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海湾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阿拉斯加海湾

文/君鸽

这一生到头来,我也只能在无数个难以入睡的深夜,一遍遍向上天祈祷,祈祷他此后繁华,无忧无虑。

【楔子】

“在火锅店的兼职要比烧烤摊好一些,起码遇见奇怪客人的概率变低了很多。”

回复完堂哥询问的消息,负责带我的李姐也冲我喊了一声:“小恩!上锅了!”

“来了,来了!”我连忙应声跑去,双手在围裙上随便揩了揩,就从后厨那儿端着热气腾腾的鸳鸯锅出去了。

一如既往,我越过人头涌动的过道,一边大声喊着“欢迎光临”,一边将红白两色的锅底放在了桌子上,冲客人们咧嘴一笑,“您的锅底来了,小心烫。”

只是——

只是今天我的身后恍然传来了一个男声:“你吃辣锅还是番茄锅?”

我一惊,转身去看。

只瞧见许久不见的林湛牵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笑容灿烂地走向了十号桌。

我愣在桌前,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他们身上。

林湛和那女孩儿并肩坐在一排,刚一入座,他就拆开了她的餐具,拿着热茶水烫起杯子,叮嘱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出来吃饭,也要记得给杯子消消毒。”

“你不在我就不出来吃饭了。”女孩甜甜一笑,抱住了林湛的胳膊。

这样的场景很难不让我难过。

叹了口气,我收回了停驻在他们身上的目光。

无法控制的思绪在这人声鼎沸的热闹里,飘回到了半年以前——我和林湛刚分手的时候。

01

“请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描述一下你的恋爱经历。”

“众人皆知,草草收场。”

分手的第三天,作为恋爱博主的我在微博的热门话题评论区留下了这样一句话。短短几分钟,我就被大家狂热的点赞送上了热评第二。不仅如此,我还收到了不少回复。

“知恩!快点忘了林湛那个渣男!”

“知恩,你还有我们!”

“知恩,虽然认识你是因为你和林湛的恋爱小视频,但关注你这么久,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趣、很有想法的女生,你一定要快点走出来!”

当然,除了这些站在我这边的发言,还有一些骂声——

“阮知恩,求你别卖惨了,林湛和你分手还不是因为你太作!”

“这一看就知道,之前的恩爱都是装的,估计就是合作演戏。”

“阮知恩马上要出书了,分手肯定是为了炒作!”

盯着这些各式各样的留言,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与此同时,手机屏幕上方倏地弹出来一条微信,我收到了林湛发来的消息:“小恩,再见一面,行吗?”

我心里一痛,但还是咬紧了牙关。

“别见了,没这个必要。”

“六年的感情,连顿分手饭你都不肯和我吃吗?”

这下,我沉默了。

打在对话框的字删了又删,“正在输入”了好一会儿,林湛又发来了一条消息:“知恩,算我求你了。”

“算我求你”这四个字,林湛都说出口了……

我抱着手机,心口仿佛压了块巨大无比的重石。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不过是吃顿饭,我就不信吃顿饭能让我心软。如此想着,我投降了,给林湛回了一个“好”字。

林湛:“那今晚六点,等风来见。”

我盯着手机屏幕,微微有些发愣。

“等风来”是我和林湛大学时期常去的一家私房菜馆,我们还在念大一的那个夏天,一同退了回家的火车票,去“等风来”做起了兼职。

也是那个夏天,林湛和我告白了。

他穿着一件蔚蓝色的短袖T恤衫,手捧着我最喜欢的粉色玫瑰,站在等风来的小花园里。我刚一走进去,他身后的小喷泉就“唰”地一下飞了起来。

无数个小水珠迸发而起,七月的烈阳下,喷泉的水雾形成了一道小小的彩虹。

他就站在那道彩虹下,笑得灿烂,笑得眉眼弯弯,大声喊我的名字。

“阮知恩!

“你说过的,等念了大学,你要和第一个给你告白的人在一起。”

我笑着,故意逗他:“你不是第一个给我告白的。”

“怎么可能!”林湛急了,“那些男生给你送的情书明明都被我拦下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是第一个!”

