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时(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少女时(二)

文/木子喵喵

少女时目录

第一章:少女时(一)

第二章:少女时(二)

第三章:少女时(三)

少女时(二):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Part1

长跑虽然很没面子晕倒了,但好歹拿到了第二的成绩,还是很开心的。

本来刚开学那会儿,我成绩还是不错的,但随着后期教学内容对于我而言着实太艰难,全班五十六个人,我的成绩始终徘徊在三十名上下。

因为成绩下降,老爸每天在后面鞭策,让我无暇他顾,每天都只能顾得上看书学习。

但即便这样,成绩也没有丝毫上升,考得最好的一次是班级第二十九名。

那时,每次月考完,在班级后面的墙上都会贴上全班排名以及全年级排名,每次看完自己排名后,就会与闺蜜一起看排名前十的学霸们,当时Y的名字并没有引起我太大注意力,因为一直知道他学习成绩好,常年稳居年级第一,早就习以为常了。

真正注意到Y的成绩,是班主任进行了一次班级改革后。

那是刚开学的初秋。

我们已经从旧楼撤出,搬进了新楼。

新楼对于我们而言透露着一股子新鲜感,刚刷好晾干的外墙,从未有人用过的课桌椅凳,纤尘不染的黑板,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这栋楼的第一个主人,未来的学弟学妹进来之后用的黑板桌椅都是我们留下来的,这令我们十分有成就感。

值得一提的是,新学期,学校增加了一个新班级——四班,一层楼只有三个班,一班、二班和三班都在一起,而四班在我们楼上。

新学期刚上第一节课,班主任便开始提醒我们离下一次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但这并没有成功给予我们压力,我们依旧该学习的认真学习,该玩的认真玩。

纪律成为我们班上最大的问题。

和网上那些班主任十大语录一样,即使是我们班这样的尖子班,教过我们的老师依然会愤怒地在讲台上批评:“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次数多了,我不禁问我同桌:“我们真的是他教过最差的一届吗?”

同桌思考了一下,非常认真地点点头,道:“应该是的,否则为什么他要强调那么多次?”

我点头,觉得十分有道理。

为了维持班上的纪律,班主任张老师想了一招,命班上所有有头衔的班委每天两人一组负责班上的纪律问题,主要负责上课老师来之前以及自习时的纪律问题,违反纪律者一律写在纪律册上,通俗点说就是“记名字”,第二天早自习班主任亲自处理。

虽然我成绩一般,但在别的方面有特长,所以在班上担任了一个小小的班干部,于是也沾了一些光,每周有一次管一天纪律的机会。

管纪律的同时也需要注意是否有同学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开小差。

还记得那天轮到我第一次管全班纪律,自然又认真又紧张,也是在观察四周时,发现一向上课认真的Y,在自习课,会回一些小纸条。

Y居然跟女同学传纸条!这令我十分诧异。

难道这就是好生与差生之间的智商差距?我每天上课一丝不苟,认认真真,考试都不及格;可Y每天上课都跟女同学传纸条,居然能次次都排在年级第一。

如果他更认真的话,是不是能全省第一?

我内心一股酸意,写了一张纸条,让前排的同学传给他。

由于我成绩总徘徊在中下游,所以位子也从一开始的前排换成后排。

到了后期,后排的位子几乎被我承包了。

而Y坐在前排,因为他学习成绩好,根本没有坐后面的机会。

那段时间,我最常见的便是他的后脑勺和蓝白校服背影,这抹身影经常在我脑海里浮现,成为我每次遇见阻碍时前进的动力。

以至于当我们分开后,重逢的第一眼,我看见比我高一个半头的他,眉宇轻扬,朝我微微笑说一声:“好久不见。”

只觉自成一景,星月波光,令人心驰神往。

我写了一张纸条让前排的同学传给Y上。我等了一节课,他没回复;等到放学,他也没回复。

其间我明明看见他间歇性回复了其他人的纸条。

心里更酸了……

忍不住又写了一张纸条让人递给他,在传递的过程中,我的眼神一直没离开他。

这一次,我清楚地看见他打开纸条看了一眼后塞进了桌子里,一直到晚自习都没有回复过。

心里很酸,但我却没敢再给他写纸条,害怕被他烦。

Part2

很久之后我问Y:“当年我给你写了两张纸条,你为什么都不回?”

