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春光不如你(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万千春光不如你(二)

文/赏雨时节,作者新浪微博:@赏雨时节_

万千春光不如你目录

第一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一)- 花火

第二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二)- 花火

第三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三)- 花火

第四章:万千春光不如你(四)- 花火

万千春光不如你(二)

就在这时,一把清扫用的大扫帚准确地打在严俊昊脑袋上,姜醒正义的声音从天而降:“严俊昊,我看你港片看多了吧,港片教你打不过就叫你哥来的?就你这样还欺负人。”

姜醒上来之前,贺铭南已经结束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没有见到全过程的姜醒似乎误会了什么。

这也要怪贺铭南,他天生的好模样和凶神恶煞的严俊昊一行比起来,怎么看都像是被欺负的那个。

被贺铭南揍了一顿的严俊昊四人组又被姜醒举着大扫帚撵着打,叫苦不迭。

“女神!姑奶奶!醒姐!别打了,我们跟他究竟谁欺负谁啊?”

“还狡辩,以多欺少还有道理?”

传说中,正义女神身披白袍,一手提秤,一手持剑。但姜醒呢?只见她戴着一副超大的墨镜,举着超过半人高的大扫帚,形象太过混搭,难以形容。

姜醒扭头,问贺铭南:“你还好吗?”

贺铭南此刻安安静静地倚着墙边,气质干净,一双眼水润灵动,微微向下的眼角令鲜明的五官变得柔和起来。他白色校服T恤的扣子掉了一个,领口敞开,露出脖子下面晃眼的白皙肌肤。他扯了扯衣领,漫不经心又略带痞气的姿势由他来做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

瞧瞧他这副模样,像是会打人的样子吗?

不可能打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人的。

不管谁看了,都会被他过分清俊无害的外表迷惑。

严俊昊几人有苦难言。

姜醒打量贺铭南,贺铭南也在看她。

大名鼎鼎的醒姐的出场果然令人一见难忘。

“同学,你是……”贺铭南开口。

姜醒还不知道她多了个同桌,而这个同桌就是眼前的少年。

她推了一下鼻梁上架着的墨镜,潇洒地说:“是我——墨镜侠。”

空气有几秒钟的凝固。

“扑哧——”围观的严俊昊几人当中,不知道是哪个没眼色的没忍住,笑出了声。

姜醒冷冷地瞪了他们一眼,他们顿时噤声。

她抬头一看,美少年也被逗笑了。不要问她为什么冒出这么中二的回答,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也不会这么尴尬了。

姜醒轻轻咳嗽了两声?:“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吧,都不用上课的吗?”

没想到,有一天,这么义正词严的话能从姜醒口中冒出来。

说完,姜醒就要带着严俊昊他们几人离开。

“等等。”

“嗯?”姜醒停住脚步。

贺铭南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堆咖啡,他说:“本来几位同学说,想要跟我聊天,我准备了咖啡,哪知道没聊成,但咖啡剩了不少,谢谢你……你要不要来一杯?”

贺铭南表情认真,他是真的有些苦恼怎么处理这堆咖啡。

严俊昊吐血,这个贺铭南怎么回事?说找他聊聊,以为是开茶话会吗,这个世界上竟还存在着这样的老实人?

严俊昊刚想说,他们醒姐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喝的人吗,结果下一秒,他们就看着姜醒接过那杯看起来已经凉透的速溶咖啡,抿了一口。

姜醒:“谢谢,口味很好,可惜凉了。”

速溶咖啡口味能有什么差别?

严俊昊很想摇姜醒的肩膀——姐,你醒醒,贺铭南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

贺铭南充满歉意地说:“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下次请你喝热的。”

严俊昊几人想说“小子,你还挺会撩。别做梦了,排队约姜醒的人早排到铜锣湾了,哪里轮得到你”,可下一秒——

姜醒微微一笑:“好啊。”

算了,打脸多了也就习惯了,不疼,不疼。

最后,一群人离开的时候,手上一人捧了一杯贺铭南在食堂冲的速溶咖啡。

诸位“不良”少年一脸的生无可恋。因为姜醒说:“浪费可耻,要珍惜人家的心意。”

贺铭南真心觉得浪费,姜醒真心同意浪费可耻,诸位“不良”少年真心觉得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严俊昊垂死挣扎:“醒姐,你都不知道,那个小子不简单,人前人后两张脸。”

小卷毛帮腔:“姐,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啊。”

姜醒闻言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知道什么了?

