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哥的保研路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溪哥的保研路

文/岳儒

今年学院里的保研名单出来了,溪哥以综合成绩排名第八,名单上倒数第一的成绩,光荣地成为我们学院今年唯一获得保研资格的男生。消息一出,我们都嚷嚷着让溪哥请客。结果他老人家从教务处回来以后就在床上躺着,一声也不吭。

溪哥是我们宿舍的老大,全名吕溪蕤。名字斯文儒雅,长得白白净净,身高不高不矮1米74。这种类型的男生最招老一辈阿姨的喜欢,简直是自家女婿的不二人选。可如果光看外表,谁又能想得到,我们的溪哥是个“学渣”呢?

大一那时候,身为班长的溪哥还兼着校宿管会和院社联的职务,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一到晚自习就请假去开会,让团支书负责看班。第一学期期中考的时候,我们全宿舍都在图书馆通宵看书。溪哥后半夜开完会回来,发现宿舍一个人都没有,疯了一般打电话找我们,这才知道第二天还有考试。

不好评价溪哥那时候这样,是本末倒置还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总之溪哥后来毫无悬念地挂科了。班长的职务被撤销,还被辅导员叫到办公室一顿教育。溪哥痛定思痛,决定以后好好学习,再也不当万人唾弃的挂科党。他请辞了学生组织的职务,每天上课都坐在第一排,还认真做课堂笔记,课后积极找老师沟通交流。老师都在课堂上当众表扬了溪哥的学习态度,要我们多向溪哥学习。

期末考试结束以后,我们都放假回家等成绩出来。果不其然,这次溪哥没挂科,考试成绩和出勤成绩加权,最后综合成绩,总分65。

我们都担心溪哥拿到这个分数之后心态爆炸。要知道,坐在溪哥背后那帮上课要么玩手机,要么拿手机对着黑板拍照,从头到尾不动一下笔,以及那些上课光顾着打情骂俏,不理会周围单身人士感受的情侣们,还有像我们这般坐在教室后排睡得口水横流的大老爷们的妹子们,考八九十的人大有人在。不过溪哥心态很好,说自己期中考得实在太差,老师最后让自己及格已经是看在师生情分上了,他很知足。

后来结果证明,溪哥实在是多虑了。第二学期的他,仍旧坐在教室第一排,仍旧认真做着课堂笔记,仍旧在课后积极找老师沟通交流,让老师为他答疑解惑。可有些课,成绩就是期中六十多,期末六十多,考勤满分,最后加权完一计算,总分还是六十多。

每次都考六十多,溪哥的绩点算是跪了。明明是我们宿舍、我们专业乃至我们学院学习最认真的那個,结果每次考出来都让人有种“老师是看在你学习认真的份上同情你才让你过的”感觉。

看着一脸无奈的溪哥,我们宿舍其他所有人都跟着着急。这不科学啊,一定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经过我们对溪哥的一番严格审问,以及对他日常课堂笔记的仔细翻阅,溪哥终于坦白了一切。原来,他从小对考试就有极强的恐惧感,考试过程中肚子疼,或者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都是常有的事。中学时代的溪哥,尚且可以靠反复刷题强行固化记忆刷出一个高分。可大学课程内容庞杂,出题范围难以预测,知识点零碎且需短时间内大量完整记忆,这恰好是溪哥最不擅长的事情。

那时候的我们,才知道原来在我们面前坐着的,是一个把《十年高考五年模拟》来来回回刷了五遍的大神啊!跪了跪了!可膜拜完溪哥以后,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总不能让他永远都只考比及格线高几分吧,那溪哥的成绩单就真的太难看了,毕业以后还怎么找工作啊。

闻听此言,溪哥嘿嘿一笑,语惊四座:“其实吧,我上大学之前还梦想着毕业的时候能保研来着。”

这下我们真的服了。往届保研的学长学姐,绩点不是3.8就是3.9,就溪哥现在不到2.5的绩点,保研?简直是痴人说梦。

最后,宿舍里最机灵的小四出了个主意:“溪哥,既然你高中能受得了刷题的苦,那如果让你把大学里没考好的课都重新刷一遍,你愿意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从此,溪哥就从那个学院里上课永远坐在第一排的“传说”,变成了我们终生无法超越的“传奇”。凡是溪哥觉得成绩不理想的课,一律重修,再用重修的成绩覆盖掉第一次的低分。他大二重修大一的课,大三重修大二的课,大四的时候,同学们要么在公司实习,要么在图书馆准备考研,溪哥却端端正正坐在公教楼里的教室第一排,重修着大三的课。

没有人知道大学四年里溪哥究竟重修了多少门课。他永远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我一直怀疑,碰上某些专业课比较少的专业,溪哥一学期重修的课会不会比他们一学期要修的课还要多。教务处的老师看着溪哥都满脸心疼:这门课你不是过了吗,干嘛还要重修?你不怕把自己累死吗?

溪哥其实真的很累,我们都是知道的。每次期中期末,溪哥桌前堆砌的书墙都有我们的两倍厚。他仍旧是那个会在周末晚上带我们去大排档撸串去网吧开黑的溪哥,但即便是周末,他也还是会早起去图书馆看书,整理课堂笔记。而我们三个就会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正午的阳光洒满脸庞。

溪哥不敢偷懒,因为他很清楚,把一门修过的课重新修一遍,并不意味着课可以不用上,作业可以不用做,考试可以不用考,最后老师就会给你一个高分让你开开心心过年。重修其实只意味着,你获得了第二次机会去弥补你在这门课上曾经的遗憾。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这门课的内容,去梳理这门课的脉络,去掌握这门课的知识点,去将这门课的专业知识化为己用。这和把这门课修了几遍,其实并没有关系。

溪哥一直很喜欢一句话,把它写在自己每本笔记本的扉页上: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他真的在践行着这句话,用一种最笨的方法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即便这份梦想不切实际,即便这份梦想的考核方式是他最不擅长的,他仍旧珍惜自己的梦想。

刷课三年,溪哥的本科绩点止步在了3.5上。这个绩点在我们年级的专业排名其实已经接近15名,而保研名额只有八个。还好,专业课笔试和英语考试的出色发挥,让溪哥最终有惊无险地顺利保研。

从教务处签字确认回来后,溪哥躺在床上一言不发。而他床下的桌子上,堆满了他大学四年的所有笔记。我给宿舍的小三小四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继续嚷嚷着说让溪哥请吃饭。溪哥太累了,让他好好睡一觉吧。

夙愿得偿的瞬间,从来不会是欣喜若狂和得意忘形,只有泪水会在眼眶翻涌,为了那所有已然被证明值得的辛劳。恭喜溪哥,你不擅长背书,你不擅长押题,你不擅长靠瞎编乱造把一整张空白的试卷写满,大学的考试方式和考核制度对你来说简直是噩梦,但最后,你赢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