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微甜(六)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一念微甜(六)

文/伊安然

一念微甜目录:

第一章:一念微甜(一)

第二章:一念微甜(二)

第三章:一念微甜(三)

第四章:一念微甜(四)

第五章:一念微甜(五)

第六章:一念微甜(六)

第七章:一念微甜(七)

一念微甜(六)

第十三章沈式暖心话术

苏一念洗了个澡从卫生间出来后,便发现舒颜有点如坐针毡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怎么,网上那些人越骂越难听了?”苏一念佯作轻松地整理着刚吹干的头发,裹紧浴袍缩进了沙发里。

舒颜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磨蹭着坐到她身旁:“洗了个热水澡是不是好受一点了?”

“好多了!”苏一念揉着湿漉漉的长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上的卡通人物,心却不知飞去了哪里。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哦,如果沈渝之现在想见你,你要不要见?”

舒颜话音未落,苏一念便已经盯住了她:“你说什么?”

被她这么一盯,舒颜吓得连忙举手:“我没让他进来呢,人就在外面,我知道……我知道你生他的气呢,你不同意,我怎么敢让他进来。我这就让他走,马上走!”说着她人已经从沙发里蹿了起来。

房门被轻轻拉开,苏一念呆坐在沙发上,耳朵却似有自主意识般,努力分辨着门外的动静,结果房间的隔音好得出奇,居然什么也听不清。

她心里抓挠得难受,握着遥控器来回换台,连换了十几个台后,还是没忍住,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结果正好看到舒颜关上门。

“他人呢?”

“刚走啊!”舒颜指了指房门一脸谄色,“你不想见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进来的,你放心,我可是你亲闺蜜,就算对方是沈渝……哎,你干什么?你……”

苏一念拉开门,果然看见沈渝之背对着她正往电梯口走去,有心想叫住他,却又有些不知如何开口。正犹豫不决时,原本已经走出三五米远的沈渝之居然停了脚步忽然回头看来。

见到呆站在门口的苏一念,他也有些意外,旋即深晦黑眸里便翻起了明媚的浪花。

他急转回身,却在离她还有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一言不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扬唇微笑道:“我就是想亲眼确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没事,顺便当面跟你说一声对不起的。”他说着,声音越发低沉,又郑重其事地道歉,“对不起!”

乍听见这三个字,苏一念竟有些出乎意料地鼻子发酸了。

其实,自始至终她明明没有半点迁怒他的意思,唯一一点不自在,也是因为听说他是SZ的太子爷,又曾暗中打听过自己,生出一些怀疑。可是现在他这么一道歉,她居然真的开始觉得有些委屈起来。

“是我太激进了,在商场的时候,我其实可以把事情处理得更好一点的。那样,你也不会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沈渝之的声音依然很低,眉眼低垂时衬得眼下那圈青黑十分明显,连带着倦色深深,是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文弱气质。

“其实,不关你的事!”苏一念眼圈不受控制地发红,“那张照片一定是公司的人发的,拍照的人心里明明很清楚当时沈总办公室的真实情况。我当时满手都是仙人掌刺,沈总恰好离我最近,很自然地就帮忙处理起来。我其实最在意的是,这件事只会是我那群朝夕相处的同事中的其中一个做的……”

她眼泪大颗大颗地掉,那种泪珠簌簌和嗓音微微哽咽,连抽泣都透着倔强坚强的姿态,落在沈渝之眼中似一只无形的手,扯动他心中某根已经泛滥汹涌的情弦。

他伸手抓着她的一只手,食指安抚般来回摩挲过她的小指外侧,见她不仅没有停止落泪,反而泪水越发汹涌,只好弯下腰看她,乌黑的瞳眸里净是歉疚:“苏一念,别哭了!”

苏一念抿紧双唇,努力想控制情绪却并不成功,结果,沈渝之马上跟着抛出一句:“你再哭的话,我就当你是在邀请我亲亲抱抱求安慰了!”

