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脸颊红红(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似脸颊红红(二)

文/云时

似脸颊红红目录

第一章:似脸颊红红(一)

第二章:似脸颊红红(二)

第三章:似脸颊红红(三)

温馨提示:《似脸颊红红》火热预售中.

似脸颊红红(二)

02

林老师布置的课题虽然没那么急,但要定期向他汇报最新的内容,眼看第一次汇报迫在眉睫,迟意的观察对象……飞了。

迟意生气,迟意伤心,迟意没人哄。

她倒在寝室的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愣了一会儿,才说:“一切都结束了。”

在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里,她的声音很低,几乎听不清楚,更何况那个唯一听她说话的人正沉迷于游戏不可自拔。迟意坐起来喊她:“阮北!”

阮北头也不回:“啊?”

“听我说话!”

阮北不情愿地放下键盘,扯掉耳机,旋转着椅子往后撤了撤,晃晃悠悠地停在了迟意的床前,说:“说吧。”

迟意看着她那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样子,忍了忍,说:“午饭在那里,你先吃。”

阮北又转着椅子去拿饭,看样子是一步都不想下来走。她动作麻利,一只手捧着饭盒一只手拿着筷子,说话含混:“到底怎么了?”

迟意说:“我被发现了。”

阮北愣了一下,问道:“陈刃?”

迟意点头,把刚刚在阶梯教室外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阮北的神色从刚开始的惊讶,渐渐地变得复杂。等听完后,她干脆放下了筷子一脸不忍地看着迟意。

迟意问:“怎么了?”

阮北说:“你最后跟陈刃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迟意说:“就……就是条件反射。我总不能说他缺朋友吧?万一他给我拉个足球队的朋友,我不就下不来台了吗?”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

阮北又低下头吃饭,说:“可是陈刃更觉得你是神经病了。”她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条理清晰地跟她分析:“你看啊,你跟他素不相识,跟踪他是为了观察他,可是他也没问你为什么观察他。”

“呃……为了挑战?”

“可为什么偏偏是他?哪个陌生人不是挑战?别说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阮北哼了一声,“陈刃肯定觉得你是贪图他的美色!”

迟意默然,不是觉得,她就是贪图他的美色来着。

小天才阮北逻辑在线,分析起来头头是道,又因为记忆力好,对陈刃的生平也是如数家珍:“陈刃,数学世家的天才少年,父亲陈平生和母亲林荀在他七岁那年攻破数学界一大难关,拿到了世界级大奖。就这么一个对数学耳濡目染的陈刃,大学时却选择了物理系,并且——”

小天才缓了口气,说:“并且拒绝了A大上鸣学院物理班的邀请,坚持报了F大。他固执、聪明、沉静,长得帅,却太心软。”

迟意问:“什么意思?”

“换作是我,”阮北吃完最后一口饭,把一次性饭盒扔进垃圾桶,说,“我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就会把你揪出来,再把你骂一顿,谁喜欢天天被人盯着分析?”

迟意觉得阮北说得很对。

可是——可是她的观察对象还是没了!她要交白卷给林老师了,她会被林老师打压雪藏,最后以五十九分的成绩遗憾地挂科补考。

阮北见她紧锁着眉头,眼珠一转,问:“你是在惆怅第一次汇报?”

迟意反问:“不然呢?”

阮北“哦”了一声,说:“我以为你是难过在陈刃面前的形象崩塌了,生怕他以为你是个变态。”

“怎么可能?”迟意反驳,“我又不喜欢他,我又没有爱而不得,他只是个长得好看的观察对象!”

阮北说:“哦——”

不像刚刚那个,阮北这个“哦”拉长了尾音,意味深长。

迟意心虚。

自然,作为物理系远近闻名的高岭之花,陈刃自进校便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先是代表新生致辞,后被物理系大佬指名要到系内,又顶了张过分好看的脸,不知多少女生前来告白。

也许是物理学太美妙神秘,陈刃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又或许是心里藏了个人,总之,他从来没答应过任何人的告白。

“我们家的漂亮哥哥那么热爱学习,怎么可能心里藏人?”

“就是!是量子力学不好玩,还是黑洞不好看,为什么要谈恋爱?”

“反正也轮不到我,还是让他跟物理过吧。”

迟意说自己不喜欢陈刃,说出去没人会相信的,反而觉得她欲盖弥彰,明明喜欢得要死,还要装不喜欢,通俗点讲就是死要面子。

迟意的面子是要定了,受点罪也是应该的。阮北见她那么嘴硬,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又去打游戏了。

女孩到底年龄小,懂得再多、再聪明,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没心没肺惯了。

阮北指望不上了,指望林老师的手下留情也是天方夜谭。迟意要么再找个人观察,要么还是从陈刃那里下手。

前者容易,搞个调查表随便找个熟人,据实填了就行。

可是——她不甘心!

