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31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对不起,我爱你

文/陈公子

1.

周老大曾是个叛逆的女少年。

周老大有两个姐姐。周老大出生的时候,父亲刚好升为村里的书记。周老大集中遗传了父母的所有优良基因,生得美丽又聪明灵气,小学到中学年年全校前三,校园广播永远都是她的文章,全县文艺汇演还拿唱歌一等奖。父亲格外自豪,见人聊天总要加上一句:“周XX是我女儿。”

可是,周老大在初三那年,喜欢上了她的班主任。

那年,班主任老陈还在教语文,周老大还是班长。

老陈独自带着一个儿子,刚2岁半,妻子在孩子1岁时去世了,肺结核。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肺结核还不那么经得住熬。据说,妻子去世的那天,老陈正在学校办请假手续准备带她去北京治疗。关于老陈的故事,可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老陈是那个年代典型的文艺青年,哦不,文艺中年。老陈有自己的人生理想,第一,上大学;第二,出本书;第三,教数学。

老陈的第一个梦想没能实现,因为老陈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妹妹要照顾,所以中学毕业就选择了出来教书养家糊口。老陈倒是写了不少东西,但从来没勇气投稿,一摞摞格子纸堆在书柜里,偶尔自己拿出来欣赏。至于教数学,这是老陈后来唯一实现了的梦想。

周老大的作文写得非常好。比如,那个时候周老大就会用“莎士比亚曾经说过”这样的句式开头,然后引入一段漂亮精彩的文字。

所以,老陈格外宠爱周老大。

2.

周老大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喜欢老陈的。

老陈很爱喝酒。老陈跟同事们喝酒的时候,周老大就经常带着老陈的儿子玩耍。她是极喜欢小孩儿的,小孩儿迈着还颤悠悠的步伐笑嘻嘻朝着她怀里奔过去时,她或许把心底生出来的某种“同情”当作了“喜欢”。这也说不定。但老陈很有才气,写得一手好字,常与学生吟诗作对,性格亲切又幽默,人人都爱上他的课。

后来,周老大就开始在上交的周记里写起了“致我仰慕的人”。

据老陈回忆,周老大写得非常隐晦,但他作为明眼之人,一看就知道写的是他自己。

于是,老陈开始给她的周记写下大段大段的评语。

大概写满了五六本厚厚的笔记本之后,周老大毕业了,同时,也和老陈谈恋爱了。

这下周老大家里炸开了锅。

师生恋就算了,老陈是个啥角色?丧妻,带着那么小的儿子,穷得要死,在家里还是老大,而且,长得也实在配不上周老大。

那年,周老大16岁,老陈30岁。老陈去提亲的时候,周妈妈气坏了,指着周老大鼻子问她:人家大你十几岁,你哪里想不开要给人家儿子当后妈?周爸爸从小到大没训过周老大一句,这次依旧沉默,只是偷偷地抹了好几回眼泪。因为,周爸爸太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了。

不管姐姐父母亲朋好友们如何想尽办法地劝周老大,她倒像越战越勇一下,发誓一定要给老陈在一起。经历了无数次与家人的争吵之后,周老大索性留在老陈家不走了。

老陈在提亲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切一定会像如此这般发生。于是老陈更加疼爱周老大,每天亲自做好三餐,洗衣打扫全包,连扫帚都不让周老大碰一下。每天晚上儿子入睡后,老陈给周老大讲红楼梦、牡丹亭,两人互念对方的文章,划出彼此认为精彩的语句,沉浸在只属于他们的世界里。当然,最重要的是,老陈说了,你放心,你家人的事我来搞定。

3.

