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激光笔

发布时间:2019年9月30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121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谁动了我的激光笔

文/单纠焰

简介:这是个一言不合就踹翻皇帝宝座、有恃无恐的凌凌侯的故事。

她从哪里来?

凌凌侯表示三百多岁了还被自个儿老妈按在身上打屁屁,绝对是一件羞耻无脸的事。

整个飞船上的人都看着呢!

“错没错!”她妈可能打累了,停下来问她。

“错了。”凌凌侯托腮,反正不管她怎么说,挨打还是会继续的。

“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啪啪又是几巴掌。

凌凌侯表示,果不其然,自个儿老妈还是自个儿最清楚。

可是这能怨她吗?

凌凌侯自小就有一个梦想,那便是统治整条飞船,然而混了三百多年也就是一个侯位,离统治者虽然很近,但压根就不能相提并论。

统治者说一不二,而她则是说一反三千!

所以凌凌侯打算自己寻找新的疆土,做真正的王。

不巧的是,在她快要得手之际,老妈发现了她的危险举动,生生把她从黑洞里拉了出来。

唉,那种痛彻心扉的压强不适感不提也罢。

最主要的是,她挨完了打后再三保证不去了,还被老妈残忍地禁了足。

漆黑的夜,飞船缓缓行驶着,平静得像是一团死物。凌凌侯托腮望着船外的星星点点,各路陨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签字笔来,原本是平平无奇的,却在轻按笔帽后就变得银光闪闪。整个飞船上也就只有她能研制得这种东西了,它饱含了她三百多年的智慧,它短小精悍,它威力无穷可自动追踪目标,它无需蓄力更持久……

凌凌侯拍了自己的脑袋打断了广告词,这是她第一个研发品,但苦于她是个起名废,所以暂且叫了它一个比较通俗的名字——激光笔,即可发射激光的签字笔。

她本来想卖个好价格的,钱一多,她就可以贿赂贿赂选民了,但是自从选票结果一出,她是个零票之后,她就够够的了。

还卖什么产品,做什么广告,还不如换个地盘混!

来不及多想,凌凌侯将那支激光笔沿着老妈设的禁锢画了一道门,门倒的瞬间,疾风呼啸而来,她瞅准了其中一个黑洞,纵身一跃!

凌凌侯打了个呼哨:自由啊!她来了!

连朝。

自打魏、齐两国联姻,并诞生一位小皇子后,两朝便握手言和,直到小皇子即位,统一两国,百姓过得一直都很和睦安稳。

这位小皇子,德才兼备,取名更是顺应了两国民意,称之为魏齐。

魏乃父姓,齐为母姓。

这一日,魏齐正在批折子,端端正正地标注着,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凉丝丝的声音。

“你就是此处的皇帝?”

魏齐一愣,这口音不像本地人啊。还没等回头看,脑门上就贴了个更凉的东西,余光一瞥,魏齊发现那是个银色泛光的修长小物件。

毫不锋利,甚是圆滑。跟毛笔似的。

“来人!”魏齐淡然道,可下一句“抓刺客”还未说出口,那圆滑的小东西就贴着他的脑袋飞出去了一道光,殿门瞬间烧成了一个框架。

魏齐惊呆了。

“皇帝大人,我这支激光笔可不长眼,您要是再喊一句,可得小心擦了脑袋。”

魏齐没听明白,嗫嚅着唇问道:“激光什什么?为为何来刺杀朕?”

诚然,这是魏齐第一次遇到这般命悬一线的场景,毕竟此前的二十年,他都是两朝人民的宝啊,就算有刺客,也会被隐卫解决得悄无声息。哪儿像今天这个,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朕的皇位不稳了

凌凌侯光明正大地将魏齐一脚踹下皇位,自个儿坐上去的时候,觉得龙椅有些硌人。

她环顾着四周,口中啧啧有声,瞧瞧这金光满目的黄色,瞧瞧这雕梁画栋的装潢。

“落后!”凌凌侯说着,望着旁边倒地发愣的魏齐,“落后就要挨打。”

魏齐怔怔的,满脑子都是:这是个什么玩意?她手里的东西又是个什么玩意?

