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风是荔枝味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今夜的风是荔枝味

文/君鸽

“好像有点甜。”她透亮的眸子同他对视着,满眼的爱意藏也藏不住。

01

何亦舟不喜欢女生。

准确来说,他是因为患有“恐女症”,害怕接触女性,所以才不喜欢女生的。

姜溏知道他有这个奇怪的毛病,是在六个月前,她暗恋何亦舟整整一年的纪念日。

2020年7月14日,姜溏好不容易打听到何亦舟要去A栋教学楼上课,特地去学校南门口的理发店找托尼老师设计了一下发型,穿着自己仙气飘飘的长裙,拉着帮忙壮胆的舍友夏夏,火速飞奔去了A栋教学楼。

姜溏站在楼下,手里捧着一杯咖啡,望眼欲穿地等着何亦舟。

按照她的计划,只要何亦舟一出现,她就会和舍友故意说笑打闹。待他走近,夏夏会轻轻推她一把,她就可以装作“不小心”撞到他。

如果她碰巧洒了咖啡,就可以同何亦舟道歉:“不好意思,我帮你洗外套吧,你留个微信给我。”

如果她只是单纯地撞到他,那就可以先道歉,然后买水给他,以作补偿。

不管是哪一种,姜溏都能在何亦舟面前刷一下存在感,加强一下他对她的印象。

只是有些时候想象总是太过美好。

何亦舟出现在教学楼下时,夏夏确实推了姜溏一把,姜溏也确确实实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可哪想天生运动细胞发达的何亦舟,像个火箭一样,非常迅速地往旁边站了一步,直接避开了姜溏。

姜溏根本来不及反应,脚下没稳住,便一脑袋撞向了另外一个男生。

幸好,她的咖啡没洒出去。

而那个男生一把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姜溏连忙站稳脚步,冲男生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话罢,姜溏转过身,视线落在了站在一旁的何亦舟身上。

何亦舟始终都没看姜溏一眼,只对着被姜溏撞了的男生说了一句:“蒋朝,我先进去了。”

随后,他便大步走进了教学楼。

姜溏看着何亦舟潇洒离去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怎么又刷脸失败了……

她正懊恼着,蒋朝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同学,你刚刚是想撞何亦舟吧?”

“啊?”姜溏怔了一下,连忙辩解,“不是,你误会了。”

“我误不误会不要紧,问题是不管你再怎么用小心思,何亦舟都不会理睬你的。

“因为……他有恐女症。”蒋朝耸耸肩,“其实像你这样的女生,何亦舟一个月能遇见好几个。不管长得有多漂亮,对于害怕和女生接触的何亦舟来说,大家都是一个样。

“所以我好心劝你,还是悬崖勒马,早日放手吧!”说完话,蒋朝就走了。

“溏,不是吧,不是吧!何亦舟有恐女症?这年头怎么会有人害怕女生?”舍友夏夏一脸惊愕。

姜溏陷入了沉思。

秉承着“成年人恋爱都是靠吸引”这样想法的姜溏,自打开始暗恋何亦舟,就在网上学了不少“追男生必看法则”。她变着花样,用了很多办法,想吸引何亦舟的注意力。

这一年,姜溏刻意偶遇过、假装认错人过、迷路求助过,也像今天这样碰瓷过,但他们两个人始终都没能有太多的正面交流。

姜溏以为是追何亦舟的女生太多,形形色色怎样的人都有,何亦舟早已见怪不怪。所以就算她有着“文院第一小女神”的称号,她也无法让对方对她有所关注。

可不承想,何亦舟竟是有恐女症。

02

回到宿舍后,半信半疑的姜溏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际关系,打听到蒋朝是何亦舟的舍友。虽然蒋朝不怎么在学校住,但是平日里同他也算亲近。

既是舍友,那蒋朝说的话,应该有百分之八十的可信度。

至于另外百分之二十,姜溏觉得有必要自己再去验证一下。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姜溏开始在篮球场外蹲点了。

