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信月归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星光信月归

文/孜黎

新浪微博:孜黎C

Chapter 01

“胖球,你暴露了!”

阮倾倾凝视着猫咪胡子上类似于食物残渣的可疑物,一副“我逮到你了”的表情。

胖球是她领养的一只橘猫,刚来的时候还是小奶猫,瘦得不成样子。她心疼,给她取名“胖球”,原意是想让它长长肉,没承想,不过短短两个月,还真就胖若两猫了。

前不久,阮倾倾带它去看过医生,医生警告说它要少吃点儿,猫咪和人一样,太胖了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从此,它的口粮就被她严格把控,数量精确到克。

但它愈发膨胀了。

阮倾倾和胖球面面相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她一把抱过胖球举到眼前,故作严肃:“老实交代,又去碰瓷哪位好心人蹭吃蹭喝了?”

胖球“喵呜”一声,一爪子拍在她的手背上,趁她松开力道的间隙,一溜烟地蹿出去,而后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轻车熟路地跳到了隔壁家的阳台。

许是没人在家,隔壁好半天都没有丝毫响动。

“……你有本事就别回来!”毫无威慑力地威胁一番后,阮倾倾缩回了脑袋。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客厅的桌子上,电脑已经开启了自动屏保模式,她点了点鼠标,一连串消息提示瞬间映入眼帘。她挨个看下来,零星还算理智的评论都被淹没在一片谩骂声里。

当我的键盘是面团捏的吗?!阮倾倾深吸口气,皮笑肉不笑地敲字,在线怼人。

地球观察员:自以为正义,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圣母呢?

——收养流浪动物不是正义,难不成你拿着键盘乱喷的样子是?

咕噜咕噜:狗奴真多,每次看到疯狗咬人,我都会想起你们。

——巧了,每次看到路边的垃圾,我也会想起你。

今天只能吃泡面:一群疯疯癫癫、无脑的蠢货,还想洗白,动物保护协会给了你多少钱,我人类保护协会给双倍。

——今天只想骂人,所以不骂你。另外,省点儿钱吃泡面不好吗?

……

阮倾倾模样生得乖巧,平日里不说话时,旁人只当她软萌可欺,但熟悉的朋友可太清楚她骂人不带脏字的功力了。

她手指翻飞,刚敲下回车键,门铃忽然响起来,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来啦!”阮倾倾趿拉着拖鞋小跑出去,看也没看就开了门。

一道阴影覆下来,完全将她罩住,她本就不高,却也没料到来人那样挺拔,不由得仰起脸。岂料对方也同时配合地低了低头,两人的距离顿时拉得很近,几乎能感觉到彼此温热的呼吸。

阮倾倾撞上对方澄明的眼,连忙往后退开两步:“你、你好,请问什么事?”

席翊瞥见小姑娘白皙的皮肤泛起一片绯红,像一颗将熟未熟的水蜜桃,可爱得有点犯规。

但他很快敛起心绪,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你好,我是你的邻居,席翊。请问这是你的吗?”

“好像……是我买的试吃装猫粮?”阮倾倾原本不太确定,直到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猫叫声,循着声音望过去,肉乎乎的胖球就蹲在男生的脚边。

阮倾倾明白过来了——这家伙大概是吃人嘴软,不知几时叼了她买的猫粮去谢恩,所谓“慷他人之慨”。

更令她震惊的是,胖球居然厚颜无耻地扒着人家的裤腿撒娇,席翊嘴角漾开一抹弧度,弯腰把它抱进怀里,温柔得不像话。

要不,你俩在一起过吧?阮倾倾脑子里刚飘过弹幕,就见席翊一只手顺着猫毛,语气淡淡地问:“它是不是有肥胖症?”

