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是满天星(一)| 车厘酒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疑是满天星(一)| 车厘酒

文/车厘酒

第一章:疑是满天星(一)

第二章:疑是满天星(二)

新浪微博| 车厘酒

作者简介:车厘酒,车厘子酿的酒,全糖去冰,生于南方,热爱文字。狮子座写手,专业甜饼售卖户,被惹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题。已出版:《又甜又灿烂》《又甜又灿烂2》

六月中旬,还未到真正的酷暑,C市的气温已经连续几日居高不下,整个城市燥热而闷人。

千星国际的试镜厅外。

“洛小棠。

“前面那个,洛小棠?

“叫你呢!喂!洛小棠?!”

男人叫到第三遍,前面正准备拐弯往外走的两个女孩脚步同时一顿。

“棠棠,叫你呢!”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力度,洛棠有些无奈,小声道:“我又给忘了……”

上次用化名,还是在很久以前的中学时代。

时隔多年,洛棠一时还没能适应。

她当即回过头,看见叫住她的中年男人似乎是刚才那个剧组的副导演。

“副导,不好意思,没听到您叫我。”洛棠干脆地道了歉,又笑了一下,“您找我有事?”

副导李希叫了一路,也气了一路——刚才在试镜厅里也是这么个情况,别人都一叫一个准,就这位,喊都得喊好几遍。明明是个从来没演过戏的正儿八经的纯新人,怕是以为自己顺利拿到个小配角,今后星途就能一片坦荡。

尾巴翘上九重天了!摆上架子了!

李希本来一肚子火,正皱着眉准备教育两句,却在正面对上这翘尾巴的新人时一下子愣住。

刚才喊了人试镜之后他就去忙别的事儿了,也没注意看这新人长相。

女孩看着很年轻,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脂粉气息,皮肤细嫩透亮,在室内的光线下也白得惹眼。

那双眼睛最吸引人,眼瞳是纯粹的黑色,剔透得像玻璃珠,眼尾带着些微上翘的弧度,狡黠,俏皮,笑起来平白令人心生好感。

脸很小,脸型也十分标致,更别提过分出色的五官。

一看,就是在超清镜头下完全无死角、最能打的那类长相。

李希跟剧组多少年了,干这一行更是整天对着好看的脸,见过无数美女,但对着少女明晃晃的笑靥,还是看愣了三秒。

别的不说,就凭着这脸,要是不作妖,老老实实地拍戏……八成还真能星途坦荡。

不自觉地消了大半火气,李希把教育的话都咽到肚子里,但架子还是得端着:“嗯,来通知你一声,下周进组之前有个开机晚宴,导演说你也来,到时候时间地点会发到你助理手机上。你回去先准备准备。”

“好,谢谢副导。”洛棠点头答应。

副导没再说什么,摆了摆手,一副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忙的样子转身走了。

“唉,”程橙目送着人远去,啧啧感慨,“自从我上个带的小明星混成了三线,这种待遇我也是挺久没享受过了。”

“待遇这玩意就是看咖位嘛,”洛棠也看得出这副导掩饰不住的烦躁,但她觉得这简直太正常,“人家凭什么对一个毫无背景、第一次演戏的新人捧着供着的?”

看着身边这位很有背景的真公主殿下,程橙眼角抽了一下,心道你可真好意思说出“毫无背景”这四个字。

两人出了千星国际的大门,朝着保姆车走过去。

不过就目前来讲,也的确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刚沾上娱乐圈的边儿、十八线都算不上的洛小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那就是知名富商洛城之女,自出生以来就高居年度“你最想成为的人”女性榜榜首的女人。

“您说得没错,”程橙说,“所以,您要是能红一下就好了。”

“等我红呀——”洛棠上车,声音轻快,“那是不可能的。”

“……”

“我爸不知道我到底是来干吗的,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程橙了然地点点头,“为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地近距离接触爱豆。”

