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知不知(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青梅知不知(二)

文/木子喵喵

青梅知不知目录:

第一章:青梅知不知(一)

第二章:青梅知不知(二)

第三章:青梅知不知(三)

第四章:青梅知不知(四)

青梅知不知(二)

Part1

程只不知道她同桌的梦,只知道上午第二节课结束了,她的同桌还没来上课。

第三节课全校老师开会,学生上自习。

陈塘进来跟学生说明了一下情况,顺便让程只跟他去领试卷。

“程只啊,转学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可以跟老师说。”对于好学生,陈塘特别惜才,其实他觉得以程只过往的学习成绩可以进宜城一中的零班,但不知为何被分到了二班。

众所周知,二班除了有一个年级第一之外一无是处,陈塘从抽屉里拿出两份试卷:“这个月月考在下周,这个是省里面出的月考试卷,你拿回去做做,你一份,陆执那份你帮他带着。”

宜城一中虽然在宜城算重点高中,但资源还是不能跟省重点高中相比,程只没想到陈塘为了学生还专门去弄了好几套省里的卷子,顿时对这个班主任好感倍增。

“谢谢老师!”程只拿着试卷往回走,陈塘要去开会,跟她不是相同的方向。

高三跟其他年级都是分开的,程只抱着试卷往回走。

此时上课时间,学校安静的过分,路过拐角处时的说话声,程只听的一清二楚。

“哥哥……你为什么总不理我啊……”

声音又嗲又娇,是王子怡的声音,有些女孩喜欢喊自己喜欢的男孩“哥哥”,让人有一种被宠爱被保护的感觉。

王子怡站在陆执面前撒娇,那模样柔弱的好像之前在楼顶抓着程只扇耳光的人不是她。

陆执站在原地没动,他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扣子依然松了两颗,露出弧度分明的锁骨,白皙的颈项和性感凸出的喉结。

程只没想到王子怡和陆执居然认识,而且看起来还挺……亲密。

程只一时间看愣了,直到陆执抬了抬眼皮,墨色的瞳孔看过来,静如深潭清水,冷淡生疏。

他什么都没说,程只就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得小耳朵又往后飞了飞,逃也似地跑了。

程只抱着试卷跑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原本闹哄哄的人都停下来看她,看得好像刚才在拐角处对陆执撒娇的人是她,让她心虚的不行。

好在大家很快又闹哄哄的回到自己话题中,程只将语文试卷发下去之后,回到了座位上。

这一节课,程只都不在状态,脑海里总自动浮现陆执站在拐角处的冷漠痞邪的模样。

陆执和王子怡不是同一个班的,怎么认识啊,看起来好像还挺熟?

下课铃声响起,程只才发现自己盯着卷子,一道题都没做。

班上后排的几个旷课的学生就是这个时候晃晃悠悠走进来的,其中还包括她的同桌,大佬正漫不经心从教室后门走进来,在她身边的凳子上坐下。

程只的小耳朵又习惯性被吓得飞了飞。

恰好落在大佬的眼里,大佬玩味地笑了起来,忽然说:“程同学,刚才跑挺快啊?”

陈昊和雨涵一帮人原本在后排聊天,听见陆执这么一问,几个人的视线都转了过来。

因为程只刚刚太紧张了,所以没看见其实刚刚在拐角不止有陆执和王子怡,还有一帮男生都在那儿,所以程只逃跑的样子,他们都看见了。

他们原本是在学校特定的拐角处放风的,王子怡几个女生找了过来,其中有个女生跟他们班某个男生正在暧昧时期,于是两拨人聊上了。

王子怡喜欢执哥这事大家心里都有数,不过执哥一直对她不感冒,拒绝了很多次,她一直不甘心地缠着执哥,执哥也倦了,随她去了。

这次和以往没什么不同,执哥还是拒绝了王子怡,任由她怎么娇滴滴地喊哥哥、哥哥都没用。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缠着他亲,他也会冷漠地把你推开。

在他们印象里,程只跟王子怡不同,虽然程只和王子怡一样长得好看,甚至比王子怡颜值还要出众,但她一看就是好学生,跟他们玩不到一起的那种。

他们虽然不爱学习,但也不是那种会耽误别人学习的人,好学生与差学生之间的鸿沟他们是划分的很清楚的,所以被程只撞见执哥和王子怡的事,其他人都没放在心上。

但他们没想到陆执竟然主动撩她这个好学生。

他们都知道,陆执身边从不缺乏女同学,但像对程只这样,陆执主动撩她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难免很感兴趣。

见程只没吭声,脸红扑扑的,其他人也来劲了,陈昊问:“对啊,程同学,你不说你是我们执哥的粉丝吗?你刚刚看见有其他女粉丝缠着我们执哥,有什么感想啊?”