Chapter 02

阮倾倾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真是冤枉胖球了。

她把现下在喂的猫粮拿给席翊看,后者扫了一眼成分表,眉头轻蹙:“这个品牌的猫粮碳水含量高,对猫不太友好。”

“啊?”阮倾倾没反应过来。

席翊几不可闻地叹口气:“换句话说,碳水含量高很大概率会导致猫发胖。”

“啊!”少女一惊一乍的,愧疚的神情浮上来,席翊有些头疼,想了想,安慰道:“不全是你的问题,橘猫本身也容易长胖。”

阮倾倾沮丧地垂下眼,长睫毛像小扇子般在眼睑处投下阴影:“可是,胖球挑食,我试过好多种猫粮,它就爱这款。”

“你可以喂它自制猫饭。”

闻言,阮倾倾感到更加挫败,揉了揉鼻尖,小声道:“不瞒你说,我确实做过……”

她是去网上搜的食谱,只是胖球吃了一口,便怀疑地绕着猫粮盘转了好几圈,然后翘起尾巴……走得头也不回。

“难怪,”席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耐心地解释,“网络上的食谱配比不一定对,有的反而会造成营养失衡。”

阮倾倾恍然大悟,还未搭话,下一秒,就听他说:“不过,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

她这才想起,席翊大概就是那位被蹭吃喝的好心人,于是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刚要道谢,客厅桌上的电脑屏幕上忽然响起消息提示音。

阮倾倾条件反射般小跑回去,点开,是方才的“今天只能吃泡面”在评论区气急败坏地回:你才吃泡面!你全家都只配吃泡面!

啧,真菜。她在心底感叹。

“这是什么?”好听的男声近在耳畔,阮倾倾吓一跳,见席翊正盯着屏幕,下意识就伸手挡了挡,下一秒,又意识到这举动有点奇怪,于是讪讪地缩回了手。

“就前段时间流浪狗那事啊,我在和网友……友好交流。”片刻前的回复赫然在列,她硬着头皮吐出最后几个字。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听到一声轻笑,可抬起头时,席翊已然直起身,像是怕她难过,轻声道:“那些人说话难听,不要放在心上。”

理是这么个理,可……阮倾倾看着对面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他这名字真的太耳熟了。

席翊一怔,很快恢复如常,声线没什么起伏:“学校不大,可能偶然打过照面。”

租住在这一片儿的,大多是×大的学生,阮倾倾想想也是,将人送到门口,好学生般挥挥手:“那再见,等我回头买齐材料,可能就要麻烦你一下啦。”

席翊原本开门的手一顿,而后点点头道:“不麻烦,但我有时可能不在家,方便的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

明明是询问的话,却让人没有拒绝的余地。阮倾倾回到屋里,点开新加的微信好友的头像,朋友圈里干干净净,背景也是一片纯黑,她还没缓过神,忽然接到前室友的语音轰炸:“倾倾!你看动物保护协会的官博了吗!它们转发你的微博和喷子正面杠上了!好酷啊,我喜欢!”

Chapter 03

事情大概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彼时,×大因为“流浪狗咬人”事件被推上热搜榜。起因是晚上十点左右,一个女生独自路过教学楼,结果被一群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流浪狗追着咬,最后女生因大腿受伤住院治疗。

这也就算了,监控录像曝光当天,有自称是×大学生的人向新闻号爆料,此前×大的保卫科曾组织捕杀过流浪狗,结果遭到本校动物保护协会的强烈反对。

一时激起千层浪,厌狗人士们纷纷跳出来指责动物保护协会,键盘侠们也终于逮着机会,跟风享受站在道德高地辱骂百年名校的快感。

而作为事件主角之一的动物保护协会,从始至终只发了一条声明,一来表达对事故的痛心;二来澄清协会无意于站在学校对立面;三则表明协会坚持有针对性地对温顺的流浪动物进行安置。

此后,不论经受了怎样的谩骂,动物保护协会都没再回应过。

倒是偶然得知些内情的阮倾倾,出于文新院学生的素养,在调查了几天后,愈发为协会打抱不平,这才有了眼下这条给她招来骂声的长微博。

说来好笑,长微博她发表于两个月前,当时并未掀起波澜,而两个月后,却因另一所大学发生类似事件,被扒出来,以致她被各路网友追着骂。

此刻,阮倾倾盯着微博界面,动物保护协会片刻前的转发简洁而有力:同为×大学子,我们都真挚地爱护自己的母校,感谢原PO为协会发声。至于博文里所提事项,我们后续会整理证据放上。在此之前,请各位网友明辨是非,再对原PO进行人身攻击,我方将考虑寄出律师函。