蹲其他女生来给何亦舟示好,她想看看,何亦舟是否对她们都是一个态度。

两个星期,她一共看到了六个女生来找何亦舟。气质美女、霸气御姐、韩系甜妹、性感女神……可以说是什么类型的女生都有。

这些搭讪的女生当中,让姜溏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甜软可爱,穿着日系制服的女生。

那天何亦舟刚刚结束一场比赛,刚从球场上下来,就被那个脸圆圆的女生拦住了。

女生笑嘻嘻的,非要把带来的蛋糕往何亦舟手里塞。何亦舟冷着脸,说了句“不需要”,扭头就走。

“我送都送了,你就拿着吧!”女生继续不依不饶,追上去拽住了何亦舟的衣角。

也是这一刻,姜溏瞧见何亦舟十分迅速地退了一步,避开了那个女生。

姜溏第一次见何亦舟如此抗拒的模样。

也是这一次,她确定了何亦舟有恐女症的事实。

要如何接近有恐女症的何亦舟?姜溏没了办法,决定求助广大网友。

她在某乎发布了求助帖子,很快就收到了回答。

回答一:把他变成女的。

回答二:把自己变成男的。

姜溏盯着第二条回答,一个计划,猛地就她脑袋里萌生了。

03

“姜溏,我看你是疯了!”

剪掉自己从小留到大的长发后,姜溏被夏夏揪着在宿舍骂了三个小时。

但她却不以为然,咧嘴一笑,冲夏夏说:“换种发型,换种心情!”

夏夏指着她新换的运动装,有些生气:“你别告诉我,你以后要走中性风?”

姜溏笑着点了点头:“人生在世,难得喜欢上一个人。我现在不努力,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夏夏恨铁不成钢,但感情这种事旁人多说不了什么,也就只能这样放任姜溏了。

那天之后,姜溏衣柜里的裙装换成了清一色的宽宽松松的运动服,还攒钱买了几双男生眼里十分“珍贵”的限量款球鞋。

她特地把自己晒黑了一些,又去健身房锻炼了一个月,报名了篮球培训班,准备参加学校体育部的女子篮球队。

因为先天一米七五的身高优势,姜溏很快就入选了球队,还在队内小测试时,拿下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她有了一次带队比赛的机会,而那天,何亦舟会带着男队在她旁边的场地比赛。

这是绝佳机会。

所以那场比赛,姜溏铆足了所有的劲冲上了球场。

姜溏这个新面孔第一次在球场亮相时,观赛的同学们就全都瞪大了眼睛。

“这女生好飒!”

“英气十足,投篮蛮稳蛮狠啊!”

围在球场外的观众们议论纷纷,而姜溏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带着队员一路冲进了今年十校联赛的前三。

比赛结束的那一刻,姜溏听到了一阵欢呼:“姜溏厉害!”

她低低一笑,与此同时,将视线偏向了旁边的球场。

和这边一样,男篮那边也满是欢呼声:“何亦舟是怎么做到长得好,打球又这么好的!”

姜溏静静地站在球场内,看着被人簇拥的何亦舟,很想他能朝她看一眼。

可不论她这边的欢呼声有多大,何亦舟都没有看向她。

姜溏神色有些变了。

她抱着篮球,越过人群,大步走向了男篮的场地。

“何亦舟!”她把篮球丢向他,“比一场吗?”

姜溏穿着松松垮垮的运动服,额角的汗珠还没擦去,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何亦舟。

与此同时,别的男篮队员凑了过来,“小舟哥,她好像就是女队新来的那个队员,听说打得还不错。”

何亦舟看向姜溏:“新来的?”

