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陆的爱情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老陆的爱情

文/银教授

老陆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俩能成为朋友仅仅因为一件很巧合的事情,就是发现对方和自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虽然我们的家乡是一个只有不到十万人口的小县城,但要碰到一个这样的人也挺不容易的,如果他是个美女说不定还能有一段浪漫的故事。

我之所以叫他老陆,一个是因为虽然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他确实比我早蹦跶出来几个小时,另一个原因呢,是因为他实在长得太着急了,明明是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却看起来像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似的,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再加上他城乡接合部的穿衣风格,低年级的学生见了都管他叫老师。

老陆的初恋发生在高中,确切地说他应该是暗恋,暗恋对象叫王薇,是我们的同班同学。白皮肤大眼睛高鼻梁,齐肩的头发显得特别清纯,更可气的是学习成绩还特别好,估计全年级超过一半的男生都喜欢王薇,包括我。但我们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宿舍里暗自想想,谁也不敢像老陆那么干。

老陆自从喜欢上王薇,就想方设法跟人家套近乎,但是因为王薇是高冷型学霸,老陆并没有什么机会,终于有一天我们班上化学实验课,恰巧老陆跟王薇分到了一组。老陆断断续续,东扯西拉说了快一节课的单口相声,终于鼓起勇气问王薇:“那个,隔壁班男生都找我打听,想让我问问你,你有喜欢的人吗?”

王薇毫不犹豫地说:“有。”

“谁啊?”

“远在天边……”

老陆激动地不能自已,激动地问:“近在眼前?”

“不,就是远在天边。”王薇依旧没有表情。

老陆没来得及问王薇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就下课了。但这件事情极大地鼓舞了老陆,他跟我说,王薇这是对他暗示,远在天边的那个人肯定是不存在的,自己一定有机会。

没过几天,老陆通过和王薇关系最好的宿舍小姐妹打听到,王薇喜欢的那个人确实远在天边,是个台湾歌手,叫周杰伦,王薇特别喜欢他的歌。我和老陆都不知道周杰伦是谁,为了了解竞争对手,我俩厚着脸皮到处找人借来听,听完一发不可收拾。我缠着我妈给买了个杂牌子的CD机,然后跟老陆集资买了张盗版《范特西》,没日没夜地听,就连在食堂吃饭也一人一只耳机。老陆最喜欢的一首歌是《开不了口》,天天哼个没完: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我一定会呵护着你也逗你笑

你对我有多重要

我后悔没让你知道

安静地听你撒娇

看你睡着一直到老

“老陆啊,别嚎了,这都半夜了,你要真喜欢‘开不了口’,那就赶紧闭嘴!”宿舍的舍友开始有意见了。

“怎么了?这歌不好听?”

“歌是好听,但就你那嗓子,唱得跟哀乐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宿舍开追悼会呢!”

“你能从我的歌声中听出一丝忧伤,算你懂音乐。”

说完老陆又继续哼了起来: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就是那么简单几句我办不到

……

不知道是受到王薇还是周杰伦的鼓舞,老陆越发的大胆,接下来倾尽才华给王薇写了一封情书。但是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导致情书还没来得及交给她,就被老师发现了,因为老陆不小心把情书夹在作业本里交上去了。

老陆被叫到办公室,班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拍着桌子训老陆:“你看看你写的什么东西!无法无天!不知羞耻!”老陆不说话。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班主任神情缓和了一点:“那你回去写份保证书!”

第二天老陆把保证书交上去了,保证书是这么写的:“我保证,我对王薇的爱是真心的。”

这一份震惊寰宇的保证书把班主任老头气得血压飙升。

“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是爱情吗!”班主任把桌子拍得更响。

“不太懂,老师,那你说什么是爱情?”