苏一念顿时一噎,半仰起脸看向他,只疑心自己听错了。

因威胁生效,沈渝之棱角分明的好看脸庞终于浮现一抹浅笑,他眼角微微垂下,温柔神色也从脸颊蔓延到了嘴角,语气却带着浓浓的叹息之意:“谢天谢地,眼泪终于收住了!”

明明是在自言自语地感慨,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让苏一念生出一种他好像比自己还要难过的感觉。

那一瞬,苏一念脸上温度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攀升,沈渝之却直起腰收敛笑意:“知道为什么男性身高普遍要高于女性吗?”

“啊?”苏一念茫然地看向他。

“为了让你们女孩子知道,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人会替你们先顶着!”他说着,轻揉了揉她的刘海,“回房间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保证!”

苏一念“嗯”了一声,乖乖走回房间,关上房门时忍不住偷偷又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果然还站在原地,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心里又暖又慌,她逃离般迅速关了门,却见舒颜正认命地抱着被子蜷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

“我有罪!我没能抵御我男神的百万伏特电击诱惑,出卖了我至亲闺蜜的藏身之所,这种色令智昏的行径,搁战争年代就是汉奸走狗,是会遭万民唾弃的。”舒颜越说越来劲,“你放心,我很自觉的,我从今晚开始睡沙发,我的床归你,我要为我的行为赎罪,直到你消气原谅我为止!”

苏一念抄起一个抱枕砸到她身上:“别以为随便卖乖,我就会心软不怪你,你这个叛徒!”她一边说,一边自顾自熄灯上了床。

黑暗中安静了几秒,就听一阵窸窸窣窣,几秒后舒颜摸到床上,没脸没皮道:“我仔细想了想,我还是贴身保护你比较好。今天发生这么多事,万一你受了刺激,夜里再说梦话做噩梦什么的,我也能就近安慰你。”说着,人也钻进了被窝里。

苏一念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转个身佯作生气,脑子里却是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在脑中倒带了一遍,原以为自己会很难入睡,结果不知不觉间,居然很快沉入了梦境。

临睡前,隐约听见舒颜语重心长地表白:“其实,我这么狗腿地出卖你,真的是因为,我觉得沈渝之对你不一样。如果他真的是那种会欺负你或者伤害你的人,我一定会是这世界上第一个跳出来把他打成猪头的人,你信不信?”

苏一念懒得答她,只是垂下一条手臂,任由身旁的胆小鬼如获至宝似的圈住自己的胳膊,心里有点滴暖意缓慢释放扩散。

不过这一夜还真被舒颜这个乌鸦嘴说中,苏一念睡得极不安稳,反复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噩梦不说,最后还是在迷迷糊糊中被舒颜接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记者要是都照他们这么当的话,不如都改叫编剧啊!他们怕都是昨天才知道有小苏这号人吧,居然也能这么信誓旦旦地看图说话……最可气的还是那些键盘侠,简直有病……我知道,我都请好假了,这两天就在酒店陪她,哪儿也不去……放心吧,坚决不会让她碰到手机的……好,你们也加油!”舒颜大概是怕吵醒苏一念,压低声音吐槽了几句便匆匆收了线。

苏一念的脑子迅速清醒过来:“又出什么事了吗?”

舒颜被她吓得手机都差点扔下床:“你醒了?”

“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呀!就是……就是网上那些人嘛,吃饱了撑得没事干还在七嘴八舌地讨论你和沈渝之……”舒颜强作镇定地坐到沙发里,并试图转移话题,“你醒了也好,我肚子有点饿呢,叫人送点吃的上来吧,你想吃什……”

“小舒!”苏一念苦笑着打断她,“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扛不起事儿的人吗?”

“话不是这么说,你不知道……”

苏一念耐性用尽,摊了摊手示意她交出手机:“是你自己交给我,还是要我过去抢?”

