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后夜色阑珊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今后夜色阑珊

文│时归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那我们算不算相拥。

可如梦初醒般的两手空空,心也空。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是否看过同样风景。”

——《错位时空》

1

赵樾接受采访时,杂志社同时传来了《请你也喜欢我》卖出影视版权和加印的消息。

当初他写下这本书的时候,就是为了给自己的青春画上一个句号。却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作者是男性的消息,只一夜,他书的点击率就翻了倍。书的“前言”里有一句“书里的人物皆有原型,而我是主角之一”,因为这一句,不少人羡慕“廖桃汁”这个女孩。

“我宣布!把民政局搬过来!让他们原地结婚!”

“廖桃汁,你快嫁给赵樾啊!”

……

他的微博下都是这类评论,他看了一会儿,又重新盯着摄像头发呆。

赵樾记得,书的第一章是他们所有故事的序幕。

采访结束以后,赵樾开车回了住的地方。他拿起玄关处唯一的一双男式拖鞋换上,将脱下的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

网站上《请你也喜欢我》的收藏率还在上升,书下面的评论也与日俱增。赵樾揉了揉眼睛,将电脑关掉。实体书与网站上的内容有些出入,他记得在出版的时候,好些地方是改了的。

赵樾拿出书架上的样书翻了起来,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他上高中的时候。

2

如果让几年前的赵樾讲讲对廖桃汁的了解,那他一定能说得七七八八。

比如,廖桃汁很少听歌,却喜欢听相声。

比如,廖桃汁喜欢喝可乐,但很讨厌喝雪碧。

再比如,廖桃汁还不知道他是谁。

于是赵樾每日都绞尽脑汁地想要在廖桃汁面前刷存在感。廖桃汁考了年级第一,他想让自己的名字和她的名字并排排列在校园公示栏上,于是那场考试,他连最擅长的语文都故意没写完,拿了年级倒数第一。

年级前十的榜单和年级倒数的榜单紧紧挨着,廖桃汁和赵樾的名字第一次并排。

后来学校为了保护排名倒数的同学的尊严,再也没有张贴过年级倒数的榜单,赵樾便开始刷面缘。

制造与廖桃汁的“偶遇”其实并不难,只要在第二节课下课后跑向学校的小卖铺,赵樾准能遇见廖桃汁。

赵樾坚持跑了好几天后,终于有了第一次与廖桃汁说话的机会。

那次,廖桃汁拿着校园卡结账时,一声突兀的“您的余额不足”让廖桃汁红了脸。她正准备放下手中的可乐逃跑时,站在她身后的赵樾说道:“我的这些和她的可乐一起算。”

廖桃汁感谢地看了赵樾一眼,向他保证第二天会把钱还给他。

“不用了。”赵樾拧开手里的可乐猛灌了一口,“我请你了。”

廖桃汁想来想去,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我妈妈不让我要陌生的人东西。”

“我叫赵樾。”他咧嘴一笑,“现在我们认识了吧,廖桃汁?”

廖桃汁并不诧异他知道自己的名字,而是反问他:“赵樾,你就是那个最后一次登上倒数榜单的年级倒数第一吗?”

赵樾忽然有些后悔那次的举动了。该怎么让廖桃汁知道其实他的成绩没有那么差,只是为了跟她的名字并列在一起,才没写完卷子呢?

但他想了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赵樾平时很少喝碳酸饮料,那天可乐入喉时清清凉凉又带些酥麻的感觉却让他记了很久。

廖桃汁离开的时候,又郑重其事地对赵樾表示了感谢。

赵樾再次和廖桃汁说上话,是在一周后举行的年级诗词大会上。廖桃汁作为主持人,开口说道:“请选手说出带有‘雨’的诗句。”

赵樾是第一个按下抢答器的,他答道:“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是秦观的《好事近·梦中作》。

比赛结束以后,廖桃汁找到赵樾,冲他眨眼笑了笑,说:“你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差啊。”

赵樾举了举手里的一等奖证书,对廖桃汁说:“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有那么差。”

