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闪耀(三)| 顾白白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小闪耀(三)| 顾白白

文/顾白白

小闪耀目录

第一章:小闪耀(一)

第二章:小闪耀(二)

第三章:小闪耀(三)

小闪耀(三)

前情提要:

虞闪闪好心把电动车借给高明朗,却不想高明朗半路出了交通事故进了医院,于是高父闹到学校要求虞闪闪赔偿费用,却意外发现虞闪闪的爸爸是旧相识。虞闪闪小时候填彩票中了一个亿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举成为校园有名的小锦鲤……

1

虞闪闪回到家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门口放了一双陌生的黄色凉鞋。她正想敲门时,听见了门内高大壮的声音。

“哎哟,弟妹你放心,我还会害了海生不成?我可是把他当亲弟弟看的。”

虞闪闪一下子就石化了,举着的手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她非常不喜欢高大壮这个人,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就在这时,她想到了肖耀对她说的话。

“你不喜欢的,就拒绝,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你自己的感受。”

虞闪闪瞬间就下了决心。

她转过身,朝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虞闪闪掏出手机给高婕发了个短信:“妈,今天我和同学在外面吃,不用等我啦。”

下一秒,高婕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闪闪啊,你在外面吃注意卫生哦,钱够不够?要不要妈妈给你发个红包?”

“不用了,妈妈,”虞闪闪抬头看了眼自家种满三月梅的阳台,小声道,“我会早点回来的。”

挂了电话,虞闪闪攥了攥书包背带,长长地吐了口气。

十年没回陵城,很多路都改建了,虞闪闪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在小区里绕了一圈又一圈,走累了,就在小区里供人休息的凉亭里抱着双膝蹲了下来。

正是饭点,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各种香味交杂在一起,顺着排气扇飘出来,散在空气中。

虞闪闪耸着鼻子闻了闻,肚子应景地发出一串咕噜声。

“好饿啊……”

虞闪闪有些烦躁地揪着身旁的小草,她平时挺温顺的一个人,但只要一饿肚子,脾气就有点差,跟“起床气”是一个理。

好半天,虞闪闪才想起来口袋里还有一颗大白兔奶糖。

肖耀给的。

其实她小时候最爱吃大白兔奶糖了,只是那时候大白兔奶糖的价格对她家来说很贵,只有过年时高婕咬咬牙给她称上一点解馋。后来有一次,她去亲戚家做客,被人塞了几颗大白兔奶糖,她舍不得吃,拿去讨好宋林栩,可是糖在口袋里焐了太久化掉了,宋林栩一巴掌就给拍掉在地上。她觉得可惜,下意识地赶紧捡起来丢嘴里,宋林栩当时看着她,很嫌弃地说了句“脏死了”。

那天起,她就有了心理阴影,一看到大白兔奶糖就想到宋林栩那副发自内心的嫌弃的表情,她就再也没吃过大白兔奶糖了。

虞闪闪犹豫了片刻,慢慢把糖放进嘴里,浓郁的奶香瞬间在嘴里化开。

奇怪的是,这一次,伴随着甜腻味道出现的,却是肖耀清风明月般的笑脸。

好甜。

宋林栩骑着单车远远就看见凉亭里蹲了一个人。

他本来想装作没看见,往前骑了一段距离,虞闪闪蹲在凉亭里发呆的样子愈发清晰,像一只迷了路的小兔子。

啧,看起来怪可怜的。

其实他小时候确实很讨厌虞闪闪,但是这次见面后,虞闪闪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缠着他,反而好像还变得挺可爱的。所以,他好像也并没有那么讨厌她了,甚至像现在这样,看见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蹲在那里,就怎么也没法心安理得地离开了。

宋林栩骂了一声,猛地掉头回去。

“虞闪闪,你不回家蹲外面干吗?”

虞闪闪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脑袋有些发蒙,看着宋林栩,半天没有反应。

宋林栩没办法,把车放一边,走过去半弯下身,伸手戳了戳她脑门。

“干吗你蹲这干吗呢?”