见她这样,舒颜也急了:“苏一念,你别好赖不分,这些事你知不知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苏一念索性下了床,光着脚走到她面前,一言不发地再次伸出手。

“怎么?你还想武力镇压是不是?”舒颜气得抱着手机一溜烟躲进了卫生间,可惜动作不够敏捷,被苏一念直接拉住了衣袖。几秒后,卫生间里传来杀猪般的尖叫,苏一念则拿着手机,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苏一念!你弄坏了我新做的指甲!你个母老虎!”舒颜又气又急跟了出来,还想垂死挣扎,却见苏一念的手指滑开屏幕后,眉头立时拧了起来,显然已经看到那些内容。

微博页面还停留在舒颜先前浏览的那条新闻。某娱乐周刊的八卦大v,图文并茂地把苏一念昨晚和沈知遥在酒店地下停车场走进电梯的画面配上了一篇他们不知怎么臆测出来的短文,大意是沈渝之新晋绯闻女友,深夜与豪车高富帅密会开房。

图片拍得十分清楚,照片的角度也抓得极好,正好可以看到苏一念微笑着跟沈知遥并肩步入电梯。倘若不是当事人清楚自己当时挤着笑有多苦涩,苏一念都忍不住要为这张暧昧的照片点赞。

她嗤笑出声,读出下面几则热门评论。

“心疼我家沈男神,莫不是被下降头了吗?向来爱惜羽毛的人,居然栽阴沟了,和这种货色的女人扯上关系!”

“凭什么这种女人前脚被沈渝之抱,后脚还能和高富帅开房?这个开房的小哥哥看起来明明也帅得一比啊!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芋圆军团稳住!我们能赢!不传谣,不信谣,坐等沈老板发声明吧!我觉得以沈老板的智商,这种妖艳货色迟早会现原形的!”

“哪,苏苏,你听我说,这种时候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作哑……”舒颜听她面无表情地读着这些话,急急劝慰的同时,趁她一个没防备,上前夺下手机,“你就安心在酒店休息两天,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苏一念白了她一眼:“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得突然,我才慌了手脚。现在想想,我是真觉得这些人无聊。今天能这么轻易地被一张照片、几段文字煽动情绪,明天自然也会有别的新闻爆出来煽动他们更激烈的情绪,反正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我给我老大打个电话,”她说着,拿起柜子上的电话,迅速拨出一串号码,“他好心好意来帮我的,结果还被我拉下了水……”

电话那边的沈知遥很快接听电话,恰好听见了苏一念这句“被我拉下了水”,沈知遥显然也听出是苏一念的声音,试探着道:“小苏?怎么?谁被你拉下水了?”

“微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看到了,沈总肯定也看到了吧?有家叫东明娱乐周刊的官博,曝光了您送我来酒店时的照片,现在可是有不少网民在猜测您的身份呢。咱们公司主页上就有您的照片,我估计,离您惨被人肉的那一刻也不会太远了。”

“所以,你这是找我道歉来了?”沈知遥轻笑出声,“那也太没诚意了吧,不说负荆请罪,你起码得请我吃顿大餐才够!”

“请请请,一定请,砸锅卖铁也得请!再苦不能苦领导,再饿不能饿恩人啊!”苏一念听得出他的语气轻松,心里也异常感动,“老大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任劳任怨,争做加班狗……”

“行了,行了!”沈知遥笑着打断她,“你就安心在酒店待着吧,好好珍惜这么个得来不易的假期。单就我这次对你的帮助来说,你就是请我吃三顿大餐也不为过,你就等着被我敲诈吧!”

“哎,等一下!”苏一念听他语气似是打算收线,忙叫住他,“沈总,我有个想法想跟您说一下!”

“呃?”

“那个在网上恶意公布我真实信息的人的身份,我始终很在意。我想了很久,心里有些眉目了,但是,这个怀疑的对象和您恰好有点渊源。我……我刚才看到东明周刊的照片,觉得或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个新闻!”

沈知遥大概没想到苏一念会有这番说辞,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也认为是纪小佳?”

苏一念抿了抿唇:“我知道我这样猜疑人家是不对,但是以我对公司同事的了解,如果必须怀疑一个人的话,我只能说,结合现实情况客观评估后,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你希望我怎么做?”

“以小佳的性格,她看到那种消息,八成已经旁敲侧击地找您打听过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了吧?”

