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

文/沐儿

我叫余依白,大一的时候,同学们嫌我的名字绕口,都叫我小白,唯有他,坚持叫我小依。他说,叫小白,好像你每个方面都很白痴的样子,虽然你本来就是。我抡起手里文艺范的布袋包要打他,他一脸坏笑地躲开。

后来他成了我男朋友,初吻之后,他霸道地说:“我不要你给我的,跟给别人的都一样。不准别人喊你小依,记住没。”

我记住了。再没有别人叫过我小依。我给他的,也从来跟给别人的,都不一样。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唐旗。

我们学的是会计专业,毕业的时候,我有两个很好的就业机会,留校或是去一家央企当会计。

“留校吧,女孩子那么累干嘛。大学里工作量不大,工作环境一流,以后我们有了孩子,你工作不忙的时候,还可以带着她来学校耍耍,多好。”唐旗说。

我想象着他说的情境,脸上笑开了花。二话没说,我就选择了留校。他去了一家远洋运输公司做会计,很辛苦,但赚得是我的两倍。

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蜗居。

阳台很小,两个人都快转不过身来。我在窗台上养了一盆太阳花,又放了一个小小的晾衣架。周末的时候,我将两人一周的内衣手洗出来,晾在阳台上,像飘扬的万国旗。看着这样的小景致,觉得我们的日子真是美好。

厨房也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辗转腾挪。我索性承包了所有厨房里的活计,反正我比较闲。每天一下班,我风风火火地冲进住宅区附近的菜市场,按照他发给我的菜名,买回需要的食材,然后再风风火火地冲进厨房,开始烹调我们的生活。

我乐此不疲。

每每看到他吃上他想吃的菜肴,我就心满意足。

“小依,你也做几个你自己爱吃的菜,别老将就我。”他说。可是每天他发过来两三道菜名,我们两个人,有两道菜已经足够了。所以,很久我都没做过我爱吃的香辣系列了。

他也很欣赏我的厨技,偶尔假期里还会带几个同事回来,炫耀一番他的口福我的手艺。

他的工作越来越忙,总跟我说压力大。除了心疼,我爱莫能助。后来,机智的他就把活儿带回家来,让我帮他。

吃过晚饭,他给我交代完任务后,就坐到了游戏机前:“小依,我先放松一下哦。白天神经崩得太紧了。你慢慢做,能做多少做多少。”

我是个急性子,拿到一项任务,总喜欢一气呵成干完。经常帮他加班到深夜,等我结束,他才收起游戏,跟我一起洗漱睡觉。

“小依,你太能干了。有你真是我的福气。”他轻吻我的发丝,在我耳边低语,“等我们攒够了钱,就去买个大房子,然后,我要体体面面地把你娶回家。”

哪怕再累,有他这句话,我就又任劳任怨了。那个时候,我就像一只充满电的小马达,每天奔跑着上班,旋转着做家务,再能量满满地帮他加班到深夜。累一点算什么,只要有他在身边,我就很安心。

可某些时刻,我觉得他好像不够爱我。

比如那天情人节,我给他买了件衬衫,偷偷地低头躲在办公室抽屉里,用小篆在领子里层绣上他的名字。

回家后,我将精心包装的礼盒送到他面前,希望看到他惊喜的目光。他说了句谢谢,然后打开了包装。看到衬衣的同时,他淡淡地说:“小依,你什么审美啊。我这么阳光的男生,怎么可能穿这样的衬衣。”说完就将衬衣塞回到盒子里,“你送给别人吧。”

他根本没看到我绣的小篆!他开始嫌弃我的审美了!记得大一的时候,他常常夸我,一米六九的身高,白裙子配布袋包,太女神范了。追到手了,开始给你洗衣做饭了,就成了没有审美的土妞了?

我没说话,委屈地将衬衣扔进了垃圾桶。一抬头,看到他送我的情人节礼物:一支玫瑰,孤零零地插在我从潘家园买回来的二手花瓶里。大概是没放水,玫瑰已经有些蔫了。

那支蔫巴巴的玫瑰,突然间触动了我的泪点。难道我们的感情,已经不再新鲜了吗?眼泪吧嗒吧嗒滴下来,他听到我吸溜鼻涕的声音,突然慌了:“小依,你生气了?别介啊。我对你,就是有啥说啥的。你不就是喜欢我坦诚的吗?好好好,我穿我穿。咦,衬衣呢?”