想到之前跟亲爹的约法三章,洛棠小声叹了口气:“而且,真红了我就完了好吧……”

程橙在当公主殿下的经纪人之前,已经被其父母——也就是陛下和皇后召见过了。

洛富商很和蔼地说:“小橙子,你俩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叔叔阿姨相信你,我们这边虽然让她进圈,却是不可能给她什么好资源的,你就负责让她安安分分地玩玩儿就行。”

总而言之,主旨就是“你看着来吧,别红就行,要是红了就别怪叔叔打你们俩狗头哦”。

程橙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她经纪人生涯跟的第二个女星,唯一的目标居然是“千万不能红”。

车子上路,洛棠突然问:“咱们是不是下周之前都没事儿了?”

“嗯。”

“今天下午也是?”

程橙一愣:“嗯。”随后好奇道,“怎么?公主殿下有什么安排?”

一提这个,洛棠眼睛“噌”地一亮,整个人都活起来了:“你不知道吗?今晚的苏延生日会啊!”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这一天!

苏延出道至今也已经有六七年,红透半边天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办过类似的活动,所以这次官方提前一个月发布生日会的消息时,粉丝全都疯了。洛棠当时人还在国外,票都是让程橙帮忙抢的。

“哦……苏神生日过今天啊。”程橙至今还心有余悸,“你家粉丝真的太可怕,之前抢票直接把平台给抢崩了,后来重新开售,我这手速也差点儿歇菜。”

作为圈内顶流的存在,苏延的粉丝们给自己起了个名叫火焰,那是真的火,不是盖的。

就像今天,#苏延06××生日快乐#硬生生被火焰们带出来极高的热度,挂在热搜整整一天了。

苏延在圈儿里是个很特别的存在。他跟偶像派的演员不同,跟男团歌手出身的艺人不同,他没有背景,起初两三年默默无闻地跑龙套,在走红的那部电影里饰演的也并不是男主角,而是幕后反派。

电影上映,他那张没有任何瑕疵的脸放上大荧幕,一出场就是一次视觉盛宴——演技十分到位,神颜无限加成,直接惊艳了全国观众。

因为这部电影,苏延一炮而红,一举拿下了当年含金量最高的金鹿奖颁发的最佳男配角。

自那之后的两年,他又陆续接演了《围歌》《夺龙》两部大制作电影,后期精良,演技爆棚,口碑接连爆炸,直接把他炸成了男演员里独一份的顶流。

今年上半年,第三部电影杀青,苏延最近都在忙前期的宣传活动,整天行程满满,不断地飞往各地。

洛棠刚在微博超话签完到,就刷出来一条微博——苏延刚下飞机的接机九张图。是一个站姐发的,照片像素很高,苏延穿着一身黑的常服,白鞋,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来一双眼睛。

其中有一张近照,他正好望向镜头。他皮肤白,很容易看出来眼下的淡青色,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浅褐色的眼瞳剔透无比,就像是隔着屏幕在看自己。

……这是什么盛世美颜!

洛棠觉得心脏被击中了。

她戳开评论,果然评论里也都是一群尖叫着的土拨鼠。

【天啦!七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太好看了,这角度!我可以!第五张他是不是在看我?!】

【睫毛精吗,呜呜呜,我这短睫毛不配做一个女生。】

【苏神!我旋转跳跃一万次!!】

【呜呜呜,今天是我们苏神的生日,但是他看起来好累的样子啊。】

【电影宣传期没办法的,好在这是最后一次啦!】

洛棠刷完评论,又翻上去把九张图都默默保存了。

这窄腰,这长腿,这浑身上下每时每刻散发着的帅气!

震撼之下,洛棠也忍不住评论了个表情包:【我也真的可以。】这边,公主殿下金光闪闪的美貌一览无余,却全数展现给了手机屏幕,笑得比花儿都好看。

程橙靠在车座上,看着她这副样子直摇头。过了会儿,程橙开口问:“棠棠,你听没听过一句歌词。”

洛棠还笑眯眯的:“什么呀?”