后来,赵樾将那次参加诗词大会拍下的照片粘在了卧室的书架上。照片上,赵樾手里拿着一等奖的证书,身旁站着穿蓝色裙子的廖桃汁。

明明是张集体大合照,他却当作宝贝一样。

3

廖桃汁搬到赵樾家对门的那天,他正在屋里对着一本食谱研究戚风蛋糕的做法。随着烤箱“叮”的一声响,赵樾家的门也被敲响了。

“稍微等一下。”赵樾嘴上喊着,将手上厚厚的手套取下来,走向门口。

门开的一瞬间,赵樾还以为在做梦。

廖桃汁正捧着一盘纸杯蛋糕看着他笑,下一秒表情却慢慢转为惊讶。

赵樾没想到久久没住人的对门有了住客。廖桃汁没想到,为了上学更近些,租的房子对门竟然住着校友。

廖桃汁轻轻嗅了嗅,问他:“你在做小蛋糕吗?这个味道……好像烤箱温度开高了哎。”

“嗯?”赵樾回过神来,转身跑向烤箱。

果然,刚刚没有注意到,烤箱里本该蓬松柔软的蛋糕此时已塌陷发黑——居然烤煳了。

廖桃汁在他身后轻笑,安慰他:“没关系的,我第一次做的时候比你做的这个还要糟糕。我差点儿炸了厨房,蛋糕粘得满烤箱都是。那时候我妈妈直接说不让我再进厨房了。”

赵樾被逗笑了,又惊讶地看着廖桃汁手中拿的纸杯蛋糕。

“我做了大概二十次,才掌握了一点儿方法。”廖桃汁递给赵樾一个纸杯蛋糕。

纸杯蛋糕上有厚厚一层奶油,奶油上还有一颗蓝莓。赵樾一口咬下去,口中有奶油的醇香,蓝莓的清爽,配着松软的蛋糕,意外地好吃。

赵樾没想到廖桃汁自制的纸杯蛋糕与蛋糕店售卖的竟不相上下。

“好吃的话,我以后常做给你吃。”廖桃汁说。

这句口头的承诺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关系,赵樾对着廖桃汁咧嘴笑了笑,又拿起一个纸杯蛋糕吃了起来。

那天,廖桃汁和赵樾一起待了很久,两人谈天说地,直到赵樾父母回来。他们一心要留廖桃汁在家里吃饭,廖桃汁推辞了很久,还是抵不过赵樾父母的盛情邀约,便留下来吃了晚饭。

后来赵、廖两家因为频繁邀约聚餐,快速地熟稔了起来。廖桃汁在赵樾耳边小声地说:“有了种青梅竹马的感觉。”

赵樾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女生朋友,只有小时候一起点炮仗玩的一群哥们儿。只是后来因为学业和父母工作的关系,哥们儿搬的搬,走的走,最后这小区里跟赵樾一起玩的伙伴一个也没留下。

廖桃汁的到来让赵樾平淡无奇的生活多了些趣味。

赵樾的意思是,因为这个人是廖桃汁,他才觉得生活有趣了许多。

高一的学习还没有那么繁重,赵樾会在周末约廖桃汁一起出去玩。廖桃汁最喜欢去小区后门往左走的那个池塘边玩。她往池塘里丢了好几枚硬币,郑重其事地双手合十许下了愿望。

后来廖桃汁皱着眉向他吐槽:“那个许愿池根本就是假的,一点儿也不灵验。”

赵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她,许愿池是灵验的。他曾经许下的“希望可以认识廖桃汁”的愿望成真了,这之后他又贪心地许下了“希望可以和廖桃汁做朋友”的愿望,没过多久,廖桃汁就搬到了他家对面。

他伸手抚平廖桃汁皱着的眉头,笑着说:“那就以后对着我许愿吧,保准比许愿池灵。”

4

廖桃汁的愿望,大多是一些平常且容易实现的。

比如,她在赵樾面前双手合十,小声默念:“希望晚上可以吃到街口那家麻辣拌。”晚上,赵樾一准会提着一份麻辣拌出现在廖桃汁的面前。

比如,廖桃汁有意无意地说起饰品店那个蝴蝶卡子很漂亮。没过多久,赵樾就会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拿出个蝴蝶卡子给她。