后来,周老大的父母并没有出席他们的婚礼。

出嫁那天,周老大18周岁。大姐心疼她,把她接到了自己家里,程序上也算是从婆家走。老陈的儿子那天非常兴奋,虽然还是啥也不懂的年纪,但一刻也不停地粘着周老大。老陈高兴地逢人敬酒必喝,丝毫不管别人的“恭喜”里究竟包含了多少层意思。

周老大嫁给老陈的头两年里,周妈妈拒绝与他们有任何来往,周老大也倔强地两年没有回过娘家,只有大姐偶尔来看看她。这两年里,周老大为了安心照顾小儿子,打了两次胎。

第三年年末,老陈调离到了其他地方的学校教书,而周老大生下了一个女儿,小小周。

生小小周的时候,周老大差点丢了性命。

对于21岁的女孩来说,周老大丝毫没有意识到正洗菜时突然感觉自己“尿裤子”了是羊水破裂。邻居的老师们七手八脚把周老大抬上车送到医院时,正在上课的老陈也很快赶到了医院。在医院里整整折腾了将近12个小时,医生宣布胎位不正,难产,必须转县医院。

那时候已经早上8点了,周老大折腾了整整一夜。大家伙情急之下拦了辆路过的中巴,紧张兮兮地一路抬着周老大颠簸了1小时后,到了县医院。

周老大和小小周的命,是县医院的妇科主任救的。

妇科主任一眼认出了周老大,她抓着周老大的手,肯定地说:“你是周书记的女儿吧。你放心,有我在,没事。”经过一阵努力后,她转头对护士说:准备,剖腹产。

小小周生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气儿了。护士左拍又拍,就是没有哭声,整个脸儿都发青了。周老大产后出血,妇科主任一边安顿产妇,一边指示护士对准小小周的屁股使劲拍,五分钟后,小小周响亮的哭声响遍产房。

跟来的老师家属们哭了。闻讯赶来的周爸周妈哭了。老陈抱着小女儿,也哭了。

4.

小小周的出生,也使周老大和父母的关系发生了转折。

周妈妈在产房见到小小周的时候,似乎就冰释前嫌了。产后恢复的日子里,老陈日夜不分地照顾着周老大。周妈妈把一切尽收眼底,悄悄对周老大说:女儿啊,现在你也当妈了,既然你选择了,我也只能随你去。当妈以后你才会知道,当妈是种什么心情啊。

小小周非常有出息,除了打小就十分惹人爱以外,成绩也属于“别人家的孩子”那一类。

但是唯独有一点,自打小小周长大懂事以后,就跟周老大生了一副完全一模一样的脾气:倔。

母女俩基本上说不到三句话就要吵起来,谁也不让谁。气急了,两个人就会互相对骂:“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妈!”“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女儿!”骂完了,周老大还要出手打,小小周就跑,一打就跑,一打就跑。有时候吵急了,周老大还会用毛巾抽小小周,在背上抽出印子来,小小周就哭,打完了,周老大也哭。

老陈非常疼爱小小周,连骂都没骂过一句,每次看见这样的情形,倒还觉得挺有趣。

那时候,老陈的教师基本工资已经很难维持整个家的开支了,于是周老大做了个决定:做生意。

说是做生意,其实就是在学校门口搭了个小木房,卖起了小东西。

周老大是个天生做生意的胚子。

由于周老大是学校里第一个卖东西的小店,加上周老大年轻亲切的性格,学校里的学生都非常喜欢她。不仅是学生常常“周姐周姐”地叫她,连教师家属也喜欢这个小妹一样的人儿。她几乎垄断了整个学校乃至街坊邻居的购物渠道,所以生意很快就好了起来。

但是,一个人做生意也非常辛苦。

每个周六,天不亮,周老大就要起早去路边等去县城的班车。因为周老大晕车,所以基本上早饭是不敢吃的。到了县城之后,周老大要一家一家去挑货品,然后一箱一箱打包,再一趟一趟扛到县城车站。货物全部搬上车后,再坐几小时的车回来。到家后,一箱一箱的货卸在路边,周老大还要想办法全部弄回去。这时候基本上已经天黑了。然后周老大再把货全部分类上架,收拾完一切之后,基本上才开始吃这一天的第一顿饭。

那么,老陈呢?

老陈当然也会去帮忙搬货回来,但老陈那时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打麻将。

不知老陈何时染上了这个喜好,虽然老陈除了周一到周五每天依旧做好三餐、洗好衣物之外,但似乎拜环境所赐,其余的时间都给了邻居家的麻将桌。周老大说过无数次,但老陈除了每次都满口答应以外,闲暇时间依旧上麻将桌。

周老大没时间管老陈,生意蒸蒸日上,她只有心思好好打理她的小店。

5.

