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夏将远去

发布时间:2019年9月30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06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它夏将远去

文/苏小城

那一年,我拿了她的爱,逃开了。到如今,我也没法还了。

01

最近失眠的三个月里,我读完了那不勒斯四部曲。我觉得自己前世一定是个意大利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意大利,包括意大利足球,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它们的兴衰荣辱而黯然神伤。

2010年的夏天,意大利输球的那晚,我在出租屋里呆坐着抽烟,胡静在QQ上发了好几条消息我都没回。然后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是不是睡着了。

我说心情不怎么好,让她早点睡。她说就因为意大利?我们在那晚大吵了一架。我失眠到天亮,出门去吃炸酱面,想起几天前我和胡静还坐在一起吃面的场景,突然眼睛发酸。回去的路上,我给她发了信息:想来想去,我们还是不适合,那么就不要开始了。关了手机,我在房间里昏睡了二十多个小时。

第二天傍晚,胡静从昆明飞过来,她一脸委屈地认错,说不该跟我吵架。我说,你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我只是不想谈恋爱。后来我们去吃火锅,路边的小店,自助的。她端着盘子去夹菜,我说帮我夹点平菇和香肠。两个人都没什么胃口,最后连老板送的羊肉卷都一片也没有动。我开玩笑说:“自助不适合我们,味道也一般,改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说:“下次好了,明天我就要回昆明了。”

“就待一个晚上?”

“嗯,就过来跟你当面道个歉。”

她回去之后,再没有主动跟我说过话。我想着她应该还在生气吧,所以也没找她。她再次跟我说话已经是半年以后了,她说她要结婚了,对方家是做生意的,有钱,对她也挺好。

我想说一句祝福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02

2013年,我买了房子和车子,从媒体跳槽到了动漫公司。天知道,我一个连漫画都不看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那一年,我认识了同事唐云,她是漫画部负责脚本的。他们小组在整个公司的画风都比较奇怪,比如会把各自的猫带到办公室来,并举办了一届最萌猫大赛,最后她家的那只暹罗猫骗总获得了冠军,她们老大还颁发了一块奖牌。

很凑巧的是,那块奖牌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本来是作为伴手礼送了出去,最后却落在了一只猫身上。

我不怎么喜欢猫,也讨厌猫毛黏在衣服上的感觉。所以每次去他们部门谈事的时候,我总有些不自在。唐云心直口快,在电梯里碰到我,问我:“你是不是不喜欢猫?”

我点点头。

“那你以后少来我们办公室吧。”

可在那之后我却频繁地去找她,因为合作的一个项目,她是主负责人。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去讨好她,以及她养的那只猫。

最后,项目进行得很顺利,我提成拿了不少。为了感谢她,我请她吃饭,顺便给她买了几袋猫粮。饭吃得还算愉快,但猫粮她没要,说她家猫最近换毛,不适合换其他牌子的猫粮,让我去退货。

我有点尴尬,最后问到了她家猫吃的牌子,亲自上门去送猫粮。

她站在门口探出一个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一个人住,房间里太乱了,就不邀请你进来了。”

我愣了愣,赶紧说:“没事,没事,我马上就走。”

03

后来我和唐云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大概一半是因为同事的撮合,另一半就是因为猫了。我发现自从和骗总熟识以后,我觉得猫其实还挺可爱的。唐云他们部门喜欢搞小聚会,吃饱喝足之后就玩“狼人杀”,有时候人不够,我就会去凑数。

我不会说话,也不会演戏,总是第一个出局,于是就只好抱着骗总看他们玩。唐云是个高手,发言的时候逻辑严密,加上语言煽动性极强,所以她总是能够带领队友取得胜利。

几个月下来,我的游戏技能没有提升,反倒是跟骗总混得很熟了。因为这点优势,我跟唐云的联系变得紧密起来,每次骗总要出去洗澡或者打针,我都自愿开车接送。

再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唐云带着骗总搬来我家,并开始学习做饭,我和骗总都被养得越来越胖。

2014年的夏天,朋友们聚在我家看世界杯。意大利小组赛出局的那一晚,我依旧和他们喝酒玩“狼人杀”。纵然心中有太多遗憾和不舍,却也被大家的欢笑声所掩盖。倒是唐云,等到散场之后,第一时间跑过来安慰我。

我们能够在一起,自然有很多相似的原因。她也喜欢推理小说,也看美剧,最喜欢的国家是冰岛,我也是。她看球的年限甚至比我还长,所以她自然懂得我的悲伤。

她开了红酒,我们继续喝,说起上学时看球赛的日子,说起小时候做过的傻事,说起之前的感情,然后碰一碰杯子。她说:“我倒是喜欢你忧伤的样子。”我们一直喝到天亮,她趴在我的腿上睡着了,电视里放着比赛集锦,我却突然想起了远在昆明的胡静。