Y问:“你写了什么?”

我很忧伤:“我写什么你都忘了?”

Y瞥了我一眼,眼神满有深意。

我想了想,说:“我在纸条上写的是猜猜我是谁。”Y问我:“第二张纸条呢?”

我:“你怎么不猜啊……”

Y:“无聊吗?”

……我想想也是,不怎么有聊。

让全班甚至全年级师生注意到Y成绩的是新学期一次月考,一向稳居第一的Y竟然掉到了第二十名。

紧接着,后面的几次月考,一直往下掉,甚至掉到了班级三十名以外。

我们诧异之际,都能瞧见老师目光中的焦急,各科老师找Y谈心的次数只增不减。可无论大家怎么努力,Y的成绩依旧直线往下掉。

对于每次贴在教室后的排名,Y本人十分淡漠,似乎掉分对于他而言无关紧要。

那天体育课前,我和班上几个男生去器材房拿器材,路过老师办公室时,看见老张和Y在办公室,Y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不知说了什么,那女人和Y走出了办公室,女人嘴上说:“你是不是故意掉分想气我们?你这样很幼稚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Y知不知道,但看Y的表情,似乎并不想搭理。

“那是Y的妈妈。”我们中有人认了出来,“上个学期开家长会的时候我见过她,我们私底下都说Y的妈妈是女强人,一看就很有气场的那种。”

“Y连续掉分让老张头疼不少,要知道Y可是老张一直在外面吹捧的好学生。”

“对啊,像Y这种学生,就是面子啊!”

“那他怎么掉分掉得这么凶?”

“不知道!据说Y跟家里闹矛盾闹得很凶,而且你刚刚没听见Y妈妈说他是故意掉分气他们的吗?”

“真厉害啊!要怎么牛才能做到像Y这种想考第一就考第一,想掉分就掉分的?”

“你还是别想这些了,想想这周末的家长会怎么办吧。”

我听着他们交谈的声音才知道,原来从很早开始,Y和家里的矛盾便一直存在,直到现在越来越严重。

听说Y的父母管他管得非常严格,但Y本身热爱自由,对他们的管教十分抗拒。所以,Y故意考差以反抗家里禁锢式的教育。

身边的人还在谈论:“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可能是Y成绩真不行了吧。有谁能每次都年级第一?只能说过去的神话被打破了,那些信仰神话的人才找出这样一个‘故意考差’当作借口。”

“才不是。”我条件反射地回应,“就算成绩下降也不可能直接从第一名掉到二十多名吧?”

我说完,才发现自己情绪过于激动,大家都诧异地看着我。

对于自己心里真心钦佩并且以他为目标前进的我,总会比较偏心于他。

我心有些虚,说:“我就是客观分析,你们别这样看我,毕竟Y年年考试第一也给我们班争取了不少荣誉。”

我这一提,其他人纷纷点头:“说真的,别说在学校,我家亲戚经常说到Y很厉害时,我总骄傲地说Y是我们班的,就觉得很有面子。”

“我也是!我妈都觉得我跟学霸在一个班很荣耀,仿佛我也能考第一一样……”

看见众人都被我带跑偏了,我心才放了下来。

下一节是体育课,例行带全班跑完八百米后,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

当时快有一米六又在体育方面有特长的我当了三年的体育委员。

每次领晨操,别的班上都是清一色男体育委员站在班级最前排,而我是我们年级唯一一个站在最前面领操的女体育委员,这让我略尴尬。

自由活动,男生喜欢打篮球,女生则以各种形式聊天,爬双杆的爬在双杆上聊天,爱学习的在教室边看书边聊天。

一到下午就犯困的我趴在教室门口的栏杆上边晒太阳边昏昏欲睡。

我看见不远处的篮球场上,熟悉的、跳跃的身影。

带球跑、起跳、投篮,漂亮的三分球,动作一气呵成。

我对篮球一点都不了解,唯一知道的篮球知识还是看《灌篮高手》时,或多或少了解的。

正当我看着篮球场发呆时,身旁有人推了推我的手臂问:“你有没有觉得Y的气质很像花泽类?”

