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系可爱先生(一)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4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国民系可爱先生(一)

文/小北

国民系可爱先生目录:

第一章:国民系可爱先生(一)

第二章:国民系可爱先生(二)

第三章:国民系可爱先生(三)

第四章:国民系可爱先生(四)

第五章:国民系可爱先生(五)

国民系可爱先生(一)

第一章:他以前是我的冤家

这是宋秒秒第五次失恋,准确地说是第五次被劈腿。

前四次她没什么意见,分手就分手,被劈腿她也认了。虽然那几个帅哥都很帅,但她毕竟对他们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也就没太难过。可是这次不一样,沈倦不但是她暗恋的男生,他还选在C市高校舞蹈大赛她最丢人的时刻向她摊牌。

宋秒秒怎么想怎么郁闷。

看着宋秒秒难过的样子,言妍递给她一个冰激凌,对她神秘一笑:“秒秒,你是不是真的舍不得沈倦?”

“你说呢?”对着平时最爱的冰激凌,宋秒秒毫无食欲,“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中邪了?怎么每个男朋友都会劈腿?”

言妍将两个冰激凌都塞进自己嘴巴里舔了一口,说:“你是不是中邪,那要问算命的才知道,我只问你是不是想追回沈倦。”

宋秒秒重重地点头:“想。”

“想就好。”言妍对着宋秒秒笑笑,“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秘方。”

“你快说,别卖关子了。”一听言妍有办法,宋秒秒立马来了精神。

“咱们学校最近在流传一个‘恋爱锦鲤’的传说,他好像是从美国新来的交换生,经济系的,是校网球队的新晋男神。据说只要在他打赢比赛的时候默默许下恋爱的愿望,就会美梦成真,迅速找到真爱!”

“恋爱锦鲤?什么玩意?”听了言妍的话,宋秒秒皱了皱眉,“我说言妍,我拜托你,就算想逗我开心也编个像样的好不好?”

“真的真的,我不骗你。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你知道陆培培吧?就是你们系那个爱撒娇的女孩。她最近正和一个学弟打得火热,我前天还看到两人在食堂你一口我一口地喂饭。还有我们隔壁寝室的胡可,也天天抱着电话和她男朋友煲电话粥,一打就是两个小时,那个亲热甜蜜劲啊……我要不是心理素质好,都听吐了。”

“那又怎么样?人家恋爱不是很正常?”

“正常?才不正常呢。”言妍低头对宋秒秒降低声音说,“我都打听过了,她们全是在那个‘恋爱锦鲤’赢比赛的时候许过愿,之后才迅速恋爱的。而且她们还偷偷告诉我好几对愿望实现的人,我观察之后发现她们确实都是最近刚恋爱的。”

看着言妍一本正经的样子,宋秒秒皱了皱眉:“真这么神奇?”

“反正也就是许个愿,既不费钱也不费事,你就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是真的呢?你不就又抱得沈倦这个校草重新在怀里了?”言妍说着对她扯了扯嘴角,“不过如果你不在乎沈倦呢,那就随他去吧……”

“我在乎。”宋秒秒打断言妍,但说完这三个字,她心里却像被刀扎了一般。

宋秒秒这样是有原因的。

刚进大学那会儿,宋秒秒一度觉得自己是走了桃花运,接连不断有帅哥向她明送情书暗送秋波。年轻的小女孩哪见过这阵势,完全被冲昏了头脑,迅速坠入了爱河。可惜好景不长,她的恋爱来得快去得也快,四段感情没有一段超过一个月的,而且连结果都一样:以男方劈腿告终。

三天前,宋秒秒的第五次恋情依旧没逃脱被劈腿分手的结果。

而且,沈倦对她说分手的时候,正是宋秒秒最狼狈的时候。

当时宋秒秒看着眼前丝毫不像开玩笑的沈倦,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皱眉看他:“你说什么?”

