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请签收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晚安请签收

文/祝南茗

比起害怕昆虫,我更害怕你不在我身边。

1

罗贺景其实不喜欢这幢老旧的楼房,虽然楼梯上还算干净,但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墙角的些许蛛丝。如果让罗贺景列举自己最讨厌的东西,昆虫绝对可以在名单上居于榜首。

不靠谱的父母突发奇想要去度蜜月,并且婉拒了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的要求,把他托付给了两个街区外的姥姥。

“反正你以后要读的群英中学就在姥姥家附近,熟悉熟悉环境也好。”妈妈临走前这么说。

路过那蛛网的时候,罗贺景紧张得汗毛直立,就在他精神紧绷之时,旁边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

少女穿着明黄色的裙子,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夏天还热烈。

推门而出的傅伊人也没想到门口居然有人,她对姥姥打招呼,然后目光就停驻在罗贺景的脸上。罗贺景不自然地转过了头,他的脸上有一块深色的胎记,几乎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注意到这块丑陋的印记。

罗贺景跟着姥姥顺着楼梯到了四楼,进了房间之后,他的手上被姥姥塞了一个红苹果。他对这个苹果没什么兴趣,问了房间的位置就去放置物品。

虽然他面上不表现,但是心里有些失落。那个女生的表情,是嫌弃还是吃惊,反正无论是哪种,都改变不了自己不讨人喜欢的现实。

没一会儿,罗贺景整理完了,合上行李箱,听到了玄关处传来一阵敲门声。他看到姥姥在厨房准备饭菜,于是径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便看到那个住在三楼的女生双手团成球,朝他鞠了一躬:“你好,我是住在楼下的傅伊人,我想要送你一份礼物。”

“啊?”

其实刚刚看到这个小哥哥的时候,她就感觉他脸颊旁的印记像一只振翅的蝴蝶,于是打酱油路过楼下花丛的时候,就顺手抓了一只蝴蝶。

在傅伊人松开手的一瞬间,一只橙色花纹的蝴蝶缓缓从她的掌心飞出。

这是罗贺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蝴蝶。出乎傅伊人的意料,罗贺景并没有露出惊艳的笑容。相反的,他迅速闭上眼睛,挥动了一下手臂,试图把蝴蝶赶走,然后后退了几步,却被自己绊倒,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口中还念念有词:“快走,快走!”

看这架势,傅伊人知道了他害怕蝴蝶,于是她好心提醒他:“没事,你看蝴蝶已经……”

傅伊人的视线随着蝴蝶移动,最后移动到了罗贺景的头上,她不敢再说下去。罗贺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伸手到头上,便碰到了蝴蝶。

罗贺景维持着摸头的动作许久,等到他亲眼看到蝴蝶扑闪着翅膀从他眼前飞向远方,他的眼睛依旧维持着呆滞的斗鸡眼状态,然后毫无预兆地晕倒了。

2

当天晚上,从医院回来之后,傅伊人被妈妈教育了一个晚上:“你怎么可以吓人家?这下可好,被你吓晕了。”

“我怎么知道他这么胆小……”她嘟囔道。

傅妈妈没好气地呛她:“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缺心眼吗?多为别人考虑一下。”

次日,本着为别人考虑的人道主义关怀,傅伊人带着一箱牛奶,敲开了罗贺景奶奶家的门。

罗贺景被这阵比拆迁还大的敲门声吵醒,他以为是买菜回家的奶奶,没想到是笑意满满的傅伊人。他回想起什么,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哥哥,我是来道歉的。”傅伊人完全没有察觉到罗贺景的抗拒,把牛奶提到他身前。他下意识地双手捧着牛奶,身体僵硬,生怕箱子里飞出无数只蝴蝶。

按照正常流程,这个时候罗贺景就应该邀请她进屋了!

傅伊人期待地眨巴眼睛,罗贺景紧张地咬着嘴唇,想着怎么才能礼貌地将牛奶还回去。至于让傅伊人进屋……他可不想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飞满昆虫。

他斟酌许久,开口:“谢谢你的牛奶,不过我现在要出门了。”

“去哪里?我可以一起吗?”