“怎么?怕了?”姜溏故意摆出一副自大的模样,冲他摆了摆手,“你放心,我会让着你的,不会让你输得太惨。”

何亦舟笑了:“我可以和你比,只不过比赛得有筹码。”

“可以。”姜溏点头,提议道,“输的那一方当对方一个月的助理。”

04

女生和男生的篮球比赛实在少见,只可惜姜溏的体力比不上何亦舟,最终她以十比十二的成绩,输掉了这场比赛。

姜溏累得瘫坐在地上,何亦舟走了过来。

“你叫姜溏?”

姜溏点头,顺势抬眸看他。

七月的太阳正烈,猛然抬起头的那刻,姜溏的眼前有些奇怪的光晕冒了出来。她半眯着眼睛,只瞧见何亦舟往旁站了一步,用他宽阔的身体帮她挡住了那缕刺目的阳光。

阴影落在他的脸上,显得他肤色有些发黑,可他身后却是万丈光芒,熠熠生辉。

“球打得不错。”何亦舟真心赞扬她。

姜溏愣了一下,别开了脸:“我愿赌服输,明天就去你们男篮报到。”

何亦舟捡起地上的篮球,冲她摆了摆手:“那八点见。”

话罢,他便朝着场外走去。

姜溏连忙站了起来:“不加个微信吗?”

何亦舟回过身看她,她的额角有些许小小的汗珠,一头干练的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毛躁,甚至还有那么几缕发丝黏在了脸颊两侧。

何亦舟望着她,忽有夏风吹过扬起她的发丝,她轻轻晃了晃脑袋。而不知怎么,何亦舟有一瞬间悸动了。

淡淡的笑意攀上了他的眉眼,他点点头,将手机拿了出来:“我加你。”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姜溏正式成为何亦舟的助理。

因为和他有了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姜溏发现了他许多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比如,每次去水房洗完手,何亦舟都会特别孩子气地将手上的水珠洒向队友。

比如,某次比赛他们遇见了强队,赛前准备时何亦舟蹲在体育馆外的柳树下碎碎念,姜溏走近偷听,听到他反反复复地说:“求求了,让我赢吧。”

而此时此刻,何亦舟在体育馆的地板上坐着休息,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捡球的姜溏:“一会忙吗?”

“不忙。”

“那帮我去南门拿个快递呗。”

“你是没长手吗?”姜溏睨他一眼。

何亦舟看着她,倏地把两只胳膊藏在了身后,一脸无辜:“这手怎么长着长着就长没了?”

“……”姜溏险些晕倒,“那脚总有吧。”

“脚也没了。”何亦舟把腿盘了起来。

斗嘴姜溏赢不了。

她愿赌服输,答应了何亦舟。而出门的那刻,她看到何亦舟笑得像个孩子一样,把胳膊和腿都伸了出来。

发现她在看他,何亦舟又立马将它们缩了回去,一副三岁小孩偷糖吃被发现的模样,冲她嘻嘻一笑。

姜溏心底跟着笑了。

只不过她没表现出来,直接出了门。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好不容易挤进在南门拿快递的队伍,眼看着快要到她了,她手机倏地叮咚响了一声。

何亦舟:“不好意思,看错了,快递在北门。”

姜溏怒了。纵然她喜欢他,那也不能让他这么欺负。

所以姜溏从北门拿完他的快递,回来后,一脚踹开了体育馆的大门。

“何亦舟!”她大喊一声,直接把快递砸了过去,“再给你拿快递,我就是小狗!”

何亦舟头一次见姜溏发这么大的火,瞬间慌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看错了!”

姜溏没搭理他,瞪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了。

“姜溏——”

05

那些喜欢何亦舟的女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着急地在校园里追着一个人跑:“你别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所以,有人看到他追着姜溏,一脸焦急的场景时,立马拍了张照片,丢在了学校的八卦墙上。

“他在追谁跑?是女篮校队的队长姜溏吗?”

“什么情况?他们不会在一起了吧!”

