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炽热如夏奔赴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曾炽热如夏奔赴

文/烟花海棠

我的余嘉澈,我的少年,我少女时期敏感和疯狂的源泉。

1

自上周五睁开眼看到病房里惨白的天花板开始,我的人生仿佛陷入了一场游戏,没错,就像4399网站上的那种密室逃脱游戏。主人公在空荡的房间里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近期的记忆,想要逃出去就得在房间里寻找各种零散的物件,从上面获得碎片化的线索,连在一起才可能了解真相,然后获得生机。

好在我要获得的不是生机,而是单纯的记忆。

听妈妈说,我是从一场车祸中死里逃生的,只可惜头部受到重击,造成脑功能下降,某些记忆缺失,类似于临床上的“短暂性全面遗忘症”。我完全不记得醒来前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更有甚者,之前的记忆似乎也变成了碎片般零零散散,我得看到某些物件或听到某些记忆深处的话语,才能把一件发生过的事彻底想起来。

尽管医生说这只是暂时的,只要等身体彻底康复,就能很快痊愈,慢慢恢复以前的生活,可自那天晚上梦到余嘉澈后,我就开始变得焦虑。

在那场冗长的梦里,他站在我们高中的校门口冲我招手,手臂上尽是被小刀划伤后结痂的痕迹。他说:“米砂,来啊!”可我的脚像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就在我努力地想冲破束缚时,耳畔响起一道声音:“别过去,你已经决定要忘了他的……”

然后我转头,就看到了眼窝深陷、一脸苍白憔悴的自己。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在那被遗忘的几十个小时里,一定发生了很重要的事,而且是关于我和余嘉澈的事。不然,自我从生死关头挺过来到我转到观察病房这长达半月的时间内,他不可能连面都不露。

萧山来医院看望我时,我还在病床上和一个已经氧化发黄的苹果较劲。隔壁床上的那个因脑震荡留院观察的小男孩不信我能把苹果削成小兔状,为了驳回他,我亲自操刀示范。可那个苹果就像跟我有仇似的,我怎么切都不合心意。

“我发觉你伤到脑子后,智商果然直线下滑到高中时代了。”在病床前支着下巴观望了半天后,萧山起身夺走了我的刀和苹果,“这说明你的内心依然充满着纯真吗?”他一边吐槽我,一边利落地把苹果削成我想要的样子。就在我张大嘴巴想要对他说“你真棒”的时候,隔壁床上的小男孩冷冷地嘲讽道:“姐姐,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真是多嘴!等他被他妈妈带去做检查后,我靠在床上愤愤地嚼着苹果向萧山抱怨道:“你看看,那熊孩子成天挑衅我!”萧山扑哧一声笑了:“你自己不也是个熊孩子吗?我还记得你读高中时,为了给余嘉澈买生日礼物,从自家维修铺里偷零件出去卖……”

他提到余嘉澈,我手里的苹果就掉到了地上。

房间里的气氛尴尬极了,萧山默了半晌后,才小声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我不提他。”我这才如梦初醒般回神,连忙冲他摆摆手:“别乱想啊,好好儿的,我干吗跟你生气啊?”然后我顺手把身后垫背的枕头理了理,“我就是不懂,我跟余嘉澈到底是为什么决裂啊?你看我都差点死了,他都不来看我!”

事实上,我一开口,鼻子就已经止不住泛酸了,无奈萧山盯着我,碍于面子,我连卫生纸也不敢扯一张,最后还是萧山懂事地转过头走到了窗前:“你哭吧,我不看!”

“谁哭啊!”我倒是还想装腔作势替自己辩解一下,可话音一落,眼泪就跟着簌簌地掉了下来。

余嘉澈是铁了心要和我断了联系,我猜得到。

2

说真的,我在医院的日子过得枯燥极了。

除开偶尔和隔壁床上的熊孩子斗嘴打赌外,更多时间,我只能一个人发呆。偏偏就是在这些时候,我很容易因为听到某些话或看到某样东西,而突然想起那些以前发生过的事。

最开始那次,是隔壁床小男孩的妈妈开电视,碰巧电影频道在播《古惑仔》。“这怎么能在电视上播哦?会带坏小朋友的。”看着电视里满身文身、拿着刀具的人黑压压围成一片,她下意识就说了这样的话。

