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知不知(八、九)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青梅知不知(八、九)

文/木子喵喵

青梅知不知目录:

第一章:青梅知不知(一)

青梅知不知(八)

青梅知不知

part 1

第三节课是陈塘的课,二班的一群人在操场上因为陆执检讨的事沸腾的停不下来,陈塘拿着一叠试卷走进来的时候,教室里还在闹哄哄的吵着。

“安静!安静!”陈塘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并没有受刚才事件的影响。

二班的学生都不怕他,主要是因为他很随和。

在陈塘喊了连续三遍安静之后,班上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陈塘拿着试卷走上讲台,将试卷上面的一张纸拿了出来说:“这次月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我现在手上拿着的是这次月考成绩的排名单,总体来讲我们班的情况跟以往没什么太大区别。”

“老师,那年级第一是不是还在我们班啊?”有人伸手提出了问题。

相比较关心自己的成绩,二班的学生更加关心的是年级第一这件事。

二班在整个高一是最差的班级,九班虽然有九哥为代表的这种人物常年霸占年级倒数第一的考场,但他们班整体的平均分是高过二班的。

而二班引以为荣的是,从入学以来,年级第一一直在他们班,所以只要年纪第一还在二班,二班所有学生都觉得即使他们班是最差的班,也丝毫不影响他们会因为最差班的头衔觉得低人一等。

“对啊!老师,年纪第一还在不在呀?”

面对底下一群嗷嗷叫的学生们,陈塘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他面带慈祥的微笑说:“这是我这次要说的重点,虽然陆执同学因为打架这件事在全校师生面前做了检讨,并且还因为打架而缺了英语听力部分,但这次的年级第一还是陆执同学!”

陈塘说完,下面立刻发出了拍桌庆祝的声音,以及他们的口号:“执哥执哥,独一无二!谁与争锋,唯我执哥!”

被人捧着的陆执倒是一直都很淡定,程只心里也很高兴,她本就因为这次陆执因她打架和错过了英语听力而愧疚,没想到陆执错过了英语听力都能考上第一。

她以前猜到陆执的学习成绩不差,但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心里又是敬佩又是欢喜,她发自内心的对陆执说:“恭喜你呀!”

后者靠在椅背上,浑身散发着懒散劲,他看着她,眸色乌黑的像笔墨勾画的一样,樱红的唇勾了勾,问:“小朋友,有什么奖励啊?”

“啊?”程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听见他低沉的声音说:“我帮你打架,又因为你错过了听力,小朋友不需要补偿我吗?”

程只觉得他说这话其实没有错,确实是她愧疚的,可为什么听着他一字一句,懒洋洋地说“补偿”二字的时候,程只会觉得这两个字那么不正经呢?

像是要配合她的想法,她的脸渐渐、渐渐灼烧了起来。

接着,便看见陆执嘴角玩味的笑意,说:“小朋友,脸怎么红了,嗯?”

part 2

程只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在这时候陈塘在讲台岔开了话题:“除了这件事之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那就是要表扬新来的程只同学,这次月考成绩,排名年级第二。”

教室里愣了一下,随即又发出了惊喜的声音,没想到新来的同学不但乖巧,还是个超级学霸!

现在他们高一二班有两个年纪第一和第二镇压着,更加无所畏惧其他班的嘲讽了。

“我就说,不过是月考前打个架,怎么就要去上台做检讨了。”有学生在私底下说,“我才发现原来那个监考老师是零班的班主任,他一直嫉妒老陈有执哥这个一个镇山之宝,所以只要执哥随便犯一点错,他就会夸大其词!”

“之前零班班主任找过执哥想让他转到零班,说我们二班配不上他,可是执哥没同意。”

“这个我知道,那时候零班班主任问执哥为什么留在二班,执哥直接说翘课方便,把零班班主任气得不要不要的。”

这节课高一二班的学生们显然都处于兴奋和八卦当中。

下课的时候,程只忽然把一张纸条递给陆执。

陆执看着纸条上的“奖励”二字,挑眉看她。

程只格外认真地说:“我想不出来你喜欢什么,所以写了这个当做是欠条,你有一天想要什么的话,跟我说,我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陆执当时只觉得,他的同桌到底是脑子里藏着什么稀奇古怪东西的小朋友?能把他的玩笑,一本正经的记下来并且想办法完成的。