当时大S主演的《流星花园》风靡学校,F4是女生口中津津乐道的大帅哥。

女生聚在一起的话题通常都是:道明寺帅还是花泽类帅?西门帅还是美作帅?

但这些话题跟我都完全没关系,那时家长管得严,别说碰电脑,就是看电视也只能看动画片和新闻,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谁是花泽类,再加上那时困得神志不清,于是将花泽类听成了——

“什么花泪?花怎么会流泪?”

同学:“……”

见同学没说话,我清醒了一点,抬目刚好看见正对着我们的篮球场,我们班的男生们正打得激烈。

我眯着眼睛仔细地追随着篮球场那道熟悉的身影。Y平时看上去懒懒散散的,加上方才在办公室那一幕,我总以为他应该心情不好的。

可运动时的他依旧意气风发,他软软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黑玉般的光泽,随着他的起跳飞扬,真好看……

不只是他,篮球场上的每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与活力,散发着少年时代的光芒。

我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很认真地回答身边的同学:“我真没觉得Y身上有一丁点花流泪的气质……”

同学觉得完全不可思议,诧异道:“你该不会连花泽类是谁都不知道吧?”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同学并没有嫌弃我,而是在那个下午特别激情澎湃地跟我讲述了《流星花园》的故事。

于是我一边听她讲得热血沸腾,一边在脑海里想象,一群小混混欺负杉菜时,Y走出来英雄救美,最后在墙上倒立,忧伤地说:“当你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原本想要掉下来的眼泪就掉不下来了……”

Part3

“当你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原本想要掉下来的眼泪就掉不下来了……”这句话一度成为我们那时候比较热门的个性签名。

刷朋友圈时,我看见一条不太显眼的淡定留言:骗人的,我试过,倒立的时候眼泪确实不会掉下来,只是改了个方向,从我的眼睫毛流到了我的天灵盖……

那天体育课还剩下最后五分钟时,老师把所有人招齐准备下课。

周围的女生们都缓缓地走过来站在了一起,不远处,一群汗水淋漓的男生们结伴成群地往这边跑。

脱了校服,穿着白色短T的Y正在跟身边的伙伴说话,除了水扬帆之外,Y和班上另一个叫成海的男生也玩得很好。

像女生有闺蜜,男生也有自己的好伙伴,每天约好一起上课,放学一起回家。

水扬帆和成海便是Y的两个好友,俗称铁三角。

水扬帆性格非常好,几乎是有求必应,而且长相也算标致帅哥,但因为那时是青春期,他的额头上爆了许多痘痘,并且只长在额头上,列队般列了好几排,又因为他时常忍不住用手抓痘痘,于是额头上的痘痘变成许多纵横交错的抓痕,惨不忍睹。

成海个子很高,长相不算十分好看,性格也非常好,在女生群里也挺受欢迎,经常被女生以“闺蜜”相称。不过他学习成绩常年都是吊车尾,对比前两个,人气会少一点。

相较之下,水扬帆和Y被我们私底下议论得更多,很长一段时间,女生们都在背后传他们的“绯闻”。

虽然Y和水扬帆都很受女生们欢迎,但女生们都不能接受Y或者水扬帆跟任何一个女生在一起,可是如果是Y跟水扬帆两人的话,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觉得可以接受。

Y和水扬帆也十分配合,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得频繁,甚至有时可以看见Y和水扬帆传纸条。这更加令女生们想入非非。

“两人在讨论什么事不能下课当面说,要传纸条?”

于是可以经常听见,女生们在放学时看见他们两人走在一起的背影嘻哈谈论。

很快迎来了这学期的家长会。家长会时间在晚上,我们便不用上晚自习。

吃完晚饭,我和班上一些小伙伴们早早到学校开始一些准备工作。

陆续的,其他同学也带着家长来了。

每个学期开家长会应该是学生们最紧张的时刻,我也一样。

把我的家长安排好座位后,刚出门,便看见Y领着上次在老张办公室见过的女人过来,那是Y的妈妈。

迎面而来,我一时紧张,站在原地一声没吭。

犹记得Y的妈妈瞟了我一眼,径自走进了教室。

我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情商低、反应迟钝,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

正当我站在门口情绪低落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怎么站在这发呆?”

我心一紧,看向身旁的Y:“你怎么不陪着你妈妈?”

