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个黑夜的流浪天堂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为一个黑夜的流浪天堂

1)

如果要说天堂,先要介绍一下我的母校五中开始。在她的旁边有一个小火车站。如果要去对面街道的网吧或者台球室或者饭馆时,总要穿过火车站的几条轨道。我和陈韬经常在两节晚自习之间的二十分钟中从教室出发,穿过轨道,到达小站的台球厅。开球,击球入洞,清台……最后谁输谁买单。时间有时还来得及,就会喝杯冰豆沙再走。

可有一次,我们在那条铁轨上栽了。

高三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陈韬照例在第一节晚自习后出发。铁轨上居然停了一辆客车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平常都没有的,一打听,因为历史罕见的晚点一小时。客车有几节车厢的车门有正打开着,没有人检票,我们打算穿过车厢到小站的另一边去。没想到刚上去,几个工作人员就把车门给关上了。火车就这样启动了,我和陈韬像电影里那些被关进牢房的囚犯一样拍打着车门。可还是没人来理我们,只有几个乘客同情的望着我们。最后我俩绝望了,脸贴着车窗,看看黑夜里灯火通明的学校渐渐离我们而去,像一个遥远的童话里的城市一样离我们而去。

2)

我们身上一共只带了打台球的和喝冰豆沙的二十元钱,万一乘务员找我们补票怎么办……为避免引起乘务员的注意,我们躲到两节车厢间的吸烟处看风景。

我们想象班主任见到我们旷课的表情,然后在彼此给对方打气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节晚自习嘛……我俩都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可说了一会儿又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来掩饰心里的胆怯。十点多了,陈韬叫着该下晚自习了。吸烟处剩下的那个独自吸烟的青年有点惊讶地看着我们。

青年用一枝烟认识了我们。他递了枝给陈韬,却没有递给我,估计他是觉得我的样子太嫩。陈韬很熟练的接过了烟,用力的抽了一口,然后吐出长长的烟雾,随口说了一句让我刮目相看的话(事后陈韬承认当时被烟熏的想流泪但忍住了):“哥们,这烟不错,有劲。"就这样,陈韬,我还有那个自称”龙哥“的社会青年成了患难之交。说是患难之交是因为那青年告诉我们他也是不买票只逃票的主,他听了我们意外上了火车的事后,笑得嘴里的烟掉到地板上两次。他的目的地也是下一站衡阳,我们就请他把我们免费带出站。他拍了拍胸脯就答应了。

我们三人坐在龙哥的那个花花绿绿的塑料的塑料包上,陈韬说龙哥像你这种走南闯北的人一定有很多经历吧,讲一些给我们来学习学习吧。我也附和着因为干坐着实在是无聊,龙哥因为有人愿意听他的江湖经历,眼神顿时发光,马上掏出烟一边点燃一边讲……

第一支,龙哥刚到广州的那几年一直在火车站倒票,没有赚到什么钱,后来因为和另外一个倒票团伙打架就没有干了。龙哥顺便展示了手上一条长长的伤疤给我们看,我没出息地惊叹了好几声,陈韬也撩起袖子,露出了胳膊上一条不很短的伤疤给我们看,他说是在学校与几个混混冲突的战果。我又惊叹了一声,因为我记得是他打篮球时在女生面前胯下运球摔出来的。

第二支,处了个女友。龙哥边说边唏嘘,那女孩叫他去学门技术,以后好养家糊口。如果听了她的话,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他问我们有没有女友,我俩狂摇头,龙哥不信追问之下,我们告诉了他,我们俩喜欢的是同一个女生。而在发生这件上错车的事件前,我们约好了高考后公平竞争。这是我们心口永远的痛,陈韬总是这样说,因为我们的约定很可能是在为其他人让道。而我说服他的理由就是:小沐那么轻易就让其他人追到的话,那就不是小沐了。小沐是一件旗袍,我么还没有资格穿。