她和唐云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根本不懂得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更不知道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在地球另一端的一个国家,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他们赢球还是输球。

所以我们没有在一起,但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似曾相识的夜晚,我有点想她,或者说是想年轻时候的我们。

04

胡静是高二转到我们学校的,很瘦,还有点黑。但即便这样,也还是有很多男生追她。她对那些追她的男生说,别送我东西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高兴。不是真的高兴,而是要我。她说她第一次听到我名字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好玩,所以对我多看了几眼。

后来高中毕业,她去了昆明,我在长沙。我们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在一起,但都阴差阳错地错过了。她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我对着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可就在此时,在这个安静的清晨,我想明白了。是因为觉得她太好,害怕拥有之后会失去,所以一直不敢触碰。

可有些东西,即便不曾拥有,也还是会失去。

以前跟胡静在一起,她总说我嬉皮笑脸,我总能把她逗得哈哈大笑,她说我是开心果,我就反驳她:“那是你笑点太低了。”现在想起来,那些为数不多的相聚都是闹哄哄的。

但我骨子里其实是个悲观主义者,唐云一早就看出来了。但是她说,没事,我喜欢这个样子的你。我很清楚,她是爱我的。

我也逐渐习惯了这种爱。

一直到2017年的春天,我和唐云到了关系的最冰点,我接受不了她的冷漠,她却义正词严地说自己从来如此。到最后,我因为低血糖差点晕倒在厕所,她却说我是装出来的。事情后来虽然说开了,但我心里却一直有个疙瘩,我觉得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根本没有给我关心。

我每天都找同事喝酒,半夜才回家。她一个人看美剧,话说得也越来越少。我们谁也不想去打扰谁,坚持在各自的世界里,互不相让。

05

夏天的时候,我和唐云分了手。她带着骗总搬回了她的小公寓,我又回归了一个人的生活,只是现在多了两只猫。我开始失眠,开始在夜里看各种电影,喝啤酒,抽很多的烟。

是在回老家参加一个朋友婚礼的时候碰到胡静的,她看上去比以前更瘦,头发剪短后显得精神了不少。她笑着跟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好深。然后她送了一只眼霜给我,并嘱咐我每晚坚持用。

她现在离了婚,早就离开了昆明,在做房地产,自己买了两套房子,在老家混得风生水起。

过年我带着两只猫回老家,她骑着自行车去帮我买猫砂和猫粮。看着她瘦小的背影,我的鼻子有些发酸。她在我家忙前忙后,又是帮我照顾猫,又是带我妈去看家装,俨然一副自家人的模样。

我们谁都没提过去,也没提将来。

过完年,她隔三岔五就往我这儿跑。我陪着她吃饭,看电影,逛商场。有一次一起逛超市,看到货架上的平菇,她说你知道吗?我每次看到平菇就会想起你。因为我以前只晓得叫蘑菇,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叫平菇的人。

我笑笑,拿起一个平菇,说:“今晚炒平菇肉片给你吃。”

我们也争吵,无外乎是一些小事。诸如,我不该熬夜,不能老吃泡面,不能不接她电话。最后一次争吵,是在我的车里,她说想跟我结婚。我当时没接话,她就变得歇斯底里,最后问我:“你喜欢我吗?”

“嗯。”

“有多喜欢?”

“这么说吧,如果要选择意大利和你在世界上消失,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你。”

“意大利就那么重要?”

这么多年,她还是不懂我。我想起2014年意大利出局的第二天,我一个人穿着意大利球衣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我恨不得地球毁灭,可即便如此,世界上也没人知道我内心的悲伤。

2018年世界杯,意大利连决赛都没进。我仍旧看完了所有的比赛,只是再不复当年的情绪起伏。有时候想想,一早就知道结局,反倒更轻松。

我从动漫公司离职了,不是因为怕见到唐云尴尬,而是为了自身的发展考虑。我和她还算是好聚好散,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她现在有事出去,还会把猫寄养在我家,谁让骗总亲我呢。

我和胡静没再联系,听说她谈了个比自己小的男朋友,两个人跑去土耳其玩,都开始在微博上秀恩爱了。

我很少上微博,对她发的小视频也没多大兴趣。倒是看到她最近分享的一首歌,听得我潸然泪下。那是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歌手唱的《去年夏天》——

“我拿了总会还,你拿了就逃开。

“夏去了又回来,而人却已不在。”

那一年,我拿了她的爱,逃开了。到如今,我也没法还了。

——原文载于爱格时刻·2019,请多指教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锦绣街少女情事
下一篇 : 谁动了我的激光笔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