很快,高一二班在这次月考中拿下了年级第一第二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学校。

没人能想到陆执能在缺失英语听力分数的情况下拿到第一名,也没人能想到程只能够拿到年级第二,而所谓的尖子班零班最高分只排在了年级第三。

一上午,“墨书”上都炸开了,先是议论陆执在台上检讨时的嚣张,再就是这次月考成绩。

甚至有人在“墨书”上说,陆执刚跟高一零班的甄茹茹冷战了,就跟同班的程只好上了,果然帅哥身边不缺美女。

二班的第四节课是自习课,上课之前白麋鹿来跟陆执换座位:“陆执,我想跟只只坐。”

陆执侧身坐在椅子上,背靠着窗户的墙壁,学着她,懒洋洋地说:“我也想跟只只坐。”

很明显拒绝跟她换座位。

白麋鹿翻了个白眼,只有跟程只前排的同学换了座位。

上课之后,班上其他学生都静不下心上自习,不是偷偷看手机,就是在聊天。

雨涵和陈昊也把桌子搬过来,坐到了陆执背后,跟他用手机开黑。

“执哥,执哥救我一下!”雨涵喊了一声。

陈昊大骂一句:“你能不送吗?”

雨涵看着暗下来的屏幕,郁闷地说:“我以为这英雄很肉,怎么知道死这么快!”

正等待复活的时候,雨涵忽然看见门口站了一个女生,是高一零班的甄茹茹。

雨涵眨了眨眼睛,仔细看去,没有看错,正是之前跟王子怡竞争执哥的高一零班的甄茹茹,和王子怡不一样的是,执哥对甄茹茹没有向对王子怡那么冷漠,甚至有时候甄茹茹拿着学习上的问题来跟执哥请教的时候,执哥还会教她解答。

他们之前一直以为执哥对甄茹茹是不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他们觉得因为他们同样都是学霸,在程只没来之前,甄茹茹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二。

“执哥,执哥,有人找。”

雨涵小声跟正在玩游戏的陆执说。

part 3

陆执抬了抬眼皮往外面看去,就见甄茹茹站在高一二班的教室门口,落落大方地喊了一句:“陆执,你出来一下。”

一时间教室里,看手机的、聊八卦的,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她身上,连程只都好奇地看去,可甄茹茹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像一个高贵的公主一样站在那里,等着陆执出来。

陆执侧靠在墙上,低垂着眼尾只是在雨涵说有人找的时候淡淡的瞥了外面一眼,就在也没抬过眼皮,好像外面的女生喊的不是他。

“啧啧,又是我们执哥的风流债,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坐在程只前面的白麋鹿啧啧称赞,一脸看热闹的模样。

见陆执没理她,她也不介意,对着程只说:“只只呀,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同桌这个人吧,长得帅家里有钱学习成绩又好,听起来简直就是完美,可你要知道这世界上人无完人,你同学吧,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惹眼,太拈花惹草了!”

程只觉得白麋鹿说的倒是一点不假,自她转学过来之后,也发现了每次课间时间,总有其他班的女生“路过”他们班,起初她不知道是为什么,直到白麋鹿说:“害,有的是假装路过看我们班执哥的,有的是想跟我们班执哥来个偶遇的。”

站在外边的甄茹茹见陆执根本不理她,她倒是胆大,在二班所有人注视中,直接从门外走了进来,由于陆执是坐在里面的,她不得不走到程只的课桌边,对陆执说:“陆执你跟我冷战是不是就是因为她?”

程只莫名地看着甄茹茹指着自己的手指,有点懵。

陆执瞟了一眼她指着程只的手,面无表情地说:“把手放下。”

陆执虽然就说了四个字,但护着程只的样子已经十分明显了。

甄茹茹委屈的不行,眼泪哗的一下落了下来。

甄茹茹一直以为自己在陆执心里是不一样的,别人问陆执问题,陆执讲过之后,他们都听不懂,但她能听懂,于是每次都假借问问题跟他接近,陆执看起来也不排斥,久而久之,学校里边开始传她跟陆执的关系非常好。

甄茹茹和王子怡是宜城一中校花的竞争对手,但因为甄茹茹平时忙于学习,家里也管的严,不像王子怡那么会打扮自己,所以宜城一中校花的头衔最后被王子怡夺走了。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光是外面传言校草陆执跟她甄茹茹的关系不一般,就足够让王子怡气死了,即使得了校花的头衔又怎样?

