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月遥遥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心上月遥遥

文/宋三月

后来她再没遇到周江,也再没遇到哪个让她心动的人。

在爱情里,除却生或死这一被动的抉择,爱与不爱,也由不得自己。

【是成长后命运的欲盖弥彰,和后来岁月虚情假意的弥补】

宋青时归国的时候,公司举办了宴会,主题就设为欢迎总经理回国。下了车,通往酒店的道路都铺上了红地毯,她穿了黑色的鱼尾裙,外面配一件老款式的黑色大衣,笑得明艳动人。

但凡有点身份的单身男生齐齐聚拢了过来,拿包、端酒杯,都在大献殷勤。宋青时笑得半真半假,不拒绝,也并不接受。

隔壁组的女生聚在角落,小声议论纷纷,称赞宋青时命好,名校毕业,长相绝佳。这被上天眷顾的人儿,甚至连工作能力也是出类拔萃,销售组人员在她的带领下年年创下新高,今年更是跻身同行业销售榜首。

有女同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压着嗓子,小声八卦:“她那件黑色的大衣是件A货。”

众人惊呼。

见状,女生更得意了,又说了一遍,以至于根本没有留意到众人惊呼不过是因为宋青时站到了她的背后。

闻言,宋青时若有所思,追问:“怎么判断是不是呢?”

说话的女生以为找到知己,细数了揭穿A货的检验方法。末了,她兴高采烈转过身,下一秒,就被身后的宋青时吓得脸色苍白。她结结巴巴,欲盖弥彰。

谁知,宋青时倒拿来了大衣,依照几个方法研究了一番,如释重负,傻笑道:“我就说嘛,那个傻瓜,果然被骗了……”

可她终究说不下去了,咧着嘴,就要落下泪来,只得借口还有事情,匆匆忙忙向后面的花园走去。

天上月遥遥,明晃晃的月光泻了一地,宋青时颤颤伸出手去,抚摸落在叶子上的皎洁月光,任它在手中来回闪躲,也任清凉之意直逼心底。

这是有多久,她没有回忆起那个人了?这也是有多久,心中的那块巨石被风拂去过往灰尘,稳稳压在心口,让人无法承受?

周围繁华热闹,但宋青时知道,这些都是虚无,是成长后命运的欲盖弥彰,和后来岁月虚情假意的弥补。

它曾掠走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那才是能握在手中的真实。

【世间多荒唐,角色常常混淆不清】

八年前,宋青时还不是这样的。

她没有这般绝色,也没有这般无坚不摧。她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普通姑娘,穿着普通,长相普通,英文倒是不普通,结结巴巴,主谓宾颠倒。

她十八岁那年,父亲娶了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小妈,那个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妖精大抵过于清闲,变着法子寻觅宋青时贪玩的证据,添油加醋汇报给她的父亲。起初,宋青时还有耐心同小妖精争吵,但看着父亲的脸庞越来越冷淡,她也没了兴致,与其在这样一个家中待着,不如外出留学。多讽刺,这也要感谢宋青时有个有钱的父亲,他大手一挥,就应允了。

留学的地点是在美国芝加哥。

等等,别多想,可没有什么特殊缘由,无非是宋青时闭着眼睛,在地图上随手一指,不偏不倚,刚好指向了美国中西部的芝加哥。

那是2009年的圣诞前夕,宋青时记得清清楚楚,芝加哥的雪下得纷纷扬扬,掩盖了整座城,街道两旁的商店里装饰隆重,行人穿着夸张的服饰,街上车辆川流不息,一切都是热闹喧哗的。

刚到芝加哥,宋青时就被两个满脸都是胡须的外国男人给拦住了。他们语速极快,宋青时听了半个小时,才勉强明白两人的意图。两人自称是星探,见她相貌出众,邀请她去试镜。

这是人生第一次,有人夸宋青时相貌出众,她对演员没兴趣,倒想听一听这外国人是怎样称赞别人的。

见宋青时还算是有兴趣,大胡子们来了精神,继续追捧,说宋青时眉毛好看,鼻子好看……闻言,宋青时一愣一愣的,还没答话,就被一只肥大的手揽了过去,跌到了一个温柔乡里。

“蠢!傻!笨!”

