住,凤眼微睁,开口便是醋到不行的质问:“你要去哪儿?啊?”

姑羌开心地捧起慕容兮的脸,鼻尖相抵,她从他的瞳孔中看到她的身影,笑道:“我还能去哪儿,只能去到你的心里呗!”说完便侧身躺在了慕容兮的身边。慕容兮怕挤到她,还特意往里移了移,却不想姑羌一个扭动又将缝隙填满,宛若她睡在他的身上一般。

两人都未曾提及那年的事情,只是彼此相拥便已是心满意足,可是没过一会儿,慕容兮盯着她清透的双眸,欲言又止,辗转了几次终是问了出来:“我哥送给你的木簪呢?”

“这个大傻子原来在找木簪呢!”姑羌心中腹诽,道,“还给他了,怎么,你喜欢啊?那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再问他要回来好了。”

“别……”脱口而出的拒绝让慕容兮有些别扭,“不用了,你还了就还了,我也不是很喜欢。”

“嘴硬。”

一夜静好,两人相拥相依。(完)

飞魔幻在线阅读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唯盼在你心上留名
下一篇 : 似雨声静寂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