凌凌侯将手上的激光笔转了个圈,弯眼一笑:“不过有我在,肯定会改变这个现状的。”

小太监义尺跑来的时候,便看到皇帝的宝座上坐了一个秃头发光的……女人?可这女人穿的是个什么衣服,也太凸显身材了!

再一瞅,我的个乖乖,皇帝大人正倒在地上发愣呢,一瞧就是被踹下去的,龙冠都歪了!

“皇上,有一不明物自您寝殿飞出,途径盛华殿等处直至宫门处停,所经之地都被灼烧成洞!”这等吓人的场面,义尺也是第一次见。

魏齐望着凌凌侯手里的那个小东西,只觉得浑身都炸起了鸡皮疙瘩,倘若……它当时打中的是他的脑袋……

“隐隐卫呢?”

提及隐卫,义尺更是觉得不对劲:“皇上,隐卫一十三人均昏迷不醒,御医也无计可施。”

魏齐又颤着声音问:“他们身上可有被灼烧的洞?”

义尺摇头:“并无。身体并无异常,只是昏睡。”

凌凌侯突然拍了拍魏齐的肩膀,她的这支激光笔是可以选调模式的,有威力适中的小导弹,也有微不可察的麻醉光线,隐卫就是被这东西搞定的,至于小导弹么,拿出来吓唬吓唬人就好了。

“放心,我不会草菅人命的。”

魏齐感应着肩膀处的那只手,心尖尖都在打颤,忍不住在想:是梦吧,是梦吧!

“大胆!居然敢触碰龙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义尺突然上前一步怒吼,魏齐忍不住替他捏了把冷汗:义尺啊,虽然你是个武艺高强的,可所有的隐卫都被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你那点本事肯定是不够看了。

眼瞧着凌凌侯举起了那支激光笔,魏齐不由捂住了眼。

义尺毫无所惧:“皇上放心,各位将军都在集兵赶来,您不会有事的!”毕竟今日事不寻常,先皇和太后虽已仙逝,却将凤印交给了广太妃,太妃生怕皇帝有所闪失,一面让义尺来查看,一面通知各路将军。

人多势众啊。

凌凌侯缓缓放下了激光笔,冲着义尺一笑:“误会,都是误会。其实我跟你们皇帝,是朋友。”

然后看向魏齐,“对不对啊朋友?”

对你个头啊你对!朋友会恐吓,会踹人吗?再说,他堂堂一国之君需要什么朋友,笑话!

魏齐怎么看,都觉得凌凌侯像个刺客!

“是的,我们是朋友。”魏齐听到自己说道。

“这都是误会。”

皇帝的朋友不寻常

没过几日,宫里便传遍了消息,皇上有一位奇异的朋友,长相奇异,本事奇异,说话更是奇异!

叫,叫什么季光的!

凌凌侯表示,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啊?这里的统治者不是个无恶不赦的暴君吗?怎地跟个小绵羊似的,踹起来软乎乎的。

难道跳错了?

毕竟黑洞都长得差不多。

凌凌侯苦思冥想,她原本想跳的那个黑洞是个暴君统治的地方,所以即便她取而代之,自然也是一呼百应。但现在这个,脾性好极,而且还是两朝联姻的产物,他的存在根本就是百姓的福祉啊。

如果她真的把他取而代之,或者一激光给杀了,那她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而且这个皇帝最大的优点就是审时度势!在见识过她的本事之后,不仅对外隐瞒她的身份,而且几乎是有求必应,给她住皇宫最好的盛华殿,每日提供的饭食也是色香味俱全、毫无毒素的。

虽然凌凌侯在飞船上早就吃惯了掺杂着各种调味料的毒食,可是她觉得魏齐没在她饭菜里下毒,还是很君子的。

日子虽说过得很安逸,但是她的志向远不限于此,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地跑过来钻黑洞了,要知道黑洞的压力可是很强的。

凌凌侯总是若有若无地瞟向魏齐的龙椅。他批折子的时候,她时常会瞪着他屁股下的宝座愣神流口水;他带她上朝旁听时,她更是在帘子后目光如炬,几乎堪比激光扫描。

魏齐说,这是他能做的全部了。他可以摒弃诸位臣子乃至太妃的异议,让她成为皇宫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

