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抓不住的白色雾气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冬日里抓不住的白色雾气

文/嵇荷

夜幕太深,我看不见你的表情,正如你也一定看不见我此刻流下来的眼泪。

一、爱的飞行日记

“啊!这法师是不是有毒啊?团战没打先去送,是不是有病啊?”

一场游戏晋级赛失败,我摘了耳机号出声,丝毫不在意周围异样的眼光。

大四实在太闲了,以至于学校门口的网咖已成为我宣泄情绪最美妙的基地。成年人的快乐太简单,只需要挂上耳机切换到游戏世界,烦琐的喧闹就全部隔绝。

我承认,彼时的我实在有点放飞自我。刚刚失恋的我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戴着眼镜,蓬头垢面地钻到网吧里。为什么不在宿舍?因为舍友们忙着实习、忙着论文、忙着和即将异地的男朋友们浓情蜜意。我格格不入,实在孤独。

网吧就很好啊,大家都玩着时下最流行的同款游戏,即便孤军奋战,也总觉得并不是一个人。唯一不太合适的,大概就是我是个女生罢了。

就像我这一号,已经有好几个同网咖平台的游戏申请发了过来,文字间透着俗烂的言语。

“美女,玩什么呢?我带你啊!”

“美女,要不要跟我一起双排呀?”

这些男的真是闲得发慌,搭讪的语气又实在惹人倒胃口。

我回都懒得回,切到游戏界面继续单排排队。

可我做梦都没想过,世界上竟然会有人大胆如你,在我开启游戏时握住我的手,移动我手上的鼠标,将游戏停掉,贸然选了一个我不擅长的位置切入列队。

我的手被你攥住,惊得一时回头,竟忘了骂人,偏抬起眼对上你正专注看着荧幕的脸时,彻底失了声。

你选定英雄,搭配符文,末了好像才注意到我在盯着你,扬起嘴角淡淡一笑,道:“晋级赛都打了三次了,忍不住过来帮你打了。”

说着,也不让我让位子,就这么在沙发后俯着身子将键盘拿过去,盯着荧幕,专注在荧幕当中,开启了我第四次的晋级赛。

二十三分钟,对于一场比赛这绝对是飞速的对决。我没见过世面,根本没见过游戏操作可以如此行云流水的玩家。胜利来得太过轻松,以至于我有一种如梦的假象。

直到游戏结束,我都始终保持着不可思议的诧异感。

坐在沙发上看你操作的我,每一秒都忐忑、心惊。

当然,站着操作的你,一定也是非常煎熬的吧。

偏偏游戏结束以后,我竟觉得为何时间过得这般快,你看着胜利的界面笑得比刚刚更好看了,光洁的小虎牙整齐地亮出来,一脸欢愉的表情:“这下不气了吧?已经晋级了。”

说罢,你的双手便脱离了鼠标和键盘,正要离去,却被我鬼使神差地喊住:“喂!”

你本能地转身,表情透露一丝疑惑。我呆了一秒,心跳如擂鼓。

“你叫什么啊?我请你喝饮料吧!”

你笑笑不说话,从柜台拿了两罐可口可乐,分了一罐给我,说:“怎么能让女孩子请客?我请你好了。”

你放下饮料就走了,留下风一样的背影和我仓皇失措的心。

网咖里不知道谁点播了一首周杰伦的《爱的飞行日记》,旋律轻佻又欢愉,遮盖住了某些加速的心跳。

我连忙打开可乐喝了一口,甜腻中泛着一丝酸涩。我忍不住龇了一下牙,自言自语:“果然可口可乐就是比百事可乐酸得多。”

二、可爱女人

世界上有很多一面之缘。你不愿透露姓名,我也只能将我们初次相遇当作你的一场乐善好施而已。

可偏偏七十九周年校庆晚会,我无聊得发慌,去看表演,就在舞台上又看到了你。我性子急躁,又不太拘泥于小节,见台上背着吉他弹唱的那张脸实在眼熟,就一步一步挤到了最前面去。果不其然,是你。你好像也看见了我,原本还很随意的眼神突然对焦在我的脸上,似笑非笑,目光灼灼。

你的手真好看啊,骨节分明、细腻修长;你的声音真好听啊,从前我根本欣赏不来的《可爱女人》从你嘴里唱出来,我竟觉得勾人心神。

尤其是,你的目光好像始终停留在我身上。

你唱:“感谢地心引力让我碰到你。”

我就觉得万物肃静,只有自己的心脏又一次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你一首歌唱完,我已经迫不及待追到后台,你好像在刻意等我,还不等我追上来,你就已经笑出声来。

“原来我和妹妹竟是校友啊。”

我愣了一下,紧张得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谁是你妹妹啊?我都能当你阿姨了!我今年毕业!”我可没撒谎,高三复读了两年的我在这学校里可不就得算是阿姨级别的?