老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罚老陆跑操场二十圈。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跑完二十圈,老陆像条死狗一样躺在湿滑的跑道上,他突然咧开嘴笑了:“我懂了,爱情是一场长跑。”

这件闻名全校的情书事件并没有给老陆和王薇的关系带来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王薇也并没有因此多看老陆一眼。但老陆有一天突然决定要跟王薇考同一所大学,虽然成绩的差距比较大,但老陆真的不再跟着我翻墙出去混网吧了,每天上完晚自习,回宿舍还要继续看书做题。看着老陆这么努力,我也不好意思再荒废学业。

高三的日子过得飞快,很快高考就结束了,我发挥超常居然被武汉的一所211大学录取。王薇报考北大失利,去了复旦,老陆的分数压根没可能报复旦,又不甘心留在本省,便填了几个都是外地的志愿,造化弄人,老陆竟然被调剂到跟我同一所大学,专业不同,我心生绝望,看来这辈子都别想摆脱他了。

进了大学,老陆突然有了市场。虽然他长得没我帅,但凭着高三蹿上去的一百八十三厘米身高和美特斯邦威改善了些许城乡接合部气质,再加上老陆也算半个文艺青年,虽然不会弹吉他,但时不时在院系小报上发表些情诗啥的,追起姑娘来阻力小了很多,甚至有外系的姑娘倒追他。我一边感叹老天无眼,一边继续窝在宿舍打游戏,既看不着姑娘,姑娘也看不着我。

由于老陆的恋爱事业繁忙,我又是个除了偶尔上上课和考试其他时间基本不出宿舍门的人,在大学里我俩混在一块儿的时间并不多,但老陆总会在我激战正酣的时候鬼一样地出现在我宿舍里,大力地拍一下我的肩膀,吼一句:“喝酒去!”

惊魂不定的我就明白,这厮又TM失恋了。

待我安抚好游戏中的队友,被老陆拖着在学校边的烧烤摊坐下,便要以毫无营养的对话开始他对失恋的控诉。

老陆捶胸顿足、声泪俱下:“你说!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走出失恋的阴影?”

“交给时间。”我边啃烤串边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个答案太老套!你能不能有点诚意?”

“我的意思是,等个七十年吧,等你死了就能走出来。”

“等不了。”

“那就早点死。”

“去你的。”

接下来我只需要边撸串边听他的新一轮失恋故事就行,我酒量不好,老陆却拥有次次都能把自己灌醉的绝技。

第二天,他跟女友和好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

更悲惨的是,每次老陆都喝到要被我连拉带拽拖回宿舍的状态,于是烧烤摊的单自然也是我买。

老陆跟他的女朋友们分分合合,都不长久,为什么他就不能谈一场长久的恋爱,好好地爱一个人?他没说原因,我也懒得问,只是每次喝完酒,被我拖着走在校园寂静的小路上,老陆总要唱起那首《开不了口》。听着他主持追悼会般的唱腔,我又不自觉地想起高中时候的老陆,想起我们一起听过的周杰伦,还有都暗恋过的王薇,上了大学就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大三下学期的一天,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老陆突然又来找我喝酒,但这一次很不一样,老陆开口的第一句话虽然还是“我又失恋了”,但这语气中为什么带着一丝甜蜜,我简直以为我游戏打多了出现幻听。但接下来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要以这样的语气说一件关于失恋的事。

“我跟王薇在一块儿了。”

“啥!你说啥!”我拿烤串的手颤抖着打翻了刚倒好的啤酒。

“别嚷嚷,冷静点。”老陆一边帮我重新倒酒,一边掩饰不住的得意。

“你俩怎么好上的啊,不是都没联系了吗?”

“没联系的那是你,我一直都关注她的校内网、QQ空间,天天都看。有一天看到她失恋了特别伤心,我就立马买火车票去了上海,陪了她一个星期。”

“那你女朋友怎么办?”

“去上海的火车上就分手了。”

“王薇刚失恋就跟你在一块儿,合适吗?”

“有啥不合适?说明她现在被我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了,知道当年没看上我是瞎了狗眼,后悔了,懂不?算了,你没怎么谈过恋爱,说了你也不懂,来来来,喝酒!为兄弟开心一下!”