大家纷纷议论起何亦舟和姜溏的关系,直到男篮校队某位队员站了出来:“他们俩没在一起,之所以能这么亲密,是因为姜溏篮球打得好,纯粹是哥们之间的战术交流。”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点醒了众人——何亦舟压根没把姜溏当女生。

姜溏不以为然,因为她始终认为,进入恋爱关系的前提是成为朋友。

就这样,她带着一颗喜欢的心和何亦舟做起了朋友。

一晃眼,已经六个月过去了。

日子长了,做朋友确实有点难受。

因为那些喜欢何亦舟的女生,时常会跑来女队看姜溏比赛。她们平时堵不到何亦舟,又知道姜溏每次比赛结束何亦舟都会来看她,所以就来这儿抓他。

所以每次姜溏还没和何亦舟说几句话,就会有女生上来打断,给何亦舟送礼物。

星期天下午,姜溏比完和B大的联赛,约好了和何亦舟一起去看电影。

可她刚从场上下来,就瞧见有一个长发飞扬的女生飞向正在等她的何亦舟。

姜溏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只继续大步朝着他走去。

但这一次,何亦舟收下了那个女生递给他的礼物袋。

瞧见这一幕的时候,姜溏停下了脚步。她看着女生笑容满面地和何亦舟挥手说再见,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蹿了上来。

何亦舟明明从来都不会对女生有这样的神情和行为的!

姜溏心慌,她想起从前的某一天,一个女生送何亦舟礼物被拒后,她曾试探性地问他:“这么多女孩,没一个你喜欢的?”

“没有。”

“那你眼光还挺高。”姜溏笑道,但何亦舟却倏地一本正经地看向了她:“喜欢一个人是看感觉的,哪里有什么眼光高低的说法。”

说着话,何亦舟的目光落在了姜溏的身上。

姜溏没发现,只沉浸在他的回答里。

她原本是想以此为契机,引导何亦舟告诉她,他其实患有“恐女症”,好让彼此更了解对方一些。

毕竟打开心扉告诉彼此秘密,是进入亲密关系的第一步。可没想,他会这样回答。

当时的姜溏有些意想不到,不过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了。因为她自信地觉得能让何亦舟接触的女生只有她。

可今天这个女生,长发飘飘、身材瘦小、打扮精致,明明和从前那些被他拒绝的女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这次不知怎么,姜溏却觉得何亦舟的态度有些不太一样。

姜溏脸色变了。

与此同时,何亦舟看到了从球场出来的姜溏。

和往常一样,他笑着走向了她。只是他刚准备把胳膊搭在她肩上,姜溏就倏地往旁边站了一步。

“我不舒服,先回去了。”她低声道,往前走去。

“哪不舒服?”何亦舟连忙追了上去。

姜溏走得飞快,没有理他。

“姜溏。”何亦舟急了,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强制性地让她停了下来,“你哪不舒服?”

她没说话,何亦舟看她脸色不好,下意识地伸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是发烧了吗?”

姜溏拍掉了他的手,一股莫名的委屈蹿上了心头。

“何亦舟,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女生?”

“啊?”何亦舟愣了一下,立马明白了她为何这么反常,“是不是又有人私底下说你不像女生了?我明天就去收拾他们!”

“我是问你,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女生看待。”姜溏深吸了口气。

“你想什么呢?我从来没有不把你当女生看待。”何亦舟向姜溏发誓,可他没想到,她却突然说:“那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这一瞬,何亦舟怔住了。

他有些手足无措,和她道歉:“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是担心你,怕你发烧。”

姜溏没说话,径直朝着回宿舍的方向走了。

看着姜溏走远的身影,何亦舟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心口。

06

这天过后,姜溏向球队请了假,没去训练。

何亦舟觉得有些奇怪,接连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

“身体好点了吗?”

“怎么还没来训练?”

“要是实在不舒服,我陪你去市中心的大医院看一下吧。”

姜溏一条都没回复。

她将自己关了起来,用短暂的逃避来面对现在发生的问题。

直到躺在宿舍当咸鱼的第三天,下课回来的夏夏踹开了宿舍门:“姜溏!我、我今天看到你说的那个女生了!她和何亦舟一起在食堂吃饭!