后来,小小周上初中了,儿子上了大学。全民生活开始好了起来,周老大的生意开始有了竞争对手。

那时候,学校的平房全部换成了楼房,周老大的小木房也不得已拆迁。周老大换来了学校给的更大的楼房底商,与此同时,学校其他的教师家属也开始效仿起来,在隔壁以及隔壁开了同样的商店。

周老大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因为周老大更努力了。

周老大开始研究,怎样才能在有限的学生资源里留住更多的顾客。

从那时起,每周周末,周老大会坐好几个小时车去更大的县城市场,找更多更新鲜更潮流的小商品,打造起“唯我独有”的小店潮流来。她的货永远都是最新的,东西是最好的,价格是最合理的;当然,她和学生们的关系也是最铁的。

以至于,小小周在上初中的时候,还有同校的小男生偷偷送礼物给周老大,让周老大转给小小周。

不仅如此,周老大还会在周末抽出一点时间,去拜访老同学里同样做生意的朋友,向她们讨教经验,了解行情。就这样,周老大努力保住了她的位置,日子也越来越好。

但是,与此同时,周老大的身体也烙下了很多毛病。

胃炎、头疼、风湿这都不算严重的,严重的是,周老大心脏不好。

周老大去看过医生,医生说,这是生孩子时遭的罪加上这些年的劳累造成的。心脏供血不足,导致一系列其他症状,只有一个建议:不能劳累。

周老大那时还算年轻,并没有多在意。老陈也说,小疼小痒很正常,多吃饭就好。

因为体质的原因,周老大那时只有90斤,刚刚好的身材让邻居们羡慕不已。而且周老大从没丢过女人的天性——爱美。虽然忙碌,但也不忘打扮自己,衣服永远漂亮,皮肤虽不再年轻,却也保持了天生的净白。

周老大爱年轻,买的衣服款式时尚,小小周都可以穿,母女俩走在外面,还常被人称作姐妹。

小小周觉得,那时候,可能这是周老大唯一让她愿意拿来炫耀的事儿了。

6.

小小周刚上高中的那一年,周老大闹了一出大事:她要跟老陈离婚。

小小周怎么也想不通。不仅小小周,老陈也想不通,老陈的儿子也想不通。其他的老师邻居更想不通。

周老大突然像中了邪一样,十分坚决要跟老陈离婚。老陈反问她,难道就因为上次那事?

上次那事是这样的。有一个周五晚上,老陈像往常一样跟朋友们奋斗在麻将桌上的时候,警察来了。警察带走了所有人,在派出所拘了两小时,让家属带五千块去领人。

那时候,五千块,等于周老大商店里两个月的利润。周老大翻出准备第二天去进货的钱,再加了一些之前的收入,气冲冲去交了罚款,把老陈领了回来之后,跟老陈吵了一架。

老陈想不通。老陈虽然自觉愧疚,但完全认为不值得为这事闹到离婚的地步。

周老大闹离婚的时候,老陈急了。老陈找了学校里所有跟周老大关系好的姐妹,让她们去劝她。朋友们说得头头是理:你看,你现在也算熬出头了,儿子大学快毕业了,女儿也高中了,生意也好,老陈对你也好,你有啥想不通的。

周老大不说话。

朋友们又说:你看,老陈多老实一个人,安安分分当老师,每天在家做好饭洗好衣服给你当后盾,偶尔喝喝酒打打麻将算啥,你看,我们谁家老公不喝酒打麻将。

周老大不说话。

朋友急了:就算这些不想,你想想小小周。她可是你亲生女儿啊,从小就跟爸好,你这要是真离婚了,她肯定不认你当妈了。你就这一个女儿,你好好想想。

周老大犹豫了一下,说:这婚,我还是得离。

在所有朋友邻居都劝过之后,全校只有一个人没参与:林老师。

后来我才知道,林老师才是周老大要离婚的理由。

7.

