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油知道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9年8月12日 / 分类:故事会 / 38 次围观 /

菠萝油知道我爱你

文/易小婉

杭州初雪的傍晚,我们出门去吃一只菠萝油。

对于菠萝油的念想由来已久。今年国庆放假前夕,他开车从苏州来杭,我们计划第二天从萧山机场飞西安,就在他到杭州的那个晚上,我们在酒店的餐厅吃到了一只菠萝油,浓香酥脆,那味道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味蕾之下,以至于后来每个周末他来杭州看我,我都想再去住那家酒店,就为了吃一只菠萝油。

所以当我们讨论晚餐问题的时候,我提议去吃那家酒店的菠萝油。

他查了一下路线,32公里,穿越大半个城市,开车将近一个小时。太远了。他面露难色。

好吧,但我真的很想去吃。我说。心里知道就为了吃个菠萝油让他开这么久车,确实没必要,外面还下着大雪。

而我此刻身体里的馋虫已经被呼唤出来。从我说出菠萝油那三个字起,那种混合着面包甜香和黄油咸香的浓郁气味,就紧紧地缠绕住了我。

执念,他说,你呀就是这样,上次也是,在哪儿来着,你也是非要去吃一个东西。

我知道他说的是在西安那次,我指明要吃某一家店位于某一条路上的肉夹馍,他陪着我排队排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在打车去找店的过程中还去错了地方,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三个小时。

他是个对吃没有太大要求,对美食也并不那么敏感的人,可以几年如一日地去吃同一家餐厅,点同一道菜。对于我费尽心思不计成本地要去吃某样东西的行为,他自然是不太能理解的。

这座城市肯定还有其他地方也卖菠萝油,你为什么非得去吃那家的呢?他说。

不是的,我想的是,我吃过一家的东西,觉得很好吃,我下次还要去吃。我是这么想的。我同他解释。

那你要不要也尝试一下别家的菠萝油呢?他问。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我们出门去找大众点评上排名第一的菠萝油。

想起那天在酒店吃到的那一只,顶部的酥皮厚实,咬一口便碎,牛油把食欲炸开后还清新一片。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菠萝油。虽然不确定接下来要去吃的这一家会不会也这么好吃,但是出发已经足够让人兴奋了。毕竟,这种时候愿意出去吃的食物,和愿意陪你出去觅食的人,都是弥足珍贵的。

路上积雪很深,他开得很小心。一下雪,城市就变得格外迷人,天空雾气迷蒙。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我们发现要去的这家餐厅是在一个写字楼群里,不是在商场里,这意味着有极大可能我们要在户外冒着严寒找。他有一瞬间的退却,又在感受到我很想要去吃的信念后妥协了。

停好车后,他忽然说,你这种执念,还挺好的。

我有些诧异,这是他第一次对我的固执表达积极的态度。他是如何转变了态度我不得而知,但我想我们的关系因为他的变化而更近一步了。

可是,就是这么巧,当我们冒着风雪赶来,却被告知菠萝油卖光了,有一个人打包了十几份菠萝油,把剩下的全买走了,就在一分钟前。

我们都很失望。那明天中午再来吃好了,他安慰我。

重新回到车上。他平稳地把车开出了地下车库,驶上马路。雪还在下,路灯亮了起来,天空似乎忽然换了一张背景,初雪的兴奋瞬时都消失了。

不过是个巧合,但我却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我很怕让他认为,我坚持的东西其实很无谓。

不只是吃一种美食,之前我们还因为看一场演唱会而发生过分歧。大概一个月前,我说我想去台湾看跨年演唱会,希望他可以陪我。做酒店行业的他,知道元旦去台湾成本比平时高近三倍,认为就为了一场演唱会在那个时候去台湾很不值得,就因为这件事,搞得两个人都很不开心。

虽然最后他还是妥协了。而我该如何让他理解,这些别人不在乎,但我偏偏很在意的东西,正是我的情怀,这是让我区别于其他女孩子的所在。

第二天中午我们再去那家店,得到的又是否定的答案。服务员建议,下次可以在外卖上点,外卖上还有就有。

但菠萝油怎么能吃外卖送的呢?

菠萝油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菠萝油上来之后,将状如凝脂的牛油夹于菠萝包之间,待菠萝包的热量消融牛油,咬下第一口,这一口才是菠萝油最美的味道啊。

一只菠萝油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所以说,菠萝油是绝对不能点外卖的。倘若不信,可以试试,好好的一只菠萝油到你手里时就会因为时间的延迟而失去了酥脆的口感,一整块牛油也融化到不见踪影。

可是我对他说,没关系,下次我自己在外卖上点一个好了。因我心里有些抱歉,让他陪着我白跑了两趟。

他启动车子,轻轻说,带你去吃排名第二的那家。

那一瞬间,我觉得很温暖,很满足。有没有吃到菠萝油已经不重要了。他能接受这么吹毛求疵的我,陪我走很长很长的弯路,在杭州的初雪里以一种特别的执念陪我挥霍着良辰美景,这让我觉得异常浪漫。他的行为也消解了我原来的顾虑,他是真的开始用心去在意我在意的东西了。

后来我们终于吃到了菠萝油。是没有让人失望的味道。他点了三只,我吃俩。

这个城市有无穷的选择,无论是一只菠萝油,还是一个人,能发现自己心有所属,是一件幸福的事。

也许我们不一定有那个幸运,可以遇到一个和你一样爱美食爱音乐的人,但有一个愿意陪着你出发,兜兜转转去寻找的人,已然不易。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他说,这是我们一起看的第一场雪。

我笑著回应,心里想着,不知道我们能有多大的幸运可以看多少场雪,我开始庆幸自己的小执念,不然怎么让他记住,杭州初雪的傍晚,我们出门去吃一只菠萝油。

上一篇 : 从前慢,过日子是一蔬一饭
下一篇 : 我的剑豪有点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