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文/秦萤亮

“我躺在黑暗的海底,没有光,也没有氧气……”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微微绝望地在微博上写道。

这是高一下学期的惨淡冬日。教室背阴,大白天也亮着日光灯,疲倦青白,像失眠人的脸。微微像等待判决一样,等数学考卷发下来。这一回,排名又要下降多少?

当初,以年级前100名的成绩考进四中时,那么肥大的蓝白校服也没冲淡她的喜悦。微微本来就瘦,校服穿在身上越发没手没腿,可她跟大家一样,节假日也不脱,倨傲地走在人群中,常听见身后,家长们压低了声音训诫自己的孩子:“你看看人家!”

那时的得意,如今想来格外幼稚。

一进四中,像游泳的人骤然下潜到深海,肺活量不够了,阳光不见了,同学们也变得像深海鱼,一个个面目模糊,好像包在透明气泡里。包括她的同桌,一个娇怯怯的短发女孩,虽然坐在一起,距离却像隔着一个操场。大家都很忙,都有上不完的补习班、刷不完的练习册,还有许多千方百计弄来的培训资料。他们长大了,成人的世界是深海。

课间休息,微微一个人伏在窗口。

四中的教学楼是环形拱立的,把校园牢牢地围在中央。蓝白校服“蚂蚁”们在里面走来走去,就好像身在罗马斗兽场,一圈一圈高上去的看台上全是眼睛。就在去年,有位全年级排名第一的学霸,压力过大休了学。

开学第一次测验,微微的班级排名是26。她看了又看,不敢相信是真的。她初中时没低于前三名过。

高一上学期,一学到三角函数,她心里就麻麻的。下学期头次数学测验,竟得了个74分。越慌越溃败,微微先是把所有精力用于数学,没起色,又怕影响其他科目的优势,干脆自暴自弃,上数学课时忙着做化学题。期中考试,年级总排名竟到了1200开外。

“尹微微,你成差生了!”微微在微博上写道,像狠狠扎自己一针。

渐渐她就开始头昏、头痛。整天昏昏地想睡,请了假回寝室,却睡不着,眼看时间一秒秒流逝,只得爬起来,再去上晚自习。

失眠缠上了微微。越是警告自己时间宝贵,就越清醒。到后来,一躺在床上,她就紧张得浑身冷汗。教室里那些惨白的日光灯,好像总在眼前亮着。眼看凌晨两点了,微微嚎啕大哭起来,室友们全被吵醒。她拨通妈妈的电话,抽泣着说:“妈妈,我睡不着……”

妈妈带微微去医院,挂了专家号。诊断结果是神经衰弱,建议暂时休学,并要注意抑郁倾向。

请了两周假,微微在家休息。妈妈也如临大敌,请假在家陪她,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没事的,不想学咱就不学了。不上大学也没关系,大不了爸爸妈妈养着你。”

微微听见这话,更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妈妈一向疼她,也许是太疼了。上小学时,体育老师说微微是练长跑的好苗子,妈妈怕她累着,死活不同意。平日里,微微吃虾,妈妈一只只给剥好;微微学习,妈妈能弄来各种热门试卷和题典;就连玩游戏,妈妈也抢着帮她下载、帮她练级。只有睡觉这事,妈妈帮不了她。被这样小心翼翼的爱包围着,微微有时觉得自己很强大,能呼风唤雨,有时觉得自己很无力,是个废物。

微微瘫在床上,思绪总是转到那森严的环形教学楼。百无聊赖中,她打开微博。有一条久违的新消息提醒,一个叫“白夜”的未关注人,在她那条关于深海的微博下面留言了。

“深海有种鱼叫鮟鱇,头上自带灯笼。你需要光,我就游过来了。”

微微笑了,透不过气的孤寂消散了几分。她点开“白夜”的主页,性别为男,动态不多,大都是读书随想。不过,他也关注了“第四中学”的官微。

“是校友对不对?”微微试探着问。

片刻之后,一个笑脸来了:“猜对啦。”

一阵暖流从微微心头涌过。在四中这片深海里,竟然还有人没变成面目模糊的深海鱼,还会去问候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认识你很高兴……”微微打着字,却又一点点删除了。还能说什么呢?说失眠吗?说病假吗?说可能要休学吗?不知出神了多久,微博消息的提示音把她惊醒。长长的新消息躺在收件箱里,默念着,耳边就好像响起一个清朗的、略带抑扬的声音:

“无意间看到你的微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我也曾被失眠困扰过。首先要给你提个建议,那就是——彻底放弃。放弃想要入睡的努力。”

微微吃了一惊。

“失眠的强大,来自你对它的抵抗,就像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一样。今晚就抱着‘索性不睡了’的念头,静静地躺着休息吧。”

“关于三角函数,在四中的教室里,它显得很枯燥,可如果你是在古希腊测量土地,或者是在古埃及观察星星,说不定就体会到它的简单、实用和有趣了。回头把我的笔记拍照给你看,也许会有启发。”

“还有很多话,留待以后慢慢说吧。最后,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在深深的海底,好像真的照进了第一束微光。

这一天余下的时光过得很快。吃过饭,微微平心静气地背单词,不去想即将到来的睡眠。10点半,她按时就寝。

灯关了。她放松了身体,一任思绪在夜海里漂浮。此刻想起白夜,就像想到了一盏远远亮着的灯。耳朵和眼睑渐渐被温暖的海水没过,光怪陆离的鱼群在眼前游动起来,微微沉入深深的睡梦中。

