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爱情故事 | 我有伞,一起吧

发布时间:2019年8月15日 / 分类:暖心故事会 / 29 次围观 /

爱情故事 | 我有伞,一起吧

文/柒先生

老马开了一家餐厅,叫“局部地区有雨”。店里有二十来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一把伞,雨从屋顶上“哗啦啦”地落下,打在伞上,顺着伞布滑下来。一三五小雨,二四六中雨,周日大暴雨,电闪雷鸣那种。窗外艳阳高照,屋里阴雨绵绵。

我问他:“为什么开这么一家一直在下雨的餐厅?”老马笑着说:“她喜欢雨。”

老马说的“她”,是他的初恋,叫昕雨。老马比昕雨大一届。他大二的时候,他们开始恋爱,有一次吃饭,昕雨被米饭里的沙子硌了一下牙,很委屈。老马说:“将来有一天,我专门开一家餐厅给你做饭,你想吃啥我就给你做啥,米饭绝对淘得干干净净。”

昕雨突然来了兴致,问:“那我们开一家什么样的餐厅?”

老马反问她:“你想开一家什么样的餐厅?”

昕雨想了一下,突然抬头指着食堂的屋顶,说:“我想开一家一直在下雨的餐厅,雨从屋顶上落下来,每张桌子上有一把伞,雨想下多大就下多大,屋里有电闪雷鸣的特效音。你不觉得下雨天,很适合跟喜欢的人一起吃饭吗?因为雨一直下,阻止了他们离开,他们只好坐下来吃饭、聊天,雨不停,他们就一直在一起。”

老马想起来,第一次见昕雨,就是在一个雨天。那天,老马吃完午饭,准备去学校礼堂,下午他有一个话剧团的演出。但是,天突然下起了雨。他在食堂门口碰到昕雨,昕雨手里拿着一张话剧宣传海报,他随口问了一句:“你也去看话剧嗎?我有伞,一起吧。”

老马是配角,台词很少。那是一场雨中的戏,他举着伞,突然冒出来了一句:“如果雨一直下,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留在我的伞里了。”跟老马演对手戏的女生突然一蒙,好在平时排练得比较有默契,及时救场了。

那天以后,老马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昕雨。

夏天的雷阵雨总是说来就来。刚下课的老马被雨堵在了门口,突然昕雨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说:“我有伞,一起吧。”

雨突然停了,老马说:“雨停了,把伞收了吧。”昕雨笑着说:“如果雨一直下,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留在我的伞里了。”

老马想起来,分手那天,也是一个下雨天。

他比她早毕业一年,当时壮志凌云,跟她说:“你好好享受学生时光吧,我要先撤一步替你去打江山了,等你毕业了,我铺十里红毯、手捧鲜花来娶你。”

后来,老马的实习越来越不顺利,曾经的理想被按在地上摩擦,然后,他们开始吵架。一开始,他还会买大捧玫瑰花去找她,但随着工作越来越忙,老马倦了,总觉得她不理解自己,她还要学生时代的浪漫,可是现实你得懂,划船要靠桨,不能全靠浪。

那天,老马跟昕雨吵架了。老马说:“我不可能每天都哄着你,我要工作,我不想有一天你毕业了,坐上了别人的宝马,然后责怪我,为什么骑着自行车来接你。拜托,你理解一下我,好吗?”

昕雨也生气地说:“我从来没指望,毕业后就要你养着我,我有手有脚,不需要你养。你总是说,搬着砖头就没办法抱我,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搬?就算你放下砖,你也不愿意抱抱我,你还是会说,会弄脏我的花衣裳。”

老马说:“我们分手吧。”

昕雨问:“你想好了?”

老马犹豫了一下,说:“嗯,不后悔。”

昕雨站起来,跑开了。

那天的雨出奇的大,老马当时就后悔了,拿起地上的伞就追,追到食堂门口,他看见昕雨在雨里的背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食堂。老马赶紧躲在了旁边的门后面。

昕雨一直站在雨里,老马从门边偷看,看着看着就哭了。那几分钟时间真长,老马想冲进雨里,但在挣扎了几十个回合后,他放弃了。他想:现在恨我一下,总好过恨我一辈子吧。

老马苦笑了一下,说:“她那么可爱,不应该陪我吃苦。”

我问老马:“现在后悔跟她分手吗?”

老马说:“后悔,当时年轻,太自以为是了,低估了一个姑娘愿意陪你吃苦的心。如果有一个姑娘愿意陪你吃苦,你尽你所能对她好就行了。后来,我攒了一些钱,借了一些钱,开了这家餐厅,生意还凑合,够养家糊口。”

我问:“你后来见过她吗?她现在怎么样了?”

老马说:“几年前,她结婚了。”

“她知道你开了这家一直下雨的餐厅吗?”

“知道。”

“她来过吗?”

老马笑着说:“每天都来,她是老板娘,不来能行吗?有时候,一天忙下来,很累,打烊了,我们就会挑一张桌子,喝点小酒,聊会儿天。有时候,就是安静地听着下雨的声音,什么话也不说。一个男孩,甭管你多幼稚,都会碰到一个能收服你的女孩,到最后,只有懂得珍惜的那个人才会把那个女孩留在自己的生命里。”

“后来,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她毕业那天,朋友说有人订了花,店里忙,走不开,让我帮他去送一下,他已经跟订花的人约好了时间、地点。我捧着花,站在学校门口等。然后,她穿着婚纱就出现了。她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娶我。’我愣了一下,一个月前,我们刚分手。想起以前恋爱那会儿,我曾经兴高采烈地说过,等毕业的时候,我捧着花来娶她。她笑着说,‘你快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有些人,你多看一眼,还是会心动。所以,先娶了再说,余生很长,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疼她。”老马的脸上,满满的笑意。 (完)

上一篇 : 在俄罗斯上大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下一篇 : 素衣白马少年时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