沈知遥叹了口气:“她进来送过两次咖啡,是有点欲言又止,不过都被我打发了。”

“那如果她再进来,您就告诉她,您昨晚送我来了宝丽酒店,但现在照片曝光,怕我在这里不安全,让她帮我在威斯特另订一间商务间。”

“你打算试探纪小佳的反应?”沈知遥反应极快,“如果她只是对你有所不满,现下看你落难,顶多幸灾乐祸;可如果她真是那个公开你真实信息的人,知道你现在的行踪,又亲自确认了我帮你订房间的关切举动,就绝对会更加妒火中烧,不顾一切地痛打落水狗的!”

苏一念苦笑着“嗯”了一声,脸上已经多了几分凄惶之色。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悲,明明是一场同事,却要落得设计“攻心计”的地步。也不知道是该气自己做人太失败了,还是要气纪小佳心胸太狭窄。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沈知遥沉声应了下来,“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谢谢沈总!”苏一念用力握紧话筒,由衷感激。

*************压片水果糖***********

沈老爷子的书房里,桑蒙第三次抬手拭了拭额上的冷汗,第五次偷偷打量了一下书桌前无声对峙近三分钟的祖孙二人,对于这次沈渝之来请老爷子帮忙的计划,着实没什么信心。

“你拿这么个东西来给我看,是什么意思?”沈老爷子看了看面前那份“设计意向书”,皱了皱眉。

“江医生上次跟我说了一下您的体检报告,您这脑部反应速度有退化的可能性,建议我们别让您活得太省心太轻松了。”沈渝之说到这儿,还刻意压低了几分嗓音,“否则,会有老年痴呆的可能。”

“嘿,你个小浑蛋!”沈老爷子腾的一下从书案后蹿了起来,“你这拐着弯骂谁呢?”

“骂自己的话都能脱口而出了,显见逻辑能力和认知能力都大不如前……”沈渝之摊了摊手,冲身旁的桑蒙做了个“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桑蒙却是吓得连连摇头。

“你穿开裆裤的时候,老子就这么骂你了!”沈老爷子气得差点拍桌子,沈渝之却是一脸平静地抚过自己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您是SZ科技的创始人,说代码是您第三个儿子也不为过。这不是二十多年没碰过了吗?我从我爸那儿找了个公司刚接的case让您练练手。听说知遥那边的技术员,24小时内就完成了,您这一把年纪了,时间上我也就不限制您了,能做出来就算是证明您宝刀未老!”

说着,他大手在电脑上轻拍了一下:“对了,要是觉得代码太复杂,我还可以帮您约几个人回来打打麻将,那玩意儿省事儿,也一样能动脑子……”

“你少给老子来这套!老子写代码的时候,你爸都还没出世!”沈老爷子说着,用力冲外面喊了一声,“范妈,给我把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丢出去!别让他再给我添堵!”

第十四章祝福吗?不祝送法院那种

这天傍晚,一个午觉直接睡到天黑的苏一念再醒来时,窗外已是霓虹点点如星。

原本坐在电视机前嘎吱嘎吱咬着薯片的舒颜不知去了哪儿,取而代之的,是侧身坐在沙发里看一档法制节目的沈渝之。

屋里没开灯,电视也没有声音,以至于苏一念乍见这一幕时,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卷着被子将身子蜷得更紧了些,刚想换个姿势接着睡时,却听沈渝之的声音响起:“醒了?”

她转过脸,想起昨晚在酒店走廊上,他温柔得近乎宠溺的安抚和道歉,忽然有些不知如何跟这人相处,只好闷闷应了一声:“嗯!”

“那就起床,好不好?”他声音温柔如水,惹得她耳膜里无端发痒,莫名有些生气。

他怎么能用这种应该是新婚小夫妻才有的闺房甜腻语气,跟自己说话?

于是,不等沈渝之再多说一个字,她便干脆利落地从床上下来,一面故作淡定自然地去洗漱,一面问道:“舒颜呢?”

“她和桑蒙在处理我们俩手机里的垃圾信息。”沈渝之的声音也恢复了正常,只是隐有笑意。

苏一念“哦”了一声,却忽然想起什么,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我手机开机了?”