姜醒停下脚步,严肃地说:“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欺负人。”说完,她也不需要他们的回答,直接走远。

严俊昊几人彼此对视,握紧小拳拳。

等到姜醒知道,未经她允许的贺铭南坐到她旁边,一定会生气的!等着瞧吧,醒姐一定会看清他的真面目。

姜醒走进班级,喧闹的同学瞬间安静,齐刷刷地看向她,然后陡然爆发更加猛烈的噪音。

姜醒挑眉,总觉得同学们的眼神有点怪。

她的朋友白棠棠好奇地看着她,问:“醒醒,你身体怎么样了,怎么还戴着墨镜?”

姜醒不是多话的人,白棠棠也只是听她提过请假去做个小手术。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数学老师走进教室,板着脸看着鸭子塘一样的班级,沉声怒斥:“安静,上课铃都响两遍了,你们没听到吗?”

枪打出头鸟,数学老师指着姜醒:“姜醒,站着干什么,还不坐下?”

姜醒单肩背着书包,在自己的座位前站定。

哦,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同学们看她的眼神奇怪了,原来是她又多了个同桌啊。

在角落安静埋首做题的贺铭南逆着光,听见声音抬起头来,正巧对上姜醒的黑色镜片。

贺铭南冲她微微一笑,有些高兴:“是你呀。”

“嗯。”姜醒觉得自己的耳根红了,教室里好热。

周围的同学见到姜醒“冷淡”回答的样子:“醒姐看起来很生气,你看,耳朵都气红了。”

班级群里飞快地传递着姜醒的动态,同学们表面上正襟危坐,双手却藏在课桌抽屉里打字。

姜醒坐下,向贺铭南轻声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姜醒。”

贺铭南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如好看的月牙:“贺铭南。铭记的铭,‘孔雀东南飞’的南。”

这时,一根粉笔头擦着姜醒的脸颊落在她身后画着黑板报的黑板上。

姜醒微微偏头,看向前方。

“姜醒,把你的墨镜摘了,你看看你哪里还有点学生的样子?”砂纸摩擦般粗糙的声音传来。

数学老师是个苛刻的中年人,黑且瘦,他沉下脸的时候学生都怕他,他最反感学生挑战他的权威,迄今为止,他教学生涯的最大遗憾就是没把姜醒给治服帖了。他一直盯着姜醒,恨不得拿放大镜找她的缺点。

上一次,数学老师为了姜醒在课上睡觉的事情和她大战了一场。

众所周知,姜醒是十三班的“困难生”,“一上课就好困,好难醒”的那种“困难生”。

当时,他发现姜醒课上睡觉,还用书遮着脸,就冲过去掀了她的书。

姜醒解释:“老师,我有病。”

“什么病?”

“嗜睡症,您知道吗?”

数学老师大骂:“我看你是懒癌。”

姜醒小声补充:“可能是晚期。”

全班哄堂大笑。

最后,姜醒在教室靠墙罚站一节课。但下一次,她照样睡她的,数学老师也只能憋着气。

自此,醒姐声名远播,只可惜不是什么好名声。

眼看姜醒又要和数学老师杠上了,塑料同窗情的同学们一个个跟小鹌鹑似的伸着脖子等着看好戏。

姜醒从座位上站起来,缓声和数学老师说:“老师,我的眼睛……”

数学老师:“摘掉再跟我说话!”

姜醒摘下墨镜。

她一双眼灵动有神,上扬的丹凤眼,宽宽的双眼皮,说不出的古典洋气。此刻,好看的眼睛有一只呈现反常的红色,因为座位靠窗,又是阳光正好的时候,接触到光线之后,一直关注着她的贺铭南看见她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睛,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的样子。

数学老师正在气头上没注意到这些,因为动作过大把姜醒放在桌上的墨镜扫到了地上。

姜醒看着地上的墨镜,一言不发。

她的沉默使数学老师更加生气,无异于火上浇油。

“课你别上了,出去站着好好反省一下怎么尊重老师、尊重课堂。”

姜醒没有反驳,直接走到教室外面,靠墙站着。她垂着眼,低头看脚下走廊的深色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姜醒面前突然多了一片阴影,为她投下一片清凉。

她惊讶地抬头,一双手遮在她的眼前,为她挡住了刺眼的光。然后,她的手上多了一副墨镜,正是她被数学老师扔到地上的那副。

来人用清冽的声音问她:“你不戴上吗?难道要我帮你?”