是一个圣诞老人玩偶,他死死将她搂在怀里,俯下身子,用中文在宋青时的耳边轻轻吐出了这三个字。然后,没等她反应过来,这人就直接拒绝了大胡子。

大胡子们明显不死心,恶狠狠瞪了一眼这个多管闲事的玩偶,再换上一副慈祥的模样看着宋青时。他们拿出笔和纸,让她留个联系方式,再顺便交点报名费。

圣诞老人倒不客气,在两人凶狠的目光的注视下,淡定自若地接了过来,三两笔描绘了两只大尾巴狼,笑嘻嘻递了过去。

宋青时哈哈大笑。

接过画的两人气得脸庞白一阵青一阵,胡子都奓了,嘟嘟囔囔骂了几句,看了看街上熙攘的人群,才不甘心地走开。

“骗子的话你都信,简直是猪脑袋。我警告你,不许丢中国人的脸。更何况,你根本不好看。”

眼前圣诞老人忽然转过身,将宋青时痛骂了一场,可是,他竟然说她不好看。宋青时伸手,使足了力气猛地一推,重心不稳的圣诞老人摇摇晃晃,最后径直倒在了雪地里。

对了,这个小人,在倒下之时,伸手死死拉住了宋青时,她也顺势倒了下去。宋青时的头磕到了雪堆里,像将头塞到沙子里的鸵鸟,屁股撅得高高的,简直丢人死了。

见状,周围人群围过来,看着两人滑稽的一面,笑得不亦乐乎。

两人是狼狈散场的,宋青时因为难堪,号啕大哭,眼泪鼻涕簌簌往下流。旁边圣诞老人心烦,大声凶她,说再哭就没有礼物。

命运的轨迹循序渐进,她被安排在这样一个关口,缓缓进入圣诞老人周江的生活。

他一身圣诞老人的装扮,本身是个分配礼物的角色,却在后来,被两手空空的宋青时当作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

世间多荒唐,角色常常混淆不清,自然,也早就忘了宿命这一谬论。

【都怪那月色朦胧,有心当这和事佬,色相引诱,扰了人神志】

之后,宋青时忙着去学校报到,因为不满意学校宿舍的环境,又忙着四处找房子。

她有钱,底气自然也是十足,挑挑拣拣,总算找到心仪的房子了,就坐落在学校后面的街道上,风景格外优美。她在网上联系了房东,交了房租,就径直奔去。

她推开门时,房间里竟然有人!

那人神情自若,姿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右腿搭着左腿,一摇一晃地玩着手里的游戏机。

这是什么情况?!

宋青时瞪大了眼睛,旁边的房东尴尬地走过去,讪讪地从沙发上拉起那人,嘀嘀咕咕说些话。她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断断续续落到了宋青时耳中。原来,男生的女朋友上周讨回了房租,并且办了退房手续。但这个可怜的男生并不知情,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说房租会尽快重新续上。

“周,反正无论如何,你得走了,这个姑娘给了我更多的房租,这个房子已经租给她了。”

房东下了命令。

那人沉默下来,从沙发上向宋青时走去。

逆着光,宋青时看不太清楚那人的模样,直到他弯下腰,眯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上下打量她,并且若有所思。此时,宋青时暗暗叹息,眼前人确实是好颜值,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眉梢的黑痣更是让这张超级立体的脸庞充满魅力,对了,还有脸颊两侧的梨窝……

“笨蛋?”他试探着用中文问她,熟悉的嗓音。

“圣诞老人?”宋青时回应。

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尴尬了数分钟。这期间,房东由于有其他事情,溜之大吉了。

随后,两人大闹了一场,谁都想让对方离开,但是谁也不肯离开。周江的理由是习惯这个地方了,宋青时的理由是已经交完钱了。

两人喋喋不休,从中午争吵到晚上。后来,两人口干舌燥,决定出去吃点东西再吵。就是这么巧,在那条街上,宋青时和周江再次遇到了街头的大胡子们。显然,他们在欺骗另一个姑娘交报名费,并对那个姑娘动手动脚。