“扑哧。”你突然就笑出声,抬手用指背蹭了一下嘴角,故作帅气地对我开口,“阿姨长了张娃娃脸啊,看着跟未成年似的。我叫凌皖徽,今年刚大一。”

我感觉自己的脸突然就烧了起来,有种被小弟弟故意戏弄的羞耻感,只能故作大声地道:“谁未成年了?你少贫嘴!”

就在我还没想到如何继续找话题时,后台已经蹿进来了两三个结伴的小学妹,冲到你面前,叽叽喳喳,像一群抢食的百灵鸟,对着你嘀咕:“凌皖徽,凌皖徽,晚会结束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啊。”

她们好像是你的同学,但行为更像是你的迷妹。

果然你真就不屑一顾地拒绝了她们。哦,不对,你不是不屑一顾,你拒绝得疏离又不显冷漠,甚至带着一丝开玩笑的表情:“有眼色点好不好,我的可爱女人一会儿变成生气宝宝可哄不好。”

于是,她们上上下下地看了看我,又重新看了看你,失望地离开了这里。你好像轻轻嘘出一口气,若有似无地冷哼了一声。

我忍不住皱眉:“至于吗?被人追着跑不得爽到睡觉都要偷着笑,瞧你那样子好像跟被追命似的。”

你的确不想去那种聚会,不然也不会拿只见过两次面的我做挡箭牌。我虽然不聪明但是也识趣,准备懂事离场试图不再打扰你时却被你回手牵住,笑嘻嘻道:“阿姨干吗要走啊?来后台不就是为了找我吗?”

“……”我被无情拆穿,抽搐着嘴角想不到回击的话。也不知道哪里就戳到了你的笑点,你乐不可支地牵着我往校外走,“我不喜欢那些女生,总觉得矫揉造作得很,还不如跟阿姨在一起,打个游戏都可爱得像一只奓毛的猫。”

“……”

这算是夸人的话吗?简直让我噎到窒息。可为什么我只觉得浑身过电般,想到你刚刚在台上弹吉他时看我的那种专注的深情,莫名就乖起来,任由你牵着手不吭声。

三、算什么男人

说什么在一起,其实也不过是一起到便利店买了些零食去网咖联机打游戏。我本澎湃的心不禁有点小失落,可我到底失落什么呢?对你的好奇不就是因为你超强的竞技水平吗?

你带着我连胜,赶在寝室关门前结束了战役。

我恋恋不舍,对你说道:“要不我们通宵吧?别回去了!”

这话说完我就觉得有点不妥。你果然就痞痞地朝我看过来,眼神又坏又邪:“现在的阿姨都这么积极的吗?见到帅弟弟就迫不及待邀请了?”

大概是网咖里的暖气太足了,我只觉得浑身热得透不过气。尽管知道你的调侃是一种委婉的拒绝,我的心却不由自主地火烧火燎。

我关了电脑往外面走,终于在室外呼出一口气。

你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时不时夸张地补刀打趣道:“阿姨,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这么娇俏的吗?”

我埋着头装听不见,一个劲加快脚步。我挺讨厌自己这情绪激动起来就毛毛躁躁的性格,不然此刻也不会撞到前男友身上。

不对,确切地说,是前男友的现女友身上。

女生立刻尖锐地叫出一声,然后娇弱地朝着旁边的男生撒娇:“啊呀,杰杰,人家被撞得好痛哦。”

“……”我抬起头看到两个面目可憎的脸,好像嗓子里噎了口苍蝇。

骆嘉杰看清我的脸,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韩嘉琪,你……你不是故意的吧?那什么,我知道这事你对我有怨气,但你也老大不小了,理智一点,不要拿瑶瑶撒气啊。”

