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攻坚战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女神攻坚战

1)有一个人,生来就是为了羞辱你

你们生命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只要他在场,你永远都是配角。一起补习功课,他是老师悉心培养的对象,你是端茶倒水的丫鬟;他得奖上报,你是挖鼻孔造型的路人甲;就连五年后他学成归国,你依旧要被热情的妇女拉到机场去献花。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七岁的我绝对不会去搭理“神经病小孩”。但当时坐在苹果树下的汪泽洋看起来那么寂寞,我一时同情心泛滥,和他说了令我悔恨至今的一句话:“你在干什么?”

汪泽洋庄重的告诉我:“等苹果掉下来。”那天汪泽洋拉着我聊了一下午的牛顿,之后才发现我其实是“笨蛋”。于是从此他总是羞辱我讽刺我,只要冒出新奇的想法就一定来敲我家的大门,风雨无阻。他做那些奇怪的实验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漫画,抠脚丫,吃鸡腿。

后来,他莫名其妙就从神经病变成神童,不断跳级,得奖。再后来,他去了国外念书。

这五年来,我渐渐从乖戾的少女蜕变成文静的女孩,一路当着笑话上了国内名牌大学,努力拿着奖学金,也终于成为父母的骄傲。而汪泽洋却带着世界名校的硕士头衔回国了。

这个神一般的男孩,让我头上的光环瞬间变成甜甜圈。

一见面,汪泽洋就笑出一口白牙:“钟淼淼,看你这穿着,五年不见你还是只长肉不长智商啊——个子矮还穿这么长的裙子,你是来拖地的吧?”

我承认我大妈相。

可是汪泽洋,嘴贱成这样的,只有你!

道别时,汪泽洋用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说:“周末你很荣幸成为参观我实验室的人员之一。”

“太惊喜了!不过很遗憾,我有约了!”我想都不想立刻回绝,潇洒转身。

2)改不了的,是对我的坏

事实上,我这个周末根本是一片空白。

而这一整天,我就无所事事的玩着电脑刷微博。天黑我才出门,到学校外的餐馆叫了一份大盘鸡。一个人影风风火火的坐到我对面,大声说:“老板,大份的大盘鸡。”

一抬眼,我就看到了汪泽洋。他对老板说:“不好意思,不要了。”然后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抢去了鸡头。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他。

“我在这里上班啊”汪泽洋淡定的说,“我被聘为应用物理学讲师,以后你是不是应该叫我‘老师’?”

“什么!”我惊得合不拢嘴,他一边往嘴里塞着鸡肉还一边问我:“你不是有约会吗?”

“是啊,不过为了装淑女,我也饿坏了。”我说着,毫不客气的把菜全部夹到自己碗里。

回宿舍的路上下起了雨,我和汪泽洋没什么话说。

同他道别,我在心里开始嘲笑自己,因为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又见到了从前那个带着瓶底盖,除了说科学知识便不善言辞的汪泽洋。

现在的汪泽洋,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会爱上他的才华和帅气。他还学会了绅士,却把粗鲁刻薄统统丢给我。

3)若是远离,是为了更靠近

汪泽洋很快就晋级为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在物理系的专业课上,涌现出众多外语系,中文系甚至体育系的女生。他的绯闻很多,女主角从老师,空姐到某知名女作家,纷纷扰扰。

一个除了学习比你好,样样都不如你的人突然行情大好,你会怎么想呢?

我选择同他较劲。那些被我拒绝过的男生,我渐渐接受他们献殷勤,默认他们的礼物,允诺他们的约会。微博里,我每个周末都满满当当,一点也不比汪泽洋逊色。

是的,我得承认我喜欢汪泽洋,比我想象中还要早的喜欢他。

也许是十七岁的秋天,大雨里他将外套笨拙的裹在我的头上。

也是十五岁的春天,我躲在水里捉弄他,他却以为我失踪了,不会游泳的他跳进水里找我,像傻瓜一样差点被淹死。

而谁能相信从小到大作为校花的我,在汪泽洋面前竟然是自卑的——我拼尽全力也追赶不上他的脚步。他太优秀。

因为太自卑,这五年里我不敢和他说话,怕说得越多越错。我恶补各种科学书籍,期待着也许等他回来后,我们能有一丝共同点。

可是,时间让我们都变了。我忽然好怀念从前那个和世界格格不入的怪咖,可现在,这个怪咖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我追不上了,只能背过身一个人走开——我申请的出国交换生名额下来了。

本来申请交换生是为了和汪泽洋近一些,没想到他会放弃攻读博士回国。

4)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去机场的路上,我发了条微博:“再见”。

“去哪儿?”有陌生的评论。其实也不算陌生,这个微博很早就关注了我,但没有过交谈。

这次,我依然没有回复。

电话突然响了,汪泽洋问我:“在干吗呢?”

“去机场。”我说

“你去机场干嘛?”汪泽洋警觉起来。

“交换生啊,你不知道我妈一直在到处打电话宣扬?”

“什么?几点的飞机?”汪泽洋吃惊不小。

“不说了,我手机快没电了。”挂断电话,我心底不知为何突然涌现出奇特的预感。我尝试着用一个邮箱和密码登陆那个陌生的微博,竟然成功了。邮箱和密码是汪泽洋所有网络账号通用的,作为天才的他,却在这方面很白痴。

微博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自己可见的动态,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熟悉的语气和内容。动态里还频繁出现一个读书软件的链接,点开,竟然是......《攻破女神攻略》。

是的,不是女孩,是女神。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又哭又笑。原来病了的不是我一个,在我自卑着的那些岁月里,天才如汪泽洋,也在卑微的用他的方式喜欢着我

当我坐在机场大厅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等待的不再是飞机。

汪泽洋很快就出现了,脸上有着十五岁在泳池里寻找我的焦灼。我走到他身后,笑着说:“你在找我吗?”

“为什么突然要走?”汪泽洋脸上不知是苦还是笑的复杂表情。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变了?”

“我原本就是一个帅气......”

“说话!”我打断他。

汪泽洋看着我,犹豫了许久,双手紧紧按住我的肩膀,生怕我跑掉一样。

最后 ,他说:“我想变成你喜欢的那种有趣的男孩。”

“我并不喜欢有趣的男孩,我比较喜欢怪咖。”我笑了,“还有,我离开本来想要去找你。”

航班提示在反复播放着,我深吸一口气,拉起行李箱问汪泽洋:“你不准备说些什么吗?”

汪泽洋还是呆呆的

“那再见。”

“钟淼淼!”在我快要跑到安检的时候,发呆的汪泽洋终于叫住了我。“我在这里,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有男孩拖着行李箱走过,戴着耳机,跟着陈奕迅大声唱着:“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两个因为爱得了病的怪咖,就在拥抱的瞬间彼此治愈了。(文/苏小彩)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云水无依,沧海桑田却有时
下一篇 : 你的脆弱,也是你的坚强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