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甜蜜击中的我们(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被甜蜜击中的我们(二)

文/哟哟鹿鸣

PART 01

路昭睁开眼睛,拿过手机一看,北京时间早上八点整。

果然,这该死的生物钟。

就算前一天晚上她哭到凌晨,第二天依旧雷打不动八点起。

八点,她讨厌这个时间点。

她拉过被子,蒙住头,正想睡个回笼觉,突然记起来,今天是10月8号,小长假已经结束,节后上班的第一天。

被子里传来一声她的哀号,成功地把躺在被子上的猫吓得躲进床底。

还有什么比被男朋友甩更痛苦的吗?

有的,就是在你被甩彻夜痛哭之后,还要顶着一双哭肿的眼睛爬去上班。

程非这人不厚道,分个手也不给她时间缓冲一下,选在小长假最后一天说,这让第二天就要去上班的她情何以堪?

失恋这种人生大事,他还指望她蒙头睡一觉就会好?

路昭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打开手机,找到自己老板的微信。

她大着胆子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之后熄屏扔手机拉被子蒙头,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就在她掰着手指头等待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响,收到了新消息。

路昭有强烈的直觉,是她老板发来的。

怎么办,看还是不看?

如果她在痛失男友之后又丢掉饭碗的话,她干脆就打包行李滚回老家去养猪吧。

经过一系列的心理建设,秉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顽强斗志,路昭颤着手,点开了手机。

亮得刺目的手机屏幕上,只一个简单鲜明的字——

“好。”

再看看她发的信息:“失恋被甩,元气大伤,无心上班,恳请老板批假。”

路昭感激涕零,痛哭流涕,恨不得跪在床上朝公司的方向给她老板磕八百个响头。

她内心感动得无以言表,只得发了一句“谢谢老板”过去,老板很快又给她回了信息:

“放松一下,武装好自己,重新出发,才能遇见更好的。”

换作平时,路昭肯定对这种心灵鸡汤嗤之以鼻,但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这位女老板简直佛光普照,自带慈母气场,说出的话简直是一针强心剂,振奋了她萎靡不已的精神世界。

她吸了吸鼻子,正打算组织语言怒写八百字小作文赞美老板的高尚情操,老板的下一句话发来了:

“扣一天工资,全勤奖也没有了哦。”

这句话后,还跟了两个龇牙笑的表情。

路昭:“……”

万恶的资本家!

她笑了一下,发了一句“好的,谢谢老板”过去,随后关掉手机,倒在床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躺尸。

PART 02

她发着呆,眼泪不知不觉地又流了下来,打湿了枕头。

她养的猫从床底下探出身子,两只前腿扒着床沿,默默地看着自己这位奇怪的女主人流眼泪。

路昭侧头看到它一双仿佛流露着关怀的眼睛,心中感动不已:“糖包,你是在安慰妈妈吗?”

名为“糖包”的白猫看了看她,随后后腿一蹬,轻轻跳上了床,迈着猫步靠近她。

路昭的眼里闪着泪光:“糖包……妈妈有你——”

后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这只体重高达十斤的肥猫不见外地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胸口上,接着骄气十足地跷起腿,开始舔毛。

路昭:“……”

她朝天叹出一口气。

程非已经在她脑子里盘踞了一晚上,她眨了眨眼,强迫自己去想别的事。

想着想着,她想起了昨晚那场惊心动魄的搭讪。

昏暗的路灯下。

男人的帅气容颜让人不敢直视,他穿着一身运动装,朝路昭看过来的样子,有些微的惊恐和疑惑。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路昭呆呆地看着他随着夜风微微拂起的额发、微微半启的薄唇……

她老脸一红,可耻地遁了。

此间少年太美好,她觉得她不配。

想起昨晚失去理智的丢人之举,路昭更加难过起来。

她缩回被子里。

一分钟后,被子下传来她一声怒吼。

被子被她凌空几记无影脚踢得凌乱,胸口上的肥猫也被她神经质的举动吓得再次缩回床底。

她倏地从床上坐起来,生无可恋地抓着头顶的两簇头发,捶着胸口质问自己:“我是怎么了?啊?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丢人事?啊!我不要活了!”