他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关了电视,才老神在在地回了一句:“放心吧,不会再有骚扰电话打到你这里来了。”

苏一念满腹狐疑,飞快漱完口洗了把脸后,连手上的水都没擦干净就往外间走,打算问问舒颜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结果外间的客厅里充斥着满满的水果香,嘴边还有红心火龙果汁的舒颜正义愤填膺道:“哇,这个好贱!说话这么毒,一定是个生活坎坷,倍受命运摧残的人!”

“这算什么?你看看这个怎么说我师兄的,粉转黑就算了,还黑得这么狠!还真是翻脸不认人!”桑蒙看了看舒颜递过去的手机,同仇敌忾地指着自己手上的手机屏幕。

苏一念看得有点蒙:“你俩干吗呢?”

“苏苏?!哎,你别过来,先别过来,马上好!”舒颜一看苏一念,忙推了桑蒙一把,桑蒙忙挡在她前面冲苏一念道:“苏小姐放心好了,我师兄说了,那些不负责任的情绪垃圾不值得你亲自过滤,我们马上就删完了。”

“不对啊,舒颜,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手机密码的?我就奇了怪了,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你老偷看我手机干什么?”苏一念佯怒着叉起腰。

“行了行了,还你就是!”舒颜毫无愧色,确定所有信息全部删除才伸手把手机递回给苏一念,冲她身后的沈渝之挤了挤眉,“男神放心,圆满完成任务!”

“辛苦了,”沈渝之笑着点头,“回头叫桑蒙请你吃哈根达斯!”

“我请?不是在帮师兄你干活吗?”桑蒙不满道。

“怎么?请我吃哈根达斯很为难你吗?你请我还未必去呢!”舒颜杏眸一瞪,桑蒙立时举双手投降:“请请请,舒小姐肯赏光是我的荣幸!”

眼见二人扯皮,苏一念却拿着手机有些回不过神,手机信息箱里空空荡荡,未接电话记录也被清空,确实不见有号码呼入,看起来,似乎的确是恢复正常了。

“为什么……”苏一念疑惑地将目光转向身后的沈渝之,却发现他正出神地看着自己,当下不由得脸上发烫,强作镇定地咳了一声。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没事了,放心吧!”他语气笃定,有让人心安的魔力,颀长的身影像一株挺拨清瘦的柏树,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离开酒店的时候,一行虽然有四个人,苏一念心情却还是很忐忑:“其实,我还是觉得,就在酒店里随便吃点就好了,中午他们送上去的饭菜挺不错的,没必要……”

“我男神可是刷脸才订到一味斋的座儿,一味斋啊,大兄弟!咱们Z城的网红私厨馆,每天只接三个单,一般人想吃起码要从一个月前开始排队预约的好吗?”舒颜在她腰上轻捏了一下,“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跟我说你想在酒店随便吃点?”

“我住宝丽酒店的事,可是今早才被曝光的……”苏一念心虚地压低声音道,“万一还有记者在这儿蹲守怎么办?这种时候我还跟沈渝之同框,再被人拍到的话,天晓得会被人写成什么呢!”

“拍就拍,咱们这不是有四个人吗?我倒要看看他们这次能编出什么新故事来!刚闹过秘恋绯闻,总不可能这么快就早生贵子,喜结连理喽!”舒颜口无遮挡,声音不小,听得沈渝之都微微侧目,苏一念恨不得直接捂住她的嘴。

谁知沈渝之闻言,眉眼微弯,竟是春风满面地接了话头:“早生贵子的话,应该是在喜结连理之后吧?虽说现在不讲究这些,但我个人还是觉得对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珍而重之,名正言顺才好开枝散叶,对吧!”他笑望着苏一念,问得很是自然。

苏一念下意识点了点头,旋即又觉得他看着自己提这种问题,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用意?这一联想,心里便又开始脑补起各种画面。

等到了停车场,才发现他们这次开来的是一辆陌生的白色捷豹。

“平时开的那辆车是工作室的,太打眼了,怕再开出来又给你添麻烦。”大概是发现了苏一念的讶然,沈渝之解释道,“这是我自己的车,没被媒体曝光过,放心吧!”

