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复杂的状况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谁在街边的转角张望着,翘首期待属于自己最美的爱情。

世界上最复杂的状况

文/包晓琳

1)

海希是在商定婚礼事宜的家宴上接到谭哲的来电的,对于叶海希来说,她所生活的这个星球上最棘手的状况或许就在距婚礼只剩一周的当口接到前男友打来的电话。

听筒那边的声音时断时续,醉醺醺的谭哲好像在那头喃喃重复着:“海希,我现在……好想你啊……”然后就啪哒一声,收线了!

该不会是老天爷在玩我吧?海希暗骂。几秒钟后,她便决定给他回电,于是冲进走廊里的洗手间,把马桶盖子翻下来,一屁股坐在上面,手指悬在回拨按键上。

打,还是不打?海希心里猜着硬币,硬币正面写着:就算你的新郎是参加相亲派对认识的,相处两年你们也有了感情,况且还有一周你就要嫁作人妇,你勾三搭四的又算什么呢?背面马上翻上来:回个电话也没什么的吧!如果他什么意思都没有,那就刚好把婚讯通知他,万一他真的想干点什么,至少要把话说清楚,才能放心地走进下一段人生啊。一番折腾之后,翻滚的硬币在她心底落下。

今晚,谭哲在聚会中“真心话大冒险”的环节里,服从同事们的无理要求,给前任打一个电话,并且对她说些肉麻的话。

其实他本可以偷奸耍滑的,只要假装那头是前女友就行了。可对于为人处事一向严谨的他来说,拐弯抹角这四个字是在他的人生词典里查不着的。他当初跟海希分手的原因,也是拜他这种个性所赐,两人一起穿过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他再一次忘记牵住海希的手,她就被熙壤的行人冲撞到很远,他却头也不回地走到对面去了,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可自那天之后,她就对他越来越冷淡了。在一个没有任何预兆的下雨天,海希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从他们合租的公寓里搬走了。

那天晚上,谭哲一个人走遍了公寓附近的十几条街,只为了找到一个拖着行李箱身穿黄色风衣的背影。

就在他成功搞定了大冒险游戏刚要松口气时,手机突然响起来,周围人纷纷投来期待的目光。

他慌张地站起身,“我出去……出去一下,我……妈给我来电话了。”

谭哲一个健步冲进KTV包厢旁的洗手间,把马桶盖翻下来,一屁股坐在上面,深吸了一大口气接起电话。

“那个……你突然打电话过来……”

“你放心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他说完才意识到口误,刚想挽回一下,只听她恼哼哼地说:“那最好!我就是想通知你,下星期我就要结婚了,婚宴定在S酒店,好了,就这样!”

“结、结、结,结婚?”谭哲听到海希说“结婚”二字的瞬间,必须阻止她的念头猝不及防地出现了,“跟谁结婚?没有……我的同意你怎么能够结婚呢?”

一个男同事在卫生间外面大吼道:“快开门!我不行啦!”电波那头的海希似乎被他刚才的话吓到了,几秒钟鸦雀无声后传来了打嗝的声音,每当她因为什么事情受到了惊吓就会突然打起嗝来,这是共同生活了三年的谭哲再清楚不过的。

在门外一阵紧似一阵的催促声,他条件反射地掀起马桶盖,又多此一举地按了一下抽水按钮,撞开的卫生间门打到他的手,手机从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咻地一下就落进了旋转的水流之中,只见逃命一般冲进来的同事“哇”的一声就把马桶给……填满了。

2)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海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怎么能结婚,难道他还对我们的感情抱有一丝希望?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一时冲动离家出走,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再回去……

等得不耐烦的母亲找来了卫生间:“海希!你到底在不在里面?大家可都等着你呢!小郑都着急了!”妈妈说的小郑,就是海希的未婚夫郑泽诚。

“在呢,在呢”海希跟在母亲走了出去。之后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每隔几分钟就走神看一下手机,怎么就不再亮起来了呢?

直到坐在旁边的未婚夫都深感诧异地问她:“海希,你今晚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海希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连忙摆手:“没事啊,没事哈。”

怎么会……没事呢!