廖桃汁乐此不疲地许下一个又一个小愿望,赵樾一次又一次地帮她实现。

后来,赵樾生日的那天,廖桃汁亲手做了个生日蛋糕送给他。蛋糕一旁还有张小贺卡,上面写着:祝我的“许愿池”赵樾同学生日快乐。

赵樾根本没有注意祝福语写了什么,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前三个字上。

祝我的,他在心里默默念道。

赵樾将贺卡夹在了书架上那本他很少拿起的《乌托邦》里,小心翼翼地保管着。

一天之中,赵樾最喜欢晚上放学后和廖桃汁一起步行回家的时间。因为那段时间,廖桃汁会给他讲述一天中发生的所有趣事。

那时候已经分了文理,赵樾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文科,喜欢和数字打交道的廖桃汁则在志愿表上勾选了理科。

廖桃汁当时还咬着笔头吐槽赵樾:“如果你是理科更好一些就好了,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在一个班级了。”

因为廖桃汁,赵樾对廖桃汁所在的理科班级有了更多的了解。

那天,廖桃汁忽然找到赵樾说晚上不能和他一起回家的时候,他看起来极其平淡地点了点头,走出校门时却习惯性地说了一句“你走里面”,之后才反应过来,廖桃汁没和他一起。他尴尬地挠了挠头。

放学的时间,校门口挤满了人。往常和廖桃汁一起走出校门,走到马路上的时候,赵樾都会将廖桃汁拉到他的右边,将她和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子隔开。

赵樾一个人往前走着,刚拐进平常走的那条小道,身后突然传来“嘿”的一声,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赵樾胆子并不小,却还是被吓了一跳。

他皱着眉回头,想看看是谁在大晚上搞这样的恶作剧。却不料是廖桃汁。她笑着看他,用手抚平赵樾皱着的眉头,说:“皱着眉很凶的,还是笑起来好看。”

看到廖桃汁的一瞬间,他就没了气,只问廖桃汁怎么会突然出现。

“本来今天该我们组留下打扫卫生的,后来有几个同学上课顶撞老师,被罚代替我们组打扫卫生,我就跑来找你啦。

“其实我刚刚在你后面走了很久,但人太多了,我挤不过来。

“你不知道,今天下午上物理课的时候,那几个同学因为上课走神被老师批评了,他们不服,还顶撞老师,把老师都气走了。

“还有……”

大多数时候,廖桃汁会滔滔不绝地讲着当天发生的事情,赵樾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他想,如果以后能一直听廖桃汁讲话就好了。

5

学校一年一度的篮球比赛是在初夏举行,有些男生已经穿着夏季校服在校园里晃荡了。

比赛以抽签形式决定对手。二十个班级分别抽号,抽到相同数字的班级进行比赛,择出胜利一方进入下一轮比赛。

赵樾暗暗祈祷不要和廖桃汁所在的班级抽到一组。可好巧不巧,他们班派出他上场抽签,当他念出手里的数字时,廖桃汁那班的班长站起来说道:“我们也是6。”

原本赵樾和廖桃汁商量好了,她会为他加油的。可两个班抽到一起,她总不能罔顾班上五十多个人的目光,为对手加油吧?

比赛开始后,赵樾总能从闹哄哄的加油声中辨别出廖桃汁的声音。她的声音很清透,并不难分辨出来。

廖桃汁挤到人群的最前方的时候,赵樾正好截到球。观众席传来一声并不大的“赵樾加油”,要不是赵樾正处于场地的边缘,离观众席不远,可能他根本听不到廖桃汁的加油。

那场比赛,最后还是赵樾班取得了胜利。廖桃汁班上的同学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只有廖桃汁等在原地。

她在等赵樾过来。

等赵樾走近的时候,她将手里已经打开的矿泉水递给他,小声说:“很棒哦。”