奇迹就这样降临了。她从晨曦中醒来,怔了一会儿,拿起手机给白夜发消息:我睡着了。

晚饭时分,微博收件箱一下子塞满照片,是白夜如约发来的三角函数笔记。字迹清秀,重点清晰,还用九宫格的形式呈现出公式的推导和演变关系。就像一张图画,由暗到明过渡得极其细腻,微微感觉,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了数学的色彩,好神奇。

连着睡了几晚好觉,最高兴的是妈妈。这些天来,她吃不好睡不好,一晚上起来无数次,蹑手蹑脚走到微微房门外,听她睡着没、睡得怎么样。

微微叹了口气。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比妈妈强大。妈妈疼爱自己,谁疼爱妈妈呢?她伸手摸摸妈妈的黑眼圈:“别老是看我。你自己也吃饭啦。”

这几天,微微把白夜的微博翻了个遍。

什么线索都没有。除了零星的读书笔记,就是一张张天空的照片。白云苍狗的天空、铅云低垂的天空、暮云合璧的天空……仿佛有满腹心事,又仿佛无忆无思。

最新的微博里,白夜转载了一首歌,叫《偶然》。歌词来自徐志摩的诗: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两周假满,微微回学校了。

依然是惨白的日光灯、走廊上面无表情的同学们,可这一次,微微向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微笑。因为她知道,就在这一个个透明气泡里,也藏着像白夜那样的人。

身边人的面目,一点一点变清晰了。原来同桌女生是可爱的圆脸,有颗小虎牙,也肯把这两周的笔记借给自己看;原来,室友们都曾为她担心,始终沉寂的手机那端,是她们前思后想,却又终于迟疑的问候。

“谢谢你,我终于能够在深海里呼吸了。”微微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她也开始拍摄天空的照片,发在微博上。浓云堆积的天空、碧蓝如洗的天空、晚霞晕染的天空……阴郁的、璀璨的、澄澈的天空,一片连着一片,无穷无尽地伸展下去。

她和白夜还是靠微博联系。至今,微微还不知道他的真名、他的年纪和班级。她已经试探了好几次:

“这次月考你是前10名吧?”

“今天你们有实验课吗?”

“歌咏比赛,你们班选了什么歌?”

每当遇到这样的问题,白夜就只是笑,不回答。

无论在哪里,白夜一定都是焦点,都被人簇拥着。篮球场上的白T恤少年、排名榜顶端的名字、演讲比赛的优胜者……也许,得先成为跟白夜一样优秀的人,才有资格和他做真正的朋友吧。

失眠仍然时不时发作,入睡总是比别人要难、要慢。不过微微没再像从前那样,觉得天要塌了。她现在知道了,“生活”不像妈妈,对自己千依百顺。她也得像个大人一样,和它面对面站着。

她戒掉了奶茶,晚自习前坚持在操场上跑个两千米,跑步能调节植物神经,对睡眠有好处。四中好多人都知道有个高一女孩,天天风雨无阻地跑步。三角函数渐渐有起色了,整体排名开始缓慢回升,一举一动,总仿佛远处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

现在,在给白夜的留言中,微微总会分享一点有意思的事情,原来再枯燥的日子,也可以挤出有趣的点滴。白夜看过的书,她也一本本去看了。她积攒了好多话,想留待以后见面时慢慢说。“以后”,就像远方一个奇异的城市,一个终将到达的光辉国度。

一张又一张天空照片里,日子像浩浩荡荡的云,推着涌着过去了。微微的高一生活结束了。成绩回到了中游偏上,也交到了几个好朋友。暑假快结束时,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微微收到了白夜的一封长信。还没来得及看,心先“咚”地一跳。

“微微,祝贺你进入了高二。在这个学期里,我们会成为同年级的同学了。你大概有听说过那个总分排名第一,却因为压力而退学的学长吧。那就是我。”

“从小,我一直是大家眼中‘别人家的孩子’。我认为优秀就是我存在的价值,进入四中,我更严格地鞭策自己,不允许自己犯错,也不允许自己松懈。”

“因为压力太大,我的身心崩溃了。跟你一样,我开始失眠,只是情况更加严重。失败的我,还是我吗?带着这个问题,我休学了。”

“了解自己,是我们每个人要用一生去做的事情。你总是感谢我,说我如何帮助了你。可你不知道的是,你也给了我许多力量。我曾经鼓起勇气,回到校园,遥遥地看着你在操场上跑步。我的价值,并不在于永远跑在第一名。只要在奔跑就够了。只要朝着自己选择的方向就够了。”

微微放下手机,缓缓吁出一口气。这一刻,她的心仿佛猛然跃出了海面,风涛里,全是无法言说的澎湃和激荡。

在朝阳下,微微冲出家门,跑出小区、跑过街道、跑过林荫路,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拼命奔跑。蔚蓝的晴空上,高高堆积的白云追逐着看不见的风,像一座座漂移的城堡,推挤着、涌动着奔向远方,那就是他们将要去往的未来。

蔚蓝色消失在天空的尽头。遥远的地平线上,仿佛有着一座奇异、光辉的国度。终有一天,他们会相逢在更晴朗、更广大的地方。然而,微微不会忘记那片黑夜的海——

她永远永远不会忘却,那交会时互相绽放的光亮。(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少年文艺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