“就是一群男生在体育馆打篮球,你应该没什么兴趣吧……”正好昨天何群约他打球,他嫌无聊就拒绝了,现在倒是成了忽悠女生的好借口。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总不可能对篮球感兴趣。

事实证明,罗贺景看人的眼光一向不是很准,他没有发现傅伊人纤细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彪悍的心。自从到体育馆时,傅伊人凭空接住即将砸到他头上的球,事情就渐渐摆脱了他的控制。

“喂,我说你们也太不小心了,都要砸到人了也不道歉!”傅伊人拿着球,气势汹汹地站在罗贺景面前,护犊子一般。

场上的男生面面相觑,片刻后有个带头的男生开始笑:“有什么好道歉的?球虽然没长眼睛,但是你们长了腿可以躲呀!”

听到嬉笑声,罗贺景眼中的光暗淡下来。果然,他还是最讨厌人多的地方。

只有何群悄悄从人群中跑出,走到罗贺景旁边查看他有没有受伤,他神色难看地摇摇头。何群安慰他:“没事就好,他们一直这样,有口无心的。”

本来傅伊人就有些不爽,听到这话,就觉得她得帮罗贺景出一口气。她抱着球从栏杆处翻入场内,将球放在地上,活动了一下四肢,随后指着刚刚出声的男生,沉声道:“来一场吧,球场无情,输了可别哭鼻子。”

一小时后,傅伊人在球场上运球,而罗贺景和何群坐在观众席上抱头。

“这姑娘你从哪里找来的?太猛了……”何群的眼睛逐渐湿润,“我哪里还有上场的机会?”

3

自从傅伊人赢了一对一比赛,罗贺景的受欢迎程度居然明显提高,时不时就有朋友打电话来,支支吾吾地邀请他和傅伊人一起打球。

在一个普通的下午,刚下场休息的罗贺景接到了父母的电话,得知可以回家时,他的心中居然有强烈的不舍。

就算是最盛大的筵席也终有散的一日,更何况只是意外的短暂相遇。

这一次,是罗贺景敲开了傅伊人的家门。傅伊人一看到罗贺景,就露出了笑颜,迎着他进了客厅,为他倒了杯茶水。

“我……要回家了。”罗贺景递来一本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书籍,“谢谢你这些天这么照顾我。”

傅伊人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包装,看到封面上印着的几只蝴蝶时呆了一。她偷偷抬眼看了罗贺景一眼,然后心满意足地抱着书:“我很喜欢!”

其实他还想多和傅伊人说几句话,但是手机铃声催促着他下楼,他只能不情愿地道了别。

罗贺景拖着行李箱,和许久未见的不靠谱爹妈会合,猛然听到头上传来傅伊人的声音。他转身,看到傅伊人探出窗户,一只手臂使劲地挥舞着:“罗贺景!再见呀,罗贺景!”

那天离别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傅伊人在风中凌乱的发丝似梦似幻,若不是何群和他聊天时经常提到那个女孩,他还怀疑与之结识不过是一场梦。

4

开学那天,罗贺景才知道傅伊人说的再见并不是“再也不见”,傅伊人作为篮球特招生进入了群英中学,恰好和罗贺景分到同一个班。

“你是活的吗?”罗贺景下意识地戳了一下傅伊人的脸。

傅伊人皱着眉头,绕着罗贺景走了几圈:“我不是活人是什么,难道是人形怪兽?”

看到对方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罗贺景的心情突然明朗起来,对开学后未知的恐惧也消散了不少。

傅伊人在罗贺景前面的位子坐定,但身子微倾,和他分享早上父母特意做的面条。

她没注意到,班主任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班里,同学们都安静地不说话,只有她一人喋喋不休。

“大家都是高中生了,还需要我再三强调课堂纪律吗?”班主任的话绵里藏针。

傅伊人吐了吐舌头,灰溜溜地转身坐好。

她这一转身,没了遮挡物的罗贺景就暴露在班主任眼前。

班主任匆匆讲好基本上课安排,就走到了罗贺景身边,严肃地对他说:“同学,你脸颊旁边的头发太长了。”