说完这句话,廖桃汁就跑开去追先行离开的朋友了。

赵樾的同学走过来搭住他的肩笑着调侃:“有情况哦。”

赵樾将他的手打下来,猛灌了一口水,回答道:“还没有。”

让赵樾头疼的是高三那年,做不完的习题和相当于换个地方学习的周末让他没了时间娱乐。

他并不是天才,只有踏踏实实地学习才能保持现在的成绩。廖桃汁就不一样了,她可以很轻松地保持着优秀水平。

周末,廖桃汁会帮赵樾讲解一些数学经典题型,还将数学所有大题的知识点整理出来给了赵樾。

赵樾看知识点的时候,廖桃汁则将打印出来的数学题分好类,等赵樾将知识点复习完的时候,廖桃汁将题递过去,说:“喏,今天上午全部写完。”

廖桃汁递过来的数学题足足有八页,赵樾正要试图反抗,廖桃汁快速说道:“不写完,中午不可以吃饭。”

廖桃汁说得快,头也不自觉地往前倾,原本两人就离得近,现在两人的脸靠得更近了,只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

廖桃汁没出息地脸红了,耳根也迅速染上了红色。

赵樾却挑了挑眉头,回了一句:“知道了,保证写完。”

廖桃汁没理他,转身出了房间,坐在沙发上和赵樾的妈妈一起看起了电视剧。

赵樾从门缝里往外看了一眼,看见廖桃汁正挨着自己的妈妈,因为电视剧的剧情而哈哈大笑。那时候赵樾咬着笔头欠欠儿地想,以后不用为婆媳关系发愁了。

6

因为廖桃汁的魔鬼式辅导,赵樾的数学成绩进步得飞快。赵樾觉得,这一切的功劳都属于廖桃汁。

那日体育课下课后,赵樾快速往班里跑——他将水忘在了桌子上,现在渴得说不出话了。他刚跑到班级门口,就看见廖桃汁拿着一个信封一样的东西往他书包里塞。

情书?

赵樾扬起嘴角,他们俩这关系,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吗?还要费劲写一封情书,真是为难廖桃汁这个理科生了。

赵樾想都不用想,以廖桃汁写作文的水平,情书上大概直白地写着“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男朋友”一类的话。

真该好好教教廖桃汁如何写作文的,赵樾想。

他大步往前走,轻轻地拉住廖桃汁的手腕,将她手里还没塞进去的信封拿出来,问她:“你,这是干什么?”

“邀请你去游乐园玩啊。”廖桃汁耸耸肩膀,“你这次进步这么大,我奖励你的。”

“嗯?”

赵樾将信封拆开,里面果然露出了游乐园门票的一角。他略有些尴尬地问:“你不能直接交给我吗?干吗还要偷偷塞进书包里?”

“偷偷?我来找你发现你不在,不想白跑一趟,才想着塞进你书包里的。我还要回去做数学题呢。”

赵樾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道:“害我白开心了一场。”

廖桃汁没听清,问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赵樾拧开桌上的水瓶喝了一口水。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廖桃汁后知后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会以为我在给你塞情书吧?”

“是啊。”

廖桃汁一字一句地警告他:“高中不可以谈恋爱!除非毕业以后。”

说完那句话,廖桃汁就转身走了。赵樾拿着游乐园门票愣在原地,直到手中的水瓶被抢走,好友提醒他:“还不明白吗?你语文白学了。”

除非毕业以后,赵樾当然懂。

离高考也没多少日子了。

高考完,赵樾一回到家就去找廖桃汁。赵樾手里还拿着做蛋糕的模具,他将这些东西悉数放在廖桃汁家的厨房里,说:“教我做蛋糕。”

“你以前答应我,常做给我吃的,怎么后来一次都没有给我做过?”赵樾又补充道。

廖桃汁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自己拿着纸杯蛋糕登门拜访对门时说过“好吃的话,我以后常做给你吃”。

但那时,说这句话不过是因为他们还不熟悉,客套客套罢了。

廖桃汁笑了笑,回应道:“好,我都做给你吃。”

隔了很久,赵樾再一次展示他的烘焙技术,果不其然又烤煳了。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赵樾的蛋糕还是以失败告终。他突然正经起来:“廖桃汁,你可以一直一直做蛋糕给我吃吗?”