我不再说话,只是一杯杯地喝酒。这一次老陆没喝醉,破天荒地把单买了,反倒是我喝多了,被老陆背回了宿舍。后来才知道这厮答应了王薇从此以后要少喝酒。

其实大三的时候,我靠上天恩赐终于有了个女朋友,对王薇的怀念也早就停止,但是老陆却真的把我们曾经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我真心地为他感到开心。

接下来的一年多,老陆把所有的生活费、勤工俭学的工资、在外面帮小孩补课挣的钱,全部花在了路费上,保持着一个月两次往返上海的频率。大学一毕业,老陆直奔上海找了个保险公司上班,好继续陪着在复旦读研的王薇。我跟女朋友分手,回到家乡的小县城,靠老爹的关系进了家银行混吃等死。

去了上海的老陆很忙,白天忙着到处赔笑卖保险,下了班不是去王薇学校陪她,就是在自己的小破出租屋做饭、洗衣等王薇临幸。偶尔打个电话我骂他没出息,他总是嘿嘿一笑说我乐意,你丫还没这福气呢。

半年后,老陆也回到了小县城,告诉我这福气他也没了,王薇跟一读研的学长好上,要出国深造,跟他分手了。我俩不可避免地又是一顿大喝,只是地点换成了家乡小菜馆。睡前故事 liunianbanxia.com

老陆没有像以前那样捶胸顿足,只是不停地重复着:“我TM难过,难过!真正的难过!”

我喝了一口啤酒:“你又不是第一次失恋,都是老手了,自己看着办吧。”

“这次不一样。”

“每次都不一样,习惯就好。”

“去你的。”

我觉得这样的对话挺好,你看,他又骂我了,自己心里可能就没那么难受了。道理再强,不如开口骂娘。

这次我也换了一个方式安慰他,毕竟现在大家都进入社会了,不能再用学生时代那一套安慰法。我跟他说:“兄弟,失恋怕什么,咱只要多挣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她这样的女人没有。”老陆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我沉默了。

这一次我俩都喝多了,是我爹过来把我俩弄回去的。

老陆没有再去上海,也留在了家乡,去了个保险公司在小县城的分公司。靠着他的勤奋和小地方的人脉,渐渐干得有声有色,没几年就成了分公司的负责人。靠自己积蓄和家里的支持买了房,买了车,每次见面都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家里给老陆介绍了个对象,是个老师,门当户对,老陆也没反对,俩人就这么处着,没多久两家把婚订了,半年后正式摆酒结婚。看到老陆过得这么好,我也挺开心,不过说起来他也好久没来找我喝酒了。

没想到的是,没过俩月,老陆这孙子又干了一件震惊寰宇的事,这次他没找我喝酒,甚至没跟我告别。我从我妈那儿八卦到的是,老陆把婚给退了,对象家里闹得天翻地覆,这事在小地方是大事儿,老陆爹妈出门都抬不起头,老陆第二天就辞职了,直接收拾行李去了上海。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用膝盖都能想到,这事肯定跟王薇有关。果然,跟同学一打听,原来王薇回国了,几年前跟学长一块儿出去,但没结成婚,一个人念完学位又回来了,现在在上海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老陆去上海只待了三天就离开了,但是没有回家,因为小县城闹得风风雨雨已经待不住了,他去了我们的省会城市,重新找了份工作。没人知道在上海的三天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老陆又一次失恋了,只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再喝醉。

今年四月我去省会出差,老陆来接我,请我喝了顿酒,他说大学时候蹭我那么多次酒,也该还还了。

我们去了省会最好的夜店,看着老陆在各种漂亮姑娘中间如鱼得水,我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高兴。

有个姑娘喝多了,过来跟老陆搭讪,一听是失恋了,姑娘像老陆当年那样捶胸顿足、声泪俱下,哭得妆都花了,揪着老陆不停地问:“你说,到底什么是TMD爱情?”

“爱情啊,是一场长跑。”老陆吞吐着烟圈,眯着眼,“你以为你跑了很远,但是当你跑完二十圈,你又回到了原点。”

那一刻,夜店里的驻场歌手刚好在声情并茂地唱着那首孙燕姿的《原点》:

我应该

就走开

就算感情还在

我应该

就放开

对他不再依赖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听老陆唱过《开不了口》。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