“嗝——”

虞闪闪一张嘴,就打了个嗝,饿的。

空气中混合着浓浓的奶香气,宋林栩脑子里就浮现出时下一个流行的网络用语,“奶萌奶萌的”。

看着这样的虞闪闪,宋林栩刻意板起的脸就有些绷不住了,他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有关心的意思:“你爸妈不在家?没带钥匙?”

虞闪闪抚着胸口,一边打嗝一边摇头:“不是的,我家来了人,你别跟我妈说,我骗她说我和同学在外面吃饭呢。”

宋林栩啧了一声,促狭地笑了起来:“哟,看不出来啊,你还会撒谎。”

“不是啊,”虞闪闪被他说得脸红,又有些不服气,四下看了眼,小声道,“高大壮在我家。”

宋林栩皱起了眉,他对高大壮没有好印象,陵城但凡知道高大壮德行的人都对这个人避之不及,怎么虞家还让人进家里去呢:“他去你家干吗?上次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虞闪闪摇摇头:“不知道,我看见他在我家,我就不想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吗。

宋林栩声音放软了点:“那你打算在这里蹲多久?”

虞闪闪指了指正前方,凉亭的周围种满了半人高的小树,隔着这道小树围起的“墙”,刚好能看见小区大门:“我看他走了,我就回去。”

虞闪闪揉了揉肚子,有些愤愤地鼓起嘴:“我妈妈本来说今晚要给我做可乐鸡翅呢,好可惜呀。”

大约是饿极了,虞闪闪在说完这句话后还吸溜了下口水,肚子又发出一串声音。

宋林栩看着她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后就转身走了。

虞闪闪目送着他骑车远去,叹了口气,这人咋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来去如风的。

可没过多久,宋林栩又回来了。

虞闪闪听到声音,有气无力地望过去时,宋林栩气势汹汹地冲她走过来。

他手里还拿了个什么东西。

虞闪闪当时就一个激灵,不至于吧,她只是晚点回家而已啊,也不用拿砖吧!几年不见,宋河豚的脾气难道变得这么暴躁了吗??

直到宋林栩走近了,她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饭盒。

宋林栩看着别处,有些别扭地把手一伸:“你先把饭吃了。”

虞闪闪做梦一样张大了嘴,她没有听错吧,宋林栩给她送饭?!!

虞闪闪是个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人,她着看他的眼神越变越羞涩暧昧。

宋林栩连忙解释:“你别多想啊,是我中午带的饭没吃,丢了浪费了。”接着,又凶巴巴地道,“你要不要?不要我扔了啊!”

虞闪闪早就饿坏了,生怕宋林栩这脾气真的会转头把饭盒丢了,连忙喊道:“要、要、要!”

“那你还蹲着干什么,起来啊!”

虞闪闪瘪着嘴,看起来委屈极了:“我腿麻了,起不来了啦。”

他怎么老这么凶啊,她都这么惨了,就不能温柔点嘛,呜呜。

“你就作吧!”

嘴里这样说着,宋林栩还是翻着白眼将虞闪闪拉了起来。

一中夏天的校服是短袖衬衫,他握着虞闪闪的小臂,少女的肌肤柔软细腻,盈盈不堪一握,她站起来时带起的风还有股奶香,从鼻间直钻肺腑。他忽然就觉得手心发烫,像有一团火顺着手心唰地一下直冲脑门。

他猛地放开了手,见鬼似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虞闪闪被突然放开,差点摔倒,娇嗔了声:“你干吗突然放手啊,我差点摔了。”

虞闪闪幽怨地看着他,她的眼睛生得很美,又大又圆,瞳仁清澈透亮,像小动物一样,雾蒙蒙的,透着股纯天然的天真。

宋林栩深吸一口气,把饭盒往虞闪闪怀里一塞,掉头就走。

虞闪闪是看着高大壮出了小区门才回家的,一到家就发现父母的脸色不太好。虞海生坐在沙发上看手机,高婕坐在另一头看手机,全程没有一点交流。

虞闪闪跟他们打了招呼后就回房间看书了,那天晚上,虞闪闪心里担忧,睡得不踏实,半夜她被一声惊雷惊醒,才发现外面下起了暴雨。

她起床关上窗,又去上了个厕所,路过客厅时,耳尖地听见了父母的房间里有争吵声。

“我也不想和高大壮合伙,可你也知道那人,就是个无赖,他能缠得我们家不得安生,你今天要是不答应,他能天天上咱家。”

“谁让你招惹他的?虞海生,从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以前被他坑害得还不够吗?”