程橙悠悠地道:“‘爱情这杯酒,谁喝谁上头。’”

“……”

苏延生日会的地点在C市中心体育馆。

因为洛棠高中毕了业就一直在国外,云追星了这么久,现场版的这还是第一次参加。

下午六点。喝了爱情这杯酒并且上头到六亲不认的洛棠到了目的地,看着眼前堪比春运现场的场景,深深地被震撼到了。

这队有没有排出两百米?离入场还有一个多小时吧?今天也不是周末,姐妹们你们都这么闲的吗?不知道的人路过,估计还以为这是在排队等发钱,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的那种。

洛棠腹诽,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排到了队伍最后。等终于排到进场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了。身边的人也纷纷躁动起来。

“啊,我看到他了!”

“呜呜呜,我也看到了!”

“苏神——啊,好激动!前面那个是不是?那个很瘦、很高,穿着西服的——天啦,他好像往这边看了?他在看我!”

耳边响着一个女生异常高分贝的尖叫,洛棠心跳加速。然而她才刚刚踮起脚,还没来得及找到苏延人在哪里,就感到自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顶出了队伍。她的左脚狠狠地崴了一下,右半边身子“咣当”一下直接撞到了旁边的护栏上。

洛棠听到自己的脚踝骨撞到铸铁护栏上发出的碰撞声,清晰无比,随之而来的是尖锐而剧烈的疼痛。

洛棠连叫都没叫出声,完完全全被这飞来横祸给打击蒙了。

两个脚踝都疼得不自觉地开始发抖,被“不知名武器”的胳膊肘拐到的腰也难受得要命。

洛棠转了个身,几乎是半靠在栏杆上,一边缓着身上的疼痛,一边看那些满手抱着应援物激动地排着队往会场进的女孩。她们似乎都看到了刚才那几个人所说的身影,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过分开心的笑。

洛棠咬咬牙,万分不甘心地把一直悬空的脚放到地上,结果刚着地没过一秒,立刻就又抬了起来。

疼死了……

要不是有意识地憋着,生理性泪水都要冒出来了。

洛棠缓了缓,还是能勉强移动。她观察了一下身后,护栏中间有个不怎么显眼的缝,看着过人没问题。

洛棠慢吞吞地穿过栏杆后,找到一个带台阶的地儿,她解脱了一样,直接席地而坐。现在她丧失了行动能力,如果打电话给保镖,那么就对家里人暴露了她在追苏延这颗星的事实……那可不行。她快速否定了这个想法,觉得还是等散场了再联系程橙比较靠谱。

体育馆分两层,入场的队伍都去到了一楼看台处,主持人开场,粉丝尖叫欢呼,被困在二楼的洛棠能清楚地听到一切声音。

官博说了今天会全程直播,所以没抢到票的火焰们也能在播播APP(手机软件)上看。洛棠打开播播,看着手机屏幕上逐渐清晰的人影。她坐在冰凉的台阶上,心酸不已。

她大概是唯一一个明明有票入场却还要看直播的人吧。

洛棠调整了一下坐姿,发现屏幕上不断跳跃着用户赠送礼物的提示——用户“苏神后援团002”送出三十个荧光棒。于是她打开礼物栏,快速注册了账号。

随后,屏幕上刚好出现了苏延放大的脸,洛棠准备操作的手指一顿。

与此同时,耳边响彻一楼的粉丝们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声。

摄像机镜头无限拉近,刚好对准了苏延看过来的视线。男人半合着眼帘,眼眸有光闪过,薄唇勾了一个很淡的弧度,一如既往的开场白:“大家好,我是苏延。”

