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佳期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候佳期

文|柏舟

1

大学毕业之前,文佳佳只身去了一趟伦敦。

文佳佳大学期间主修的是影视制作,毕业时除了毕业论文,每个学生还要交上一部自己独立制作的电影。至于为什么把拍摄地选在伦敦,一开始文佳佳也有些不明就里。

时间倒退到两个星期前,文佳佳参加了一场婚礼。

后来,她将这场婚礼称之为: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

很俗套的故事,自小生活在温馨家庭的女孩喜欢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哥哥,从此开始长达十年的暗恋,一路上,女孩追随着哥哥的脚步,上他上过的初中、高中、大学。久而久之,那人成了女孩少女时期最隐秘的心事。

而她,从未将这心事说出口。

后来邻居哥哥出国留学,再回来的时候,女孩已经亭亭玉立,但是他依旧没有将目光放到女孩身上。因为此时,他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她。

那句话怎么说:最美好的总在幻想里。

很不巧,许林成了文佳佳脑海中最美好的幻想。

许林在婚后的一次聚餐上,问起了文佳佳大学时的事情,还摸着她的脑袋说:“佳佳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许林哥哥身后的小女生了。”

文佳佳很不喜欢这种被当做小孩子的感觉,遂转过头,不予理睬。

客厅的电视里正在放那部世界著名的浪漫电影《诺丁山》,光芒万丈的女主角说:“我也只是个平凡的女孩,站在喜欢的男生面前,祈求他能爱我。”

不知怎么回事,一个奇怪的念头从文佳佳脑海中闪过。她鬼使神差般地拍案而起,把餐桌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伦敦,我要去伦敦。”

就此,一场相遇被注定——文佳佳和上官谦的相遇。

上官谦是许林在伦敦读书时的好友,文佳佳要去伦敦拍电影作业的决心定下来之后,许林第一时间通知了上官谦,让他帮忙照顾一下。

所以,当文佳佳拖着行李从伦敦机场款款走出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一道欣长的身影在黄头发、蓝眼睛的人山人海中格外显眼。

上官谦高举写着“文佳佳”名字的接机牌,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文佳佳面前。

“文佳佳?许林给我看过你的照片,真人果真要漂亮许多。”上官谦热情地接过文佳佳手中的行李箱,带着她上了出租车。

一路上,都是上官谦在找话题不让气氛尴尬。

从他的字里行间,文佳佳也拼凑出了一些关于他的信息。

上官谦,上海人,二十四岁,牛津大学建筑学硕士。

“伦敦好玩的地方有很多,等回头我带你去格林尼治看本初子午线,你一定会喜欢的。”

“嗯。”

“伦敦的美食也很多,包你满意。”

“嗯。”

“……”

无论上官谦说什么,文佳佳都能用一个简单的“嗯”带过,这让一向在社交中所向披靡的上官大少爷有些沮丧。

之前好友许林多少和他介绍过一点文佳佳,说这个邻居家的妹妹性格开朗,很好相处,可旁边这张疑似冰块的脸,实在无法和“性格开朗”“好相处”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

文佳佳看着窗外,这辆车带着她穿越伦敦的大街小巷,走过了每一个许林曾走过的地方。想到这儿,文佳佳心里一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饶是不易察觉,这笑容还是被旁边喋喋不休的上官谦捕捉到了。

他一瞬间觉得,面前这女孩虽然面上有些清冷,笑起来却有一种异样的美,让他不自觉有些好奇。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听说你来这里是要拍电影?有什么计划?在哪里取景呢?”

上官谦一连串的问题问住了文佳佳,事实上,目前她对伦敦的所有印象除了许林曾在这里求学,就是那部名为《诺丁山》的电影。关于自己的作业,她是半点想法都没有。

她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什么头绪,于是接下来无论上官谦问什么,文佳佳都只有一个回答:“诺丁山,取景一定要在诺丁山。”