迟意抱着抱枕盘腿坐在床上,她不甘心,跟踪都跟了,被陈刃误解也误解了,到头来还要换个人重新开始,哪有这样的事?

迟意做了个决定,深吸一口气,叫道:“阿北。”

话刚落音,阮北丢过来一张字条,头也不回地道:“QQ号、微信号、微博号都在上面,用哪种联系方式看你自己。”

知她者,小屁孩也。

字条上是陈刃的联系方式,阮北计算机学得好,弄到个联系方式分分钟的事。

迟意还是选择了微信,她发过去一个好友申请,小心翼翼地备注:“陈刃同学,你好,我是心理学系的迟意,我们有点误会,我想解释清楚。”

怎么解释?

管他呢,先加上微信再随机应变。

陈刃估计不怎么爱玩手机,所以一直没拒绝也没同意。迟意利用这点时间写了个问卷调查,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哗啦响——如果陈刃同意了就给他做,不同意她就换人。

问卷调查的表写得很快,也是巧,当落下最后一个标点时,她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陈刃: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迟意:“你好。”

陈刃是意料中的沉默。

迟意哪儿管那么多,手指飞快地敲字:“救命!”

陈刃回了个问号。

迟意:“先别删我。”

陈刃:“嗯。”

迟意松了口气,额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她干脆躺了下来组织语言:“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调查你是我不对,我道歉。”

陈刃:“接受。”

迟意:“但是江湖救急,明天就要做第一次汇报了,我们林老师有多残忍你知道吗?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按理说,只要陈刃回一句“关我什么事”就能解决。

但正如阮北所言,陈刃的心很软,哪怕是朵高岭之花,在阳光下待久了,待人总会多点温度来,所以他问:“明天几点开始汇报?”

迟意:“第一节课!”

迟意:“你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去图书馆找你。”

陈刃:“我不在图书馆。”

“胡扯!”迟意的手比脑子快,手一抖这两个字就发出去了,她连忙按了撤回。但是不用说,陈刃肯定都看见了。

果然,陈刃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

迟意笑得干巴巴的:“哈哈哈,刚刚是个意外!不过你放心啦,我到图书馆也不会打扰你的!你在三楼B区,我就在你楼下等你忙完!”

这段话发过去后,陈刃很久都没有回她。

等迟意收拾完东西,抱着刚刚打印好的调查问卷跑到图书馆,找到座位后,陈刃的消息才发过来,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极尽寡淡和平静——“随你。”

03

由于春夏不怎么分明,春天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外套换成了长袖,长袖转眼变成短袖,在初夏躁动的风中,稍微走两步就是一身汗。

而陈刃却穿了身笔挺的西装,很低调的灰色格子,介于成熟与少年气之间的气质,理性却不显得死板,反而觉得干净。他没有骗迟意,他真的不在图书馆。

今天是他母亲林荀的生日,忙里偷闲的家庭聚餐,他身为长子,不得不回来。

陈平生和林荀得过世界级的奖项,又时常在外开讲座,出书,上网课,偶尔还会上点高规格的综艺节目,所以很多人认识他们。

于是家庭聚餐也只能家里吃。

自从上了大学后,陈刃就很少回家,融不进家里的气氛,没吃上二十分钟就借口上厕所出来透气。他推开门走进院子里,随便地松了松领带,手按在口袋里的烟盒上。

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拿出来。

他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解锁,页面还停留在他和迟意的聊天记录上。女孩最后的发言,一句“好”后面紧跟着三四个叹号,吵吵闹闹的,唯恐别人不知道她有多激动。

陈刃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把手机丢回口袋。

这时,别墅的侧门被人推开了,陈刃本能地想躲开,但看到来人后,他生生地克制住了,唇微微动了动:“爸。”

陈平生常年身居高位,身上原本的书卷气早就没了七七八八,不怒自威地“嗯”了一声。

沉默。

陈刃耐得住性子,好一会儿,才说:“我先回去了。”

陈平生说:“嗯,跟你妈说点好话,说不定她会跟钱院长求求情,让你去上鸣学院的物理班。”

陈刃脚步一顿,他垂下眼,语气波澜不惊:“我说的是回宿舍。”

