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隔山雪(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与你隔山雪(一)

文/灭绝

第一章:他之所在,心之所向

[1]

国庆假后返校的第一天,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风,闷热至极。

虞珊吃完早饭,步履匆匆走进江城一中高三(1)班教室。虽然晨读时间是七点三十五分,但他们班有规定七点三十分预备铃响起时必须到教室,否则就算迟到。她抬头看了下黑板上方挂着的时钟,悄悄松了一口气。

此刻不过七点十分,教室里已经坐了许多人,有人在看书有人在吃早餐有人在聊天,唯独没有人主动同她打招呼。她悄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习惯性掏出纸巾擦拭书桌上被人用白色粉笔写着的“虞美人”三个字。粉笔字被一点点擦干净,书桌又恢复成原有的模样,她将英语课本拿出来摊开,开始埋头默诵老师之前教过的单词。

班上恶作剧的男同学,见到她百年如一日的无趣反应,撇撇嘴转移了注意力。

黑板正上方的时钟指向七点二十三分的时候,她悄悄抬起头看向教室门口,果然看见一名身材高挑、剑眉星目的阳光少年抱着篮球准时出现。

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自带耀眼光芒,一出场就能捕获全场的目光。如眼前的少年,蔚帅。作为(1)班的班长外加人气王,他刚一出现,立即就有许多同学主动与其打招呼,与她的出场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趁没人发现之际,悄悄收回目光。只是目光落在英语课本上,注意力却没办法集中,耳朵仍高高竖起,关心着他说了什么,为什么笑了,是不是开始吃早餐了。

暗恋一个人,大概就像是磁性金属碰上了磁铁,明明告诉自己要克制,却依然无法控制住那颗想要靠近的心,只要他一出现啊,她便永远不由自主被吸引。

他之所在,心之所向。

过了两分钟,一个长相可爱的包子脸女孩儿背着书包走进教室。

女孩儿大大方方和班上的同学们打招呼,经过蔚帅身旁时,脚步微顿,看向蔚帅旁侧的空位,笑嘻嘻打招呼:“班帅早,我偶像还没来吗?”

蔚帅听她问起自己的同桌,扬眉笑道:“江江,你偶像不是一向踩着点到吗?”

江江煞有介事点点头:“说得也是。话说,班长,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你看助人乃快乐之本,你想不想让自己快乐一下?”

蔚帅啼笑皆非:“说吧,哪一科?”

江江:“物理!”

蔚帅十分干脆地将自己的物理试卷递过去。江江迅速接过卷子,朝助人为乐的大班长敬了个礼。

虞珊飞快地偷瞄了一眼互动的两人,又迅速地垂下脑袋瓜。她有些沮丧地想,自己这辈子大概永远做不到像江江那样,坦然大方地和他打招呼吧……

纵使,纵使他们从高一开学就一直同班到现在。

拿到物理卷子的江江哼着歌曲,大步走回自己座位。

座位上,戴着黑款眼镜的少女正低着头安静地在看英语课本。江江素来性格外向,丝毫没把身旁这位同桌了一个月却话少到可怜的小伙伴当外人。

她将手头那张字迹漂亮卷面整洁的物理卷子放在桌上,热情地对自己的同桌道:“虞珊,你物理试卷做了吗?要不要和我一起检查检查错误?咱们班上,除了我偶像言峥之外,也就属蔚大班长的物理最好啦!”

习惯性拒绝的话语刚到嘴边,突然又咽了回去,虞珊微微点了下头,轻声道:“好。”

她的声音很轻,因为激动,尾音透着一丝无人知晓的颤抖。

晨读课预备铃声在这时候响起。一个身材高挑、眉目清冷的少年,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在蔚帅身旁坐下。

江江瞅了眼走进来的少年,啧了一声,感慨:“还是我偶像言峥最好看啊!”

作为常年霸占年级榜第一的学霸,言峥在学校迷妹无数。江江是言峥脑残粉的事实,众所周知。不过江江对于言峥的喜欢,属于单纯的学渣对学霸的崇拜以及仰望,因为江江足够坦荡,所以班上反倒没有人对此评头论足。

此刻,虞珊听到她的感叹,几不可察地翘了翘嘴角。永远坦坦荡荡,热爱并拥抱着生活,在少女江江身上,这世上仿佛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江江是她最想成为的那种人。不过,有一点她不认同,那就是她觉得蔚帅更好看!