Y看着我,眉眼笑笑,道:“是三岁小孩吗,还需要人陪着?”

我又偷偷看了一眼Y的母亲,一直都绷着一张脸很严肃的模样,我心想,Y要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面对平时这么不苟言笑的母亲?

Y说完后,朝楼下走去。

楼下有一排健身器材,最受欢迎的莫过于健身器材里的两架秋千。

也许今天开家长会,大家都紧张的缘故,一向热门的秋千架上居然没人。

我忍不住跑到秋千上坐下。自从学校有了这个秋千架,我就一直没抢到过,今天终于让我坐了一回。

那时小孩心性比较重,看见感兴趣的事情,很快便将方才Y妈的事忘在一边。

我正轻轻荡着,便感觉身后站着一抹身影,两手握在秋千线上,轻轻帮我晃着。

我浑身紧张了起来,僵直得一动不敢动。

“你……你不用帮我摇,我自己可以的。”我受宠若惊,学霸帮我荡秋千!承受不起!我忙对他说:“旁边有个空位,你也坐。”

“不用。”Y说。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任由他帮我轻轻晃着。

今天月亮特别大,只是风有点清凉,彼此都没怎么说话,荡着荡着,我竟觉得有些冷了。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一秒,便感觉身上披上了一件外套。

带着淡淡的清香,是Y的校服外套。

我还记得上次运动会,他把校服外套给我之后,我回家偷偷洗了很久。

直到校服干干净净,我将它挂在家中的阳台上,看着它迎风荡漾的模样,仿佛是Y在篮球场上迎风奔跑的少年模样。

家长会大概一小时后开完,大家都陆续站在教室门口等各自的家长,有的受到了表扬,有的家长一出门便黑着一张脸,让人不寒而栗。

我看见Y母和一个气质上佳的女人聊天,笑意盈盈的模样。

原来女强人也会笑的啊!

Y母与之交谈的女人正是水扬帆的母亲,大家都看见了,偷偷打趣说,没想到Y和水扬帆是好兄弟,连带着两人的家长都是好朋友,太羡慕这种感情了,应该会当一辈子彼此的好兄弟吧。

打破女生们幻想的是一个女生。

前面有提过,学校多加了一个四班。

四班有一个从外校转过来的,据说是一路被捧为校花级别的人物,叫陈芒。

我们那一届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陈芒的,即使没见过也听过。

我与陈芒有过短暂的接触仅仅是小学二年级时一起参加舞蹈兴趣班。那时,在肢体方面除了跑步之外,完全没有天赋的我是兴趣班跳得最差的一个。

陈芒是兴趣班学生里站在最前面带舞的,显然易见,她是老师眼中跳得最好的学生。甚至在休息的时候,我们都能看见两个舞蹈老师坐在一旁,目光追随着陈芒,二者讨论着陈芒的家世背景和她的乖巧懂事。

仅仅是那一节课,我对陈芒的印象是——万众瞩目。

后来我翘了兴趣班所有的课,自然没有再见过陈芒。

再次听见她的名字便是现在,她转到了四班。

那时,比起和Y的关系,我和水扬帆要更随意一些,水扬帆是我男闺蜜的不二人选。

Y虽然对谁都温和,却总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好像与他之间总隔着些什么,明明觉得他很好,又不敢离他太近。

水扬帆则更容易让人亲近。他阳光、清朗又幽默,时常与他传纸条时,能被他逗得开心不已。

不记得是哪个自习的晚上,和他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四班的陈芒。

见他主动提起,我随口说了句:最近空降四班的陈芒人气很旺,大家都说她要跟我们班的丁甜心争夺校花。

水扬帆:有嘛好争的,各有千秋!

我:说得也是……不过我还是觉得丁甜心好看些。

水扬帆:陈芒也不差啊!再说了,陈芒不但长得好看,学习成绩也很好,从小到大就受各科老师欢迎,是很多人心中的学习榜样!

我没想到,我不过稍微提了一下丁甜心好看些,水扬帆如此激动。随后想道:所以她也是你学习的榜样?

水扬帆:当然!

我:她知道?

水扬帆:当然不知道。

我:你们以前不是认识吗?