廖桃汁并没有想到其中的深意,她快速地点头回应道:“行啊。”

良久未得到赵樾的回应,她才猛然开窍,赵樾并不是在问她愿不愿意一直做蛋糕给他吃,而是在问她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她再次点头,还不忘记吐槽一句:“文科生表白都这么隐晦吗?”

7

那日傍晚,赵樾拉着廖桃汁的手又去了小区后门的那个许愿池。他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扔下去,双手合十低声默念。

廖桃汁疑惑地看着他,在他耳边小声地说:“赵樾,这个许愿池一点儿用也没有呢。”

赵樾咧嘴笑了,风将他的衣服吹得鼓鼓的,廖桃汁顺势搂住他的腰,将他的衣服捋平。

“因为我以前偷偷许过一个愿望。”他有些神秘地说。

“什么啊?”廖桃汁抬头问。

“希望廖桃汁许的愿望都不灵验。”

“赵樾!”廖桃汁皱着眉轻轻地拍他的肩膀,说,“你怎么这样啊!”

“因为我想让你对着我许愿啊。”他说,“这样我就可以做你的‘许愿池’了。”

廖桃汁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悄悄染了红晕。

赵樾生日那天,她送给赵樾的贺卡上本来写着“祝赵樾同学生日快乐”。可她忽然灵机一动,将原本的贺卡扔掉,又换了一张,写下“祝我的‘许愿池’赵樾同学生日快乐”。

赵樾偷偷在许愿池许下过很多愿望,有的灵验,有的不灵验。幸运的是,所有有关廖桃汁的愿望都灵验了。

他以前和廖桃汁一起来这里,廖桃汁在一旁捡树叶玩,他在许愿池前双手合十,许下的愿望是:“希望可以永远和廖桃汁在一起。”

许愿池到底灵不灵验呢?

或许,单纯是赵樾和廖桃汁双向奔赴而已。

赵樾翻完样书后,再一次打开了微博,热搜榜上挂着一条新闻:《请你也喜欢我》于2月14日开机。

连开机的日子都这么浪漫,赵樾笑了笑。

编辑将他的采访稿以文件形式发给他,他打开看了看,跟他当时回答的相差不大。

采访的最后,记者问他:“你还会继续写书吗?”

赵樾丝毫没有犹豫,他回答道:“不会了,我要去好好生活了。”

《请你也喜欢我》即将开机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赵樾的文字版采访也被推上了热搜,所有网友都在直呼,赵樾这样的恋爱简直甜煞众人。

在网友看来,赵樾回答的“不会了,我要去好好生活了”就是要和廖桃汁步入幸福的婚姻生活了。

可是,赵樾撒谎了。

赵樾的青春里根本没有廖桃汁。

8

如果让现在的赵樾讲述廖桃汁的现况,他可能有些头疼。

他不知道廖桃汁是否还喜欢听相声。

他也不知道廖桃汁是否还讨厌喝雪碧,喜欢喝可乐。

他唯一确信的是,廖桃汁和他依旧不熟。

《请你也喜欢我》原本就处处埋着文字游戏的陷阱,连标题都是请求和许愿的语气。

赵樾曾经试过在廖桃汁面前刷存在感,那场考试的确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廖桃汁的名字并排。但那只是因为他高烧,缺席了两场考试所致的结果,并不是他故意不写完卷子所导致的。

他也的确在学校的小超市里帮廖桃汁解过围。然而,事情的真相是,廖桃汁先一步笑着问他:“可以先帮我付一下款吗?我一会儿还给你现金。”

“可以。”