“我……”

“我丑话说在前头,车你已经卖了,我不追究,但是房子的钱是给闪闪留的,你敢动,我就和你拼命!”

虞闪闪这才发现,似乎很久没有看见自家的车了,她以为和从前一样送去保养了,原来是卖了。

高婕小声地哭泣起来,虞海生似乎在安慰。虞闪闪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一大家子住在纺织厂不到十平的员工宿舍间里,她时常在半夜被父母的争吵声吵醒,她也从一开始的害怕大哭到后来能面不改色地装睡听父母吵完。

虞闪闪叹了口气,没有再听下去,踮起脚尖回到了自己房间。

2

第二天因为下雨,大课间不用做早操,大家都聚在教室里,虞闪闪从书桌里拿出一个礼品袋打开,掏出里面的饭盒,拿了张纸巾仔细擦拭起表面的水珠来。

赵伊人凑过去看,好奇道:“闪闪,你中午不去食堂了吗,改自己带饭了?”

虞闪闪还未说话,后桌的高明朗就兴奋地嚷嚷起来:“虞闪闪你带了什么好吃的,让我看看。”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抢。

赵伊人眼明手快,一巴掌拍了过去:“把你的爪子拿远点,真没礼貌!”

虞闪闪生怕这俩一点就炸的人又吵起来,连忙解释:“我没有带饭啦,我是要去还别人饭盒。”

原本靠在椅背上看比赛视频的肖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抬头看向虞闪闪。

少女的脸有些不自然的红,眼角微微弯着,说不出的羞涩。

他目光下移,落在被她像宝贝一样捧在手里的东西上,老干部式平平无奇的保温饭盒,一看就不是女孩子喜欢的样式。

肖耀搁在桌面的手指微微蜷了起来。

“还别人饭盒?虞闪闪,你有情况哦?”高明朗冲她八卦地挤了挤眼。

“我能有什么情况呀,还不是昨天……”

虞闪闪本想把昨天的情况解释一番,但是瞧见高明朗没心没肺的笑脸,她就把话吞进了肚子里。那毕竟是他父亲,如果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是因为躲着他爸,他会难过的吧。

虽然虞闪闪不喜欢高大壮,但她是真心把高明朗当朋友看的。

“昨天我家没人做饭,我妈的朋友让她儿子给我送饭来的,他也在我们学校,喏,就是对面(一)班,所以我就把饭盒带过来还给他。”

“哎哟,传说中的青梅竹马呀。”高明朗揶揄道。

“什么呀,”虞闪闪被戳中心思,一紧张就有些结巴,她把饭盒装回袋里,站了起来,“不跟你们说了,我赶紧给人送过去。”

“一起去吧。”

突兀地横插进来一道声音,惹得三人纷纷朝肖耀看去。

他站起来,平静地将手机锁屏放进口袋:“我刚好也去(一)班有点事。”

虞闪闪还有些蒙,肖耀就已经绕过座位走到了她旁边,对她笑了笑:“走吧。”

“哦,好、好的。”虞闪闪茫然地点点头,跟着肖耀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留下许多小水坑。

虞闪闪停在教学楼的门口,思虑着自己要怎么闯过1号楼和2号楼间这节没有任何遮挡的路。

虽然她淋点雨也没什么啦,但校服是白色的,如果淋湿了,会很透的……

突然,她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

“我们走这边,”肖耀往右边比画了下,“那后面有条走廊,刚好连接了两栋楼。”

“啊,这样嘛。”