“可是……”罗贺景刚想解释,班主任就离开了。他失落地捂着有着胎记的脸颊,不知所措。他这么多年都是留着碎发挡住胎记,虽然没什么效果,但有心理安慰。

领完校服,这天就可以先回家休息。傅伊人跟在罗贺景旁边,走过办公室时,被班主任出声拦住:“男同学,你留一下。”

傅伊人没丢下罗贺景一个人走掉,她站在门口,看到班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同学,你这个头发是违纪的,老师帮你剪了,省得你再跑一趟理发店。”

老师手起刀落,罗贺景白皙的脸颊上,那块胎记更显突兀。罗贺景失了魂一般从办公室走出来,老师继续和同事聊天,好像只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5

他脸颊边的头发似乎是活力的源泉,没有了那缕发,他开始变得多疑又敏感。他与傅伊人寸步不离,拒绝交新朋友,走在人多的地方时目光闪烁,会低声问:“我是不是……很吓人……”

“怎么会?!你看你的眼睛这么大,睫毛这么长,而且你的胎记在阳光下是玫瑰色的!多漂亮!”

在她真情实感的回答下,罗贺景却不为所动。

将罗贺景平安送到家后,她注意到对面街口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她摸着自己半长不短的马尾,似乎下了决心,走过人行道,推开了理发店倒映着红蓝灯光的玻璃门。

“请问,你们能帮我剪个短发吗?”

傅伊人的新造型似乎过于惊奇,刚走进教室的罗贺景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接受了这个可怕的事实——傅伊人顶着一头剪得稀烂并且颇有艺术感的短发。

“所以找好理发店真的很重要,我只是说剪一点点,”傅伊人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画着,“结果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罗贺景又不是傻瓜,怎么会猜不出来实情。他颤抖着嘴唇,想要道谢。自从他遇到傅伊人,他就不断地受到照拂,再自卑下去,怕是连自己都觉得矫情。

“乖……”傅伊人安抚似的拍了拍罗贺景的头发。罗贺景看到她细碎的短发随着动作起伏,柔软又可爱。曾有人说,头发软的人是很善良的,他深以为然。

也许傅伊人说得对,抛开胎记来看,罗贺景的确很好看,更何况,他的成绩优异,常居榜首,谁不亲近优秀的人?

在傅伊人高一外出训练的两个月里,没有了傅伊人的罗贺景反而如鱼得水。

待傅伊人顶着一张黑黝黝的小脸出现在罗贺景面前,他下意识地笑出了声。她气呼呼地坐到原来的位子上,却被他拦下:“你的位子被换到了后面。”

她讪讪地起身,想掩饰尴尬,于是伸出一只手,讨要课堂笔记:“这两个月的笔记借给我看看。”

“笔记借给了我同桌,等他看完再给你。”

傅伊人垂头丧气地坐在自己的新座位上,看到罗贺景与往来的同学打招呼,心里悄然升起一种失落感。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罗贺景还会每天给她发微信留言,但是渐渐地,他的话语越来越少,近两个星期只是留言了简短的“晚安”。

她还疑惑原因,没想到是罗贺景的朋友变多,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分给她这个老友。这是一件好事,可是她一点也不开心。

6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半趴在桌子上的傅伊人起身伸了个懒腰,手臂似乎碰到了什么,吓得她赶紧缩回了手。看到是罗贺景时,她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打瞌睡被老师抓了个正着。

“你在这里干什么,不回家吗?”晚自习一直上到八点半,学校又地处偏远郊区,窗外早已漆黑一片。她知道罗贺景怕虫子,从不晚回家。

“给你的笔记……”他把手伸入半开的背包中,拿出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

傅伊人挑了一下眉,在心里悄悄吐槽罗贺景的少女心。

“不用了,早上我只是随口一问。你知道我不爱学习,借了也不会看。”

闻言,罗贺景眨巴了两下眼睛,面上泛起淡红:“不用还……我特意给你抄了一本。”

他的笔记不够详细,省了许多基础知识,他怕傅伊人看不懂,抽时间重新整理了一份傅伊人专用笔记。

傅伊人瞪大了眼睛,翻开笔记,发现前几页都是罗贺景清秀的字迹,她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重要:“谢……谢谢你。”