水扬帆:认识就要知道?Y也不知道你把他当成学习的动力、人生的榜样啊!

我:我只是觉得,这不像天不怕地不怕的水总的作风啊!

水扬帆:有什么像不像的。我们普遍害怕老师,不就是因为他们跟我们有距离,又很严肃,不会像父母一样每天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太亲近,什么都依我们吗?你觉得一位老师很厉害,会跑上去对他说,老师您很厉害,您是我的人生榜样吗?普通人只会在心里默默地崇拜而已。

我:好有道理!

水扬帆:话说委员同志,能不能帮个忙?

我:啥?

水扬帆:我这有封信,麻烦你帮我交给陈芒。

我:为什么要给她写信?

水扬帆:委员同志,行不行?

我:行啊,那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

水扬帆:你也知道,陈芒刚来我们学校,大家对她的争议很大,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我就想写封信安慰安慰她。

我:那你得告诉我一件事。

水扬帆:什么事?

我:你说你以及很多人都以陈芒为榜样,这些“很多人”里也包括Y吗?

Part4

水扬帆画了三个神秘的笑脸:你猜。

我:……

水扬帆:^_^

我:好啊,我猜!只是猜的时间会有点长,说不定到毕业都猜不出。我倒没什么关系,只怕在毕业前你都安慰不了你的学习榜样。

水扬帆:委员我错了,你们家Y那么厉害,他自己就是榜样了,怎么可能崇拜别人?

虽然是一句十分普通的话,我却被水扬帆话中“你们家Y”戳心了一下。好像水扬帆这样说,原本跟Y交集不多的我,真的跟他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水扬帆:Y不认识陈芒,况且陈芒虽然很优秀,但跟Y相比,成绩肯定比不过他!

我:那为什么你把陈芒当成榜样,而不是Y?

水扬帆:可我跟陈芒是小学同学。

我:这么说,你从小学就一直崇拜她了。

水扬帆:嗯。

我:真厉害。

水扬帆:……

那天之后,我便成了水扬帆和陈芒的送信使者。虽然那时候可以用手机发短信,但水扬帆始终觉得亲笔写的信更有诚意。

有一天,水扬帆跟我说:“最近陈芒遇见了一件麻烦事。”

我:“说。”

“陈芒不是转学过来的吗?以前那个学校有个极霸道又长得不错的老大十分愤怒,觉得她背叛了母校,要找她麻烦,据说最近会有所行动,在陈芒下晚自习的时候在校门口堵她。”

“所以?”

“委员大大每天回家的路线不是跟她一样吗?可不可以委屈一下委员大大回家的时候顺便捎上陈芒?”

“原来女神也有好多烦恼……这是陈芒要求的?”

“不不不,是我一厢情愿。”水扬帆说,“我会跟在你们身后,你不用害怕。”

“这么说,她一下子就有两个保镖了?”

“委员大大帮人帮到底,你帮我,我也帮你随时盯着Y,他平时怎么学习,怎么考到年级第一的过程,第一时间跟你汇报!坚决不让别人先一步发现他学习的秘密!”

我好好地思考了水扬帆提出的这个条件。

不得不说,这对我而言颇具诱惑,最终我答应了帮水扬帆的忙。

于是,跟陈芒一点也不熟悉的我每天晚自习放学都和陈芒一起回家,有时四班下课晚,我还得在楼道外等她。

走在路上,两人话题都不多,基本是尬聊。偶尔一转身,能看见跟在身后优哉游哉的水扬帆。

只是一直未见据说要开始在晚自习下课后骚扰陈芒的“R校一霸”。

“保镖”的生活这样枯燥无味地过着。

Y的晚自习依旧风生水起,和四周的人纸条来回间传得火热。

我问水扬帆:Y每天都有那么多人给他小纸条,都聊啥?

水扬帆:瞎聊,就像你跟我这样。

我:哦。

水扬帆:怎么?不服气?你也可以给他写小纸条!

我:这样好吗?他都不怎么回。

水扬帆:有啥不好的,又不是让你扑上去绑架他,怕啥?不过……

我:不过啥?

水扬帆:不过比起传纸条,还是用功读书比较好。成绩耀眼的人,才会引起别人的注视,不是吗?