我望着他,笑得肆意。

就算时隔多年,我也依旧能想起那日“等风来”吹起的风,想起林湛说“喜欢”的那刻,我止不住的心动。

只可惜,自从我们大学毕业做了新媒体行业,整日奔波忙碌,已经两年多没有来“等风来”小聚了。

不得不说,林湛这个人真的很会打感情牌,吃一顿分手饭都要选择我们感情开始的地方,想必是断定我会触景生情,然后心软回头。

我叹息,熄灭了手机屏幕,没再回他。

02

晚上六点,我站在“等风来”的门口,透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一眼就望见了坐在老位置上的林湛。

他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呆滞地望着桌上的鲜花,脸色也有些苍白。

我心头一紧,好似隔着这扇门,都能闻见他宿醉的气息。

但再担心,我也不能表现出一丁点。

深呼吸着,我对着手机镜头理了理妆发,成功挤出了一个轻松自在的笑容后,推开了“等风来”的大门。

“不就分个手,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坐在林湛的对面,我克制住心底的情绪,故作轻松地打趣他。

他倒没生气,反而有些恐慌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道:“我现在……很颓废吗?”

我细细地瞧着他,这熟悉的眉眼、鼻梁、嘴唇、下巴,是从十七岁开始就常常在我梦里出现的。

只是……

我攥紧了手心,轻声道:“嗯,颓废,一点意气风发的模样都没有了。”

可心底响起的是另外一个声音:“不,不是的。尽管你状态不好,但依旧带着十七岁那年的少年气息。”

林湛若有所思:“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和我提了分手?”

“哪个?”

“我变丑了。”

我愣了一下,突然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算了,不提这个了。”他瞧着我,一双眼里满是失落,却还是转移了话题,“新书要发售了吧?”

“快了。”

“记得给我本特签。”我点点头,埋头夹了一筷子蔬菜。

他夹了块排骨,正准备放进我碗里,想了想又将手收了回去。

“以后没有人逼你吃肉了。”

“我总算可以变成素食主义者了。”我笑笑,可眼眶却忍不住地泛了酸。

他没再说话。

这顿饭我们吃得很慢,也比往常沉默许多。

走出“等风来”时已是晚上八点,我站在门口迟疑了很久,还是同他开了口:“我会找公司公关帮忙,过几天应该不会再有人骂你了。”

林湛愣了一下。

我偏过头看他:“其实你不必这样,我先提的分手,就应该是我先发声明。”

他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我等了许久,只见他摇了摇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什么。”林湛道,面对着我张开了双臂,“给我抱一下吧,最后一下。”

我瞧着他,似乎有水光在他的眸子里打转。

深吸了口气,我扯开嘴角,笑着冲进了他的怀里。

林湛抱我很紧,我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快要喘不过气。他似乎哭了,有轻微吸鼻子的声音。我不敢询问,也不敢动弹。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湛松手了。

他什么都没说,也没再看我,直起身子的瞬间便转身走了。

路灯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我瞧着他走远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在了巷子口。

我还没来得及感伤悲秋,就收了阿夏的轰炸电话。

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她的惊呼:“阮知恩,你和林湛什么情况?!怎么、怎么分手了!”

“嗯,分了。”

“为什么啊!你们两个可是模范情侣,怎么说分就分了!”

“不是说分就分的,是我……”我轻声道,眸子低垂着,视线落在了水泥地上的几颗小石子上。

我习惯性地踢了一脚,看着他们在空中画出一个弧度,又重新落下来时,时空倏地将我拉回了好多年前——我和林湛刚认识的时候。

03

在我的记忆里,十七岁那年的冬天要比往常的每一年都冷许多。

寒风刺骨到所有房间的窗户缝都要拿胶带封得严严实实,大雪纷飞了三天三夜,出门一脚踏进雪地里,整个裤腿都能被雪淹没。

因为积雪过多,天气恶劣,学校给我们放了两天假。

我是住宿生,收到放假消息的那天下午就马不停蹄地收拾好随身行李,奔着回家的方向出了校门。

而林湛,是我在回家的必经之路——长安巷里遇见的。

那日大雪,我挪着步子在巷子里慢慢移动,生怕一不留神就滑倒,摔个狗啃泥。可奈何怕什么来什么,我好端端地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声:“麻烦前面让一让,让一让。”

我闻声回头,只见一个穿着长款白色羽绒服的男生骑着自行车火速朝我冲来。

长安巷是出了名的窄,很少有人骑车通过。

这小子居然为了抄近道从这儿走,我皱眉,有些生气。但眼看着他冲我而来,我不得不连忙拉着行李箱侧过身子,背靠在了墙壁上。

可哪想,他那车子好像是装了定位器一般,竟直愣愣地朝着我冲过来。

“哐当”一声,伴随着我的尖叫声,车子的前轮撞向了我的双腿。林湛飞了出去,直接栽倒在了雪地上。

车子歪倒在一旁,摔飞的林湛倒吸了一口凉气:“咝——”