音响传来带着些微的鼻音却格外好听的男声,简直是磁性本磁。

呜呜呜,这谁扛得住。

被全方位多重刺激着,洛棠含泪刷了十个超级火箭。

苏延只给自己的电影唱过一次片尾曲,他本身又不是唱跳出身的艺人,所以生日会并没有持续太久。眼看要接近尾声,洛棠送的超级火箭已经刷到了上限——不知道这是什么新用户规定,刷火箭居然还有上限。

她只好开始刷比火箭更高一级的飞机。

在生日会结束之前有个现场观众的抽奖环节,主持人在组织,苏延去了后台。没了美颜欣赏,洛棠百无聊赖地看着屏幕。

没多久,耳边却突然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而且,离她越来越近。

然后在她身边……停住了。

洛棠心中一凛,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立刻抬头。

最先看到的是明显属于男人的纯黑色裤腿,莫名眼熟。随后,她的视线从笔直修长的腿一直往上滑,很瘦,但身材极好,腰线很窄,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开着,露出精致的锁骨窝。

再往上……

男人身后是微弱的从楼下照过来的光。脸部轮廓清俊而深刻,眉眼深邃,薄唇微抿成直线。穿着偏正式的衣服,尽管面无表情,但他整个人只是站在这儿,都依然透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这是她手机屏保、壁纸、微博小号头像、占据相册百分之八十空间的那张脸。

洛棠心跳直逼一百八十迈,她看着这张脸,一时间不知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还是活在梦里。

“……苏延?”她试探着,小声叫他。

隔了大概三秒钟,他点头:“是我。”

声音低沉,极富磁性,跟刚才从麦克风里传来的有些微的差别,但又似乎更加悦耳。

洛棠又听见他用这把性感迷人的嗓音叫她的名字,并且语速很缓慢:“洛棠。”

呜呜呜,太好听了!

洛棠大脑一片空白着“嗯”了一声。

“你——”苏延才说了一个字,身上传出手机震动的声响,他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微微皱了一下眉,接起来,“怎么了?”

“延哥!哥!”电话那端的人十分激动,“我刚才趁着空当看了眼直播间收到的礼物,天啦,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嗯,说。”

“你有个粉丝,一小时之内给你刷了一百个火箭!上次影后都只有二十个火箭啊,我的亲哥!!”

苏延愣了一下,而后也只是淡淡地道:“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复看向一直看着自己、似乎在发呆的洛棠,手指不自觉地捏着手机,越来越紧。

“洛棠。”苏延又叫了她一次。

天……这嗓子。洛棠再次心潮澎湃着应了一声:“嗯。”

下一秒,她看到面前颀长的身影又朝着自己靠近了一点儿距离。而后修长的腿弯曲,他突然跟她到了平视的高度,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俊美的脸近在咫尺。

救命!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个角度,苏延能看清她微微颤抖的睫毛,也看到她眼睛里带了点儿茫然和愣怔。他再次出声:“你在这里干什么?”

短路的大脑重新连接。

“啊,”洛棠眨了眨眼睛,声音清甜软糯,老实巴交道,“我给你刷飞机呢。”

苏延:“……”

中心体育馆总共分三层,在二楼能清楚地听到此时下面的抽奖活动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洛棠的话音刚落,主持人正在倒数“三、二、一”的声音就传了上来。

随后不知道选到了哪个幸运儿,起哄声掌声一片。

苏延看着面前微垂着脑袋,脸上写满了“我好后悔”的人。

有王林打电话来跟他汇报“怒砸一百个火箭的粉丝”在前,这个“刷飞机”在后,实在不难把二者联想到一块。

苏延垂了一下眼睫,嘴角轻撇,生出了股啼笑皆非的感觉。他轻飘飘地“嗯”了一声,就像没察觉她的窘迫,答应得十分自然。

两人高度持平,垂眸的时候,他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她的腿上。

二楼没开灯。微弱的光线照到洛棠身上,雪白的裙裾有些凌乱地摊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

她的脚踝处通红一片,一眼扫过去,就能看出来有一边的脚踝肿得厉害。

空调温度这么低,坐这里也不知道冷。苏延微不可察地蹙眉,几秒后又舒展开来,直截了当:“怎么弄的?”