甄茹茹自以为跟陆执的关系非常好,直到有一次有个女生主动问陆执问题,陆执讲解了。

虽然女生因为听不懂,最后竟然被陆执的眼神吓哭了,但甄茹茹还是很酸。

吃醋的结果就是向陆执大发脾气,问他为什么要教别的女生功课。

陆执明知道她吃醋了,却根本不搭理她,于是甄茹茹就开始跟他冷战,再也不找问功课为由黏在他身边。

本以为他会来哄自己,可一直到现在,陆执都没找过她。

而学校各个班,以及“墨书”上都在疯狂的传他跟他们班新转来的同学程只好上了。

而这一次,程只又把她的第二名挤下去,霸占了她的名次。

甄茹茹这才坐不住,直接上门来找人了。

part 4

眼下,二班格外安静,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个高一零班勇猛的学霸来找他们班学霸加校霸的麻烦,结果校霸只说了四个字就把零班的学霸说哭了。

甄茹茹觉得又生气又难过又丢脸,正巧又看见程只桌子上的牛奶,上面还贴着陆执的名字,想起“墨书”上,有人说一向不让别人动自己牛奶的陆执把牛奶让给程只喝,她就觉得分外生气。

她觉得都是程只的出现,才让陆执变了心,她讨厌死了程只,不但抢了她的陆执,还抢了她的成绩。

她想都没想,拿起牛奶就要朝程只泼去,还没泼上,就对上陆执冰冷阴鸷的眼神,陆执一字一句警告她:“你动一下她试试!”

于是大家都看见来时气势汹汹的甄茹茹脸上青白相间,拿着牛奶的手在陆执的眼神下硬是没敢朝程只泼去。

最后她生气的将牛奶瓶往地上一扔,哭着跑了出去。

正巧外面,零班的班主任和一群老师开完会,看见了甄茹茹,隔着走廊,二班的人都能听见零班班主任问:“甄茹茹?你怎么从二班出来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是不是陆执?”

零班班主任倒不知道甄茹茹和陆执那些事,只是习惯性觉得有人在二班被欺负了,那肯定就是陆执干的。

零班班主任嗓门大,整个年级都听见了,一班正在上自习的王子怡也听见了,她身边的小姐们说:“这甄茹茹居然跑去二班找陆执了?真有胆量啊!”

“你没听见她们班主任说了吗,是哭着出来的,还以为自己在陆执心里很重要,跟陆执发脾气,结果人家陆执根本不鸟她!”

“就是,那甄茹茹哪点比得上我们子怡?现在连排名都被一个转校生给抢走了,我看她现在是恼羞成怒了吧?”

“不过那个转校生也挺有一手的,据说在陆执面前装得跟朵小白莲似的,那次在水吧,你没见她有多凶!”

在众多议论声中,王子怡一直没说话。

相比较以前跟她死磕陆执,竞争校花的甄茹茹,现在让王子怡更有危机感的是她们口中的转校生程只。

她想起在水吧那次,程只一人单挑她们三个女生都不带喘的,却在陆执面前表现的柔弱万分,她就万分咽不下这口气,她一定要找机会在陆执面前暴露程只的真面目!

(未完待续)

青梅知不知(九)

Part 1

同一时间,二班的人也听见了零班班主任的吼声,雨涵说:“执哥,甄茹茹可是零班班主任人捧在手心里的宝,他这一动怒,会不会又让你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检讨稿啊?”

一直在玩手机的白麋鹿嗤笑一声:“你也太小看你家执哥了,他只是懒得跟零班班主任计较,别忘了你家执哥可是陆家太子爷!”

陆执对这种话题丝毫没兴趣,忽然踢了踢程只的椅子,程只莫名地看过去。

陆执倦懒地说:“小朋友,中午放学跟哥哥一起去吃饭。”

“啊?”程只下意识问,“为什么啊?”

陆执没说话,倒是白麋鹿反应过来:“对哦,庆祝只只考得好,为我们二班争光!”