而我捂着被撞到的膝盖,痛得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你没事吧?”林湛瞧我神色不对,连忙从雪地里爬了起来。

我怨念地瞪他一眼,推开了他想扶我的手。

林湛有些惊慌:“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很痛吗?要不我载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冷着脸。

膝盖的痛感减弱了许多,我站直身子拍了拍衣角的雪渍,准备走人。可步子刚迈出去,林湛就拦住了我:“你不想去医院吗?那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

“怎么能不用,我撞了你就应该负责到底的。”林湛一脸认真。

我打量着他的自行车,默默道:“我坐后座,行李箱放哪儿?”

“你推着就行了。”

“能行吗?”

“你是怕我再摔了?”林湛一笑,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我载人的时候骑车很慢、很稳的。”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这里离回家还有点距离。况且天实在太冷了,走回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想了想,我坐上了他的后座。

林湛让我拽住了他的衣角,我的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拉杆,有些忐忑不安。

“坐好了?”

“嗯。”

林湛踩上脚踏板,可他摇摇晃晃的,还没骑多久,就停下来了。

“那个……”他有些尴尬,回头看我,“我最近有点缺乏锻炼。”

“……”

我语塞,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直接从后座跳了下去。

“这样吧,行李箱我架在后座上,我们一起走回去。”林湛当我默许,下了车就弯腰拿起了我的行李箱。

他用力一抬,将它架在了后座上。

于是,林湛推着车子,我扶着行李箱,往巷子外走去。

其实我从小就有踢路边石子的习惯,所以和林湛走到修路的路段时,我习惯使然,想都没想就直接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

结果好巧不巧,那石子啪嗒一下砸在了林湛的白色羽绒服上。

他一愣,回头看我,有些茫然。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尴尬地瞧着他,有些不好意思。

那石子带着泥水,落在他的白色羽绒服上,留下了一块不大不小的污渍。

听他说这衣服是新买的,今天头一回穿,我心里过意不去,就将他带回家换外套。

我拿了哥哥的外套让他换上,将他脏掉的羽绒服装进了防尘袋,想着一会儿送去干洗。

林湛站在客厅里,低头打量着身上的衣服,喃喃道:“你哥这衣服挺贵吧?我这么穿走真没问题?”

“不是很贵。”

“那我放心了。”林湛松了口气,他直起身子看我,欲言又止。

想了想,他还是开了口:“说真的,我就没见过像你一样心大的女生。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带我回家就算了,还给我穿这么贵的衣服,你就不怕我跑了不还你?”

“我哥衣服多,少一两件也没什么的。”

林湛倏地笑了:“阮知恩,你的脑回路可真清奇。”

我一愣,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林湛的表情有些神秘,倏地俯下了身,对视上了我的眼睛。

“我不告诉你。”他轻声道,拉长了语调,“除非你能猜对我的名字。”

“你叫林湛。双木林,三点水的湛。”

“你是从我衣服口袋里的报名表上看到的?”

林湛聪明,一下就想到了。

我耸耸肩,反问他:“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林湛没直接回答:“如果我说我今天是故意撞你的,你会生气吗?”

“你故意的?!”我有些恼火。

林湛却笑了:“其实我很早之前就见过你,这次撞你我确实是故意的,因为我想不到其他办法能和你搭上话。”

他说得诚恳,眼睛带着笑,有一颗小小的虎牙露了出来。

我瞧着他,瞧着瞧着,心头的火气恍然散了。

04

林湛和我不同校,他是隔壁一中的。

一中是我们这儿出了名的艺校,很多成绩不够好或者是本身有一技傍身,就想走这条路的学生都在那儿念书。

我从未去过一中,因为三中的老师总给我们灌输:“一中是艺术高中,咱们三中的学生都是重点大学的好苗子,可千万别和一中的学生玩在一起。”

所以我潜意识里觉得,一中是个“是非之地”。

但,林湛迟迟都没有来我家拿回他的衣服。

眼看着一个星期过去,他还是没有动静,我只能硬着头皮跑去了一中。

星期五下午,我提着装着羽绒服的袋子,跑去了一中。

他们学校放学时间比我们晚半个小时,我走到时,一中的大门刚开。不少学生从教学楼走了出来,他们似乎对穿着三中校服的我十分好奇,走到门口时,总会瞧我几眼,和同伴议论几句。