众所周知,法学是×大的王牌专业,近年更有不少学生帮着维权胜诉的案例,但在网络上,难免有人会无所顾忌,只是火力明显从阮倾倾这儿转移到了官博那里。

看着此前还默默忍受脏水的官博为自己发声,母鸡护崽式的校友情都快溢出屏幕了,阮倾倾说不感动是假的,可又内疚于让协会再度陷入了舆论旋涡。

翌日清早,阮倾倾看见意料中铺天盖地的评论,正心烦意乱,胖球“喵”的一声跳到电脑前,猛地一屁股坐下去,将屏幕遮去大半。

阮倾倾顺势揉了揉胖球的脑袋,笑了:“行,看在你难得贴心的分上,姐姐为你学下厨去。”

——反正总比看某些网友的恶臭发言好。

学校周边就是一个小型菜市场,阮倾倾很快买齐材料回到住处,她在隔壁门前停住脚,敲门的手伸到半空,又想起席翊说他可能不在,谁知门忽然从里开了。

两人俱是一怔。

席翊脚踩球鞋,往上是一身球衣,整个人清爽如同晨间洁净的空气,衬着清俊的五官多了几分明朗。阮倾倾不知怎的,想起昨日靠近他时那股清冽的木质香,耳根又开始发烫。

“早上好,你要出门吗?我原本想找你学做猫饭来着,如果你有事——”

“没什么事。”席翊没有半分犹疑,面不改色地瞎扯,“准备下楼买个早餐,很快就回来。”

好在阮倾倾也没多想,松口气:“那太好了,我多买了一份,一起吃吧?”

趁着去厨房拿餐具装盘的间隙,席翊摸出手机,飞快地发了条信息给朋友:“找人替一下我,今天不去打球了,有事。”

“别啊,翊哥,你不在,少好多女生看呢,打着不起劲儿。”

“翊哥,没多久要打比赛了,求别放鸽子。”

……

“爸爸没来的第一天,想他。”

席翊瞧着便宜“儿子”发的一连串消息,心知他是耍宝,懒得搭理,索性按灭了屏幕。

Chapter 04

其实,自制猫饭难度不大,阮倾倾想,胖球之所以不肯赏脸,大抵是因为……她自作主张地加了好多蔬菜。

“就营养而言,猫是不需要摄入瓜果蔬菜的。”席翊将两人一上午的成果装进罐头盒,顺便对她进行科普。

阮倾倾看似听得非常认真,连连点头,直到席翊将她送到门口,才语无伦次地开口:“那,还有没有其他食谱啊,胖球食量大,这些吃不了多久的,我是想说,那个……”

她是想说,她以后还可以找他吗?

但就算打死她,这话她也问不出口。空气将要凝固前,席翊挑了挑眉,眼底蕴了笑:“同样的配比的确容易让猫发腻,你可以再多学几种其他的。”

而事实上,自制猫饭可以放入冰箱冷冻室保存一个月,猫吃多久都不会腻。

席翊无声地叹息,他遇上阮倾倾这段时间以来撒的谎,大概是他这小半生的总和。

阮倾倾回家关上门,心还在怦怦直跳,她承认,席翊整个人,从身形、五官到言行举止,无一不精准命中她的审美标准。于是,接下来几天,她当真隔三岔五就打着“学习”的幌子,去隔壁串门。

相处的时间多了,两人逐渐熟稔起来。阮倾倾想,大概是老天爷都看不惯她的心猿意马,以至于切鸡心切到手指时,她都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惩罚。

口子还不小,不是创可贴能止住血的那种程度,席翊取来药箱为她处理伤口时,她支着下颌看他动作轻柔地为伤口消毒,眨巴眨巴眼感叹:“你也太厉害了,怎么什么都会呀。”