但是,要皇位,不可能。

凌凌侯很郁闷,她深深发觉自己已经身处浪口风尖,皇宫里的每个人见到她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仿佛她是什么妖怪一样。就算有朝一日她统治了这里,那她铁定要变成暴君。

她觉得生活颇为无趣,可既然她跳进来了,出去肯定是不容易的。这儿的人连飞上天的本事都没有,更别提飞出去了。

“看,秃毛脑袋,哈哈。”身旁经过的小宫女开始肆无忌惮地说“悄悄话”了,指着凌凌侯笑得快要喘不上气了。

凌凌侯摸了摸自个儿的光溜脑袋,心想你们懂个毛?头发再多能研制出激光笔吗?

“喂,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给我们看看!”

小宫女说得义正言辞,凌凌侯表示不给她们看看还真的说不过去。

然后她开了一个中型导弹光线,从盛华殿门口擦着小宫女的旁边直直飞了出去,途径魏齐办公处,直到宫门口三里外消散。

“妖怪啊!”人群尖叫着散开,凌凌侯吹了吹笔管子,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怕什么?这导弹光线逢人便躲,又不伤人,顶多吓唬你们一下。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魏齐来找她的时候带了一块残缺木片,凌凌侯随意扫了一眼,无精打采地:“干啥?”

她没去找他就是怕自己眼疼,他倒好,还特意上门来刺激她,就真不怕她一脚将他踹下去然后成为这里新的统治者?

当然,真到那个时候,肯定会有无数人冲她吐口水的。

“你下手也太狠了。”魏齐举着那块木片,满脸木然,“瞧瞧朕的宫门,就剩下这点儿了。”

凌凌侯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滚。”

没把你烧成个碎片就不错了,还敢来挑衅她?

朋友实在太过暴力

当魏齐肿着一张脸从盛华殿离开,宫里人便彻彻底底地再無一人敢来招惹凌凌侯了。

连皇帝都敢打,他们还敢挑衅,那是妥妥地找死。

然而凌凌侯却觉得魏齐欺人太甚。在她说完“滚”后,他居然撅了嘴伸手指她。

“季光你是不是有点太欺负朕了,朕帮你摆平了所有的事,你居然还叫朕滚!整个皇宫都是朕的,要滚也是你滚!”

凌凌侯把笔放桌上,一瞪眼:“信不信马上就不是你的了?”

魏齐被噎但不甘心就这样被噎,趁凌凌侯不备,眼疾手快地抓起了那支激光笔。

魏齐很有天分,在见识了两次如何操作之后,握姿、手势都很到位。

“跟朕道歉!”魏齐对她发表了威胁。

凌凌侯眯了眼,伸手:“给我。”

“道歉!”魏齐不依不饶。

凌凌侯伸出食指:“本侯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道歉……唔!”

凌凌侯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人了,她继承了自个儿老妈的暴力基因,除了小时候不懂事以外打过几个人,此后的两百年都在学习如何用言语以及智慧怼人。

但很明显,面前的魏齐并不吃这一套,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懂她说的什么,就连她的名字也会叫错。

所以凌凌侯下了死手,分毫没有留情。

最后,成功抢回了那支激光笔。

但是魏齐此人实在是个不省心的,没过几天便又来招惹她,依旧来抢她的激光笔。

俗话说,宝物如妻儿,那支激光笔可谓是凌凌侯的宝贝,被魏齐摸来摸去地成何体统?

“给我。”凌凌侯耐着性子。

魏齐这回没将笔尖指着她,而是好奇打量,眼中直冒光:“季光,这小东西是怎么造出来的,比朕的炮楼还要厉害!”

凌凌侯翘了翘手指:“给我。”

“朕若是也有个这样的小东西就好了,长得这么好看,还跟你一样会发光!季光,你看朕对你这么好,你不如把它送给朕当见面礼……唔!”

凌凌侯忍无可忍,将魏齐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通后,捡起自个儿的宝贝,随后又补了一脚。

“你脸大吗朋友?”