本来我是在抠指甲的,可伴随着她的话和电视里响起的背景音乐,那些原存于我脑海深处的记忆片段,就像海浪一样涌了上来,我甚至来不及躲闪,就被卷进漩涡。

曾几何时,香港电影《古惑仔》红遍内地,在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中掀起了一场不小的“帮派风波”。虽然在老师和家长的引导教育下,我就读的学校没有发生什么逃学斗殴事件,但仍有不少学生在暗地里争相效仿古惑仔。

我遇见余嘉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那一年,我才十五岁,房间里贴着陈浩南的海报,和好友江蜜上自习课时爱用蹩脚的粤语一人一句唱着陈小春的那首《叱咤风云》,还会对着镜子模仿大佬谈判时的各种眼神。江蜜说,要当大哥的女人才够威风,我拍拍她肩膀告诉她:“那就让我来当你的大哥!”

虽然我说这句话时一脸豪迈,但真正被一群人堵在学校门口的林荫道上时,我吓了个半死。

事情的起因是,江蜜在学校里让一个男生缠上了,她向我求助后,我就带着她跑到那个男神班上骂了他一顿。碍于围观人多,男生不好冲我发作,吃了哑巴亏,才会把我揽着江蜜肩膀一脸轻蔑地对他说出的那句“想骚扰江蜜?你得先过我这关!”牢牢记在了心里。

所以第二天,他就带着一群人来“招呼”我。

我充其量就是一头纸老虎,是看多了电视剧的中二少女,哪见过这种场面啊!在被那群不怀好意的男生拽住书包带,从单车上掉下来的那一刻,我噤若寒蝉。

“你昨天跟我说先过你这关是吧?”

到底是我长得不如江蜜好看啊,面前的男生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一把就拽住了我的衣领。

“我这就让你知道我怎么过你这关!”

说着,他抬起手就向我扇了过来,力道大到我都能感受到掌风。我有口难言,又没人家力气大,只得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可那个巴掌没真正打到我脸上,它在半路被拦截下来,手掌碰撞,“啪”的一声响起,震得我耳膜一颤。

“这样打女生不好吧?”有个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人群中挺身而出的那个唇红齿白、眸若星辰的男孩子,他用修长白皙的手在离我脸不足一寸的地方紧紧扣住了那个巴掌。

“你这种形式的‘讨公道’,恕我直言,我看不惯。”

他这样说着,把那个男生狠狠甩开,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低下头轻声询问我:“没事吧?”我只知道我的心跳早已乱了节奏,只能像个木偶般机械地点了点头。“那就跟我走。”他顺手揽住我的肩膀,护着我向外走去。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生们竟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看你胆子那么小,以后就别学人家出头啦!”他一边走着,还一边敲我的脑袋,“要是他再找你麻烦,你就来告诉我好了,我是3班的余嘉澈。”他对我笑了,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在我们身后,斑驳的树影汇聚成涌动的海浪,我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船,自此沉溺在他的海域里。

3

其实余嘉澈那个举动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雄救美。

那天他本来是去帮那个男生镇场子的。学生时代的我们都这样,起冲突时,真正动手的人就几个,但气势要足,朋友就得多叫些。眼看着那个男生叫了那么多人只是为了欺负一个女孩子,他看不过眼,就临阵倒戈了。好在他家境优渥,又自小学习空手道,在那群男生里算是小有名气,没几个人真正愿意得罪他,这才换来了我们的全身而退。

下午医生查房的时候告诉我,我的情况乐观,很快就可以办出院手续了。我像小鸡啄米般点头,等医生关上门出去后,我就自个儿在床上跳起来,正乐着,旁边的小男孩冷冷插话:“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蹦跶,脑子真的恢复好了吗?”

我瞟了他一眼:“你这是嫉妒!”他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嫉妒你傻吗?”

欠揍的熊孩子!我不再搭理他,却没想到晚上他被妈妈带下去散步回来后,给我捎了一杯草莓奶茶。

“看着干吗?!喝啊!”面对直愣愣瞪着奶茶出神的我,他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前几天不是跟来看你的哥哥说你想喝吗?我这是看你要回家了,为你送行的好吧!”

我连忙从他手上接过奶茶:“想不到你这么细心哦。”

“喝你的奶茶!”

他一凶,我不再多言,连忙插上吸管嘬了几口。草莓奶茶的甜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我有片刻恍惚,然后就看见了十六岁的余嘉澈。

“喝了我的奶茶就要帮我做事哦!”

