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山峦被儿女移平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爸爸的山峦被儿女移平

1)爸爸狂打我的手机23次

爸爸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和一个重要的客户谈合约。公司的大小领导统统到场压阵,其重要程度可窥一斑。

我的电话铃声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响了,领导的目光刷刷地扫过来,震得我心中一慌,连忙挂断电话。还来不及缓口气,铃声又尖锐刺耳地响了起来,还是爸爸。大领导的脸色明显不悦,我尴尬地笑笑,再按断了电话。我把手机设置了静音,可爸爸的电话继续不依不饶的打过来。来电显示一直亮着,旁边的领导推了下眼镜,意味深长的说:“你去接下电话吧,万一家里有急事呢,可以理解的。”

我如逢大赦,握着手机冲到走廊里,低头一看,整整23个未接电话。我回拨过去,爸爸的声音又急又亮地喊:“你那个姓曹的高中同学承包了一个水利工地,你去找他说说,让我去工地做施工员。”

我一听,无名之火噌噌地冒了上来,几乎是气急败坏地低嚷:“你是没饭吃还是没衣服穿还是没烟抽?家里的钱不够你用吗?”

一气之下,就关了机。

再进去,领导的脸色黑沉沉的。我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下了班就赶去了娘家准备秋后算账。

看见我,我爸爸的脸色不太好,而我更是生气:“就你那点小事,至于要我立刻接电话吗?我肯定会打回来的呀。知道那时候我在干什么吗,我在跟客户谈几千万的订单!差点就黄了,你知道不?”一通话让爸爸脸色发白,半晌后才悻悻地说:“是啊是啊,只有你们的事才重要,我们老家伙的事情就不是事。”

我愤怒地看着爸爸,说:“以后家里钱不够你告诉我,但工作的事不要再找我了。”

爸爸气得手发抖,转身就朝屋里走去。妈妈要我坐下吃饭,我实在没胃口,冷着脸离开了。

2)工地里,只有他有着半白的头发

过了很多天,妈妈忽然火急火燎地来电话说:“你爸爸上工地干活去了,他不许我告诉你,可我担心。”

我挂掉电话,又气又急,最后却成了担心,爸爸去了一个平整土地的工地做施工员,但是他已经六十多岁,而且在家休息了一年,还能适应那种强度的工作吗?

工地在市郊,我那天下班时就开车绕了过去。我将车停在工地的马路对面,遥遥地找爸爸的身影。一眼就看见了,那么大的工地里,只有他有着半白的头发。工地全是泥,我看见他穿着高筒的水靴,正在与挖土机里的师傅大声地说着什么。挖土机开始工作了,砌石头的师傅又叫起了爸爸。爸爸穿着水靴,艰难地走过去,然后亲自示范了那块圆形石头的砌法。石头太圆,他的手也没有了年轻小伙的力气,眼看着那石头就滚下来了,幸好旁边砌石头的小伙子眼明手快,伸出手来一把抵住……

天暗下来,工地终于收工。工人们一窝蜂地去工棚里吃饭,而爸爸还在工地上走来走去,他在将一些散乱的工具归拢在一块。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工作,内心复杂至极。

当爸爸终于走出来时,我按响喇叭,爸爸惊喜地走过来问:“来了多久了?”我说:“有一会儿了。”然后想了想说:“我看见你砌石头了。”爸爸尴尬地笑:“手上的劲头小多了,比不得年轻那会儿。”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也知道自己不年轻了呀?何必来干这么累这么危险的工作呢?”

也许是因为气氛还好,也许是爸爸感动于我来接他,他意外地没有生气,而是自豪地说:“这个承包工地的老板连红线图都不会看,那些干活的技术工其实也是一知半解,我这个有经验的老头儿,可是整个工地的主心骨。”

我一愣,爸爸年轻时随建筑队游走全国各地,很少在家,也很少和我说什么话。自从退休后,每次吃饭,他喝半杯小酒,找我们聊工地上的往事时,我和老公都会默默地逃开。他做过的那些自豪的事情,到现在都无处跟人叙说。爸爸心里的落差一定是膨胀到顶点,可我却一直都忽视了他。

3)他一直是严肃、话少的陌生人

那个工地六个月后完工了,在全市的工地评选中,竟被评为示范工地。爸爸兴奋不已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脱口而出:“不会是老板塞钱得来的吧?”爸爸勃然大怒:“你从来就不信你爹。”马上挂断了电话。

晚上回家,妈妈悄悄地指了指卧室。我硬着头皮推门进去叫了声:“爸,还生气呢?”

爸爸的身体朝里一翻,不愿理我。我少有的撒娇般推了推爸爸:“爸,我也就是开一句玩笑,你知道,现在的评奖,真有不少做假的。”

爸爸的身体动了动,但依然没说话。我只得再接再厉:“爸,那你明天带我去看看你负责的那个工地呗,让我看看示范工地是什么样的。”

爸爸哼一声:“有什么好看的。”我认真地说:“我从小特别想去爸爸工作的地方看看,可是你总离我们那么远,现在终于在家门口做成了一个工地,当然得去看看啦。”爸爸有些动容,翻身而起对我说:“那明天一早就去看?”我点点头:“我一早来接你。”

第二天去接爸爸的时候,他穿了一身中山装站在门口,显然是早早就在等我了。

就算是心中有了隐约的期盼,但我见到那块平整的土地时,心中还是非常惊讶。我真心地夸着爸爸:“我不懂得土地的平整有什么标准,但是我这个外行人来一看,真是漂亮极了。

那已经是南方的冬天,湿寒沁骨。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说起年轻时走南闯北的见闻。我从来都不知道他原来是这么健谈的人,他过去一直是那么严肃,话少的陌生人。我的眼泪悄悄地流下来。

爸爸看见我哭了,惊讶地问:“你怎么了?”

我赶紧擦掉眼泪:“没什么,风太大了。”

爸爸,我还有好多好多的问题要问你。我要跟着这些问题,陪你走遍你生命中的山山水水。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青春午后茶
下一篇 : 记得你,是我的朋友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