糖包从床底探出头来,冷眼看她发疯。

随后,她又“大”字躺回床上,一副万事皆空的模样。

“算了,他也不认识我,以后都不会有交集的人。”

半分钟后,她又顶着鸡窝头,垂死病中惊坐起。

“啊!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随后,她又双手合十躺回床上。

“算了,说不定人家都没放心上。”

这之后……

坐起——躺下——

……

坐起——躺下——

……

此类机械运动,循环往复,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

糖包打了个哈欠,跳上床,找了床脚一处安全的位置,蜷着肥胖的身躯,合眼睡去。

就在路昭发疯发得不可自拔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响,收到了新消息。

她拿过手机点开一看,是闺密群发的消息。

童彤:“干吗呢?”

夏惟尔:“吃了不?”

路昭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木着脸回道:“躺尸中,不想吃。”

PART 03

随后,手机“叮咚叮咚”作响,跳出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信息,有说教,有恨她不争气的轻斥。

总而言之,就是为了一个渣男食不下咽,对于她们精致丽人来说,是一种人格和智商上的侮辱。

最后,夏惟尔拍板决定:“晚上出来,姐们儿带你耍!”

路昭:“算了吧……”

她实在没有兴致怀着一颗破碎的心出去强颜欢笑啊!

童彤道:“谁让你强颜欢笑啊?放心吧,到时姐们儿的肩膀,就是你最温暖的城堡。”

夏惟尔也苦口婆心道:“人生有很多坎儿,而没有什么是蹦一次迪不能解决的,你一个人缩在家,是要哭倒长城吗?”

路昭悲从中来:“算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她正想关掉手机,夏惟尔的信息闪了进来:“出来,否则,我下了班就去砸你家门。”

路昭打了个寒战,哆嗦着手拿起手机,憋屈地发去一条消息:

“好的!/开心/开心/”

STARCITY酒吧。

路昭穿着卫衣牛仔裤,骑着共享单车赶到的时候,童彤和夏惟尔已经在酒吧门口等候她多时了。

她把单车停好后,回头就看见闺密二人看着她的眼神一言难尽。她顿时手脚局促,仿若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怎……怎么了?”

童彤将她从头扫到脚,又从脚看到头,面带嫌弃道:“这位村姑,你是进城来卖窝窝头的吗?”

路昭看了眼她俩露脐T小短裙的装扮,不禁好奇道:“你们不冷吗?”

国庆之后就降温了,到了晚上就只有八九度的温度,她一个二十五岁高龄的老阿姨,实在是受不住啊。

夏惟尔像看白痴一样扫了她一眼,撇着鲜艳红唇道:“待会儿进去了,你会后悔的。”

她纤指一伸,轻轻抬起路昭的下巴凑近打量了一下:“好在还是化了妆。你说说你,长得也不差啊,小脸大眼睛的,怎么就被狗男人甩了?”

童彤看了看路昭的胸脯,摸着下巴道:“可能还是因为胸平吧。”

路昭:“我……”

夏惟尔点了点头:“言之有理。”

路昭看了眼童彤穿着宽大T恤都遮不住的傲人三围,不说话了。

两人一个搂着她的肩,一个挽着她的臂弯。

“走!翠花!姐姐们带你玩玩有意思的!”

路昭:“……”

闻铮不知第几次将车开出来,又再次倒车入库,直到车子不差毫厘地停在车位的正中央。他心满意足地关上车门,接起了从刚才起就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

震耳欲聋的音浪里,夹杂着姜格尔似乎已经陷入疯魔状态的咆哮:

“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到哪儿了?”

闻铮锁上车,对着手机道:“车库呢。”

姜格尔倒抽一口冷气:“你……车停好了吧?”

“刚停好。”

姜格尔的一颗心这才落回肚子里。

上次,也是因为这位“大爷”停车,他站在骄阳底下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事后他问闻铮怎么停个车停这么久,闻铮告诉他,车位没停正。

是的,闻铮,就是这么一位奇男子,停个车都必须边框等距前后误差不超过三厘米。

这是车位不正,又不是胎位不正,你至于磨蹭一个小时?