罗贺景真是个温柔可爱的人,之前对他有了新友就忘了旧交的无端猜测马上被傅伊人全盘推翻。

“那我们一起回家吧,天色不早了,我送送你。”罗贺景提议。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刚刚走出校门,傅伊人一拍脑袋,从书包里掏出一瓶六神花露水,朝罗贺景身边三百六十度喷洒,确保方圆五米都不会有蚊虫靠近罗贺景。

罗贺景受不了味道,打了两个喷嚏:“你在干什么?”

傅伊人慌忙递上纸巾:“我怕待会儿虫子跑到你身上。”

“……”

可惜罗贺景身上的花露水味道太冲了,罪魁祸首傅某人也不敢靠太近,走两步就默默往后面退一步,还顺手揉了揉鼻子。

罗贺景转头,乍一眼没看到傅伊人,有些吓着,然后才看到傅伊人把自己落在两个路灯中间的昏暗地带。罗贺景往回跑到她身边:“你别离我太远。”

“花露水的味道太浓了……”

罗贺景察觉到傅伊人鼻子不舒服,也拉过自己的衣服闻了一下,味道的确很浓。这不是驱虫了,连人都被驱走了。

他拉着傅伊人快步往回家的路上走,声音轻柔却不容商榷:“你下次别给我喷花露水了。”

“那怎么行?这条路上小虫子可多了。”傅伊人连连摇头。

“比起害怕昆虫,我更害怕你不在我身边。”

“咦?”傅伊人一只手被拉着,下意识地掏出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怀疑自己在做梦。

走到傅伊人家单元楼下时,她还傻愣愣的。罗贺景微微歪头看她:“快上去吧,我要回家了。”

傅伊人僵硬地转身,掏出钥匙打开铁门,然后她听到依然在原地的罗贺景说:“晚安。”

这两个字像是给傅伊人的身体加上了机油,让她生锈到嘎吱作响的四肢飞速运动起来。她迅速地打开铁门,然后一阵风似的跑上三楼,心脏超负荷运作,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身体里跳出来。

7

回家洗完澡后的罗贺景,舒服地坐在床上刷知乎。前段时间他听说体育老师带着外出训练的学长、学姐里,有人因为晚上偷偷用手机聊天而被没收手机。他害怕傅伊人的宝贝手机被发现,于是克制自己不要去找傅伊人聊天。

明明很想知道她在训练时经历过什么事情,但是只能憋着,什么也不说,导致他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可是当他看到她那双灵动的眼时,他心中的不悦都烟消云散了。

他看了几个关于学习方法的回答后,后台跳出一个邀请回答的新提醒。他点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孩的感情问题。

罗贺景哭笑不得,他之前回答过一个关于文艺电影的提问,也许是关键词中带有暗恋,系统将他归到了情感专家那一类。

本来他想忽视,可是神使鬼差地,他居然点开了问题详情,细细地看了起来。

提问的女孩一看就知道语文不好,表达能力欠佳。通篇都是没有意义的感叹号和语气词,提取出来的意思大概就是:她的朋友和她当面说了晚安,她觉得心跳得很快,觉得自己是不是心脏出了问题。

罗贺景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心血管内科医生都不敢这么判断,这孩子多半脑袋不顶用。

这不是很明显吗?想和对方多靠近一点,看到他和别人说话时心里不高兴,上课时无意识地在书上写对方的名字,这妥妥地对对方好感爆棚呀!

他有理有据地分析了一番,然后结合对方的年龄,举了个自己的例子。最后检查上下文,确认无误后,点下了提交键。

几秒后,缩在被子里的傅伊人收到了一条新提醒。

刚刚几条逗趣的回答笑得她肚子疼,但她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她不抱期待地点开了新回答,看了几行字后,她猛地从床上坐起。

原来这是心动的感觉?!

8

第二天上课时,罗贺景觉得如芒在背。他借着看时钟的理由转头,目光正好和坐在角落的傅伊人撞了个正着。

他有些奇怪,微微眯了眯眼,潜台词是:发生什么了?