程只哪里有什么感想啊,但看他们一副她不回答不罢手的样子,尤其是陆执,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似笑非笑,仿佛要将她看穿的模样。

程只下意识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是被她撞破了他跟别的女生谈恋爱的事,怕她告发。

于是,原本只想调戏新同学的大佬就看见新同学忽然举起三根手指并拢,对天发誓道:“执哥,我发誓,我保证不会将今天看到的说出去!”

教室里沉默一秒后,后排男生集体发出爆笑的声音。

“程同学你是什么神奇物种转世啊,怎么能这么逗!哈哈哈哈哈!”陈昊笑得前仰后合。

就连陆执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程只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笑得这么开心,大概是看见她脸上的疑惑,雨涵好心地解释:“执哥恋爱这事吧,全校都知道了,根本不需要保密。”

程只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恋爱这件事居然能让全校都知道。

不过随即她又想到,有陆执这样厉害的人存在本身就是一件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吧?

这样一想,又觉得是她孤陋寡闻了。

她想起陈塘给了她两份卷子,其中一份是给陆执的,她从抽屉里拿出卷子,递给陆执:“老师让我给你的。”

陆执看着她递过来的试卷,拿着试卷的小手白皙粉嫩,没动。

程只又举了举手上的试卷,说:“陆执,你的试卷。”

陆执支着脑袋打量她几秒,他生的好看,皮肤冷白,显得眼瞳更深邃沉黑,看人时,能将人的脸生生看红了。

程只原本色退下去的脸在陆执的打量中渐渐又红了起来,她这副样子落在陆执眼里,只觉得软糯又勾人,他想起昨天的那个梦,觉得很不公平,不能只有他一个人陷进这情欲之中,新同学却丝毫影响都没有。

陆执唇角勾了勾,几乎是诱惑性地问:“之前不是还喊我执哥吗?”

程只一愣,以为他很在意这个称号,毕竟是大佬……肯定不能让人直接喊名字的,她连忙改口,喊了一声:“执哥。”

陆执挑了挑眉。

一群坐在后面的人看好戏般看着这边。

程只清了清嗓子,举着手中的卷子又正式地喊了一边:“执哥,这是老师给你的试卷。”

她都这么有诚意了,他不应该再刁难她了吧。

谁知道陆执还是没接,他歪了歪头,嘴角笑容不羁微痞,他说:“别喊执哥,像王子怡那样,喊一声哥哥听听。”

后排的人瞬间跌倒,要论撩还是他执哥会撩啊!

程只被这句话刺激的一激灵,瞬间想起在拐角处,王子怡喊的那一种柔媚到骨子里的“哥哥”,她再怎么单纯,也知道陆执这话里的意思。

她虽然喊不出王子怡那种媚,但她也不想得罪陆执,毕竟她以后是想要让陆执罩着她的,这样一想,她双手握拳,半天才憋出了两个字:“哥哥……”

这一声哥哥虽然是她憋出来的,但听在别人耳里却是轻轻柔柔的,喊得人骨头的酥了,陈昊和雨涵更夸张地抖了一下。

这一声喊出来,陆执就在心里低骂了一声,艹!

周五下午只上两节课,三点多就放学了。

一放学,教室里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只剩下前排几个爱学习的同学留在座位上看书。

程只对新家没什么感觉,王子怡周五下午都是回家吃饭,她一如既往吃学校的食堂,能晚回家就晚回家,她拿出了中午去学校小卖部买的针和线。

早上白麋鹿的话她想了很久,为了能将陆执的签名保存下来,她决定把它的字体绣出来。

程只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刺绣很出名,程只小时候也跟着学了一点,绣这点东西还是手到擒来的。

教室很安静,只有头顶风扇旋转的声音。

程只低头绣得十分认真,她做什么事情都很投入,大约四十分钟准备收尾的时候,教室后门传来喧哗的声音,程只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手上的东西就被人夺走了。

“新同学,你这是在干吗?”陈昊拿着从程只手上夺过的书包,看着上面绣好的名字,夸张地叫了起来,“哇靠,你不会是在用执哥的名字刺绣吧?”