听他这么一解释,苏一念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轻“嗯”了一声便低着头下意识地走到副驾驶座门前,手刚摸到车门,就听身后舒颜那暧昧的啧啧低笑:“哟,传说中的副驾同志很自觉嘛!”

苏一念忍不住低骂了自己一句,跟扔掉烫手山芋般撒开手,飞快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谁知刚一坐定就发现沈渝之从后座的另一侧拉开车门,长腿一跨,竟是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苏一念低头盯着二人几乎贴着的裤管,跟触电般迅速弹到了一边,紧贴着车门,心中连呼不妙,偏偏前排的舒颜还不怕死地发出一阵低低的贼笑,气得她从车门旁的缝隙里探出手去掐了舒颜胳膊一把。

舒颜疼呼一声却并不生气,反倒笑得更高兴地从前座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苏一念:“行了行了,别生气了,我给你听个好听的,保管你听完心情大好!”

苏一念刚想看看她放的是什么东西,开着外放的手机里已经传来沈渝之极具磁性的男性嗓音。

“您好,我是沈渝之。首先谢谢您对我和手机号主人的关注。如果您支持或祝福我们的话,请按1号键开始留言,如果是想进行人身攻击的话,请按2号键。”

苏一念瞪大双眼,看了看身边的沈渝之,舒颜却咯咯笑着,伸手在屏幕上按下了2号键。

手机再次被放到了苏一念的耳边:“您好,我是沈渝之,如果您能听到这段录音,表示这个电话号码已在后台被记录一次,也就是说,这是您第二次蓄意骚扰该手机号拥有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可以处五日以下拘留或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此后您再拨打一次本机号码,我的律师便会在稍后的24小时内,将您的留言内容和电话号码直接呈报警方备案。感谢您的来电!”

苏一念呆呆听着随之响起的嘟嘟声,盯住身侧的沈渝之,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似的,说不上是想哭还是想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心动了。

不是那种粉丝对偶像的喜爱,而是那种独行太久,偶然被一个人珍而重之地保护过后,忽然觉得自己手软脚软,遇事再也无法独立承担,只想躲在他身后的脆弱。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嗨不嗨……”舒颜一脸慈祥欣慰的姨妈笑把苏一念的理智拉回,当下就赏了她一记白眼。

这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从录制这些音频到和电信部门的沟通转接业务,甚至包括这个后台识别拨号记录的小软件的制作……他,是怎么办到的?

“你那天晚上,从酒店回去后,就一直在忙这个事?”苏一念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发涩。

沈渝之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道:“我还好,我只负责录了两段音频。这个智能识别主叫号码的程序,你是做这一行的,应该知道,这种级别的小程序算不上难。”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在车后镜里看到桑蒙那张嘶嘶吸气的脸,知道桑蒙这是先前在老爷子那里吓出来的后遗症,也懒得管桑蒙,只接着道,“至于跟电信部门的沟通接洽,怎么呼叫转移,怎么屏蔽短信息,都是桑蒙处理的。这次的危机公关,要记他一记大功。”

桑蒙听得干笑了两声:“我就是跑了跑腿!”心里却暗暗加了一句:“主要还是你的激将法使得好,出动SZ科技一代大佬为你熬夜赶代码,我哪敢抢功?”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苏一念既感动又惭愧,“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朋友,对你们来说换电话号码可能挺麻烦,但对我这种没什么朋友的技术宅来说,换个号码就能解决的事实在不值当你们这么大费周章。”

“这怎么一样?”桑蒙一脸义愤填膺,“自己想换号码和被人逼得你不得不换号码是两回事儿。况且,那些攻击你的人有不少都是不明真相的键盘侠,把你当成想蹭师兄热度的心机女,现在师兄这套电话公关的方案一出来,就是正式官宣你是他护着的人,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对你的态度和立场!”

苏一念哭笑不得:“这才一起待了一个下午,你就被舒颜带坏了?怎么连胡说八道的架势,都跟她一模一样!”

