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你的眼睛里路过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从你的眼睛里路过

文/乔诗伟

我喜欢香蕉,可是你给了我一车苹果,然后你说你被自己感动了,问我为什么不感动。我无言以对,然后你告诉全世界,你花光了所有的钱给我买了一车苹果,可是我却没有一点点感动,我一定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的人品肯定是有问题的!我只是喜欢香蕉而已啊……

刚下过雨的街道有些热闹,因为潮湿并不能阻挡人们寻欢作乐的心情。正好,有些积水的地方倒映出周围的灯红酒绿,倒映出五颜六色的人群。行人们脚步匆匆,忙着下班,忙着交易,忙着幽会,忙着将车子开往大大的宾馆、酒店,就是没有多少人忙着回到一个小小的家,即使那里有一份等待,但无心便是空房。

瞧着被灯光照亮的天色,瞧着被霓虹灯闪烁的脸色,看不清繁星,也无法去琢磨温情。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使劲跑了起来,从这条街跑到另一条街。

好笑的是我居然迷路了,不知道这会不会跟我读书时候的地理成绩有关系,卷面10分,已经足够让我晕头转向到不省人事。

所以,对一到天黑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我,“路痴”这个称号也算是实至名归。而且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完全是我自找的。现在好了,回不去房子,我就只能傻兮兮地满大街乱窜了。

我就是这样,总是一个人。刚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看见人家一家子组队讨价还价,居然也会觉得很温馨。每当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总要破口大骂自己,“真矫情”。但如果有人知道在人群中孤单的感觉的话,就明白是什么感受了。

没有人希望自己孤独,没有人希望自己走在路上,后面没有熟人偷偷地来拍自己的肩膀;也没有人希望,走在路上,前面没有一个朋友让自己微笑,没有一个朋友能和自己相谈甚欢。

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情,一直都是。每次在路上,为了掩饰自己独行的尴尬,我只好目不斜视,一直向前。

今天,我睡了一上午的懒觉,当我伸着懒腰,慵懒地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决定自己要出去走走。

去什么地方好呢?对于我来说,这个城市也没有多少我熟悉的去处。

我喃喃自语:“我就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好了。”

我决定从汽车的起点站坐到终点站,车费才1元,却能路过无数的风景。

在汽车上,旁边座位有一对情侣,在讨论着一天要做的零零碎碎,我在一边听上去就觉得很幸福。毕竟,孤单的时候,想象爱情总是幸福美满的。

“不知道我的姑娘什么时候会出现。”我心头默默地想,“我肯定会比任何人都要对她好,不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这样的幻想让我有些晃神。

“终点站×××到了,下站请下车……”广播里传来好听的女声,这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幻想。

于是,我从口袋掏出一元钱,准备继续坐回去,可转念一想,还是下了车。

对于很少出门的我来说,这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本来,我只想走一会儿,散散步就回去,但不知不觉就走了很久很久。

外面太吵了,汽车轰鸣的声音,穿着不同衣服的人也发出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那么低沉,感觉鬼鬼祟祟,就好像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我不喜欢这一切,更倒胃口的是,我还要在这个地方待一晚。如果不发生一件美好的事情的话,这一天算是很糟糕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听到了这句话,腿酸得走不动的我靠在栏杆上,背后就是火车站。这个时候的我像极了麦田里看风的少年,自然就出现了一位穿着白裙子的姑娘。

这是个文艺的说法,事实上,姑娘穿着牛仔裤,一脸的巾帼不让须眉。我心底有个念头,那就是汉子遇见了女汉子。

“你好,有什么事吗?”回过头,看见这个用眼神瞅了我老半天的短发女孩,我忍不住问道。

“我刚来这个城市不久,能不能帮我找个地方住?”她打量着我,也许觉得这样不礼貌,便解释道,“我第一次来这里。”

“干吗找我帮忙?这么晚还在大街上窜,你也不怕我是坏人。”我摆着脑袋开起了玩笑。

“没办法,这边路人甲乙丙丁,就看着你长得比较像好人。”她一脸施施然。

“你叫什么名字?”