我有些不自在,尽可能装作若无其事,探着脑袋在出校的人群中寻找林湛。好在没一会儿,我就捕捉到了他的身影。

穿着黑色大衣的林湛,手里抱着一个篮球,神色匆匆地往校门外跑。

“林湛!”我踮起脚挥了挥手,连忙叫住了他。

林湛愣了一下,看清楚是我,一双眼睛突然亮了,冲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还衣服。”

“不是说好我去取吗?”林湛有些诧异,似乎从未想过我会主动来送衣服。

“我也没见你来取,况且我哥的衣服还在你这儿。”我撇撇嘴巴,林湛东张西望着,神色有些紧张:“我明天还你,今天还有事,我先走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林湛!你给我站住——”

林湛骂了一句脏话,拔腿就跑。

我抱着衣服愣在原地。

“阮知恩,你傻站着做什么!”林湛大喊了一声,又跑回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还没回过神,我就被林湛拽着狂奔了起来。

身后是那群男生的骂喊声,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我跟着林湛跑了两条街。跑到一条狭窄的小巷子时,林湛拉着我闪身躲了进去。

我们一并蹲在垃圾箱后面,捂着嘴巴来克制剧烈运动带来的喘息声。

待到那群人的脚步声走远,远到巷子里一片寂静,静到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心跳声时,林湛抬眸看了我一眼。

“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转念一想,看向了林湛。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开了口:“林湛,你是混混吗?”

“我、我像混混?!”林湛惊了,有些哭笑不得,“我可是我们一中的年级第一!你没听说吗?我的总分成绩可比你们三中的第一还高。那群人追我,是因为白天我坏了他们的事。”

他解释着,我细细一想,好像上次期中考结束后,听老师说过这件事,只不过没想到主角居然是林湛。

“你成绩这么好,也不是搞艺术的,为什么不去读重点?”

“一中是艺校没错,但我这样的普通文化生学费很便宜,对于我的家庭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林湛淡淡地说着,站了起来。

他抬头瞥一眼天空,视线转而又落在我身上。

“天快黑了,我送你回去。”他冲我伸出了手,巷子口的路灯“啪嗒”一声亮了。

昏黄色的灯光柔和至极,仿佛在我眼前铺了一张薄薄的电影滤镜纸。我抬眸望向林湛,光影落在他的身上,让我有种宛若梦里的不真切感。

而这场梦,悄无声息地刻在了心底。

05

那天过后,我和林湛的关系变得密切了不少。

每周五我放学离校回家的时候,他总会提前从一中出来,跑到三中门口等我。有时他会带一串冰糖草莓,有时会买烤红薯,或者是糯米团子,然后我们再一起去有座位的奶茶店做习题。兴许是他那件一中校服太过于扎眼,也兴许是那段时间我们确实走得太近。所以没过多久,三中传起了一些有关我和林湛的流言蜚语。

甚至有八卦的人偷拍了我和林湛的照片,传到了学校的校园墙上。

评论区里,是各式各样的留言——

“阮知恩和一中的林湛看起来有点言情电视剧男女主的感觉!”

“林湛家里很穷,我看他穿了一双假的耐克,真不知道他走在阮知恩身边会不会自卑。”

“有什么自卑的,阮知恩家里那么有钱,说不准还会送他不少礼物。”

……

看着这些七嘴八舌的评论,我撇了撇嘴,只打开那张我和林湛并肩走在林荫大道上的照片,将它保存到了手机里。

我一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班主任叫我去谈了话。

他一脸严肃地和我说:“这件事影响很大,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来往过多,我就要去家访了。”

我家教严,父母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但凡老师添油加醋地说些什么,被断定了结果,那我所有的解释都是无用的。

我害怕家访,害怕父母听信老师的话,为了让我安心学习给我转学。

所以星期五下午,林湛再次出现在校门口,捧着一杯奶茶冲我挥手的时候,我低着头走向了他,直接开了口:“林湛,你先别来找我了。”

林湛挂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为什么?不是你说要我给你补习物理吗?”