忽然出现的周江又坏了这两人的好事。周江再次英雄救美,现场拆穿了胡子们的骗局,救了那女生。

这可气坏了胡子们,眼神交流了一番,就摩拳擦掌,凶神恶煞地向周江扑过去。

周江跑得飞快啊,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素来好吃懒做的宋青时哪里有这样的体能啊,她哭号着,不知所措,被一个大胡子揪住了后衣领。那个油腻的大胡子嘿嘿笑着,猪头一般肥肿的脸向她凑了过去。

宋青时下意识闭上眼睛,就听得大胡子闷哼了一声,揪着她衣领的手也松开了。有一双手伸了过来,拉着她一路狂奔,对了,男生一边跑一边骂她是猪。

多亏求生欲支撑,两人拼了老命才堪堪躲过这一劫,一起瘫坐在地上歇息时,周江气喘吁吁,叹息:“你说我救你两次了,你怎么就不知道报恩呢?”

宋青时不应答,她指着远方天角的上弦月,抱怨说不如家乡的满月。

旁边周江撇嘴,不以为然。

月色正朦胧,她悠悠转了过去,看层层月光落在男生的脸上,鬼使神差,探手摸了过去。

“那就一起合租啊。”她说。

她的手还没有碰上周江的脸,周江就连连退后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合租可以,但是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是了,都怪那月色朦胧,有心当这和事佬,色相引诱,扰了人神志。

【十八岁是爱情萌芽的好时期,他就是她喜欢的类型】

周江说谎了。

如果强行讲究时间,且确切到时分秒,在周江对着宋青时说这话的前168小时40分35秒,他还是有女朋友的。

但周江说话的这一刻,他已经单身了。

时光倒转到168小时之前,周江的女友,不,应该是前女友拿走了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除了桌子上两人的合照,便和他一拍两散。后来,宋青时偷偷打量照片,周江的前女友黛眉宽眼,大波浪修饰下的鹅蛋脸艳丽无比。

那一年的宋青时,尚未褪去婴儿肥,她本就是圆脸,这下看上去更肥了,加上齐耳短发,活脱脱的樱桃小丸子。

她满是羡慕地盯着照片中的女生,询问周江从哪里泡得这样绝色的美人。周江恬不知耻,指了指自己的脸庞,不以为然。

宋青时在鄙视他的同时,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有些姿色的,再加上风流倜傥的他的工作是街舞,自然不乏女生蜂拥而至。

对了,那天她在街头遇到他,他就是在进行户外演出,殊不知,表演没进行,就碰到了她。

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下事,是两人迅速划分了各自地盘和职责,房租均摊,二楼属于宋青时,一楼属于周江,做饭为一人一周,打扫也是轮流。

宋青时打头阵,可她根本没有做过饭啊,第一次做饭,锅里的油燃了起来,火径直蔓延到纱窗上,烧了大半个窗子,幸亏周江及时赶来才灭了火,要知道,周围邻居都早已报了警。

打扫卫生的时候,宋青时冲洗拖把,结果因走神发呆,水从池子里溢了出来,流到了客厅的地毯上。

周江不说话,黑着脸,拖干净地,又从冰箱中拿了食材做饭。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几样蔬菜,经过他加工,就成了色彩鲜艳的几道菜。

品尝后,宋青时赞不绝口,奉承说星级饭店尚且如此。

“你属狐狸的啊?”周江大笑,骂她油嘴滑舌。

“谁是狐狸?”宋青时困惑。

“你。”

宋青时咬牙切齿,想不到他倒是会以貌取人,宋青时眼睛高挑,从小便有人说她像只狐狸。

随着两人越来越熟悉,或者说是随着宋青时越来越厚颜无耻,在恳求周江带她去舞蹈馆未遂后,某天,她一个人偷偷去了,他不仁,但她终归不能不义。宋青时为周江买了超大的一束花,红着脸给他送了过去。

看到宋青时,旁边的队友沈成安笑容灿烂,有意上前搭讪,被周江推得远远的:“人家才十八岁,根本不喜欢你这个类型。”

“那她喜欢哪个类型?”沈成安不死心,连连追问。

周江说对了,宋青时根本不喜欢沈成安那个类型,但是这和她十八岁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换句话说,十八岁是爱情萌芽的好时期,他就是她喜欢的类型。