一直在偷看罗贺景的傅伊人会错了意,还以为对方在责怪自己。于是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偏过视线,然后把桌子上的数学书翻了几页。

幸好罗贺景什么也没有说,不然可就尴尬了。

傅伊人下课后,拿着自己在外地训练时买到的特产,想分给罗贺景。她刚把盒子放在对方的桌子上,旁边原本围着罗贺景的同学就一脸兴奋地说:“小傅同学,这个红糖小酥饼我可以吃一块吗?”

她不置可否:“我带给罗贺景的,你问他就好,别问我。”

其实她是不想把给罗贺景的东西分给别人吃,她断定罗贺景也不会这么做。毕竟他一定明白这是她特意为他准备的礼物,具有特殊的价值。

谁知罗贺景拆开盒子,将盒子推向嗷嗷待哺的人群中:“你们吃吧,别客气,傅伊人请客的。”

罗贺景想着傅伊人刚开学没几天就出去训练,没有和同学们打好关系,想通过红糖酥饼来帮她建立起同学情。可当他把傅伊人的酥饼分给同学们时,傅伊人拉着脸,别扭地离开了人群。

罗贺景知道她心情突然变差,但是不知原因,于是午饭时,他在食堂堵住了她。

高瘦清秀的少年鼓起勇气伸出一只手拦住了不耐烦的傅伊人。他有些羞涩,不好意思地问:“你最近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很正常呀!”

她的脸都快鼓成仓鼠了,一看就知道没少生气。

“那你今天上课盯着我看,我还以为我做错什么了。”

本来傅伊人一颗少女心就碎成了玻璃碴,自己试吃了好几家店买到的红糖酥饼,他一口都没有吃,随意地分给了别人,更别说被硬生生拆穿的少女心事。

她从小练习篮球,教练就告诉她输人不输阵,摔倒就爬起来,失球就下次再努力,决不能在球场上崩溃。

所以她告诉自己,在现实中,也决不能丢人。

“我为什么要盯着你看?你不要自作多情!”

这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说错话的人也没有立场难过。

9

一整天下来,傅伊人的心情都不好,一直在揪头发,作业差点没写完。

罗贺景倒是悠然自得,写完作业后就看书,下课铃一响立刻拿起收拾好的书包回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傅伊人。

放学路上,傅伊人把一块小石子当作罗贺景踢了一路,自言自语:“跑这么快干什么?我本来都想好要道歉了。”

明明该生气的是自己,怎么哄不好的却是罗贺景?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响声,傅伊人以为是罗贺景找她聊天,急忙掏出手机,差点没拿稳。一看到是蓝色的图标,她立刻失落了。

昨天给她回答的那个用户突然给她发私信,说自己也遇到了烦恼。

傅伊人本着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的优良品质,仔细地读完了对方的私信,然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直男”。

明明昨天还在回答里说自己为了能更靠近自己喜欢的女生,和同学打好关系,希望能和那个女生一样成为受欢迎的人。结果这天就把对方送的礼物分给了别人?

——小伙子,你这样不单身,就没人能单身了。

傅伊人飞快地输入文字,告诉对方,得赶紧去道歉,然后以后保管好女孩子送的东西。

回复完对方,傅伊人觉得自己胸前的共青团团徽更亮眼了。

她还在等待对方的道谢,结果手机界面上忽然变成了通话界面,是罗贺景打来的电话。

放学时的背影不是毅然决然吗?怎么现在还打电话?傅伊人在心里吐槽,但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意,她接起电话。

“对不起!”罗贺景的声音有些喘。

傅伊人觉得奇怪,明明手机贴着的是右耳,为什么左耳也听到了声音。她的左肩被轻轻拍了一下,吓得她差点把手机一丢,就要擒拿对方,幸好后面的人及时开口。

“我还是觉得当面道歉比较有诚意,我不想看到你不理我的样子。我现在知道错在哪儿了,我们还能是好朋友吗?”