“我们班主任怀疑我们……”

“怀疑我和你早恋?”林湛接过话茬,皱着眉头,“阮知恩,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管他怎么说。”

“你不知道,你们一中在我们三中的风评很差,我们老师特别讨厌我们和一中学生打交道,我爸妈又很信老师的话……”

“所以你是要和我避嫌?你也觉得我们一中很差,和我们混在一起会没出息?”林湛严肃地看着我。

“林湛,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一时间,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

林湛望了我一会儿,低声喃喃:“算了,以后我都不会来找你了。”

话罢,林湛骑上了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站在原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一直在想自己和林湛会不会就这样再也不联系了。

就这样想了两天,星期一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了学校,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天。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林湛来找我了,不是在校门口,而是在我宿舍楼下。

我接到宿管阿姨的电话说有人找的时候,还以为是家里人来给我送衣物。所以下楼看到林湛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次。

林湛站在那儿,双手放在裤兜里,懒懒散散地笑了:“阮知恩,一个周末不见,你怎么变傻了。”

我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进来的?”

林湛神秘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我这才发现,他穿着我们三中的校服。

“我找人借的。”他解释着,又补了一句,“以后我穿这身校服在门口等你,就不扎眼了。”

“可是你的脸在我们学校很出名的,他们都认识你。”

“都认识我?是我太帅了?”林湛疑问,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没事,那我戴口罩不就行了。”

一瞬间,我被他逗笑了。

就真的同他所说的那样,接下来的日子他来找我时都是戴着口罩,穿着我们三中的校服,混在人群当中,笑望着我,冲我使眼色。

我们会隔开一条马路,但却保持着同频的脚步一起走去离学校比较远的麦当劳、肯德基做题。

我们成功地骗过了老师、同学,继续起了秘密的联系。

06

后来,我们约好了一起考去A大,高考的最后一门考试结束的那个下午,林湛带我去了DQ吃冰激凌。坐在店里说起上大学最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看着林湛,说了一句:“想谈一场恋爱,轰轰烈烈,让所有人都心生羡慕的恋爱。”

林湛望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避开了视线:“谈恋爱,你能不能出息点?”

“嘁。”我撇嘴,又试探性地瞄了他一眼,“我都成年了,谈谈恋爱怎么了?我都想好了,等去了大学,谁第一个给我告白,我就和谁在一起。”

“你也太草率了!”

“哪里草率了,我就想体验一下被人告白的感觉!”

我看着林湛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他听懂了。却没想到大学半个学期过去了,到了下半年,林湛才有所行动。

在一起之后,我问过他,为什么等了那么久才同我告白。

他说:“因为我想攒够钱,买一份很好的告白礼物送给你,我想给你最好的。”

我笑得开心,倚靠在他的肩膀上:“林湛,你就是最好的,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好的。”

“真的?”

“真的。”

“那要是有一天我不是最好的了,你是不是就要和我分开了?”

“不可能。”我一本正经地摇头,让他不要胡思乱想。林湛笑得开心,同我许诺说等到毕了业,赚了足够的钱,我们就结婚。

我不在意钱的事情,但也没想到大三那年,我随手拍的一条记录我和林湛日常生活的视频会在网络爆红,我和林湛被打造网红博主的公司看上,我们拥有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们成了恋爱博主,开始拍摄大量的短片,记录我们恋爱的每一天。平日里我也会写一写生活中的小段子丢在网上,又或者教一教私信我的女孩如何和男朋友相处。

日子一久,我们的粉丝日渐增长。等到毕业后的第一年,我和林湛已经成了公司力捧的网红博主,越发红火。

但……造化总是弄人。

在一起的第六年,我家出事了。

一向谨慎小心的父亲玩起了炒股,家里的资金全都被他投了进去不说,他还拉着亲朋好友一并投了钱,自信满满地说:“绝对可以翻倍赚钱。”

我和我妈劝不住,还被骂了一通见识短。后来我们索性不管了,却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我爸炒的股一跌再跌,赔了个一干二净。可他却发了疯,觉得肯定还会再涨,索性自作主张挪用了家里及公司的周转资金,又投了一次。

结果还是一样,全部赔了进去。

那些亲朋好友觉得不妙,纷纷跑来我家要钱。

父亲一笔钱都拿不出来,而我只能把做博主赚的所有钱都拿给了那些亲戚。可这些,还远远不够。

日子拖得愈来愈长,原本情况就不太好的公司熬不下去,最后宣告了破产。

我妈受不了被人追债的日子,逃回了老家。我和父亲整日被堵在家里,到最后不得不将房产抵押出去,一穷二白,却依旧负债累累。

偏巧的是,林湛在这个时候突然和我求婚了。

这些事情我没有和他透露半分,我心情复杂地接过了他的戒指。在他以为我接受了,兴高采烈的时候,我忍着眼泪和他说了一句:“林湛,给我点时间,我好好考虑一下。”