“……”真是有够好笑。我就是因为当初不理智才会和他谈恋爱。现在我不要太理智,所以才会和他分手,分得干干脆脆没打扰!我憋屈的胸口跟压了一块石头似的,正想着该怎么恶心地达到有效反击,你却突然有力地揽过我的肩。一米八三的身高此刻伟岸得像老母鸡护崽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不足一米七五的前男友。

“生气,宝宝,你干吗总是这么任性嘛?说了这种女孩子我看不上看不上,你还偏要往人家身上撞。我答应你以后不收别人的情书了好不好?不收、不看、不回复,心里只有你。”

你这番话说得我云里雾里,但成功搅乱了这两个狗男女。

我前男友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宝贝瑶瑶,然后你便轻蔑地翻了个白眼,揽着我,头也不回地走掉。

你的手臂温暖而让人心安,我被环着,只觉得踏实,直到好远才发现你根本没撒手。我也才反应过来,追问道:“什么啊?那瑶瑶还给你送过情书啊?”

你像看白痴一样扫了我一眼,给予我鼓励的眼神,道:“动动你的猪脑子,这个年代还有谁写情书啊?”

我果然飞速运转起我的大脑,一个激灵,道:“啊!你刚刚撒谎呢!”

“不然呢?”你不屑地白了我一眼,继续道,“不过阿姨,你的眼光实在不太行啊。那男的,啧,周杰伦那首《算什么男人》你听过吗?”

“……”

我无力反驳,毕竟你帮了我解了大围,并且你说得一点不错。骆嘉杰这人的确不太行,追我的时候花言巧语,一套一套的,结果跟瑶瑶走到一起,分手理由竟然是嫌我比他大一岁。简直可笑!

分手以后我在学校几乎都是躲着他走,生怕遇见眼熟的眼神提醒我被甩的笑话。但此刻我比谁都庆幸能这样直面他们,因为你在我身旁,仿佛一棵高大的树,将我如此稳妥地庇护住。

四、等你下课

大概是你每一次出现都在帮我解围,所以我对你的探索欲也无形之中升到了顶点。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只能悄悄地打听你。

大一新生,成绩高得离谱。待人温和、谦逊,还弹得一手好吉他。对你有好感的女生一抓一大把,身边环绕的倾慕者里不乏十分优秀的女生。可你倒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出淤泥而不染,你可真是一朵盛世高洁的白莲花。

大概是了解到你的优秀,我反而更不好意思上前一步,尽管偶尔会上游戏账号,却始终看不见你在线。

我感叹着这世界那么大,学校那么小,怎么就能路过千百遭却不见你一回。

但周五那节专业课一下,我就看见你站在已经落下黄叶的榕树下。你倚在树边,一只手翻着手机,随随便便站着就感觉像刻意摆出的造型一样。

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跑到你面前,朝你挥着手道:“好巧啊,你站在这儿干吗呢?”

你揣好手机盯着我那一脸惊喜的表情,歪嘴道:“不巧,我专门来等你下课。”

已经入了冬,阳光透过树枝洒了你一脸,像是打了一层柔光美颜。我不由得眯了一下眼,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你抬手就朝着我的脑壳敲了一下,一字一顿地对着我说道:“不巧,我——专门——来——等你下课。”

是什么频率的心跳让我只觉得喉咙口像燃烧起一团火,压抑了半晌才勉强挤出一句:“你……你等我做什么?”

然后,我就听见自己的心脏“突突突”的,似机关枪一般扫射起来。

“听舍友说那个瑶瑶的为人不怎么样,那次帮你解围没想那么多,怕她后面为难你。”

“所以,你专门为了这个事情来找我?”

“不然呢?”