送给他,做梦吧!

魏齊肿着一张脸坐起来,突然他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擦了擦。

“朋友你有眼疾吗?”凌凌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随即余光瞟到了一抹黑,望着源源不断长长的头发,凌凌侯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骚操作!

“朕的生发药奏效了!”魏齐突然乐了,因为凌凌侯的饭食虽说很是完美无毒,却加了一类药,此药无色无味,是助人生发的,御医说一般月余便可奏效,没想到这才十几日便成了!

可是谁能告诉他,生发药奏效的时候头发会一直长一直长一直长吗……

入乡随俗了

魏齐跟凌凌侯互坐托腮,凌凌侯的长头发早已经冲出了盛华殿门,不知道长到何处去了。

魏齐起身拍了拍衣服,自言自语道:“朕要去问问御医……”

而凌凌侯想得却不是这一回事,她敢确信自己生长出头发肯定不止是因为什么生发药。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她长期待在这个地方肯定会受影响,她现今三百多岁了,那头发肯定也要长到此处人三百多岁的头发长度才会停止。

想到这里,凌凌侯拿起激光笔,干净利落地将那团情丝斩断,只余下扫地长。

凌凌侯很郁闷。

说实话,她很看不上这处的人,尤其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是一项,能叨叨又是一项,恃强凌弱还是一项。

她才不想变成这里的人!

魏齐来的时候,还戳她胳膊给她添堵,说:“季光你怎么不发光了?”

说,“季光你的衣服怎么变色了?”

还说,“季光你的衣服怎么没了!”

凌凌侯给了魏齐两拳,他的眼睛终于乌黑一片又一片,看不到了,嘴巴也随着闭上了。

将魏齐一脚踢出盛华殿,凌凌侯望着古铜色的镜面发愣。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猝不及防了,才半日的功夫,她就变得跟此处的女人毫无二致了?

她一把揣起自己的激光笔,如此才有了一丝慰籍。

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了!

正想着,有人便敲了门:“娘娘,皇上派奴婢来给您更衣。”

凌凌侯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也未多想,当即放了人进来。

“娘娘,您的发质真好。”

“娘娘,您的皮肤真好,吹弹可破的!”

凌凌侯的脸越来越黑,她终于发现哪儿不对劲了,娘娘,这个词不是用在皇帝的大老婆二老婆三老婆……小老婆身上的吗?

叫她干啥?

“娘娘您不知道,先前盛华殿住的是个什么主儿,奇奇怪怪的还特别丑,不像您,倾国倾城,又和蔼可亲的,您一来啊就特别蓬荜生……”

宫女突然闭了嘴,帮着挽好头发之后就退了出去,出了门才后怕地拍了拍自个儿的心口。

乖乖,刚刚那位娘娘龇牙的模样跟那个妖怪好像啊,吓死个人了!错觉,一定是错觉!肯定是那妖怪留下的阴影太重了,一定是这样!

屋子里的凌凌侯将眉头皱得死紧,才半日的功夫,她的余威就全都没了?

义尺来宣旨的时候,凌凌侯觉得自己的后牙都要咬烂了。

“季氏轻好贤良淑德,样貌端庄,其父兄战功赫赫、为国捐躯,特封其为皇后,入住盛华大殿。钦此!”义尺笑得欢畅,“娘娘,您还不快叩谢圣恩?”

谢,我谢你个头我谢!

凌凌侯一生气就爱呲牙,义尺眼尖,当即认出了这位娘娘就是当初的那位会发光的秃头妖怪,吓得急忙奔着殿门外跑去。

魏齐来的时候,凌凌侯啪地一声把圣旨拍在桌子上,“季氏轻好”尤为显眼。

谁是季轻好!

先是季光,后是季轻好,真当她不是本地人好欺负是不是?

“老子叫凌凌侯!听见没有!”

不想魏齐这货居然朝她弯眼一笑,随后挤了一下左边的眼睛:“朕知道就好了,不必说予他们听。”

凌凌侯:……这种我跟你很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魏齐突然抚身捏了她的脸:“现今你也恢复正常了,朕给你一个新的身份,喜不喜欢?”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她堂堂一代侯爵居然被这个黄毛小子捏脸了。

“喜欢。”

“喜欢就好,唔!”