于是,考虑再三。

我和林湛提出了分手。

我太了解他了,我知道他一旦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就一定会尽全力帮我。

可我不想这样。

林湛家境本就不是很好,父母常年生病,他一直把努力考上好大学、努力有份好工作、赚钱养家当作人生的目标。

他在银行的本职工作好不容易有了起色,补贴家用的同时还能存下些小钱。他的人生目标才刚刚实现,我又怎么可能让他把所有的努力都耗费在我的身上。

我不允许,哪怕我真的很想让这段感情开花结果。

毕竟比起厮守一生,贫贱一生,我更希望林湛逆风飞翔,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07

因为我的突然分手,公司和我解了约,叫停了我的新书发售。我默默关停了微博,也完全退出了得心应手的新媒体行业。

我本就身无长物,从小受家庭庇护,一路安稳。

现如今为了补贴家用,还上那些巨债,我却连一份好的、像样的安稳工作都找不到,只能打打工,尽可能地多做几份。

而林湛如我所愿,在银行的工作越来越好,前些日子还在微博晒了新车。甚至……甚至交了新的女朋友。

看到他和那个风格与我完全不一样的女生坐在一起,给她消毒碗筷、倒水、往她盘里夹大块大块的肉,笑容温柔地用纸巾揩了揩她嘴角的油渍,这一瞬间,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但提出分手的人是我,我又有什么资格难受。

我咬紧了嘴唇,强忍着眼泪,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标准的服务笑容,继续给我负责的这桌客人上菜。

可再怎么强装镇定,我还是出了错。

将菜盘放入一旁的置物架时,我手一滑,盘子猝不及防地砸在了地上。

我吓得连忙同客人说对不起,用手将那些盘子碎片一一捡起。

经理闻声赶来,看这惨状,喊了我一声:“小恩,快去拿一盘新的给客人上来。”

“我、我这就去!”我连忙起身,朝后厨方向小跑而去。

也是这个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林湛的声音。

“阮……阮知恩!”

我一惊,连忙闪身躲进了后厨。

可林湛也跟了过来。

“阮知恩?”

“是你吗,阮知恩?”林湛在门口喊着。

我捂紧了嘴巴,不肯发出一点声响。

我太狼狈了,我不想在这样的场面下和林湛重逢。于是,我拿出手机快速在备忘录打下一些话,将手机递给了在后厨的李姐。

我告诉李姐,林湛是我一位旧友,我打工的事情不想让他撞见,拜托她出面帮忙圆个谎。

李姐看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出去。

我躲在后厨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这位客人,这里是后厨,不能进的。”

“我不进去,我、我找人!”

“找谁?”

“阮知恩!”

“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没有这个人。”

“怎么会!就刚刚在那边打破盘子的那个女生,我听到有人喊她小恩。”

“您肯定认错人了,那位是我们这儿新来的兼职生,不叫阮知恩。”

林湛一愣,神色黯淡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脸疑惑的女友走了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怎么了,林湛?”

“没事……”林湛低声摇头,又瞥了一眼后厨,“我刚刚好像碰见了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

“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说着话,林湛不知不觉地红了眼眶。

他垂下眸子,自言自语道:“应该是我看错了,她不可能会在这儿。”

“走吧。”林湛藏起所有的情绪,偏过头冲女友一笑,“我们回去吃饭。”

……

于是,他们离开了。

李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我的这一刻,她惊呼了一声:“小恩!你怎么哭了!”

我抬手擦掉挂在脸颊两侧的泪珠,可泪水不断地滴落。

那些无法控制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我躲在后厨里,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下,失声痛哭着,像是丢了最珍贵的东西,哭得不成人样。

这是我和林湛分手的第一百八十四天,这一天,我见到了他的新女友。听到他说……我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

而我也明白,我和林湛的人生早已完完全全走上了不同的轨道。

他前程似锦,一生明朗,有亲密的爱人,未来的某天也会有可爱聪明的孩子。

而我,不再住高楼,不再有光亮。

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我不是在火锅店的后厨,就是在奶茶店的前台,身上背负着家里还不清的债务,再也不敢奢求什么,为了生活而奔波。

大概,是我的运气太差。

所以年少青春时遇见了林湛,却无法拥有可以同他并肩而立的机会。

这一生到头来,我也只能在无数个难以入睡的深夜,一遍遍怀念着和林湛的从前,向上天祈祷,祈祷他此后繁华,无忧无虑。

祈祷我们,下一世能有未来……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