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者的秘密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暗恋者的秘密

文/乔诗伟

那个时候还听人说,举报别人的QQ可以看见别人隐藏或者有密码的相册,于是,我就把我喜欢的对象给举报了,我每天都举报他很多次,但还是看不了他的相册。最后,我实在是想看他相册的照片,就想了一个办法,就鼓动很多朋友一起帮我举报他的QQ。再后来,我还是没有看到他的私密相册。只知道有一天他在班里很郁闷地说他的QQ被禁了。

感情里有人喜欢寻欢作乐,自然也就有人喜欢孤芳自赏。

而暗恋是所有孤芳自赏里最偏执、最固执、最难以理解的一种。

因为每个暗恋者,都将那个心底默默喜欢的对象奉若神明,看见对方的时候,会觉得对方在自己眼里发光,不仅容不得任何人泼对方的脏水,而且还恨不得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去。但凡人就是凡人,“感情”的“感”,“心”上有“咸”,“情感”的“情”,右边是“青”。合起来的意思是,青涩时代的感情,通常收获的都是咸咸的眼泪。

并且在这个滚滚红尘里,有太多人滚来滚去,以至于很多事情想要做到都变得不容易,例如一往情深的爱情,例如坚定不移的友情,例如快乐,例如一颗期待美好的心。你,我,能做到吗?

最近沙漏书屋里总有个姑娘过来看书,看在她长相甜美的份上,我稍微留意了一下这个年轻女孩。我发现她看的书内容多是学生时代的暗恋,而且她每回看完书,将书放回书架的时候,眼里都透着作者是她知音的璀璨光芒。后来,当她看见我的时候,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她让我叫她:“珊瑚”。

不过,对于刚刚眼神璀璨生辉的一幕,我八卦之心忍不住就爆发了,于是,我好奇地问她:“珊瑚,你怎么那么喜欢看青涩感情这方面的书?”

珊瑚回答我说:“可能是因为有切身感受吧,里头很多的暗恋情节,感觉就像讲我一样。”

我说:“哦,珊瑚,原来你是一个暗恋者。”

珊瑚问我:“这词好似一个标签,有什么含义吗?”

我说:“没什么含义,只是对情感不能自理的年纪的男男女女们的一个统称。”

这叫珊瑚的年轻女孩听了这话,面露微怒,和我争辩道:“暗恋是最值得赞扬和伟大的感情,为了喜欢的人默默付出,难道不值得褒扬?”

这时候,我将一个小本子卷成话筒一样凑到她的嘴边:“既然这样,那我就采访采访你,请问作为一个跟踪狂、偷窥狂,你有什么感想?”

听了我这话,珊瑚的鹅蛋脸都憋紫了,她和我争辩着说:“那是远远地看着他和偷偷地关心他。什么跟踪和偷窥,亏你还是写故事的,用词一点也不准确。”

我说:“远远地看着人家和偷偷地看着人家,这不是跟踪和偷窥是什么?吃饭换了一个词变成就餐,也还是吃饭啊。”

没错,我这明显是泼了对方的脏水,看珊瑚那气愤的样子,估计是想泼我开水。其实,我没有要针对珊瑚的意思,也没有想随便评价在暗恋里的坚持有多伟大或者渺小。

后来,看她盯着我,满脸不怠的表情,我头皮都麻了,可能是我的话说得太过分了。为了缓和一下她的情绪,我对她说:“让我改观也可以,你得拿出理由来说服我。”

珊瑚撇着嘴,但最后还是说:“这是我的秘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我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不让我告诉别人,但我写在故事里总行吧。

在我看来,因为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害怕受伤,所以,在感情里,不管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只要受伤,有人就会自动将自己定位为弱势群体。这类人不会觉得自己所谓伟大的付出造成别人多大的不便,他们只知道,不管对方接不接受,自己都要先往死里给。然后,对方不接受,就觉得万念俱灰,就觉得自己付出的诸多努力没有得到对方的正视,觉得对方辜负了自己的付出。

我记得以前认识一个女孩子,也是一个暗恋者。每天都给他喜欢的对象发好几百字的晚安感言,每天去关注他任何圈的动态,每天在所有人面前纠结地说自己是有多喜欢他。

但真正可笑的是,对方根本就不认识她,连她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而且这样的喜欢还持续了好几年,我难以想象,一个对喜欢的对象说了好几年晚安的人,居然连面都没见过,她除了说喜欢就是说喜欢。

按照我的想法,没人喜欢素未谋面的不速之客,所以那男孩一直不怎么搭理她。谁愿意理一个好几年天天烦自己,也不露面,整天给自己发无数信息的骚扰者呢?后来只剩下这个女孩天天顾影自怜,每天对我们说,为什么他不理自己呢?她很爱他啊。

对于这种情况,我只能呵呵了。大大方方地喜欢怎么总是沦落到这样意淫的地步呢?