林老师暗恋周老大好久了。从林老师来这所学校开始,从小小周还是小学生开始,林老师就默默喜欢上了周老大。

林老师还觉得,周老大跟着老陈,太可惜了。

在周老大每个周末辛辛苦苦搬货的时候,林老师是那个一直帮她搬货的人。不仅帮她搬货,林老师还经常捎给周老大各种特产,什么红枣桂圆莲子,说是亲戚送来的他一个人也吃不着。林老师永远只在周老大这里买东西,还带着自己的学生来买东西。林老师从没说过喜欢周老大,周老大心知肚明,但她从未想过会离开老陈。

周老大决定开始接受林老师的好意,可能是因为一次生病事件。

在小小周初三毕业的暑假,也是周老大可以稍作休息的时候,有一天下午,周老大突然晕倒了。小小周吓坏了,把周老大扶到床上之后,开始挨家挨户找老陈。老陈没找到,但是林老师闻讯过来了。林老师骑着摩托车把周老大和小小周带到了附近的医院,让小小周守着周老大,然后东奔西跑找医生交钱办手续。他让医生给周老大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拿到检查结果后,他对周老大说了句: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输了液之后,周老大回到了家。老陈正在做饭,问她去哪了。小小周喊道,妈妈生病了,输液去了。老陈说,不舒服了啊,快,来吃点东西休息休息就好了。

周老大突然涌上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周老大没说一句话,那天早早睡了觉。

在那之后,林老师给周老大抄了好多份养生的疗方。不仅如此,他还买齐了所有的食材,跟疗方一起放在周老大的店里,每一个步骤写得仔仔细细,每一个方子写得明明白白。到后来,林老师甚至直接自己熬好,用保温盒装过来送到店里。

大概就是这样,周老大开始考虑离婚这件事。

8.

离婚的那天,是小小周高二那年的生日。

日子是巧合撞上的,但小小周觉得那是刻意的。自从高一那年周老大闹离婚开始,小小周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看。小小周始终想不通,老陈这么好,她凭什么要走。

那天,老陈和周老大去寄宿学校看女儿,那是自那之后父母俩第一次同时来看她,她开心极了,以为终于和好了,谁知道周老大张口就说:我跟你爸离婚了。

小小周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她顿了顿,恶狠狠地对周老大说了句:离得好。

那天,爸妈领着小小周买了一身新衣服。买完衣服之后,周老大先行离开,只剩下了父女俩。

晚上,小小周和老陈坐在路边摊,俩人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小小周对老陈说到:爸,没事,你还有我。老陈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对小小周说:女儿,从今以后我戒烟戒酒戒麻将。

从那天起,小小周对周老大的恨彻底扎根,她发誓,要让老陈过上好日子,要让周老大后悔一辈子。

自那时起,小小周把所有对周老大的恨都攒了起来。在那个省级示范高中里,她挤进了尖子班,拿了全校前十,当了学习委员,拿了全省作文竞赛一等奖,校园广播里,每周都是她的文章。

那时,在同学的眼里,小小周是人缘好的乖乖女,在老师的眼里,小小周是学习好的听话生;老陈每次去开家长动员大会都得到表扬,小小周说,你看,没有她我们照样很棒。

但是,小小周的日记里,谁也不会看到那些恶毒诅咒的语言,满满的都是:林XX去死,周XX不要脸。

高中的时候,周老大每周都会来学校看女儿。当然,林老师和她也去了另一个地方的学校。每次,小小周都会似笑非笑地问:你跟林老师过得有没有风生水起呀。

周老大从来没有翻过脸,周老大唯一一次哭,是因为小小周对她说了一句:贱人。

周老大那次气得转头就走,小小周得意地盯着那个背影,突然看见了永远也不会忘的一幕:那个身材日渐丰腴的女人,抬起手来擦了擦眼睛。

那一瞬间,小小周有些内疚,但很快,想到是这个女人抛弃了自己和这个家,她便觉得都是活该。

周老大还是每周都会来看女儿。只是,更多时候她只是去小小周的宿舍留下一大堆东西,然后留下一封信就走。很多次,室友看到妈妈给女儿写信都要调侃“你妈妈还真有意思啊”,直到有一次小小周甩回一句“她不是我妈”,室友再也没当面提过。

9.