“一个星期……”,要是从今天开始算起一个星期的话,他掰着手指头数,那不就是7月7号?他怕算错,又用手指戳在纸上一天一天地数了一遍,不管怎么算都不会错啊!那天,就是自己作升职汇报的日子,可那天,也是海希结婚的日子啊!那个,跟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磕磕碰碰生活了三年的,永远把饺子煮成面片氽肉丸的,用过了牙膏之后始终都不会盖好盖子的,睡觉时候打鼾磨牙说梦话还拖着他的手臂当枕头的傻女人叶海希,就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怎么会!没事呢?!

那个男人会像我一样在夏夜起风的时候爬起来帮她关好窗子吗?

那个男人会在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把胳膊借给她咬?

那个男人能忍受得了她什么家务也不会做又喜欢把别人整理好的空间变成施工现场?

那个男人会在她从广播得知有一批流浪狗在领养之前急需志愿者照顾,就花整个周末呆在又脏又臭的犬舍里,帮她奉献过度泛滥的爱心,最后还因为被狗咬到花掉半个月薪水打了小半年的狂犬疫苗吗?

那个男人会在她负气离家出走时担心她没地方去找她整晚,又在第二天看到她照常去上班还跟同事谈笑风生时想“原来没有我她生活得还是一样快乐啊”,于是就掉转头把买来跟她和解的芝士蛋糕大口大口吃光?

呸!哪个男人会!!!

分手之后,叶海希从来没给他打过一通电话,他却时常在公用电话厅拨通她的手机号码,有几次能听到她的声音,有几次大概直接被手机上的防骚扰软件拦截了。

而真正用自己的手机打给她,分手三年来这还是头一遭——那部正在下水道做着奇幻漂流的,早就过了合约期却舍不得换号的iPhone4。

不过好在,她的手机号码他一直没忘:186××××5249,机主:谭哲。没错,当初就是有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傻啦吧唧地用对方的身份证申请了两部合约机。

3)

一早,海希就被母亲拉出去置办婚礼上用的烟酒茶糖。电话响起“你好,请问是叶海希小姐吗?”

“啊?”

“有位谭先生把手机丢了,他说需要您的身份证帮他挂失,麻烦您过来一下可以吗?”

这就是谭哲的手机始终打不通的原因!亏得她昨天整晚不停打电话担心得睡不着觉!

“我还是让谭先生跟您说吧。”营业员说着就交出了听筒,“海希,我是谭哲,昨天真对不起,我也是喝了点酒……同事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非要我打给前女友……咳咳,后来我手机就掉马桶了,所以,现在就……”

想到自己白白担心了一宿,又好气又好笑的海希对着手机吼道:“谭哲!你给我去死吧……”因为实在是太气了,抓在手里的手机被海希用力一甩,“啪”的一声掉在马路上,屏幕顿时摔成两半,她正准备跑过去捡起来,刚巧就开过一辆越野车,嘎巴一声,海希的iPhone4死无全尸。

“什么?你说没对方的身份证就不能办理挂失?我女儿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到现在订的家具还没到齐,所有的订货单上留的都是这个号,你们今天必须想办法给她做一张新卡出来。” 海希的母亲一副不拿到卡就不走人的架势。

海希现在万分后悔,很可能,她和谭哲之间的最后一丝联系,就随着这两个手机号码的消失,而彻彻底底地中断了。不管谭哲是因为什么鬼借口打给她,至少还证明,分手前两人一起办的情侣号,他也像她一样舍不得换掉,更重要的是,在他说完那句“海希,我很想你”之后自己莫名出现的怦然心动,以及她刚刚发觉,对于“会失去谭哲”这件事,自己竟然还会感到害怕。

4)

第二天,海希决定,必须到谭哲上班的地方亲自去一趟,然后立马拉着他去营业厅把卡办出来,不然,她就要被老妈大卸八块了。再说了,她叶海希这匹好马,是绝对不可以吃谭哲这颗“回头草”的!

盛夏七月的正午,海希穿了一件黑白条纹的长款帽衫,戴上大墨镜,出现在写字楼前面。谭哲刚走出大厦,这匹“斑马”突然甩开马蹄径直向他跑了过来。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你叫什么啊?是我啦!”摘掉墨镜的海希露出一张害羞的囧脸。

“干吗穿成这样啊?”

“怕被我未婚夫发现呗,他就在旁边的大楼上班,要是被他撞见,怎么说得清啊。”

“噢。”谭哲盯着海希,三年没见,再次见到前女友会是这样的状况,“你说他在旁边的大厦上班,那我……怎么从没见过你呢?”