2

刚来伦敦那几天,文佳佳把自己关在房间中找剧本。其间上官谦几次三番邀请她出去转转,都被文佳佳拒绝了。

文佳佳吃不惯西餐,于是做饭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上官谦肩上。

当他第一次把几盘色泽诱人的饭菜端到餐桌上时,文佳佳惊得张大了嘴巴。她本以为一身贵公子气质的上官谦会是“君子远庖厨”,没想到他手艺了得。

“你是许林之外,第一个吃过我做的中餐的人。”上官谦夹起一块莴笋往嘴巴里放,一脸洋洋自得的表情道,“当初许林只吃了一口,就拜倒在了我的厨艺下。”

微黄的灯光映着上官谦那张颇有姿色的脸,只是这张脸的主人却总有意无意地提起那个人,这让文佳佳有些不悦。

不过想来也是,除了许林,他们之间也确实没什么共同话题。

文佳佳吃着满是家乡口味的菜,提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上官谦,你帮我找演员吧。

“不需要是专业演员,只要符合我剧中人物的气质就可以了。”

“你的剧本找好了?”上官谦问。

“嗯,我看了一下,网上的那些我都不太喜欢,所以……”文佳佳顿了一下,说,“所以我自己写了一个,虽然没有专业编剧写的那么好,不过也还看得过去。”

“什么故事?”

“保密。”文佳佳挑眉一笑,说,“等找到演员再告诉你。”

“好,我帮你。”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许林开始着手帮文佳佳找演员。

有戴着金丝框眼镜、学霸形象的乖乖男;有蓝眼睛高个子、长相俊俏的混血儿;当然也有风度翩翩的大学助教……但没有一个符合文佳佳的要求。

当文佳佳摇着脑袋再次对上官谦说“No”的时候,上官谦终于崩溃了。

“我的文大小姐,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上官谦瘫在沙发中,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其实,就连文佳佳自己也搞不太清楚她想要什么样的。剧本中的男主角是以许林为原型塑造的,当这个既定的形象确立了之后,就很难再找到一个完全符合的人了。

文佳佳觉得有些郁闷,拉起还在窝在沙发中喝咖啡的上官谦就往外走。

“喂,我们去哪儿?”

“诺丁山,实地考察一下说不定会有灵感。”

一个小时后,当文佳佳真正身处这个因为一部电影而走红的地方时,她惊讶得忘记了眨眼睛。

这里简直太繁盛了,和电影中那个安逸的小城区有着天壤之别。

所有人都穿着五颜六色的奇怪衣服在街上游走,强节奏的音乐时时刻刻震响在耳边,穿着性感的吉普赛女郎围在他们身边热情地跳着桑巴舞。

“每年八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是诺丁山的狂欢节,你来得很巧。”上官谦俯下身在文佳佳耳边解释,温热的气体自他口出呼出,伴着节奏明显的音乐传到文佳佳耳中。后者被这样暧昧的动作引得一阵别扭,立马推开身边那人,说:“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什么?”

文佳佳庆幸现在已经入了夜,而诺丁山的彩色灯光又太过明亮,正好将她脸颊上的两片红晕遮住了。

上官谦被她这激烈的反应逗得大笑。文佳佳想她一定是被电影折磨得快疯了,才会在这样的时刻里还觉得上官谦很帅。

这边厢她心里的小鼓还没消退,那边厢上官谦已经接受了其中一个女郎的邀请,加入了狂欢大部队。

隔着厚厚的人群,文佳佳看着上官谦,心里涌上一丝异样的情绪。经过几天的相处,她发现上官谦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但其实还蛮细心的。

比如,知道她不能吃辣后,他做菜的时候会尽量不放辣椒;

比如,伦敦多雨,每次出门的时候,上官谦都会提醒她带一把伞;

再比如……

想到这儿,文佳佳赶紧摇了摇脑袋,努力让自己脱离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她顺着人群大部队继续向前走去。

突然,一只大手伸到了她面前。

文佳佳顺着那只大手向上看,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蓄着络腮胡的英国男人,男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话,但文佳佳英语差得可怜,实在听不懂那人说了些什么,不过她还是从他的动作中猜出了几分。

他在邀请自己跳舞。

可等她伸过手去准备接受邀请的时候,那男人却没有即刻拉住她,而是慢慢地低下头,慢慢地将脸靠近她的手,慢慢地……

眼看男人的脸就要贴上文佳佳的手了,虽然一直知道英国有吻手礼,但真到这种时刻,她还是吓了一跳,“啊”了一声就往身后倒去。

不过,她想象中和大地的亲密接触并没有来到。

文佳佳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有淡淡的玫瑰花味道传来。她再一睁眼,上官谦那张俊脸现在只离她不到十公分,近得甚至她能数清他的睫毛。

