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陪你一辈子,就送你一杯子吧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没能陪你一辈子,就送你一杯子吧

文/高二明(出自青年文摘

2010年,仲夏夜,哈尔滨。

手机把我从睡梦中震醒,我迷迷糊糊说了声“喂”,那边传来比我还迷糊的声音:“喂,你猜我是谁……”

我长叹一口气,知道是李大宇这个家伙,估计喝多了正在撒酒疯。电话里很热闹,几个男生放肆地笑,他又用男低音说:“我音色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

我一口老血喷出来:“大哥,都几点了,你闹什么啊?我要睡觉!”然后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那时候,认识李大宇的人都知道他在追我,他们觉得,虽然我以高冷着称,但李大宇凭借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学霸人设,再加上高高壮壮的帅气形象,把我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说到高冷,我读大学时确实不太合群,不喜欢和女生叽叽喳喳聊八卦,自动屏蔽所有偶像剧,只爱泡在图书馆啃专业书。

我如此刻苦,其实对专业成绩的提高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我志趣根本不在所学的枯燥理工科专业上。整个大学期间我都很苦闷,可争强好胜的性格却让我不甘心如此,只好用时间战保证学分绩点不至于太难看。

在这种前提下,我根本没有心思谈恋爱。

学校有个社团叫绿色协会,专门组织各种野外穷游活动。我和李大宇相识的那次兴凯湖之行,就是这个社团组织的。

大家绕着岸边捡石头,我捡起来一个跟同伴说:“看,像个脚丫子。”

“才不像呢。”后面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我一回头,竟只看到他圆圆的肩膀,仰起头才看到他的脸。我想这人真扫兴,说了几句类似“你行你找个像的”,没再理他。

晚上吃饭,他坐到我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石头,挨个摆在桌上:“看吧,这才像个脚丫子……”他把“脚掌”放在桌子上,上面由大到小排了五个小石子。我想这个人看着块头不小,倒还有颗童心。

凌晨两点,大家被叫出去看日出,一队人冻得嗷嗷直叫,我朝队长大喊:“太冷了,我要回去钻被窝!”

过了两三分钟,一条被子从背后重重盖在我的头上,我回过身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闪而过,正蒙圈中,其他人惊呼:“李大宇,这都行!”

中午温度骤然升高,活动又演变为泼水节,我几乎只湿了鞋子和前襟,几个学弟喊:“李师兄,你把我们泼给高学姐的水全给挡住啦!”我回头看到湿成落汤鸡的李大宇正慌张摆手让学弟们别声张,见我望他,他尴尬地一笑,跑走了。

返校后,李大宇开始在我身边“阴魂不散”。

我吃饭抬头,他居然坐在我对面的桌上,朝我挥手;去图书馆时,他坐在我常出没的阅览室,一本正经摆出研究学术难题的姿势;甚至我每天九点在超市关门前买酸奶,都能看到他在冷柜前犹豫着要拿哪一种。

我气鼓鼓地说:“李大宇你是不是跟踪我?”李大宇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没有,碰巧而已。”

后来我才知道,自从旅行回来,李大宇宿舍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我,平时见我去了哪里都给他打小报告。他渐渐摸清了我的行动规律,故意制造各种“偶遇”。

李大宇的紧追不舍给我带来了困扰,我当时正做着两手准备,一方面希望再努力一把争取保研,另一方面是想出国,拼命准备GRE。巨大的压力让我的状态差到极致,恶劣心情又使我在学业上节节退败。总之,我一点都看不到未来和希望。

李大宇的从天而降打了我个措手不及。他无疑是优秀的,学分成绩和保研从来不是他担心的事情。

我害怕他深入了解后发现,我原来是这么糟糕的一个人,没那么聪明却自大,刻薄又急躁,我怕他会失望并离我远去。

大多数时候,我都和李大宇保持距离。我坚定地告诉他,没有获得研究生资格之前,我是绝不谈恋爱的,只是偶尔接受他的邀请去看场电影、吃个火锅。

有一次看完电影,我们坐在中央大街的长椅上啃汉堡,他说:“那个……前两天上海交大给我通知,说我面试过了。”