我笑道:“我这么好人,叫我‘唐僧’好了。”

“宋丽。”她一扬眉。

一边走,我一边问她:“明天准备去哪里玩?”

“不玩,明天就坐火车回去,票都订好了。”

“这么快?为什么?”

“家里催的,没办法。”

“催你干吗?”

“问那么多,你不累吗?”她挑着眼睛看过来。

我讪讪地,不知道该作何回答。也许是看到了我的窘迫,宋丽吐了口气:“我是个路痴,没有出过远门,但想随便走走,就偷偷出来了,结果被家里发现了,勒令我立刻回去。”

我给宋丽找好了住处,我在隔壁,说如果有什么事就叫我。因此特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在房间里,我有些迟疑地打通了她的电话。

“觉得怎么样?还行吧?”

“还行,就这样了。”

刚开始,我们俩说话都比较生分,这是自然的。后来有些困了,我就没有打扰了。

第二天,将宋丽送进火车站,她头都没有回。不知道怎么地,这让我失落了一把。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和宋丽的联系开始多了起来。

在收到短信账单的时候,我居然有些欣喜,终于自己的话费不再是被扣月租扣完了,而是用短信用完的。

正如之前所说,我总是一个人。通讯簿里存了一大堆号码,但有一次喝醉酒的时候拨打,听筒里传来的要么是“你拨打的手机是空号”,要么就是“你拨打的手机已暂停服务”。从此以后,我就很少再打别人的电话了,以免徒增伤心。

铃声响了,是宋丽的电话。我和宋丽聊得越来越开心,她跟我说每天都睡过头,所以每天叫她起床的任务就交给了我。

因为我也常睡懒觉,怕自己睡过头,因此每天很早就醒来,等着到了点,就打电话过去喊她起床。

“怎么了?”我接了电话。

“今天我要去相亲,烦得很。”

“那别去啊。”

“没办法,是家人介绍的,要照顾我妈情绪。”

这个消息让我的脑子有些混乱,所以莫名其妙地跟宋丽说了很多关于相亲的坏处。

宋丽听后“噗嗤”笑出声来:“放心啦,我实时给你播报相亲动态。”

宋丽到了目的地,给我发了条短信:“我先点一桌吃的,吃死他。”

接着她又给我发短信:“那人问我对择偶有什么要求,你猜猜我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我说要家财万贯,要有车有房,把对方吓得面无人色。”

“哈哈,你真不厚道,不过我喜欢。”

……

宋丽的相亲总算失败,我松了口气。她问我:“你好像不喜欢我相亲,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是啊,怎么了?可惜我没车没房。”面对宋丽的直白,我说了实话。

“那怎么了?我虽然爱钱,但我喜欢的话,身无分文我也跟他。”

“那刚好,我身无分文……”

“那我们就在一起吧。”她很自然地答应了我,但在以后的某一天里,她和我争得面红耳赤,说明明是她先追的我。

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好像找到生活的一个部分一样。或许,爱情就是这样吧。将一个人纳入自己的生活,成为一个习惯。不管你去考虑什么,或者做什么规划的时候,都会将对方也加入其中。如果哪一天失去这个部分,就好像从一个整体上掏去了一块一样。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宋丽告诉我。

“什么梦?”

“梦见我坐船来看你,可是我这边连个水坑都没有。”

“真的假的?”

“真的,因为我们这边多山地、丘陵,连水坑都没有,更别说湖了。我下次一定要亲眼来看看”

我想了想说:“你等会儿。”

这个时候是下午五点,温度有点低,但我还是立马租了一辆摩托车开到了湖边。我把手机靠近湖面:“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是水声。”她有些感动,“干吗对我这么好?”

“因为应该的,你不是我女朋友吗?”

这时候的她笑得很真。

不知不觉就快11月份了,天气愈见寒冷。路边有几个女生在讨论:“听说今晚湖边会有烟火晚会,你们去不去……”

我听清楚时间,心里有了决定。

晚上八点的时候,烟火快要开始了。湖边有很多人,多是情侣,我一个人占了一个位置。待烟火绚烂的时候,我用相机留住了美丽。

我将照片发给她,问:“漂亮吗?”