席翊低头给纱布灵巧地打了个结,说:“之前新生军训,校医人手不够,我去帮忙,就学了一点皮毛。”

“你还带过军——”她话没说完,席翊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似是很重要的事,她见他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冲他做口型道“谢谢,那我先回去啦”。

席翊点点头,算作回答。

而她前脚刚踏进家门,前室友的日常语音轰炸后脚就到,她点开一听,是说动物保护协会官博的新动态。

这她知道,是今天上午的事儿了,主要是关于她长微博里提及的几点,分别出示了与市内流浪动物收容所的合作协议、在校外宠物医院的支出流水以及社会人士在协会的收养记录等。

协会成立不过两年,救助数据有力地打了一众网友的脸。末了,ID“今天只能吃泡面”的那位网友,因为死性不改,甚至散播谣言,很“荣幸”地成了被协会寄律师函的第一人。

“一周之内若不公开道歉,那我方一定会走法律途径,维权到底。”

结果,风波以网友秒怂告一段落。

前室友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复述着博文内容,阮倾倾听着听着,电光石火间,“军训”和“室友”两个词联系起来,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告诉自己不可能,动作却先于思维发了语音过去:“娴子,军训时欺负你的那人,是叫席翊吗?”

Chapter 05

×大的军训与其他学校不太一样,放在大二那年的暑假进行。

恰逢祝雨娴转专业到法学院,几人便不在一处军训了,可女生嘛,只要凑到一起,便能聊个没完,整个寝室的室友关系一如既往地好。

直到某天下训后,祝雨娴红着一双眼回到寝室,脸上还挂着半干的泪痕。阮倾倾一追问,才知道是下午站军姿时,祝雨娴着实受不住,偷偷动了动胳膊、腿,结果就被督训的人踹了膝窝,附带一番严词呵斥。

力道其实不大,但毕竟是女生,自尊心格外敏感,祝雨娴当场就有些挂不住,开始掉眼泪。这还没完,对方见状,丝毫没意识到问题所在,居然还补了句:这点小事就哭,抗压能力太弱。

几个室友听得咬牙切齿,一边安慰祝雨娴,一边将那人在脑子里痛打八百顿,也因此,阮倾倾的记忆里留下了“席翊”两个字,她那时想——只会欺负小姑娘,算什么男人。

阮倾倾怎么也没法儿接受,眼前的席翊和那个粗鲁、不尊重人的席翊,竟是同一个人。

等席翊察觉到不对,距离上一次见阮倾倾,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天,他在楼下百米开外的位置,碰巧撞见阮倾倾走进单元楼,不由得加快了步子,赶到楼道拐角时,她刚开了门锁。

“阮……”谁知他刚蹦出一个姓,原本还不紧不慢的人一个激灵,拉开门,取钥匙,闪身进屋,动作一气呵成。

“砰!”关门的巨响让席翊愣在原地,好半天,他才回过神,合着是在故意躲他呢。他好气又好笑,不明白就两三天的光景,自己怎么就成洪水猛兽了。

或许是因为阮倾倾依然做不好猫饭,胖球依旧每天准时准点地光顾他家。他蹲在地上,沉默地看着它进食,突然福至心灵,起身往书房走。

阮倾倾回到家,看到胖球身上的一抹白,还以为是去哪儿蹭的油漆,走近一看,才发现它尾巴上系了一方手帕,像是手绘用的,仔细一看,还附了几行字,似是昭告着他措辞时的用心:听说邻居开发了新食谱,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有空去学,胖球都馋哭了。

当这句莫名透着几分可爱的话与那样一本正经的脸对上号,阮倾倾实在忍俊不禁,可笑着笑着,心底涌出一丝迷茫。

席翊,温柔的,妥帖的,讨人厌的……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阮倾倾决定,抽时间要和席翊谈一谈,有些话总要当面问清楚才好。