虞闪闪的困扰一下子就解决了,她眯起眼对肖耀绽放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还好有你在。”

去走廊要经过楼梯间的安全通道再通过运送垃圾的小门,连灯都没有,只有墙上“安全通道”的指示牌发出绿莹莹的光。

这里位置偏僻,除了他俩,并没有其他学生。

虞闪闪跟在肖耀身后,莫名觉得有些心慌,不动声色地往前迈了一步,走到跟肖耀并肩的位置。

肖耀侧过头看了她眼,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马上就出去了。”

灯光照亮眼前的一瞬间,虞闪闪微微怔住,她瞥了一眼肖耀,心里暖暖的——他是知道自己害怕才开的手电?

可是他怎么看出来的,她有表现得很明显吗?

虞闪闪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地小声嗫嚅:“我才没有害怕哩。”

此地无银三百两,肖耀眼眸微垂,看着女孩有些僵硬的姿势,似笑非笑道:“嗯,我知道,是我有点怕黑。”

果然,推开一扇门后,虞闪闪的眼前豁然开朗起来,一条水泥地面的简约走廊连接了另外一栋楼,大约是没什么人来维护,碧绿的爬山虎绕着一条条廊柱向上蜿蜒,看起来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秘密花园。

还来不及惊喜,虞闪闪就看见了走廊里的人。

穿着校服的一男一女坐在石凳上看手机,从虞闪闪的角度看过去,两人离得极近,头靠头,几乎贴在一起。

虞闪闪有些尴尬地停了下来,她是不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

她正想拉着肖耀趁人没发现前离开这里,却见肖耀往前走了一步,喊道:“宋林栩,夏颜然,你们真在这啊?”

轰隆一声。

空中响起一声惊雷,虞闪闪觉得那道雷穿透过走廊的天花板劈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炸得她浑身发麻。

闻声抬头的俩人脸上还挂着笑,女生热情地招招手:“肖耀,你怎么来了?”

而宋林栩,目光越过肖耀看见站在后头的虞闪闪后,慢慢收起了笑容:“虞闪闪,你来这里干吗?”

这个走廊是他们文艺部的老师告诉他们的,他们平时有什么节目都会利用课间时间在这里排练。

只有文艺部为数不多的几个文艺骨干知道,也很少有人来,除了他们,几乎不会有其他人来。

虞闪闪怎么会知道这里?

还是单独和男生一起,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她的脑子呢?

宋林栩心里莫名生起气来,而且虞闪闪半天都没回答他让他更火大,提高音量又喊了声:“虞闪闪?”

和方才温柔笑着的样子判若两人。

虞闪闪疑惑地看着宋林栩,瘪着嘴没说话,这人刚才还在笑呢,怎么一看见她就变脸变得这么快??昨天不是还给自己送饭了?唉……他果然还是不怎么喜欢她。肖耀动作自然地从虞闪闪手里拿过礼品袋,几步走到宋林栩跟前:“你的饭盒,昨天谢谢你了。”

宋林栩狐疑地接了过来,他皱着眉看着肖耀,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给虞闪闪的饭盒,要说谢也是虞闪闪来谢,轮得到他肖耀来?况且他和肖耀虽然同班了快一年,但说过的话却不超过十句,多数是作为班长的他吩咐事情,肖耀冷冷地点个头。

他一直都能感觉到肖耀对他莫名其妙的敌意,想着自己或许是哪里做得不好,无意中得罪人家了,可今天肖耀难得对他主动客气,又让他觉得反常。

不待宋林栩细想,眼角就瞥见虞闪闪转身离开的身影。

“虞……”

他往前跨了一步,肖耀却已经先他一步转身朝虞闪闪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夏颜然好奇地张望着,“我从没见过肖耀和哪个姑娘单独一起呢,还把人领来我们的秘密花园。”

夏颜然突然抿着嘴笑了起来:“不会是肖耀的小女朋友吧?”

“她不是!”