死洁癖、细节控、强迫还龟毛,总称“闻大事儿坯”。

姜格尔有时候都不禁怀疑自己头上是不是圣光罩顶,不然他是怎么和闻铮这朵奇葩做了这么多年兄弟兼同事,还没有英年早逝的?

饶是内心吐槽无数,姜格尔面上依旧谄媚:“大爷,你可快点儿吧。不是你想脱单,才有了今天这个局儿?你好意思让女生等你?”

一通胡扯。

PART 04

姜格尔和闻铮都是声优演员,而今天这局是一个庆功宴,由刀上漂创作的武侠小说《天玑》改编的动漫第一季已经制作完结,闻铮在里面配的是男主,而姜格尔是男配之一,为了庆祝,整个工作室的人来了STARCITY酒吧庆祝。

正好前阵子说起脱单的问题,闻铮二十五年母胎单身的“尊贵”身份被人挖出,问了他,才知道他其实也想脱单,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姜格尔便挺身而出,说要给他介绍。

其实是姜格尔现在喜欢的那个妹子的闺密对闻铮情有独钟,为了讨佳人芳心,他才揽下此重任。

挂了电话,姜格尔凑近身旁女伴的耳朵道:“闻铮来了。”

女伴对坐在沙发上的闺密眨了眨眼。

闻铮找到同事们开的卡座的时候,还来不及打招呼,便听到几声起哄,姜格尔迎面就给他推来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惊慌失措地撞进闻铮怀里,他很有分寸地扶住了她被衣料覆住的手臂,低头沉声问道:“没事吧?”

他怀里的女孩儿站直身体,面带羞意,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顿时心头小鹿乱撞。

闻铮是圈子里有名的声优。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被同学拉去拍了一个广播剧,配的是小说《盗墓笔记》中的小哥一角,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好嗓子,瞬间收割了万千少女的芳心,在那个非主流的年代里一炮而红。到了今天,他成了活跃在网配圈的古早大神,似帝王般的嗓音,让妹子们欲罢不能。

此外,他也喜欢玩cosplay(角色扮演),前阵子还在漫展上扮了游戏里的李白一角,还上了热搜,很是轰动了一把。

本以为那张照片是精修图,他真人可能没那么好看。但此时,女孩儿两眼放光,闻铮本人,比那张照片,好看无数倍啊!

她大着胆子抬起头,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闻铮哥好,我叫杨欣。”

“噢。”闻铮老干部似的伸手一指沙发,“坐。”

两人坐下,闻铮还绅士地隔开了点儿距离,不料女孩儿却像是浑身没长骨头似的,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靠。

他忍了又忍,终于在杨欣第三次靠过来的时候,侧头道:“我说——”

“嗯?”杨欣扇了扇纤长的睫毛,满脸清纯无辜。

闻铮耸了耸鼻尖:“你是不是喷了香水?”

杨欣看了看他微皱的眉毛,不由得有些紧张,怯怯地问:“你香水过敏?”

“这倒不是。”

杨欣松了口气,然而闻铮的下一句话传了过来——

“不喜欢这个味道而已。”

杨欣:“……”

仿佛犹觉不够,闻铮皱着眉继续道:“这款前调是略淡的佛手柑味,到了中调是浓重的土耳其大马士革玫瑰的味道,最后又加上广藿香和一些苔藓交织的味道,在我闻来就有些刺鼻,嗯……相比下来,和它同系列的另一款就很不错……”

说着说着,他发现面前的女孩儿看他的眼神逐渐诡异起来。

他在她诡异的注目之下,“坚韧不拔”地说完了自己的话:“我觉得可能更适合你一些。”

杨欣嘴角抽搐,口中机械道:“哦,谢谢你的推荐。”

“不客气。”闻铮礼貌颔首。

而在一旁围观了整场尬聊的姜格尔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闻铮这个人,脱单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原来,这么多年,他真的是在凭实力单身。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