可她没料到,第二天她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让她纠结万分的人——是×大校队与省内某大学校队的篮球赛,据说球员颜值在线,因此吸引了一群原本对比赛并不太感兴趣的女生。

阮倾倾也被热情的室友们拉去了比赛现场。

其他两位室友早早到了,只有祝雨娴因为课表冲突了,估计要等后半场才来。阮倾倾侧过脸,正和室友说笑,余光忽地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没来得及闪躲,席翊也似心有感应般,直直地望向了她。

两人视线相对,还未做何反应,场内已然因为×大校队的出场响起一阵欢呼,而其中呼声最高的,正是打中锋的席翊。不知是不是她错觉,他好像对她笑了笑,又惹得一众女生惊叫。

阮倾倾倏地想起某个清晨,男生穿着一身球衣清爽明朗的模样,就连心跳的频率都和那时如出一辙。

Chapter 06

整个上半场比赛,阮倾倾都在自我催眠:不要被美色所惑。

“你叨叨什么呢,是我们席神表现不够精彩吗?”上半场接近尾声,室友已经彻底沦为了“席翊吹”,阮倾倾回神一看,才发现×大这比分称得上是“碾压对方”。

哪儿哪儿都好的席翊,怎么能那么不尊重人呢!阮倾倾打心底感到惋惜,口是心非道:“别这么说,只要抓住×队的弱点,对方还是有机会——”

“逆袭”俩字还没说出口,席翊抓住最后几秒,又是一个三分球,阮倾倾能屈能伸,光速改口:“这样看来,×队其实没什么弱点呢。”

室友看不下去,一爪子拍在她的肩上:“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怎么还想给对手打气呢!”

阮倾倾拉下室友的手,正要解释,却被裁判的哨声打断。席翊走到场边拿毛巾擦汗的工夫,早已虎视眈眈的女生打着送水的名义将他围住。

而后,他礼貌而疏离地摇了摇头,不知说了句什么,女生们满脸失望地散去。阮倾倾松口气的同时,见他忽然抬头往她的方向看过来,偷看还被当场抓包的阮某故作淡定地别开了眼。

片刻后,席翊小跑至她的面前,顿住脚:“倾倾同学,你那儿有水吗?我的喝光了。”

尾音落下,周遭有瞬间的安静,随后是一片唏嘘声,阮倾倾顿时感到如芒在背。

她下意识地将未开封的水瓶往后藏了藏,正要说没有,不料席翊长臂一伸,轻松地将露出一小截的水瓶抽出来,冲她扬了扬,说:“谢谢。为了感谢你送的水,比赛结束后,等我一下。”

“……”为避免看起来“得了便宜还卖乖”,阮倾倾咬了咬唇,默默将那句“我没有要给你送水”咽回了肚子里。

下半场很快开始,祝雨娴姗姗来迟,目睹全过程的室友绘声绘色地重现了片刻前的场景。祝雨娴听得起劲,末了,跟着别有意味地起哄:“快、快、快,趁人齐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阮倾倾一个头两个大,提醒道:“娴子,你也忘了吗,这人是席翊啊,军训时踹你那个!”

“你说什么胡话啊?”祝雨娴睁大眼睛,完全没把这俩人往一处想,“是席翊啊,我们法学院的大神,跟军训时遇见的那个席溢……”

说着说着,她自己大概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哀号一声:“呸,还真是谐音。”

“但总之,听起来差不多,人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吧!你之前居然不认识!”

“之前吗……”的确不认识,阮倾倾捂住脸,“可能隐、隐隐约约有听说过啦。”

比赛甫一结束,室友们牢记大神发出的邀约,分外有眼色地相携而去,顺手把想要趁机溜走的阮倾倾摁回原地,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席翊换好衣服出来时,就见阮倾倾双手撑在座椅上,无意识地晃荡着双腿。

他悄无声息地靠近,曲指敲了敲她的额角,算作对她无缘无故疏远自己的惩罚,手下却终究舍不得用力,问:“在想什么?”