凌皖徽,我实在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温柔细腻。但对于我这种粗糙的女汉子来说,内心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暴击。

我从小就知道内心越是柔软,外壳就越要牢靠,所以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得理不饶人、无理辩三分的泼妇样。

可此刻这样被你关切地看作一只小白兔一般,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触动。

我不知如何将内心这种翻江倒海的情绪形容出来,只能装作云淡风轻地拍了你一下,笑道:“嗐,你还是不了解我,我也就长了一张娃娃脸,凶起来那可是连自己都敢打的主呢。她还敢来惹我?那至少要先去把保险买齐全了。”

“扑哧。”你就这样被我逗得毫无顾忌地哈哈大笑起来,一边调侃我是个嘴遁能手,一边给我讲这几天系里面忙碌的事情。

我才知道你最近忙得要死,进了吉他社要免费帮教学不说,还有一大堆专业课作业,压得你够够的。不仅如此,最近约你的小姑娘也越来越多,还有跑到教室门口堵你下课的。我这才知道你没空打游戏的缘由,但你吐槽得越多,我反而越忐忑。忐忑你百忙之中竟然还惦记着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忐忑我从来不是恃宠而骄的主,只会更加觉得你光环加冕,反而让我不敢心安大胆。

五、园游会

可是,想要隐藏一份喜欢是有多么困难呢?

我实在不是一个擅长暗恋的苦手,越了解你就越想了解你,越想挖深你就越想见到你。

我知道这样不对,我比你大五岁,甚至马上要毕业,与光芒而耀眼的你实在不够匹配。我努力用理智克制着自己心里那份悸动和心猿意马,却实在做不到对你的每一次邀约都坚定拒绝。

一开始你只是喊我打打游戏,我有求必应地上号,还洗脑着自己只不过为了更轻松地获得胜利。再来你喊我给你送饭,我借口是因为你的迷妹太多,你实在觉得麻烦,我做做你的挡箭牌而已。可后面你们社团组织园游会,你邀请我的时候,我实在不能给自己找借口了。

你和我之间的联络频率实在不像是学姐和学弟,这让我不得不多起了一份贪念。那想象实在令人心动,它叫作——你应该喜欢我。

我扭扭捏捏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着你什么时候表白,我该如何拒绝。却不想,当我盛装打扮接受你邀约的那日,才走到宿舍楼下就被一个女生堵在路口。她瘦小得我看着都心疼,可眼神里的敌意与狠辣却让我望而生畏。

“宝贝,找了好久了,原来就是你啊?”

这句话根本听不出来一丁点的敌意,我的心里却发慌。我愣愣地看着她,心中不妙的预感早就已经跳了出来,“与你有关”四个字在脑海盘旋,却还只能装傻充愣地对着她说一句:“啊?你在说什么?”

“呵。”

那不屑一顾的冷笑结束后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我待在原地很久才想到要如时赴约。

可当我赶到我们约定的地点时你却不在,早上七点半,旭日已经从东方如约升空。可我觉得冷,哈着气,看眼前迷雾般的白气忽明忽暗。

直到十一点半,你的身影都没有出现。

路边去食堂的学生越来越多,我形单影只,像个被抛弃的小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慌得厉害,也感觉委屈得厉害,眼泪就这样不由自主地从眼眶中往外落。

那种感觉实在很滑稽,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何会产生出那种“你再也不会来”的强烈感觉。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心被撞了一下的疼痛感,但你的手突然覆在我脸上,将我的眼泪拭去,更是一脸关切而担忧地道:“韩嘉琪,别哭了。”

我抬起头,目光正对上你那双透着深情的桃花眼。委屈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哭得更加厉害了。

你先是对我道歉,说早上有点事情耽误了,再是追问我为什么哭得这样惨。

我听着你明明潦草的解释,不敢过多地追问,却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为什么哭得这样惨。

我闭口不提,三言两语将事情圆了过去。

你没多追问,好像与我的心事达成了默契的协议。

我更不敢多说,生怕说开了心事后我们便各自东西。

那天我们没有去园游会,我借口有事,像个逃兵一样丢盔弃甲地逃离你身边。我躲在宿舍,像一只埋在土里的鸵鸟,不敢直视自己已经比预料中还要更加喜欢你的事实。

六、告白气球

后面的几天里,你表现得对我异常关心。正巧赶上圣诞节,游戏里有很多奖励活动,你送了平安夜礼物给我,我受宠若惊。连忙挑选了同系列的礼物,准备回礼,却在礼物送出来的那一瞬间看见你的账号下了线。

我坐在寝室的书桌前发呆,室友看我无聊,拽着我去洲边看烟花。

这天是圣诞节啊,热闹喧哗,人潮拥挤。洲边早就被围堵得水泄不通,可凌皖徽啊,为什么我会在这人来人往,车辆都无法穿梭的拥挤里一眼就看见了你?