“漂亮,要是我们俩能一起看就更好了。”

我没有说话,回了房子就用谷歌地图查找线路。

照例又给宋丽打电话,她的语气十分兴奋:“你猜我在干什么?”

“不知道……你说。”

她顿了顿:“我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后来果真就知道了,原来她也在找来我这儿的路线,两个路痴,去找对方都要这么麻烦。但那个时候,彼此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麻烦吧。

在离闹得沸沸扬扬的2012世界末日还有几天的时候,她来了,是上了火车才给我打电话的,说是怕世界末日真的到来。

虽然知道火车到站时间,但我一大早就在出站口等着。

一颗心七上八下,有些焦急,有些期待。

电话响了,是宋丽。她说:“我看见你了,你看见我没有?”

我赶紧盯着出站口,人一群又一群地冒了出来,片刻时间比一大早的等待还要漫长。终于看见她了,还是一头短发,但比起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长了很多。

我记得和她说过我喜欢长发,她当时回答说:“那我就为你留长发吧。”

这时,宋丽背着很大一背包东西走了过来,可能是因为紧张,我老半天才想起给她拎行李,连在脑海中策划了老半天的拥抱也没敢付诸行动。

“混蛋,你怎么这么胆小啊!”我心里对自己说道。

到了房子里,将她的行李安置好,休息了半天,我就带她去逛了。是她一直想去看的湖边,我偷偷地牵起她的手,她没反抗,反而一脸甜蜜。围着湖边逛了几圈,终于我吻了她,这是我第一次亲一个女孩。

后来,我取笑她:“你知道吗?我的初吻居然是牛肉味。”

她顿时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谁让你带我去吃牛肉面的,怪谁?”

只是让我遗憾的是,她第一次来这个城市,也没有带她去玩很多地方,因为临冬,天气寒冷。还傻兮兮地骑车带着她去兜风,害得她老用双手捂住我的耳朵。我让她把手放进我的口袋,她说:“没事,一点都不冷。”这一刻,在我看来是幸福的。

我笑着对她说:“对于爱情,要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认定脚上绑的不是红线,是钢筋。”

说完,我们相视一笑。

日子总是在人不希望过得太快的时候过很快,她就要回去了。这一天正好是个节日,什么节日我忘了,但北方人这时候都要吃饺子。

我带着她,走了很多地方,结果只吃了一碗不正宗的饺子。她说:“这个没有我们那边的饺子好吃,下次,你去我那里的时候,我带你去吃正宗的北方饺子。”我连声说好。

宋丽是晚上六点半的火车,六点左右的时候,我将她送到了火车站。在广场上合影后,她进了候车室,头也没回。

在火车上,她给我发短信:“我不敢回头,我怕我一回头,我就不想走了。”

我告诉她:“这个冬天是温暖的,有拥抱,有你在一起。我当时希望我送你离开的这段路,像我等待的时间那么长。这样,你的离开就会变得慢些。”

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这么美好的一段感情,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我可以为了这段感情,付出很多的努力,也许会辛苦些,但会有个回应,不是吗?足够温暖了。

或许恋爱都是如此,刚开始的时候,彼此都会觉得感情会一直漫长下去。

就如同我在日记本上写的那几句期待:“我梦见一个黄昏,我走路蹒跚,你满脸皱纹。旁边的老藤椅,有我抱你的余温。我梦见一个黄昏,有你大声的笑,有我这个陪伴的人。满头的白发,是我们走过的人生。你喜欢吗?你愿意吗?”

岁月漫长,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有多少时间是花在了路上。

我和宋丽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某个晚上,深更半夜,我接到了宋丽的电话。

她哭得很厉害,让我告诉她分手的原因。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了?”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和我分手了吗?”

听到她啜泣得厉害,我有些心疼,也有些纳闷,我刚刚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啊。

宋丽看了看通话记录,发现是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经过推论,我说:“这是你做梦梦见的!”

“真的吗?”