余嘉澈坐在奶茶店的转椅上左摇右晃,嬉皮笑脸的样子真是欠揍极了!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就是在江蜜面前帮你说好话吗!啰唆!”手里草莓奶茶的塑料杯都快被我捏变形了,可我还是没把杯底的椰果吸起来。

“笨啊,你就不会把上面的盖撕开吗?”他看了看我的窘样,然后伸手利落地将一次性塑料杯上面的覆膜戳了个孔,“像这样。”

“野蛮!真野蛮!江蜜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人呢!”

“要你管!”

我们又开始拌嘴。

自余嘉澈从那群人手中救下我后,我跟余嘉澈就成了朋友,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总缠着他。我开始带着江蜜在学校各个角落和他“偶遇”,然后一脸“意外”地对他说:“呀,余嘉澈,我们真是太有缘分啦!”这时候,他出于礼貌总会带我和江蜜去买奶茶喝,江蜜要橙子味,我要草莓味。等他走后,我晃着江蜜的手:“那就是上次帮我出头的大哥,可厉害了!他还会空手道呢!”江蜜轻声笑道:“你这是少女怀春啊?”我连忙辩解:“只是崇拜!我想拜他为师,跟他学武!”

但其实,从那一年开始,除了草莓奶茶,我再也不喝其他饮料。

渐渐地,我、江蜜、余嘉澈和他的铁哥们萧山越走越近。我们会相约在周末一起游玩、唱歌、吃饭。团宠江蜜温柔又漂亮,走到哪里都是男生关注的焦点,所以,后来余嘉澈找到我,要我在江蜜面前为他说好话时,我并不意外,就是心里难受得紧。

我们在中考结束后的暑假,第一次说服了爸妈,结伙去登山露营。原本一切顺利,可第二天下山回家时,江蜜突然崴了脚,摔倒在地。我们当时在半山腰那个尴尬的位置,我正愁着扶江蜜下山,她会不会太辛苦,余嘉澈就自觉地在她面前蹲了下去。

“以后爬山别穿单鞋。”他指了指江蜜的脚,“上来,我背你下去。”

江蜜一脸尴尬地看看我,又看看一旁的萧山,不为所动。

“上去吧。”萧山看出了她的犹豫,连忙解释,“余嘉澈就是这样,家里一堆表姐表妹,从小习惯了,所以对女孩子特别照顾。”他这样一说,江蜜再不好拒绝。我和萧山跟在他们身后走着,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我脑子里全是他曾经从人堆里救下我时那霸道又温柔的表情。明晃晃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刺进我眼睛里,我得握紧拳头才能抑制住眼泪。

4

我真是没出息,在喜欢的人面前,一声不吭,还眼睁睁看他走向别人。

回忆到这里,我觉得从小男孩处接过来的草莓奶茶都变苦了。要不是我对小男孩心存感激,铁定把剩下这半杯奶茶扔进垃圾桶!

“好喝不?”小男孩突然问道,我连连点头。看着他侧过头偷笑起来,我忽然觉得,他其实也没那么熊。

这个想法在出院那天我发现他盯着我收拾行李后露出一脸怅然时,变得更加坚定。

“姐姐,你不在,都没人和我玩了……”

“没事啦,你很快也会回家了。”

“那我好了以后能去找你玩吗?”

“玩个屁,我现在没工作、没钱啊!穷死了!”

我瞬间变脸,前来帮我收拾行李的江蜜忍不住笑出了声。等我们离开病房坐上车后,她和我打趣道:“米砂,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有多重人格,上一秒温柔似水,下一秒就能奓毛!哈哈!”

她说这句话时,我正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就在我脑海里静止了。记忆深处传来了余嘉澈的声音:“米砂,我想带你去做个检查,看看你是不是有多重人格。”

我喝了余嘉澈不少奶茶,但好话没帮他说过几句,特别是在江蜜告诉我,她很喜欢萧山的性格以后。平心而论,相比做事有些鲁莽霸道的余嘉澈,细心的学霸萧山更符合高中时期少女梦中情人的设定。

可余嘉澈他就是作。

高中时,我和他的成绩都排在年级的中后段,我们没那么多复杂的课要补,没那么多考试要担心。萧山和江蜜就不一样了,他们在年级里名列前茅,又因为走得近,CP感极强,被同学们称为“金童玉女”。每次同学们开这样的玩笑时,我就会很开心,而余嘉澈就会很恼火。

“萧山有我这么潇洒吗?!有我打篮球打得好吗?!”

我和余嘉澈坐在球场边上,他穿着校篮球队的运动服,仰头灌下一大口冰水。

“没有没有。”我傻乐着附和,“你最潇洒,还会空手道!”