“宋秒秒,你刚刚已经听清了,我没必要再重复一遍。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沈倦说着,朝一脸温柔的穆涵走去。

“沈倦,你给我……”宋秒秒很想拉住沈倦,但她的话还没说完,肚子便再次猛然一痛。她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直奔前方的洗手间。

几分钟以后,宋秒秒几乎虚脱在马桶上。她揉着肚子,有些无助。更加让她无助的是,她发现洗手间里根本没有手纸。环顾四周,宋秒秒有点不知所措。

可是她再不知所措,也不会像五分钟前在舞台上时那么狼狈了。

C市高校舞蹈大赛是C市各个大学舞蹈队准备了将近一年的重要比赛,为了这次比赛,宋秒秒更是在脚腕受伤的情况下毅然参加。作为C大校舞蹈队最有天赋的王牌选手,校舞蹈队的严教练也很看好宋秒秒,认为她能在此次大赛单人舞项目上夺冠。事实上,在看了其他选手的表现后,宋秒秒确实很有信心,以她的水平,几乎可以说胜券在握。

宋秒秒之所以很看重这次的比赛,是因为这次比赛的奖金有五万块。在比赛之前宋秒秒就打算好了,她要用这笔奖金和沈倦去日本,来一趟甜蜜之旅。

刚开始的时候,宋秒秒的确发挥得很好,毕竟是严教练嘴里的天才队员,宋秒秒独舞的《黑天鹅》,舞姿又稳又美。不论是观众还是评委,都用欣赏的眼光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跳到一半的时候,宋秒秒猛然感到肚子一痛。这一痛来得突然且猛烈,宋秒秒脚下一个不稳,舞步直接错了。好在有过不少现场经验,肚子虽痛,但宋秒秒咬着牙坚持。可惜肚子实在不争气,脸色苍白的宋秒秒在跳跃的时候终于重重地摔倒在舞台上。

甚至因为痛得实在厉害,她从舞台上艰难地爬起来后,连话都没办法说,就不得不终止比赛,捂着肚子狼狈地离开舞台……

宋秒秒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台下所有人那不可思议的眼神,她恨不得找个洞跳进去。而在后台被沈倦拦住,听了他的分手宣言后,她连找洞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像被抽空了一般。

其实,因为有前四次的被劈腿经历,宋秒秒并不恨沈倦,她只是很纳闷。这种纳闷甚至让她顾不得想,比赛当中肚子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地疼痛。这三天里,她只是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她到底中了什么邪,她的爱情都以这么狗血而统一的方式结束。

可惜她百思不得其解,唯一想明白的是:沈倦和前四个男生不一样。

如果以分数来评价她对他们五人的感情,前四个男生加起来的分数也没有沈倦高。所以,在听了言妍的话以后,宋秒秒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什么‘恋爱锦鲤’在哪儿?带我去瞅瞅。”

学校的网球队素有“C市未来之星”的称号,学校不仅给了网球队特定的训练场地,还聘请了退休的专业网球教练出任网球队教练。在按照正规运动员的标准训练的情况下,校网球队多次和市内有名的网球俱乐部合作出战,而且成绩一直很显赫。也因此,C大的校网球队在学校里地位一直很高。

但跟在言妍身后左拐右拐地走向网球馆的宋秒秒,是第一次来这里。

因为从小就有一个成为舞蹈演员的梦想,除了正常上课,宋秒秒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贡献给了舞蹈训练。人人都说她有超高的天赋,却不知道她比别人多花了多少时间在训练中。

两人刚到网球馆,还未走近,便远远地听到有人欢呼。

“真是好运呀,好像他们正在比赛!”看到不远处围观的人群,言妍有些激动。

“不对呀,要是这个‘恋爱锦鲤’真这么灵,怎么没人在许愿啊?”走近一些,宋秒秒观察了一下,发现围观的人没有太多,大部分还是男生。

可能刚刚有人赢了球,所以才有人欢呼,但更多的时候大家都只是安静地看着场内的比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以为随便许许就能灵的啊?”言妍对宋秒秒说,“据培培说呀,一定要在那个‘恋爱锦鲤’赢球的那一瞬间许愿,而且一定不能招摇,最好偷偷进行别让人看出你在许愿,在心里一直默念喜欢的人的名字就好了。这个秘密目前也只在极小范围内流传,所以还没那么轰动。”

“真有那么邪门?他是月老啊?”宋秒秒还是有点怀疑。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记住啊,一定要在他赢球的那一瞬间在心里许愿,不然不灵了可别怪我——呐,就是那个戴帽子高个子的男生。”

言妍说着,伸手指向了赛场上左边的男生。

顺着言妍指的方向,宋秒秒看到穿着纯白色网球运动T恤的男生,他的帽檐压得很低,但手中的网球拍握得很稳。宋秒秒不是第一次看网球比赛,她发现那个男生的打法很强势,速度也很快。

因为距离有点远,宋秒秒害怕错过男生赢球的瞬间,所以目光一直没有离开他。但是越看男生,宋秒秒越有一种熟悉感。

当男生抬头接球时,宋秒秒终于彻底怔住了。

“不会这么巧吧?”看到男生的脸时,宋秒秒有些恍惚,她不敢置信地咽了咽口水,碰了碰身边的言妍,“言妍,这个‘恋爱锦鲤’叫什么?”