后来,小小周上了大学,也谈了恋爱,分分合合之后,她对周老大的恨似乎渐渐淡去了一些。但是,她又陷入了另一种尴尬。

老陈的日子过得很不顺,在小小周定期问他拿生活费的时候,他常常会冒出“找你妈要”的言辞;而在小小周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周老大又会提出“你爸都不管你吗”这种反问。小小周觉得自己太可怜了,渐渐地,这些年来她一直坚信的“周老大对不起老陈”的信念,又开始发挥了作用。

虽然双方事后都会给她汇一些生活费,但她那时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狠狠赚钱,绝不再向他们开口。

大学四年里,小小周只在过年的时候去过外婆家看周老大,从没去过周老大的家。她一直觉得,那儿不配。

直到小小周刚工作的那一年。

那年,小小周还毫无积蓄,却在工作中犯了一个大错,需要自己承担一万块钱的后果。

那个时候,小小周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块,一万块对刚进社会的她来说,简直算得上天文数字。

她给老陈打了个电话,委婉地表达自己需要一点钱;她说不出口那个数字,她也知道这些年来供她上学老陈那点工资根本没什么积蓄。最后,老陈给她汇了两千块。

想了很久,小小周忐忑地拨通了周老大的号码。

周老大在听到这个数字时也吓了一跳。周老大问她,你爸不管你吗,这些年你林叔叔的积蓄都拿来给我治病了,我也没那么多钱啊。你都干啥了怎么要这么多钱。

小小周突然很生气。小小周对着电话吼道:我爸已经帮我解决一部分了,你难道不应该帮我吗!你们俩个人,又没有小孩,你钱不给我还留着给谁?……

小小周语无伦次地发泄了很多,突然,她听到周老大哭了。电话里传来了几声周老大的哭腔,然后被挂断了。

小小周愣在原地。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举着手机,一个人蹲在车来人往的马路边,为了一万块钱,蹲在路上泣不成声。她想,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在乎她,为什么区区一万块,大人们还互相推脱,不愿意帮她。

过了一会儿,小小周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周老大。

小小周平复了下心情,接起来后,发现是林老师。

林老师说:孩子你别着急,你妈心脏不好不能生气,你也别生你妈的气,她那是替你着急。你妈刚刚把事情跟我说了,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一万块钱嘛。以后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你一个人在外面闯,遇到点事也是正常的,但是别忘了,再大的事,也有我们大人给你顶着。

末了,林叔叔说,你给你妈道个歉吧,她年龄也大了,身体不好。

周老大接过电话后,小小周说,妈,对不起。

周老大说:没事,刚刚我也是激动了,但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这些年来,你林叔叔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我俩身上。你上大学时说要买电脑,他二话不说给你打了七千块钱过去,那是他三个月的工资。你说没生活费了,他非要我去银行给你汇,怕你在外面吃苦。我跟他在一起之后,光治我这些毛病就花了七八万,那是他所有的积蓄。他还想留着钱给你当嫁妆。你可以恨我,但你别恨他。

那一刻,小小周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

10.

那一年年末,小小周拿到了七千块钱的年终奖。

放假的时候,她没有通知周老大,第一次,也是偷偷地,带着给周老大买的礼物,悄悄出现在了她和林老师的家。

林老师所在的学校比较偏远,是一个乡中心的学校,住的都是平房,简单但也干净。周老大在自家隔壁也开了一家小卖部,但远不及从前的气派。小小周出现的时候,周老大正在屋子前烧水。看到女儿的那一刻,周老大差点惊叫出来。

林老师远远就跟了回来,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拉着周老大嘟囔着,快,我要去买点什么好菜。

小周周四下里打量着环境,完了,盯着周老大说:你发福了。

周老大放下手里的水壶,直起身来,笑了。

11.

最后,我想说。

亲爱的周老大,原谅我那么多年那么久远,对你所有的伤害和不理解。

如果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那个小小女儿。

妈妈,我爱你。

(完)

--------------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博@流年伴夏)

一个安静的小窝,因缘相聚,传递温暖,所见所愿,所感所叹,只为传递幸福,温暖你的世界,感谢每一位在伴夏里的朋友,伴夏,静悄悄里的温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我们一起看云
下一篇 : 你走到哪儿,哪儿就是你的路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