凌凌侯决定此次下手一定要比前几次更狠更暴力,不然魏齐是记不住的,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喜欢你个头啊喜欢!居然敢跟本侯动手,看本侯不打得你叫奶奶!”

朕又多了个奶奶

一场暴走,在魏齐的“奶奶”声中拉下帷幕。

凌凌侯将落下来的头发甩到身后,这才歇了手。

“还敢不敢跟本侯动手了?”

“不敢了奶奶。”魏齐闷声。

得了自由,魏齐又肿着脸问:“季轻好,什么是奶奶?”

代沟!

凌凌侯表示,嘴炮官司在这里她铁定是赢不了的,一拳上去:“你觉得呢?”

魏齐噤声。

广太妃见到魏齐的时候,当即抹了眼泪:“作孽啊,你说你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那个季轻好?这么多年你虚置后宫,就为了等她一人,可她倒好,三天两头将你打一顿,还穿得不伦不类!”

魏齐肿着眼看向广太妃:“这是太后生前定好的亲事,朕不能忤逆。”

广太妃又是一顿哭。

诚然,魏齐一直没有心仪的姑娘,所以一直在等太后定下的那门亲事,当然,与他定亲的人肯定不是季轻好,毕竟那个名字是他胡诌的。

但是,现在他希望是她。

不然也不会这样麻利地下旨封后。

那个奇怪的人,从天而降,就算打他又怎样,他都能忍。

毕竟,他很喜欢那个……小东西。

魏齐偷偷摸摸地潜入盛华殿的时候,凌凌侯正在睡觉,正值深夜,那支闪着光的激光笔也显得十分耀眼。

凌凌侯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复又闭上:这连朝的皇帝怕是个神经病,每日都要摸一把她的激光笔才能滚回去睡觉。

凌凌侯依旧不当回事,然而半晌后,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激光笔不见了。

这次的魏齐是真的把它拿走了。

凌凌侯坐在床上,眉头皱得死紧,莫名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她跟魏齐一向不是一类人,但是这段时间她好像越来越信任他,乃至于……

丢了她的宝贝!

凌凌侯掀了被子就要往外走,然而门口却站了两个隐卫。

“皇上有令,您这几日不得出去。”

凌凌侯皱眉:“你且替我问问他,他拿走我的东西意欲何为?”

这话隐卫听懂了,没多久便带回了魏齐的答案。

“你管不着。”隐卫如实道。

嘿!凌凌侯这暴脾气瞬间就压制不住了,当即要闯出去找魏齐算账。

然,曾经在她面前如小鸡崽一般好对付的隐卫,此刻直接拎了她的衣领,将她丢了回去。

处于半腾空状态,凌凌侯心里憋屈。她堂堂一代侯爵居然被……

“皇上还说了,您若是强行出来,可让我们下死手。”

真他奶奶地狠。

隐卫:“皇上还说了,不许您骂他奶奶。”

凌凌侯:……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当初为毛要钻黑洞,钻就钻吧为毛偏偏钻进魏齐所在的这个地方!

“苍天啊!请赐我一个暴君吧!”凌凌侯仰天哀嚎。

隐卫互视一眼:皇后娘娘疯了怎么整?

朕就是异象

其实,宫门两次被轰炸,以及引起的那些恐慌,并没有那么好掩盖。

魏齐看着从凌凌侯那处偷来的激光笔,眼中神色复杂。

从来没有人敢踹他,从出生之日起,他便继承了先辈的遗志,做一个好皇帝,他做到了,自然也受到了万民的尊崇,季轻好是第一个敢踹他的人,当然,不仅是踹。

對了,她也不是季轻好,是个什么猴。

还自称“本猴”,难不成是猴子成了精来他的皇宫捣乱的么。

广太妃明面上信了他的话,承认了季轻好的存在,可是却已然在暗暗搜寻能人异士了。

说句心里话,与广太妃相比,他还是更喜欢这个季轻好。

父皇母后齐齐仙逝,虽是广太妃一力扶他登基,可他这些年却查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比如,母后的死,各种证据都指向广太妃。