我猜他一定觉得我就是个小傻子,奉承人时只会打哈哈,一副憨样。于是他拧了拧我的脸:“米砂你别笑了,你笑起来就像个憨厚的中年阿姨。”

这是他的玩笑话,可他说我像阿姨就是说我丑,下一秒我是真笑不出来了,我甚至想哭!所以我愤怒地夺过他手上的篮球,往地上狠狠一摔:“再见!”

这一举动招来不少路人围观,我扬长而去,剩下一脸蒙的余嘉澈在身后挠着脑袋对我嚷嚷:“米砂你干吗突然爆炸啊?!你有多重人格吗?!”

如果我真有多重人格,那也是他逼出来的。每次在我开心的时候,他都有办法让我沉默;我难过了,他却又能在下一秒戳中我的笑点。

江蜜问我是不是喜欢余嘉澈那天,距离余嘉澈十八岁生日还有一周。我跟江蜜本是站在走廊上吹风,她一说这话,我就面红耳赤起来。“其实我已经跟余嘉澈坦白过,我和他没可能了。”她理了理耳边的发,“倒是你,要不要把握住他生日的机会,给他一份大礼,让他感动一下?毕竟十八岁生日对谁来讲都是很重要的事,你要是给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他不记一辈子都难。”

有道理!我欣然同意。为了给余嘉澈凑一份大礼,我开始想方设法……偷我家维修铺的五金零件出去倒卖。因为找不到客源,我便找了萧山帮忙。萧山说:“你做这种事,怕是会被你爸打死!”我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我爸可傻啦!他不会发觉的!”

事实证明,我错了,我爸是发觉了的。在余嘉澈生日的那天早晨,我揣着一大笔钱想出去给余嘉澈买礼物,却在偷偷摸摸开门时被我爸抓了个正着。

5

所以萧山叫我熊孩子,不是没有根据的。

被老爸揍得鼻青脸肿,身上全部资金被拿走,还被罚跪在搓衣板上的我,终于因为自己的愚蠢而错过了余嘉澈的生日宴会。他在回家之前给我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米砂,你今天都不来,是真不把我当朋友吗?

我既心急又难过,最后心一横就顶着一张被揍肿的脸跑了出去。祸不单行,出门后我才发现外面还飘着雨。那么狼狈地走向余嘉澈的十八岁,一定是我前半辈子做过的最勇敢的事。

所以,余嘉澈接到我电话后,在家门口等到那个一瘸一拐又鼻青脸肿、两手空空的我时,脸上露出那种惊讶的表情,我真的不意外。

“米砂你……”

“生日快乐啊,余嘉澈!”我努力冲他咧嘴笑。可他不笑呀,他看上去既着急又心疼,手来来回回在半空中比画了几次,最后只是轻轻摸了摸我的脸颊:“疼不疼?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吗?你快跟我说,我去帮你报仇!”

他说这样的话,就把我的思绪全都带回了遇见他的那天。

我觉得我真是个神经病,在这一刻,我开始哭了。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落,顺着下巴,滑进衣服。我今天太丑了,太狼狈了,一点也配不上干干净净又好看的他。可我还是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把脑袋埋进了他的胸膛。

“余嘉澈,没人打我,我喜欢你。”我闭上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我好像又流泪了,趁着江蜜没发现,我连忙抹了脸。

车程不过半小时,等到家后,江蜜又忙上忙下地帮我安顿好一切。我妈留了她在家吃饭,可饭桌上,她接了个电话后突然面露难色,不得不离开。

“明天再和萧山来看你,今天有事!”她在桌前手忙脚乱地整理了包,跑到门口,又倒回来抱了抱我,“米砂,既然从鬼门关挺过来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坚强地活下去,知道吗?”她说了这样没头没尾的话。

晚上我和我妈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我妈突然跟我聊起了江蜜,说江蜜现在工作做得很好,人又聪慧,讨人喜欢。说着说着,我妈又戳中了我的痛点:“就你还是个熊孩子,你爸和我整天累死累活挣钱,你却到处出幺蛾子!”她说这句话时,我恰巧在看墙上挂着的那幅画。

那是我小学时画的全家福,上面写着六个大字:我爱我们一家。

脑子里像是又有什么被唤醒了似的,我揉揉太阳穴,顷刻间就回到了那个残忍的冬夜。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在怀疑余嘉澈接受我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怜悯。