宋林栩想也没想就否认道,话一出口,不止夏颜然,他自己都有点愣怔。

“肖耀那种一门心思扑在击剑上的人,在取得实际的成就前,不会谈恋爱的,”他斟酌着解释,更像是在说服自己,“那个女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眼高于顶的肖耀能看上吗?”

夏颜然点点头:“也是,长得是挺可爱的,但是跟肖耀配,还差远了。”

夏颜然举起手机,在宋林栩眼前晃了晃:“喂,你发什么呆,我们还继续练小品吗?”

宋林栩看着被虞闪闪和肖耀一前一后关上的门,莫名觉得有些烦躁,他转过身:“不练了,回去吧。”

3

幽暗的楼梯间里,虞闪闪坐在阶梯上,双手撑在两边,低头看着光秃秃的地面,心里一阵阵地叹气。

从小到大,宋林栩对她永远凶巴巴的,从来没有对她笑过,一看见她就很生气。

她都不知道,原来他可以对一个人露出那样的笑容。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儿,有人在她旁边坐下,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蓝白相间的运动鞋和一双精瘦的小腿。

突然间,她眼前出现一只拿着大白兔奶糖的手。

虞闪闪神色一愣,侧头看去,少年微微偏着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虞闪闪一直觉得在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字文化里,有一个词用来形容肖耀的气质是最好不过的。

那便是——眉目如画。

他的眉眼,就像出自名家之手,一笔一画,穿越古今,水墨晕染间尽是漫长岁月沉淀后的温柔与清润。

画中仙,月中人。

“不接吗?我手举得好累。”肖耀轻轻晃了晃胳膊。

虞闪闪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盯着人看呆了,太丢脸了,她迅速挪开视线,接过他手里的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她的动作有些慌乱,以致咬到自己的手,鼓着嘴吹了吹手指。

那副干坏事被抓包的样子把肖耀逗笑了。

连声音都忍不住温柔起来:“甜吗?”

虞闪闪点了点小脑袋:“嗯……”

俩人肩并肩坐着,各怀心思,半晌都没说话。

等到一颗糖嚼完,虞闪闪才开口:“肖耀,你们男生如果从来没有对一个女生笑过,那他是不是不喜欢那个人呀。”

“那肯定了,若是喜欢一个人,一看见她就会不自觉地笑得很开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肖耀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雀跃。

虞闪闪觉得有人拿着把刀扎在她心口,血噗的一下喷涌出来——扎心了。

她幽怨地瞥了一眼肖耀,嘴巴微微嘟起:“我觉得你说得不对。”

肖耀挑眉:“哦?那你说说,哪里不对。”

“那按你的话来说,我见你对每个人都笑啊,”虞闪闪很认真地指出来,还煞有其事地说了几个同学的名字,“那你难道都喜欢他们?”

肖耀的笑瞬间就僵住了,他挖了个坑,没想到把自己也给埋了。

她没有小时候那般好糊弄了。

肖耀曲起手指放在唇边咳了咳:“我从前不会笑,后来有个人对我说,我笑起来很好看,要多笑笑。”

他看着面前的少女,仿佛透过重重时光看见了一个扎着双丸子头的小姑娘。她站在他面前,小大人一样,竖起两指在唇边划拉了一下:“来,跟我练,西一奥——笑,对了,就是这样,你笑起来这么好看,要多笑一笑才好呀,你要听话,下次见到我,一定是要笑着的哦。”

他有听她的话,练习了好多年,也等待了好多年。

双丸子头小姑娘渐渐和面前扎着单马尾的少女重叠在一起。她不服气地看着他,说不出的娇憨,让人觉得甜到心里。肖耀笑了起来,伸手轻轻揉了揉少女的头发:“我以后不会随便对别人笑啦。”

他的手掌很大,刚好罩住了她整个头顶,动作却很轻,像怕碰坏了她似的。

虞闪闪微微怔住了。

静谧无声的楼梯间,阴暗的光线下,唯一的光亮是少年写满笑意的眼睛,温柔闪耀。

没过几天,自习课上,虞闪闪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高明朗将她和赵伊人拉了个小群。

高明朗:“哎,你们最近发现没,我耀哥都不怎么笑了。”