江江自然不知道同桌的心中所想,感慨完,立即开始解决眼前的事情:“咱们抓紧,可别被黑面阎王逮住咯!”

江江口中的黑面阎王叫徐侃,是高三(1)班新上任的班主任,这位英语老师不苟言笑,永远严肃着一张脸,让人看到就犯怵。

不过,当江江掏出自己的物理卷子,看到自己那张物理试卷最后一面空白着的两道大题,登时有些不太好意思:“同桌,介意从最后两道大题开始吗?”

饶是素来沉默寡言不善与人交谈的虞珊,在见到江江挠头傻笑,露出两个小酒窝的可爱模样,也忍不住轻笑出声:“好的。”

虞珊话音刚落,对方却仿佛见到了新大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诶!同桌,你应该多笑笑!”

虞珊因江江突如其来的举动微微僵住,有些不太自然地抽回自己的手臂。

江江的热情受到打击,讪讪地收回手,挠了挠头,没再说话,拿起笔开始抄卷子。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只有晨读声在教室里回荡。

虞珊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沉默地盯着自己的卷子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怯弱,鼓足勇气抬起头向身旁的同桌道歉:“对不起,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只是不太习惯刚刚那样……”

因为习惯了旁人长久以来的忽略与无视,所以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善意时,第一时间选择了保持距离。

江江闻言,脸上立即乐开了花:“你没生气就好,我还以为是不是自己的举止太奔放吓到你了咧!刚刚对不起啊,我太激动没控制住自己。然后我前面的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这好像是我分到理科班后,第一次见到你笑。说实话,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哦!虽不似玫瑰娇艳,但却有野菊的清新……唔,我形容词匮乏,总之就是很好看啦!”

“谢谢!”虞珊微微红了脸颊,羞涩地笑起来。那双隐在平凡黑框眼镜下的眼睛,因为这笑,仿佛被光点亮的夜,熠熠生辉。

“不知道这次月考成绩怎么样唉,希望我们这次都考得好一点,然后可以继续当同桌。”江江一边抄着最后两道物理题,一边有些惆怅地感慨。

她们班一向以月考成绩来排座位,不知道高三换了班主任以后,这个传统还会不会继续。她和虞珊现在成绩都排在班级中下游,她内心既希望两人都有进步,又希望能够继续当同桌。所以最好的愿望就是,两人共同进步,再做同桌!

“江江,”虞珊突然语气郑重而认真,“谢谢你!”

“呃?”江江不解。

“你是第一个说要继续和我当同桌的人。”虞珊眉眼微弯,语气平和,仿佛这只是一件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其实,说不心酸难过当然是假的,但她此刻能够坦然说出来,就已经是一种释怀啦!

自打考入市一中开始,初中时代成绩优异的光环褪去,性格内向又不善言辞的她,存在感越来越低,慢慢就成了班上的隐形人。高一寄宿至今,室友们常常会想不起她的名字,更甭提班上的同学们了。朋友这个词,似乎被上帝不小心从她的人生里抹去了。不过,如果高一那年为自己出头的女孩儿沈余没有转学的话,或许她是有机会拥有一个朋友的吧……

虞珊看着眼前的同桌江江,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年转学离开的沈余,恰好和江江是好朋友呢……

江江诧异地“啊”了一声,凑近虞珊,压低声音道:“那只能说,他们没有发现美的眼光。”

两个女孩子抿着嘴无声笑起来,仿佛拥有了属于彼此的秘密。

时钟上的秒针飞速走着,班上有同学在背英语单词,也有的人在背诵文言文。江江抄完最后两题,开始继续对其他题的答案。

虞珊原本专注地在对答案看解题思路,但看着卷面上那些熟稔于心的字迹,一不小心又走神了……

晨读课即将结束之际,班主任徐侃抱着一大摞试卷,顶着一张比往日还要黑好几个色号的脸,走进教室。江江差不多搞定卷子,见老师进来,迅速将自己的卷子塞进课本里:“这张卷子你先看着,等下课我再还给班长。”

回过神来的虞珊点了下头,慎重地将两张卷子平整地收起来。

虔诚又小心翼翼,生怕卷子被折了边角。看见写着彼此名字的试卷被放在一起,喜悦便漫上了心头。与此同时,她矛盾地在心里默默自省了一番。

两张卷子的距离,都能让她暗喜。

她真是太没出息了啊……

瞧着眼前徐侃同志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高三(1)班几乎人人自危。国庆假期前,高三整个年段刚刚经历了学年第一次月考。照这情形,他们一定考得很糟!