学校的小超市不收现金,这是赵樾知道的。

于是,出了小超市,廖桃汁将现金递给赵樾,说了句谢谢便离开了。那日,他们所有的交集只有那简短的三句话。

可这三句话,在赵樾的脑海里不停地展开补充,成了他与廖桃汁的初次相识。

赵樾的语文成绩很优秀,在那一场诗词大会上,他并没有说出那些书上学过的诗词。他开口便说:“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不过是因为那首诗的标题——《好事近·梦中作》。

“梦中作”,他与廖桃汁的故事也不过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罢了。

小区后门往左走的那个许愿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一些灵验的。他许下过“希望可以认识廖桃汁”的愿望,竟真的在那附近遇见过廖桃汁。她也认出了赵樾是在小超市帮助过她的人,笑着打了招呼。

只是廖桃汁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宋听风。

宋听风是赵樾的同班同学,也是文科大名鼎鼎的年级第一。廖桃汁和宋听风相熟相知的事情在年级里本就是人尽皆知的。从老师到每个班的学生,都知道文、理科的年级第一互相喜欢。

赵樾与廖桃汁的关系,仅仅止步于她认识他。

赵樾的手从书架上的书上一一掠过,却独独没有那一本本该在书架最边缘放着的《乌托邦》。他的手指最后停留在那本《请你也喜欢我》的样书上,然后将它拿下来翻看。

书的第37页写道,“赵樾从身后拿出那个蝴蝶卡子放在廖桃汁的手上,廖桃汁笑着将它别在头上,她伸手抱了抱赵樾,不大不小的声音传进赵樾耳朵里:‘谢谢你,赵樾。’”

书的第168页写道,“那场雪下得很巧,在廖桃汁许下愿望的五分钟后,天上飘飘扬扬地下起了雪。廖桃汁惊喜地说:‘一起看过雪的人会一起白头吧?’赵樾肯定地点了点头。”

书上的第273页写道,“廖桃汁收到那束花的一瞬间落了泪,赵樾慌张地拿出纸巾帮她擦拭眼泪。廖桃汁又哭又笑的样子惹笑了赵樾,他趁廖桃汁不注意,拍了一张照片做屏保。”

赵樾不止一次地希望书里的情节都是真的,但直到最后,故事终究是故事。

9

在许愿池附近遇见廖桃汁和宋听风后,他看见宋听风从身后变出一个蝴蝶卡子递给廖桃汁。

他在操场闲逛时遇见并排走着的廖桃汁和宋听风,没过多久,天上就飘起了雪花。经过他们身旁的时候,他听见廖桃汁俏皮的声音传来:“一起看过雪的人会一起白头吧?”

他在朋友圈刷到宋听风发的文字,以及被当作屏保的又哭又笑的廖桃汁的照片。

赵樾无法定义他和廖桃汁的关系,因为他总觉得,廖桃汁和他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朋友。虽然事情的真相是,他们并没有说过几句话,可廖桃汁实实在在地帮助过他。

为了和廖桃汁考上同一所学校,赵樾成了班上最用功的学生。

然而,开学那天,赵樾找遍了所有名单,都没有看见“廖桃汁”这个名字。后来他在同学的聊天群里发现有人在八卦,才知道廖桃汁报了和宋听风一样的学校。

可S大明明是廖桃汁从高一起就有的梦想。

赵樾动笔写下《请你也喜欢我》,本就是为了弥补他极其平淡的青春罢了。书的首页写下的那句“书里的人物皆有原型,而我是主角之一”也并非虚言。

人物是真实的,故事是他虚构的。

赵樾忽然想起来,他和廖桃汁还有一次擦肩而过的交流。

高中拍完毕业照时,赵樾从廖桃汁身旁经过,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毕业快乐。”

赵樾甚至不知道廖桃汁有没有听清,但身旁的朋友回了他一句:“你也是,毕业快乐。”

毕业快乐,赵樾又一次地在心里重复。

赵樾将书翻到最后一页,书的最后一页只写着一句话:那么,廖桃汁,如果你看见这本书的话,愿意嫁给我吗?

这大概是一个永远不会收到回应的问句了。

廖桃汁不会知道赵樾懦弱地喜欢过她。而书里的一切都是赵樾虚无缥缈的一场梦罢了。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