姜醒笑了,胸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闭上眼,抬起下巴,无比自然地说:“那你帮我戴啊。”

墨镜回到她的鼻梁上,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贺铭南俊美的脸。

看美人果然会让人的心情变好啊,难怪有个成语叫“赏心悦目”。

她的眼睛舒服多了,她不是故意要在学校戴墨镜,而是她眼睛里面长了个小颗粒,刚做完手术,术后有些畏光,毛病倒是不大,就是会不停地流眼泪,十分破坏形象,不然她才不乐意透过黑漆漆的墨镜看教室里的东西。

这时,她感到贺铭南的手背在她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接触到贺铭南的手背,他轻声安慰道:“同桌,别哭了。”

她威武霸气的形象啊,多年经营,毁于一旦!

姜醒的心在滴血。她狠狠抹了一把脸,试图解释:“我没有。”

——别瞎说,我没哭。

——我,醒姐,超凶的。

然而,姜醒的鼻子有点堵,声音有些闷,软绵绵的,毫无说服力。

贺铭南还在笑。

还笑,还笑……可是,他笑得有点好看啊。

第二天,八卦群体已经从班级群扩大到学校贴吧,最新消息——

“高一十三班JX被数学老师罚站,H姓男同学跑出去嘲笑她,醒姐超生气,都气哭了!”

群内最新发言:“H姓男同学要完”。

两位当事人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全校都觉得他们是仇敌?他们看起来就这么不搭吗?

如果知道,姜醒一定会认真劝告:“同学们,上网冲浪最重要的守则是什么?

“不信谣,不传谣,从我做起。”

第二天,不知是哪位热心同学想起当初他们立下的赌约。

某位同学说,如果贺铭南能在姜醒旁边坐超过一天,就直播吃课桌。

同学贴心地在当事人面前竖了一个倒计时小牌牌,还有十二个小时,加油!

姜醒打了个喷嚏,心想她这又是被谁惦记了?

周四下午是每两周轮一次的华尔兹训练,教育局讲究素质教育,林城私立高中率先响应。

积极调动学生舞蹈热情的老师面对一团散沙、歪七扭八的学生,恨铁不成钢地说:“电影《歌舞青春》看过没?孩子们,青春就是要动起来。”

同学们:“嗯,好的。”

然后,没有然后了。

学生A:“不想跳舞。”

学生B:“最后还要汇报表演。”

男生的怨气更重:“饶了我们吧,打球可以,跳舞真不行。”

总之,想象总是美好的,过程总是曲折的,结果暂时还不知道,且看看吧。

能承担林城私立高中一年学费的家庭,条件都不差,华尔兹对这些家庭的孩子来说不算新鲜,但对贺铭南来说就不一样了,听说他是小地方转学过来的。

除了知道他成绩特别好,是拿了奖学金被特别招进来的,大家对他的背景所知不多。

和往常一样,学生们两人排成一排,在体育老师不时响起的哨子声里,几个同时上体育课的班级终于在体育馆里把队伍整好了。

一眼看去,人人都有固定的舞伴,只有贺铭南形单影只。

老师数着拍子,贺铭南站在最后一排,安安静静的,试图拆解他们的动作,班上的同学他谁也不熟,他们的动作已经学了好几节,没人告诉他要怎么做。

音乐响起时,所有人都动了起来,贺铭南的不和谐顿时被凸显出来。

“十三班最后一排的男生,怎么回事,你是在绣花吗?练几周了,还这样?”体育老师大声点名。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齐刷刷地看向贺铭南。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扬起脸,对老师说:“老师……绣花不是这么绣的。”

硬核学霸,有一说一。

“你绣过吗?”老师问。

“我没有。”贺铭南如实回答,“老师您呢?”