果然!徐侃同志将手中的试卷重重摔在讲台上,严厉呵斥道:“看看你们这次的月考,考得实在是太差了!平均分比其他几个理科班差了一大截不说,150分的卷子,有的同学居然连及格线都达不到?!要知道你们现在已经是高三了,都照眼前这成绩,你们明年还想不想考大学了?”

全班鸦雀无声。

“现在,叫到名字的上来拿一下英语卷子!”徐侃顿了顿,拿起最上面那张卷子,念出一个名字,“徐潘。”

第一排倒数第二桌,一个身形略胖的男生站了起来,怀揣着忐忑的心情,走上了讲台。班主任徐侃将卷子递给他,目光犀利地看着他,却迟迟没有松手。

身为体育委员的徐潘苦着一张脸,看看被遮挡住的分数,再看着眼前这个新上任一个月的班主任:“老师……我下次一定会争取考得比现在好……”

班主任徐侃这才松开手,嘴里无情地念出了试卷上的分数:“98分。下次月考要是成绩没有提高,你就每天课后留下来,我给你补习。”

“……”遭到会心一击的徐潘瞬间缩了缩脖子,无精打采地走回座位。

江江见到这一幕,在一旁的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话,然后又勾画了几笔,接着将草稿纸悄悄推移到虞珊手边。

江江:【山雨欲来风满楼,保重!瑟瑟发抖.JPG】

虞珊看到文字底下那个惟妙惟肖的表情,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好在,她及时捂住嘴,所以才没有成为黑面阎王怒火下的牺牲品。

偌大的教室里,时不时响起名字以及分数的声音。

虞珊虽然低着头,但耳朵竖着,一直在等老师喊某个名字。

突然,虞珊感觉到一旁的江江在桌底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她不明所以地侧过头去,对上江江焦急的神色。

江江极力压低声音:“快上去拿卷子,老师喊你两声了!”

即使江江已经尽力让自己小声一点,但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声音难免显得有些突兀。虞珊“嚯”地一下从位子上站起来,低垂着眉眼,顶着全班的目光,走上讲台。

讲台上,徐侃瞪着眼前低垂着脑袋瓜的女生,气得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上课还走神?你知道自己这次英语考多少分吗?89分,连及格线都没达到!一次考得好,并不代表每次都能考得好,再不好好努力,我看你明年连本科线都悬!同学们,拜托你们好好把心思花在课本上,不要等到将来后悔!”

虞珊站在原地,仿佛被当众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

丢脸,难堪,无地自容……她无法真切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只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徐侃将卷子递过去:“今天傍晚放学后,100分以下的同学全部留下来!”

班上那些成绩低于100分的同学纷纷哀号,将责怪的目光投向了站在讲台旁的那个女孩儿。

虞珊只觉如芒在背。她沉默地接过自己的试卷,抬着沉重的步伐走回座位。只是她还未走到自己的座位,班主任的声音再次响起——

“蔚帅,满分。”

在众人的艳羡声里,虞珊忍住了回头的欲望。只是身体僵硬,手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

他会怎么看她,会不会也觉得她糟糕至极?她坐回座位,一秒都不敢抬起头来,生怕印证自己的猜想。

忽然,虞珊收到了一张来自江江的慰问纸条:【丢脸也别怕,还有一年,我们现在加油还不晚!】

文字最后,还有一张笑脸。

虞珊看着字条,写了两个字:【谢谢!】

怕丢脸吗?怕,可她更怕的,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

墙上的时钟指针一步一步转动着,备受煎熬的英语课终于在班主任批评和讲解的声音里结束。

班主任一离开,教室惨淡的氛围立即被冲散了许多。有女生过来喊江江一起上厕所,江江看了下自己安静的同桌:“虞珊,要不要一起上厕所?”

虞珊摇摇头,江江只好作罢,起身和女同学结伴直奔厕所。

教室最后一排几个男生聚在一起聊天。

“晚上放学后要不要约网吧?我今天有游戏任务要升级……”

“还去什么网吧,我刚好考了99分,一顿臭骂少不了。”

“哈哈哈,你也太惨了,我刚好101分。”

“羡慕你们,我刚好及格,本以为这次可以低空掠过,谁知道……哎,都怪虞美人,要不是她,我们何至于此,害人精……”

“对,碰上她准没好事。我跟你们说,高一同班至今,我没记住她长什么样……”

“你们不觉得她像个幽灵一样吗?”