阮倾倾吓一跳,总不能说“把你当成只会欺负女生的浑蛋了”吧。

迟疑间,几米开外,席翊的队友们往这边招了招手:“翊哥,聚餐去呗。”

席翊皱了皱眉:“不去。”

“别啊,可以带家属的!”队友半是调侃、半是认真道,阮倾倾听到“家属”二字,耳郭红了个彻底。恰逢此时,她攥在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是她之前定的闹铃,此刻却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她趁席翊一个不注意,装模作样地滑了一下屏幕,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站起身:“老师您好,啊,很急吗?好、好、好,我这就过来……”

临走前,她还不忘把戏做全套,捂住听筒对席翊说了句“抱歉,有急事”。

毕竟,她现在一想到之前“砰”地将人关在门外,还闷不吭声地开启单方面冷战的行为,就没脸到只想刨个坑把自己埋了。

Chapter 07

在得知自己搞了个乌龙后,前一天晚上还要面谈的阮倾倾,理不直,气也不壮了。

想了半天,她决定通过微信沟通,于是一口气将乌龙始末发了过去。

席翊看到消息,气极反笑,眼皮跟着跳了两下,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有人会骂他“浑蛋”。

他不动声色地退出热闹的饭局,一心只想赶回去,看看小姑娘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没承想,不等他算账,就见阮倾倾匆匆跑下楼,看起来很急,差点儿一头撞到他的身上。

“这么晚了,去哪儿?”席翊扶她站稳,一低头,对上一双雾气弥漫的眼。

阮倾倾看清人,声音带着哭腔:“胖球它、它忽然又吐又拉肚子,我怕是猫瘟……”

席翊这才看到她怀里那毛茸茸的一团,平日里活蹦乱跳的胖球没什么生气地蜷着,他亦担心,却到底是更稳重,一边领着她往前走,一边摸出手机拨电话号码:“这个点赶到市里,宠物医院也该关门了,我们在校外有一家合作的诊所,我打电话找找医生。”

阮倾倾胡乱地点点头,没注意到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诊所的医生有些年纪了,本来早早地关了店,好在住得离诊所不远,就匆忙赶了过来。

他检查过后,先安抚阮倾倾:“放心吧,小姑娘,不是猫瘟,而是普通肠胃炎,开些药和益生菌回去,按时给它服用就好了。”

“真、真的吗?”阮倾倾喉间还有些哽咽,见老医生点头,总算是安下心来。

老医生开完药,站起身捶了捶后腰:“你们年轻人哟,平日里照顾宠物就容易粗心大意的,今天要不是席翊这小子,我这把老骨头也懒得过来折腾了。”

席翊笑笑,没说话,阮倾倾抱过胖球,也觉得不好意思:“真的抱歉,这么晚还打扰您。不过,您认识席翊吗?”

“他呀,”老医生摆摆手,席翊阻拦不及,就听他继续道,“就是你们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啊。我当时就跟这小子说,流浪动物救不过来,学生又精力有限,但他倔……”

余下的话,阮倾倾全然没听进去,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轰然炸开,惊得她措手不及。

回去的路上,席翊准备了一肚子话:“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瞒着你。”

“嗯。”

“其实我会做猫饭,也是从协会的其他成员那儿学的。”

“嗯。”

“而且我是不是会长这件事,完全不影响什么。”

“嗯。”

“……”

无论他说什么,阮倾倾都抱着胖球,一脸凝重的表情。

席翊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决定等她缓过神来再说。

Chapter 08

阮倾倾觉得,席翊有句话说错了——他是不是会长这事儿,影响可真的太大了。

她一直没说的是,她之所以会对“流浪狗伤人”事件感兴趣,甚至耗费精力为动物保护协会洗清骂名,并非完全出于什么专业素养,而是因为当初那个向新闻号爆料的×大学生,就是她本人。

被咬伤的女生是低她一届入学的小表妹,平时待人处事都很好,哪知会无端遇上这种事。她气昏了头,未经考证,就将动物保护协会反对捕杀流浪猫狗的事曝光给了博主。事情发酵起来,她才听小表妹说,动物保护协会一直在协助校方搜捕攻击性强的流浪狗,而导致事发的那群狗,是从校外溜进来的。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协会的人也到医院对伤者进行了慰问,并承担了部分治疗费用。

阮倾倾后悔不已,只能尽量替协会挽回声誉。

如果说之前她想在席翊面前埋了自己,那么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盖棺入土了。

阮倾倾大概是鸵鸟属性。

这是席翊在又一次被避如洪水猛兽之后得出的结论。

他这次都懒得同她置气了,有样学样地通过微信交流:“躲我做什么?”