言妍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男生,听了宋秒秒的话,她头也不回地说?:“他叫什么来着?培培说过一次,我忘了,反正大家都叫他‘恋爱锦鲤’,叫什么随便啦。”

“是不是叫……靳云琛?”

“对对对,好像就是这个名字。”言妍恍然想了起来,但下一秒她就疑惑地看向宋秒秒,“不对,你怎么知道啊?”

宋秒秒没有回答她,但从宋秒秒震惊的眼神中,言妍立马察觉到了猫腻:“怎么?你们认识?”

宋秒秒看着网球场上一个猛挥将球拍向对手的靳云琛,咽了咽口水:“何止是认识啊,准确地说,他以前是我的冤家……”

“5∶3!靳云琛赢了!”

“看来裴之枫的队长位置要拱手相让了!”

“支持!靳云琛太厉害了!”

……

宋秒秒的话还没说完,观众们突然兴奋地尖叫了起来,将她的声音完全盖了过去。

“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冤家?”言妍看了看宋秒秒。宋秒秒正心虚的时候,言妍突然扭过头拉了拉刚刚说话的男生,问:“这是什么情况?什么‘裴之枫的队长位置要拱手相让’?”

男生愣了愣,反问:“你不知道这场比赛是靳云琛和裴之枫为了争夺校网球队队长职位而举办的吗?”

还没等言妍反应过来,男生已经给了她一记“你不知道的话来凑什么热闹”的眼神,又继续和身边的人兴奋地为靳云琛欢呼起来。

看得出来,靳云琛很受欢迎,至少有一大半的观众为他赢得比赛而欢呼。

当然,也有为裴之枫输了比赛感到难过的。

宋秒秒身边就有一个。

原本宋秒秒还在思考怎么和言妍讲述她和靳云琛的冤家路窄,但现在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言妍的心思已经从她身上完全转移到裴之枫身上去了。

言妍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脾气好的人打听了一下,才弄清楚今天的比赛具体是怎么回事。

原来三天前,靳云琛约定和裴之枫比赛,比赛的赌注是校网球队队长的身份。至于他们之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比赛,还要从靳云琛说起。

靳云琛是三个月前作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交换生来到C大的,进入学校的当月他就申请加入校网校队。C大的校网球队不是普通学校的校队组织,因为赢得了不少比赛,不但在C市,甚至在全省都是数一数二的网球战队,所以校网球队的教练当然不会随意让人进来。因此,校网球队苏教练设下了不少考验。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靳云琛不但以最高标准通过了这些考验,战胜了苏教练安排的队员,还都以碾压式的分数胜出。这让苏教练简直如获至宝,他当然是张开双手热烈欢迎这位网球天才。

靳云琛技术了得,加上长相帅气,身材高挑,他在正式加入校网球队的第二天就被封为网球队的新晋男神。

队员对他心悦诚服,女生看到他两眼放光。

然而,所有人都发现,这位新晋男神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唯独对校网球队队长裴之枫不太友善。

在靳云琛没有出现之前,裴之枫一直是校网球队的风云人物,在他的率领下,球队也确实打出了不少好成绩。按理说,原本应该是裴之枫对这位抢了他风头的新晋男神有敌意,但大家发现事情恰恰相反,靳云琛处处挑衅着裴之枫,连训练的时候两人间都擦着火花。

终于,在三天前,他向裴之枫下了挑战书。

言妍不知道这些也是情有可原,因为三天前她们正在参加C市高校舞蹈大赛。

“这只‘臭锦鲤’,仗着自己打得好,也太欺人太甚了吧!”了解到事情经过的言妍气愤地替裴之枫打抱不平。

“怎么,你的裴学长输了,你这么心疼啊?”看着言妍愤愤不平的样子,宋秒秒打趣她。

“抢了裴学长的风头就算了,连队长的身份也要抢去,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如果是在平时,听到宋秒秒提裴学长,言妍一定面红耳赤。但今天看着裴之枫站在赛场上被打败的样子,她除了满眼的心疼,再也顾不得其他了。

