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帕没密码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题记:抬头看见你的微笑,低头听见你心跳,这是我想要的拥抱。

夏帕没密码

文/流萤回雪

1)

在所有女生都开始暗恋别人的时候,夏帕不敢。她的日记本里没有任何秘密,夏帕没有密码。

小学六年级的一个中午,老师把成绩排行榜贴到了教室的后面,等夏帕从家里吃完午饭回来,看到自己的名字用桃心圈了一个圈。午后的太阳像个烤炉,弄得夏帕的脸没法再更红了。

“嘿苏东,我偷偷问问你,你看到这是谁画的了吗?”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刚才偷偷看到,是王小乐圈的哟。”

一颗种子埋在了夏帕的心里。王小乐是班上学习最好的男生。夏帕觉得自己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美好得要命的秘密。但夏帕一见到王小乐就偷偷躲开,眼睛瞄向相反的方向。

谁知道,半个学期后——“喂,夏帕,我告诉你,那不是王小乐画的,是我的恶作剧呀。”苏东有一天看到夏帕瞄着王小乐,忍不住说到。

你能懂得一个小女生的愤怒和失落吗?

六年级的花朵谢去,初一的夏天迅速到来。每个女生都开始八卦别人的时候,夏帕不敢。夏帕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秘密,她认为自己收不起任何秘密。

他们说夏帕是奇怪的女孩儿,体育课时所有女生都在为王小乐欢呼的时候,夏帕会把头扭到相反的方向。

她淡淡地说:“学习好有什么呀。”

夏帕的冷漠没有道理。夏帕把成绩超过了王小乐。

她当时估算出如果要超过王小乐,从数学和英语增分是不可能的,只能从死记硬背的文科项目上多下功夫。

别人都看到了夏帕淡定地从讲台拿走考试卷的场景,没人知道她每天为了多把知识点背诵下来,在黑黑的天,在沉沉的夜,四点钟就起床了。

拿卷子时,王小乐多看了几眼夏帕。夏帕对他一眼不看。

2)

夏帕要转校。她和爸爸讲,自己当了第一名,就没有什么拼搏的动力,要换一个有点竞争力的学校才行。夏帕和同学说拜拜的时候,也拒绝了一起去唱KTV的邀请。他们都说,夏帕真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点点都不念旧。

夏帕的眼睛瞟过苏东,眼睛里有一点点怨恨。

夏帕的眼睛也瞟过王小乐,她心想,多谢啊,没你,我才不想当第一。

新的学校里,重点班。她穿一身黑的旧衣服,垂着头,坐在不显山不露水的座位。没有新同学来八卦她,这个女孩儿,和这个班上的别的女孩儿差不多,只留简单短发,只穿校服,话很少。

重点班的课间,基本没有人聊天,大家都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地学习。

重点班的宿舍生活,半夜有人学习累了开始睡觉了,又有人已经睡完了要开始起床,这就是把起早和贪黑连在了一起。

一个闷热而烦躁的夜晚,夏帕给王小乐打电话:“喂,你现在多少名啊。”

王小乐说:“第一啊。可是,你总分多少呢?”

夏帕的总分比王小乐低一点点。

“夏帕,你不要太累了,你在外,要多注意身体啊。你看看表,都几点了。”

夏帕还是把自己弄病了。第N个早上四点起来的时候,夏帕产生了短暂的脑缺氧,躺在地上抽搐起来。同学把她送到了校医院。

醒了的夏帕看着窗外的天空,城市的污染让天空很少遇到湛蓝。她试着抬起一只胳膊,发现虚弱到极点,微微使劲儿都是吃力的。

爸爸走了过来,他和夏帕说:“医生说你精神压力太大,我和你妈妈商量了一下,还是回到原来的学校吧。”

3)

夏帕回来了。每个课间里,同学们聊天,夏帕不理会,低着头做功课。

尽管在外面上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夏帕的心里,仿佛过去了很久似的。她还是保持着重点班时代的作风,只不过晚上不会那么晚睡觉,也不会那么早起床。

曾经,有人说夏帕是个学习机器,后来,他们说夏帕的情商为零。直到最后,夏帕都不怎么被人谈论了。她的分数就在那里,高高在上,她的人也就在那里,默默无闻。

直到一个课间,王小乐走到了夏帕的面前:“夏帕,把你们重点中学的月考卷子拿出来给我看看好吗?肯定和我们这里是不一样的。”