“恭喜啊!”不知为何,我心里咯噔一下。

“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

“这么好的机会,去呗。”

他“哦”了一声,埋头用门牙咬薯条。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路无话。

他送我到女生公寓楼下,我要进玻璃门时,他叫住我说:“哎,我不想去上海交大了。”然后他瞅着我,我瞅着他,我想他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他只是挥挥手,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晨,我收到他夜里两三点发来的信息,大概是说上海交大的专业方向不是他喜欢的,他更想留校研究机器人。他一直想打造出一个智能机器人,毕业后拿三十万元年薪。

我琢磨着他发这个是什么意思,是让我别自作多情,他留下来不是为了陪我,还是让我别有心理压力,他放弃去上海交大,完全出于自愿?

到了大四,学分绩点排名下来,我保研果真没戏,又考虑到出国读研要花上几十万,就准备考本校的研究生。

我从早到晚泡在自习室,李大宇似乎很知趣地不再打扰我,只是偶尔能看到他坐在自习室的角落里读书,见了我就笑一下。

我生日那天,哈尔滨飘了场小雪。我去自习室的路上看到他拿着个盒子缓缓走来,像一只优哉游哉的北极熊。他说本来想放到我自习室的桌子上给我个惊喜,“既然遇到了,直接给你吧。”

盒子里是个红色的保温杯,中间小黄人的大眼珠子傻呵呵地瞅着我,这个颜色和造型放全学校也找不出第二个。

我的生活开始宿舍、食堂、自习室三点一线,有时候座位被人占了,只好抱着书找新地方。而李大宇总能神奇地定位到我,他指指我的杯子:“我挨个教室找,看到这个杯子就知道你肯定坐这儿。”然后丢下一包樱桃给我,说是他们老家特产。

考研成绩出来的那天,李大宇隔几分钟就问候我一次。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把这么多年的压抑用尖叫宣泄出来,我忘了我在电话里跟他说了什么,就记得他说:“嗯,太好了。”

几个一起考研的患难之交拉着我找了个KTV庆祝。我拿起话筒时还想着今晚应该找李大宇才对,又觉得既然都和别人出来了,再走也不好,反正明天他肯定也会约我。

可我等了一个星期,再没等到他的消息。可能是因为被动惯了,等我想主动的时候,却发现张不开嘴。

我开始赌气不联系他,时间久了,那一步迈出去更加艰难,最后我俩竟真的断了联系。

2017年,有个老友给我传来一张照片,夕阳下,天、水和沙滩都是金红色的。

我说这不是兴凯湖吗?他说你仔细看里面的人。我就看到我和同伴在湖边走,后面两米远跟着一个弓着背看地面的大块头。

朋友说这是他清理电脑时发现的。“你可能不知道,在兴凯湖的时候,李大宇不好意思找你说话,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你……当初李大宇多喜欢你啊,我们哥几个打赌你俩肯定能成,结果都输了。”

我在屏幕这边不知道说什么,他又讲:“你考研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他一直等你联系他,等了几天,也没见你吭声,特别失望,就想你可能真的不喜欢他吧,要不重要的事情完成了怎么也不来找他。他坚持了两年,那时候选择了放弃。”

我问李大宇现在怎么样了,老友说你没看过QQ空间吗,李大宇毕业后就回老家和女朋友扯了结婚证,在家乡考了个公务员,稳定又清闲。

我登录QQ,终于找到他晒的结婚证。他的签名档还是很久以前的:“你猜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猜在漫长的岁月里,曾有那么一刻,他的梦想是机器人和年薪三十万元的工作。但李大宇曾经的梦想会不会是我呢?

这么多年过去,李大宇送的那个保温杯一直跟在我身边,最高去过日喀则,最远去过克拉玛依。我早就养成了只喝热水的习惯,买包的时候也首先要考虑能不能装下那个杯子。杯子亮红的涂层和我的青春一起渐渐剥落,不过保温效果依然很好。

这些事一晃而过,我承认是我无数个犹豫造成了后来的结果,但我其实并不感到遗憾。在那段灰暗的日子,李大宇对我而言,是一道光亮的存在。

年轻时,遇到一个这样的人,已是难能可贵。(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