宋秒秒也顺着言妍的目光望去,就见靳云琛已经走到了裴之枫面前。

二人身高相仿,这样针锋相对,赛场上立马多了一丝紧张的气氛。观众席上的人停止了欢呼,全都静静地看着他们。

“你的技术很专业,可惜体力差了点,身体也不太灵活。”靳云琛看着裴之枫,眼神里满是不屑。

裴之枫握了握球拍,倒显得平静:“我输了,以后你是队长。”

“这是理所当然。”靳云琛说着,剜了裴之枫一眼。

虽然离得有点远,可是在看到靳云琛那个眼神的时候,宋秒秒心里还是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宋秒秒总觉得这个人和她认识的那个靳云琛很不一样。

她认识的靳云琛虽不至于温柔如白月光,但在她的记忆中,哪怕他再生气,也从来没有对谁发过火,更不可能有这么阴鸷的眼神。不过她又转念想了想,已经三年不见,靳云琛又去了国外,有些改变也许也是正常的……

“都怪我,要是我早点来给裴学长加油助威,他肯定就不会输的。每次我在的时候,裴学长都会赢的!”

言妍是裴之枫的头号迷妹,只要没有舞蹈训练,她一定会在网球馆观看裴之枫的训练,要是裴之枫有什么比赛,她更是第一个到场支持,摇旗呐喊。

言妍的话打断了宋秒秒的回忆,她抬头才发现靳云琛已经拿着球拍转身离开了。

随后裴之枫也离开了。

“裴之枫,不要气馁,你是最棒的!”一声高呼让转身离开的裴之枫突然回头,他望向声音的来源——宋秒秒旁边的言妍。

不知道是不是言妍的声音太响了,不但裴之枫回头了,连快走出赛场的靳云琛也朝这边看了看。

宋秒秒立马扭过头去,生怕被靳云琛看到。

不过还是晚了,她明显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靳云琛不会看到我了吧?”宋秒秒也说不上为什么害怕被靳云琛看到,但她还是情不自禁在心里嘀咕,“都三年没见了,也许他早就把我忘了吧?”

裴之枫给了言妍一个微笑的眼神之后转身继续走了,见两位男神都离开了,围观的人也朝网球馆门口挤去。一路上,大家有的在为裴之枫感到惋惜,有的在为靳云琛高招的技术惊叹。

“对了,你刚刚许愿了没有?”刚走出网球馆门口,言妍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看了看宋秒秒。

“啊?我……忘了。”宋秒秒这才想起,她们来这里是为了许愿的。

向靳云琛许愿……宋秒秒想了想她以前对他做的事,心道:就算他真如传说一般灵验,他也不可能保佑我吧!

这个想法,显然不止她一个人有。因为她刚说完,言妍就气鼓鼓地说:“不过没许也好,赢裴学长的比赛,就算许了愿也肯定也不灵,哼!”

宋秒秒:你在逗我?

因为宋秒秒的意外退赛,C大校舞蹈队队长穆涵以高分获得了C市高校舞蹈比赛单人舞冠军。同时,她还收获了爱情。

校内网上,有人传出一张穆涵获得冠军后在后台被沈倦抱起来的照片,与之明显对比的是另一张照片:宋秒秒捂着肚子在舞台上瘫倒、表情抽搐的样子……

大家的一致评价是:校草沈倦抛弃宋秒秒,爱上穆涵,无疑做出了一个正常男人的正确选择。

这种“大猪蹄子”的言论被一个ID名叫“大言不惭”的网友破口大骂,可惜支持宋秒秒的人还是少。

言妍故意不让宋秒秒看到那张照片,但宋秒秒不用看,也可以想象出当时沈倦抱着穆涵是怎样的表情——他会挑着眉头,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微笑,用充满柔情的眼神深情地望着……穆涵。

宋秒秒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当初就是被沈倦这个笑容迷倒的。

宋秒秒永远都记得自己第一次单独遇到沈倦那天。

那还是一个月前,那天,因为独自练习舞蹈到很晚,所以她是最后一个离开舞蹈室的。初秋的夜已经有些凉,舞蹈室离生活区有段距离,这个时间点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影,路灯昏黄,四周安静得有些可怕。