“欸,你说,何亦舟的恐女症是不是好了?你现在有没有想好新计划?”

“没有。”躺在床上的姜溏有些有气无力。

“不会吧,你努力这么久,难不成要拱手相让?”

姜溏叹气:“我原本以为我已经成了第一人选,可没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有别人存在。

“他的恐女症,兴许在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痊愈了。”

姜溏由心而生了一种无力感。

兴许他想要的玫瑰早就出现了,只不过她从未知道,还一直觉得恐女症的何亦舟,只会和她一个女生接触。

姜溏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

暗恋他一年六个月,前一年毫无交集,后六个月好不容易亲近了,却一直都是她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步步为营地想要吸引他,剪短了头发,改变了穿衣风格,把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姜溏苦笑,伸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

她拿起手机,给女队教练发了微信:“教练,最近学业繁忙,我决定退出女队。”

发完这条消息,她就关掉了手机。

而她要退队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第二天一早,失眠一夜的姜溏刚打开手机,就瞧见何亦舟接连轰炸了十六个微信电话,二十条文字消息过来。

这就算了,还有女队和男队队员们的消息轰炸。

一连串的消息让姜溏十分头疼,她冷静了一会儿,忽略了何亦舟的对话框,回复了和自己关系要好的几个队员的消息。

再然后,她发布了一条朋友圈:“打篮球其实是一时兴起的爱好,现在我的爱好换成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刚发出去,姜溏的宿舍楼下就传来了何亦舟的喊声:“姜溏,姜溏!你下来!”

一阵阵的喊声让姜溏心烦意乱,她将脑袋蒙在被子里,叮嘱夏夏:“夏夏,麻烦你告诉他,我不在宿舍。”

“这样躲着真的好吗?”夏夏有些担心。

姜溏没有回答。

07

退队之后,姜溏把柜子里清一色的运动服重新换回了裙装,也把落灰的化妆品全都摆了回来。

她再也没有联系过何亦舟,而他也十分识相地再未打扰。

虽然姜溏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是要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可夏夏知道,姜溏没那么容易走出来。

因为退队之后,姜溏脸上再也没有过笑容。就这样每天三点一线地奔波在宿舍、食堂和教学楼之间,整个人没了往日的朝气就算了,还开始变得特别嗜睡。

没课的时间,她能在床上躺一天,饭都不吃一口。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了一个星期,夏夏实在看不下去了,没课的星期五,她将姜溏从床上拽了下来。

夏夏拉着她,强行将她推出了门:“别闷着了,走吧,今天我请你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姜溏拗不过夏夏,她也不想让夏夏担心,所以当天晚上跟着夏夏一起出了门。

她们一起坐在校门口的烧烤摊上,夏夏一边吃着肉串,一边同她闲聊:“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何亦舟。虽然他确实很帅,但那个长相的人也不少,怎么你一入校就迷上他了?”

姜溏陷入了沉默。

她的记忆猛地将她拉回到了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

姜溏和何亦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幼儿园里。

那天是姜溏表弟幼儿园的游园开放日,姜溏代替姑姑带着表弟去参加活动,不想刚走进幼儿园大门,就碰巧看到了这样一幕——

被孩子围着的何亦舟捧着儿童读物,坐在花园的一棵大槐树下,声情并茂地讲着故事。忽有夏风起,吹落了几片槐树叶,飘然而至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微微愣了一下,抬手拂去,对着孩子们轻轻笑了一下。

兴许是当时阳光正好,柔和的光线下,一切都像是蒙上了温柔的滤镜。以至于何亦舟那个笑容,让姜溏一眼难忘。

后来,她听表弟说何亦舟是幼儿园园长的儿子,闲的时候就会来陪他们玩。所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姜溏就主动包揽了接送表弟上下学的任务,只为多偶遇几次何亦舟。

再然后,姜溏大学开学,她偶然发现自己竟然和何亦舟在同一个学校,看了一场他精彩绝伦的篮球比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这步。

姜溏叹息,埋头喝了口可乐。

也是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离我远点!”