不知不觉就凌晨一点多了,龙哥靠在包上睡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想家了,尤其是看着窗外的愈来愈依稀的灯光。我推了推倚着车壁的陈韬:”万一回不去怎么办?“他望着窗外,阴险的笑道:”如果你回不去,我就替你照顾你爸爸妈妈,还有小沐,还有你的那些球衣什么的……“我顺他的目光看去火车正开过湘江大桥,江面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渔火,我告诉陈韬其实住在这些渔船里也挺好的。火车一下子就呼啸过去了,窗外又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陈韬没有回头,回答道:”如果我不去读大学的话,我就要像这样在每个黑夜流浪……“我没有理会陈韬的梦话因为他不大可能不去上大学,即使他肯,他那被时代耽误了梦想的老爸死也不会肯的。陈韬是我们美术指导老师的得意门生,那老头早就放言陈韬是中美院的准学生。

陈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睡得很死的龙哥,突然提议这样的夜晚如果不唱歌就浪费了。陈韬坚持要唱BEYOND的《海阔天空》。陈韬一直很喜欢黄家驹的。他以前老是夸口以后一定要去一次香港,因为黄家驹,哪怕只有他的墓。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被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陈韬唱着唱着,然后看着窗外又沉默了。我一个人唱累了,也睡着了。陈韬好象一直没睡,因为车到站我醒来时他还在看窗外。

3)

终于,车停站了。下了车,龙哥带我们绕开检票口,从车站的一条小路出了站。

大家要分手了。我们很难为情地告诉龙哥我们身上只有二十元钱,龙哥一副为难的样子,背朝着我们蹲下,在那个塑料袋里翻了一会儿,我看见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转过身给了陈韬一张票子,拍拍陈韬的肩膀道:“这点钱给你们的,你们往北边走,就可以看见汽车站了。”陈韬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钱,说龙哥你一定要留下地址我们以后还给你。龙哥摆了摆手笑了笑说不用了不就是一百块钱嘛以后有缘再会。陈韬朝龙哥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

陈韬告诉我龙哥的那塑料包里尽是零钱,而最大的一张给了我们。

苦难终于到了头。回到了学校,周围的同学却没有人来问我们去哪里了,连好奇的眼神都没有。他们埋着头没有时间来问我们,可班主任那里却逃不掉。在办公室里,我们告诉了她我们被火车给带到衡阳去了,她当然没有相信,声称要打电话叫我老妈陈韬老爸来学校,我们马上老老实实地说是到网吧上通宵去了.

故事确实没有什么特别,以为可以到此为止了,可是没有。

两个月后,我参加了高考,考上了武汉美术学院。有一次在汉口解放路天桥上,碰见了卖窃听器的龙哥,我很亲热地和他打了招呼,和我一起出来逛街的女朋友用惊讶的眼光看了我好久。

陈韬在高考前消失了一个月,他没有告诉我他一个人去了哪里,只是从背后的画夹里取出很多画,都是些夜色里的画面。我却强烈地感到那画纸里的夜色和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有种联系,陈韬的眼神,看着这些画就像在嘹望远方一样。我们的美术指导没有责备他,把他的另外一个人的几副画送到了一个以慧眼识珠而闻名的老教授那里,经他的推荐了参加了首次港澳艺术大学内地招生的艺术考试,两个人穿过千军万马历经层层初试复试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学美术系,成为我们学校后来所有美术生的两座丰碑。

有一个晚上通宵,百无聊赖打开偶尔用过几次的油箱,却惊讶地发现里面有陈韬发来的E-mail,还有他的照片,是他在一个街头吃排挡,背后是在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在打架,他说别误会了只是碰巧遇上了剧组在拍外景就照了张照片给你看。他还问我武汉还那么热吗?还记得那个叫小沐的女生吗?他说他带她去了黄家驹的墓前,在铜锣湾的那座山上,在冷冷的风里唱我们那夜唱的歌。

”你知道吗?“他的最后一句话,,”那夜是我们的天堂,让我第一次明白了流浪,明白了生命其实可以很宽广很无垠,第一次让我知道了我原来还有梦想。"

他居然做到了,却是用一种我和他以前都需要仰视的方式。

我在电脑前看着他的照片,忍不住笑了(文/华白)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不要对别人的善意产生依赖
下一篇 : 漏水的勺子能舀大鱼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