是啊,不管何时,让人容易引起注视的总是那三类人:第一类是成绩好的;第二类是成绩差的;第三类是长得特别好看或特别帅的。

在这之前我觉得自己哪样都沾不上边,后来我渐渐感觉到学习上的压力,尤其是数学,慢慢将我拉成第二类。

而Y始终都处于第一类加第三类。

我对水扬帆唉声叹气:我也想好好学习,但这有点难度。

水扬帆安慰我:也并不一定要成绩太好,毕竟我们班班花丁甜心成绩也不好,他照样很欣赏……

我一愣:Y欣赏丁甜心?

水扬帆:我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我十分错愕。

如果Y欣赏的是陈芒,我并不觉得很诧异,虽然以我个人的角度欣赏,并不觉得陈芒长得很美。但是,美这种事情,每个人的视觉和欣赏点都是不一样的。

比如很多人觉得陈芒好看,也有一部分人不觉得。

不过,丁甜心的美,是所有人都承认的。

我见到丁甜心第一眼就惊叹,世界上怎么有如此好看的女孩子。

可当时陈芒来到学校,丁甜心与陈芒之间连竞争都不需要,陈芒的风评比丁甜心好太多,尤其是在男生当中,认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丁甜心则输在学习成绩不好、人际关系复杂之上,所以即使她长得十分好看,但在众人心中,依旧比女神陈芒差了一大截。

当时,在我们眼中,丁甜心和Y根本不是一类人,丁甜心爱玩,社会类朋友比较多,成绩经常吊车尾却丝毫不在意;Y爱学习,是我们那时候优秀好学生的范例。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Y欣赏丁甜心,是因为她一直都脱离了束缚,自由自在活成她想要的样子,不受任何人左右。

水扬帆见我许久未吭声:受打击了?

我:没……

后来想想,其实Y欣赏丁甜心也无可厚非,连我都觉得丁甜心很美,在陈芒和她之间,觉得她比陈芒更好,何况Y呢?

对比鲜明,由心底衍生出来一种自卑感,于是忽然传了一张纸条给闺蜜:你会不会觉得我长得特别难看?

闺蜜:怎么忽然这样说?

我:就问问。

闺蜜:不会啊。虽然谈不上十分好看,但也绝不在特别难看的行列。

闺蜜的安慰并没有对我起到太大作用。

我回去照了镜子,觉得自己人高马大,脸又圆,学习成绩每天都在退步。而丁甜心人美,声音温柔,人又娇小,我和她之间根本不需要做比较,正常人都欣赏后者吧……

大概是水扬帆不经意间说漏了嘴,于是后来的那几天,我偶尔观察Y的时候,发现他的确在上课的时候,有意无意会将眼神投放在他前排的丁甜心身上。

目光中的欣赏,是我从未见过的。

Part5

自此以后,丁甜心在我心里成了一种特殊的存在。

除了她本身长得很漂亮,很符合我的审美之外,她还是Y欣赏的女孩。

后来,每天上课,除了偶尔习惯性看看Y之外,眼神也会随着Y的眼神看向丁甜心那边。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

无奈的是你眼里的人是她,我钦羡的是你。

那天,轮到我们小组值日,下午时忽然下起了暴雨,稀里哗啦落在整个校园,带了伞的同学打扫完之后先走了。

我是小组组长,自然要最后一个锁门走。

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之后,我趴在栏杆上看着倾盆大雨,感觉即使撑伞也会被淋湿。

干脆回到座位上,我把今天的作业写完,反正晚上没有晚自习,晚点回去也没关系。

不知道是否雨声太好听,又或者教室太安静,做作业竟然做得挺顺利。

大概一小时后,看见外面雨小了一些,我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将教室门锁好,拿了伞走下楼。

整个学校剩下的人不多。

刚走到一楼,正要打开伞,便看见不远处的Y,没想到这个时间点他竟然没回家。

我正犹豫要不要上前去跟他打招呼时,便看见他身后迎来一个轻巧靓丽的身影,是丁甜心。

Y似乎在等她,侧身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丁甜心笑着与他说了什么,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撑伞与她一同走了。

从教学楼去大门口要经过他们走的一段路,我也不知自己当时什么心态,竟这样走在他们后面。

男孩玉树临风,女孩小巧玲珑。

这是我多少次在脑海里幻想的我与他站在一起的景象,如今却被另一个女孩实现了。

说不羡慕不嫉妒是假的,我甚至感觉到心口沉闷闷的,难受极了。

我知道方才Y站的地方是舞蹈室门口,每周五下午,丁甜心都会去舞蹈室练舞。

Y在那儿是等丁甜心回家吗?