“哎,这是什么话?怎么我躺着也中枪?”舒颜将手机往她面前一塞,“什么叫民众的呼声?我告诉你,我男神这拨电话公关操作都上热搜了。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你自己看!”

说着,随手点开了微博上关于沈渝之的最新话题,果然满屏都是清一色的好评。

衣不再蓝:什么叫支持和祝福你们的话?什么时候只属于万千芋圆的你,就有了“你们”了?明明被#沈渝之电话公关#这拨突如其来的炫技表白打击得不想吃饭了,到头来却为了多听几次沈先生的声音,给小姐姐发送了108条花式祝福!心疼地抱住自己,请商场小姐姐对我男神好一点!

欧洋洋洋:男神三观正到炸裂,#沈渝之电话公关#这拨反攻键盘侠的操作我是服气的!

花猫泰亨:手动点赞#沈渝之电话公关#我是男神脑残粉,推荐我男神去为狗粮品牌代盐!我先预订一百斤!

Z局童工徐先森:你好,我是沈渝之,这里是#沈渝之电话公关#。祝福我请按1……什么?不祝福我?喂,110吗?这里有人不祝福我!(已经Get到沈先生的强势宠溺)转头,喂?110吗?这里是大型虐狗现场,快派一队英俊帅气的小哥哥来保护我们单身汪!

“噗!”苏一念看得忍俊不禁,她这一笑,舒颜更嘚瑟了:“我正式宣布一下,经过这次的合作,我决定和桑助理搞个组合。主要工作就是为你和我男神排忧解难,扫清你们恋爱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守护你们感情的小苗苗,确保让你们开花结果,终成眷属,三年抱俩……”

“你闭嘴!”苏一念眼角余光里瞟到沈渝之嘴角的笑意,恼羞成怒地侧身要去打她,舒颜却反捉住苏一念的手:“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我们这个组合名,我都想好了,就叫‘鲶鱼护卫队’!”

这话一出,原本还想打人的苏一念都凝滞了。

“厉害吧!把你师兄和我家苏苏的名字都嵌进入了组合名!人家有银河护卫队,咱们有鲶鱼护卫队,既接地气又高大上……”舒颜小脸满是得意地搭上了桑蒙的肩膀,“桑助理觉得怎么样?”

桑蒙看了看舒颜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指尖修得尖尖的,让他觉得上次被拉住袖子时,不小心被指甲掐伤的手腕都隐隐痛痒起来。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鲶……鲶鱼护卫队是吗?”

“对呀!你觉得棒不棒?”舒颜喜滋滋地看着他,活脱脱像个讨糖的孩子。

“棒!”桑蒙咬着牙,握着方向盘的手迅速抬起亮出个大拇指,不着痕迹地成功将肩膀拉离舒颜十厘米,才龇出一个嘴角上扬15度的标准微笑,“舒小姐脑洞清奇,创意十足,就叫鲶鱼护卫队好了!”

*************压片水果糖***********

苏一念为了报答沈渝之数次相助,在网上查了三天相关资料,最终选定了某牌子的钢笔,觉得送给经常写字的沈渝之很是适合。

可是最终在款式的选择上,还是有点吃不准。

犹豫再三,她偷摸着给桑蒙发微信,把自己觉得不错的七种不同款式的图片发给桑蒙。末了,加上一句:“以你对沈先生的了解,他会喜欢哪个?”

发完之后,等了大概一分钟,手机振了一下。

她连忙打开,就见上面回了三个字“第四张”。

“第四张?”她连忙把聊天记录往上滑了两下,找到第四张图,却发现自己刚才一时手滑,居然还点到了一张自己的自拍。

当下愣了愣,她以为桑蒙看错了,发了个问号过去:“你是说第四款吧?自拍乱入,不好意思啊,我也觉得第四款挺好看,可这支是价格最便宜的,送沈先生会不会显得太没诚意了?”

这次桑蒙很久没回,等了许久,苏一念收到一条语音。

“是苏小姐送的话,哪一款我都喜欢。”

她怔住,仔细看了看,自己没发错,微信号确实是桑蒙的,但声音的的确确,是沈渝之的。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锦鲤皇后
下一篇 : 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