上官谦将她拉起护在怀里,冲那英国男人说了几句话,男人听了之后给了文佳佳一个微妙的笑容后,即刻转身融入到狂欢队伍中去了。

虽然文佳佳英语不好,但不代表她完全不会,上官谦的话她还是听懂了的。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我不喜欢别人碰她,我会吃醋的。”

晚上回去的时候,两个人沿着泰晤士河闲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哥特式的建筑近在眼前,专属于泰晤士的风吹在文佳佳脸上,凉凉的,但很舒服。

她觉得,她好像有些喜欢这个城市了。

“上官谦,要不你做我的男主角好了,我发现你还蛮符合的。”文佳佳停了下来,壮着胆子邀请上官谦出演电影。

她走到泰晤士河边,双手举起,让风肆意吹乱她的头发,静等着上官谦的回答。

一分钟后,文佳佳感觉腰上一沉,发现此时此刻上官谦正双手轻托着她的腰。两人的姿势像极了《泰坦尼克号》海报上的那张照片。

男生清亮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好啊,不过我的片酬可是很高的。”

3

演员就这样敲定了,男主角是上官谦,女主角则由同上官谦一起留学的一个叫白雪的女生出演。

文佳佳第一次见到白雪,就觉得她是符合这个名字的。

她有一张标准的亚洲面孔,水灵灵的大眼睛,再加上及腰的长直发。别说是男生,就连文佳佳看到她,都不禁咽了口水。

而此时此刻我们的男女主角,一个坐在沙发中看剧本,另一个……文佳佳瞥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这会儿,上官谦刚把第三盒冰淇淋消灭掉。

白雪把大致故事情节顺了一遍后,赞不绝口:“佳佳,你这个故事写得简直太棒了。”

文佳佳谦虚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正巧被大快朵颐完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上官谦看到。只见他一个翻身,从后面跳到前面,坐进了沙发中,然后拿起茶几上的剧本翻看了几眼。每翻一页,他嘴角的弧度就上升一分。

末了,他朝着文佳佳撇嘴一笑,说:“看来你是有切身体验。”

电影在一个阳光和煦的天气里开拍。

第一幕是在诺丁山的一家书店中拍摄。由上官谦和老板交涉,文佳佳负责架好机器,白雪在旁边帮她打下手。

“你知道吗?我和上官谦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一家书店里。”白雪幽幽地趴在文佳佳耳边说了句话,眼神不由自主地瞥向柜台前上官谦的方向。

仅一个眼神,文佳佳就洞察了一些女儿家的心事。白雪看向上官谦的眼神,和几年前她看向许林的是那样相似。

而此时身在柜台前的人对这些事情是全然不知的。征得老板同意之后,上官谦走过来按照剧本里写的那样坐在靠窗的地上,膝盖上放了一本旅行书籍。

剧情很简单,男、女主角是青梅竹马,在一次巨大的车祸之后,男主角失去了记忆,为了寻找记忆中的那个缺口,他前往了小时候的居住地伦敦。而诺丁山的书店,就是男主角失忆之后,跟女主角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文佳佳这才发现,今天上官谦特意穿了一身白色衣服,和白雪的一身红裙相得益彰。

他坐在地上,伦敦的日光透过窗子洒在他身上,他周遭像披了一层金纱一样好看。这时候白雪慢慢地走入镜头,站在上官谦身边,静静地看着他。男生缓缓抬头,寂静的空气中两人四目相对,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他们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而这边身兼摄影师加导演职位的文佳佳一时看入了迷,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已经将所有的焦点全部聚在了上官谦那双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他眼含笑意,应该是想起了初次与白雪见面时的场景吧?

文佳佳心里没来由地一酸,手上一抖。伴随着一声“Cut”,第一个镜头拍摄完成。

临走之前,书店老板友好地送了他们一人一本书,还八卦地问上官谦与那个红裙子的女生是否是真的情侣。

“NO.”上官谦笑着否认,拿起书跟上文佳佳的脚步走出了书店。

当天晚上,文佳佳失眠了。

她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适时响起。她打开门后,穿着一身家居服的上官谦举着两打啤酒站在房门口,问她:“睡不着吗?要不要一醉解千愁?”