洛棠心道:怎么弄的?踩踏事件听过吗?

“我不太会穿高跟鞋,所以就不小心崴脚了。”母后大人早早开始亲自传授穿高跟鞋技能的洛公主面不改色道。

“嗯。”苏延重新抬眼跟她对视,“还能走吗?”

洛棠立刻摇头:“不能了。”

她话音刚落,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在网上很火的表情包:【你的小可爱跌倒了,要抱抱才能起来。】

洛棠脑补了某些画面,脸骤然一热。

好在苏延并没察觉。

他点了点头,语声淡淡:“等我一会儿。”说完,他手肘撑在膝盖上,动作利落地起身,笔挺的背影融进阴影里。

五分钟后。

洛棠从直播界面里看到苏延重新回到了台上。他跟抽到的幸运观众合影、签名,再次对所有人道谢,粉丝们齐声为他唱了一首生日歌,生日会圆满结束。

待在二楼角落处的洛棠虽然不在观众席,但也跟着唱得格外来劲儿。

一直到今天的主角重新出现在她面前。他打扮都没变,只是手里多了件外套。

瘫靠在墙边的洛棠瞬间直起上身,嘴巴不受控地叫他的名字:“苏延!”

苏延没答,他一言不发地走到她身边,手里的西装外套展开,直接铺在她腿上,严严实实地盖住膝盖上下的部分。随后他俯身向下,两人的距离骤然拉近,洛棠闻到了淡淡清香。

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的心怦怦怦跳得胸口发疼。

洛棠眨了眨眼,感受到他把胳膊放在她的背后,看样子……是要把她抱起来的。

但动作却就此停住。

苏延放低了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哑:“可以吗?”

他在,征询她的同意。

洛棠被男人清淡好闻的气息包裹住,耳朵接收到这话的一瞬间,好像有一股电流从头顶传遍身体各处的神经末梢。

当然可以!

她在内心咆哮。

但——绝对不能这么毁形象,于是洛棠非常淡定又自然地点头:“嗯。”

得到她的回应,苏延另只手穿过她的膝弯,稍微一施力就把她给打横抱了起来。这种时候作为被抱的一方,也不能太过僵硬,所以洛棠就顺势——真的只是顺势,悄悄把胳膊环在他的肩上。

之后,除了鞋跟大理石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一路无话。

苏延似乎对体育馆很熟悉,带着她七拐八拐,乘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最后停在一台车前。

苏延发动车子上路,拐出体育馆之后,终于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僵硬气氛:“你搬家了?”

“……搬了。”她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指的是她八年前的家,“大概四五年前,搬到仙碧了。”

苏延看了一眼窗外路况,掉头:“嗯。”

洛棠突然觉得失落。

从他们见面开始,因为她的特殊情况,她的行动不便,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异常流畅。然而提到了曾经,那种丝丝缕缕带着旧时味道和记忆、无声无息地纠缠而来的东西,似乎在这一刻遮掩不下去了。

更令她失落的是——仙碧作为唯一位于市中心的豪华别墅区,距离中心体育馆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

跑车缓慢停在门口,洛棠率先出声:“我刚刚发了消息让人在门口接我,只有几步远,你就别下车啦,这个时间段附近也经常有人散步的。”

以他的知名度,被看到难免又是一阵骚动。

苏延准备解安全带的手停住,他“嗯”了声,摁键开了车锁。

洛棠“啪嗒”开了安全带的扣,拉开车门下车,却没立刻走,回身又叫了他一声:“苏延。”

他回过头,没说话。外面路灯的光亮照在洛棠的脸上,她弯唇,绽开了一个特别灿烂的笑,清清甜甜地道:“生日快乐呀。”