他东找西找,最后从垃圾桶捡出盒子,麻利褪下身上的衣服,穿上衬衣。他搂过我:“走,我带你吃西餐去。我们好久都没有浪漫一下啦。”

我破涕为笑,偷偷在心里骂自己想太多:他不是不爱我,他只是喜欢在我面前做自己罢了。

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给你一缕清风,你就愿意为他翻云覆雨。

又过了几个月,唐旗升职了。他不再带工作回来让我帮忙,只是经常会晚上加班。

“小依,晚上我有会,你就别等我吃饭了。”

“小依,我有个项目,这几天要抓紧完工。今天你生日,我没办法陪你过了,不好意思。”

那个周五,我又收到唐旗的消息:“小依,这周末我要出差。”

我渐渐习惯了他的繁忙,虽然我很想念他在家吃饭的日子。“这样也好,我可以做自己喜欢吃的菜。”我安慰自己。

可是,等我做了个超级变态辣的小炒黄牛肉和辣子鸡以后,我发现,我的味蕾已经变化。我已经习惯了唐旗清淡的口味,刚吃几口,就辣得鼻涕眼泪一起流。

默默地炒了他爱吃的苦瓜,我一个人,就着一碗白饭,一边想着他,一边扒拉着咽了下去。

一场秋雨一场凉。打开某宝,想给他买件防风衣,突然发现银行卡忘在了办公室里,我披上一件针织衫,出门去取。

在街道的转角处,是灯火通明的KTV.我们主任会计正站在门口抽烟。他一眼看到我:“小白,你来得正好,快来快来,我们几个在这唱歌呢。你大嫂正愁着就她一个女的,你来陪陪她。”主任会计说的,是他夫人。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她对我特别关照。

推辞不过,我就跟着他进去。路过一个包间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唐旗的声音。甩甩头,我笑话自己风声鹤唳。这才刚刚没见他,就开始想念。

可是,终究是不安。唱了一会儿,我借口要去卫生间,再一次经过那个包间。我忍不住往里张望,确实是唐旗。他正盯着屏幕,深情款款地唱着《南山南》,臂弯里斜倚着一个短头发画着淡妆的妹子。

我想冲过去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但我的脚下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尴尬许久,我轻唤了一声:“唐旗。”我的嗓子像是吞下了一把沙子,干涩得难受。唐旗愣了一下,推开胳膊里的女孩,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大晚上的跑出来多不安全。”他先发制人。

是啊,我怎么来了?如果我不出门多好,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他骗我,我永远也不用难过。

我去主任他们的包间告别,说我家里有事,得提前走了。主任夫人看我脸色不好,关心地问我怎么了。我装作轻松的样子:“没事。我男朋友——唐旗来接我回去。”

男朋友!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男朋友!我可以容忍他懒惰,可以容忍他不体贴,可以容忍他不够浪漫,但我不能容忍他欺骗我!

我低着头往家跑,唐旗跟在后面。想着几年来的感情,竟然这样收场,泪水哗哗看不清路。一进屋,他就使出惯有的招数:“小依,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本打算出差的,后来没赶上飞机,大家就一起唱歌了。”说着就要过来搂我。

我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别碰我。”唐旗被我吓到了,他大概从来没看到过我这个样子。

其实我清楚,自始至终,我跟他之间,就不是势均力敌的爱情。

我一直在退让。我总是无条件地坚信,我们会一起走到地老天荒。我一厢情愿地付出,以为他会懂得珍惜,以为他在努力奋斗给我未来。没想到,我以为的,最后都是笑话。

我给他的,跟给别人的都不一样,我把心都整个儿给了出去。可是,他给我的呢?

我搬离了出租屋,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我把自己的网名改为“妖精”,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爱自己。

我剪掉了一头长发,又开始吃起了湘菜和川菜。第二年秋天,我考了在职研究生,学了吉他。直到认识了杜川以后,我才知道爱情最美的模样。

在杜川面前,我就像个孩子。我可以提所有任性的要求,他总会满足我一些,拒绝我一些。我做菜时,他会帮我洗葱切蒜,饭后负责刷碗。我陪他看外星人侵犯地球的片子,他陪我吃麻辣火锅吃到满头大汗。我再不用去操心电费煤气水费,不用去算首付算贷款利率,杜川说这些是男人的事情。

他懂我的小心思,明白我的骄傲。他珍惜我的付出,尊重我的意见。

穿上婚纱那天,看着杜川笑出褶子的脸,我的幸福咕噜咕噜地冒起泡来。我深吸一口气,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向不知身在何方的唐旗致谢:感谢你当年不娶之恩。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