姜溏闻声回头,只瞧见几个男生围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姜溏眉头一皱,夏夏见状连忙拽住了她:“溏,别多管闲事。”

“没事,你在这儿坐着,我过去看看。”姜溏拍拍夏夏,大步走向了那个女孩。

“原来你在这儿,我找你好半天。”走近女孩,姜溏笑着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到了自己身侧,“走吧,我们该回宿舍了。”

只是她们刚往前走了一步,领头的平头男生就拦住了姜溏。

08

因为对方一直纠缠不放,还伸手摸了一把姜溏的脸颊。姜溏一恼,抬腿踢了一脚,不料正好踢中了对方的要害。

坐在派出所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随一起来的夏夏紧张地攥紧了姜溏的手:“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被学校处分?”

“我们这是正当防卫,不会被处分的。”姜溏安抚夏夏,拍了拍她的手。

话音刚刚落下,倏地有人推开了大门:“陆菱,你没事吧?”

这声音万分熟悉……姜溏下意识地抬头去看,来人竟是何亦舟。

“姜溏?”走进来的何亦舟瞳孔倏地放大了,“你怎么在这儿?”

一旁的陆菱惊愕:“你是姜溏?”

姜溏瞧着眼前的何亦舟和陆菱,脑袋里倏地浮现出了那个场景——球场边上,裙摆飞扬的女孩冲何亦舟挥着手。

怪不得她总觉得陆菱有点面熟……

原来是她。

姜溏脸色倏地沉了。

她避开了他们的视线,尴尬一笑:“好巧,好巧,没想到你们认识。”

而让她更加没想到的是,陆菱突然站直了身子,冲她伸出了手:“还没正式介绍我自己。”

“我叫陆菱,是何亦舟的高中同学。”陆菱看了一眼何亦舟,转而又将视线落在了姜溏身上,“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没关系。”姜溏笑笑,注意力放在了“高中同学”那四个字上。

他们认识的时间原来比她早这么久。

姜溏深呼吸了口气,将那股醋意忍了下去。可她什么身份都不是,哪里有资格吃醋呢?

这天晚上,姜溏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她不记得自己何时从派出所出来的,只记得她和夏夏、何亦舟、陆菱一并站在路口。

何亦舟询问她扭伤的手腕还痛不痛,她强行咧开嘴角,冲他一笑:“不痛了,你快送陆菱回去吧。”

话音落下,姜溏就拉着夏夏匆匆走了。

何亦舟喊了她一声,她没回头,只加快了脚步。

走了没多远,何亦舟倏地从身后追了上来,冲到了她的面前。

“我送你回去,现在太晚了不安全。”

“不用送,我和夏夏一起没事的。陆菱她一个人,你送她就好。”说着话,姜溏连忙拽着夏夏大步往前走去。

何亦舟急了:“姜溏!”

“何亦舟。”此时此刻姜溏脑子里乱哄哄的,她只想安静一会儿,所以也有些急了,“我不需要你送,真的,真的不需要。”

何亦舟愣住了。

他瞧着她,突然发现她那双眼里有些不耐烦。

“嗯,我知道了。”何亦舟轻声道。

他没再上前,就那样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姜溏的身影逐渐变小、变远,直至完全地消失在月色下,他再也瞧不见半点。

何亦舟长长地叹了口气。

手机倏地叮咚一响,他收到了陆菱发来的消息——

“本来我以为你说你有喜欢的女生是随口说的,只是为了更好地拒绝我,但没想到竟是真的。看来当年我们的三中小男神真的要名草有主了。

“你放心,我会转移目标的。

“不过,我喜欢你和我们是朋友这是两回事,咱们这么多年的同学情谊,可不能散了。”

盯着手机屏幕,何亦舟恍然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头疼于陆菱的追求,生怕拒绝她太狠,伤害了他们多年的同学情谊。现在好了,他不用再顾虑那么多了。

抿了抿唇,何亦舟回复陆菱:“嗯,还是朋友。”

09

兴许是心情不佳,又兴许是真的受了风寒。

从派出所回来后的第二天,姜溏病倒了。她请了一整天的假,躺在宿舍里昏昏欲睡的时候,夏夏突然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宿舍:“溏溏!何亦舟他、他……”

“他怎么了?”