想起水扬帆说Y欣赏的人是丁甜心,我内心又酸又疼,整个人的情绪低落到了谷底。

好像心底那个一直仰望的榜样、成长的动力被别人抢走了,很迷茫,不知所措。

想起家长会时,他站在我背后帮我推秋千,那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相处吧。

很长一段时间,我因此感觉十分失落。

晚上与陈芒走在一起也显得很沉默。

以至于某天,水扬帆跟我纸条聊天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问:怎么你跟陈芒一起回家都不说话?

被他这样一说,我顿时郁闷了:我又不是你雇的佣人,等她放学,陪她回家,还得跟她说话?

水扬帆估计没料到我这么凶,心虚地说:没啊,你可是委员大人!

我把纸条塞在桌子里,不理他。

心情不好时,看什么都不顺眼,甚至觉得水扬帆偏心,也讨厌陈芒背后向水扬帆告状。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搭理他们。

但世界并不会因为我个人的悲观情绪而停止转动。

水扬帆和陈芒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约在一起复习功课,偶尔有Y的身影。

这事是水植发现后告诉我的。

我奇怪:“Y怎么会在那?”

“Y和水扬帆是好友啊,他在不是很正常?而且听说陈芒家里人也管她管得很严格,几乎不上课不让她出门,很多时候都要水扬帆和Y想理由哄过陈芒的家人,让她出门。”

“……”

晚自习,看着水扬帆一脸心满意足地走进教室。

我传给他一张纸条:你让Y给你出主意带陈芒出门?

水扬帆:我也是没办法啊,委员大人,你不肯帮我,我只能委屈你家小Y了!

我:不是委屈我家的啊,我只是比较好奇Y居然会帮你出主意这件事。

水扬帆笑得阴险:嘿嘿,还是委员大人了解Y。他当然不会乖乖就范了,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威胁他的。

我:你威胁他什么了?

水扬帆:下周的校园歌手大赛你知道不?丁甜心是我们班文艺文员,代表我们班比赛。我答应他,只要他帮我,我就陪他去看丁甜心的比赛。丁甜心邀请他的,他不好意思拒绝。

原来如此。

我才想起来,每年学校都会举行一次校园歌手大赛。

印象里,每次大赛获得名次的都是那些不但唱歌好听,长得还漂亮的女孩子。

上学期,丁甜心也代表我们班参加了校园歌手大赛,那一次也十分激烈,她与三班的文艺委员不相上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人偏丁甜心是冠军多一点,因为丁甜心长得比对方好看。

再者,校园歌手大赛中有一个评委是带过我们的音乐老师,二十出头的模样,长相清俊干净,私底下大家都传言丁甜心跟他的关系很好。

小团体中,对这种八卦总充满了好奇和猜想,看见两人稍微走得近一点,就会揣摩和八卦他们之间的关系。

像丁甜心这种长得美,还多才多艺的,是八卦的重点对象。

“其实就是有的女生心里嫉妒,所以抹黑人家!”水扬帆曾这样理智地分析。

见我许久没回音,水扬帆又传来一张纸条:委员大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你说错什么了?

水扬帆:我是不是不该在你面前提丁甜心……

我:有什么不能提的。我挺喜欢听Y和她的故事。

水扬帆:……

我:所以校园歌手大赛在下周日,不用上课,你会陪Y一起去看?他为什么不自己去,要你陪?

水扬帆:他一个人怎么去?你看他像对校园歌手大赛感兴趣的人吗?去了才奇怪好吧!不过我也不算亏,陈芒也参加了,我到时候给芒芒加油去!

不用看,我都能想象,此时的水扬帆一提到陈芒眼里闪烁的都是崇拜的小心心。

Part6

水植知道了这件事后,帮我出主意:“不然你也去参加校园歌手大赛?”

“我去参加唱什么?”

水植:“你没参加过这样的比赛吗?”