我想这个女孩肯定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喜欢很神圣伟大吧,甚至还觉得无比纯洁。怎么说呢?有一天她问我:“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为他这样付出,这么喜欢他。”

我说:“你太不勇敢了,人家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光喜欢有个屁用。”

她失落地说:“但我真的很喜欢他啊,我甚至希望他生一场大病或者发生一场车祸之类的大变故,当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我都会陪着他,你看我多爱他啊。”

听了这番话,我皱着眉头,嘲讽地说道:“不,是你真自私。为了满足你想象的伟大,你宁愿他得重病,发生车祸,你根本就不是喜欢他,你喜欢的只是自己想象的感情。”

虽然爱情里总是有很多想象,但总是乱想,就变了味道了。

不知道要对我说感情经历的珊瑚是不是也像她一样。

这时候珊瑚还没有对我讲述,当她看见店里的人变少的时候,才开始对我讲了起来。

珊瑚说:“我喜欢一个男孩,是从初中时候就认识的,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面容干净,清秀斯文。”

我说:“你们真早熟,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怪不得初一那时候不讨你们女孩子喜欢,原来是我面黄肌瘦的缘故啊。”

珊瑚白了我一眼继续讲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感觉,但我就是喜欢他。我给他写了不知道多少封情书,每天都放到他的木桌子里。我将信压在他桌子里的书下面,希望他发现又不希望他发现。就很矛盾吧,虽然我没署名,但我希望他知道是我。”

我问:“后来呢?”

珊瑚回答我说:“后来,他终于发现那些情书了,一大沓,嘴里还念着:‘我是说,怎么我感觉我的书变多了?原来是这个把书垫高了。’说完,他随便翻了翻就将那些情书扔到了垃圾桶里。”

我:“可能是他觉得这是个恶作剧吧。”

珊瑚:“嗯,后来我就改了,改成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送一个很漂亮的本子,是纪念册的那种。果然,他没丢,应该是觉得本子比较实用,丢了浪费吧。”

我讶异地问她:“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向他表白呢?”

珊瑚:“我每回话都到嘴边上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我怕被拒绝,也怕这感情以后变得不像我想的那样。”

我:“所以,你就看着他每回对着多出来的本子纳闷?”

珊瑚:“当时,班里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神秘人喜欢他,但就是不知道是谁,还做出很多猜测,但他们都猜不到是我。”

我打趣道:“你该去干情报局的工作,在别人眼皮子底下,你就敢干暗恋这种精细活,还不被发现,也算是人才了。”

珊瑚有些不满:“你嘴真毒,但你没什么恶意,不然我还真会跟你打起来。”说完这话,她还加上一句,“在你们店里买的饮料,钱我也不付。”

我哈哈大笑:“一般人都不敢接受我的吐槽,我太毒了。”

忽略这个小片段,珊瑚接着说了起来:“后来就到了初二了,那时候流行用QQ,我也顺应潮流,找班上会玩电脑的人帮忙申请了一个。当然主要原因是我发现我喜欢的对象也用QQ,我通过各种办法,知道了他的QQ号。但我都没和他聊过,只是每天进去看他的每条心情和动态,有时候我还幻想哪条心情、动态会和我有关系。”

我耸耸肩:“每个人都喜欢将自己喜欢的人做的每件事联系到自己身上来,你这样想,正常。”

珊瑚接着说道:“那个时候还听人说,举报别人的QQ可以看见别人隐藏或者有密码的相册,于是,我就把我喜欢的对象给举报了,我每天都举报他很多次,但还是看不了他的相册。最后,我实在是想看他相册的照片,就想了一个办法,就鼓动很多朋友一起帮我举报他的QQ。再后来,我还是没有看到他的私密相册。只知道有一天他在班里很郁闷地说他的QQ被禁了。”

听到这离奇的过程我瞬时变得目瞪口呆:“你真强大。”

珊瑚笑着:“现在想起来很蠢,不是吗?”

我暗自庆幸,“还好当年没人暗恋我,不然得给我整出多少幺蛾子来啊。”

珊瑚说:“你那么毒,谁会喜欢你啊?”

我不怠道:“你别不信,想当初我也是一个白净斯文的好少年。”

珊瑚被我这话逗乐了,大概是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很奇怪吧。

我接着问珊瑚:“那后来呢?”

珊瑚回答我说:“后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无非就是毕业后各奔东西那一套,他去了别的城市上学,我去了别的城市读书。再难相见,天各一方。”

我问:“现在还喜欢他吗?”

珊瑚点点头:“坚持了这么久了,说不喜欢多不值得啊。现在还是老在想,如果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多好。”

我问珊瑚:“虽然就那么毕业不在一起了,但如果,我说如果有机会,你会跟他表白吗?”

珊瑚愣了一下:“可能会吧,但都过去了,就算想表白也没什么用了。”

我对珊瑚说道:“你们女孩子就是太绝对,觉得感情是一就不可能是二,但感情太复杂了,它不仅可以是二,还能让你们二。就像你说的,害怕被拒绝,那你现在这样呢?跟被拒绝完全没两样,好吗?感情就这么两个结果,要么是同意,要么是不同意。同意和你在一起就皆大欢喜,就算不同意和你在一起,和你现在这样相比,损失也不大。就两个结果的简单事情硬是能被你拖成一出无比冗长的琼瑶剧,你们还敢再复杂一点吗?”

也许,是我说得太起劲,珊瑚看着我愣了半天,说:“你真的是比唐僧还喜欢讲道理。”

我将语速调慢:“不好意思,说得太投入了,没有收住嘴。”

后来,珊瑚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的故事最后变成了什么样。

我只是在珊瑚离去的时候问她:“遗憾吗?”

珊瑚回答我说:“遗憾。”

我告诉她:“那以后就不要再做跟踪狂、偷窥狂啦。如果喜欢一个人,那么就大大方方去认识他,去了解他,勇敢地去和他说话,自然地去约他玩耍,然后一本正经地跟他表白。如果这样他都还不爱你,那只能说明他眼瞎。”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