苏延怔了一下,喉结微动。

她似乎也没想要他回应什么,依然双眼弯弯地抬手跟他挥了挥:“我走啦,拜拜。”

苏延的确把车停得离门口很近,他看着她单脚蹦了几步,输入密码进了别墅大门,纤细的身影完全消失。

良久,车内响起短促的轻笑。

一周后,洛棠的腿脚利索之时,也终于到了剧组开机宴当晚。

洛棠本以为这就是剧组提前的见面会,随随便便穿个短袖长裤就能去了,结果程橙来接她,又拽着她换了一身稍微正式一点儿的裙装,配饰也一应俱全。

下了保姆车,洛棠看到不远处扎堆的摄像头,才突然觉得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你看什么呢?”眼前晃过来一只手,随后听到程橙的声音,“公主殿下,我和你不在一桌,反正你就记住,多吃饭,少说话。”

洛棠比了个“OK(好)”的手势。

从小到大,洛棠参加过多少次宴会了,这次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除了助理,其他人她都不认识。

之前在车上,洛棠被程橙说了一通,也没记住女主、男配、女二扮演者都是谁,好在也没有人认识她,大家就彼此打量以示礼貌。路过媒体区,洛棠也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也不用摆什么拍照姿势。

等她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桌落座,看着“洛小棠”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想笑。

五秒钟后,她的笑僵在脸上。

“……苏延?”

为什么……洛小棠旁边的人会是苏延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是导演,不是女主……是洛小棠吗?!洛小棠何德何能?!

洛棠看着身边男人不可忽视的视线,开始思索自己有没有把悄悄进了他主演的电视剧剧组这件事告诉他。

好像……没有。

他依然穿着合体的正装,衬衫领口微微敞开,半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真的是你。”

洛棠眨眨眼:“啊?”

“我以为还有人真的叫这个名字……”苏延突然伸手,抽走了她拿着的写着“洛小棠”三个字的名牌,缓声道,“所以坐过来看看,原来没有。”

原来还是你。

中学时代一直用着这个名字的人,此时大脑一片空白。

“你想演戏。”苏延用的是陈述句。他细长的手指摆弄着卡片,一字一顿地问她,“有理由吗?”

洛棠嗓子突然干得厉害。那套说辞,在她爸妈那种厉害角色那儿都能顺畅无阻地倒背如流,到了他面前……却像是喝了什么封喉毒药被毒哑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好玩,”撒谎让人心跳飞快加速,“这么多职业里,我觉得拍戏肯定很好玩。”

苏延的手一顿。

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的确玩心很重,这个理由,其实十分令人信服。

因为撒了谎,他越沉默,洛棠就越是心虚。一心虚,就想要找点儿话来说,她再次重申自己的宏伟目标:“我吧,真的就想做一个低调的小配角,体验一把当演员的感觉。”

话音刚落,洛棠敏锐地观察到苏延轻轻挑了一下眉:“低调?”

“嗯。”怎么了?低调有什么问题吗?洛棠底气不太足地点了点头,“就是默默无闻,完全没有知名度的那种。”

闻言,苏延嘴角翘了一下。不那么明显,但是薄唇的确弯了一个弧度,他线条俊美的侧脸在光影明灭间好看得实在过分。平时对着他的视频都能截图截个几百张,现在对着比手机里还要好看的会动会笑的真人,她完全无法保持理智。

因此,洛棠也丝毫没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微移,落在了她的手腕间。

余光扫到有东西发光,苏延本来只是随意一扫,却在看清之后骤然顿住。她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是难掩绚丽光芒的表盘,虽不能一眼确认型号,但不难辨认出VIP(贵宾)定制款的痕迹。

洛棠等了一会儿,他突然的沉默让她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他……不信?

或者是……她的目的指向性太明确,已经被看穿了?