知乎网友回复了他的私信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他不应该随便把傅伊人送的东西分给别人。他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到傅伊人闷闷不乐地在后面边走边玩手机,猜她现在应该还没有回家,于是急忙从家中跑出来,想和她道歉。

“不行,你连我的红糖酥饼都不吃,算什么朋友?!”

“我吃了!我才不舍得给他们吃,一个人我只分了一块,剩下的都在我这儿,你看!”罗贺景生怕自己被误会,从口袋里掏出塑料包装的酥饼,撕开包装往嘴里塞,“可好吃了!”

10

罗贺景说他们是好朋友,傅伊人就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她还是喜欢罗贺景在身边的感觉,如果说为了更进一步而失去了对方,她一定会觉得抱憾终身。

两人挨过了有些恐怖的高三时期,罗贺景被C大录取,傅伊人人品大爆发,捡漏进了C大体育系。

大学城里,经常有各种找兼职的学弟、学妹,罗贺景这次居然带了个学妹来见她。

傅伊人刚从篮球俱乐部下班,看到罗贺景旁边跟着一个小姑娘,她没有特别激动,而是镇定地走到对方面前:“女朋友?”

“开什么玩笑?她想找个兼职,就带她来看看你们这边还有没有在招兼职。”

“真稀罕呀!”傅伊人凑近,看了看学妹肤如凝脂的皮肤,然后直起身,“一起吃个饭吧,下午上班再来找老板。”

“谢谢学姐。”学妹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像是可口的棉花糖。傅伊人在心里默默地给她加了一分。

高中同学很多高中毕业之后就谈恋爱了,但是罗贺景迟迟没有谈恋爱。过了两年,身边终于开了一枝花,太不容易了,身为好朋友的傅伊人当然要全方面支持。

他们吃的是自助火锅,罗贺景被傅伊人招呼去看锅,然后把手臂架在小学妹肩膀上,带着她去取食材。

学妹一边甜甜地笑着,一边拿起一串韭菜,被傅伊人制止:“罗贺景不吃韭菜。”

“对不起,我不知道……”学妹放下韭菜,然后拿起旁边的香菇。

“他也不吃香菇。”

学妹维持不住表情,讪讪一笑:“学姐,要不还是你来拿吧。”

傅伊人皱眉:“如果你以后和罗贺景在一起,这些你总要了解的。”

学妹哪里见过这架势,她不过只是想找个兼职,却被第一次见面的学姐误会了。她连忙摇头:“罗学长不是学姐的男朋友吗?我从来没有想过插足你们的感情……”

什么?傅伊人一脸迷惑地看着不远处坐在座位上的罗贺景。罗贺景以为她们拿食材时遇到问题,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傅伊人旁边。

傅伊人多吃了几年米饭,内心也坚韧了不少,揪着罗贺景的衣领就问:“你拒绝小学妹也别拿我当挡箭牌呀,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尾声

听完了罗贺景的解释,傅伊人也顾不上自己最爱的火锅,发了好几条微信给家中的母亲。

“老妈,江湖救急,帮我找一下‘数学必修二’课本!”

傅妈妈还以为出了什么要紧事,丢下碗筷就去女儿的房间找起了课本,结果翻开一看,根本不是女儿的课本。

“囡囡,这课本上写的不是你的名字呀!”

高三结业时,罗贺景帮忙搬课本,不小心把两人的课本搬错了。罗贺景后来辅导表弟高中数学时,意外地在课本上发现傅伊人留下来的字。

和母亲聊天结束后,傅伊人两只手抱着头,声音几乎小到听不清楚:“你看到我在课本上写了什么?”

“你写了罗贺景比蝴蝶好看。”

听到这不痛不痒的句子,傅伊人突然觉得自己的底气又回来了:“哎……这有什么?那你也不能说我喜欢……”

傅伊人的话还没说完,罗贺景就笑眯眯地翻出手机照片,把傅伊人的谎话扼杀在萌芽之中。

书上狗爬般的字迹,表述混乱,但是依稀可以辨别出大意是——怎么办?我好想和罗贺景在一起。

下面清秀的字和上方形成鲜明反差。十八岁的罗贺景翻开了一个少女的心事,毫不犹豫地提笔写下——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