广太妃名下有一子,她起初是想辅佐那该子即位的,不想阴差阳错,那孩子却误食了魏齐的食物,中了毒命不久矣。

广太妃才转而辅佐魏齐。

而那个孩子离宫诊治多年,此刻终于要回来了。

季轻好造成的恐慌原本很容易便能压制下去,但流言却久久不绝,百姓都说他的皇宫里养了个妖怪。

是不是妖怪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是有人要借机蛊惑人心。

明日是父皇母后的祭日,到时那人定会再次出手,唯有他拿走季轻好的东西证实异象,才能将流言击破,旁人也无法堂而皇之地来找季轻好的麻烦。

“皇上。”看管季轻好的隐卫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思绪。

“何事?”魏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季轻好又带话来了。

他微勾唇角准备听后句。

“娘娘说,那东西您用不了。”

魏齐一愣。

魏齐去盛华殿的时候,凌凌侯正坐在那儿品着茶等他,见他来了,便是咧嘴一笑。

魏齐差走了隐卫,认命地交出激光笔。

凌凌侯伸手接了,颇为顺畅地将它转了一个圈回到手中:“这叫物归原主。”

“我为何用不了?”魏齐闷闷道。难道只有妖怪而且还得是猴精才能用?

“你说谁是猴精?”凌凌侯拿眼睛瞪他,代沟!赤裸裸的代沟,连个名字都听不懂,日后还谈什么共同语言!

“这上面输入了本侯的指纹,你当然用不了。”凌凌侯龇牙,“不仅用不了,你连机都开不开。”

魏齐听得一头雾水。

但还是明白了,这东西虽然威力无穷,却只有季轻好能降得住。

“季轻好,你走吧。”魏齐突然认命一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现在走,朕可以给予你最好的一条生路。”

如今外有虎内有狼,他实在无法保证自己能撑下去。

“走?发生什么事了?”凌凌侯深觉此事不简单,随后脑袋一凉,“可是你的皇位不保了?!”

“你为什么看起来很高兴。”魏齐的心透着凉。

“啊,篡位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不是好东西那肯定也不得民意,到时候我若打着为魏齐报仇的旗号废了篡位者,那皇位岂不是……”凌凌侯碎碎念,念得魏齐的脸越发地黑,她还随机伴着几声阴谋诡计得逞的哈哈笑。

魏齐:今时今日,他终于晓得了何为白眼狼。

面前的这个就是正正经经的白眼狼啊,他一门心思地要护送她离开,她倒想一锅端了皇宫。说什么猴精都是骗人的吧,倒妥妥地像个白眼狼精!

凌凌侯想得正畅快,余光一瞥魏齐,所有的思绪便都停顿了下来。

篡位者若是真的得逞,魏齐的下场肯定不会好吧。一想到魏齐受苦乃至死去,凌凌侯就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那一刻,凌凌侯觉得,自己好像被面前的这个软绵羊给牵绊住了。

可是她来这里的初衷,并不是为了他啊。

朕要杀了你

翌日。

魏齐望着凌凌侯的睡颜,最后望了一眼她,将那小巧的物件放到她的手中,握紧了。

“季轻好,如果我还能回来,就会把所有不明白的东西都问清楚。”

魏齐取下帝冠,露出内里的一袭白衣,乘着轿撵前往祭祀处。

那个孩子终于还是来了。

魏风起,虽与魏齐的名字相似,二人却已然水火不容。

但是魏齐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来了,还带来了两具棺椁,魏齐的眼睛不由瞪大!

那是先帝与太后的……

“诸位大臣还不知道罢,”魏风起笑对诸人,根本就是将自己当做了这儿的主人,可笑的是并无一人拦他。

“齐国公主齐嫣然当然怀的孩子——魏齐,并非是先帝骨肉,先帝多年前觉察真相才惨遭齐嫣然毒手,与此同时,齐嫣然畏罪自杀,这才给大家造成一种‘帝后情深,共赴黄泉’的假象。”

诸位大臣议论纷纷,魏齐面色如常,可实则却心下暗惊,因为魏风起所言,一为真一为假。他的确不是父皇的儿子,但那是父皇与母后为了两朝而为,他们相敬如宾,又怎会相残?