那晚月光之下,倾城男生早勾走了她的魂。

爱让人盲目,也让人没有定力,她欲言又止,却又不知到底该如何开口。

【良辰美景,亦不过如此,也应当如此】

时光不紧不慢地前行。

宋青时过了十九岁的生日,收到了二十岁的礼物,在迈入二十一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挺大的事情,这件事情,被宋青时定义为勇气。但其实后来,宋青时总认为它更应该被称为蛹期,作茧自缚应该更为贴切。

这一年,宋青时已经毕业了,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专员。

那时候,周江在舞蹈馆已经颇有名气了,年轻的男生长相俊秀,舞姿优美,难免追求者众多,可每一个都被周江拒绝了。

久而久之,有异样的谣言扩散,关于性取向这一话题,裹了异样的色彩,在众人口中传得离奇,惹得莺莺燕燕碎了心。

宋青时是不相信的,要知道有一次,她撞到周江对着照片中的女生发呆,却不能开口问他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女生。

她情愿装疯卖傻,也不敢早早碰触现实。她只是偷偷捍卫着自己的领域,就像每每有女生围绕在周江身边,她的一颗心总是悬着。

可是她就是不知道如何表白,直到有一天,周江表演节目结束后,有女生捧着鲜花跑了上去,顺势拉住周江狠狠亲了一口,并且问他喜不喜欢自己。

台下观众哄堂大笑,有人吹口哨,有人起哄。

这样劲爆的一幕让宋青时瞠目结舌,她越想越气,在回去的路上,故意拉开与周江的距离,晚上也不吃饭,一个人生闷气。

周江几番询问,但她就是不理他。

是在半夜的时候,宋青时太饿了,决定偷偷泡面吃,明天继续怄气。她刚蹑手蹑脚走到厨房,就看到昏暗的灯光下,大尾巴狼一脸得意,他已经为她煲好了汤,小心为她端过来。看宋青时狼吞虎咽,他无奈地拍了拍她后背:“慢点。”

昏暗的灯光下,男生那张嬉笑宴宴的脸庞带着蛊惑,宋青时又想起了在剧院的那一幕,鬼使神差就凑了过去:“我喜欢你。”

她一针见血,不知害臊。

这话让周聪明愕然,然而接下来,宋青时的动作更让他诧异,她红着脸颊,强行按下他的头,说:“我不管,看到你和其他女生那么亲密,我吃醋了,我喜欢你。”

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然后趁他不备,就直接亲了上去。

那吻真是过分缠绵,以至于后来宋青时回忆起来,都觉得那是自己一生中最勇敢的时刻。但或许也是那样极其缠绵的一吻,才得以动摇了周江硬如磐石的一颗心脏,又或者那晚气氛暧昧,稀里糊涂,他就上了当。

结局就是两人恋爱了。

那段时间里,宋青时觉得满天都是小粉红,人生最少女的时刻竟然不是十六七岁。二十一岁这年,宋青时买了无数少女心爆棚的服饰,兔子背包、粉色围巾、粉色发箍,她将自己活脱脱打扮成了不合时宜的智障模样,当然,这是周江的原话。

可那又怎么样,他不也是乖乖地打扮成了不合时宜的智障。他被逼着穿上情侣装,围粉色的围巾,背兔子背包,不得已换掉酷酷的一身装扮。

“喂,狐狸,我是跳街舞的!”

“粉色的街舞也酷啊。”

……

这一生中,宋青时觉得,人生最美好的时刻,就是在那时。良辰美景,亦不过如此,也应当如此。

【她内心有一个角落柔软不堪,关于周江的种种都在这禁区里】

可惜,良辰总是短暂,美景总是易逝。

二十二岁这年,宋青时刚刚过完生日,宋青时与周江的生活似乎走向了两个极端。

不知道是不是家族经商的缘故,宋青时在实习期间如鱼得水。她针对目前市场做了调研,进行人事与销售策略上的转变,大刀阔斧,不过短短一段时间,销售额就大幅度上升。

反而是周江那边,经营多年的舞蹈馆因投资问题彻底关门。且在落幕当天的演出上,周江被人从台上径直推到台下,他毫无防备,重重摔到了地上,当时就昏迷不醒。

等宋青时着急地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门口的红灯闪烁不停,她重重瘫坐在地上,全身不住颤抖。