程只小眉毛有点纠结:“可是我只考了第二啊……”她的本意是就算要庆祝,也是为陆执庆祝考了第一啊。

但陆大佬却理解错误她的意思,挑了挑眉问:“只只对这次考第二名不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白麋鹿喊她只只,程只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但陆执学白麋鹿喊她程只的时候,程只就觉得这种之后的陆执太不正经了,她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小声说:“你别这么叫我。”

Part2

陆执的眼神在程只脸上盯了一会,忽然做了一个让大家都震惊的举动,他倾身,指骨分明的食指在程只脸上戳了戳。

指腹相触的触感柔嫩光滑,和他想象中一样。

陆执想戳她脸很久了,每天看着她顶着这张恬静柔嫩的脸,他心里总是燥欲不断,尤其是当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脸时不时在他脑海里划过,她乖巧的样子,喊他执哥讨好她的样子,在水吧被人欺负的样子,他的心里就有一股想要发泄的欲火。

今天只是浅尝即止,可这样的浅尝即止并没有让陆执心里的燥感消除,反而更加浓郁了起来。

他看着程只的脸渐渐的红到了脖子根,几乎咬牙发狠地对她说:“程只,你真是老子见过的最想欺负的人。”

白麋鹿雨涵陈昊三人因为陆执这句话起初惊愣,随即都露出玩味的神情,一副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的表情。

唯独程只特别不解地望着他,又害怕又胆怯地问:“为什么呀?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了?”

还为什么呀?陆执眯了眯眼,有股想抽她屁股的冲动。

程只见陆执因为她这话好像更加生气了,她有点急了,想了想,有点委屈地说:“是因为刚才那个女生吗?如果你不舍得的话,我帮你把她追回来?”

程只说的追回来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去把从二班跑出去的甄茹茹带回来给陆执。

可这番话听在陆大佬耳里简直就是考验他的脾气,可偏偏称王称霸的陆大佬拿眼前的小朋友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麋鹿等人哪里见过陆大佬这么憋屈的样子。

三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尤其是白麋鹿笑的不行,她捂着被笑疼的肚子,一边笑一边说:“我们班转来的是什么神仙大宝贝啊!哈哈哈!”

雨涵和陈昊也努力憋着笑,怕笑得太放肆,执哥揍他们。

程只却郁闷,她说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中午放学了之后,程只本来要跟陆执他们去吃饭的,毕竟大佬的话她不敢不听。

但她接到了外婆打过来的电话,说那边出了点事,问她能不能过去。

程只没来宜城县之前,是和她妈妈以及外婆生活在宜城县下面的一个乡村的。

程只本以为外婆他们还在村里,正准备回去,就听见外婆说,他们被王子怡的妈妈叫来了宜城县,现在正在王家。

“抱歉,我家里有点事,我必须马上回去。”跟陆执他们说完之后,程只就走了。

几个人从没见过软萌的小程只露出这么着急的模样,白麋鹿担忧地说:“小只只不会有事吧?”

程只赶回家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外婆和妈妈站在客厅里,王子怡和她的妈妈倪冠爱

坐在沙发上,趾高气昂地训斥她们:“你们女儿有病你们居然隐瞒没有提前告诉我,你们有什么目的?把一个神经病放在我家里,是想要程只毁了我的家吗?”

对于倪冠爱的咄咄逼人,程茵泪眼朦胧,却依旧替自己的女儿说话:“我女儿不是神经病,而且她的病早已经好了,很久都没有复发了,医生说只要不受到刺激,是不会复发的。”

“不是神经病是什么?看见我们家子怡手臂上的伤没?就是程只这个小贱种打的!我跟你说,如果你不在王浩回来之前把程只带走,我就报警告你们!”

程茵和程只的外婆王春娇都是从乡下来的,一听到报警吓得不行,王春娇祈求道:“我们只只很好,很善良,求你不要报警,不要告她……”

说着,难受地抹了抹眼泪。

王子怡看着特别嫌弃地说:“妈妈,她们真的好烦啊,哭成那样,就好像我们欺负了她们一样,而且他们身上的味道好难闻,一股穷酸味,我们赶紧解决了这件事让她们走吧!”

连一旁的保姆都皱了皱鼻子,嫌弃地说:“就是啊,夫人,我也闻到了,真是脏了家里的空气。要不,让她们站在院子里跟夫人和小姐谈吧?”

见倪冠爱没吭声,保姆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对着程茵两人就说:“听见没?赶紧走走走,滚到外边听我们夫人讲话!”