陈平生扬眉:“我在校外给你买了公寓你不住,非得住在宿舍,跟你那些笨蛋室友住会变得更笨。”

“他们不是笨蛋。”陈刃终于没了耐心,冷下脸,“我走了。”

他跟家里关系不好,不欢而散在意料之内,他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陈刃还是抗不过父亲如刀锋般凛冽的言语。他连衣服都没换,直接转身出了院子。

别墅区安静且显得空旷,家里的司机开了辆黑色奥迪跟在他身后,不疾不徐,等着他投降。

陈刃扯了扯嘴角。

跟家里关系不好源于懂得抗争,他会投降才怪。他烦闷地加快了脚步,坐公交车回了学校,等到快走到宿舍楼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

好像还有个人在图书馆等他。

迟意觉得自己很乖。

各种意义上的乖。

比如她在等陈刃的时候,居然复习了半本《变态心理学》,再比如她怕陈刃来的时候找不到她,竟然两个小时没挪窝,连厕所都没去上!

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变态了。

半个小时前,阮北发消息跟她说自己已经打完了游戏,问她在哪儿,难道是跟陈刃约会去了?是打算饿死她吗?

迟意:“我不是,我没有,我……也没吃饭呢!”

阮北这下没音了。迟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又苦兮兮地打开微信中跟陈刃的对话框:“大哥,您学习完了吗?”

打完字后又逐一删去。

再打:“学无止境,偶尔也上上岸看看人吧!”

不妥,再删掉。

迟意用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懒洋洋地继续鬼扯,反正也不发出去,过过干瘾也是可以的。她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按:“陈刃,下楼看看妈妈吧!”

嗯,如果发出去,她必定会永久地躺在陈刃的黑名单里不见天日。

她刚把这句话删掉,突然听到周围骚动了起来。她打不起精神,漫不经心地抬起头,还没看清楚便被人挡去了视线。

来人穿着灰格子西装、白色衬衫,领带倒是松松垮垮的,很是放荡不羁。

迟意的目光再往上移,看到了线条干净的脸、略有些苍白的唇、永远平淡无波的眼睛、柔软的黑发稍稍露出白皙的额头。那是张疏朗清秀的脸,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是陈刃。

迟意顿时清醒了,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她好不容易才坐直了身子:“你来了!”

陈刃没有说话。

他看见迟意右手边有张纸,问:“我的?”

迟意点了点头。他扯走那张纸,拿出随手携带的钢笔,笔尖触到纸张,答案如流水般填满了每个空格。

不消十分钟,他就写到了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的理想型女友是什么样的?

陈刃微怔。

这私货夹带得未免太明显了。

迟意本以为陈刃会像前面一样行云流水地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没想到他居然停了笔。她脸一红,强行解释:“附加题,不计入总分。”

第一个字的笔画终于还是落了下去,迟意的小眼神不停地瞄来瞄去,总算看到了他写了什么。

“没有。”

真的是简洁无情,一点分都不想要的学霸!

落下最后一笔,陈刃收了笔,把问卷推给她,说:“早点回去。”

迟意愣愣地看着他。

就这么简单?

现在她信了,陈刃说他不在图书馆应该是实话。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但肯定是从校外来的,从校门口到宿舍不经过图书馆,所以他是特意来了图书馆。

就为了……填她的问卷调查?

就为了让她明天不交白卷。

迟意泪流满面地想:陈刃真的是个好人!

她在这儿胡思乱想,落在陈刃眼里却是呆呆愣愣的。他见她不动,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下午心情不好,没空跟她扯,她想来图书馆等他就等好了。谁知道快到宿舍的时候,他又想起这件事,不该软的心又软了。

他折回来,她果然还在等,明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坚持在图书馆……玩手机。

陈刃在心里叹了口气,问:“我送你回去?”

迟意眼前一亮,答应道:“好!”

陈刃已经站了起来。他本来就生得好看,穿了身西装在学生中间,长身玉立,背脊笔直,惹眼得要命。

迟意生怕陈刃反悔,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催他:“走吧走吧。”

陈刃默不作声地往外走,他腿长,又不想那么多人看他,走得自然也快。迟意小跑着跟在他身后,胸腔里像揣了只小兔子,“扑通扑通”地跳来跳去。

她还不忘了给阮北发消息:“你绝对不会相信,陈刃居然要送我回宿舍!”

阮北发了个问号,随即又回:“你选择陈刃是对的,一定要好好观察一下,心理没问题也得看下眼科。”

迟意也回得毫不留情:“滚!”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