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干净,没有特别想你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心情干净,没有特别想你

文/梁佑

2020年9月12日萎谢的花

严坤站在院子里,望着花园里衰败的花朵发呆,先前红色的大花碗已经萎谢了,上次来这里对着那些花不停拍照的女孩,也离开他了。

他拿起黄色盒子的长白山香烟,干瘪的烟盒里只剩下最后一支,烟雾从他的鼻孔里冒出来。月光倾覆,花园里的花都像蒙着一层雾。严坤想到之墨,那个笑起来会露出小虎牙,眉间有一颗痣的女孩。

之墨喜欢花,每次见她,他都要买花给她。吃午饭时他翻她的微博,看到她又晒了花,黄色的雏菊,用印着英文的牛皮纸包裹。他盯着那张照片发呆,忍不住去想,是谁送的呢,他记得之墨以前不喜欢雏菊,她喜欢热烈又丰满的花。

他又拨打了一遍那个永远都不会再接通的手机号,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遍了。院子里胡乱堆放着一堆啤酒瓶,酒瓶里藏着他的懦弱与堕落。大概一年前,他变得不思进取,沉迷酒精。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之墨就已经想着要离开他了吧。

电话那头重复着“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最后一支烟也到了尽头,他将烟头扔在地上,轻轻一踩,微光随之熄灭,无数次,他希望他这疲惫的生命也能像那点微光一样,永远熄灭掉。

2015年6月20日这么多年

15年,高中毕业,两个人都刚满18岁,拍毕业照那天,烈阳高照,严坤将之墨从一群人中拉到一边,准备了一堆话,到嘴边的却只有一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之墨望着他单薄的身体,汗水顺着鬓角一直往下流,觉得他很可爱,便笑着点了点头。

之墨一直性格热烈,成天笑嘻嘻,她有很多朋友,他们一起旅游,蹦迪,吃火锅,在家里玩,她说,朋友是她生命很重要的一部分。

严坤就清冷了许多,他只有零星的几个兄弟,爱上之墨后,他更像是走进了一个逐渐失去自我的漩涡,他的世界越来越小,小到只能容下之墨。

五年后的春天,他们最后一次吵完架,严坤心灰意冷,矛盾至极。他爱她,不想让她走,可是他又无比清楚,只有离开她,才能将快乐重新还给她。

遗憾的是,他用一整个青春,去学习如何爱一个人,最后不仅没有学会,还失去了之墨,失去了自己。

他的胃一直不好,到最后,之墨却养成了随身带胃药的习惯。她在很多地方都给严坤揉胃,一边揉一边骂,知道自己胃不好,还要乱吃东西,转眼又觉得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生病的人,便又笑着亲了上去。

他们一起逛超市,她总是撒娇,要坐在购物车里,他冷冷地不说话,却在她坐进购物车后,拿出手机偷偷地给她拍照,望着她的后脑勺傻笑。

四年里,他每次都比之墨晚回学校,他要亲自送她去车站,才会安心。大三那年,之墨坐凌晨两点多的火车,他送完之墨后回到家,一直没有睡意。之墨发来:我上车啦。他突然很难受,他说,可以别走吗,我想你了。

那晚月光清凉,世界好像要就此沉寂下去。严坤想象着他们的未来,想象两个人穿着皮卡丘的家居服,一起刷牙,做饭,看《海贼王》和《犬夜叉》。

之墨在夜间火车上,也没有了睡意,分离总是让她担忧,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可究竟是为什么呢,她越来越担心他们的未来。

那个假期,他们其实已经有了分歧,之墨想要考研,而严坤想尽快工作,他从小颠沛流离,只希望能快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2020年4月15走到尽头

之墨是医学生,她毕业的时候,严坤已经工作一年了,工作总是不尽人意,一年时间换了三个工作,他变得越来越烦躁,几乎每天都要用酒精麻醉自己,之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的前途一片光明,她无法理解严坤所处的困境,无法理解他对当下和对未来的焦虑,她指责严坤不求上进,越来越懦弱。

他们见面越来越少,每次见面,必定要吵架。他无法处理自己的负面情绪,每天都很矛盾,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能力给之墨快乐了。他也想相信这只是一个阶段,可是他每次很难过的时候,之墨都不在他身边。

严坤消沉了大半年,变得越来越沉默。之墨隔三岔五便和朋友去玩,他看着她的朋友圈,突然开始觉得陌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严坤发现,自己无法融进之墨的快乐里了。他有如此多的压力,无处排解,之墨无法理解,他又不想打扰快乐的她,只好全部压在自己心底。

之墨的朋友里多了很多他不认识的男生,他信任她,可是他看着照片里,她站在那些人身边,笑得那么开心,心里还是不舒服。

他试图和她沟通,没想到两个人还是大吵了一架。

之墨说:“你知道吗,我和你在一起越来越不快乐了。”

严坤冷笑了几声,无力地说,“你有那么多朋友要去陪,有那么多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你只会在你需要我时,短暂地想起我,而我每天的生活,就是不停地想你,之墨,我怎么配再和你在一起?”

之墨哑口无言,那个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严坤。在一起五年,到头来原来谁都没有给足对方安全感。

他们注定要为彼此想要的生活,失去彼此,可是他们都忘记了,他们最开始想要的生活,不过是能一直陪在对方身边。

之墨考研成功,面试结果出来的那天,她给每个朋友都打电话通知,打完所有的电话,她才想起来忘了严坤。她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想了很久,她还是拨通了严坤的电话,她说她被录取了,电话那头平静地说,我知道。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之墨第一次如此难过,她心里无比清楚,他们再也回不去了,往后,只会越走越远,她感觉得到,他们走到尽头了。

严坤开始焦虑,他从未想过他会真正失去她,可是,那通电话最后,之墨讲完分手,就挂掉了电话。那个电话,他再也没有打进去过。

2020年6月20日独白

我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或许是她太难忘了,以至于我是如此确定,我不会再爱别人了。

小时候总是听大人说,错了没关系,摔倒了没关系,什么都可以重来。后来我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办法重新来过。我没有办法回到18岁,没有办法重新活,那么,我又怎么能重新爱上一个人呢?我又怎么能忘记她呢。

所有的记忆,都没有办法真的死去。

我们还有那么多事没有一起做,终究是成了永远的遗憾。

我以为她会回来找我,可是现在,日子每过一天,我的期待便少去一分。她的生活还是那么充实,美好,快乐,我的生活早已天翻地覆,她没有任何理由来找我。我要将此统统归为命运吗?这看起来真像懦弱者为自己找的托词。

我们是如此不一样的人,悲剧似乎是注定的。可是,哪怕时间能重来,我还是会喜欢上她,然后再次失去一切,我这狼狈的生命,周而复始,兜兜转转,都逃不掉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