“他没有恐女症!”

姜溏瞬间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前不久,夏夏认识了男篮校队的一个队员,这几天正处在暧昧期,聊得热火朝天。因为看姜溏为了陆菱的事心情沉闷,所以今天约会的时候,她顺便打听了一下。

结果,对方瞪大了眼睛:“何亦舟怎么可能有恐女症!蒋朝那人最爱胡说八道了。”

没想到,竟是这样。

姜溏自嘲地笑了。

也是,如果何亦舟有恐女症,那陆菱又算怎么回事?而之前他对其他女孩的抗拒,想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不喜欢。

姜溏坐在床上,心里百味杂陈。

夏夏看着她突然变得有些低气压,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个,溏溏,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讲……”

“什么?”

“我听他说,何亦舟有喜欢的女生了,还准备告白。”

姜溏脑袋里嗡的一声响。

后来夏夏又说了一些话,可她却一句都没听进去了。

当天晚上,心里闷得慌的姜溏决定用运动的方式来刺激自己的多巴胺,她围着学校的操场一圈圈地跑着,一圈圈地提速。

最后姜溏跑得大汗淋漓,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累得只想瘫倒在地的时候,突然有人给她递了瓶水过来。

“聊聊吧,姜溏。”

姜溏闻声抬眸,瞧见了何亦舟。

她微微愣了一下,直起身子接过了他的水。

学校的操场旁有一条林荫小道,姜溏和何亦舟肩并肩走着,路过小道上灯光昏黄的路灯时,影子总会被拉长。

何亦舟直接开门见山:“姜溏,你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姜溏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装傻一笑:“我哪有躲着你,我就是最近太忙了。”

“忙到一条消息都回不了?姜溏,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或者说错了什么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这样避着我是什么意思?”何亦舟有些生气了。

这是姜溏第一次看到何亦舟发火。他眉头微皱,一双眼带着些怒气,让姜溏有些不敢直视。

想了想,姜溏攥紧手心,还是开了口:“何亦舟,我只是觉得现在这样很别扭,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别扭?”

“对,别扭。”姜溏打算豁出去了,抬起眸子看他,“我没办法看到你和别的女生亲近,我也没办法接受我喜欢的男生心里喜欢别人。”

“所以,何亦舟,我们还是不要……”

“姜溏!”何亦舟打断她,生怕她再次逃跑,他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误会了什么。但我原本想着拿下今年的十校联赛总冠军,在领奖的时候,从领奖台上飞奔到你面前,让大家来当见证者。

“可是现在看来,我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了。

“姜溏,我喜欢你,只喜欢你!从你找我比赛的那天开始,我就对你心动了。你也是我这二十年来,唯一一次心动。”

何亦舟大声道,紧张地瞧着姜溏。

姜溏怎么也没想过,何亦舟要告白的人竟然是她。她盯着他那双真诚的眼睛,微微有些发愣。

“你、你怎么不说话?”见她沉默,何亦舟有些慌。

只不过下一秒,他瞧见姜溏倏地笑了。

姜溏踮起脚尖,吻上了何亦舟的唇。

何亦舟蒙了。

还没来得及反客为主,姜溏就离开了。

“好像有点甜。”她透亮的眸子同他对视着,满眼的爱意藏也藏不住。

“我刚刚吃了颗荔枝味的糖。”何亦舟红着脸咳嗽了一声。

今夜的风,似乎也是荔枝味的了。

姜溏如此心想。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