没走多久她就被一只突然出现的黑猫吓了一跳。

看着那只眼睛发亮的黑猫,宋秒秒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一道人影出现了。

“不好意思,吓你一跳吧?”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挑男生。

他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满眼温柔地望着宋秒秒。

他就是沈倦。

C大的校草沈倦,宋秒秒当然知道。只不过宋秒秒从进大学后每天努力练习舞蹈,无暇顾及其他,加上她那接连不断的桃花运,她和沈倦也不在一个系,所以她和沈倦几乎没什么交集。

那晚可以算是他们第一次的正式相识。

宋秒秒当时也谈过四段不长的恋爱了,虽然她连接吻都还没来得及经历就分手了,但她也多少懂得了爱情的味道。

宋秒秒当然不是那种贪恋男色的肤浅女生,但当时看到沈倦的眼神,她的内心突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在那四段恋爱中,她都从未体验过这种悸动。

同样感受到悸动的还有沈倦,说完那句话后,他就看着宋秒秒,渐渐怔住了。两人凝望着对方,目光缱绻,直到那只黑猫再次叫了几声,两人才有点不好意思地从对方的身上移开视线。

后来宋秒秒才知道,那只黑猫是只流浪猫,腿还受了些伤,沈倦正打算抓住它带它去看兽医。

之后,他们二人合力将那只黑猫抓住,并送到了兽医那里。

让宋秒秒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当她从舞蹈室练习完回宿舍时,她再次在昏黄的路灯下看到了沈倦。

“我是怕再有野猫吓到你。”沈倦温柔地对她笑笑。

第三天,沈倦在同样的位置等着宋秒秒,但他没像前一天一样直接将她送回宿舍,而是先请她吃了一家很有特色的消夜。

第四天,沈倦出现在宋秒秒面前时,怀里抱着那只治好了脚伤的黑猫,身后还藏着一束玫瑰花。

……

一个礼拜之后,宋秒秒就沦陷在沈倦温柔的眸中。

宋秒秒答应沈倦的追求时,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想和他在一起。

在一起的半个多月里,他们没有吵过一次架,每天甜蜜地在一起,做着正常情侣做的事,看最热门的电影,一起去食堂吃饭,还一起养那只黑猫。

宋秒秒相信,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导致沈倦和她分手。如果真是邪门,那么用这种许愿的办法来解决,未尝不可。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让她和沈倦重归于好,结果对方居然是被她欺负了三年的高中同桌,想一想当初靳云琛对她的态度……只有八个字可以总结她的命运:冤家路窄,天要亡我。

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宋秒秒之后那几天的状态,“萎靡不振”最合适不过了。

她蓬头垢面地窝在宿舍的床上,舞蹈也不练了。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命运对她实在太残忍。

言妍也没有顾得上安慰宋秒秒。裴之枫那天战败后,她觉得有必要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所以她天天上课很积极,有事没事地找机会和裴之枫上同一堂课,方便对他嘘寒问暖。

舞蹈队的严教练原本是打算对宋秒秒那天比赛落败的原因和她认真谈个话的,但因为亲眼看到了宋秒秒在后台被甩的过程,为了照顾她的感受,这个谈话也一拖再拖。

宋秒秒在寝室里窝到第三天的时候,严教练的谈话时间也终于拖到极限了。被同学传话说严教练让她去舞蹈室时,宋秒秒心下一紧。

其实这几天她也是有意不去舞蹈队的,原本她被严教练寄予厚望,希望能在本次的大赛中拿下冠军,结果却出了这样的岔子。一想到严教练,还有自己在舞台上狼狈摔倒的样子,宋秒秒就于心有愧。

不过她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队里肯定会过问的。所以收拾了一下后,她还是来到了以前几乎每天都会来的舞蹈室。

校舞蹈室在艺术楼的一楼,严教练特意挑了一个大家都在上课没来训练的时间喊她,所以宋秒秒赶过去的时候,舞蹈室里只有严教练一个人在。

严教练当初也是国家级舞蹈队备选苗子,只是听说她也在一次重要的比赛中出现了重大失误,左腿受伤,之后的水平便慢慢下降,她也慢慢不再抱着成为舞蹈家的梦想,最终选择了做校舞蹈队的教练。

