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波的守望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年轮密集了思念,等待的目光把大学燃烧成了春天

希波的守望

希波第一次来小站,是一个下着小雪的下午,跟着一辆救护车来的。车子上被抬下来的,是一位胡子头发都花白的老人。那时,男人才来这个小站不久。

老人患的什么病,男人不清楚,但很显然,他被抬上火车,是到另一个城市去治病的。希波看着自己的主人从救护车上被抬下来又被抬到火车上,眼泪汪汪的,它一直围在主人的担架旁边,低低地呜咽着。那声音听起来真是让人心酸。

“希波,乖,我很快就会回来。”主人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男人也由此知道了它的名字,它叫希波。

火车的门缓缓地关上了。希波吱呜了两声,轻轻退回来。火车慢慢启动,鸣着长笛向西边的茫茫雪野驶去。希波焦灼地在原地转了几圈儿,开始顺着铁路猛追。它跑起来的样子,煞是好看,它的四肢粗壮有力,长长的金色毛发,迎着风雪,像一匹通体金黄的小马驹。雪已经下大了,天阴沉沉的,希波的影子很快就没入大雪之中……

男人不知道那天希波追到了哪里。那天晚上七点钟,男人已经在温暖的炉火旁边享受美味的晚餐。门外的窸窣声让他忍不住拉开了门。竟然是希波。它已经变成一条白胖的雪狗了。那会儿,它居然还坐在站台上,在它的主人上车的地方,歪着脑袋,眼睛望向茫茫雪原中列车开来的方向,静静地守望着……

男人的心里,蓦地一软,他转身进屋,去拿了一只热乎乎的烤肠来轻轻丢到希波面前。希波扭头,只看了一眼,起身摇着尾巴慢慢走开了……

有好长一段时间,希波不会吃任何人扔给它的任何东西,包括男人。但每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希波的身影就会准时出现在小站的站台上。不必问,它是来等它的主人的。路过小站的人都曾见过那样的一幕场景:一只身形并不威猛强壮的黄金犬,静静地坐在铁道边上,抬着头向西边望,很长时间里,它一动也不动,夕阳的余晖洒在它的身上,它浑身的毛发就越发金黄得耀眼……它保持着那个雕像一般的姿势,一直等到西来的列车经过小站。车门打开的时刻,是希波最幸福的时刻,每一次它都会摇动着尾巴飞快地迎上去。然而,迎接它的,每一次都是失望。它的主人,始终不曾回来。

希波的守望却不曾停止。无论刮风还是下雨,酷暑还是严寒。男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忠诚的守候。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希波成了小站上一道最固定的风景。南来北往的旅客路过此地,看到小站上只有男人和希波,他们都错以为希波是男人的爱犬。男人便在他们短暂的停留时间里给它们讲讲希波的故事。正如希波越来越感动着男人一样,它也感动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给希波留下美味的食物,在圣诞节的时候给它买了漂亮的衣服和漂亮的圣诞帽儿,有人甚至想收养它,给它一个舒适温暖的新家……对于这些热情,希波似乎并不感兴趣,它仍然固执地坐在那里,等候着它永远不再回来的主人……

时间真快啊,一晃,男人已经在小站上工作了十五年了。这个荒凉又冷清的地方,他曾经那样排斥它,因为希波,他却爱上了这里。十五年里,男人看着希波由一条年轻美丽的青年犬变得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它却未曾一日缺席过。直到,直到那个悲伤的黄昏来临……

是……希波……它死了。它太老了,耳朵聋了,眼睛也花了,浑身金黄的毛已经快掉光了,走起路来,四脚都直打晃了。那天下午,希波像往常一样坐在铁轨边上等候,它已看不到也听不到从远处呼啸而来的列车,一直在忙碌的男人发现那一切时,已经晚了……

这段故事,发生在近一个世纪之前美国西北部一个小镇上。当年希波曾守望过的小站,如今已经变成一座繁华的现代化大车站,当年不断地给旅客们讲述希波的故事的男人也早已经离开了人世。希波却还是当年它的样子:宽广的站前广场,高高的不锈钢座台上,一只通体金黄的黄金犬,坐在高台的顶端,面向西方,静静地守望。(文/梅寒)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