虞闪闪回忆了下:“没有啊。”

高明朗:“黑人问号.JPG,你要是能有我对耀哥关注度的百分之一也就不会发现不了了,我是担心耀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赵伊人:“要是有个傻瓜天天对着我傻笑,我也笑不出来,微笑.JPG。”

高明朗从后面踢了一下赵伊人的椅子腿。

赵伊人愤怒地回头瞪了高明朗一眼。

虞闪闪也下意识地回头看肖耀,目光和肖耀的对上,肖耀对她笑了笑。

偷看被抓包现场,虞闪闪尴尬地回了个笑容,转头,有些无语地在小群里打字:“我刚回头看了,肖耀明明就有笑啊,高明朗你是不是眼花?”

高明朗握着手机就有点发呆,他不信邪地侧过头,喊了声:“耀哥。”

“嗯?”

肖耀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

不仅没有笑,莫名还有七分冷淡,三分严肃。

高明朗默默和他对视了几秒,结巴道:“没、没事。”

高明朗和虞闪闪没注意,可坐在肖耀斜对面的赵伊人是看得清清楚楚,肖耀变脸式微笑简直就是教科书级的。

他的笑容,现在只专属虞闪闪。

赵伊人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这颗糖,她默默嗑下了!

4

这天下午英语老师有事,将最后一节的体育课换到了第一节。

他们体育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男孩,虞闪闪刚好是生理期第一天,想到这里就特不好意思将请假的话说出口。

课后,虞闪闪在厕所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

等在外面的赵伊人看她脸色实在白得有些吓人,关切道:“闪闪,你等下还是请假吧?这太阳这么大,别中暑了。”

陵城已经正式进入夏天,这个时间又是最热的时候,热浪从四面八方侵袭,整个人像站在烤箱之中。

虞闪闪看了眼外面正烈的日头,肚子一阵阵绞痛,犹豫着点了点头:“好吧。”

等俩人踩着上课铃去操场时才发现,操场上列队的除了他们班还有(一)班的人。

虞闪闪一眼就看见了宋林栩,他穿了件蓝白色的球服,即使站在队伍最后排,也因个头挺拔,身姿出众,让人无法忽略。

虞闪闪没敢多看,和赵伊人迅速站进了自己班的队伍里。

看着两个班的人都排好队,体育老师兴致勃勃道:“今天也是有缘,你们两个班好巧不巧凑在一堂课了,等下我们就来个篮球友谊赛,赢的那队老师请喝水。”

两个班的人都欢呼起来,男生们摩拳擦掌,都想为自己班赢得荣誉,女生们也很兴奋。

站在虞闪闪前面的两个女生在小声讨论。

“天哪,那等下我是不是能看见我们校草打篮球?”

“当然啦,他可是校队的。”

“啊啊啊,也太棒了吧,宋林栩他超帅的。”

虞闪闪四下看了眼,果然,除了(一)班,他们班也有许多女生在偷偷看宋林栩。

虞闪闪叹息,宋林栩走哪都很受欢迎这点,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她压力好大。

看见大家如此捧场,体育老师也很满意,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我们先热身,绕操场跑,男生三圈,女生两圈。”

赵伊人用手肘撞了撞虞闪闪。虞闪闪会意,正要举手,就看见高明朗捂着肚子叫唤了起来:

“哎哟,老师我肚子好痛。”

“咋?你这次是又吃坏了肚子?”