文佳佳问他怎么知道自己睡不着,上官谦却用食指顶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还学着电影中1900的样子神秘兮兮地说:“It is a secret,secrets should be kept.”

于是,几分钟后,文佳佳和上官谦并排坐在公寓的大落地窗前,啤酒瓶摆了一地。

电视里又在播放那部让人百看不厌的老电影。男主角在感情失意的时候对朋友说:“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她是那种不可能属于我的人,这就像瘾君子永远再买不到毒品一样,我打开潘多拉魔盒,但里面只有麻烦。”

文佳佳举起面前的冰啤酒轻啜了一口,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你说得没错。”

还没等上官谦反应过来他是哪句话说得没错,文佳佳又继续说着,声音很小,像是在喃喃自语:“我是有切身体验,才会写出这部戏。”

人在深夜中是脆弱的动物。

文佳佳把她无疾而终的十年暗恋史一股脑儿全告诉了上官谦,不过她还清醒,没告诉上官谦对方就是许林。

“那个人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吗?”

文佳佳摇了摇头。大二那年她曾在朋友的怂恿下给远在伦敦的许林发过一封邮件,字里行间情真意切,可她胆战心惊了好几天后,那封邮件却像石沉大海一样再也没有消息。

所以到现在,文佳佳也不清楚许林到底是在装聋作哑,还是真的没看到那封邮件。

不过,无论怎样,这些事情都无可挽回了。

想到这儿,文佳佳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

“我也曾打开过一个潘多拉魔盒。”上官谦缓缓地开了口:“我打开了它,却连麻烦都没有。”

这是两个人认识后这段时间以来,文佳佳第一次看到上官谦露出这样的表情。她看着他,那双本来目光闪烁的漂亮眸子此刻却像伦敦的雾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他的话说得模棱两可,文佳佳也不便多问,只能自嘲地笑笑。第三瓶酒已经见底,上官谦又拿起一瓶,“啪”地一下打开,喝了一口。

“来,我们对饮三万丈。”

“好。”

窗外,是午夜的伦敦。湛蓝色的天空将这个有着先进文明的城市映得绚烂至极,没人知道它华丽的外表下埋藏了多少心事,像一杯杯下肚的冰啤酒一样,让人从胃里冰到心里。

4

“所以,我们都喝多了?”

第二天早晨,一阵哀号响彻伦敦的天空。文佳佳裹着被子缩到床铺的最里面,脑中传来的阵阵头痛让她清醒了几分。她对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的上官谦怒目而视。

回忆一点点浮上脑海。

同时为情所困的两人,满地的啤酒瓶。朦胧间,文佳佳好像看到了许林,他嘲笑自己明明酒量差还要喝那么多,还皱着眉头将她抱回了床上。那张她心心念念的脸近在眼前,就在许林刚要松开手时,文佳佳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唇边落下轻轻一吻……

文佳佳越想越羞愧,赶紧检查了一遍,还好,睡衣完好无损。她又看了看上官谦红肿的嘴唇,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悲凉涌上心头。

“啊——上官谦,你这个登徒子。”她一边喊着,一边拿起身边的东西朝那人扔去。

“文佳佳,拜托你发脾气之前能不能搞清楚谁是受害者?”上官谦一脸无奈地说。他大清早被文佳佳吵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睡在了文佳佳的床上,嘴巴还肿得生疼。还没等他完全清醒,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开始像雨点般朝他打了过来。

最后一个枕头被他稳稳地接住。他说:“昨晚是你主动的好不好。”

于是,那一整天的拍摄,男主角和摄影师兼导演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不是男主角把台词背错,就是摄影师兼导演忘了喊“Cut”。

白雪意识到两个人的不对劲,审视着问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得到的当然是口径一致的回答——“什么事都没发生。”