夏帕翻了翻抽屉,把卷子给他,说:“看后记得还我。”而这,几乎是夏帕回来后和别人说的第一句话。

夏帕走了出去,她站在教室走廊的阳台上,望外面广场上四月长风里的风筝,它们轻轻飘着,如同没有思路的云。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又想起去年了。想起去年她拿了第一后走下讲台时,王小乐的眼神。那是很干净的表情,没有皱眉头,也没有微笑。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然而,夏帕自己对自己说:

“王小乐也许和风筝一样,没有思路吧。”

“不对,是我也不敢猜,他能有什么思路啊。”

“当别的女生都有带锁的日记了,我都还没有呢。是的啊,我能有什么秘密呢。”

她把视线从风筝那边拽过来,就看到王小乐拿着一张语文卷子站在自己的身旁:“嘿,夏帕,你居然会在作文里写我。”

哎!这个春日,夏帕永远都忘不掉。这一天,她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一条棕色短裙,一条黑色打底裤。这一天,有人放风筝,风往南吹。这一天,作业留得不多,广播里没有什么出奇的新闻。这一天,有一个男生,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而且就是关于他的秘密。

4)

如果说初一是苍白的灰,那么初二就是轻松起来的绿,而初三就是紧张的红,可怖的红,热烈的红。夏帕偶尔扭过头来和王小乐说话,讨论的也都是不会做的题目。日子如同平淡的生活剧一样循序渐进。

许多年后的夏帕回忆起这段日子,那时王小乐在武汉念书,夏帕在北京念书。王小乐给夏帕打电话说:“你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女生,六年级时,别人的谎话你能相信半个学期;而初二,别人的真话,你能不信一年。”然后夏帕说:“我不是不信你,我是觉得,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人,而这令我太激动,也令我觉得有些可怕。”

当年,王小乐看到夏帕在作文卷子里写了自己以后,他对夏帕很认真地说:“其实,我们是很相像的人,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又很容易质疑自己,表面上没有一点点秘密也没有一点点表情,其实是压抑了太久而已。夏帕,我挺高兴能看到你写我的这篇文章,因为我能够因此发现,这世界上又一个和我很相像的人。”然后,夏帕抢过来这张卷子,慌里慌张地跑回教室了。

总而言之,初三的时候,一年里,两人的日子过得沉默无比。

直到有一天,直到有一天班主任把王小乐和夏帕叫到办公室了。班主任说,他有两个保送市一中的名额,决定给王小乐和夏帕。末了,又说,到了重点中学,夏帕不要再太拼命了,王小乐呢,你多照顾一点她吧。

初三就这样结束了。像水的开端,云的过程,火的结局。

5)

暑假开始的时候。夏帕还是和同学们一起去爬山了。

篝火的夜晚,每个人和每个人都坐得紧紧的。不知道是谁,就开始说起了王小乐和夏帕的名字。在那片星子下,他们好奇地说,为什么这两个人又是前后桌,又都是学习那么好,怎么会一点点八卦都传不出来呢。

王小乐就那么突然站起来,要为夏帕唱一首歌。

他唱完了说,亲爱的夏帕,你是一个好姑娘,可是亲爱的夏帕,其实你可以变得更好一点,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希望你能放轻松,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以做更好的朋友。我永远记得你那篇作文,你说你想成为我这样的人,可我要告诉你,我一直很喜欢你这样的人,和你是不是女生无关,也和你跟我关系熟不熟无关,我就是天生喜欢你这样的人。

然后他走了过来,拥抱了一下夏帕。

其实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在那一瞬间,夏帕突然觉得自己的额角,曾经是有一根毒的刺,这刺让她不敢见人,这刺让她觉得自己很不好。可这一个拥抱把这根刺融化掉了。夏帕把脑袋放在王小乐的肩膀上,在火光里看到了遥远的星光,和夜晚大山起伏的脊背,就觉得这个世界好得不能再好了。

那些自卑,那些束缚和那些拘谨,其实都和那个已经忘掉长什么样子的名叫苏东的人无关,其实,这都是青春里敏感而独特的心事啊。

幸好遇到的是一个叫做王小乐的男生,幸好一个叫做王小乐的男生是比较懂自己的。有的时候,什么话都不用说,那些知心人,能够彼此听见。

我们不用赘述高中的事情,我们只需要知道,大学他们没有在一起上。

小时候读的童话里经常说,“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其实完全没必要,只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知道自己所有密码的人,一个能够交心、把所有心事说给他听的人,这就算很幸福了。哪怕是只有这么一个。(出自格言)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