“不,”高明朗期期艾艾道,“我大姨夫……”

人群里登时爆发一阵哄笑,连(一)班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赵伊人简直无语了:“这是个傻子吧。”

体育老师瞪了高明朗一样:“你可拉倒吧,都别给我找借口,今天谁都别想不跑步,好了,快去吧,我去拿篮球。”

虞闪闪默默放下了自己举到一半的手,准备认命地接受生活给她的考验。

“老师。”站在队伍后头的肖耀突然出声。

体育老师看过去,一副了然于心的口气道:“啊,我知道的,肖耀你不用跑,你就安心练你的剑去。”

作为陵城之光,学校赋予肖耀的众多特权之一,就是可以随时用室内带中央空调的体育馆,所以,一般体育课,肖耀都是单独去室内体育馆练剑的。

“老师,我需要一个同学帮我擦剑。”

体育老师甩甩手:“行,那你选吧。”

高明朗立马用充满期待和爱意的眼神看向肖耀,不停地拿手指着自己暗示。

肖耀抬起眼,目光擦过高明朗,落在了站在角落的虞闪闪身上,他抬手招了招:“虞闪闪,你过来一下。”

他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所有人听见。

虞闪闪还有些愣,赵伊人兴奋地推了她一下:“傻站着干啥,肖耀叫你呢,快去呀!”

虞闪闪被推得往前走了两小步,顺势走了过去。

很多人都朝虞闪闪看去,宋林栩也是,他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来了,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没让自己冲上去拉住虞闪闪,骂她一句:傻不傻,让你过去你就过去!

可他的脚就像在地上扎了根,没有勇气迈出一步,只能怒视着虞闪闪一步步走过去,停在了肖耀面前。

肖耀对她笑了笑,诚恳道:“帮我打下手,可以吗?”

明明是帮她解围,却仍是尊重地征询她的意见,虞闪闪心里头暖暖的,她点了点头:“好。”

俩人肩并着肩走远了。

虞闪闪并不知道,在她和肖耀走后,后面的人群已经沸腾了,尤其是(一)班的人,他们跟肖耀同班近一年,肖耀虽然待人温和友善,但对异性都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从没有见过他主动对谁这么亲近过。

有女生充满嫉妒地问:“那个女的是谁啊?”

“你不知道她吗?虞闪闪啊!(五)班那个锦鲤,中了一亿彩票那个!”

在(一)班的学生成绩都是顶尖,根本不需要考前拜锦鲤,所以虽然他们都听说过锦鲤女神的传说,却不知道锦鲤长啥样。

“哦,哦,原来是她啊,长得倒挺可爱的。”

“哪里可爱了?”有人阴阳怪气地哼了声,“长得不咋样,手段倒是挺可以的,别说肖耀了,我记得她转学来的时候,是宋林栩亲自带她去报到的,对吧,宋林栩?”

原本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夏颜然,听到这里,也抬头看向宋林栩。

宋林栩本来就一肚子火,他不客气地看向说话的女生,表情严肃:“我们俩家是几十年的好友,我和虞闪闪从小就认识,她初来乍到,我带她报到有什么问题?梁琪,你嫉妒就嫉妒,没必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管好你自己的嘴。”

梁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对宋林栩一向是有好感的,此刻被他当众不留情面地指责,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夏颜然上前一步,温和道:“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呢,都少说两句,快去热身吧,马上老师要回来了。”

宋林栩没说话,跟着大部队往操场跑去。

梁琪在宋林栩转身的那刻忍不住哭了,几个女生都在安慰她,都觉得宋林栩说话有些过分了。

夏颜然一直在温柔地给梁琪擦眼泪,听她们声讨了半天,突然不经意道:“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我上次和宋林栩排练时,撞见了肖耀和虞闪闪。”

“啊?还有这种事?他们在干啥?”

夏颜然困惑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看见我们后,他俩就跑了,不知道干吗去了。”

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却偏偏语气里带了点暧昧。

嫉妒,像一朵长出恶之果实的蒲公英,轻轻吹来一阵风,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埋下了种子。

室内体育馆里,虞闪闪和肖耀面对面坐着,虞闪闪的面前还摆着一个纸杯,里面装着热腾腾的水。

说是要她来帮忙,其实一进来肖耀就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她坐着别动。

经历了这么多次,虞闪闪也明白了,肖耀对她特别照顾。

她看着肖耀:“你为什么总帮我呀。”

“路见不平,”肖耀专注擦拭剑身,并没有抬头,直到将剑身擦得锃亮,他突然道,“我要去集训了。”

“哦。”