魏风起将手指向他:“就連魏齐,为了长生,居然在宫里堂而皇之地豢养妖物,搅得宫中上下不宁!”

“皇上,要不要将你藏在盛华殿内的妖物带出来呢?”

“魏风起,你大胆!”魏齐出宫前便令隐卫带走了季轻好,虽然她手里有威力无穷的东西,可她从来没有用它害过人。

她会明白他的一片苦心吧。

做皇帝这么多年,他真的有些累了,宫里朝内尔虞我诈,真的是太累了。

望着父皇母后的棺椁,魏齐想,魏风起说的没错,但为了连朝,所有知情的人都在保护着这个秘密。

但今日魏风起所为实在太过,便将新仇旧恨一起算。

祭台下早已放置了足量的炮粉,只待他下令,此处便会成为火海一片,至于新帝的人选,他也早已交给了可信之人宣旨。

先帝的棺椁已被打开,魏风起将银针刺下去,银针变黑,使得魏风起口中的谣言变得更加真实。

魏齐不愿多言,许是被凌凌侯熏染,当即冲着魏风起撸了衣袖:“魏风起你竟敢对先帝不敬,看朕代父皇教训你这个兔崽子!”

魏风起被按在地上胖揍,看戏的广太妃再也坐不住了,忙与宫人一同赶来,同时,魏齐向隐卫做了暗号。

炮粉此时可引。

“嗖!”

一道刺目的光线袭来,魏齐瞪圆了眼睛,眼睁睁地瞧着父皇母后的棺椁化为粉末!

季轻好,朕要杀了你!

那人从万人中走来,沿途但凡有人上前,都被她手中的小物件击中,当即昏迷不醒。

“就是你要篡位啊?”

凌凌侯放荡不羁地一脚踩向魏风起,看着有些擦伤的魏风起,她不由失望:“魏齐,不是我说,你这劲儿也太小了……看我的!”

凌凌侯转了激光笔也要来掺和,被魏齐眼疾手快地制止了。

这个光束跟之前的不一样,而且他能感触到她的杀气。

“你不能杀人。”魏齐看着她,不能因为他,而让她手中沾染血腥。

凌凌侯看傻子一般看他:“只是让他瘫痪而已……唉,你不懂,闪开!”

地上的魏风起何时见过这等物件,当即起了身就跑,与此同时,凌凌侯按动了机关。

魏齐,我无法取代你成为这里的统治者,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成为这里最好的统治者。

因为,你是……

“凌凌侯凌凌侯,你已经被包围了,请速速站立静止等待定位抓捕!”

天际传来熟悉的声音,凌凌侯终于还是被发现了,她第一次乖乖地站着没有动。

还冲着天际招了招手:“老妈看这里。”

尾记

等风起

凌凌侯临走前,将那支激光笔留给了魏齐。

“季轻好!”魏齐叫她。

凌凌侯:这败家玩意,临了了还没叫对她的名字!

但是没关系,因为他是……

“魏齐,你是最胖的!你一定会是名垂千古的好皇帝!”

魏齐不在意她嫌弃他的身材,只觉得心中很是不舍:“季轻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一瞬间,凌凌侯想起无尽的诗词,但只化为了一句:“大风起兮——”

但是时间来不及了,凌凌侯被飞船吸上去的时候用尽最后的一吼道:“我还会回来的,魏齐你等我啊!”

毕竟她也是很舍不得的啊。

那么宝贝的东西都留给他了。

最后的时候,她听到了魏齐微弱的声音波传来:“季轻好,我等你……”

初入飞船,身体有些不适,凌凌侯只能躺着做半死状态,当感觉到身体被拉扯的感觉后,她知道这是离开黑洞了,她离开了魏齐的连朝。

不过,等她研究出新东西,她一定再回来!

凌凌侯唇角带了一抹笑,随即只觉脑中一空,唯有魏齐的模样清晰。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它夏将远去
下一篇 : 万般着迷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