微信上很快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席翊等了好半天,才收到一句:“就……有件事想和你说。”

他轻笑一声,似乎能想到女孩子咬着唇、迟疑不定的样子,想了想,回道:“有事当面说。”

“别吧,我怕你忍不住打我。”发完这句,像是觉得不够,她又紧跟着补了句,“主要是,我经不起揍……”

尤其是被心上人揍,她怕自己当场痛哭,那也未免太丢脸了。

席翊打下一串省略号,过了会儿,又删掉,认真道:“我不打人,尤其是女生。”

而后果然如他所料,那边再没了动静。

如果说,这世上存在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情绪如过山车般起伏的生物,他想,阮倾倾必定是其中之一。

席翊在文新院的教学楼旁站了有一阵,终于堵到想见的人。倒是低头走路的阮倾倾,猝不及防撞上一堵肉墙,疼得眼冒泪花。她揉了揉鼻尖,刚要控诉这堵“墙”,抬头看见来人的刹那,声音戛然而止。

“你、你、你——”

“我怎么?”席翊拽住她伸出来的那根手指,弯下腰与她平视,“鸵鸟小姐。”

距离过近,阮倾倾又不争气地红了脸,路边上下课的学生来来往往,加上席翊本就出众,惹来越来越多的注目礼。

“别挡路了,我们去边上说。”她拽着席翊的胳膊,埋头往角落走。

百年老树成荫,将人遮得严实。她没等席翊开口,自己先什么都招了,末了,眼睛一闭:“好了,你打我吧。”

席翊看着她紧闭着眼,睫毛轻微颤动,费了一番力才压下心头的躁动。

等了半天没有痛感,阮倾倾睁开一只眼,见他纹丝不动地站着,这才试探着开口:“你不打我吗?”

席翊点了点头,她松口气,悄悄摁亮了垂在身侧的手机屏幕,企图故技重施:“那,那你不打我的话,我可要走了。哎呀,好像有人打电——”

席翊双臂环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调侃道:“这次连闹铃都省了?”

谎言被当面拆穿,阮倾倾的手僵在半空,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我后悔了,你把眼睛闭上。”她听见席翊这么说,哀叹一声,果然是祸躲不过。

然后,一秒,两秒……额头传来温热的触感,是一个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的吻。

有风吹过,头顶上方的树叶沙沙作响,隐约送来栀子花的香气。

尾声

在一起很久之后,阮倾倾突然想起这茬,追问席翊为何那么轻易就原谅了自己。

席翊一笑,揉了揉她的发,想起成立动物保护协会时,遭遇过的巨大阻力。

这些阻力来自学工办、长辈、朋友。甚至是宠物医院的医生都对他说,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可他竟也一步步坚持了下来。

直到出现“流浪狗伤人”事件,他成立的协会被推上风口浪尖,所有的努力都被掩盖在骂声之下。他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却还是忍不住上网搜索相关信息。

终于在一片黑暗里,他捕捉到了一缕微光。

他顺着长微博点进主页,才发现博主更新的照片里,有他们协会前不久救助的小橘猫,她还给它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胖球。

胖球真的胖了,他也真的来到她身边。

再后来,网友的恶意纷纷袭向她,他头一回公私不分,以官博的立场站出来,为她挡去枪林弹雨。

针对协会的质疑声早已存在,爆发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更何况,他相信她是无心之举。

因为那么好的她呀,值得他所有的偏爱。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小鲛
下一篇 : 让我克制又沸腾的喜欢(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