对不起,老师也没有。

一阵沉默,诡异的沉默。

“老师,他是我们班新来的,之前没学过。”一个声音突然从上方响起,是姜醒。

姜醒因为眼睛还在康复期,所以没有参加训练,坐在体育馆上方的观众席上。

这场不大不小的尴尬终于被化解,体育老师顿时松口气。听了姜醒的解释,体育老师脸色缓和,他对姜醒说:“那我把这位同学交给你,你负责把他教会,下节课我检查。”

嗯?体育老师的嘱咐让人始料未及。

“我会努力的。”贺铭南率先应下。

姜醒看着他,若有所思。

体育老师离开后,姜醒和贺铭南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姜醒没说话,贺铭南打破沉默:“我去练习。”

姜醒跟着走过去,找了个好角度,她站在高处,胳膊肘撑着观众看台一层的栏杆,手掌托着精巧的下巴。

贺铭南不受她视线干扰,该干吗干吗。他态度认真,但怎么看都是瞎比画。

终于,姜醒忍不了了:“听说你成绩很好。”

“嗯。”贺铭南停下动作。

这人咋一点都不谦虚?

姜醒:“看来学霸也不是无所不能。”

贺铭南表示同意:“当然,你看我跳舞就很差劲。”

先怼自己,让别人无话可怼。

天被聊死了。

再见。

谁知贺铭南话锋一转,仰头问:“所以资质不好的学生,你还乐意教吗?”

“看你的诚意咯。”

贺铭南迟疑了一秒钟,然后试探着喊她:“老师?”

姜醒感觉胸口中了一枪。

“姜老师?”贺铭南的声音悦耳,软绵绵地滑入姜醒的耳朵里。

姜醒感觉自己连续中枪。不要喊了,醒姐已经不在了,再喊下去她就要位列仙班了!

喊人“老师”的人面不改色,被人喊的那个却默默脸红。

姜醒跺跺脚,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贺铭南跟上她。

姜醒带着贺铭南来到隔壁楼的练舞房,这里的条件比闷热不透气的体育馆好多了。最重要的是这个通透明亮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对一教学,贵宾待遇,怎么样?”姜醒向他展示舞房。

贺铭南的眼睛里笑意流淌。

姜醒差点被他的笑容闪到腰:“先跟你说清楚,我教你可不是为了什么别的原因,下次不许给我们班丢脸,知道吗?”姜醒扶着腰,努力板着脸。

如果班主任在这里,听到姜醒的话,一定跌破眼镜,万事不过心的姜醒什么时候集体荣誉感这么强了?

贺铭南郑重地说:“你放心,你教我,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姜醒就是随口胡诌,没想到会收到贺铭南如此郑重其事的回应,搞得她像是在欺负他似的。

姜醒问他:“笑得这么灿烂,我教你心情很好吗?”

贺铭南大方承认:“当然。”

“嗯?”姜醒为他的坦荡感到诧异。

贺铭南解释:“按照科斯定律,你是我的‘最优选择’。”

姜醒:“说人话。”

“这是经济学原理……”

“社会残酷,你这样的人出了校园最容易被打知道吗?”

“真的吗?”

“真的。”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说重点。”

“上次欠你一杯咖啡,这次又欠你一个人情,欠一个人的人情总比欠两个人要强。”

贺铭南不擅长社交,更没有和同学们打成一团的想法,和人产生交集对他而言是一件麻烦事。但意外的是,和姜醒的短暂相处让他感到舒适。只是这样的舒适感出现得太急速,又太轻忽,以至于他一时间难以明白。

听了他的话,姜醒一口老血噎在嗓子眼,按照老祖宗的智慧来说,这不就是逮住一只羊薅毛,要薅秃了吗?

“我还以为你对我……”

“什么?”

“算了,没什么。有没有人夸过你,你真是个可爱的钢铁直男?”

贺铭南一脸茫然:“钢铁侠一样直爽可爱的男孩?”

“我……”

姜醒无奈,深深吐出一口气。

夕阳西斜,金色的流光透过窗户倾泻进来,透过墨镜,贺铭南看见姜醒的眼睛,一双眼既黑又亮,眼珠转动时尽显灵动娇俏。

圆舞曲从手机中流淌而出,她向贺铭南伸出手:“来吧,同桌。”幸好,她没被贺铭南气昏头,还记得正事。

放学后,学校贴吧帖子更新——

“新情况!JX把H姓男生带走了。”

爬楼看见更新的同学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十分关心H姓男同学的人身安全。

“打起来了?”