“参加过,小学的时候。”

水植:“你唱的什么?”

“《让我们荡起双桨》。”

水植顿了顿,“这说明你还是有唱歌天赋的,至少你不怯场,小学的歌唱比赛我也去过,那人山人海不比我们现在这个校园歌手大赛差!你一定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嗯。”在水植的说动下,我也觉得自己越来越有这方面的天赋。

“如果你报名参加,我一定会带我的小妹小弟来给你捧场。”

“传说中的托吗?”我说,“这样说的话,好像挺可行。”

“当然可行了。”水植已经开始策划了,“报名时间截至今晚八点,我们一会儿去老张那报名,老张一向喜欢为班级荣誉参加活动的学生,你要是参加,不但讨了老张开心,还能让Y注意到你也有优秀的一面,真是一举两得!”

“嗯!好像的确两全其美!”

“当然了!”水植豪气冲天,仿佛我已经得到了校园大赛的冠军,“现在我们主要想一下你唱什么歌,一定要很有特点,将她们都比下去!”说完,她问我:“你会唱什么?”

“《让我们荡起双桨》。”

“咱能不荡么?换一首流行歌?”水植说,“你不是特喜欢周杰伦吗,你来一首《双节棍》,肯定能震翻全场!”

“……不要吧,我怕全场没震翻,我自己先翻了。他的歌可难唱了!”

“而且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Y也是杰伦迷!你唱杰伦的歌,他一定会为你倾倒的!”

我迟疑了,“是吗?”

水植很用力点点头:“嗯!”

于是我真的很认真地考虑了唱这首歌的可能性。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学一首听过很多遍但完全不会唱的歌,也许是因为年轻,也许是有机会豁出一切,即使失败了还能重来,所以用这个年纪最彻底的勇气去喜欢一个人。

于是,只剩下一个多星期,除了上课时间,水植一直都陪我练《双节棍》,简直是下课练,上厕所的路上练,吃饭练……

以至于我在每天上下学的路上都情不自禁摇头晃脑地哼起这首歌。

直到有一天晚自习,我一边推着单车上一段去学校必经的陡坡,一边摇头晃脑地哼着:“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嘿,习武人切记,仁者无敌……”

一首歌哼下来才发现脑袋晃得厉害,眼前晕乎乎的,只觉得一个“物体”挡住了视线。

我眨了眨眼睛,才看清眼前的人,顿时一股血液从脚底迅速往上蹿,我的脸顿时爆红,“你……你怎么在这……”

眼前的Y一愣,莫名:“你没事吧?”

我:“……”

他漂亮的手指在空中比画了一下,道:“你刚才摇头晃脑的样子……”

“谁摇头晃脑啦!”他还没说完,我就红着脸打断,“你才摇头晃脑!你每天都摇头晃脑!”

说完,也不管他什么反应,跨上单车,我飞快地骑走了,生怕Y会追上来。

一直吭哧吭哧骑到学校,锁好车后,我捂着扑通扑通跳的心往后瞅,没瞅到Y,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一直红着的脸走到教室才渐渐消退下去,想到刚才被Y看见我那副模样真丢脸啊!

想起他一边比画一边说我摇头晃脑的模样……

“啊……”我低低叫了几声,简直想将脑袋塞在课桌里不出来!

“你干啥?”这时,身边传来水植的声音。

我一转头,将脸埋在她怀里。

水植尖叫了起来:“啊!非礼啊!我知道你垂涎我很久,但你也得把持住啊!”

我翻了个白眼,将她推开,独自趴在桌子上。

水植见我情绪不对,收起夸张的表情,问:“咋了?怎么过了个晚上就这么颓废了呢?”

“别提了,巨丢脸。”我将刚才发生的事讲给水植听。

谁知水植听完后竟哈哈大笑:“这是好事啊!Y这样一听说不定就知道你要参加歌手大赛了,到时候一定会在现场给你加油的。”

我一听,顿时精神了几分:“你说真的?”

“当然了!Y能去给丁甜心加油,知道你也参加了,能不给你加油?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不要区别对待太多。否则其他同学也会谴责他的。”

听水植这样说,我顿时心花怒放,已经开始脑补我在台上唱歌,Y在台下挥舞着荧光棒的模样,顿时感觉自己变成天王巨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