“因为我从不来公司找他啊,他是那家公司的总经理,手底下管着200多个员工呢。”

“那他是觉得你拿不出手吗?”不会讲话的谭哲直接就戳她痛处。

“说什么哪,哼,是我自己不愿意来好吗?!”

“真的是这样吗?”只有真正了解海希的人才能一下子就识破她的雕虫小技。

“哎呀,甭废话了你,快点跟我去补卡。”

“可我没带身份证啊。”

“那就回家给我去拿啊。”她推了他一把,说:“快走吧!”

“你竟然还住这里哦?”面对再熟悉不过的房子,海希拼命掩饰自己惊讶的表情。

“因为我懒得搬家啊。”

“不会是舍不得搬吧?”她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

谭哲把身份证拍在她掌心里说,“喏,我们走吧。”

5)

海希知道,到了7月7日,自己还是会穿上嫁衣,走向另外一段人生,然而在心里,却好像因为这一段小插曲,有了不一样的牵绊。

家具全部到齐后,她终于换了新的号码,郑泽诚为她新买的手机静静地摆在她的床头。

而那天对于谭哲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恭喜你,谭哲,我们决定,委任你为本公司新任的总经理”总公司派来的人力资源部长满意地握住谭哲的手,“现在离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为你安排了一个短小的晋职讲话,你看……”

“能给我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吗?”部长感觉到谭哲的手有一些轻微的颤抖,他说:“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要去取。”

刚出公司,谭哲就开始给叶海希打电话。总之无论如何,他想再见她一面。

坐在婚车上的海希,从手包里取出手机,换上几天前补办的那张卡。刚才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把新换的手机号码发给亲朋好友,如果一会儿有人找不到酒店,也许会拨打以前的电话号码。

婚车路过她和谭哲住过的那条街,她不由得对着以前常去的蛋糕店留恋地张望着。海希忽然想起,以前因为太喜欢吃这家的蛋糕,她曾对店老板说过,如果有一天她结婚的话,也要订她家的蛋糕才行,可是,到最后还是把这件事忘得精光。

“请停一下车吧。”海希叫住司机。

“请给我两块新品蛋糕。”看到有穿婚纱的新娘子亲自走进蛋糕店买东西,店里的宾客和老板一样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你不是住在附近的……”店老板眯着眼睛粲然一笑,“恭喜你呀!”

“嗯,以前不是说过,如果我结婚的话,也要买你家的蛋糕吗?”

“新郎是以前总陪你来买蛋糕的那个吧?”看着店老板好像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海希也不好把实情说出来打击她,“我就知道嘛……”她把装好的蛋糕递到海希手里,“那时我就觉得你们俩一定会结婚的。”

“啊?”

“就是那一次啊,你们两个好像吵架了,他找了你一个晚上,还到我的蛋糕店问你来过没有,最后他似乎没联络到你,要不然就是你不接他的电话,他就站在对面的公用电话亭一遍一遍地给你打着,我的店清早一开门,他就冲进来买了两个最新出炉的芝士蛋糕,我问他,你们到底和解了没有,你猜他说什么?”店老板捂住嘴巴笑了。

“说什么?”海希拎着蛋糕的手开始有一些颤抖。

“虽然看他当时找你找得相当累了,却笑得很灿烂地说‘如果我带着她最喜欢的芝士蛋糕去向她求婚的话,她肯定会像走丢了太久快要饿瘪了的猫咪一样扑上来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们以后是一定会在一起的。”

蛋糕被海希的双手捏得变了形,她看看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正等待着她的婚车,为了穿上这件紧巴巴的婚纱,她已经一个晚上一个早上没有吃任何食物了,现在她觉得自己异常饥饿,但什么都没吃的她却开始打嗝了。

一阵风吹起,婚纱长长的裙摆扫过店面前绿油油的草坪,她的视线落在草坪上那只供小朋友玩耍的木马上面,忽然之间,她好像想明白了一件事。

嗝……只要是马就得吃草啊!

嗝……管它是墙头草、回头草、狗尾巴草,只要能够填饱肚子的都是好草。

嗝……嗝……嗝……我说叶海希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关键的时刻打嗝啊!赶快接电话啊!振得手都快麻啦!(来自青年文摘)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国王路小茂
下一篇 : 伊莎贝拉其实不是蝴蝶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