也正因如此,在看到这么有舞蹈天赋的宋秒秒时,她才格外惜才。

“严教练……”宋秒秒来到严教练面前,满脸愧疚地看着她。宋秒秒很想对严教练说声“对不起”,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让她太难过,她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的失误很让人意外,”严教练伸手捋了捋宋秒秒耳边的头发,声音很轻,却开门见山,“我后来想了想,这有失常理。这几天你冷静下来,有没有想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肚子突然一痛,”宋秒秒像是陷入了难堪的回忆当中,咬了咬嘴唇说,“但那天不是我的生理期,比赛那些天我也严格注意着自己的饮食,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打算第一时间给你的身体做一个检查的,但是……”严教练想到那天在后台沈倦对宋秒秒说的话,终于还是避开了这个话题,“你仔细想想,赛前你有喝过什么东西吗?”

为了保持最佳状态,宋秒秒将一切意外因素都考虑了进去,每次比赛前她都会十分注意,那天也一样。宋秒秒想了想,没想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摇了摇头。

“严教练,为什么会这么问?你是怀疑有人……”

“我也只是例行问一问,你不要想多了。”严教练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样吧,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一下,调整一下状态,趁着最近没有什么比赛,先休息一段时间。”

作为严教练的心头肉,宋秒秒早已经被严教练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了。宋秒秒也和她很亲近,所以她知道宋秒秒把这次的比赛看得很重。她还记得当初宋秒秒跑来对她说,等自己赢了比赛拿了奖金就和沈倦去日本旅行的。

宋秒秒感激地看了看严教练,最几天她也确实没有心思练舞。

只是宋秒秒没想到,她刚离开舞蹈室,就看到了两个让她心思更乱的人。

不远处的花坛边,沈倦紧紧地拉着穆涵的手,满眼柔情。穆涵站在他面前,垂着眼帘,满脸的幸福。

因为离得远,她听不清沈倦和穆涵在说着什么。事实上,不用听到他们说什么,他们现在这般模样,就让宋秒秒觉得呼吸困难了。

沈倦身高一米八一,身材修长,穿着白衬衫,戴着黑框眼镜,斯文又温柔。穆涵也从小学习舞蹈,虽然天赋不及宋秒秒,但身材高挑,一副温婉模样。两个人此时看上去是那么登对。

其实,前四任男友劈腿之后,宋秒秒也看到过他们和新欢恩爱的模样,但大概是在一起的时候很不正式的缘故,所以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这一次她明显觉得有点崩溃。

更加让她崩溃的是,下一秒,她看到沈倦忽然撩起穆涵的头发,吻住了穆涵的唇……

要知道,宋秒秒和沈倦谈了大半个月的恋爱,也才牵牵手,她几次想把自己的初吻献出去都未遂。可是穆涵和他才在一起一个星期,就……

以前宋秒秒总听人说“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当时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在这一刻,她懂了。

“这也太过分了!秒秒,那可是你的沈倦啊,他怎么能这样!”

宋秒秒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就看到言妍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倦他们。

“你什么时候来的?”宋秒秒可好几天没在白天看到过言妍了。

“我这不是想着,好几天没来舞蹈队训练了,怕教练找我吗?没想到我刚到,就看到这对奸夫淫妇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苟且之事。”言妍头也不回地说,“秒秒,虽然我对靳云琛抢占我们家裴之枫网球队队长职位的行为很不耻,但是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觉得你必须要把沈倦抢回来了!”

说着,言妍一本正经地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宋秒秒:“必须要抓紧了,否则他们再这样发展下去,生米就要煮成熟饭了。”

宋秒秒哑口无言。

“我打听过了,今晚靳云琛和D大有一场比赛,你赶紧趁机向‘恋爱锦鲤’许愿吧!”

看着沈倦温柔的样子,宋秒秒咬了咬嘴唇,她确实不想失去他。

见宋秒秒还在犹豫,言妍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她认真地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在忽悠你是吧?这样吧,我好人做到底,今晚我先许愿,以身试法,让你亲眼看看到底灵不灵。要是明天我和裴之枫在一起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提到裴之枫,言妍的眼睛里仿佛冒出了爱心……

宋秒秒没想到言妍会说这样的话,当场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言妍,你也太够意思了!”

有姐妹如此,夫复何求啊?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总有相逢似别时
下一篇 : 有风恋她,有我恋他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