事实上,自从醉酒事件发生后,文佳佳看白雪的眼光就有一点儿闪躲,而这个反应,又完完全全地彰显了她的心虚。

接下来的拍摄较为简单,大多是在诺丁山的各种特色小店里取景,全程都没什么难度。

只是有时候文佳佳从镜头里看着不远处的上官谦,总会不由自主地失神。

整部电影的拍摄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后期制作。

这比拍摄要麻烦得多,文佳佳必须寸步不离地守在电脑前,一帧一帧地制作,每个镜头都要看上几十遍。但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走神。

上官谦的身材比例真好啊,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风格;

上官谦的睫毛真长啊,在阳光下像极了振翅欲飞的蝶;

他念台词时薄唇轻启,眼中尽是忧郁之色,活脱脱就是戏里那个人。

曾经,文佳佳一度觉得没有人能取代许林,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再甜的糖也有味道淡下去的那一天。

她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是动心了,对这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

两天后,文佳佳顶着两个红肿的眼睛再次出现在上官谦面前,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My God!你经历了些什么?”

“看了不下一百遍电影,而已。”文佳佳懒洋洋地回应,眼中尽是疲惫之态。

好在所有工作都完成了。接下来,她也该打道回府了。

一想到这儿,文佳佳就有些遗憾,在伦敦待了一段时间,她还没能好好看看这座城市。

面前的上官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将一个装着白色连衣裙的袋子扔给文佳佳,漫不经心地说:“算是我帮你拍电影的回报。”

5

上官谦的回报,其实就是让文佳佳陪她参加学校举办的留学生舞会。

在那之前,上官谦带她去了趟格林尼治,这座举世闻名的皇家天文台。

文佳佳学着上官谦的样子双脚跨在零度经线两边,觉得好像把整个世界都踩在了脚下。这种新奇的感觉,世上恐怕再无他处可寻。

上官谦看着这身材瘦小的女生那满足的样子,淡淡地笑了一下。

“还在难过吗?”他走到文佳佳身边,拉着她的手去触碰本初子午线。

“什么?”

“还在因为那个暗恋的人难过吗?”

文佳佳这才反应过来,她猛摇头道:“不了,我想通了,不要轻易去念念不忘,有些东西就该活在幻想中。”

说到这儿,文佳佳突然想起上官谦来,反问他:“你呢,还在想你的潘多拉吗?”

上官谦并没有即刻回答她,他依旧蹲在原地,用手触摸着那条划分南北半球的裂痕。

一下、两下……

晚上的留学生舞会上,文佳佳穿上了上官谦送她的白色连衣裙,站在一群光芒璀璨的人中间,显得很朴素。她缩了缩头,躲在角落里喝香槟、吃蛋糕,顺便拒绝了几个男生发出的想跟她一同跳舞的邀请。

上官谦这家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明明十分钟前他还在她身边。那时候他看穿了文佳佳的别扭,弯下腰来,在她耳边轻轻低语,告诉她:“别担心,你是这里最漂亮的女生”。

拒绝了第三个过来邀请她跳舞的男生后,文佳佳觉得有些闷,于是起身准备去二楼阳台透透气。

谁知还没等她打开阳台大门,两道身影双双透过玻璃,出现在门的另一侧。其中女生一身性感晚礼服,正靠在男生胸前,而男生似乎也没有拒绝。

舞场上的钢琴声幽幽地传来,而月光下的两人,就那样亲昵地相拥在一起,不正是电影中的男女主角吗?

“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她是那种不可能属于我的人,这就像瘾君子永远再买不到毒品一样,我打开潘多拉魔盒,但里面只有麻烦。”

电影台词从左耳穿到右耳,文佳佳只觉得胸口好像堵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让她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第二天,文佳佳不告而别。

6

回国之后,文佳佳开始着手准备毕业论文,再没和上官谦联系过。

其间她通过和许林夫妇聊天,多多少少也从他们口中听到了一些关于上官谦的消息。

“上官说他毕业之后打算回国。”

“真的吗?伦敦不是有一家公司很想要他去工作,他难道愿意放弃国外那么好的环境?”

“一开始我也怀疑,但是他说得很笃定,说要回国结婚。这小子,什么时候谈了恋爱我都不知道。”许林和妻子笑呵呵地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此时坐在对面的文佳佳早已叼着筷子怔在了原地。

他和白雪要结婚了?