怎么这么突然。

虞闪闪有些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蒙蒙地看着他,乖巧又可爱。肖耀的心都要化开了,抿着嘴笑了起来,他将面罩戴上,站起来走到剑道上,侧头看着虞闪闪。

“虞闪闪。”

“啊?”虞闪闪应了声,肖耀却没出声。

隔着黑色的面罩,是虞闪闪看不见的面容,肖耀无声地动了动嘴,是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

“我会想你的。”

5

第二天上学,肖耀的位子是空的。

虞闪闪昨天光顾着看肖耀出神入化的击剑个人秀了,完全把他要去集训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连个正式的道别都没有。

等到想起来,人家已经走了。

虞闪闪本来以为,肖耀去集训,高明朗得鬼哭狼嚎一阵子。没想到高明朗好像根本没发现身边少了个人。上完两节课,虞闪闪犹豫地问高明朗:“你就没发现身边少了个人吗?”

高明朗打了个哈欠:“啊?哦,耀哥啊,估计又是去训练了吧。”

虞闪闪皱着眉:“你不觉得突然吗?”

高明朗奇怪地看她一眼:“有啥好突然的,耀哥是运动员,去训练不是很正常吗?”

“……”

见虞闪闪一脸难以置信,高明朗懒洋洋地解释:“哦,你刚来不知道,耀哥他本来是要去体校的,可是出……”高明朗猛然刹住,“体校文化课不行,所以耀哥坚持来普高读书,他又要训练又要比赛的,有时候一个月只来学校一两次,所以,耀哥这次能在学校上这么久的课,简直是史无前例,我反正是满足咯,安心等我耀哥回来就是。”

原来是这样吗,虞闪闪点点头,一副了解了的样子,转回身,赵伊人一脸慈母笑地凑过来:

“闪闪,肖耀不在,你是不是有点不习惯?”

“突然少了个同学,肯定多少会不习惯呀。”虞闪闪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回答得坦坦荡荡。

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最近,虞闪闪发现自己在学校的处境有些变化,男生还好,女生们总对她指指点点,当她察觉到望过去时,那些女生又会迅速别开眼,假装在做别的事,可她能明显感受到她们的敌意。

去食堂打饭时,虞闪闪差点被一个女生绊倒,她还没说话,女生就已经道歉了:“对不起啊,我没看见。”

可嘴里说着道歉,脸上的表情却充满挑衅,和她一起的几个女生也是一脸看戏的样子。

虞闪闪心里虽然觉得奇怪,但她不是个招惹是非的人,说了句“没关系”就去找赵伊人了。

吃饭时,赵伊人见虞闪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心道:“闪闪你怎么了?”

虞闪闪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最后问:“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人了?”

赵伊人一听就明白了,她晃着脑袋叹了口气:“啧,这就是羡慕嫉妒恨哪,你……算了,你不用体会,也体会不到。”

虞闪闪不明白地眨眨眼:“啊?”

赵伊人说:“我们学校的女生其实挺大胆的,你看追宋林栩的那么一大堆,我都看见好几次他被人拦下来表白了,一到什么节日,收到的礼物更是多到爆炸。可同样是风云人物,肖耀甚至更风云点,但却从没有人跟肖耀这么干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虞闪闪摇摇头,肖耀和宋林栩虽然是两种风格,但论长相,即便她钟情于宋林栩,也不得不承认,肖耀那张脸,实在漂亮得不像话。

“因为肖耀不一样啊,他对于大家来说,是高高挂在天上的一颗星,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追星你懂吗,你喜欢一个明星,会幻想他和你谈恋爱吗?也就只能想想而已,”赵伊人越说越来劲,“可现在挂在天上的星星居然自己走了下来,站到了你的身边,所以,谁不眼红?谁不想把那个人换成自己?”

虞闪闪沉默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了,她张大了嘴,连忙摆手:“我?不、不、不,误会了,误会了,肖耀他完全是人好,换谁他都会帮一把的。”

虞闪闪反应慢半拍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赵伊人忍不住伸手捏捏她娇嫩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可爱到犯规了欸。”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