周江是在第二天晚上醒的。

他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宋青时蓬头垢面,眼睛红肿,她盯着他哭:“你再不醒来,我就去那边陪你了。”

“傻狐狸。”周江骂她。

男生虽然醒来了,但是伤到了右腿的骨头,打了石膏,需要卧床歇息一段时间。医生语重心长地交代,让他暂时静养,不能做运动,更别说跳舞这一剧烈运动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周江虽然没说话,但他红了的双眼还是暴露了沮丧。

也是这段时间,宋青时在经商上的天赋越来越明显,以至于上层管理人员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中国姑娘,甚至,在年末上层人员举办派对的时候,特意邀请了职位仅是专员的宋青时去参加。

周末的时候,周江拉着宋青时买礼服,她推着他,极其艰难地去了附近的商场。两人同时看中了一件黑色大衣,袖口和衣领上有精致的刺绣,穿在宋青时瘦削的身子上,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时候,女生脸颊上的婴儿肥没了,她蓄了长发,远山眉,白皙的脸颊,细细观看,五官还是挺秀气的。

饶是宋青时家庭富裕,但一件大衣几万的价格还是让她犹豫。嘘,宋青时有个秘密,她想攒些钱财,等再过一段时间,为周江开一个工作室。

于是,宋青时故意撇撇嘴,脱下大衣,抱怨道:“不好看。”旁边周江叹气:“难伺候。”

当晚在商场里兜兜转转,宋青时就买了件礼服,价位不高不低,还在预算里面。

因此,当参加宴会的当晚,周江神神秘秘拿出那件大衣的时候,宋青时尖叫起来,泪眼婆娑地埋怨周江浪费钱。

“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他出行不方便,根本没办法一人去商场。

“秘密。”周江大笑。

谁知道,就是这样昂贵的大衣在宴会上出了丑,因为宋青时风头太盛,早就有人看她不顺,此次宴会上又怎么会错过机会。

所以,宋青时刚出现,销售经理就凑了过来,说些风凉话。宋青时也不反驳,一张脸庞笑容淡淡。

那个经理穿了同款大衣,细细研究了宋青时的大衣,继而笑了起来,大声嚷嚷:“A货吧,这标也太假了。”

宋青时脸上笑意骤然消失,她轻轻地凑到那人耳边,一字一句:“你听说老总要提拔我当销售中心的总监了吗?你要小心哦。”

是了,前几天,她就收到了老总发来的信息。但她在公司素来低调,本无心与人起争执,偏偏这人撞到了她的禁区。她内心有一个角落柔软不堪,关于周江的种种都在这禁区里,容不得外人试探,更容不得外人侵入。

结局自然是,宋青时升职后,第一时间将这个经理换了下来。

【人生有无数个巧合,那晚山月与后来种种本就一南一北】

等岁月再前进一点,二十三岁这年,宋青时已多年没回家,家里来了命令,务必要她回家报个平安,还有,把男友一同带回去看看。

没办法,两人只好漂洋过海,重返祖国怀抱。在路上,宋青时喋喋不休,她心中隐隐担心,父亲太过传统,会不喜欢周江的职业。越想越乱,似乎是安慰自己,也是对周江承诺,她说:“没事,就算所有人都不同意你,没关系,我还喜欢你。”

所幸,那场家宴还算圆满。关于周江,父亲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淡淡几句,询问了他的职业与家境,而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家宴过后,宋青时又被奶奶拉到卧室里谈心,老人家泪眼婆娑,一边抱怨儿子的狠心,一边心疼地抚摸宋青时的脸。

“那男生对你好吗?”