洛棠正胡思乱想着,苏延蓦地抬眸跟她对视。

“你用化名,你不想被认出身份,想默默无闻,”苏延的语速很慢,声色迷人,像个循循善诱的老师,“对吧?”

洛棠有些愣,但他总结得十分到位,她点了头:“……对。”

苏延垂下纤长的眼睫,手指很轻地敲了一下她的手腕,嗓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那就最好别把几百万戴在手上。”

“……”

大意了。

洛家一共四口,人人都有那么点儿爱好,洛棠则是喜欢表。

今天时间紧,洛棠没仔细看,只是挑了个表盘颜色与裙装稍微搭一点儿的就出门了。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戴这种东西,的确不太正常。要是只知道牌子的,觉得她戴假表倒还好;但被懂的人见着了,认出这是定制款才麻烦。

洛棠没想到苏延会这么细心。

空气凝滞三秒,洛棠干咳了一声,而后迅速把手腕上的表摘下来扔进手包里。

人都差不多到齐的时候,洛棠看见当初给她试镜的导演和另外一个陌生男子轮流上台发言,媒体咔咔照相,随后晚宴正式开始。

洛棠左手边的苏延一直都没再离开,右手边坐了个女人,名牌上写的“梁子月”,姗姗来迟,好像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洛棠虽然记不住配角们的名字,对女主角的名字还是印象很深刻的——毕竟新剧即将开拍,最近这名字频繁在苏延超话里被提及,她想不印象深刻也不行。

洛棠就这么尴尴尬尬地坐在了男女主中间。

这一整晚,跟几个剧组里的人打过招呼之后,洛棠就开始埋头吃东西,间或用手机跟程橙交流一下对于食物的不满,不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在左边的男主和右边的女主都是大忙人,稀里糊涂就糊弄过去了这场开机宴。

结束的时候,洛棠看了一眼苏延身边围着不少人的盛况,想了想,还是先走了。

先送了程橙,洛棠半小时后才到家。

“哟,有人下班回家了啊。”

洛棠推开自家大门,她抬眼望去,正厅里开着电视,洛舟正瘫在沙发上,跟没骨头一样,眼风斜斜地扫过来。

这阴阳怪气的。

洛棠把包交给用人,换了鞋快步走到沙发边,自上而下地看他:“怎么,我下班你哪里不满意?”她加重语气,“我明天还要进剧组了呢!”

洛舟无言地跟她对视。

洛棠脸上的妆挺淡的,裙子也没太张扬,生气的时候,眉眼都生动异常。

这小姑娘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进什么娱乐圈追梦?

洛舟紧了紧腮帮子,翘起一边唇角:“洛棠,你还挺骄傲?”不等她回,他又道,“你演戏就演戏,挑的什么破角色?我看了看被改编的原著,怎么,你喜欢恶毒女配啊?脑子叫驴踢了?”

事实上,洛棠因为进娱乐圈这事儿跟洛舟吵了好几回。兄妹俩最近刚有所缓和,但看来今晚注定要战火再起。

洛棠:“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洛舟淡淡地答:“本少说的是实话。”

洛舟站起来,用身高优势碾压她:“你要想成名,直接让爸妈在微博艾特你,一夜涨粉几十万,你信吗?”

洛棠不屑地撇撇嘴:“谁想着成名了……”

洛舟:“那你为什么想不开。”顿了顿,他补充,“别扯你要体验演员生活那套鬼话来唬我。”

这个人怎么这么烦!

洛棠一仰头:“我早说了原因,你不信是你的事!你管我呢!”

这句话之后,两人之间僵持了几秒。

端详了她一会儿,洛舟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刚才一查,你们剧组里男主是那个苏延啊。”

洛棠心里一紧,她面上装得波澜不惊:“……苏延怎么了?”

“苏延很火,我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怀疑过。”洛舟突然凑近她,眼里带着探究,“爸妈不知道,我可知道——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十多岁那会儿要死要活满城找的苏延?”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