在伦敦,他们是一起合作的好友,但文佳佳仅仅算得上是他朋友的朋友。

两个月后,学校开始进行毕业生电影评比,在挤满上百人的礼堂中,文佳佳缓缓地走上台将U盘插入了接口。当上官谦那张脸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的女生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诺丁山的一幕幕仿佛近在眼前。

男主角坐在书店中等待着和女主角的相遇,又在诺丁山的某一个街口,两人各自转身……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在诺丁山一家教堂门口,男主角恢复了记忆和女主角来到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教堂中信徒们的礼拜声徐徐响起,两个人躺在教堂前的草地上,男主角紧握着女主角的手,说:“嘿,我们再长大一次吧。”

文佳佳站在讲台上,淌了一脸的泪。她想起在拍这段的时候,上官谦嘲笑她英语差,听不懂修女们念的《圣经》,她气得追着上官谦在教堂门口又跑又叫。

那充满嘲笑却让人莫名心安的笑声好像还在她的耳边。

正当所有人以为电影已经结束,陆陆续续地准备鼓掌的时候,屏幕上的最后一个镜头打断了他们的掌声。

男主角只身站在镜头前,面对着镜头,缓缓地开了口:

“很早之前我通过社交网络喜欢上一个女孩,当时她心里有另一个人,后来我在伦敦见到了她,她像我想象中那样漂亮善良。我们一起漫步在泰晤士河边,一起参加诺丁山狂欢节,后来在我刚刚陷入‘她也爱我’的错觉时,她不告而别。”

这时,男主角身后出现了一个胖胖的英国男人,文佳佳一眼就认出,那是诺丁山的那家书店的老板。男人揽着上官谦的肩,说笑似的对着镜头用标准的伦敦腔说:“我作证,这小子是真心的。

“现在,我只希望,看到这部电影的人要记得:不要错过,抓住身边你所爱的,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

不知何时开始,观众席中隐约传出了啜泣的声音。

他们不知道,最后的这个片段,作为导演的文佳佳并不知情。

文佳佳捂着张大的嘴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这部电影,意料之中让文佳佳获得了全系最高分,也让她一时间成了学校的风头人物。

“从哪找来的男主角?”

“最后男主角说的那个故事是不是真的?”

“他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呢?”

……

每天,文佳佳都被类似的问题缠绕,但她没时间回答。她的时间都用在写毕业论文和思念上官谦身上,以及,思考上官谦说得那个女生到底是谁。

直觉告诉她,那一定不是白雪。

7

答案很快揭开。

毕业典礼那天,抱着一大束百合花的许林出现了,一同出现的,还有许久未见的上官谦。

他戴着黑色墨镜,一身黑色西装打理得一丝不苟,甫一出现就惹得周围人议论纷纷。

“天哪,这不就是文佳佳电影中的男主角吗?”

上官谦长腿一迈,站到离文佳佳不到五公分的地方,说:“文佳佳,你还欠我一大笔片酬,不给就想跑路吗?”

这个家伙,开口就是钱。

文佳佳破涕为笑,有些不知所措地说:“可是我没有钱怎么办?”

“那就用你自己抵押吧。”

说着上官谦上前拥住了文佳佳,将她紧紧地箍在怀中,惹得周围一片起哄声。所有人都在羡慕这段感情,没人听清他们说了什么。

“舞会那天,我只是把事情和白雪说清楚,那个拥抱,算是告别。”上官谦在文佳佳耳边轻声低语,“你就是我的潘多拉啊,你说我这是怎么了呢?”

两年前,他的电脑邮箱出了问题,好友许林便将他已经不用的邮箱给了他。后来的某一天,一封邮件映入眼帘,写邮件的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文笔很稚嫩,甚至有很多句子还引用了歌词,看得他一阵阵发笑。

那一刻他隐约觉得,他对电脑那端的女生,有些心动。

熟悉的玫瑰花的味道环绕在文佳佳身边。她缩在上官谦怀中,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那时候她还在伦敦,离开之前去了一趟诺丁山的教堂。她发现她还是听不懂那拗口的《圣经》,只能打开百度一句一句翻译。

上帝说:凡事求的,就必得到;找的,就必找到;敲的,就必给他开。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