不单单是你,还有那天在宿舍楼下拦住我的女生。

她挽着你的手,笑容如烟花般绚丽。

我的心脏顿时感觉被来了一枪,感觉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

所以,人们说的那种第六感其实并不是玄学?所以,这些日子里我踌躇不安的心慌都是某种征兆?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室友聒噪的在耳边对我说了些什么,更不记得那夜的洲头到底有多热闹,就连我如何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我躺在床上感觉要窒息,手机却不适时宜地响起。

你的号码传入屏幕那一刻,我的眼泪就开始滚落,大概是太伤心了,所以接了电话的我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似乎没察觉到什么,还对着我说:“圣诞快乐,我去洲边看烟花了,想着你应该在打游戏没看到,所以把烟花带给你了。”

我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知作何回应,你却接着道:“韩嘉琪,快趴到窗边来。”

我想要拒绝,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朝着阳台走去,推开窗,冷气便“呼”的一声刮了进来。我探出头,看见宿舍楼下的你正一只手拿着手机给我打电话,一只手挥着烟花棒。

“哈哈哈,虽然我这个规模怪小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是嘛。”

我看着你手里的小花棒一点点燃尽,鼻子再也忍不住泛起酸来。

不逢年不过节,找这种小礼花也是很辛苦的吧?可是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啊?是贼心不死吗?

我突然来了勇气,总觉得这次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似的,对着电话向你开口:“凌皖徽,我喜欢你。”

我看着楼下的你瞬间抬头朝着我宿舍的方向看了过来。夜幕太深,我看不见你的表情,正如你也一定看不见我此刻流下来的眼泪。

你短暂的沉默让我忍不住加重了语气,更加郑重地重复道:“凌皖徽,你没听清吗?我说我喜欢你。”

我朝着你手机微弱的光亮看去,试图看清你此刻的表情,可夜风太凉,吹得我什么都看不清。

直到电话里传来你略感抱歉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笨蛋,这个结果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所以你哪里需要对我道歉。只是为什么当你亲口对我说出这样的字眼,我就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一刻都等不及地要将我整个人勒窒息了。

“嗯,我知道了,以后不说了。”

楼下,你手机的光亮还在闪着,我却像个小丑一样先一步挂掉电话,关了窗逃走。

原来真的会有心脏疼痛起来喘不过气的情况啊,原来这些痛楚都是真实存在的啊。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生怕下一刻自己就真的会晕了过去。

七、夜曲

我开始躲着你,像从前躲着我那个甩掉我的前男友一样。也有不一样的吧,躲着他是因为不想制造麻烦,躲着你是因为真的害怕。

告白实在太不明智了,原本可以相安无事地用朋友身份相处,现在倒好,形同陌路。

你大概也觉得尴尬,所以鲜少再找我,偶尔在游戏里撞见,你的招呼打过来我就连忙下线跑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被拒绝掉的自己。

毕业典礼来得很慢,我也不知道自己这半年是怎么过来的。

总之浑浑噩噩就毕了业,合照的时候你出现在校操场旁,还是那么闪耀,让我一眼就看到。我生性懦弱,看到了也撇开眼睛当作看不到。

可哪里是看不到,我对你稍微改变的细枝末节都看得清清楚楚。半年时间,你比从前更成熟了些,头发稍微长了一点,脸上多了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好气啊,天生丽质的人真的是戴着眼镜都会独添一份韵味,更多出一种斯文败类的魅惑感。

你似乎早就看穿了我的逞强,直直地走到我旁边,微微皱着的眉头仿佛在我心上浇了一层冰霜。

“韩嘉琪,你毕业了去哪儿?”

“啊,回家吧。我爸安排了工作。”

“嗯,挺好的。”

我对着你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么近的距离,想到这次是别离,终于还是正视了你。四目相对时,你的瞳孔深得不着边际,我多看一眼都贪恋。

我怕我忍不住哭,连忙撇开脸,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好久不见啊,你最近挺忙吧?”

“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起伏。

“什么啊?你少胡说了,我躲你做什么?”