奶奶摸着她的手,满眼疼惜。

宋青时咧嘴笑,重重点了点头。

再没有比他更好更善良的人。提起周江,宋青时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她喋喋不休,恨不得将他待她的好——展示。

结束谈话已是半夜两点了,一楼的客厅空空荡荡,顺着走廊,宋青时带着笑意推开周江的房门,扑到了他的床上。

周江似乎被惊到了,坐起身,看到是她后,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表情正常,嗯,父亲应该没有给他说什么,看来啊,一切都平安无事,宋青时暗自窃喜,摇摇晃晃就要抱住他。

可她抱了个空。

因为周江已经起身了,他拉开窗帘,看着天角远方明晃晃的月亮,侧过头盯着宋青时傻笑。

“在芝加哥,你不是老是想念家乡的满月吗,一起去看看。”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周江不管不顾,将宋青时径直推到了车内,驱车直奔附近山头。

那晚是满月,明晃晃的月亮挂在山头,像白色的圆盘,四周云雾浮沉,仍遮挡不住清凉的月光洒满整个山路。

其实,车子根本没有开到山头,在半山腰的某段弯路上就被迫停下,周江推开车门下去查看,过了许久,垂头丧气地说前胎报废了。

两人就蹲坐在半山腰看遥遥山月,宋青时过分兴奋,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周江不搭话,但脸上笑意满满。说着说着,宋青时忽然扭头看着周江,亲了亲周江的眼睛,说有月光落了进去。

周江顺势抱住了她。

他穿得过分单薄,全身不住颤抖,他的头搭靠在宋青时的脖颈处,许久没有说话,而在这样长长久久的拥抱中,宋青时觉得脖子一片冰凉,有冰凉的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打得她措手不及。

山上露水沉重,那时啊,宋青时只当是这个原因。

后来,宋青时总是试图说服自己,人生有无数个巧合,那晚山月与后来种种本就一南一北,风马牛不相及,本身就不具备任何关系。

她不肯承认,人生第一次去山顶看月,就是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人生离别。且从这年起,她开始惧怕天上月,甚至晚上睡觉时,窗帘总是拉得严严实实的。

两天后,两人再次赶回芝加哥,离开时,父亲并没有前来送行,只是让宋青时好好照顾自己。

飞机刚落到芝加哥,宋青时就宛如陀螺一般忙了起来,这段时间工作进程已经耽搁太多。之后的几个月里,宋青时大多熬夜到十点左右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然后红着眼睛对着一直等待她的周江连连说抱歉。

此时,周江正在四处求职,他右腿恢复得并不算太好,求职的时候也是屡屡碰壁。

等到拿完奖金,开工作室的资金已经足够,宋青时决定离职,她写了离职信,提交的时候却遭到了老总的拒绝,他劝她,切勿这么冲动。

但宋青时还是离职了。她知道生命中什么最重,应该怎样支配时间,她清清楚楚。

【她再没遇到周江,也再没遇到哪个让她心动的人】

让宋青时想一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江宛若变了一个人呢?她只知道,等她彻底交接完工作,正式离职,回家时,有女生光明正大地出入自己家中。看到她,女生大声质问她是谁。

宋青时的心一紧,她缓缓换掉自己的高跟鞋,左手把弄着手中的门钥匙,右手指了指客厅里的照片。

“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周江缩在沙发中,惘若未闻。

宋青时苦恼,疑心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她去请教一些朋友,反而被朋友破口大骂,她们欲言又止,提及这段时间,周江身边的女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男生风流倜傥,拈花惹草,三言两语总是不忘讨身边某个女生的开心,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围了一层又一层。

闻言,宋青时强行为他辩解,说是自己这段时间疏忽他了,是自己的错。

宋青时有心想找周江详谈,但男生似乎并不在意,他不给她靠近自己的机会,甚至开始光明正大约会其他女生,给她们买礼物。最重要的是,几天后宋青时生日的那晚,周江也在外面鬼混到半夜两点才回来。

他一身酒味,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宋青时为他换上睡衣,煮好解酒茶,跪坐在地毯上,扭头看看客厅桌子上的蛋糕,又回头看了看他,终于,她捂着脸抽泣起来。

这一刻啊,她依旧为他着想。她想放声痛哭,但是又害怕惊醒他。她含着泪,低下头亲吻他的额头。

宋青时二十三岁的生日就这样一笔带过。

再后来,周江越玩越开,甚至到最后,他索性对宋青时提出了分手。

“没关系,哪怕你花天酒地,我也能容忍。”

爱情让人卑微到尘埃里,宋青时强颜欢笑,伸手去拉他。

周江却闪开了。

“宋青时,我一直以来就不喜欢你,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他看着她,明明还是记忆中那个温柔的男生,此刻却满眼都是戏谑,他靠近她,一字一句,“对了,狐狸,胡黎,我心心念念的前任姑娘叫胡黎,所以我才叫你狐狸。”