程只脸蹭的烧了起来,她起身想要抢过陈昊手上的书包,但陈昊个子太高了,他把手一扬,程只跳起来都够不着。

陈昊怕她拿到,将书包丢给了其他人。

周围都是刚打完篮球回来的男同学,接到书包的人一个传一个,最后传到了后面进来的陆执手中,陆执看着上面的刺绣忍不住笑出声来。

程只觉得陆执应该不会像他们一样乱来,毕竟当老大就一定有当老大的样子,才不会像其他男生那样幼稚,她伸出粉嫩嫩的手,商量般的语气说:“执哥,你把书包还给我吧?”

谁知道陆执并没有她想象中老大的样子,而是右手指尖勾着她的书包带子,懒懒地靠在墙上。

他穿着白色的篮球背心,露出结实精壮的手臂,短发微湿,有水珠从他的发间滑落到他凸出的喉结,深邃的锁骨,性感的要死。他倚靠在那里,欺负起她的模样像一只祸害人间的妖精。

“到我手上就是我的东西了。”他漫不经心的开口,声音比春药还迷人,“何况这上面还有我名字。”

Part 2

程只都快要被气死了,但她生来不会发脾气,就算说出来的气话都是软软的,她瞪着陆执强调她的愤怒:“你这样我很生气!”

“我知道啊……”陆执慢悠悠地说,“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

程只抿了抿唇,说:“陆执,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她连名带姓地喊他已经是愤怒值达到最高点了,但她的声音停在陆执耳里软绵绵的,让人心痒痒,更想欺负她了……

陆执舌头顶了顶上颚,觉得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分明是在欺负她,但更像在虐待他自己,每次听见她软绵的声音,和她温暖纯良的脸,他就怕吓坏了她。

程只瞪着他,半天才泄气般耷拉着脑袋,嘴巴里小小声说了句:“算了。”

反正争也争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学校里的人都把他惯得那么霸道,她一个新人在他那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眼看着程只要走,陆执回过神来,下意识扯住了她的手臂。

程只没想到会被他扯住,愣了一下,用力地想要抽回她的手臂。

陆执感受到了她的抗拒,他眉梢一挑,手腕一使力,将她整个人都扯了过来。

程只的力气根本不能跟他比,这样一拉一扯,她身体不稳,差点倒在陆执的怀里,四周一静,随即传来口哨声,以及男生们“哟哟哟”、“啧啧啧”地起哄声。

程只一愣,就听见身后痞哑的声音:“程只,你是不是故意的?”

他应该是刚打完篮球洗的澡,身上有股沐浴露的清香。

程只感受到身后近在咫尺的胸膛,她的耳朵和脖子立刻滚烫了起来。

看着这副场景,周围又传来起哄的声音,大家对于执哥的这种行为万分震惊,可震惊之中多得是看戏的。

雨涵不怀好意地笑:“执哥,新同学都要被你气哭啦!”

程只又羞又恼,一张小脸蛋跟染了色一样,她用手肘撞了一下陆执的腰:“陆执,你快放开我!”

陆执故意闷哼了一声,松开了她。

程只本在气恼中,见他俊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以为是她刚才太用力伤着他了,立刻又被吓坏了,她看着陆执,结结巴巴地问:“陆、陆执,你没事吧?”

看着小姑娘脸上满满担心,陆执知道她是个胆小鬼,心下一软,没忍心再骗她,只说:“程只,你要把老子腰撞坏了,你得负责老子一辈子。”

程只这才发现自己又被耍了,她气得一跺脚,涨红着脸指着陆执骂道:“陆执,你简直坏透了!”

说完,气哼哼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耳边是那些男生学着她说话的样子对陆执撒娇道:“执哥、执哥,你简直坏透了呀!”

陆执一边笑一边说了句:“滚!”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八月末
下一篇 : 麻雀路过艳阳天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