我没法忘记那天他捧起我的脸后,认真说出“那我们在一起吧”的样子,却弄不懂为什么我们真正在一起了,日子反而难过。

高考结束后,江蜜和萧山去了北京,而我跟余嘉澈两个学渣在本地一所二流大学就读。我们独处的时间远超于之前,但我们拌嘴再不像以前那样只为了好玩,而是真吵。好像对他来说,我永远就是个小傻子,没心没肺还自强自立。我一个人扛着水桶上四楼,他都只说一句“真牛”。

他每次这样说,我都觉得他根本不喜欢我。我们就陷在这种怪圈里原地踏步。

临近过年时,我爸的维修铺招上了一群想碰瓷的流氓,明明是那群流氓自个儿把车零件偷偷换了,却说是我爸做的,一群人每天守在楼下叫嚣着,要我爸给个说法。那天余嘉澈来我家找我,流氓就跟饿狼似的,连他的钱也想坑,他没经历过这种事,一言不合就跟人吵了起来。他一上,我就不能歇着,论吵架,我得比他更在行。所以我铁了心要把流氓骂跑。

就是这样,被激怒了的流氓们砸了我家的店。

6

记忆里,那天晚上真是一片狼藉,哭泣的妈妈和傻眼的爸爸,散落的零件和破碎的玻璃,还有鼻青脸肿的余嘉澈和头破血流的流氓头头。最后是路人报的警,在被押上警车去警局的路上,爸爸止不住地叹气:“砂砂,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和气生财’,有话好好说?你怎么就没听进去呢……”

而余嘉澈一言不发,他一定觉得我爸性格很懦弱。

后来他妈妈急匆匆来警察局保释我们时,看到鼻青脸肿的他,差点没昏厥过去。

余嘉澈妈妈讨厌我,讨厌我既没教养又会惹事;我爸爸看不惯余嘉澈,看不惯他做事鲁莽,不计后果。按理说,我和他的关系在那天就该到头了,被禁足在家,整天以泪洗面的我甚至打电话告诉江蜜“我完了”,可我真的没想过他还会来找我。

那天我在阳台上浇花,突然有颗小石子从楼下扔上来,砸中了我家玻璃窗。我探出头刚想骂人,就看到站在楼下的余嘉澈。他瘦了,眼窝似乎陷进去了一点儿,伸出手臂对我挥了又挥,小声说:“下来啊!”

手里的水壶掉在地上,我捡也不捡,就疯了似的跑了下去。在人烟相对稀少的后巷里,我被他紧紧抱在了怀里。

“米砂,我想你。”

他的头发蹭到了我的眼角,我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深情的表白,就流下泪来。

“米砂我喜欢你,真的,不管别的,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听见风的声音,我看到时间的海浪迎面扑来,眼前浮现出我们相处的那些点滴。我的余嘉澈,我的少年,我少女时期敏感和疯狂的源泉,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回忆起这些,我一夜无眠。

等眼睁睁看着外面的天空亮起来后,我从床上爬起来,在房间里焦躁地踱步。

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只要想到余嘉澈当初那么坚定地说着要和我在一起,就会想起他离开我时头也不回的样子。

余嘉澈妈妈疯狂反对我跟余嘉澈谈恋爱。当她发现做思想工作没用后,就自作主张给他安排相亲。大学毕业后,他被迫参加的相亲次数比我参加的工作酒局还多。我辞掉原本繁忙的工作,开始在自家维修铺帮工,有一部分原因是要监视他。

压力渐渐上来后,我们很快又回归到了那个怪圈里,矛盾比之前更甚。我们性格相冲,再加上家庭压力,几乎是用自残的方式在相处,动不动就吵,动不动就砸东西。闹得凶的时候,他甚至说过:“你还真是不如江蜜!”我冷笑出声:“那你又比得上谁?”

我们好像两只安全感尽失的小动物,在无边的黑暗里彼此撕咬,互相伤害。

我们真正决裂的那天是他的生日,在酒店等上菜时,他妈妈突然带着他的相亲对象出现了,似笑非笑地坐在桌前环顾四周,看到我时故意问:“米砂呀,好久不见,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啊?感觉你人又瘦了,是回家继承‘家业’了吗?你说你爸也真是,怎么能让家里的宝贝去做下等体力活呢?”

一席话讲得我面红耳赤,我起身就走,余嘉澈追出来,在走廊上拉住了我的胳膊。

“米砂,你干吗?”他问。

“你听听你妈怎么说我的!你还问我干吗?”