“真的。下回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再打电话过来,要确认无疑才行。而且,我不会不要你的。”

“我记住了,以后不会这么想了。我是好怕你消失不见,所以哭醒了,就打电话过来了。”

“只要你不离开,那么我会一直都在。”我像发誓一样说着这句话,我继续说:“所以,以后吵架了,也一定要和好,知道吗?”

“知道啦……只要你不先离开,我也会一直都在。”宋丽破涕为笑,“你还在吗?”

“我在啊。”

“你还在吗?”

“我在啊。”

“你真的真的一直都在吗?”

“我真的一直一直都在。”

“会一直都在吗?”

“当然会一直都在。”

我纳闷道:“怎么老问我在不在?”

“不为什么,听到你回答,我就觉得心安。”她说道,“我以前好怕一个人,没有人回应,有人在的感觉真好,你就算只回复个‘在’,我都觉得很幸福。”

“你会一直幸福的。”我说。

只是宋丽肯定不记得有一回,她心情不好,手机关机。我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想尽办法联系她,找了一天。最后一打通就问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我很担心她。

宋丽说她感动得哭了,她说头一回有人关心她的死活,关心她的心情。她还说:“遇见你,总是让你看见我哭,真丢脸。”

然后,从这一天开始,我将我大部分的关心都用在她身上,每天照例叫她起床,每天记得给她打一个电话。我想,我不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的。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我和她慢慢有了矛盾。理由是我要求太多,理由是每天给她打太多电话。

我总是被气得要死,但我总觉得要保护好这段关系。可总是出错,有时候就算是说错一句话,她也会生气。

大大小小的矛盾慢慢积累起来,终于有一天爆发了。

宋丽对我说:“我受够了,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我们都一起这么久了,即使吵架,我们当初不是说,最后都要和好的吗?”

“我反悔了。”

“你不是说你一直会在的吗?你不是说只要我不先离开,你会一直都在的吗?”

“我反悔了。”她生硬地重复着这句话。

“那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有什么意义?如果最后不在一起的话!”

“你到底听明白没有啊?你烦不烦啊?麻烦死了。”她开始不耐烦了。

“你就觉得一点美好的事情都没有过吗?”

“是,我不否认,有,但爱情能当饭吃吗?爱情可以忽视距离?我曾经以为我能,但我现在做不到。我后悔了,我反悔了,你以后再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吧!”

“那我们这么久的坚持算什么?这么久的付出算什么?”

“你很烦,知道吗?我不需要你对我这么付出,知道吗?每天都是这样,我烦了,腻了,行不行?我不喜欢你每天打电话,我不喜欢你每天嘘寒问暖,行不行?我习惯了一个人,我不习惯我的生活里突然多你这么一个人,即使你再好,我适应不了,知道吗?我们不合适,知道吗?”

我忽然觉得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我想挽回。但她冷笑着说:“不可能了。”

头一回,我哭得这么厉害,怕被人看见,就躲在沙漏的厕所里。

我想,她哭了那么多次,终于轮到自己流泪了,真没用。不就是个感情吗?不就是个失去的人吗?有什么好哭的?有什么好伤心的?真脆弱,真丢脸。

这一刻,我突然想起宋丽跟我说起的一个以前就听过的故事,故事里说:我喜欢香蕉,可是你给了我一车苹果,然后你说你被自己感动了,问我为什么不感动。我无言以对,然后你告诉全世界,你花光了所有的钱给我买了一车苹果,可是我却没有一点点感动,我一定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的人品肯定是有问题的!我只是喜欢香蕉而已啊……

当时,她问我:“如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其实很想给她另外一个答案:“如果你不喜欢苹果,那么你一定要早一点告诉我。作为一直想陪伴着你的人,没有想要给你不喜欢的东西。何必要等到我努力完,辛苦完,给你带来所有不喜欢的东西后再告诉我答案。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会成为彼此的肚里的蛔虫。如果你不知道,我告诉你。如果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如果在带给你不喜欢的东西之前你就告诉我答案,或者只发生了一部分之前就告诉我答案,那么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