有人忧虑地留言:“没叫120救护车吧?”

“其实,有没有人觉得,把小NN放在JX旁边被辣手摧花,浪费了。”

“你们能不能不用缩写?”

“手动翻译,小NN=小南南,JX=姜X。”

“担心NN。”

“担心+10086。”

给同学们一个背影,他们能脑补出整个世界。

要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关注姜醒和贺铭南的动向,其实不难理解。他们的反差看起来实在太大,贺铭南看起来斯文清秀、寡言少语,而姜醒特立独行、天不怕地不怕,这样难得一见的对照组如何不引人注目?

次日早自习,就连姜醒的好友白棠棠都目光灼灼地盯着后排的座位。

备受关注的同桌两人都还没到教室。同学们的心情就好像一部影片到了最精彩刺激的部分,悬念只差一秒就要揭开,但是网突然卡了。

打赌“吃课桌”的同学最着急。

然后,在十三班同学们的注目之下,贺铭南施施然走进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岿然不动。

同学们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左看看,右看看,完好无损。

这可有意思了。

白棠棠按捺不住好奇,问:“贺铭南,你们昨天练得怎么样?”

贺铭南整理书本的动作顿住,抿着唇,脸上的情绪难以分辨。

“挺好。”

时间倒回昨天下午,两人的相处总体来说相当和谐。

当时,姜醒问他:“你介意我拉一下窗帘吗?”

贺铭南摇头,当然不介意。

窗帘合上,光线透过亚麻色的窗帘,调出梦幻昏暗的黄。

姜醒摘掉墨镜,室内灯光柔和,贺铭南第一次有机会清晰且长久地打量姜醒的容貌,乌黑明亮的眼睛嵌在她精致的脸上,满是蓬勃的生气。

伴随着音乐,贺铭南的影子与姜醒的影子重叠,舞步交错。

华尔兹的动作需要配合,随着乐曲越发高昂轻快,他们旋转、侧身、手掌相碰……

然后,双手交握。

视频里的双人舞示范也是同样的动作,但贺铭南碰到姜醒的时候,心中涌动的情绪和看视频时截然不同。

姜醒的眼睛是深不见底的漩涡,看一眼,就会被吸引,任何宝石与之相比都会黯然失色。

挺好。

第二章有多甜,比你甜?

从贺铭南那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白棠棠知道他就这个脾气,冷冷清清,话不多,于是也就不再追问。

谁知,姜醒来后重重地把书包往位子上一放。

贺铭南轻声和她打了声招呼:“早。”

姜醒:“哼。”

白棠棠一头雾水,什么情况,不是“挺好”?

看起来,姜醒不太好。

“怎么了?”白棠棠问。

“你问他。”姜醒轻轻瞥了贺铭南一眼。

求生欲使贺铭南正襟危坐,他无辜地摇头,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

后来白棠棠才知道,事情的全部是这样的——

那天黄昏,夕阳西下,舞蹈房独属于他们的时光。贺铭南和姜醒的手,手碰到了,它们……握在一起了!

贺铭南的手掌宽大,姜醒的手掌绵软,他们就如同无数电视剧演的那样,在美好的光线下四目相对。

姜醒羞涩地微微低头。她变了,变得容易害羞,她再也不是叱咤风云的林城私立高中一姐了。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姜醒的心思千回百转时,只听贺铭南说:“姜醒同学,你手好凉。”

“嗯?”

“你要多喝热水。”

多喝热水什么鬼?

“不想喝热水,我想喝奶茶。”姜醒眨巴眨巴眼,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挽救一下这场对话。

“一杯全糖奶茶的含糖量最多时超过六十克,相当于十三颗方糖,骑车三小时才能消耗,你确定吗?”

标准的死亡回答。

“我胖?”