说着就要把程茵两人往外赶,程茵两人没办法,只能听话的往外边走。

王春娇因为年龄大,身体不好,走的慢了一点,那保姆伸手就往她身上推了一把,王春娇没站稳,眼看就要摔倒。

“外婆!”程只立刻扶住了她。

王春娇看见自己的孙女,又高兴又难受,一张脸上挂着泪水和心疼,她本以为孙女来这里是享福的,但看见王子怡母女的样子,才知道孙女来这里有多委屈。

“哎呀,我以为谁回来了,原来是有神经病史的程只啊!”王子怡把“神经病”三个字说的特别重,脸上都是各种嘲笑的表情,对保姆说,“还等什么,物以聚类,让她们三人都去外边说话!”

保姆听了这话,立刻又要动手。

程只看着满脸白发的外婆被人这样对待,心里的燥欲感根本忍不住,这一刻,一直隐忍着、控制着不想让心里的第二种人格出现伤害到别人的程只,第一次没有控制心底的那个人出现。

她看着保姆,一字一句地警告:“谁敢再动我外婆一下,我废了她一只手!”

Part3

王子怡先是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妈妈,你看见了吗?她又发病了,你看见了吗?这是我们平时根本没见过的程只。”

倪冠爱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说双重人格这种病,但亲眼见到,心里也是诧异了一下。

不过她毕竟是件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说:“程只,你要废谁的手?你废得了,你赔的起吗?别忘了,你在这里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我们给你的。”

“就是!你在我们家横什么横啊?”王子怡不甘示弱,“有本事把我爸给你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吐出来啊!”

在两母女的咄咄逼人之中,程只歪着头,冷笑了一下。

平日里的程只顶着的那张漂亮的小脸蛋给人都是特别乖巧,好欺负的样子,这种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就连王家的保姆都觉得程只好欺负,但此刻的程只明明还是顶着那张柔弱好欺的脸,可王子怡她们却觉得程只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完全不是以前那种柔弱可欺。

“你爸给我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程只嘴角扬了一下,“你也知道那是你爸给的,如果真的要算起来,这几年你爸欠我的抚养费可不止是高三一整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们要不要把你爸喊回来把这笔账仔细算一算?”

程只虽然被王浩接了回来,但从没开口喊过他爸爸,基本上都是用“他”代替。

此时,第二种人格的程只一口一个“你爸”把王子怡气的不行,可她毕竟年龄小,平时在家里和学校都是别人让着她,被程只这样怼,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最后,还是倪冠爱比王子怡沉的住气,淡淡地说:“也难怪当初王浩会跟你分手,大抵是发现了你有病。是啊……谁会娶一个神经病回家?当初王浩让你把孩子打了,你非得瞒着他生下来,现在啊可怜还是可怜你女儿,被你遗传了这种病,我如果是你,就带着你的女儿回老家躲起来活着,省的在外面被别人发现自己女儿遗传了精神病丢人现眼,毕竟到时候这份病例不小心传到了学校,程只在学校里被人喊神经病,那应该挺难受的吧?”

这话是对着程茵说的。

倪冠爱非常精准的戳到了程茵的痛楚,程茵当年确实是瞒着王浩把孩子生下来的,因为她舍不得这条小生命,原本她也的确打算自己带着孩子过,可要不是她的病实在没办法,她也不会舔着脸来找王浩。

程只却因为倪冠爱的话非常燥欲,心里一团火不停在往上蹭,这两母女在这BB个没完,不就是因为王浩不在家,看她们没有了后盾,才欺负她妈妈和外婆吗?与其在这里听她们叨叨个没完,不如好好教训一下她们,让她们的嘴巴闭上!

就在程只快要控制不住心里那股暴利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想起:“阿姨,你这样一口一个神经病,别以为我们只只脾气好,就不会告你诽谤了噢!”

程只望去,说话的竟是白麋鹿,她身后还跟着陆执,就像程只说的,陆执太惹眼了,他一出现,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在他身上,他神情松倦,却自带一股子矜贵傲然。

他走到程只面前,轻轻敲了敲她的小脑袋,低垂的眼尾矜贵倦懒:“小朋友,不跟哥哥一起吃饭,跑这来受什么气,嗯?”

程只原本涌上心头的燥欲和烦感在这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她仰头望着她,充满暴戾的眼神渐渐明媚柔和了起来,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问:“你怎么来了?”

“帮你啊……”陆执歪了歪头,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我的小朋友,只有我能欺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