“今天是我生日……她是我妈,你忍一忍好吗?”

“我忍得还不够多吗?!你每天被迫去相亲我没忍吗?!她现在是带着你相亲对象踩在我头上了!你妈怎么那么恶毒啊?!把我往死里整吗?!”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妈呢?!”

我们在走廊上吵起来时,那些服务生探出脑袋的模样就跟看笑话似的。最终凭着多年积累的吵架经验,我用强悍的姿态将他逼到了绝路上,他哑口无言,看着我的眼神里竟出现了深深的无望和恨。

“那你走吧,以后别见面了。”他说。

7

以前我以为感情里只有喜欢不喜欢,没有合适不合适,但后来我知道我错了。我和余嘉澈就是不合适,再喜欢彼此,也不能好好相处。

到黄昏时,我也没见江蜜和萧山来家里看我,出于不解,我给江蜜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江蜜那边嘈杂极了,而她说话支支吾吾,就像是瞒着我什么。

“嗯……明天吧,今天事没办完,真的。”

在嘈杂声中,我忽然听到了余嘉澈的声音,他好像在说“那我走了”,我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大吼出声:“你和余嘉澈在一起?”听江蜜沉默,我更加激动,“你到底在做什么?”她这才小声道:“在高铁站……给余嘉澈送行。”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披上外套出门就要往那边赶,江蜜又是一阵沉默,隔了好久,突然说了一句:“别来,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愣愣地站在街口,直到一辆小汽车转弯时响起的鸣笛声把我惊醒。

尖锐的“嘀嘀”声刺耳极了,我的头突然疼痛起来。“别过去,你已经决定要忘了他的,”这句在梦中出现过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我感到眩晕,随即陷入了黑暗。

明明都分开了,余嘉澈干吗还要联系我?是要求复合吗?一个月前,我接到余嘉澈求见面的电话,开着车去他上班的地方等他时,心里其实是有一点小期待的。可等他真正坐到副驾驶座上后,他脸上那奇怪的表情绝不是要复合的意思。

“我要结婚了……”他看着窗外,突然说了这样的话,“我爸重病了,那个女孩子是他事业合作伙伴的女儿,他很喜欢。我妈说,得在他闭眼之前让他放心,让他知道我能过得很好……”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车停在了路中央。

“你想结婚吗?”

“不想。”

“那你不会反抗吗?!”我握紧了方向盘,身后的车开始按喇叭。

“反抗又能换来什么呢?是不懂事的你的宽恕?还是以后继续受折磨的人生?米砂,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爱你,你爱我,我们却没办法好好在一起!”他突然激动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

看着他的样子,我也瞬间爆炸:“难道不是你妈看不上我吗?是我的错吗?啊!”

车后的喇叭声越来越大,我脾气上来了,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开始狂飙。

“你疯了吗?!想死吗?!”

“对!一起死吗?反正活着没法好好在一起,那就殉情啊!”

“行啊!”

我们在激烈的争执中丧失了理智,没有注意到十字路口处有一辆越野车迎面而来。在巨大的轰鸣声后,我感受到无以复加的疼痛……

“余嘉澈……”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我的心底冒出一句话来,“如果我们没有因此殉情,那最好忘记彼此,好好活下去……”

8

我都想起来了,余嘉澈,始作俑者是我。

“喂喂,米砂,还在吗?”电话那头换成了萧山的声音,在得到我的确定后,他轻声说,“听你妈说,你也是撞到头了,就没跟你讲……你住院的时候,余嘉澈其实就在你楼上的ICU,他的情况比你严重一点儿,醒来后几乎什么都忘了,而且人有些偏瘫。也不知道你们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妈妈要带他回广州了,说人好点儿就直接送他出国……”

“嗯……”眼泪吧嗒吧嗒落下,落到脚下,似乎生根发芽。

“怎么说呢……这几年,你俩的事我们都看着,你们确实不合适,真的,听我一句劝,以后各过各的吧,给彼此一条生路。”他有些支吾,但语气诚恳。

“知道,我都知道。”

我点点头,挂了电话。

天边的晚霞像一幅漂亮的泼墨画,黑夜要上来了,光却还在挣扎。一明一暗,是模糊了界限的缠绵。我低头看看脚边被无限拉长的影子,闭上眼睛。

余嘉澈啊,那些年里救我的你、看着别人的你、拥抱我的你、笑着的你、生气的你、流泪的你、决绝的你,终于都变成了碎片,散落在我的青春里面。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