贺铭南连连摇头:“不是胖,是增加肥胖风险。”

四舍五入,还是胖。

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姜醒的回忆到此为止。

“去他的命中注定!”姜醒猛然拍桌。

贺铭南看向她。

姜醒:“咳,没说你,我说这本小说。棠棠,小说还你,你这是什么小说?剧情太扯淡了,一点都不好看。”

白棠棠看着怀里突然被塞进来的一本包着皮的书,翻开一看,明明是一本《世界名著赏析》。

白棠棠嘴角抽搐。罢了,随他们吵去吧,她和她的指导书都是无辜的。

好在贺铭南的情商还不算无药可救,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杯酸奶塞到姜醒的抽屉里,然后戳戳她的胳膊。

“不要,拿走,减肥,没资格吃。”

贺铭南又戳。

姜醒十分有骨气:“别喊我,没结果。”

贺铭南苦恼,他好像把新同桌惹恼了,怎么办?

午休的时候,贺铭南一个人坐在操场旁挂满花藤的走廊上,思考人生。

严俊昊三人组路过的时候,只见贺铭南一脸落寞,十分忧郁。

严俊昊旁边的小卷毛突然心生感慨:“看见贺铭南的侧脸,我一男的都心动,难怪好多女生喜欢这一款。”

然后,只见留着改良版莫西干发型的严俊昊率先向后退了一步,另一边站着的板寸头少年也跟着后退。

“你们不知道吗?贺铭南在校草提名榜上人气不低呢。”

两人继续后退。

小卷毛:“你们干吗?”

严俊昊的表情奇怪:“你告诉我,‘攻’的反义词是什么?”

“防啊。”小卷毛纳闷,“你们怎么回事?古古怪怪的。”

这时,贺铭南突然喊住了他们,三个人顿时紧张地顿住脚步,谁也不想回头。

小卷毛扯了扯严俊昊的衣袖,连连使眼色:“大哥,怎么办?他来了,他向我们走过来了,他想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严俊昊闷闷地说。

然后他就感到一股推力把他推到贺铭南面前,两个跟班小弟表情无辜,握着拳头在后面为他加油。

——大哥,你强你先上,我弱我观摩。

严俊昊一脸“人间不值得”的表情。

他努力挺胸,不想丢了他们“林城私立高中铁三角”的颜面。

“什么事?”

贺铭南一脸严肃:“严同学,我想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他说,“如果一个女生问你,她喝奶茶会不会胖,你怎么答?”

这是新时代旗帜下的脑筋急转弯?

“不是脑筋急转弯。”贺铭南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

“唔……”这可把严俊昊这个大个子难倒了。

小卷毛听了抢答?:“我知道,当然是告诉她,你怎么能有种想法呢?你这么瘦,不管喝多少杯都不会胖的啊。”

贺铭南瞬间醍醐灌顶,原来是这样?

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小卷毛:“同学,你很有前途。”

贺铭南走后,小卷毛美滋滋地对同伴们说:“你们看到没有?南哥还是很亲切的,他刚刚夸我了呢。”

严俊昊翻了个白眼

板寸头无言以对。

——你好骄傲哦。

一天辛苦的课程结束后,姜醒叼着酸奶吸管,一手捧着奶茶,一手拽着贺铭南的衣袖出现在烧烤摊。

白棠棠看着他们,用眼神询问:“你们和好了?”

姜醒小幅度点头,愉快的样子像一只被顺毛的小猫咪。

两人找位子坐下来,气氛融洽。

白棠棠看了一眼贺铭南,无奈地摇摇头。所以说,何必呢?最后还不是要给她买奶茶。

她又拍拍姜醒的肩膀。

所以姜醒又何苦呢?还不是要像个老父亲一样原谅他。

烧烤摊的聚会主要是为了聚众吃“课桌”,打赌输了的戴眼镜的男同学站起来咳嗽了两声,说:“今天请大家吃烧烤的主要原因,大家都知道了,祝贺我们醒姐和贺铭南喜结同桌缘。”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隔壁桌。”

“一杯奶茶,敬两位新同桌。”

掌声响起来。

姜醒懒洋洋地举杯:“谢谢朋友们的祝福。”

干了这杯奶茶。

喝了一口,姜醒侧头对贺铭南说:“有点太甜了,腻。”

贺铭南惊讶:“有多甜,比你甜?”

姜醒的奶茶没拿稳,差点脱手,她大惊,贺铭南这是去哪里进修了?堪称脱胎换骨,效果惊人。

她小声说?:“你不必这样……我都不习惯了,你以前那样,也挺好。”

姜醒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贺铭南忙松一口气:“真的吗?”

“真的。”

两人交头接耳。

“那下次给你买半糖。”

“好。”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