“你躲没躲你心里不清楚吗?”你的眉皱得更紧了,像是跟我置气,让我一瞬间委屈。

多可笑啊,你凭什么这样反问我?大概是那些挤压的苦楚一点即爆,以至于那成日成夜的委屈在一瞬间喷涌而出。

“你是不是在搞笑啊?我为什么不能躲着你?难道我要迎合你吗?迎合你两面三刀、心猿意马?凌皖徽,你能摆清自己的感情边界吗?能少做点让女生误会的事情吗?你干吗为我打排位、为我解围、为我放烟花?你每天多少事我不知道吗?费这么多心做这些要说不喜欢我,只是打发时间我头拧下来都不信!”

我从小到大都㞞包一个,这些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就从嘴巴里脱口而出了。你看着我怒不可遏的表情,有着一丝震惊,可也很快就恢复了神色,只沉甸甸地回应我一句:“韩嘉琪,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抛下她。”

“别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了,你根本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倒是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对孤寡老年人的关怀爱心,是我不知天高地厚误会了而已。”

我说完就转身离开,生怕你再说什么戳我心的话来。

伤口那么久都还没愈合,我实在不忍看着它满目疮痍。

八、断了的弦

我大概是全校毕业生里拿到学位证书以后第一个光速离校的学生吧。此刻抛下学生的身份,我已经是个坐在火车上求学回归的旅人。

大学四年,我收获颇丰,可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到,只能想到你。

我的状态不是太好,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借口毕业旅行,一个人去了大理。古城的大水车下有一棵许愿树,我看着实在眼熟,思来想去才想到,当年在校报上看你的背景介绍时,放着的照片就是你在大水车旁的合影。

有同学说采访你好难,照片都不给,还是扒你微博扒到的这张。是什么作祟我不知道,我不由自主地打开手机开始在微博上搜索关于你的信息。

也是这一刻,我才终于知道自己多愚昧,愚昧到原来一直认识的你都只是皮毛。

你的微博记载的东西不多,可彻头彻尾的丧却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你。从前我只觉得你礼貌又疏离,绅士且儒雅。可那张医院检测出“双相情感障碍”的报告才让我知道,原来你真的不喜热闹,不爱人潮,打游戏时疯狂的话多又激昂,其实都是一种病态。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疾病呢,就是智商会随时增高,情绪高涨,做什么事情都感觉不到累。也会随时低落,觉得人间不值得。这种感觉让你不太会和别人相处交际,大部分时间里你都在用药物控制情绪。

而那个在宿舍楼下拦住我的女孩,和你竟然是微博上互关的“病友”,你们有一种灵魂共鸣。你选择的某种自救就是和她共同对抗病魔,你们相互扶持,结伴同行。

当代年轻人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多多少少的抑郁情绪其实都不值得一提,可是那么优秀的你为什么会有这么严重的病症?我不得而知,我不曾参与。

我像个偷窥狂一样,疯狂地搜索你和那个女生之间的联系,竟在她的微博下看到那年圣诞节的夜晚她近乎偏执的发言:“只有和你在一起才是对我的救赎。”

所以,我晚了一步,所以,我不仅晚了一步。

所以,你看着我眼波中流转的蜿蜒多情,其实都不是假装的吧?

也许是有一刻,你动摇过。可你最后还是善良、大义凛然地决定抛下我。

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山峦广阔,却没有任何属于我。我觉得有点可笑,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够可怜,所以没有被选择。

只是,又能怎样呢?

是心有灵犀还是天意使然,你突然更新了微博动态,内容简单:“感谢地心引力让我碰到你,就算这辈子再也遇不见你。”

我看着那棵依然油绿的许愿树,就这样旁若无人地蹲在路边痛哭失声。街边云南特色的音乐一直响个不停,偏偏咖啡馆里周杰伦那首《可爱女人》还是传进我的耳朵。

“世界这样大我只是一只小小小的蚂蚁,但我要尽全力全力全力保护你。”

凌皖徽,好遗憾,我不能成为你全力保护的那个人了。不过也有一个可爱的女人能被你全力保护住,也算是幸运的吧。

街边小溪的流水声轻到听不清,我突然想到高中时卓文君那首《诀别书》。那时候我读不懂里面的词句包含的深意,到了明白时,却也是真的再也无能为力。

凌皖徽啊,好抱歉那个时候因为自己懦弱的自尊一直躲着你,我才明白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

其实对自己爱的人认输并不吃亏啊,那时候,我明明应该大着胆子多见见你。

只可惜,这一次,我真的要走啦。

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人间烟火,而我们,也真的错过。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