一字一句,句句戳心。

“没关系,没关系。”

宋青时不甘心,她喋喋不休,纠缠不清,却被周江猛地推倒在地,她的额头轻轻撞到墙上,磕出血来。

可周江到底还是走了,哪怕她纠缠不清,哪怕她将工作室的钥匙强行塞到他手里,哪怕她说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他也要离开。

很快,周江搬走了,从前堆得满满的房间空了一大半,从一楼到二楼,宋青时觉得空荡得厉害,她发了疯地买家具、衣服,发誓要填满这空空荡荡的房间,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

后来她再没遇到周江,也再没遇到哪个让她心动的人。

她心念如灰,在爱情中半真半假,似乎唯有如此,寂寞才不会如影随形。

【嘿,你是不是也不快乐】

宴会结束后,宋青时暂时没能离开,因为,那个拆穿黑色大衣是A货的姑娘对宋青时纠缠不清。反正无聊,宋青时又端了几杯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

她沉默不语,一心求醉,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双眼迷离,神志也不清。她用手蘸了杯中的酒,不一会儿,两只大尾巴狼的素描出现在桌子上,恍若多年前,异国街头,那人还站在身边。

宋青时用手支撑着脑袋,眯着眼睛发呆。

旁边的女生也早已是几分醉意上了心头,絮絮叨叨吹嘘自己识货的眼光有多厉害,说自己代购好多年,没有自己辨不出来的假货。

“你就没有上过当吗?”宋青时问她。

“有过啊。”女生低下头,看了看宋青时的大衣,叹了口气,“我也做过好多缺德的事情。早些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我也购买了很多假货,其中,也有这个同款的,所以能一眼识出来。不过啊,那个男生好好看!”

她跑了题,唯记得那年冬天,因为找错货源,购买了一批A货。在街道上一筹莫展之时,有男生扶着轮椅一点点移动,她觉得好奇,上去询问,却刚巧发现男生要去附近的商场买黑色大衣。她鬼迷心窍,说去帮他代购,换了A货给他。

“你买给谁?”她搭讪那个男生。

“我家狐狸,超级可爱的女朋友,长得像只狐狸,眼睛高挑,油嘴滑舌。”

男生笑,脸上露出好看的梨窝。

其实后来,约莫两年后,她在异国街头也偶然碰到过那个男生,她主动跑过去同他聊天,他满脸憔悴,大白天的,竟然醉了酒,摇摇晃晃,自言自语。

她也是断断续续听了半天才听明白。

那个狐狸的爸爸并不喜欢他,这点其实无所谓,他可以证明他对她的爱。可狐狸实在过分优秀,她为他付出太多。当老总打电话给他说狐狸为他要放弃工作的时候,他忽然如此嫌弃自己,所以他必须狠下心,因为,她那样好,值得更好的,而他花天酒地,无非只是让她死心。

对了,他前女友不叫胡黎,那只是他为了让她死心,胡诌的名字。

“那现在,她快不快乐呢?”她问醉酒的男生。

男生捂着脸,在冰天雪地里,沉沉躺了下去,许久没有应答,只发出沉闷的抽泣声。他脸颊上的雪花也迅速消融了,空留一片水渍,分不清究竟是天上之水还是心底之泪,是后悔悲伤还是无怨无悔。

对不起,我不是当事人,没办法亲自回答。如果可以,在芝加哥的街头,你遇到脸庞白净,眉梢有黑痣,脸颊有梨窝的男生,可以问问他,替宋青时问一句:“嘿,你是不是也不快乐?”

那宋青时呢?

她快不快乐?

不快乐,一直,一直,还有以后,这一生恐怕都不快乐了。

爱情有多盲目,每个人都在自以为是,将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强加到另一个人身上,不分青红皂白,不分主次。我爱你,所以,我要离开你。

呵,多荒唐,命运中竟有这样一个谬论,让人爱或恨都不得当。在爱情里,除却生或死这一被动的抉择,爱与不爱,也由不得自己。

似乎唯有那晚在半山腰望到的满月全部属于她,他似乎也属于她。

仅此而已。

而已。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宋三月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