“是有点可怕……每天悄无声息的……”

“……”

坐在这些男生前排的虞珊默默将卷子整齐叠好塞进英语课本里,然后一言不发地将头埋进臂弯里。那些关于她的吐槽与议论,听过太多次了,渐渐也就可以做到充耳不闻。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宛如惊雷在耳边炸开——

“喂,我说你们几个怎么也跟个别女生一样爱说人闲话?嘴上积点德,说不定下次能多考几分。”

虞珊瞬间抬起头看向声音出处,果然看到蔚帅不知何时站在自己座位旁,正在对那几名吐槽自己的男生“说教”。

“班帅,你老这么维护虞美人,嘿嘿,你该不会……”男生的目光在蔚帅和虞珊之间移动。其他人听到该男生意有所指的话,哈哈笑起来。

蔚帅素来和班上同学相处融洽,平常很少生气,但此刻却皱起眉头,语气严肃:“刘胜继!有些玩笑不能乱开,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辞,别瞎造谣!还有,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给同学取绰号!我要是叫你留声鸡你能高兴?”

“……”刘胜继生平最恨别人叫自己这个外号,当场决定夹起尾巴好好做人。

另外两个男生听了哈哈大笑。蔚帅凉凉地扫了他们一眼,他们只觉后脊发凉,当场作鸟兽散。蔚帅转头看向虞珊的方向,正想着应该委婉地安慰一下眼前的女孩儿。谁知女孩儿仿佛惊弓之鸟,在触及他目光的瞬间,低下头去。

蔚帅因为眼前之人的反应,面露苦恼:“我一定长得很可怕!”

“啊?”虞珊因为他突如其来的自嘲,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只见某人那张俊朗的面容此刻眉头紧蹙,一副颇为苦恼的样子。

“要不然,咱俩当了两年多同学,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都吓得花容失色不敢抬头?”

“噗……”虞珊被他的语气和幽默逗乐。睡前故事

蔚帅见她展露笑容,心情似乎没有因为刚才男生们的讨论受影响,脸上也露出笑意:“江江呢?其实我是来拿物理卷子的。”

“哦,她去厕所了。卷子……卷子在我这儿……”虞珊手忙脚乱地翻开自己的书本,没留意看名字,拿起最上面那张卷子就直接递给了他。

蔚帅低头看了一眼卷子,没动,反倒是站在原地一目十行翻阅完了整张卷子,然后,他突然倾身微微靠近虞珊。

虞珊下意识屏住呼吸,一颗心高高悬起,紧张得手脚都不知该如何自处。每个身处暗恋中的女孩儿,仿佛都自动点亮了编剧技能。对方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脑补出一部爱情片。不过是微秒的时间里,她已经在脑海中幻想了千百种有可能发生的剧情。

蔚帅指着物理卷子最后一道大题原先的解题步骤上:“其实你这个解题思路也是对的,不过中间这里有个步骤算错了,所以最终计算出来的答案才是错的。”

虞珊看向试卷,当场羞红了脸。原来她刚才太紧张递错了卷子……她还以为……

蔚帅没有察觉异常,也没有抬头,而是又指了几道题目:“这几道题只要套公式就可以了。你没有答对,主要还是因为公式吃得不够透……”

虞珊听着少年宛如山泉般清冽的声音以及自己心脏怦然跳动的声音,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班长。”

“嗯?”蔚帅抬起头看着她。

“如果我在学习上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你吗?”少女脸色微微涨红,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的缘故,音量较之平日高了好几分贝。

蔚帅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意外于她会主动这么问。毕竟同班这么久,他这个班长多少还是有一点了解她的。被欺负了只会默默舔伤口,也不会主动反击,仿佛永远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胆子好像还特别小,让她主动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其实很开心她这次的转变,笑着一口应下:“当然可以。”

“谢谢!”虞珊长松一口气,随即又想起手边的卷子,连忙将它物归原主,神色多了几分羞赧,“我……我刚才拿错了……”

蔚帅接过卷子,朝她眨了下眼:“每个人都拥有无限的潜力,不要气馁,加油!”

虞珊瞬间明白他是因为课堂上发生的事情在安慰自己,莫名就觉得鼻子发酸,有点想哭。

这世上,有的人像阳光,炙热耀眼。有的人像海洋,温柔细腻。而她喜欢的这个少年啊,像光也像海,像极了世间一切美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